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引發 移民以色列浪潮

兩個協助移民安排的組織指出,受新冠病毒危機刺激下,移民以色列的人數可能會在未來幾年內大幅上升。

以色列一般每年約吸納3萬名移民。致力於促進以色列與海外猶太人關係及鼓勵猶太人移民以色列的猶太事務局(Jewish Agency),於7月6日向一名以色列國會委員透露,以色列在未來3至5年內將有約25萬新移民。

協助來自英語國家的猶太人移民以色列的機構Nefesh B’Nefesh 於7月8日表示,該組織於今年6月收到1,350份移民申請,去年6月則只有399份。熱線中心收到詢問移民過程的電話也較去年多,今年6月共收到25,435個電話查詢,去年6月為5,349個。

巴西一直是每年向以色列輸出最多移民的國家之一。去年有750個巴西家庭開始了申請移民程序。猶太事務局預計,2020年申請總數將達1,200個。

猶太事務局主席艾薩克.赫爾佐格(Isaac Herzog)於7月8日參與視像新聞簡報會,與會者包括不同海外猶太人社區的領袖。赫爾佐格指出導致移民人數激增的各種原因包括:1.以色列處理新冠疫情的效率;2.世界各地反猶太主義升溫;3.在危機中人們渴望更靠近在以色列居住的親人;4.知道即使有新冠病毒,以色列依然有強大的醫療保健系統和社會服務,相對許多其他國家的經濟已亮起紅燈。

然而,以色列近幾個月的失業率也有所上升。赫爾佐格對移民和吸納海外猶太人的事務委會表示:「我們必須利用這次歷史性挑戰,而政府需要掌握其中的機遇,擬定國家計劃以消化這波移民潮。」

禱告:求神賜以色列政府智慧認識祂的心意和計劃,倚靠祂作好準備,發揮祝福列國的作用。

(來源:Jewish Telegraphic Agency,2020年7月8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以色列與教會的共同命定 -【選民系列】專欄

以色列人是神立約的子民,信了耶穌的外邦人是為新約教會的信徒,也是神的子民,所以兩者是有關係的,可是尚未完全地及實質地連結。以色列既是一個國家,也是一個民族。以色列國在歷史上曾消失了一段很長的時間,而猶太民族繼續存在於地球上。教會是信徒的屬靈團體,所信奉的耶穌為猶太彌賽亞,因此教會從以色列而出。教會始於耶路撒冷,成員都是猶太人(徒2:5,14,41)。神學家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說,以色列是教會在「歷史上原初、持續和最終的伙伴」。我們要從聖經看看神對世界的救贖計劃中,以色列的命定以及與教會的關係,並解釋將兩者的命定融合在一起的必要性。

莫特曼說:「沒有一種生命可以從其自身的角度來理解。只要活著,他就存在於與其他人的生活關係中。」以色列和教會都不是為自己而存在,以色列被揀選為要祝福世界,而教會被揀選為傳揚耶穌基督的福音來拯救失喪的人。兩者都是神立約的子民,當以色列活不出自己的命定時,神就興起教會,不是取代以色列,而是加入以色列,成為世界的祝福。在歷史上,以色列和教會從一體走向對立,但從本質上講,兩者都是屬神的,出於神的,也是為神的。

使徒保羅提醒外邦教會關於其猶太根源(羅11:17-18)。以色列的命定受到神盟約的約束,宣教學家查理斯·樊·恩根(Charles van Engen)說:「衪是萬有之主,在盟約內已賦予以色列跟其他國家有特殊的目的。因此,在盟約內與耶和華結盟意味著,有份參與耶和華對整個世界的普遍旨意。以色列不能永遠保持排他性,因為耶和華的心意是賜福所有民族。」神的旨意是要以色列祝福全世界,但隨著替代神學和反猶主義的興起,教會反而跟神的旨意背道而馳,用行動破壞以色列。

使徒保羅提到耶穌再來的條件:「天必留他,等到萬物復興的時候,就是神從創世以來、藉著聖先知的口所說的。」(徒3:21)耶穌留在天上,直至萬物復興的時候,復興就是恢復過來。在近代,神正在復興以色列,恢復它作為一個國家存在於世上,並且興起餘民彌賽亞信徒,以此榮耀祂並祝福世界。

「所以,你要對以色列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家啊,我行這事不是為你們,乃是為我的聖名,就是在你們到的列國中所褻瀆的。」(結36:22)以色列並不完美,但是神正在恢復其命定,並為耶穌第二次降臨做準備。教會應認識到以色列的角色,並與以色列團結。為此,教會需要放棄替代神學,並承認以色列在神救贖計劃裡的中心地位。


