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牧師及神父性醜聞被揭發 受害者呼聲亟待聆聽

早前美國芝加哥柳溪社區教會主任牧師比爾‧海波斯(Bill Hybels)因不當行為指控而提早退休事件中,雖然教會三次調查都沒有發現他有不當行為,但最近一位教會長老Missy Rasmussen表示長執會現在發現調查是「有缺陷的」。她為不當處理指控,向所有站出來的女性及前同工道歉:「即使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確切地知道你們故事的真確性,但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你們。我們很抱歉最初的陳述是如此麻木不仁,防禦性和反射地保護海波斯。」

宗教新聞社(RNS)撰文建議眾教會在此次事件中汲取教訓,並作出3點建議:

  1. 領袖需被問責:教會必須尋找負責任和願意敞開生命的領袖,他必須在多個層面上受無偏見的問責結構監管,至少包括一個非由牧師揀選的老執會、地域性的宗派總會或地區牧者網絡,及一種鼓勵性的環境,讓牧師可以在其中分享他們屬靈成長和挑戰。每個教會聘請牧者前都應該設立問責協議。

 

  1. 剷除濫權者:宗派不適宜將他人生命交在這些人手中。他們大多表現自戀,嫻熟地使用操縱、欺騙以鞏固權力,實現自私目的。宗派應使用心理測試來阻止那些人獲得權力。

 

  1. 賦予被邊緣化群體權力:教會要盡一切努力與沒有權力的人分享權力,包括那些遭受性侵的人。要相信受害人的陳述,並要迅速採取行動,包括法律制裁,糾正傷害他們的不法行為。

另一方面,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一個大陪審團最近發現該州70年來超過3百多名天主教神父性侵兒童,受害人總數超過1千人,而天主教會一直「有系統地」隱瞞神職人員的罪行。

陪審團審查了大約25萬頁的內部教會文件,並估計真正的數字成千上萬。侵犯受害者的方式包括非禮、手淫、肛交、口交和陰道強姦。超過100名神父已經死亡,其他許多已經退休或被免職,或被迫休假。大部分個案發生的時間太久遠,案件無法檢控。大陪審團呼籲修法,廢除侵犯兒童性犯罪的訴訟時效,讓受害者有更多時間提起民事訴訟。

梵蒂岡發言人在兩天後發聲明回應:「關於報告中可怕的罪行,可以用『羞恥和悲傷』兩個詞來表達,教會必須從過去吸取教訓,令施暴者和允許罪惡發生的人負責。」

(來源:Fox News, Christian HeadlinesReligion News Service,2018年8月14至16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的公義叫一切施暴者皆被問責、受害人得到保護。

[國度觀點] 天主教徒或成為未來最大宣教禾場 — 挑戰與危機

「向基督徒傳福音」本是一句自相矛盾的說話,但徒有虛名的基督徒的存在,使它成為當前的一個大使命。人口和社會處境因素可能導致天主教徒將成為下一波宣教運動的最大禾場,挑戰巨大,危機也不能輕看,新教與天主教的關係將受到考驗。

3月15-19日在意大利羅馬舉行的全球「洛桑運動」(The Lausanne Movement),以「向每個基督徒傳福音」為主題。今次會議討論向掛名基督徒傳福音和進行門徒訓練的策略。45名與會者來自不同背景,有神學家、宣教學家、宣教士和社會學家,分別來自北美、歐洲、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

洛桑全球分析雜誌總編輯班寧特(David Benett)撰文,為「掛名基督徒」作以下定義:只有虛名或徒有形式,與真實身分有別。他們可能是在基督徒家庭裡出生及成長,或是在基督教社群一員,又或是經過某類型的宗教形式而成為基督徒,然而信仰對他們生命只有很微小的影響。只有基督徒的表面身分,在生活上卻從沒有活出這身分,言行也不反映基督教信仰。他們甚至沒有悔改與重生的經歷,因此也沒有屬靈的成長,沒有結出聖靈的果子。掛名基督徒在任何宗派和堂會裡都能找到,不論是福音派、東正教或天主教。

