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牧師示威被捕後獲釋 預期教會面臨更嚴密監視

9月1日,早前於7月的示威中被捕和拘禁的Yéremi Blanco牧師和Yarián Sierra牧師,在繳付罰款後獲撤銷起訴。

Blanco牧師和Sierra牧師同為凱理神學院(Carey Theological Seminary)古巴分校同工,二人於7月11日馬坦薩斯市(Matanzas)反政權和平示威中被捕及拘留14日。事件引起傳媒關注,國際人權組織及各國福音派組織分別去信古巴當局呼籲釋放被捕示威者。二人在7月24日獲釋,但被控以擾亂公共秩序罪名。他們在9月1日分別繳付800古巴比索(32美元)及1,000古巴比索(40美元) 罰款後獲撤銷控罪。

Yéremi Blanco牧師(左)和Yarian Sierra牧師與家人

Blanco牧師受訪時表示,現在他的心情很複雜。他為不用再進監牢而感到高興,但覺得罰款不公平。自己沒違法,卻被拘留14天和罰款。無論怎樣,他和家人都為案件得解決而感恩。「在我們處於不安中,看到世界各地無數的基督徒關心我們,這是神給我們的一份禮物,顯明神對我們的良善。許多非基督徒也對我們遭遇的不公義事情表示同情,並給我們提供幫助。神賜給了我們許多的友誼,我們都希望能維繫下去。」Blanco牧師還表示,他們在獄中經歷的苦難和不安,不僅考驗了他們的信心,還讓他們從中體驗聖經教導的真實。「神不僅保守了我們,還悉心安排了一切,為著祂的榮耀和祂手中工作的益處。」

Blanco牧師認為他們將來在當地的事工可能會更加困難。「古巴的教會一直受到監視,而因著我一直在接受 7 月 11 日事件的調查,我和教會將受到更嚴密的監視,我們面對的攔阻可能會比過往更大。我不知道當我的3個孩子開學後會面臨怎樣的景況,但我會繼續在古巴服事神。如果我的家人開始受到侵擾,我會考慮到另一個國家去。」

被問到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可以如何為古巴的教會禱告時,Blanco牧師說:「古巴的教會在過去60多年來經歷了多方面的困難,現在也不例外。感謝你們的代禱,祈求古巴的基督徒於任何時候都能夠活出信仰,並自由地分享福音。我也希望藉此機會感謝所有關注我們的處境,並為我們禱告的人,神祝福你們。」

禱告:求神憐憫古巴人民,保護和使用教會,在黑暗中發光,動盪中帶下平安。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1年9月6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被誤判死刑囚近十年 神藉鳥兒探訪安慰

巴基斯坦基督徒畢比(Asia Bibi)因被控褻瀆伊斯蘭教,經歷接近10年的牢獄生活。她於7月21日在國際宗教自由峰會(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Summit)上發言 ,表示希望為其他受逼迫的基督徒發聲。

現年50歲的畢比在2010年與同事爭吵後被指控侮辱伊斯蘭教,被判處死刑。她在峰會上透過視頻分享,感謝神讓她重獲自由,並感謝在她被囚禁期間為她禱告的人。「我從心底裡非常感謝主,祂把我從痛苦和困難中拯救出來,給我與家人開始新生活的機會。感謝所有為我禁食禱告的弟兄姊妹。因為他們的禱告,我現在自由了。」

畢比在峰會上透過視頻分享

畢比分享自己如何以信心戰勝恐懼。「我在獄中非常擔心孩子和丈夫,不知道他們在哪裡,是否安全。」在黑暗的時刻,有一隻鳥經常探訪她,給她帶來安慰和盼望,就像神在以利亞躲避那些追殺他的人時派烏鴉來關顧他一樣。「在判處死刑後兩天,我被帶進死囚室等待處決。每天清晨約3時半至4時之間,一隻棕色的長喙鳥都會出現,坐在牆上,而在每天黃昏5時左右牠會再來。早晚牠都在那裡逗留10分鐘,成了我的朋友。我跟牠說話,牠也跟我說話。我每天看着牠,嘗試理解牠日復日到來的意義。我想到是神的使者,要給我傳遞祂的信息。當這隻鳥來到時,我感到安慰和平安,心被激勵,這是從神而來一個非常重要的記號。」

