疫情不單考驗心情 更考驗人情與世情 -【國度角度】專欄

患難見真情,也拷問著人心的虛實!人情冷暖,都會被赤祼祼地呈現出來,那信徒的信仰及信心,會否也被考驗,赤裸裸的呈現出來?但神的本意原是好的,患難就見真情,最大的災難,可盡顯人性的光輝,同時也顯出人心的虛實。

前幾天收到一則短訊,其中的故事令我沉思半天。17世紀中葉,歐洲爆發了一場駭人聽聞的瘟疫:黑死病。不到一年,歐洲人口因此減少了一半,其殺傷力可見一斑。但奇蹟是,雖然英國中南部是重災區,但英倫半島中北部卻幸免於難。其中原因是在一條名叫「亞姆」的村子,有人將黑死病毒帶進了這條只有344人的小村莊。人心惶惶的村民紛紛想往北部逃難。一個叫威廉莫伯桑的牧師站了出來堅決反對村民逃難,並對村民說,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如果已經感染,反正都是會死,但逃出去一定會傳染更多人,留下來吧!讓我們「把善良傳遞下去,後人會因禍得福」。村民都受感全部留下,牧師更率領村民築起高牆作路障,防止外人進入,最終結果如何?

344人僥幸活下來的只有33人,威廉牧師也死於黑死病,但因著「亞姆村」村民的犧牲,成功阻止了黑死病朝北蔓延,為英倫半島留下了一個後花園。威廉牧師更讓每個村民提前為自己寫好墓誌銘,而他自己的墓碑只寫了一句感人至深的話:「請把良善傳遞下去。」至今去曼徹斯特旁邊「亞姆村」的遊客仍能看到。

2003年,香港面對回歸後最慘烈的非典型肺炎的抗疫戰爭。在生死攸關中搏鬥的香港醫護人員,由始至終卻一直堅守崗位,無怨無悔,恪守高尚的專業精神,捨身忘我地救治每一個病人,因此而揚名世界。

沈祖堯醫生是虔誠的基督徒,他眼光獨到,使用新型療法,令病人康復率高達九成多。在威院照顧病人期間,他整整一個月於醫院自我隔離。他與其戰友因此被時代雜誌選為「亞洲英雄」。屯門醫院謝婉雯醫生,因人手短缺,也因基督捨身的愛,自願轉到沙士病房工作,最後因護理過程中受感染而殉職,全港市民一同哀悼,傳媒更冠以「香港的女兒」的稱號。

同樣,當年疫情肆虐之時,香港教會不分宗派聯合起來,舉辦不同禱告會。其中合一僕人團隊,效法先知耶利米,在維園舉行「擁抱香港——重建這城52天」行動,為香港守望祈福。當世衛宣告香港成為疫埠而被封城之際,教會為香港築起合一禱告祭壇,連續52日不斷以禱告去搖動天父的手。結果神果然出手,就在第52天,世衛正式宣告香港解除疫埠。

之後,教會更藉「香港女兒」謝婉雯的抗疫捨身大愛精神,舉辦了不少佈道會。她雖然死了,仍然讓更多的靈魂得救,一位病人對謝醫生的捨己精神有感而發:「我不是教徒,不過有時我隱約覺得,這些偉大而早逝的人,其實不是人,他們是天使。他們或許自己都不知道,不過其實他們是肩負了某種使命來到這個世界的。」

香港社會正瀰漫著不滿、埋怨、控訴、甚至應否罷工的爭議,這是否決勝之道,而香港「教會」在今次抗疫爭戰中,又該如何作出回應?且看今朝!


文@何寶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