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起全城敬拜的聲音」啟動禮

近期Busking文化在城中掀起熱潮,許多熱愛音樂的年青人擺脫狹窄空間的束縛,紛紛現身街頭為夢想高歌。為幫助香港新一代的基督徒音樂人搭建平台,發出屬於香港的敬拜聲音,奉獻力量與國度事奉中心合作舉辦「響起全城敬拜的聲音」的活動,計劃在6-9月期間,結集100隊本地的年青敬拜隊伍,走上街頭帶領300場敬拜Busking。5月20日,主辦單位舉辦了活動的啟動禮,奉獻力量事工顧問陳利泉先生,及國度事奉中心總幹事何寶生先生分別在會中致辭,並邀請了天虹小學兒童busking樂隊,德志香港武術團及國際青年音樂家朱芸編到場表演。

陳利泉在致辭中提到,今日是五旬節(Pentecost),一個主所預備的特別日子。這次的活動他從神領受「5P」:Prophetic(先知性),今次的活動是一個先知性的運動,要抓住神給我們的呼召與異象,以致整個活動都是由聖靈帶領;People(群眾),這個活動要去到群眾當中,將神的好消息,透過音樂及不同的藝術方式在街頭向群眾表達及傳遞;Praise(讚美)及Prayer(祈禱),這是一個向神發出的敬拜及祈禱的活動;Proclaim,香港被稱為文化沙漠,其實今日人的心靈就好像沙漠,需要聖靈的活水江河,我們要在城中宣告神的國要臨到。

何寶生在致辭中提起當年他在維園敬拜的經歷。當時因著他和弟兄姊妹的敬拜充滿神的同在及喜樂,吸引很多人加入他們敬拜的行列,又有多人信耶穌。因此,他祝福在座的年青人:「今日是全城敬拜的啟航日子,祝福100隊敬拜及表演隊伍為神走上街頭表演,就是將神的榮耀從天上帶下來,改變香港的屬靈氣氛及文化,使這片土地充滿「神氣」。

啟動禮中,主辦單位還邀請了兒童、少年及青年3個年齡組別的表演嘉賓以歌聲、武術及樂曲率先向全城響起敬拜的聲音。他們分別是:來自有Happy School 之稱的浸信會天虹小學的小朋友組成的Busking樂隊;德志香港國術會的少年武術團,曾於全港各大型武術比賽中屢獲殊榮;國際青年音樂家朱芸編先生,土生土長的香港年青人,以二胡演奏揚威海外,曾於國家主席訪英期間在與威廉王子夫婦的見面會上演奏,亦曾為BBC紀錄片及荷里活電影演奏配樂。

組隊參與「響起全城敬拜的聲音

(記者何雲深報道)

DreamKidz 唱遊港九新界 Busking 完成音樂夢想

4月4日兒童節,DreamKidz聯同浸信會天虹小學的學生組成Busking(街頭音樂表演)樂隊遊走港九新界各大Busking熱點,包括尖沙咀天星小輪碼頭、銅鑼灣時代廣場及沙田大會堂,用音樂及歌聲為追尋夢想的孩子和大人打氣。因觀眾反應熱烈,最後Busking隊移師沙田偉華中心加開一場,天虹小學的朱子穎校長及幾位老師除了親自到場為同學打氣,更加入了busking行列,師生和睦合唱。

是次此活動發起單位DreamKidz表示,有感近期香港學童在學業、家庭及學校方面都面對著巨大的壓力及挑戰,夢想及快樂的童年似乎已成為奢侈。Dreamkidz期望透過音樂的自由表達為孩子發聲,鼓勵孩子及家長突破限制,勇敢找回夢想及快樂。

DreamKidz自今年年初開始與天虹小學合作,聚集一班熱愛音樂及有夢想的小朋友組成Busking樂隊,期望在兒童節透過Busking這個平台,讓更多人明白孩子的心聲,看見他們身上的無限潛能!DreamKidz創辦人Mabel表示,整個團隊都非常享受夢想由計劃到實踐的整個過程帶來的喜悅。DreamKidz盼望將來推動更多小朋友發掘熱情,實現夢想。

(KRT訊)