全球有三分之一的人自稱為「基督徒」,人數有25億,包括真的基督徒和掛名基督徒。2018年全球人口突破74億人,而根據天主教官方數據(2014年報告),天主教人口佔世界人口總數的17.77%,接近13億人。換句話說,天主教人口總數接近穆斯林人口總數。穆斯林國家的未得之民人數龐大,就這方面說,穆斯林是最大的宣教目標群體。然而,由於限制宣教活動和社會封閉,進入穆斯林群體異常困難,這塊福音硬土還需更多的靈雨澆灌,才會廣泛地出現茂盛生機。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大部分的天主教徒生活在宗教自由國家,包括歐美、拉丁美洲和一些宣教歷史悠久的亞洲、非洲地區。雖然其中的「掛名天主教徒」人數無法準確估計,但因為所在地區有高度的宗教自由,可以想像假如洛桑運動一呼百應,「掛名天主教徒」的宣教活動可以出現急速發展,這樣的話,天主教徒可能成為下一波宣教運動的最大禾場。

宗教改革五百年後,新教與天主教的復和已邁進一大步,還需要注意的是,「掛名天主教徒」的宣教活動很可能影響兩方的關係。有悔改重生經驗的基督徒應否加入或留在天主教體系?新教似乎還沒對此有清晰的立場,對此進行探索和討論就不能避免了。今次會議在梵蒂崗所在地區——羅馬——舉行,看來有點意思。

天主教靈恩運動50周年

今年2月,天主教靈恩更新運動(Catholic Charismatic Renewal)慶祝50周年。不多人認識這個天主教平信徒活動,但它的規模僅次於基督教的五旬節運動,而兩個運動都發生在美國。

天主教靈恩更新運動始於賓州匹茲堡(Pittsburgh)杜肯大學(Duquesne University)的兩位教授舉行的禱告避靜會(prayer retreat),參加的若干學生在其中經歷聖靈的洗。此後,更新運動迅即擴大到美國中西部各大學,諸如:印地安納州的聖母大學(Notre Dame)和密西根州立大學。

此運動在美國拉丁裔天主教徒中至今依舊興旺,他們早在1970年代就非常熱切追求,甚至藉由耶穌會和道明會的傳教士,將它推展到拉丁美洲。自1980年代以來,從阿根廷到墨西哥的天主教神職人員都狂熱地追求五旬節運動。過去50年,貧窮的拉丁美洲有數以百萬計的信徒離開天主教,轉向五旬節教派,讓拉丁美洲的天主教陷入危機。1950年時,99%的巴西人都是天主教徒,但據佩尤研究中心(Pew)最近的調查,如今巴西只剩63%的人是天主教徒,而基督徒人數則從1%劇增為22%。

(取材自Religion News Service,2017年3月1日,台灣國度復興報Icula編譯報道)

禱告:歐美的天主教徒也經歷到聖靈的恩福

國度1分鐘(19) – 宗教改革與宗派發展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普通話版影片:

宗教改革與宗派發展

廣義基督教主要包括新教、天主教與正教會。新教是在16世紀宗教改革運動所衍生的宗派,在其後歷史中又衍生不同的大小宗派,至今全球有41,000個宗派。現時全球最大的六個新教宗派,歷史源頭均可追溯至宗教改革運動。

為何稱「新教」?

宗教改革運動「反對」羅馬天主教的一些教義、宗教儀式與教會體制,因而被稱為「抗議宗」(Protestant),後來華人教會普遍使用「新教」為中譯名稱。

「新教」包括什麼宗派?

包括聖公宗、路德宗、改革宗、五旬宗及福音派等等。

宗派發展史

大公教會(Catholic Church)

天主教以梵蒂岡為首都,在宗教改革運動時期後,教內也出現改革呼聲,並開始積極在世界各地展開宣教工作。現時全球有12億天主教徒,自1970年代起,天主教徒全球分佈情況有顯著改變,歐洲人數一直下降,在亞洲和非洲卻有增長,現今約四成天主教徒居住在拉丁美洲。

路德宗(Lutheran)

