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辛蒂﹕ 合一禱告為香港帶來復興

國際先知翟辛蒂(Cindy Jacobs)
國際先知翟辛蒂(Cindy Jacobs)

527,國際先知翟辛蒂(Cindy Jacobs)來港分享合一代禱在預備復興中的重要性,透過約翰福音17章經文及在世界不同城市所見證的復興,翟辛蒂向香港眾教會發出合一祈禱的呼聲。

翟辛蒂向香港發出合一預言

聚會一開始,翟辛蒂先向香港發預言:「神說,祂要將一個不尋常的合一的運動帶來香港。我看見你們所發出的每個禱告都會編織成一個巨大的捕魚網。當你們禱告時,就是編織著這個網的不同部分,驅使我們這位豐盛的神在香港撒下這個豐收的網。我還看見另一個異象:一幅很美麗的絲綢從天上垂下來。神說,當大家合一時,不但喪失的被尋回得救,我的榮耀要覆蓋香港。神要將一幅超自然的美麗絲綢覆蓋香港。不但是一間教會將會經歷神蹟奇事,而是許許多多的教會。神說,我要帶著我的榮耀造訪香港。而這個造訪也是來自這個禱告運動的,會釋放出高過太陽的拯救,以及帶來復興的膏抹。」

合一代禱帶來復興

翟辛蒂強調,合一的代禱會帶來大豐收。人越多地去同心祈禱,這個豐收就會越快臨到。聖經上說,合乎真理的合一,不只是說大家要在一起,這個合一是有目的性的。翟辛蒂以約翰福音17章21、23節及26節經文解釋合一的重要性。她指出,當這個禱告殿的運動出現,將會令很多教會聚集一起。神會將各個宗派的牆拆毀。翟辛蒂曾經去過阿根廷的一個城市,一位浸信會的牧師是如此向神祈禱﹕神啊,求你祝福我弟兄的教會比祝福我的教會更多。這就是真正的合一,就是希望看見在弟兄姊妹身上的祝福比在自己身上更多。今日仇敵害怕你的禱告嗎?當你去禱告時,仇敵應該要顫抖。因為每天早上當我們醒來,透過我們的禱告和生命要為地獄帶來極大的破損。

因著禱告,神能夠改變一個城市的氛圍。我們永遠不要低估合一禱告的能力,禱告殿就如同教會的一個核電廠。翟辛蒂曾經在阿根廷一間大教會中講道,當時她感到極大的恩膏臨到。於是她發出了知識性言語:在我們當中,有一個人袋裡有一支槍,你今晚來教會向神祈禱,神啊,如果你今晚不和我說話,我就回去吞槍自殺。當時牧師就問是誰,並請到台前來。有一位女士來到台前並一直哭,她從手袋取出一支槍交給牧師,並開始說自己的見證﹕我的丈夫離開我,我沒有工作,所以今晚我準備回家殺了3個小孩,然後自殺。當時那間教會的後面是有一塊幕遮住的。當崇拜完結後,翟辛蒂望向幕的後面,才發現有50位代禱者一直跪在那裡祈禱。這就是為何當日她說話如此大有能力,就是合一的代禱帶來聖靈的同在。

合一就是定睛相同

接著,翟辛蒂又指出,合一就是定睛於我們的相同,不要覺得因為我們很多的不同,就認為我們不可能合一。當我們學會說同一種的屬靈語言,一同渴望復興,一同為人的靈魂呼求時,復興就會來到一個城市。所以,我們不要再注意我們的不同,而是定睛在我們有相同的呼求。無論我們用什麼方式去禱告敬拜,都不會隔阻我們當中的合一。當我們中間有隔離主義,就會令到復興被破壞。使徒行傳4章32-34節,當時信的人是一心一意,凡物公用,使徒大有能力,以致可以見證主耶穌的大能,這個就是合一帶來的一心。「一心」這個詞在希臘文中是指同一個方向。另外,在希臘文其他譯本中,「一心」是指同一個靈魂,同一個思想,就如同結婚多年的夫婦會越來越相似,我們解釋不了,但看一眼就知道他們屬於彼此。所以,「一心」是一個很漂亮的圖畫,如同在靈裡一同呼吸。當我們一同敬拜,一同禱告,我們就會互相越來越像,同時有一些事情及渴求會在我們心中慢慢調教合一。

(記者莫嵐報道)

