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邊境移民兒童逾萬 加州政府求助寄養家庭

美國移民局官員正忙於處理美墨邊境1.8萬名無人陪伴的移民兒童問題,加州政府部門日前發訊詢問寄養父母可收留多少個移民孩童,並給予高於26 名的上限。

據《每日郵報》報導,加州社會福利服務部(CDSS)轄下的社區護理授權部門(CCLD)向寄養家庭發出緊急訊息,詢問家庭可以提供多少個額外床位,選擇分別為 0 個、1 至 10 個、11 至 25 個、 26 個或以上。加州社會服務部公共事務及外展計劃副主任斯Scott Murray指,「無人陪伴的兒童越過邊境後,其照料責任屬於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或美國國土安全部(DHS)。CDSS的職責是確保收留兒童的家庭和設施符合加州的健康和安全標準,為了加快確定哪些認可的家庭願意提供幫助,我們向寄養家庭發出訊息。」

收到CDSS 訊息的寄養家長Travis和Sharla Kall是一個主要打擊人口販運的志願組織負責人。他們指出,寄養父母一次最多可以照顧 6 個孩子,CDSS的要求並不適當。而且洛杉磯本來就有 3 萬多名兒童等待被安排入住寄養家庭,在我們自身難以應付之下,還要寄養家庭照顧另外一個國家的兒童,這對雙方都沒有好處。我們希望兒童能得到照顧,但這些孩子是被意圖取利的人送到邊境的,我們認為這是人口販運。

自總統拜登1月20日就職以來,湧到美墨邊境的移民大幅上升。共和黨指責拜登放寬政策,造成人道危機。一些民主黨黨員擔心收容所的設施條件以及兒童被長時間扣留。拜登上任後承諾採取更人道的方式處理從南部邊境湧入的非法移民,其中一項措施是不再遣返沒有成人陪同的兒童,由邊境政府部門接收,再交予他們身在美國的父母或寄養家庭。共和黨參議員Lindsey Graham指人口販賣者正濫用此政策,因拜登政府修改了法例,不驅逐與6歲或以下兒童一起的成年非法移民。

國會議員Veronica Escobar早前與眾議院兩黨代表前往邊境視查收容所環境。她在推特發文表示:「雖然設施環境已明顯改善,但正如拜登政府所承認的,情況仍然令人無法接受,且令人傷心。任何兒童都不應該進到拘留所,我們有義務確保他們能與家人團聚。」

幾位共和黨參議員和眾議員正發起立法,將「反覆送兒童到邊境」列為刑事罪行,意指「非親屬或非監護人把同一名兒童反覆送到美國邊境以取得入境權。」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估算,販運婦女、兒童和家庭的犯罪組織於2月的每天收入高達 1400萬美元,總計約 4 億美元。

禱告:求主粉碎作惡的黑暗勢力,賜政府智慧處理問題,保護兒童免受傷害。

(來源:FaithwireCBN News,2021年3月26和30日,Sharon Chow和Amy Fong綜合編譯報導。)

 

 

西班牙教會要求政府制訂長遠措施 解決人道危機

西班牙加那利群島氣候宜人,本為歐洲度假勝地,但近日卻成為來自非洲的偷渡者落腳之地。數以千計難民擠在港口無法離開,被迫在戶外餐風飲露。協助難民的基督教組織批評政府只懂見招拆招,欠缺長遠措施解決人道危機。

在群島其中一個市鎮阿爾基內金碼頭,有超過2 ,500人被迫在室外聚集。據當地致力協助新移民的現代基督教差會富埃特文圖拉教會(Iglesia Misión Cristiana Moderna de Fuerteventura)牧師Ángel Manuel Hernández表示,按規定他們必須被扣留72小時,但事實上他們已經滯留超過72小時,情況已經失控。「當局在11月中旬開始將難民200個一組放行到街上露宿,但因為島上居民抗議而煞停。」

西班牙內政部表示,加那利群島於2020年1月至11月間接收了19,566名偷渡難民,佔全國接收總數一半以上,比去年同期暴增881.7%。據大加那利島拉斯帕爾馬斯大學(Las Palmas de Gran Canaria)建築系主任Enrique Solana表示,由於其他偷渡路線,如利比亞和東南歐的地中海等受到密切監察,加那利群島成為偷渡登陸歐洲的唯一港口,前往該島的船隻數目據報較去年大增近500%。

事實上,許多難民以加那利群島為通往歐洲大陸的跳板,但由於獲得安置的機會低,加上單單前往加那利群島的一程已經非常難熬,因此,難民要成功到歐洲大陸生活,可謂相當艱難。Hernández表示:「許多人來到的時候已經非常可憐,途中受了許多的苦。大部分人要花兩年才能到達摩洛哥,他們徒步離開國家穿州過省,婦女沿途受盡苦難,被強姦、苦待或被迫懷孕,許多人帶著在逃難中途出生的小孩。他們在摩洛哥工作一整天才賺得一個魚頭,但要登上最便宜的偷渡船,每人需要1,500歐元。」

Hernández的教會向多名難民提供基本日用所需,包括衣服、衛生用品、藥物和住處。他們又與衛生部門攜手,照顧在檢疫中心內的新冠肺炎患者。他說:「我們需要有永久收容所,好讓我們能夠有秩序地安排轉送難民和識別難民的需要,為他們提供最適切的協助。現在情況完全超出負荷,政府安排的律師沒有出現,許多難民其實需要申請庇護,特別是來自馬里的難民。他們應該獲得法律援助,我們亦正尋求方法提供他們所需的協助。」

Hernández又批評中央政府以臨時湊合的方式應付目前的情況:「我覺得政府以為這個問題很快會解決,但難民問題是不會完結的,這個問題與整個非洲的赤貧問題有關。這問題一天不解決,難民問題也不會得到解決。」

禱告:願主救拔在水深火熱的貧窮人,給歐洲國家領袖智慧與愛心處理難民問題。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0年12月8日,文奴編譯報導。)

 

 

非洲面臨二戰後最嚴重饑荒

聯合國表示,世界正面臨自二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人道危機。在南蘇丹、索馬里、尼日利亞東北部和也門的衝突地區,有二千多萬人面臨饑荒的危險。

南蘇丹自2013年爆發內戰,至今導致數萬人死亡,二百多萬人流離失所。2016年7月衝突再次爆發,援助團體被阻止接觸受戰爭蹂躪地區的人民。這些地區現在已經宣布饑荒。聯合國表示,約有十萬南蘇丹人已經持續饑餓,還有一百萬人正處於饑荒的邊緣。

烏干達政府表示,每天有大約3,000名難民從鄰國南蘇丹來,該國正處於「爆破點」。今年的難民人數可能會攀升至100多萬人。

索馬里出現旱災,約600萬人需要人道援助,救助兒童會在索馬里邦特蘭地區的員工發現,兒童嚴重營養不良病例大幅增加。他們收到了有關兒童和家庭的多天沒有食物的報告,有人用紙皮餵飼他們的牲畜。

在尼日利亞,博科聖地的叛亂已經使200多萬人流離失所,造成約700萬人嚴重糧食不足。聯合國說,今年約有45萬尼日利亞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的危機,其中有9萬人死亡。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7年3月2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差派更多基督徒用各種方法參與救災及代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