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殺手 -【蹤跡】專欄

上期講到「禱告醫治室」裡的特殊現象,我觀察到有些症狀特別快速的得醫治,如弱聽和抑鬱症,而一直以來排列首位的該是痛症,往往是一個簡短的禱告,痛楚便迅速減退,一般在20分鐘內會完全消失。有人坐在「與神相遇室」輪候期間,沐浴在神榮耀的同在時,痛楚指數已開始下降。這兩年,有八成以上有痛症的訪客是帶著零痛楚步出醫治室的。痛症殺手,祂的名字是耶穌。

達文被左腳踭的劇痛煩擾了一年多,定期按摩再加止痛藥未能減輕痛楚。醫生配給的鞋墊是唯一的舒緩。他住在遠郊,前來醫治室需要兩小時的路程,故一直頂著痛在拖延。那天早上,他終於出現在醫治室。我們把他的雙腳放在椅上一拼,右腿明顯是比左腿短了約兩厘米。長短腳和身體左右不對稱是常見的現象,也是一些痛症背後的原因。禱告後,他的雙腿得以對齊,走路時腳踭不再痛了!他隨即把伴隨了一年的鞋墊扔到垃圾桶裡,步伐輕快地離去。

愛玲在16歲時打羽毛球意外受傷,左膝關節脫骹。6年來,她多次求診骨科醫生和跌打師傅,試過止痛藥物、按摩、中藥,幫助都不大,疼痛依舊,被迫停止所有喜愛的運動,包括健身。走路和上落樓梯時左膝的痛楚指數是7。她住在沒電梯的五樓,每天撐著膝蓋的痛上落樓梯,十分無奈。那天她進入醫治室時,見到報告板上寫著知識言語﹕「左膝痛因意外受傷」,心中一陣暖流。禱告後,愛玲再找不到任何痛的痕跡,令她難以置信,不斷地測試再測試,屈膝跳躍,短跑衝刺。禱告小組帶同攝影師隨著她跑到街上的樓梯級跑上跑落。半個鐘後她終於歡呼說:「感謝神!我得到新生命!」

莎利在過去4年飽受坐骨神經痛的煎熬。她說這是個非常可怕的痛症,除了神打,什麼種類的醫生都見過了,也試盡不同的治療方法。正值壯年的她,步行不能超過20分鐘,總得找個地方坐下來。有時候被迫蹲在街邊歇息,狼狽非常。醫治室小組為莎利進行了「身心靈對準校正」的禱告,痛楚明顯地減退下來,約十五分鐘後全身的痛都消失了。她既驚喜又激動,隨即熱心地為在場有痛的人按手禱告,有4人即時得醫治,可真是皆大歡喜的一天。

沈小姐大清早從深圳起程來到醫治室。神特別恩待她,才剛步入「與神相遇室」,仍未開始禱告,那纏擾了一個多月的腸胃痛便停止了。一星期後,她再回來報告好消息:她有嚴重胃痛和內出血的狀況,正等候排期動手術,但禱告服侍後第三天痛和內出血都停止了,醫生檢查後取消了手術。

20歲的歷克和妹妹報名參加了香港的拉丁舞錦標賽。賽前一個月踢足球不幸受了傷,足踝腫痛難耐,醫生叮囑不可走路,要卧床一段日子。直到賽前的一天,足踝的痛楚指數仍然高企在9(10為頂點),終被媽媽挾著來到醫治室。團隊為他作簡短禱告後,痛楚迅速地消失了,剛好趕及第二天的賽事。誰又會料到兄妹倆人共贏取了十六個黃金獎杯!十六個冠軍獎項!痛症殺手,祂的名字是耶穌。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

從天上而來的暗號 -【蹤跡】專欄

上期的主題「從天上而來的強心針」提到有一次,醫治室下載得來的只有三個英文字母的知識言語:NPC。果然不出神所預料,一位患了NPC(鼻咽癌)的人在一小時內就出現在醫治室,其後更得到完全的康復。很多讀者都嘖嘖稱奇,覺得不可思議。有些人更把這文章發送給患了重病的親人,以作激勵,讓他們醫治的盼望得以重燃。其實,透過知識言語帶來各類的神蹟醫治,在我們的事奉學校和醫治室是常見的事,但我必須強調,這都不在乎人的功勞,也不是我們團隊擁有過人的恩賜或能力去接收從聖靈而來的下載。我要歌頌的是天父上帝永遠不停息的慈愛。那些來自聖靈的啟示,是為了顯明神要人得醫治的心意。每次我們把求醫治的訪客帶到報告板前説﹕「看哪!天父多愛你,祂預知你今天會來,把你的病況都寫在這上面呢!」當事人頓時有遇見了神的感覺,被神濃濃的慈愛擁抱著,在這相遇的一刻,醫治的神蹟便隨著而來。

年青人余靖住在加拿大滿地可,十二年前他才十四歲,練武術時不慎受傷,以致右手腕的尺骨(Ulna bone)斷裂了,同時也嚴重扭傷了肌腱,從此右手腕和手指持續地痛了足有十二年之久!修讀設計的他經常要繪圖,但右腕的劇痛令他不能畫下去。多年來他遍訪中西名醫,嘗試過不同的治療方法,包括脊醫、跌打、物理治療、按摩……但都沒帶來任何的改善,疼痛依然。為此他大學畢業後找工作也屢受挫折。最近的八個月,右手腕的情況更是惡化了,痛得寫字、刷牙、拿筷子吃東西都不行,更遑論是彈結他和素描繪畫這等愛好。

余靖來港旅遊住進朋友家。朋友媽媽說早上會去一趟醫治室,邀他一同前去。余靖不太知道是什麼一回事,當晚就登上 禱告醫治室的網頁看個明白,發現我們會在報告板上列出神要醫治的各種病症,他就輕聲説﹕「神啊!明天請給我一個暗號吧,你就讓他們把我的病況寫在報告板上!」

第二天早上,年輕又健碩的余靖踏進醫治室,,眼前的報告板上寫著:「右手腕痛」。他先是呆了一下,跟著整個人彎下身來緊抱著頭,久久未能平伏。從天上而來的暗號,帶來與神相遇的一刻,多少年的委屈,屢醫無効的挫敗感都全淹沒在天父濃厚的慈愛裡。醫治室團隊只作了一個很簡短的禱告,這纏繞了余靖十多年的痛楚瞬間完全地消失掉。接著,他花了半個鐘去測試右手腕的每一個角度和動作,並執著鉛筆不斷地素描繪畫,捧著結他去彈唱。這都是以前不能作的,現在竟然是沒丁點兒的痛!為了確定已得醫治,他還特地用這曾經廢了的右手去托起一座巨大的揚聲器。余靖喃喃地說﹕「不再痛! 太奇妙了!」

有些人說:「耶和華離棄了我,我的主忘記了我!」主問:「一個母親豈能忘記抱在她胸前哺乳的嬰孩,而不去憐憫她親生的孩子?即使她可能忘記,主說:我也不會忘記你。看哪! 我已經把你刻在我的掌上。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對你的慈愛永續不息。」(以49:15-16,耶31:1)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