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救恩(二) 個人層面的救恩 – 【選民系列】系列

救恩是在耶穌基督裡:「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14:6)「沒有人」的意思是指個人,因此救恩是個人接受或不接受的決定。施洗約翰曾對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說:「不要自己心裡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太3:9)那時,猶太人認為他們在神國裡有一席之地,因為他們繼承了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但約翰告訴他們,不悔改的人將面臨烈火的懲罰。(太3:10)使徒保羅斷言:「因為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因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作他的兒女。」(羅9:6-7)成為團體的一員並不能保證得救,除了相信耶穌,別無他法。保羅預見「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這意味著以色列國將會得救,但不一定是所有個人。除非他們相信彌賽亞耶穌,否則猶太人作為神的選民不會自動得救。

猶太人和外邦人同有一種救贖方式,保羅清楚說明了這一點(羅10:9-13),因此向猶太人傳福音就沒有理由遲延。珊朵拉·泰普林斯奇 (Sandra Teplinsky) 引用路得記來說明教會應該如何幫助猶太人。「以寓言的方式來看,拿俄米(希伯來文的意思是『愉悅』),代表的是以色列;路得(意思是『朋友』或『緊握不放的那一位』)代表的是忠心跟隨耶穌的外邦人。」她呼籲基督徒要愛以色列,「路得緊緊跟隨拿俄米,在她的至親——救贖主(波阿斯)面前蒙恩,照樣現今的基督徒心繫以色列,也會吸引他們至親——救贖主(彌賽亞)的心一樣。藉著路得的情誼,拿俄米的身心從苦境轉回,滿了喜樂。同樣,基督徒對以色列真誠的友情,也必能改變猶太人的心。」為了加快耶穌的再來,教會必須向全世界宣揚天國的福音(太24:14),包括接觸猶太人。只有當相信的猶太人呼喚耶穌回來時,祂才會回來。

舊約聖經的結束有一個末日預言:「在末日未到之前,以利亞會先來做家庭和好的工作。」(瑪4:5-6)由於西方教會有反猶歷史,猶太人仍然對基督徒十分反感,這就阻礙了他們接受耶穌和基督徒。如果在末日耶穌再來之前,全世界會有福音大豐收,又如果猶太人歸向耶穌是豐收的一部分,那麼神家裡的和解必不可少。而中國教會可以承擔教會與猶太人和解的角色,因為中國教會沒有參與十字軍東征、宗教裁判所或大屠殺。聖經提到中國人的到來:「我必使我的眾山成為大道;我的大路也被修高。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原文作希尼)國來。」(賽49:11-12)華人教會應該與以色列連結,帶領他們認識他們的彌賽亞和祂的救恩。


黃濠光牧師博士,現任神召會友愛堂堂主任,曾任國度復興報及國度雜誌總編輯。畢業於美國福樂神學院及新國際大學。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學修課,熟悉以色列近代史。

 

 

以色列的救恩(一) 國家層面的救恩(上)-【選民系列】專欄

耶穌說:「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約4:22)神選擇以色列作為耶穌的出生地,耶穌是猶太人,為了拯救世界而掛在十字架上,因此救恩和以色列被揀選密不可分。

耶穌在耶路撒冷被釘死,成就了得救,但大多數猶太人沒有接受衪的救贖恩典。事實上,把祂送上十字架的正是宗教領袖。使徒約翰提到大祭司該亞法,是他計劃殺害耶穌的。(約11:49-52)該亞法對耶穌懷有敵意,可是他所說的卻是預言。田尼(Merrill C. Tenney)解釋說:「這是一個無意識且非自願的預言,說耶穌的犧牲使國家不致滅亡。有這樣的預言,是由於該亞法擔任大祭司的職位,而不是由於他的個人品格。」布朗(Raymond E. Brown)持相同觀點:「約翰福音中這件事的宣告,其獨特之處在於這關鍵的說話不是出自耶穌的口,而是出自祂的對頭人。在猶太教,無意識預言的原則是可接受的。而特別之處是,預言的恩賜與大祭司的職分有關。」

薩菲爾(Adolph Saphir)指出:「除了猶太民族外,聖經沒有說耶穌為任何國家而死。祂為猶太國而死,也只有為猶太國而死。祂受死,為要將神所有的子民聚集在一起;但當中也有所不同。為國祂只為猶太國而死,為人祂為所有人而死。」這意味著以色列即使在歷史上曾亡國,卻永遠不會消失。「惟有以色列必蒙耶和華的拯救,得永遠的救恩。你們必不蒙羞,也不抱愧,直到永世無盡。」(賽45:17)這也意味著以色列全家將會得救(羅11:26)。以色列整個民族將會得救,是根據預言說耶穌為以色列而死。

儘管以色列有救恩的應許,使徒保羅仍感嘆以色列人的不信。(羅9:1-4;10:1-3;11:23)以色列的不信不是他們否認神,而是不願接受耶穌作為他們的彌賽亞。使徒保羅說:「我可以證明他們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羅10:2)保羅用橄欖樹作類比,他相信以色列人「若不是長久不信,仍要被接上,因為神能夠把他們從新接上。」(羅11:23)他相信以色列全家將會得救(羅11:26),「全家」的聖經含義尚不清楚。古思尼(Donald Guthrie)寫道:「保羅在使用這個詞時含糊不清,但至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他相信會看到以色列某種大規模對主耶穌的回應,而迄今為止,猶太人對耶穌回應很少。」整個以色列就是一個民族,意味著以色列有集體救恩。

以色列必會得救,因為神沒有棄絕她(羅11:1),並且祂是信實的,信守永恆救恩之約和應許(羅11:27)。此外,神對各民族的應許是以以色列為中心,正如以賽亞所宣布的:「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賽2:2)列國的人民將去以色列,「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賽2:3)彌賽亞將在以色列作王,並統治列國。(賽11:10)


黃濠光牧師博士,現任神召會友愛堂堂主任,曾任國度復興報及國度雜誌總編輯。畢業於美國福樂神學院及新國際大學。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學修課,熟悉以色列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