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教堂數目超酒吧但仍下降 五旬宗成抗跌主力

在酒吧林立的英國,教堂的數目已經超越酒吧數目,但主要是由於酒吧數目下降所致。

國家教堂信託基金(National Churches Trust)本年4月委託顧問Brierley Consultancy進行的研究顯示,英國教堂數目有4.03萬座,較3.9萬家酒吧多。酒吧與教堂向來是英國社區中不可或缺的建築物,但由於飲酒的人減少,英國每日有約3家酒吧結業,過去十年來有超過1.1萬家結業,酒吧數目已減少近四分之一。

英國教堂數目其實亦正在減少,只是酒吧消失的速度更快而已。英國的教會會眾人口,由1930年的1 060萬銳減一半至2013年的540萬。其中英國聖公會、羅馬天主教和長老會的會眾人數,在過去短短5年內大減16%,3個宗派的信徒人數佔所有教會會眾6成。

不過,部分五旬宗色彩濃厚的教會(包括黑人教會、Hillsong等)的崇拜出席人數急升,稍為緩和整體教堂數目的跌勢。Brierley Consultancy的負責人Peter Brierley表示,新移民是英國教會增長的主要動力,而倫敦是增長的重地。在2005至2012年間,倫敦教會的崇拜人數增長16%至72萬人次,教會以每周兩所的速度增長,而該市人口則在過去10年內增長100萬至800萬,市內教會以50多種語言進行崇拜,非英語崇拜佔所有崇拜數目14%。

許多以非英語進行崇拜的教會均屬天主教,也有一些以黑人為主的教會。這些黑人會友的家族在上世紀中由加勒比海遠渡而來,受當時的白人主流教會所摒棄,並在過去四分之一世紀與其他來自西非的宗派結合。以尼日利亞為基地的基督教救贖會,是英國最大的五旬宗教會,在當地有超過800所堂會,他們在倫敦布蘭特的Jesus House for All the Nations教會有4千名會眾,並以建立「10分鐘步程教會」為口號。

另一個增長迅速的五旬宗教會是來自澳洲的Hillsong教會,他們每個星期日在劇院林立的倫敦西區租用自治領劇院(Dominion Theatre)作聚會點,5千名會眾中有7成為25歲以下,會眾人數之多令教會需要租用第二個劇院。Hillsong亦開始在其他城市聚會。

Peter Brierley表示,除了五旬宗,其他宗派亦有發展迅速或聚會人數較多的教會,包括聚會人數數以千計的聖公會布朗普頓聖三一堂、朗豪坊諸聖堂和聖海倫主教門教堂。此外,一些由未受訓練的平信徒在鄉村會堂或學校開辦的「散亂式」教會,也嶄露頭角,有調查顯示這些教會在英國有超過3千所,在本年的聚會人數有約10.3萬,佔所有上教會的人口的2.4%。他認為,雖然教會佔整體人口數字正在萎縮,目前只有5%人口上教會,到2030年將進一步降至4%,但教會增長確然正在發生。

(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Metro,2019年5月28日及4月16日,文奴編譯報道)

禱告:願主興起英國的教會,在異教徒和無神論者日益增加之際能夠逆流發光,成為失喪心靈尋着真理的地方。

 

 

Hillsong教會宣布脫離宗派組織 進入獨立管治

澳洲Hillsong教會宣布,為教會發展緣故,脫離當地最大的五旬宗組織澳洲基督教會(Australian Christian Churches,ACC),為要更好管理教會。

ACC是全球最大五旬宗組織世界神召會的分支機構,Hillsong教會全球資深牧師Brian Houston在致ACC的函件中表示,Hillsong教會日趨國際化,已無法從屬一個地方教會宗派,因此決定離開ACC:「隨着Hillsong教會日益成長,我們不再視自己為足跡遍全球的澳洲教會,而是一所以澳洲為根的國際教會,我們的全球辦公室現在設於美國,每周出席的會友中有三分之二居於澳洲以外地區。」