【Kingdom LIFE】尋夢甲子園,化不可能成可能

場地單車隊、「夾band」、長者故事記錄、年宵攤位⋯⋯今期kingdom life受訪者束濟良(束Sir)帶領著保良局甲子何玉清中學的學生完成了一個個追夢行動,神讓所有的不可能變成可能,束Sir坦言:「與學生一起追夢尋夢,實在太刺激了!」

追夢單車隊

「教書多年,身邊不少同事會覺得奇怪,為何你可以教了20多年到現在,還這麼活躍,不停搞新的活動?其實我也不太明白原因,但是每年中一生入學,我見到新的面孔又會很開心。」束Sir又坦言,現在這一代年青人很有個人特色,不像以前可以用同一套的模式來教導,當我們就著學生的特點發揮他們的強項及優點時,我們收到很多意外驚喜。

最近幾年,束Sir帶領著學生,由交夢想計劃開始,一起追過大大小小的夢,其中之一是誕生了香港學界第一支場地單車隊。單車隊是甲子的其中一個特色,香港場地單車選手李慧詩贏得很多國際獎牌,但香港卻是沒有學界隊的。束Sir與學生經歷了差不多兩年,從無到有,從公路單車發展到場地單車,最終成就一隊場地單車隊。「記得當時學校認為很難為了3個學生而投資10多萬去成立單車隊,於是我自己拿出2000元,買了一輛二手單車組裝,給學生練習。」後來很多神奇事情就發生,傳媒開始爭相報導,就是從一架練習單車開始的。這件事令束Sir意識到與學生一起追夢尋夢,由不可能到可能,是一件非常令人著迷及瘋狂的事情。

.李慧詩曾到學校了解單車隊的訓練狀況,並教授技巧。

離開是為了更好的回歸

束Sir坦言,在教書生涯中,他也曾迷失方向。「2008年時,我已經教書10多年,當時我覺得自己失去熱情及動力,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有些迷失。我向神祈禱,如果你想我離開甲子,我希望能有兩個印證:一是新地方主動找我;二是新地方能夠用到我過去多年在學校累積的經驗。還有一個條件就是5月1日前落實,不會耽誤學校尋找接替人選。」結果在3月,教育局輔導組提出借調他去教育局兩年d餓申請,並且很快得到校長的批准,5月時事情就落實了。學校的同事均覺得很驚訝校長同意借調。原來以前有很多人申請,從來未有人得到批准的。當2月祈禱到5月成事,神讓束Sir看到所有印證及條件都實現了。而舊校長剛好也在那段時間退休,與束Sir同一時間離開甲子,束Sir很感恩後來神安排了一個全心投入教學的新校長。「頭兩年校長還在適應學校文化,剛好我在教育局,反而以局外人的身份更容易與他溝通。既幫助他更好管理學校,也建立一個很好的互信關係。」兩年之後,束Sir再回到甲子得以繼續離開之前想做的工作。這兩年令束Sir生命得到很大的重整,也認識及結連了很多的商界及社會的關係,令他再回到甲子時更清晰自己的工作方向,放開膽量為學生做更多事情。

結連尋夢的甲子

「神讓我從教育局回來甲子的這8年中,因著學到與別人溝通的技巧及累積的人脈,讓我可以放心地展現自己能力,也在適當時間幫助到其他人。」近年束Sir推行一個「甲子尋夢團」的項目,由學校主動為學生接觸他們想認識的不同行業的機構。在第一年,束Sir找到大約10個機構合作,均是學生感興趣的行業,如婚嫁、美容、設計等。然後第二年是20個,第三年是30個機構的合作。教育局及一些大學覺得很神奇,一間中學竟然能主動找到外面這麼多公司脈絡讓學生參觀,比教育局本身還頻密。「現在回望,都是那份與人溝通的信心和勇氣成就的。所以我經常說,甲子是一個充滿神蹟的地方。現在我們的牧養已經不是停留在過去的團契,學校的福音工作不再是只是以前的生活營,而是學校與教會、外面機構同步合作,令老師能卸下很多工作負擔,學生又可以得益。」最難得的,還是連結了一群有心的人走在一起,讓外面一些追夢的機構單位能夠在未來藉著甲子嘗試很多新的項目,也給予教會空間在學校的試行不同的牧養方式,以致甲子可以成為一個實驗的先鋒,讓其他學校從中吸收最適合自己的學生的教育方法。