巴基斯坦最高法院最終裁定畢比無罪,伊斯蘭強硬派教徒提出推翻無罪判决,即使要求被駁回,官方仍然禁止她出境。國內激進穆斯林對判決感到憤怒,威脅要殺死畢比。數以萬計的人在街頭集會,要求殺死她。畢比最終在2019年5月離開巴基斯坦,到加拿大與女兒團聚。

畢比在峰會上指出,「基督徒弟兄姊妹為我的自由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非常感謝大家。讓我們並肩攜手,為受苦的基督徒發聲,幫助他們擺脫困境,就像主為我所做的。」2020年2月,畢比發布了一本關於她獄中生活的書《重獲自由》,在書中她談到巴基斯坦基督教少數群體日常生活中遭受逼迫,並道出監獄裡種種駭人的境況。

禱告:願神安慰和堅固受迫害信徒的心,在黑暗中看見神以不同方式帶來光和盼望。

(來源:CBN News,2021年7月21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伊朗實施新修訂法 基督徒被判囚五年

6月26日,伊朗法院根據年初修訂的法規,以「煽動反伊斯蘭」罪名判處3名不願公開放棄基督信仰的基督徒監禁5年。

案中3名被告Amin Khaki、Milad Goudarzi 和 Alireza Nourmohammadi均為改信基督的前伊斯蘭教徒。他們被判處新法規下的最高監禁刑罰,並罰款4,000萬伊朗里土曼(約1,600美元)。另一名基督徒Hamet Ashouri,就其散播反伊斯蘭言論罪被判囚禁10個月的刑期提出上訴,於同日被告知上訴遭駁回。

新修訂的憲法第500條於2020年提出,並於今年1月13日通過。該法規定「任何偏離伊斯蘭主義制度的教育,或任何散播反對或抵觸伊斯蘭憲法制度之言論者,將受到嚴懲。」此法修訂後除了監禁刑罰提高外,更容許國家剝奪犯人的基本權利,包括褫奪其選舉權達15年之久。宗教自由倡議人士提醒,法規適用性廣泛,或可被用作打壓宗教異見人士及少數族群。

中東宗教自由關注團體Middle East Concern的分析員認為,判決反映伊朗政府將要如何使用此法規。「控方固然可以考慮以原有的第498及499條『反國家行為』指控當事人,但其背後自有伊朗政府授意。我們所看到的是,新法的監禁刑罰較高,在舊法之下,基督徒通常只被判監禁6個月。」有分析亦指出,新上任總統,有份主持憲法第499及500條修訂的前伊朗司法部長Ebrahim Raisi之政績

顯示,伊朗在維護伊斯蘭價值方面將繼續採取強硬態度,不會容忍任何人偏離伊斯蘭革命目標,但基督徒未必是這些政策下的首要目標。

案中3名基督徒早於去年11月此法通過前遭伊朗情報部門突擊搜查,期間他們的聖經、手提電話和電腦被沒收,但未有被捕。直至今年5月在新法實施下被捕提告,於6月21日庭審時,法官以未有正當登記爲由拒絕3人與代表律師會面,他們要在歷時不足一小時的聆訊中自辯。此次並非3人首次因信仰被捕,在此之前亦曾因「反國家行為」罪名入獄,其中一人更曾被迫接受再教育。據當地人權組織了解,他們將就判決提出上訴。

禱告:求主作伊朗信徒的保護和盾牌,在患難壓迫中賜他們堅忍的信心和盼望。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21年7月6日,Eason Pun編譯報導。)