Brian Houston又表示,Hillsong教會已向政府登記為認可宗派,能夠自行為牧師提供牧職證明,還能改組教會,為自己的管治、風險、教會健康、安全和其他政策盡上自己的責任,這些改變對Hillsong日後在全球的發展至關重要。

然而,Brian Houston在教會網站上澄清,他們並未打算成為基督教的另一個「宗派」,註冊純粹是為了上文所述實際原因:「Hillsong教會的本質,基因或精神不會改變。ACC仍然會是我們在澳洲的主要聯繫。我們仍會與他們保持緊密聯繫,共同構想澳洲的未來。我們的信條沒有轉變,信仰聲明和ACC仍然相近。」

ACC主席Wayne Alcorn在向ACC牧者發出的電郵中形容,Hillsong脫離該會有如小孩長大自立,為要建立更大的家庭。Brian Houston則表示自立是經過兩年來與全球和ACC內教會領導層的禱告討論後作出的決定,強調對ACC完全沒有怨懟,雙方也沒有不和。

Hillsong教會目前在全球24個國家的百多個校園和地點派駐牧職人員,每周末舉行二百多場崇拜。Houston表示,今後仍會持守五旬宗的教條,但事工將採取現代化方針。

(來源:Christian Post 及 Hillsong.com,2018年9月18日及10月4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繼續興旺和帶領祂的教會,成為各國信徒和慕道者的祝福。

莫特曼與趙鏞基有什麼相干?-【文化守望者】專欄

一個是德國神學家,一個是創立全球最大教會的韓國牧師,神學家與牧師交朋友,本來沒什麼特別,但他們的粉絲卻是來自兩個星球,幾乎互不往來。最近我在網上讀了一篇文章,知道他們惺惺相惜,我感到很神奇,又好奇。

德國神學家莫特曼在全球各地的粉絲,很多是神學界知識分子,他的神學被認為有普救論傾向,故此自由派的粉絲也不少。趙鏞基牧師的追隨者,很多是五旬宗和靈恩教會的,他講天堂地獄,講醫治神蹟,講第四度空間,講豐盛,被批評為成功神學倡導者。二人有如兩個對立門派的一代宗師,植根於很不同的文化土壤,但竟然在某個時刻相遇了。葉先泰在〈莫特曼談趙鏞基〉一文中表示,莫特曼在《五旬節神學期刊》的一篇文章裡提及他第一次拜訪趙牧師是在2005年,並有三個小時的神學對話,他認為趙牧師其實是「深邃的實踐神學家與獨立思考的人」,更讓人驚訝的是,他認為趙牧師的「純福音神學」是一種盼望神學,跟他的一樣。莫特曼曾表示,五旬節神學與盼望神學其實有共同的根源。

《基督教論壇報》報道,2016年,趙牧師在台灣時,提及90歲高齡的莫特曼不久前到韓國有最後一次的演說,又說他們成為好友,因為大家曾在絕望中經歷神。雖然二人沿不同路徑發展自己的神學,但起始點卻是近似的,都是源於苦難的經驗。莫特曼經歷世界二次大戰,對苦難有深的思考,而趙牧師年輕時罹患肺病,瀕臨死亡邊緣,絕望的痛苦他深深地嚐過。

對我來說,他們的神學太深奧,我不太懂,我不是對他們的惺惺相惜有什麼意見,我寫他們的事,因為彷彿看見「匯合」好像來到我們的時代,分歧、差異、對立,在新的視角下有了修正的機會。在歷史長河裡,眾多分支水流來到匯合處,形成大河。當然匯合不一定是好事,有些人會想到末世的邪惡合一,但也可以是聖靈在末世的合一工作,為修補歷史中因人的罪性、軟弱和無知所造成的裂痕。在神學對話中,彼此的觀點可能會有所調整。但我們不應掉以輕心,以為什麼都要合一,什麼都要匯合,反而要求從神而來的智慧和帶領,走出分裂的歷史,進入前無例子的合一新時代。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