(記者莫嵐報道)

【Kingdom LIFE】虎媽華麗變身 帶親女上陣建立有品香港

你能想象一對原本關係破碎的母女,能夠成為同工齊心服事家庭嗎?今期Kingdom LIFE邀請了「香港有品運動」總幹事Josephine Ling分享她的家庭如何被神轉化,成為別人生命的祝福。正如Josephine曾經講過:「神就是透過改變一個『虎媽』,影響了200多間校園。

關係破裂,女兒嘗試輕生

Josephine形容自己曾經是一個很典型的香港媽媽,用現時的叫法,就是「虎媽」,很重視孩子的教育,但覺得教和罵是分不開的,孩子做得不好,就會責罵,非常嚴厲。「我有一套標準,很想孩子達到,當孩子不斷長大,我就發現越來越多的方面,他們達不到我的標準。於是我會去找錯處,開始覺得他們做得到是應該的,做不到就應該責罰。」Josephine和孩子的關係產生很大的張力,家裡開始紛爭不斷,後來女兒和Josephine的關係惡劣到一個地步,她不斷逃學,甚至放棄了自己的學業,做很多反叛的事。而Josephine還以為自己管得不夠緊,於是更加嚴厲地管教女兒,希望「修理」她回復正常。而結果卻是令她更加抗拒,甚至嘗試跳樓自殺。

「在她想跳樓輕生時,我才突然醒覺,原來10多年的管教並沒有令她感受到我的愛,感受到的只有數不盡的責備和要求,我好像突然之間清醒過來。當時我向神這樣說,求袮不要讓她跳下去,讓我再愛她一次,我要重新去愛她。」幸好得先生勸說,女兒沒有跳下去,避免一場悲劇。這件事令Josephine整個人被翻轉,重新去反思自己愛孩子的方式是否合宜。原來自己不了解女兒的內心,甚至不能體恤她的軟弱,很多時候用自己的角度看她,所以對女兒的要求就成為她的壓力。Josephine決定要改變,學習用神無條件的愛去愛孩子。「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我開始認識到,不是要求她走我選擇的那條路,而是我要幫助她找到她自己的路,然後陪伴她去行。」Josephine家有了很大的轉變,她和女兒的關係漸漸被修補,後來女兒更重拾信心去讀書,找回自己的人生目標。

有品運動的誕生

Josephine被改變後,神非常使用他們一家的經歷,她開始到很多教會及佈道會分享她的見證,甚至有基督教的電影製作公司,將她的故事拍成了電影。在不斷分享的過程中,Josephine意識到,除了基督徒需要知道如何用神的法則管教孩童,其實非信徒也非常需要。於是,Josephine連同幾位弟兄姊妹成立了「香港有品運動」。初時,除了配合教會去傳福音,他們也到社區分享講座,個別地關心不同家庭的需要。同時,他們也到學校舉辦講座,接觸家長。講座主要是教導父母如何透過以愛為本,接納,鼓勵及表揚等統稱「6A」的教育方式,幫助孩子建立品格,引導他們行走合適的成長道路。漸漸地,學校認為香港有品運動的課程「落地」,除了教導外,還有很多有血有肉的故事。香港有品運動的口碑就慢慢傳開,第一年他們接觸了20間學校,第二年再多幾間。而現在,香港有品運動已經成立10年,除了幾位同工,Josephine已經培養了200位「6A」講師,並且有超過200間學校與他們有深度合作,稱作有品校園

.小朋友於10週年活動上表演跳舞

由母女到同工

現在,Josephine與女兒之間的關係被修補之餘,還多了一種新的關係——上司與下屬。外人看這對母女,會覺得很奇妙,神令破碎的關係,轉化成同行同工。「其實她很愛我,很想支持我,因著這份愛及神的領帶,現在我們兩個能夠蒙主的恩一起同工。很多人告訴我,其實你的女兒不用說太多,我們看見你的女兒和你同在一個辦公室,已經是一個見證。現在Jacqueline常常與年青人分享夢想,過去的經歷不能刪除,但裡面的品格能幫助我們迎難以上。她有自己的故事和經歷可以激勵與她同齡的年青人,而我的故事則是激勵了與我同齡的父母。