黃濠光牧師博士,現任神召會友愛堂堂主任,曾任國度復興報及國度雜誌總編輯。畢業於美國福樂神學院及新國際大學。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學修課,熟悉以色列近代史。

 

 

反猶主義以猶太人為始 不以猶太人為終

反猶主義正在全球增長,尤其是在歐洲。全球主要的猶太人機構8月在紐約開會討論應對辦法,因美國和歐洲同樣面對這日益危險的境況。

比利時阿爾斯特(Aalst)今年舉行狂歡節巡遊,其中一輛花車仿效納粹時期描繪猶太人成貪婪的形象——他們坐在一堆金錢上,肩上有一頭老鼠。當面對猶太人團體質詢時,市長為此辯護。在2013年的狂歡節巡遊,亦有一輛花車設計成納粹時期運送猶太人往死亡集中營的火車。

比利時今年舉行狂歡節巡遊,其中一輛花車仿效納粹時期描繪猶太人成貪婪的形象

歐洲反猶主義的證據時而明顯,時而隱晦,如猶太人悄然離開所居住的社區,因為覺得不再安全。CBN記者跟猶太領袖Joel Rubinfeld到布魯塞爾參觀他童年時聚會的會堂。該會堂現在要出售了,因為那地區對猶太人過於危險。他表示跟家人來這裡感到不安全,離開前往較安全的地方,是較好的選擇 。

猶太人自公元1世紀以來已在布魯塞爾生活,然而面對反猶主義和暴力威脅,當中很多人選擇遷離。他説這不是回歸以色列或大遷移,而是內部的遷移。人們只是遷往較另一個城市,沒有離開原來的國家。又或是離開原來的社區,前往較安全的社區。

布魯塞爾猶太博物院的展覽,向公眾展示了猶太人在比利時2000年的歷史。然而歐洲人似乎忘記了較近期的歷史。2014年一名回教恐怖分子在博物院殺死4人。在德國,猶太人遭受暴力襲擊於去年上升接近一倍。七月下旬一位著名的拉比當眾遭唾面。在英國,反猶事件連續三年上升。反猶主義甚至開始出現於法國黃背心運動。

居於巴黎的美籍作家Nidra Poller説,這顯示對有財有勢人士的反對行動無可避免地也轉向猶太人。Poller説:「反猶主義就如社會表面裂開後,中心冒出的火焰和煙霧。其實它一直都在,當冒起後便沒法處理,並很具破壞力。」

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反猶主義在美國日益增長。有些人也説反猶主義已侵染了民主黨。Rubinfeld並發出警告,基督徒將會成為下一個目標。他説:「問題會接踵而來,這僅是開始。我們認識反猶主義,它以猶太人為開始,卻不以猶太人為終結。」

( 來源:CBN News ,2019年8月5日,林國祥編譯報道)

禱告: 粉碎仇敵攻擊神的選民的計劃,願更多人成為和平使者,守望以色列。

 

 

歐洲猶太人憂恐襲 七成不打算新年守節

根據近期的網上調查結果顯示,70%的歐洲猶太人因擔心恐怖襲擊,將不會在猶太新年和贖罪日上猶太會堂守節。

這次調查是由歐洲猶太人協會(EJA)和歐洲的猶太教中心進行,一共訪問了78位猶太社區領袖和拉比,代表宗教和社會層面的意見。遍及歐洲700個主要城市的受訪者表示,反猶太主義加劇會攔阻他們在猶太新年(10月2日)及贖罪日(10月12日)參與崇拜。

法國是擁有世界上最大猶太人群體的國家之一,也是歐洲穆斯林人口最大的地方。2013至2014年間,在法國發生的反猶事件增加了一倍,並持續加增。加劇的恐怖主義導致居法猶太人在過去幾年間突破性地移民到以色列。

EJA的領導人表示:「猶太社區所面臨的挑戰在近幾個月增加了一倍,由穆斯林難民和移民推動,針對個人、機構及社群的反猶活動加增。另外,隨著難民危機,右派極端份子策劃的活動也顯著加劇。」他續催促歐盟在學校課程納入停止反猶太主義的教導。「反恐措施能拯救生命,但不足以解決根本問題。若不能有效地從教育方面除去反猶主義,這問題將會持續。」

(來源:CBN,2016年9月21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攔阻反猶主義活動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