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了這殿,七十年再建立起來 – 【出發進行】專欄

「你們拆毀這聖殿,我三天內要把它重建起來。」在約翰福音2章19節中,耶穌預言聖殿被毀,同時宣告以祂的身體為殿,從死裡復活過來。現實中的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的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Храм Христа Спасителя)曾經歷不一樣的拆毀和重建,歷時不是三日,而是足足七十年。

重新建成的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和原初的教堂一模一樣

作為莫斯科及俄羅斯牧首的座堂,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是世界上最高的東正教教堂,於1812年12月25日由沙皇亞歷山大一世下令修建。其建造由1837年開始,到1860年才完成基本結構,完成內部的裝飾和壁畫又花費了20年的時間,到1883年才告落成啟用。

1931年12月5日,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被炸毀,夷為平地

然而好景不常,1917年「十月革命」將俄羅斯帝國推翻,蘇聯政府開始迫害東正教會,不單教會財產被沒收,教堂被查封,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也被停止一切宗教活動。1931年,蘇聯政府更決定將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用地作為修建龐大的蘇維埃宮之用,結果在當年12月5日,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被炸毀,夷為平地。

蘇聯原本計劃將教堂拆毀後興建歌頌自己的蘇維矣宮,但最終失敗

但神要作成奇妙的事,往往出人意表。教堂雖被炸毀,然而蘇聯當局因缺乏資金、工地地基不牢等原因,始終未能建成蘇維埃宮。教堂廢墟此後一直保持荒蕪狀態,又因原地下室被水淹沒,蘇聯後來干脆將之改為世界最大公眾游泳池。

蘇聯後來將教堂改為泳池,號稱全球最巨型的泳池

神的重建時間表,就在蘇聯解體之後啟動。1990年2月,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舉行了重建奠基儀式,奇妙地,重建的地基穩固,過程超快又順利。1996年,依足原本樣式重建的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舉行了祝聖儀式。整座教堂最終於2000年8月19日重建完成,再次成為莫斯科及全俄羅斯牧首的座堂。

教堂內的新建壁畫,繪有聖人,歷任沙皇及牧首

可是,在今次烏俄戰爭中,立場一向親普京的第16任莫斯科及全俄羅斯牧首基里爾(Кири́лл)多次為俄羅斯的侵略辯護,支持侵略戰爭。英國前聖公宗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斯(Rowan Williams)就公開呼籲將俄羅斯東正教會驅逐出普世教會協會 (WCC)。他指出:「當一個教會積極支持侵略戰爭,而沒有譴責赤裸裸違反所有戰爭倫理的行為,那麼其他教會確然有權提出質問。」

當全世界都期待,俄羅斯教會的牧首會譴責對無辜者的屠殺時,俄羅斯教會卻連最低要求的停火呼籲都沒有做得到,還為侵略戰爭美化背書,實在叫人氣憤。神會為此再次拆毀已失去見證的教會,然後將之在三日內再建立起來嗎?實在天曉得!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

 

來攪亂天下,帖撒羅尼迦 -【出發進行】專欄

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自從得著馬其頓的異象後,行程就由小亞細亞轉到歐洲,從而將福音傳開。上月分享到他來到尼亞坡里,來到首個歐洲福音據點腓立比(徒16:12 – 40)。在腓立比雖有呂底亞一家信主,卻受到當地猶太人迫害;保羅和西拉不得不離開,經過暗妃坡里、亞波羅尼亞,最後來到帖撒羅尼迦稍作安頓,當中建立的教會也成為保羅其中一個最鍾愛的信徒群體。

帖撒羅尼迦的古羅馬遺跡,正正在市中心內,規模宏大

保羅和西拉來到帖撒羅尼迦,都是一樣火熱,到猶太人中間傳講耶穌,本著聖經與他們辯論。在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又有虔敬的希臘人,和不少尊貴的婦女信主。誰知,那些不信的猶太人心生嫉妒,他們不單招聚了市井匪類搗亂,更反過來向地方官告狀,聲稱保羅「那攪亂天下的」到來了!(徒17:6)

在遺址中發掘出半圓型的羅馬露天劇場

然而,主卻預備了忠心的耶孫,不單收留了他們,更保護他們免被捉拿。耶孫後來更成為與保羅十分密切的「同工」。而保羅也常常掛念帖撒羅尼迦教會,教導他們關於主再來的真理,(不是只有啟示錄才講論末世啊!)也為他們的長進常常感謝主。