1517年馬丁路德在1517年於威登堡教堂釘上95條,為宗教改革運動掀起序幕。運動精神是恢復因信稱義教義,高舉聖經為真理的最高權威,實行信徒皆祭司的教導。

馬丁路德本來無意脫離天主教,但羅馬教廷在1521年開除他的教籍。在德國王室貴族的支持下,第一間路德宗教會在1527年創立於薩克森尼。

路德宗(Lutheran)又稱為信義宗,現時是芬蘭、挪威、丹麥及冰島的國教。歐洲仍然是會友人數最多的地區,其次是北美,在非洲和亞洲也有宣教和植堂工作。

改革宗(Reformed)

1536年改革宗(Reformed)是以神學家加爾文(John Calvin)為首的宗派,秉承宗教改革運動的「唯獨聖經」、「唯獨恩典」、「唯獨信心」、「唯獨基督」,但在儀式改革上與路德宗不同,盡量除去天主教的崇拜儀式,單單藉真道領人歸正。

改革宗從發源地瑞士日內瓦擴展至歐洲各處,在英國的教會稱為長老會,隨後發展到北美,近二百年在亞洲和其他地區有宣教和植堂工作。

聖公宗(Anglican Communion)

1534年英國正式與天主教分離,由英國國王出任英國教會(Church of England)的元首。

隨著宣教發展,聖公宗(Anglican Communion)現今已成為普世性的團契,全球有38個教省,自主自治,但承認坎特伯里大主教為共同的精神領袖。

浸信會

1609當宗教改革運動來到英國時,英國教會內部出現改革呼聲,其中受加爾文神學影響的領袖推動清教徒運動,後來衍生分離派,主張與英國教會分離。原為聖公會牧師的約翰•史密斯(John Smyth)屬分離派,在1609年於荷蘭創立第一間浸信會,目的是收留因宗教迫害從英國逃亡到荷蘭的信徒。

浸信會在18世紀美國大覺醒運動中擴展快速,之後積極投入普世宣教運動。美南浸信會的國際差傳部是擁有全球最多宣教士的宗派差傳組織。

偱道會(Methodist Church)

1784年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原本是英國聖公會的傳道人,在大復興時間創立偱道會(Methodist Church),1784年獨立,與聖公會正式分離,專向窮苦的勞工階級傳福音。

循道宗現今廣泛分佈於英國、美國和世界各地,成員包括美以美會、循理會、聖教會、衛理公會等,而全球最大的循道宗教會是1968年成立的聯合偱道宗(United Methodist Church)。

五旬宗

1906五旬宗始於1906年爆發的美國阿蘇撒街大復興,而該復興運動的領導人西摩(William Seymour)有循理會的背景,深受承繼循理會成聖觀的聖潔運動的影響。

20世紀初的傳統五旬宗運動,衍生出分別於1950-70年代興起的第二波靈恩運動,及始於80年代在福音派中擴展的第三波靈恩運動。

全球廣義基督徒人口分佈 
新教 36.7%
天主教 50.1%
正教會 11.9%
其他 1.3%

新教人口:801,000,000人

廣義基督徒人口:2,180,000,000人

全球新教宗派人口分佈
傳統五旬宗 10.8%
聖公宗 10.6%
路德宗 9.7%
浸信宗 9%
改革宗 7%
循道衛理宗 3.4%
其他 49.5%
全球最多新教人口國家佔總新教人口
美國 20%
尼日利亞 7.5%
中國 7.2%
巴西 5.1%
南非 4.6%

宗教改革發源於歐洲,但時至今日,新教人口最多的五個國家都不是歐洲國家。

資料來源:Pew Forum analysis of World Christian Database (Dec 2011)

 

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身體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 我們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並且共享這位聖靈。 (林前 12:12-13, 和修本)

[國度觀點] 五百年前改教運動的現代意義

500年前的10月31日,馬丁路德將《九十五條論綱》釘在教堂大門上,一場持續數十年的宗教戰爭隨即展開,亦造成教會分裂。500年後的10月31日,世界信義宗聯會與天主教在瑞典透過聯合崇拜紀念改教運動,其間教宗方濟各呼籲兩方信徒修補歷史,承認錯誤,尋求寬恕。

雖然改教運動造成教會分裂,但經過漫長的歷史,從福音傳到天下的成果來看,馬丁路德當年的義憤,以及無數人為真理而作出的犧牲,其劃時代的貢獻得到肯定。分裂似乎無可避免,而今天信義宗與天主教樂意邁向共融,為歷史傷痕的醫治再踏出一步。但除此之外,改教運動對今天的世界還有什麼意義呢?

