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限制宗教⾃由 創⼗年新⾼

美國⽪尤研究中⼼(Pew Research Center)於11月10日 發佈的⼀份新報告顯示「全球政府對宗教限制的中位數,即政府官員在法律、政策和⾏動上對宗教信仰和實踐的影響,正持續上升」。

研究中⼼表示,⾃2007年他們開始追蹤全球政府對宗教限制的數據以來,政府對宗教限制⾼或極⾼的國家數目,從2007年的40個上升至2018年的56個,創歷史新⾼。報告指出,這56個國家有25個位於亞太地區,18個在中東或北非地區。在⼈⼝最稠密的國家中,政府對宗教採取「非常⾼」限制的是中國、伊朗、俄羅斯、印尼和埃及。政府對宗教⾃由限制最低的國家包括⽇本、巴⻄、南非、菲律賓和南韓。

報告還分析社會對宗教的敵對⾏為,顯示「社會對宗教敵對程度⾼或極⾼的國家」從2007年的39個國家升至2018年的53個,但比2016年(54個)和2017年(56個)略為下降。儘管如此,報告強調,在這53個國家當中,16個來自歐洲,佔歐洲所有國家的36%。而在⼈⼝最稠密的國家,社會對宗教敵對程度最⾼的是印度、尼⽇利亞、埃及、巴基斯坦和孟加拉,與2017年情況相同;社會敵對程度最低的為⽇本、中國、越南、伊朗及美國。報告顯示歐洲對信仰團體施加巨⼤社會壓⼒。分析指出,「被視為全⾯⺠主化,而社會敵對程度⾼的五個國家」全都位於歐洲──丹麥、德國、荷蘭、瑞⼠和英國,這些國家都發生過反穆斯林和反猶太事件。

⾃此項研究2007年開始,報告顯示基督徒和穆斯林是全球最受壓迫的宗教團體,同時也是在地理上比較分散的」。在2018年壓迫基督徒的國家數據中,中東、北非地區佔最⼤比例。在該地區的20個國家中,19個國家的基督徒受政府或社會群體⼀定程度的壓迫。而在亞太地區,8成國家的基督徒受到政府或社會群體壓迫。在歐洲,基督徒在約四分三國家遭受到壓迫。⽽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近7成國家(67%)的基督徒受壓迫。在美洲,基督徒2018年受壓迫有所減少,從21個國家減少到20個。

禱告:求主堅固信徒的信心和愛心,在壓迫下興起發光,彰顯神的美善和大能。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0年11月13日,Sharon Chow編譯報導。)

 

 

基督徒人數急速增長 伊朗政府設法打壓

儘管伊朗政府有計劃地襲擊和囚禁改信基督教的人,並將伊斯蘭教信仰灌輸給青少年,基督教在當地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長。殉道者之聲電台主持Todd Nettleton接受Faithwire 訪問,分享這令人難以置信的趨勢。

伊斯蘭神職人員警告要防止基督教的傳播。家庭教會,尤其是教會的領袖,經常成為當局的目標。改信基督教在部分地區被視為危害國家安全。然而,這些威脅絲毫沒有阻止人們成為基督的追隨者,改信者人數迅速增長。

Todd表示,有伊朗基督徒稱增長應歸功於伊朗伊斯蘭政府。在過去的40年,政府表示他們按照古蘭經和伊斯蘭原則,竭盡所能工作。然而,今天他們的國家的貪污情況嚴重、經濟不穩、吸毒成癮率是全球最高之一。許多伊朗人是在這40年伊斯蘭政府統治期間認識和歸信基督的。

Mohabat新聞報導說,儘管家庭和學校徹底地向青少年灌輸伊斯蘭教義,但改信基督的比率仍然偏高。伊朗政府提供巨資支援伊斯蘭組織,讓他們在伊朗境內外向青年宣揚伊斯蘭教。然而,伊朗青年愈來愈遠離伊斯蘭教,政府對此極感不安。

2019年,伊朗宗教領袖Ayatollah Makarem Shirazi對基督教在Mashhad郊區興旺發展表示關注,當地的宗教和政治官員立刻派遣大量伊斯蘭教師和傳教士到郊區,阻止年輕人歸信基督。這牽起了逮捕改信者的浪潮,許多人面臨長期監禁,並要為短暫獲釋繳付巨額保釋金。

伊朗政府同時實施了雙重計劃,以阻止基督教的傳播。一方面撥款數百萬美元在全國宣傳伊斯蘭教,另一方面打壓剛改信基督教的人,讓那些對基督教感興趣的人產生恐懼。

政府還關閉了不少教會,改信基督教者也被禁止踏足官方教堂,波斯語崇拜被迫在全國所有教堂永久取消。任何與基督教有關的刊物或材料也遭受禁制。然而,伊朗政府報告顯示,不管他們多努力,都未能阻止基督教的傳播。

禱告:感謝神親自吸引人來認識和歸向祂。求主保護當地信徒安全,信心堅固。

(來源:CBN News,2020年6月6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逾2.7萬基督徒被殺 民權組織促國際社會介入

尼日利亞有民權組織發表報告,指出該國在今年首5個月有最少620名基督徒遭富拉尼武裝份子殺死,並推算由2009年至今年年底,將有約3.2萬信徒遭當地的主要伊斯蘭聖戰組織殺害。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之前則估計,由2009年中至去年底,尼日利亞共有2.7萬名平民遭博科聖地殺害。

發表報告的非政府組織是以東南部阿南布拉州為基地的國際公民自由與法治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Rule of Law,簡稱ISCLRL),該協會通過法證調查,蒐集本地與海外可靠的新聞報道、政府官方數字、國際人權組織報告和目擊者報告等,製備和更新統計報告。

ISCLRL在這份於4月18日發表的報告中警告,當地中部地帶州份遊牧的富拉尼武裝分子和博科聖地(以及所衍生的伊斯蘭國西非省)有關的恐怖分子,正在更暴力地逼害基督徒,除殺害基督徒外,也肆意焚燒和破壞數百座民居、數十間敬拜和學習中心。報告又指出,在過去5年,死於博科聖地武裝分子手上的人,六成為基督徒;富拉尼遊民所殺的則幾乎全是基督徒。

富拉尼遊民與主要為基督徒的中部地帶定居農民之間一直存在紛爭,但富拉尼遊民近年的暴行在程度和次數上均有所增加,他們帶同軍火在夜間突襲農村,造成數以百萬計生活在東北部和中部地帶的尼國人民流離失所,歸期遙遙。

ISCLRL的報告指責:「無人出手阻止針對基督徒的殘暴行為,國家安全部隊和相關政治人物對情況置若罔聞,甚至與聖戰份子合謀,令暴行增加至令人震驚的頂峰。」

協助受逼迫基督徒的跨宗派組織Release International總裁Paul Robinson表示:「尼日利亞政府沒有有效防止襲擊發生,或許根本不願意阻止。到底還要多少基督徒村民被殺,軍方和警方才會採取有效措施?觀察員都擔心,全世界正在袖手旁觀,任由暴力在這個人口最多的非洲國家蔓延。我們要求尼日利亞和國際社會立即介入,中止暴力事件,否則一切將會太遲。」美國兩名參議員Joni Ernst和Chuck Grassley於上月底去信總統特朗普,要求他考慮派遣特使前往尼日利亞,協助終止當地對基督徒的大屠殺。

禱告:願主拯救愛祂的尼日利亞人民脫離凶惡,改變武裝分子的心腸,使他們真正認識滿有慈愛憐憫和公義的主。

(資料來源:Release InternationalChristian PostCBN News,5月17和26日,文奴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