在工作中,Josephine是總幹事有最後決定權,但同時也給予同工很多發揮的空間。「我既是Jacqueline的上司、同事、也是媽媽,所以拿捏我們之間的關係是我需要去學習的。」Josephine坦言,她的不足,正正就是女兒能夠補足的。Jacqueline對現時年青人的思想及潮流文化很敏銳,她接觸的層面和Josephine非常不同,這就幫助了香港有品運動跳出傳統的框架,能更多從年輕家長的角度去思考。Josephine不太懂營銷宣傳,而Jacqueline會嘗試不同的方法去創新,例如使用社交媒體、新的改革措施等,比Josephine更大刀闊斧去改變及實行。「因為她是我的女兒,我會給予她很多機會嘗試。同時,因為我是她上司,她也非常尊重我的意見,會得到我的同意才會去做,這個關係是很特別的。」

.嘉賓及香港有品運動董事於10週年活動揭幕

(記者莫嵐報道)

【Kingdom LIFE】以音樂影響生命的承傳 Julian Chan 神預備的音樂路

在即將舉行的吉中鳴「鳴穌嘢」演唱會中,Julian擔任幕後編曲及製作。不說不知,早在10多年前,Julian同樣是吉牧師的音樂佈道會中決志。神何等奇妙的計劃,當年還懵懂無知的少年,今日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音樂人,並立志以音樂事奉神。

「當年是同學邀請我去聽『演唱會』。我首先被現場的歌曲感動的,因著從小學音樂,所以我對歌曲,樂器和和聲等比較敏銳。我當時覺得很好聽,也很喜歡那個氣氛,甚至看著台上敬拜的人,覺得原來信耶穌可以很有型,很新潮,於是就舉手決志了。」Julian說。

「信主之後我試過埋怨神,為何我的會考成績這麼差?而前幾年回頭看,才知道神在默默看顧我,放了一個時間表在我身上。」Julian經歷會考成績不理想,就立志進入浸會大學讀音樂,後來更發現自己很想從事音樂創作,於是從第二年開始主修理論及作曲。之後那年高考,反而是媽媽催促他報讀香港演藝學院。Julian在過期報名被罰錢、遇上沙士、面試遲到等種種狀況下,最終還是順利進入香港演藝學院的作曲系。「別人會覺得我糊里糊塗就進來了,而有些人窮盡一生也未必可以。我覺得既然神在這種情況下都讓我進來了,我需要對自己負責任。」反而因為如此,本來很反對Julian學習音樂的爸爸,默默接受了他的選擇。雖然口裡不支持,但每次的演奏會,作品發布會等,他都必定來捧場,用實際行動支持兒子。

以音樂事奉神

Julian分享,小時候開始,他就夢想成為一位唱片製作人。在演藝的第二年,Julian透過一位弟兄認識了基恩的負責人,剛好她正在物色合適的音樂人製作唱片,她鼓勵Julian透過做音樂慢慢回到神身邊。「最初,我將音樂表演和音樂事奉放得很近。我曾經試過敬拜事奉後走到台前鞠躬,其實是將榮耀歸給自己,這是很錯的事奉態度。聖經有句說話﹕『在前的必會在後』,但音樂人是很自我的,永遠不想在人後。這就會令音樂人容易與別人產生摩擦,不能包容或接受別人說你一句不好或不行。我後來發現,人會這樣自我防衛其實源於缺乏信心,沒有信心就恐懼別人說出自己弱點,就會出現反抗。」