福音派與改教運動直接衍生的宗派沒有一脈傳承的關係,對五百周年慶祝較為冷淡,但無可置疑,福音派都是這段歷史的受惠者。改教運動所堅持恢復的「因信稱義」真理,將中世紀黑暗時期被捆綁的真理釋放出來,以致任何人單靠基督就能歸正,享有自由走上恩典之路,而不需靠任何中介。時至今日,福音派成為神國裡的一棵大樹,但「因信稱義」是否仍然在生命中產生活潑的屬靈力量,或只是教義?我們如何在後現代社會裡活現與「因信稱義」相稱的生命?

後現代強調個體的自由,若然沒有界線,就變成不受約束的任意妄為。世俗的自由觀念帶來個人權益的無限擴展,出於越軌的欲望,模糊化道德界線,淡化責任,個人成為宇宙的中心,將其他人和事物都成為滿足自己需要的工具,藉以獲得個人的救贖。這種意識形態不但與福音的真意有衝突,而且成為社會結構的摧毀力量。這種世俗的思潮也影響著今天教會的年輕人,「因信稱義」卻是一個及時的提醒:人仍然需要面對自己的罪,但不是靠「自由」稱義,而是因信耶穌基督為救主,而成為基督的奴僕,以致為福音的緣故,甚至寧願放下自己應有的權利。

另一樣衝擊著教會的力量是自戀文化,這以自我為世界中心的心思意念,使會友成為消費者,宗教成為消費品,奉獻成為期待回報的投資,事奉成為自己獲益的工具。「因信稱義」破除一切靠自我得救贖的謊言,指明人不能靠消費而作成得救的功夫,而是相信耶穌基督是恩主,祂所傳承給追隨者的是捨己的精神。

人類文明發展了幾千年,仍無法脫離良心問題,「被稱義」是普世人類的需要,但「靠什麼」則各有看法,卻不是殊途同歸。人類在離開神之後,希望在神以外找出或構思通向「被稱義」的門徑,但聖經告訴世人,只有一條道路是通向永生的,就是耶穌基督。怎樣將「因信」的現代意義帶出來,重新注入生氣,這是當今的挑戰。

 

靈恩運動領袖與教宗會面 確定「耶穌是唯一拯救」

靈恩運動的數位知名領袖與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6月10日在梵蒂岡會面。當中參與的牧者包括:畢邁可(Mike Bickle)、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祈安(Che Ahn)、Stacey Campbell及其他來自北美和歐洲的新教領袖。

國際禱告殿(IHOPKC)總監畢邁可牧師說,這次會面的目的是與教宗對耶穌和基督教的觀點展開對話。「這次會議持續了幾小時,他們給我們機會提問,這次會議是很親切的。我問教宗對普世宗教的看法,即所有宗教都能通往神,不必通過耶穌才能得救這說法。教宗回應說,他認為耶穌是救贖的唯一途徑。」當畢邁可再次尖銳地問:「耶穌是拯救的唯一途徑嗎?」教宗強烈地表示,基督是世界的救主,並強調他愛耶穌和聖經

對於教宗曾發表具爭議性言論,指「穆斯林及所有宗教的信徒都是神的兒女」,教宗回應說那是指所有人類都是創造主及亞當的兒女,不是「已得救的兒女」。他並以馬太福音五章45節「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作回應。教宗亦不滿一些天主教領袖不尊重或重視新教徒對信仰的看法,他相信與耶穌有密切關係是世界的唯一希望。

克里斯‧韋羅頓6月11日在面書上表示:「今天我有幸與教宗方濟各及其他牧者會面。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我很愛他!」

(來源:Charisma News,2016年6月11日,陳細細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讓天主教及基督教領袖明白真理,穩守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