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舞動傳遞鼓勵 香港兒童 SING FOR WATOTO

為非洲孩子歌唱

持續了2年多的疫情,為香港家庭帶來巨大影響,孩子長時間逗留在家,不但令親子關係容易出現摩擦,更不利孩子的健康成長。同樣,疫情也令烏干達的孩子被迫停學。無法上學的日子,孩子失去保護,容易暴露在危險之中。最近3年,Watoto兒童合唱團也因為疫情的緣故,未能來港演出,Watoto亞洲分會於今年初推出「Sing For Watoto」活動,邀請香港的弟兄姊妹透過重新演繹Watoto的歌曲,為烏干達的孩子打氣,推動香港教會持續關注烏干達兒童及婦女的需要。

《We Will Go》中文版音樂影片擷取畫面

暑假期間,兒童事工Dreamkidz鼓勵孩子在家中繼續發揮恩賜和影響力,為香港打氣,為非洲的孩子發聲,今年兒童節(4月4日)發佈了Watoto歌曲《We Will Go》中文版及音樂影片(MV),招聚了超過20名小朋友透過網上學習唱歌及舞蹈,參與影片拍攝。《We Will Go》主要表達了,我們作為神的兒女,能夠帶著神的愛走出去,將神的祝福和光帶給處於黑暗中的人。

其中一位參與者,小學五年班的張弦同學分享,2019年,他觀看了Watoto兒童合唱團疫情前的最後一次來港演出,對Watoto孩子的歌聲和舞蹈留下深刻印象,並且他於最後的分享環節,走出去回應神的呼召。3年後的今天,他有份參與影片拍攝,昔日受到Watoto孩子鼓勵,現在回過頭去鼓勵非洲的孩子,即使在疫情和困難的環境中,仍然相信神的愛與我們同在。

宣教士的生活

Watoto駐烏干達的香港義務同工Bell,已在當地服事超過6年,作為當地唯一的港人義工,她分享了如何在面對環境和文化的衝擊之下,順服神的呼召,學習以基督無條件的愛去服事烏干達的貧窮婦女和孩子。

左非洲服侍之竹水水木

Bell(左)在非洲服侍孤兒寡婦

在當地,長期服事的外國人並不多,而Bell所認識的亞洲人更是不到10個。身處異鄉,對Bell來說,無論是語言,工作習慣,天氣,居住環境以及文化等方面,都需要不少適應。當地的馬路沙塵滾滾,Bell剛抵達就咳嗽不止,而氣管敏感的問題,從未停止。「第一次令我懷疑自己是否仍然適合留在烏干達生活,是與我家門前的路有關。」Bell的家附近都是沙地,一下雨就變成了泥地。「我都不知道如何走路,我小心慢慢走,泥潭還是會吸住我的鞋,拔都拔不出來。」Bell還試過,在下雨天坐小巴回家,因為路太過泥濘,小巴必須繞道行,她下車之後差點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對神說,我真的應付不來。我是否要搬家?還是我不適合繼續留在這裡宣教?」 一年之後,不知為何,本來工作效率極低的政府,很快就將那條路鋪好瀝青,下雨就不再泥濘不堪了。「我的房東也將屋前的那條泥路修好了。神真的聽我禱告,我不用搬家了,這房子我一直住到現在。」

幫助孤兒寡婦

烏干達有數以萬計的人活在貧窮線之下。當地婦女地位低微,不受尊重,在他們的傳統思想中,女人需要靠男人才能生存。Bell主要參與社區發展的項目,服事極度貧困的婦女,她們有些患有愛滋病,有些曾被叛軍擄掠成為童兵,Watoto同工就落到社區中去尋找她們。Bell感恩其中有些穆斯林或天主教徒,透過他們的項目能夠認識耶穌。「這些婦女極受創傷,我們透過項目,第一年幫助她們得到心靈的醫治,重拾女性尊嚴;第二年就會教導她們一門生活手藝,例如縫紉、做首飾和肥皂、理髮等,希望她們畢業之後,能夠自給自足。」

在Watoto 的兒童村中,大多數孩子也是同工從社區中找回來的。兒童村有特別的生活模式,一間房子有一個經過訓練的「媽媽」負責照顧7至8個孩子,形成一個小家庭,讓這些自小失去父母的孤兒能夠在有愛的環境中成長。孩子長大後,兒童村的同工會帶這些孩子回到社區,去認識他們曾經居住的地方,讓他們看到社區的需要,並且一同參與社區的佈道或服事。

Bell分享,雖然她仍有氣管敏感,但神讓她每天都有生命力去面對各種挑戰。「當我遇到文化衝突,當我想離開事奉崗位的時候,天父透過婦女告訴我,祂認同我的事奉。雖然我不太懂烏干達語,但是她們透過畫畫,給我一個烏干達名字,意思是花朵。她們認為我就是她們生命中燦爛的花朵,認同我是她們的家人。」

 

支持Watoto事工

自疫情以來,因為貧窮或停學關係,當地有60多萬的女孩子意外懷孕。Watoto現正召集更多義工,去學校進行不同的輔導和培訓工作。香港教會及信徒可以透過以下方式支持Watoto事工:1.  參與建屋團或短期的義工服事,透過參與者在當地的所見所聞,回港向更多人分享烏干達的需要。2.  以奉獻或助養方式支持Watoto婦女事工。有關詳情請瀏覽https://www.watoto.asia/

Watoto 亞洲分會聯絡方式:電郵[email protected];電話 2639 9797。

 

(記者何雲深報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