關於最近正在籌備的吉中鳴演唱會,Julian坦言都會遇到幾方面的挑戰。「吉牧師的歌,我由細聽到大,對我來說,這都是些很經典、很重要的詩歌,因為我初信時彈最多的就是吉牧師的歌。我不希望破壞了這些歌本身的好,但是在編曲上,也要作出合符潮流的效果,例如重新編排和聲、前奏間奏等,令它的聲音更融入現時的年代。因為聲音有不同年代的變化,合成器在不同年代也在不斷進化,我們需要考慮,是否保留歌曲原本的味道,還是捨棄某些部分放入新元素?這就是我們需要小心衡量及取捨的地方。還有一點,對我來說,處理這些歌一定要有心,不可以當編排普通流行曲一樣去做,所以,我需要去沉澱,當自己在祈禱及敬拜的氛圍中演繹一次,但同時也需要考慮未信朋友的喜好和感受,這也是我目前需要拿捏及平衡的位置。」

未來的音樂夢

談到未來的音樂創作計劃,Julian顯得非常雀躍。「我有兩個計劃一直在心裡醞釀:一是組織一個大型的管弦樂團,以古典方式將美好的詩歌用純樂器版本演奏。二是創作一個音樂劇,以『大跳大唱』的表演方式帶出屬靈的信息。這是我在音樂或者藝術上的一點『反叛』。EDM(電子舞曲)的動感及節奏很強,我正在反思可否用這個風格和元素帶出一種音樂的屬靈新體驗,以致可以吸引更多年輕人觀看。」Julian也坦言,以目前的時間安排,他需要清空一些工作,才能朝著這個理想繼續走,也期望能匯聚更多有同樣異象的編劇、導演和音樂人等,以敬拜與古典音樂的結合,以音樂與表演的結合,一起去誕生跨界別的新作品來榮耀神。

(記者莫嵐報道)

立即購票:吉中鳴「鳴穌嘢」演唱會

Profile

Julian Chan,小提琴與鋼琴演奏者、唱片監製、演唱會樂手及音樂創作人,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作曲系碩士,師隨羅永暉學習作曲,現為基恩敬拜音樂事工唱片監製,曾參與香港演藝學院大型多媒體表演《甕》及《The Creation》等。

人工智慧不能創造文化 -【文化守望者】專欄

人工智慧是今日媒體很熱門的話題,早前我才突然注意到家裡電飯煲上的「AI」標誌,原來不知不覺間,人工智慧科技已進入尋常百姓家。自從AlphaGo擊敗世界棋王後,人們開始認真想一想,人工智慧可能真的會有「無所不能」的一天。也許不像科幻小說那種劇情,人類創造出來的電腦反過來管轄人類,但迫在眉睫的危機是飯碗被搶,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什麼人的飯碗被搶去最多。在我看來,也不用擔心因失業而沒錢生活,為防社會過於動盪,更多國家將會考慮實施全民基本收入。

然而,我不認為全民基本收入是最好的方案,但若然失業問題太嚴重,我當然不會反對。我只想說,社會不應只著眼於工作的收入,卻忽略工作的意義。今天媒體講述種種人工智慧威脅論,往往轉述富豪們的解決方案建議:全民基本收入,好像就只有這條生路可行。當然,為生活而工作,本身是屬靈的,聖經說,人人都應享受勞苦的結果,所以為供應生活需要,而辛勞工作,是人的責任。但有些人可以超越責任的意義,而將工作的價值昇華,成為夢想的實踐,使命的達成,最高層次是神聖的呼召,到了這境界,工作就是一種幸福。

你可能會這樣想,可以去做人工智慧不能做的事情,不如搞藝術創作吧。但有人已研發了寫詩、繪畫的電腦程式,甚至分析當代著名藝術家的技巧和風格,而進行天衣無縫的模仿。人類和電腦真的再沒有大分別嗎?

電腦的確可以更快、更準確、更完美,進步程度是人類的千倍、萬倍,而且不會喊辛苦,不會鬧情緒。但電腦本身無法創造文化,因它不尋求意義,也不能告訴我們什麼是有意義的事情,而意義是人的獨特追求,是按照神形象的人才有的特質。因對意義的追求,人類社會發展各式各樣的文化。

普天下的生物,就只有人類會追求意義,而且是一生的追求。終極的意義是關乎我們為何活著,而這與神聖的召命有關。神呼召的是人,而不是人工智慧,當某些工作漸漸被取替時,這更迫使我們清楚看出自己的身分和位置,在變化莫測的世界裡尋回不變的使命。


