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大不同,在基督裡仍可同歸於一 -【國度角度】專欄

我們太不一樣,但卻仍舊是「一」(We are so so different, but we are ONE)。這是我面對這兩波政治運動中,因神家中彼此不同立場取向造成的張力及衝擊,而作出的靈最頑強的宣告。

反送中運動吸取了上次佔中運動因分裂而失敗的教訓,今次的戰略非常明確:「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結果在區議會投票中大獲全勝,建制派大敗。反觀「教會」,本應向「社會」展示出「和而不同,合而有別」(Unity In diversity),多元合一的天國價值觀:我們大不同,但在基督卻是「同歸於一」的示範作用,但事實卻反成為社會的「反諷」。主的身體及神的家,經此二役政治運動的洗禮,反因政見、神學立場的不同而彼此割蓆,被撕裂、分化、甚至肢解,有可能反而成了運動中最大的輸家?

人類最大的合一運動,就是同心合一去建造「巴別塔」。神説: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 (創11:6)。這啟示出一個永恆不變的原則:合一去犯罪,比分裂去行善,成功機會更大。因經上記著説:「若一國自相分爭, 那國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分爭,那家就站立不住(可 3:24-25) ,你們要謹慎,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滅了(加 5:15) 。」

無論是個人或宗派,積極參與這兩波政治運動的信徒實在為數不少,倘若最終這場打著「愛與和平」去爭取民主的運動真的成功了,但「社會及教會」卻被嚴重撕裂、分化、對立,抗爭越演越裂,以致傷口無法癒合,最終以流血收場,那誰會勇敢地站出來埋單?若天父向教會問責,誰又會勇敢站出來承擔責任?

天國的降臨與神旨意的實踐,必須藉著教會去達成,以彰顯神的榮耀。而教會應該以何種方式去達成?我們本為悖逆之子、可怒之子,神卻用豐富的憐憫與大愛去征服我們,使我們學會和睦,更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廢掉了冤仇,化解一切怨恨,將二下合而為一,成為一個新人。約翰福音17章的主旨是:藉合一帶出神的榮耀,這也是主耶穌在世作出最長的禱告,也是父、子、聖靈,三而一的真神最終極的期盼:「我不但為這些人祈求,也為那些因他們的話信我的人祈求,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約17:22-23)。

藉基督的十架,聖靈已經給教會合而為一的心,至於教會為保守這合一,甘願「去到幾盡」,正是我們每一位信徒的挑戰,但請謹記,無論你作出任何抉擇,最終都必然要找數埋單的!


文@何寶生

 

眾多種族是如何出現的呢?聖經反對異族通婚嗎?-【創世問答】專欄

擁有不同特徵的多個族群如何突然出現,繼而遍佈世界各地?我們若留心創世記的記載,就不難從中找到答案。神創造世界後的1,500年左右,世界在神面前敗壞.神使全球大洪水氾濫,除挪亞一家八口外(包括挪亞夫婦、三子和媳婦),一舉毀滅世界所有人類。僅幾代後,聖經中的巴別塔事件臨到(創世記10-11章),亦提供了合適條件,本曾全體聚居一起的人口,分裂成多個群體,獨立在不同地域生活,不同族群自此出現。

在最早的人類社會,世界人口所講的,原屬同一語言,彼此溝通無礙。問題卻是,正因人人能彼此串通,輾轉間人類竟要為宣揚自己的名而建造一座塔,免得分散在全地。為了消除禍根,神降下種種新語言,就是現世各族語系的雛型,瞬間大幅打亂世人口音。自此以後,眾民分裂成了許多小族群!

我們不難想像,各族群既語言不通,定必衍生混亂和敵意,當會分散前往不同地域,各自謀取出路。順理成章的發展,恰與神最初的心意相符,就是人應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接下來,因地理阻隔,眾族群沒有相互交往、通婚。這些分道揚鑣的小族群,各攜完整基因庫的某部分,在數千載歲月裡,眾多不同基因組合,配合居處環境的差異,令族群內眾成員的外貌,與其他族群多少有所不同。

在過往世代裡,有個別群體曾吹起某些不當之風(諸如奉行奴隸制度、種族隔離政策等),並且拚命想從聖經尋索支持理據。然而,不管世人的主觀意願贊同與否,在創造主的強力推動下,遠自上古年代起,人類只能遵從神「遍滿地面」的吩咐。而聖經內亦找不著任何記載,禁止眾族群從一處遷徙到另一處、或強烈反對各族群通婚。

誠然,經上確曾提供了牽涉異族通婚的指引,但我們必須弄清楚,有關教導是針對「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等原則(哥林多後書六章14節)。就如在舊約中,神雖訓示以色列人不得與外族通婚,但重點顯然在於該等外族是否願意改變信仰,信靠獨一真神,就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皆尊崇的那位神。在馬太福音一章所記的耶穌家譜內,即記載了外邦女子喇合和路得;儘管她們身為外邦人,仍得以貴為主耶穌的列祖,表明神所真正要求的,非種族性抑或文化,而是對神的信心。


「創造問答」為常見的關於創造的問題提供解答,分享最新的創造科學資訊,見證聖經是創造者真實可靠的話語。歡迎電郵發問ask@creation.hk,或瀏覽香港創造科學資源事工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