遺址中巨大的柱廊
帖撒羅尼迦市內著名的「白塔」,重建自12世紀拜占庭時期已有的城堡建築,現在的巨塔則為鄂圖曼帝國時期建成

帖撒羅尼迦是馬其頓帝國(Macedonia)的首府。帝國在亞歷山大大帝時吞併了波斯帝國,建立了史無前例的大帝國。可惜後來帝國四分五裂,更被羅馬帝國所滅,變成一個行省。羅馬帝國將帖撒羅尼迦建成為其軍事大道網絡中的重要一站,以連絡希臘和意大利地區。同時,帖撒羅尼迦也是海陸運輸的重鎮,繁盛至今,是希臘北部最發達的城市,居民約有一百萬人。

市內另一著名古蹟加萊里烏斯拱門 (Arch of Galerius and Rotunda),由公元4世紀時在位的羅馬皇帝伽列里烏斯所建

相比於其他遺址,參觀帖撒羅尼迦市古蹟是相當方便的,因現今帖撒羅尼迦市中心就是建於古城之上。在1962年,因遷移一個市內的公共汽車站,當地發現了一個規模宏大,建於公元1-2世紀的羅馬廣場,當中包含巨大柱廊、公共浴室、鑄幣廠,以及露天劇場等。帖撒羅尼迦市內也有羅馬拱門、著名的「白塔」和曾是希臘規模最大的聖德米萃歐斯教堂(Church of St. Demetrios)等建築。

聖德米萃歐斯教堂(Church of St. Demetrios),德米萃歐斯被認為是帖撒羅尼迦的守護聖徒。該教堂也曾是希臘最大的教堂建築,現址於1917年大火後重建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

 

 

天空之城的堅持 -【出發進行】專欄

聖尼古拉·安納保薩斯修道院,於14世紀初期興建,以其獨特的建築和精緻的壁畫聞名於世

因著各種原因,這些年間,香港人移民數字持續不斷上升。相對香港人還有「走佬」(離開)的選擇,十四世紀末的希臘東正修士們,為了躲避土耳其回教徒的迫害,翻山越嶺來到希臘中部的梅特歐拉(Meteora,原意為「懸浮的石頭」,大家喜歡稱之為「天空之城」)的山峰上修行,並興建了不可思議的修道院群。這是東正教修道院中最大、最陡峭的建築群之一,梅特歐拉更在 1988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

希臘中部梅特歐拉(Meteora,原意為「懸浮的石頭」,大家喜歡稱之為「天空之城」)
修院內中世紀的壁畫,保存完好

據傳自九世紀開始,已經有修士為了能安心修行,不惜攀上危險的山峰,在山岩中開出洞室,離群索居,及至十四世紀,修士興建了第一座修道院。修士們為要「真與世隔絕」,出入巨石上的修道院、或是運送物資等,皆只使用最簡陋的繩網、長梯,其中失足風險(也確實出過不少意外)可想而知。這些修院直到1920年代才建有連接的纜車、山路或石階通路,即使如此,要拾級前往也不容易。「天空之城」越困難危阻,就越吸引更多修士前來。最高峰時,梅特歐拉有多達24間修道院分佈在各山嶺上,直到今天,仍有6座修道院存在,其中4座為修士所居,兩座則是修女專用。當中的聖三一修道院更曾出現在007電影《最高機密》(For Your Eyes Only)中。

大梅特歐拉修道院是「天空之城」中最大的修道院,始建於14世紀。修道院保留了許多宗教畫、手抄本、拜占庭壁畫與聖遺物,並建立了收藏豐富的博物館。修道院內還保留當時用來載人及運送日常用品的纜網,以及現代建造的吊車。教堂依照傳統拜占庭十字形式教堂所修建,擁有24米高、12角型的穹頂
瓦爾拉姆 (Varlaam)修道院是梅特歐拉第二大修道院。相傳在1350年,Varlaam隱士首先在此建造以他命名的修道院,及至1517年,後來的僧侶為了重建修道院,花了足足22年的時間將所有建材運送到岩石上

或許我們都會疑惑,為何修士們要在懸崖峭壁上的「天空之城」中堅持下去?答案可能比我們想像簡單,他們憑的就只有堅定的信仰:「只有神才能讓這些繩子斷掉!」在梅特歐拉各山峰中,修士們以一磚一瓦,建築了他們能、最接近天堂的修院,更收藏許多精美的文物,木製十字架、刺繡、手稿、畫像等,成為不可多得的世界遺產。這些神蹟般的修院建築,就如梅特歐拉的原意一樣,彷如飄浮在空中的城堡,默默守望著這世界,將其堅毅精神流傳下去。