文@黃少芬

【Kingdom LIFE】李健達 由福音出發 進入大世界

「回家,將傷痛放下,看透俗世謊話……」相信只要看見這句歌詞,大部份基督徒的心中自然就響起旋律。這一首《回家》,是少數能在主流媒體熱播的基督教歌曲,其創作人正是從事流行音樂事業多年、曾演繹及創作不少為人熟悉的流行曲,如《也許不易》、《天若有情》的李健達。今期《Kingdom Life》邀請到最近正在籌備個人演唱會的他,分享信仰與音樂創作上的心路歷程。

將於5月份舉行的《李健達十二門徒演唱會》,李健達將會演唱他創作的多首經典流行曲,並請來多位娛樂圈的好友擔任嘉賓。演唱會以基督教信仰字眼「十二門徒」命名,是否意味著將會是個音樂佈道會?「我不會分『福音』與『非福音』,因我未必是個福音歌手,而是個商業唱作人,然而在我的生命中,無論是每個動作,或是在樂壇中生存,全都在乎神。」他希望,「十二門徒」這字眼能引起非信徒的好奇心,在演唱中不用刻意講福音,只是透過音樂分享自己的生命,能做到「由福音出發,走進大世界」。除了想感動觀眾,他亦會特別邀請多位曾合作的圈中好友、音樂學生,期望透過演唱,把內心說話跟身邊未信的人分享。

曾有一段時間較少露面於本地樂壇的李健達,今次舉辦個人演唱會,可說是重新活躍於幕前的重要一步。談到未來的音樂路向,他期望能寫出對香港有貢獻的歌。事實上,十多年前他所創作的福音歌曲《回家》,也是從普遍人心出發,寫一個疲乏心靈的回轉。「其實那是在寫我自己,當時離開神很遠,因工作而活得像奴隸,生活豐盛,但心靈卻很空虛。我相信,無論什麼年齡的朋友,都有可能經歷這個階段。我希望多寫這樣的歌去鼓勵人,讓人認識神的大愛。」原來,過去初出道時,李健達曾經不敢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其後公開自己信仰,開始創作更多帶有盼望、正面信息的歌曲。

在許多人心目中,基督教歌曲跟商業創作完全是兩回事,李健達卻認為兩者有相通之處,都是在表達生活態度及心聲。「我們是信主的人,每日經歷神的恩典,當我們在寫自己發生的事,必定會牽涉到神。現時,我在音樂上不會將『信仰』及『非信仰』二者分得太開。」他笑言,以往自己曾有一些「小聰明」,把對神的愛慕之情隱藏在情歌之中。的而且確,有些未認識神的人會比較抗拒唱帶有基督教信息的歌曲,而音樂正正是破冰的橋樑。「任何事我都希望可以『撒種』,其餘的事情就交給神。」

除了表演及創作,李健達亦會從事教學工作,培訓年青音樂人。他觀察到,現今愈來愈多年青人喜歡音樂,只是未找到方向。「我鼓勵年青人追隨自己的夢想﹗一生人有多少時間?不去追夢是多麼浪費﹗」他認為,現時年青人對音樂、創作的心態、熱誠比過往更為健康,不只求做歌手,更不求大紅大紫,反而願意下功夫去學習樂器。「音樂其實是一種藝術,是表達心聲的好媒介,只是總是被商品化罷了。」今日很多人說,香港樂壇「已死」,但李健達認為,音樂是永遠不死的。「我追隨音樂,就像追隨神一樣,是不離不棄的﹗

李健達又說,音樂能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彼此互相分享生命。「音樂真的是從神而來的,不是我們有什麼能力,而是神給我們的禮物。」他說,創作出《回家》這首大熱福音歌,也不是靠自己能力,只是神揀選了他,讓他從神「下載」這首歌。「無論你信不信,人的所有才華,甚至是一呼一吸,都是從神而來的。」

(記者陳淑安報道)