 

 

政府限制宗教⾃由 創⼗年新⾼

美國⽪尤研究中⼼(Pew Research Center)於11月10日 發佈的⼀份新報告顯示「全球政府對宗教限制的中位數,即政府官員在法律、政策和⾏動上對宗教信仰和實踐的影響,正持續上升」。

研究中⼼表示,⾃2007年他們開始追蹤全球政府對宗教限制的數據以來,政府對宗教限制⾼或極⾼的國家數目,從2007年的40個上升至2018年的56個,創歷史新⾼。報告指出,這56個國家有25個位於亞太地區,18個在中東或北非地區。在⼈⼝最稠密的國家中,政府對宗教採取「非常⾼」限制的是中國、伊朗、俄羅斯、印尼和埃及。政府對宗教⾃由限制最低的國家包括⽇本、巴⻄、南非、菲律賓和南韓。

報告還分析社會對宗教的敵對⾏為,顯示「社會對宗教敵對程度⾼或極⾼的國家」從2007年的39個國家升至2018年的53個,但比2016年(54個)和2017年(56個)略為下降。儘管如此,報告強調,在這53個國家當中,16個來自歐洲,佔歐洲所有國家的36%。而在⼈⼝最稠密的國家,社會對宗教敵對程度最⾼的是印度、尼⽇利亞、埃及、巴基斯坦和孟加拉,與2017年情況相同;社會敵對程度最低的為⽇本、中國、越南、伊朗及美國。報告顯示歐洲對信仰團體施加巨⼤社會壓⼒。分析指出,「被視為全⾯⺠主化,而社會敵對程度⾼的五個國家」全都位於歐洲──丹麥、德國、荷蘭、瑞⼠和英國,這些國家都發生過反穆斯林和反猶太事件。

⾃此項研究2007年開始,報告顯示基督徒和穆斯林是全球最受壓迫的宗教團體,同時也是在地理上比較分散的」。在2018年壓迫基督徒的國家數據中,中東、北非地區佔最⼤比例。在該地區的20個國家中,19個國家的基督徒受政府或社會群體⼀定程度的壓迫。而在亞太地區,8成國家的基督徒受到政府或社會群體壓迫。在歐洲,基督徒在約四分三國家遭受到壓迫。⽽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近7成國家(67%)的基督徒受壓迫。在美洲,基督徒2018年受壓迫有所減少,從21個國家減少到20個。

禱告:求主堅固信徒的信心和愛心,在壓迫下興起發光,彰顯神的美善和大能。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0年11月13日,Sharon Chow編譯報導。)

 

 

基督徒人數急速增長 伊朗政府設法打壓

儘管伊朗政府有計劃地襲擊和囚禁改信基督教的人,並將伊斯蘭教信仰灌輸給青少年,基督教在當地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長。殉道者之聲電台主持Todd Nettleton接受Faithwire 訪問,分享這令人難以置信的趨勢。

伊斯蘭神職人員警告要防止基督教的傳播。家庭教會,尤其是教會的領袖,經常成為當局的目標。改信基督教在部分地區被視為危害國家安全。然而,這些威脅絲毫沒有阻止人們成為基督的追隨者,改信者人數迅速增長。

Todd表示,有伊朗基督徒稱增長應歸功於伊朗伊斯蘭政府。在過去的40年,政府表示他們按照古蘭經和伊斯蘭原則,竭盡所能工作。然而,今天他們的國家的貪污情況嚴重、經濟不穩、吸毒成癮率是全球最高之一。許多伊朗人是在這40年伊斯蘭政府統治期間認識和歸信基督的。

Mohabat新聞報導說,儘管家庭和學校徹底地向青少年灌輸伊斯蘭教義,但改信基督的比率仍然偏高。伊朗政府提供巨資支援伊斯蘭組織,讓他們在伊朗境內外向青年宣揚伊斯蘭教。然而,伊朗青年愈來愈遠離伊斯蘭教,政府對此極感不安。