多人回應神的呼召
多人回應神的呼召
新的聲音,興起大軍
新的聲音,興起大軍

科倫達、韋智迪訪港 勉勵信徒進入命定

五月底,基督傳萬邦(CfaN)的佈道家科倫達(Daniel Kolenda)及韋智迪(Todd White)到訪香港,在國際神召會(ICA)連續三天的烈火復興特會中鼓勵香港的弟兄姊妹立即回應神,與聖靈一同見證耶穌。

佈道家科倫達(Daniel Kolenda)佈道家科倫達(Daniel Kolenda) 佈道家韋智迪(Todd White)

科倫達指出,現在是最大的豐收,每天有超過7千人信主。神已經成就了一切,卻取決於人對神的回應。他又引述路 9:57-62的經文,談到「跟隨耶穌的代價」。許多被主呼召的人,總認為有更好的時間回應主,總有藉口向主說不。科倫達說,當神呼召人的時候,會給予超自然的恩典讓人當下回應。相反耶穌呼召門徒時,他們都是「立刻」跟從主的,耶穌看重「立刻回應的心」。他呼召人接受耶穌及回應主,有數十人回應。

科倫達呼召人接受耶穌及回應主
科倫達呼召人接受耶穌及回應主 (Photo Credits: ICA)

佈道家韋智迪(Todd White)緊接分享說,信的人必有神蹟奇事跟隨他們。「所有疾病都來自地獄,不是從神來的。」他指出,我們的存在就是以除掉魔鬼的作為。他為在場所有人,從頭到腳所有的疾病禱告,多人得醫治。

第二天的聚會,韋智迪分享他昨夜出去吃宵夜的過程,為餐廳裡所有的人禱告,特別是一個賣啤酒的女士。禱告時,神的愛充滿她。神說她是一位單親媽媽,有一個穿制服的弟弟。她承認了,並表示弟弟正在內地坐牢,但神說會釋放他。韋智迪感到神要給她一百元,讓她感受到「愛」,並願意接受耶穌。

「我沒有其他動機,只有愛耶穌。」韋智迪感受香港人裡面很多羞愧、恐懼和自責,但重生得救的人會得到「領養的靈」,不再害怕。「我若不知道神創造我是誰,我也不知道你的價值。」我們在地上只為追求天父的心意,不求人的讚賞。耶穌付上的代價,讓我們在生活上與主一同作王。韋智迪說:「我得救十三年來從未有一刻內疚!要相信救恩的簡單!我已捨去生命給主了,人不能拒絕我,因為不是人接受我,人也沒有資格拒絕我。」當人被耶穌的愛佔有,沒有文化能阻擋裡面的復興,能力就是被神接納的副產品。

「我沒有其他動機,只有愛耶穌。」韋智迪說。
「我沒有其他動機,只有愛耶穌。」韋智迪說。 (Photo Credits: ICA)

最後一場聚會中,科倫達用「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斯 4:14),發出嚴厲的最後通牒。他指出,別以為你可以選擇是否執行神的心意。若你妥協你位置和命定,為了保護自己,不執行神的旨意,神會找另一個人取代你,祂的旨意還是會成就,但你兩樣都會失去。香港的弟兄姊妹是非常尊貴蒙福的,但這非因你比任何人好,而是因為神安放你在策略性的位置上。「神救你,是讓你救其他人。」也許你得到現在工作崗位的原因,就是為了向同事傳福音。好消息是,無論你是怎樣,神都可以使用你。

科倫達指出,別以為你可以選擇是否執行神的心意。
科倫達指出,別以為你可以選擇是否執行神的心意。 (Photo Credits: ICA)

科倫達此行亦同時舉行新書《不枉費此生》發佈會。他發現世界各地許多人都問同一個問題:「我如何發現和實現神對我生命的旨意」,卻有同樣多的人因為恐懼就把自己的才幹埋在土裡,變成永遠失去的夢想。人若不完成神託付的計劃,就沒法知道生命的意義。於是他為了自己4名子女寫了一些實用的建議,同時讓任何基督徒都可以在生活中運用。書中革命性加入QR Code,讀者掃瞄後會開啟影片,更深的經驗書中所言。

►訂講新書《不枉費此生》:https://goo.gl/iZSQXk

科倫達發佈新書《不枉費此生》
科倫達發佈新書《不枉費此生》
韋智迪:「神不是給我們恐懼的心!」
韋智迪:「神不是給我們恐懼的心!」

(記者林暐皓報道)