【Kingdom LIFE】Go Kids 放下恐懼 釋放孩子

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孩子是神賜給父母的屬靈產業基督徒父母都希望按著神的心意去養育下一代無奈在香港現時社會的教育氛圍下孩子失去快樂的童年父母失去神所賜予的教導能力來自聖士提芬會的Esther Chu決定向「贏在起跑線」的教養方法說不為兒子開設自家學堂而因著她的堅持神開始祝福這個事工更多家庭被召聚一起決心為孩子一個營造自由快樂的成長空間

自家學堂父母與孩子一起成長

Esther本身在聖士提芬會負責青少年事工,幫助那些有毒癮、情緒或家庭問題的青少年走回正軌。Esther發現這些青少年每個都有特別的才華,只不過現時香港的教育方法未必適合他們。於是Esther會用創意的方法去教導他們,例如用Rap「饒舌」的方法教中文等等。後來Esther有了小朋友,才發現香港的填鴨式教學從幼稚園已開始,如果想拒絕這種教育,就要讀學費高昂且位置偏僻的學校。我發現自己工作的地方所有幼稚園可以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做而且我也有教學經驗於是我有一個想法不如自己教小朋友吧!當時機構裡有4個同工的小朋友是同齡的,4個媽媽決定開始「不上幼稚園」的自家學堂。

Go Kids要成為世上的光

在自家學堂的兩年裡,Esther大兒子的「上學時間」過得快樂又充實。他最喜歡媽媽的「教學」,這令到Esther也覺得好快樂,因為她擁有的第一個「粉絲」就是自己的兒子。「兩年後我的小兒子出世了我希望自家學堂能延續下去於是我開始了一個類似play group的社群就改名叫『Go Kids』意思是希望所有小朋友都能自由快樂地成長勇敢向著自己的夢想奔跑

而同一時間,Esther開設了「我家孩子不上幼稚園」的臉書專頁,開始撰寫有關兒童教育的文章,目的是讓更多人知道,0-6歲小朋友應該多玩多探索,而不是去參加很多興趣班,過早讀書識字其實對他們的成長並沒有好處。這個專頁一出現就大受關注,Esther歸因於現時的教育氛圍對小朋友及家長均造成巨大壓力。Esther記得有一次寫文章談到,不理解香港為何需要3、4個人才能照顧好1個小朋友,現時很多人失去作為父母應有的能力。之後這篇文章在網上產生很大的迴響,有人贊同也有人批評,接近10萬人看過這篇文章。「那一刻我心裡覺得好忐忑。我反問自己在做什麼?其實我可以正常照顧自己的小朋友,而不需要受到那麽多人注意。」但那天Esther靜下來祈禱時,神就對她說,Go Kids可以作光,去照亮那些未找到出路的父母。之後我就明白這是神的心意也是我應該去做的而不是去在意別人的評論所以我沒有刻意去開始Go Kids而是人很自然地渴慕這個地方我知道這是神的意思讓這件事發生也是我的榮耀.

敢於與眾不同

Esther認為,對於「不讀幼稚園」這個決定,香港父母最難突破的是自身的恐懼,懼怕別人的看法,懼怕教育失敗。而對Esther來說,當初20多年前決定來聖士提芬會服事青少年,剛開始時甚至沒有「人工」,身邊很多人質疑她的決定甚至認為她根本不是在工作,但都因著抓住神的呼召而繼續堅持。「當我經歷過這種反對之後,對於今日我怎麼教養小朋友,別人的看法對我影響已經不大了。」而很多香港的父母,除了考慮小朋友的前途之外,還有就是在意別人的看法,因此在教養小朋友的過程中隱藏了很多的恐懼。我覺得這是一個難關香港父母要經過的他們需要找到自己的信念而堅持去行。

追隨呼召實現夢想

關於夢想,Esther相信神對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呼召,每個人一生都要去尋找那條屬於自己的道路,而夢想是令人有熱情並且渴慕快跑追尋的。當然這條路並非一帆風順,有時可能需要人退後一步,甚至放下一些堅持。Esther在中學時有很多夢想,例如想做護士、社工、演藝、老師和作家等等。但中學畢業後Esther成為了一名導遊,之後因著聽見神的呼召,辭去做了4年的導遊工作而全時間在聖士提芬會服事青少年。

