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改信耶穌 定意不作隱藏信徒

生於伊拉克的穆斯林若改信其他宗教將遭受譴責、迫害,甚或招致死亡。因此有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常要向家人和朋友隱藏自己的信仰。致力向穆斯林群體宣教的美國前線差會(Frontiers USA) 最近分享了一位伊拉克前穆斯林的基督徒父親的故事。

Uday來自虔誠的穆斯林家庭,在20年前遇到一位宣教士向他傳講福音,自此開展跟隨基督的旅程。後來他遇見前線差會的同工,兩人開始一起研讀聖經,Uday的信心逐漸成長。前線差會的主席Bob Blincoe說:「Uday每天研讀聖經,回家後就與兒子分享。他希望身邊的人同得救贖,特別是自己的家人。能夠看到一個不想隱藏自己是信徒的人,實在是太奇妙了!」

後來Uday公開認信受洗,Blincoe說:「Uday從水裡上來,馬上走向兒子為他施洗。我們原都不知道他兒子已經信主,相信是因為父親一直在家裡分享信仰,兒子也相信了。還有另一位名叫Hamid的年輕人也信了,他是Uday兒子的同事。」

據「敞開的門」(Open Doors USA)關於伊拉克文化的資料,伊拉克擁有非常部落式的文化,拒絕伊斯蘭教就是拒絕傳統和家族。穆斯林家庭成員常會攻擊或殺死家中轉信基督教的家人,認為那是為家族清洗恥辱。Blincoe指出:「你可以理解為什麼當有一個以上的家庭成員信主,甚至是整個家庭信主,是如此重要。一個得救的家庭能改變所有後代的傳統,這樣就不再有來自直系親屬的威脅,但伊斯蘭權勢的威脅依然存在。

禱告:求主看顧穆民歸主者,堅固他們的信仰生命,引領全家得救。

(來源:Mission Network News,9月24日,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Irene編譯報導)

 

 

前穆斯林認清真敵人  立志向百萬穆民傳福音 

賀莫茲.沙里亞特博士(Hormoz Shariat)過去是穆斯林,更曾在街上高呼「美國去死」。然而,基督信仰加上家人的悲慘遭遇,令他找到生命的方向和志業,成為同胞的祝福。

沙里亞特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伊斯蘭革命期間離開伊朗到美國求學。除了學習到新知識,他還發現了真正的信仰:「我在美國得救了,心思意念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我愛美國。」沙里亞特說,自己曾經希望透過古蘭經了解世上是否有神,但不得要領。反而在閱讀聖經馬太福音時,發現這位耶穌與伊斯蘭教所傳的截然不同。他應朋友邀請到了洛杉磯一所教會慕道並接受耶穌為救主。

沙里亞特向穆斯林傳福音的使命源自他弟弟的死。16歲的弟弟被伊朗的領袖以無關痛癢的政治罪名逮捕並囚禁兩年,沒有被釋放。「有一天,他們處決了他。」沙里亞特說:「他們叫我們領他的遺體,並說:『我們開槍打死了他,你要付我們錢。』」伊朗官員竟然要求他的父母支付槍殺兒子的子彈費。當被問到如何不被仇恨所征服時,沙里亞特指出,他當時剛信主不久,那種掙扎很不容易,心中非常悲痛。起初他也想報復,但「在這兩三天的哀悼中,我覺得我心中有神的聲音,告訴我那些殺了我弟弟的人不是我的敵人,他們只是敵人手中的俘虜。敵人只有一個,就是撒旦。」沙里亞特決定放棄報復,選擇憐憫和愛。雖然他當時已經熱心於傳揚福音,但他弟弟的死給他一個真正的使命──向一百萬穆斯林分享福音。他說,靠著神的恩典,透過媒體,他已與數百萬的穆斯林分享了聖經真理。

沙里亞特先於1987年在加州建立第一家教會,並在那裡目睹數以百計穆斯林改信基督。後來神帶領他於2001年創立Iran Alive Ministries (IAM),通過衛星直播接觸整個中東地區的波斯語族群。以直播節目、宣教培訓和其他創新方法向人傳福音。他說許多伊斯蘭教追隨者均被基督信仰吸引,因為這信仰是以愛為基礎。儘管伊朗政府封鎖IAM的網站和電話線,令當地民眾難以接觸IAM,尋求代禱和索取資料,但沙里亞特表示:「我們有一份名單,載有3.7萬接受基督的人的名字,我們知道還有數十萬人決志,只是無法告知我們。」那些成功接觸到IAM的人表示自己通過異象、異夢和奇事經歷神。

沙里亞特說他經常因著事工而收到死亡威脅,但他沒有退縮,並表示:「耶穌改變人的生命,祂轉化了我們的生命,我們的社會。」

禱告:願主賜福沙里亞特和他的事工,祝福更多伊朗人民得著福音。

(來源:Pure Flix InsiderChristian Headlines,2020年4月23日和5月14日,文奴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