2019年,伊朗宗教領袖Ayatollah Makarem Shirazi對基督教在Mashhad郊區興旺發展表示關注,當地的宗教和政治官員立刻派遣大量伊斯蘭教師和傳教士到郊區,阻止年輕人歸信基督。這牽起了逮捕改信者的浪潮,許多人面臨長期監禁,並要為短暫獲釋繳付巨額保釋金。

伊朗政府同時實施了雙重計劃,以阻止基督教的傳播。一方面撥款數百萬美元在全國宣傳伊斯蘭教,另一方面打壓剛改信基督教的人,讓那些對基督教感興趣的人產生恐懼。

政府還關閉了不少教會,改信基督教者也被禁止踏足官方教堂,波斯語崇拜被迫在全國所有教堂永久取消。任何與基督教有關的刊物或材料也遭受禁制。然而,伊朗政府報告顯示,不管他們多努力,都未能阻止基督教的傳播。

禱告:感謝神親自吸引人來認識和歸向祂。求主保護當地信徒安全,信心堅固。

(來源:CBN News,2020年6月6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逾2.7萬基督徒被殺 民權組織促國際社會介入

尼日利亞有民權組織發表報告,指出該國在今年首5個月有最少620名基督徒遭富拉尼武裝份子殺死,並推算由2009年至今年年底,將有約3.2萬信徒遭當地的主要伊斯蘭聖戰組織殺害。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之前則估計,由2009年中至去年底,尼日利亞共有2.7萬名平民遭博科聖地殺害。

發表報告的非政府組織是以東南部阿南布拉州為基地的國際公民自由與法治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Rule of Law,簡稱ISCLRL),該協會通過法證調查,蒐集本地與海外可靠的新聞報道、政府官方數字、國際人權組織報告和目擊者報告等,製備和更新統計報告。

ISCLRL在這份於4月18日發表的報告中警告,當地中部地帶州份遊牧的富拉尼武裝分子和博科聖地(以及所衍生的伊斯蘭國西非省)有關的恐怖分子,正在更暴力地逼害基督徒,除殺害基督徒外,也肆意焚燒和破壞數百座民居、數十間敬拜和學習中心。報告又指出,在過去5年,死於博科聖地武裝分子手上的人,六成為基督徒;富拉尼遊民所殺的則幾乎全是基督徒。

富拉尼遊民與主要為基督徒的中部地帶定居農民之間一直存在紛爭,但富拉尼遊民近年的暴行在程度和次數上均有所增加,他們帶同軍火在夜間突襲農村,造成數以百萬計生活在東北部和中部地帶的尼國人民流離失所,歸期遙遙。

ISCLRL的報告指責:「無人出手阻止針對基督徒的殘暴行為,國家安全部隊和相關政治人物對情況置若罔聞,甚至與聖戰份子合謀,令暴行增加至令人震驚的頂峰。」

協助受逼迫基督徒的跨宗派組織Release International總裁Paul Robinson表示:「尼日利亞政府沒有有效防止襲擊發生,或許根本不願意阻止。到底還要多少基督徒村民被殺,軍方和警方才會採取有效措施?觀察員都擔心,全世界正在袖手旁觀,任由暴力在這個人口最多的非洲國家蔓延。我們要求尼日利亞和國際社會立即介入,中止暴力事件,否則一切將會太遲。」美國兩名參議員Joni Ernst和Chuck Grassley於上月底去信總統特朗普,要求他考慮派遣特使前往尼日利亞,協助終止當地對基督徒的大屠殺。

禱告:願主拯救愛祂的尼日利亞人民脫離凶惡,改變武裝分子的心腸,使他們真正認識滿有慈愛憐憫和公義的主。

(資料來源:Release InternationalChristian PostCBN News,5月17和26日,文奴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