「青少年的服務工作我已經做了20多年,在我的生命裡發生了很多奇妙的事情!雖然我不是護士,我可以藉著神的能力醫治人的心靈;我不是社工,但所做的工作比社工還廣泛;我不是教師,但我教一班別人不看好的孩子去尋找夢想。今年我出版了《我家孩子不上幼稚園》這本書,而最近我們完成了《追龍》這套話劇……如果我當初不是跟從神的呼召去事奉我一定完成不了這麼多事情我為神的呼召放下穩定的工作神就幫助我實現了所有的夢想還擁有很好的家庭兩個兒子同心事奉的丈夫一切的豐盛都是從神而來而且超過我當初所想所求

個人簡介Esther Chu於聖士提芬會負責青少年輔導工作為了兩愛兒不需追逐起跑線過簡單快樂童年而決定開始自家學堂更成立關懷家庭的社群Go Kids並出版著作《我家孩子不上幼稚園》

(記者莫嵐報道)

ACTs2Gather 勉勵年青人為別人而活

 

十多個年青人網絡、機構及組織共同建立了ACTs2Gather平台,讓年輕人一同聚集,踏入讓神國在香港彰顯的旅程。首次聚集於8月中舉行,邀請了新加坡神之心教會創辦人陳少豪牧師及台灣FIGHT.K教會創辦人張蒙恩牧師來港分享。

陳少豪牧師提醒年青人不要過一個無意義的生活,也不要為錯誤的目的而活。他曾經見過許多難民每天的生活就是排隊領取救濟食物,因為由隊尾排到拿到食物需要一整天。他說,很多住在城市的人也一樣,為了生活過著不斷重覆的生活,卻沒有活出自己生命的意義;或是為了錯誤的目的而活,雖然生活很忙碌,卻沒有活出命定。他勉勵年青人要將「最好的」獻給神,來建立神的國度。

「今天最大的悲劇是已經得救的人沒有為其他人(Others)做任何事」陳牧師說。他提及一百多年前愛爾蘭女王號的沉船事件。當時船上有一百多名救世軍青年領袖,他們都穿上了救生衣,但到最後他們全部都沒有生還。原來他們和其他人一起掉到水中的時候,他們游到其他人身邊,問他們是否已經信主得救,若還沒有,就脫下自己的救生衣給他們。他們願意這樣做,是因救世軍的領袖卜維廉生前寫給他們最後一封信只寫了「其他人(Others)」一詞。於是他們就在水中為其他人,也為耶穌而死。陳牧師呼召願意為其他人而活的一代,現場大部份人都回應。

第二天早上的領袖同工會,陳牧師提出神的心意是重建多代的根基,而非一代取替一代。多代同行並不代表下一代要取代上一代,而是有多代的領袖一起合作的景象。他說在神之心教會,年輕人很快就要門訓比自己小一兩歲的下一任領袖,而被訓練的門徒也要訓練他的門徒。他們的教會因著多代同行,現在已經有第5代的領袖,這些領袖只有十多歲,就負責教會整個影音團隊。

台灣的張蒙恩牧師之後接捧分享。他勉勵信徒要「多結果子」,天父就會因此得榮耀。他指出教會不能吸引人是因為我們有沒有呈現出人們所期待的果子,這些果子除了是性格的果子,更要有生活豐盛的果子。他相信上帝的法則適用於任何領域。然而,不要靠自己的努力來多結果子,因為這是世界的方式。神揀選一些別人看來沒有能力的人來彰顯神的榮耀,足以使有智慧的和強壯的羞愧。

跟坊間不一樣,張蒙恩牧師叫大家不要追夢,而是要幫助別人成功。當大家憑自己的努力奮鬥,就沒法彼此相愛。夢想是天父放在各人裡面的,是美好的。然而,天父希望我們成就別人的夢想,在別人的事上忠心。張蒙恩也提醒父母,不要批判下一代的夢想,那是他現在的自我形象。否定幼稚的夢想就是否定孩子,令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當父母接納孩子的夢想,就是參與在天父的計劃當中,以孩子的未來來看他的今天。

ACTs2Gather平台將繼續招聚年青人和牧者,建立香港年輕信徒的復興平台。

(記者林暐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