對於流散在外的港人,不論在那裡落腳定居,盼望你們在困難之中,仍能堅持下去,無忘初心,只要一日留著信念,天空之城的精神,就會繼續下去。

以往在山上的修院,如需要運送物資,就會使用古老的繩綱,以巨大的轉輪由山底下吊運上來!
直到今天,仍有修士居於簡陋的洞室中修道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

 

 

死於安樂的撒狄 – 【出發進行】專欄

建於公元三世紀的古代體育館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對啟示錄七教會「分門別類」:耶穌對有些教會「有讚無彈」,是好的;又有些教會「好壞參半」,要學習當中的教訓;而其中兩間教會就掛上「只有壞,無樣好」的惡名,佼佼者應是撒狄(Sardis)教會了。事實上,耶穌對撒狄教會的確非常嚴厲,在寫給撒狄教會的信中,責備他們的行為沒有一樣是完全的,「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體育館內部的柱樓建築,刻有文字

撒狄是呂底亞王國的商業中心,後來也是波斯帝國和羅馬時期的重要城市。城中有發達的染羊毛業、織地毯業和奴隸貿易等。流經這裡的河中更盛產金沙,據說現存最古老的金幣也是於此地鑄造。另外,撒狄位置險要,城下都是懸崖峭壁,防守時有著居高臨下的優勢,穩如泰山。

撒狄遺址中的亞底米神廟,規模僅比以弗所的神廟略小

事實上,撒狄教會「死於安樂」。撒狄教會並沒有像示每拿、別迦摩教會那樣,受到外來的逼迫,也沒有遇到尼哥拉黨、巴蘭,和耶洗別等錯謬的教訓。相反,撒狄教會,以至整個撒狄社會的問題是太過安逸,鬆懈懶散,失去了警醒。教會在繁榮安定下,看似行穩致遠,實則失去信仰。而城中明明有險可守,殊不知城外的懸崖中原來有一夾縫,後來被攻城的波斯士兵發現,上山偷襲時更發現撒狄軍隊竟然全無戒備,結果城池被輕易奪取。然而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撒狄繼被波斯征服後,後來又再一次被同樣手法偷襲成功,一點教訓也學不到,實在笑話。

亞底米神廟旁的小教會,是後來才建成的

今天的撒狄遺址剩下的,確實「只有表面」:當中有希臘時期建成的宏偉的體育館,內有大型浴場,柱廊也有希臘刻字;城中的亞底米神廟據說規模僅次於以弗所,神廟側邊有後來建成的猶太教堂。美國的考古探索隊曾於1926年到撒狄遺址中找到當時呂底亞王國的金幣,相信是現時人類社會文明中,最早製造鑄幣的地方。

屬於呂底亞王國所鑄之金幣

然而,再差的撒狄,耶穌還是給予盼望:「你們還有幾個名字是沒有玷污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着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的。得勝的,將照樣穿上白衣,我將不會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而且在我父和他的眾天使面前。我將要承認他的名。」(啟三4-6)不玷污自己衣服,就得自己警醒小心;而撒狄原是在生命冊上有的名字,卻因人不珍惜而被塗抹了。時勢真惡,我們都要穩守,以至到最終都能保存自己的名字,加油!

撒狄遺址之上存有古代建築的衛城,地勢險要
圖片來源: 維基網站;CORNELL CHRONICLE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

 

 

總要持守的推雅推喇教會 – 【出發進行】專欄

七教會中,推雅推喇教會時常被說成是「最不起眼」的。它既沒有像以弗所那樣的領導地位,也不像別迦摩那樣曾是王國之都,推雅推喇位於別迦摩與老底嘉兩地之間,今天在土耳其被稱為阿克希薩爾(意謂「白色城堡」),遺下的古蹟不算多,只有原有的大教堂及刻有羅馬皇帝的石碑等,所以旅客都常是「到此一遊」自拍一下就趕路到下個景點了。筆者當年也是這樣,差點錯過了這地方。

今日推雅推喇在英國「繼承」教會:希臘正教會聖索菲亞主教座堂(Saint Sophia Cathedral, London)。1922年,希臘普世牧首選擇聖索菲亞堂,作為希臘正教推雅推喇暨大不列顛總教區的主教座堂。
現任推雅推喇大主教聶基道

推雅推喇就像「舊香港」,經濟通商,賺錢至上,紡織、染料、金屬工藝等都有相關公會。聖經中除了七教會書信外,提到推雅推喇的,就是保羅在歐洲佈道後,第一位帶領信主的,正是推雅推喇婦人呂底亞(徒16:11-14)。呂底亞之後一直幫助保羅和西拉等使徒,同心為主盡力。

推雅推喇教會的信是七封書信中最長的。信中對教會有欣賞,也有責備:教會在行為上顯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和許多的善事,但同時也有極大的錯謬,就是容讓因先知耶洗別錯誤的教導進入教會之中,沒有辦識異端的能力。

神勉勵推雅推喇教會要做得勝者:「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啟2:26-29)

推雅推喇在今日土耳其被稱為阿克希薩爾(意為白色城堡),距離地中海大約50英里。該市以染色著稱,並且是靛藍等彩布的貿易中心,在市中心古代遺址中,也發現了有關該市行會的銘文。

事實上,直到20世紀初期,推雅推喇教會都仍由東正教徒維持。及至1919至1922年發生第二次希土(希臘與土耳其)戰爭,土方得勝,簽訂洛桑條約,世界將鄂圖曼帝國之前割讓給希臘王國的領土被併入新成立的土耳其共和國。1923年希臘土耳其提出了「人口互換」,至少160萬人(約120萬希臘正教徒,35-40萬希臘穆斯林)被兩國強制迫遷,成為難民,也被剝奪了自己祖國的國籍。

據信在早期基督教時代,推雅推喇已擁有具規模的基督教會。

1922年,東正教會君士坦丁堡牧首任命了一位西歐和中歐的大主教,冠以「推雅推喇大主教」頭銜。由此推雅推喇就「轉籍」駐紮在倫敦,就此存留,「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恰巧的是,現任推雅推喇大主教聶基道(Nikitas Loulias),就是首任正教會普世宗主教聖統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的主教。教區於回歸前的1996年成立,管理中國大陸、香港、澳門、臺灣及東南亞地區的教務,他後來於2019年接任推雅推喇大主教,負責牧養英國和馬爾他等地區的希臘正教會。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

 

 

飄移的別迦摩 – 【出發進行】專欄

別迦摩建於山上,城中的圖書館和羅馬神廟,極為巨大

啟示錄2章12-17節,七教會書信中的第三封信,是寫給別迦摩教會的。別迦摩位於士每拿以北,座落於山丘上,不單是當時的政治、宗教和文化中心,更相傳是「羊皮紙」的發明地,城內的圖書館,據傳藏書超過二十萬卷,僅次於當時世界最大的亞歷山大圖書館(應該是因為不斷有羊皮紙供應吧!)

城外還是供奉河神的廟宇,後來被改建成教會
據傳原本可能是宙斯神廟,被認為是「撒旦座位」的原址,整個神壇廟宇,已被拆件,轉運到柏林的博物館

事實上,聖經描述該城是「撒但座位」所在,也不無道理。別迦摩城中有敬拜宙斯、雅典娜、酒神戴安尼索和羅馬皇帝奧古斯都的神廟,在城外更有以醫治之神亞希彼斯為名的龐大醫院建築。在別迦摩,一個人在社會中的地位,取決於他有否參與這些異教崇拜的慶典。如果你不參與這些異教慶典,非但不能成為商貿公會會員,無以為生,更會被劃為思想錯誤、不愛國甚至是叛國份子!可以想像,在這種壓力下,還「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的,是何等的堅毅!

這就是羊皮紙

不過,再黑暗的惡勢力,在黎明來到時,結果也只有消亡,或者還會被幽上一默。正因聖經中形容別迦摩有「撒但座位」,很多聖經考古學者都為此考據一番。1878年,德國工程師卡爾發掘出一個大祭壇,據信就是宙斯神廟所在,呈「凹」字形(寬35.64米,深33.4米,樓梯寬約20米),的確與「座位」相似。德國人一不做二不休,與鄂圖曼帝國談判,老實不客氣地將整個祭壇,一塊塊拆到德國據為己有!今天這個祭壇就陳列在柏林的帕加馬博物館(Pergamonmuseum)其博物館更藏有另一名城米利都的市場大門,以及巴比倫的伊什塔爾城門!若你真的想看看這個座位,就要到德國走一趟了。

別迦摩宙斯祭壇,現存於德國柏林博物館島的帕加蒙博物館 ©Raimond Spekking / CC BY-SA 4.0 (維基圖片)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