韓國教會經歷「拉撒路的復活」

「列國守望者」(Watchmen for the Nations)在最近發送給支持者的電郵中表示,他們相信現在是發生約翰福音裡「拉撒路復活」的日子,人們被釋放進入自由。而上次在韓國的聚集,便是這種神蹟的發生。

電郵寫道,在耶路撒冷的全球聚集期間及之後,主藉許多先知性的話宣告這是突破的一年,而在今年1月的韓國聚集,再一次因在主裡面的合一,同享得勝。韓國是全球聚集後的第一個聚集,充分見證了突破的彰顯,他們相信拉撒路的復活與釋放是一個先知性的圖畫,象徵主為韓國所作的事情。

另外預告今年5月2-5日於泰國清邁舉行的族群家人聚集(Tribal Family Gathering),異象來自啟示錄七章9-10節:「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 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與羔羊!」

(來源:Watchmen for the Nations通訊消息,2017年1月3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繼續在列國及族群中帶來突破。

【Kingdom LIFE】《鋼鋸嶺》——持守召命比持槍殺敵更勇敢

「主啊!請給我多救一個……多救一個!」

歷年來荷里活出產的戰爭電影不計其數當中不乏經典之作主角都是英勇善戰的強者但《鋼鋸嶺》卻一改往日戰爭英雄的舊有形象以一個拒絕持槍堅持不殺戮的美軍軍醫故事講述了比殺敵更需勇氣的行為——持守上帝呼召專注救人感動了無數觀眾……

krt_303-13a

堅拒持槍的二戰英雄

故事改編自美國陸軍軍醫戴斯蒙·杜斯(Desmond. Doss)的真人真事。戴斯蒙因信仰拒絕攜帶武器,堅持不殺人只救人的信念,在二戰期間沖繩島鋼鋸嶺戰役中,無懼槍林彈雨,誓死拯救即使僅有一息尚存的戰友。在傷亡慘重久攻不下的戰場上,儘管美軍經已撤出鋼鋸嶺,但他孤身重返戰場,靠著祈禱盡再救一人,最終拯救了75名受傷戰友的生命。二戰結束後,戴斯蒙得到杜魯門總統授予榮譽勳章,成為第一個得到此殊榮的「良心反戰者」。

本片由過去曾拍出《驚世未了緣》及《受難曲》等經典作品的金像導演米路吉遜(Mel Gibson)執導。其實戴斯蒙·杜斯的故事在二戰結束後,便有人想搬上銀幕,但因各種原因而一直未能成事。而米路吉遜在拍了《驚世未了緣》後曾被邀執導,但當時他拒絕了,直到20年後才回心轉意。由於他和這題材都不被荷里活看好,因此米路吉遜在澳洲當局的資助下完成電影拍攝工作。結果《鋼鋸嶺》拍出水準,米路吉遜利用先進的特效裝置技術,生動地向觀眾呈現出戰場慘烈及可怕的場面,而男主角的演技也備受肯定,從開始的溫柔笨拙的鄉村男孩,經歷各種考驗,脫變成一名眼神堅定的勇敢戰士,電影在各影展都得到高度評價。

 krt_303-13e

忠於信仰活出召命

電影從戴斯蒙面對生命中遇到的各種難關所作出的選擇,來描述他的掙扎與成長。如經歷一戰痛失摯友後終日酗酒的暴力父親,與在教會熱心事奉慈愛的母親之間的爭執,令戴斯蒙學習在仇恨中選擇順服神並立志不殺人。在軍營中,即使面對戰友的敵對及欺凌,教官的命令及懲罰,甚至是坐監的威脅,戴斯蒙始終堅持不拿槍,不指控不還擊別人,即使在監牢中有過軟弱的時刻,但最終在軍事法庭上面對指控,仍然堅持信念。他曾這樣對未婚妻桃麗絲說﹕「我不知道以後如何活下去如果我不持守我所相信的。」

戴斯蒙一生最大的選擇,出現在攻佔鋼鋸嶺的第二天夜裡。當時他們面對日軍的猛烈還擊而不得不撤退,只能撇下遺留戰場上數以百計的受傷戰友。戴斯蒙拼死救出一名戰友,卻眼睜睜看著他死去。那一刻,他非常迷茫﹕「袮想我怎麼做?神啊,我聽不到你的聲音!」「救命!」他聽到了硝煙中的絕望呼喊,神透過這傷兵的呼聲回應了戴斯蒙的祈禱。這一刻,在所有戰友都已經撤退下懸崖的時候,戴斯蒙的眼神恢復堅定,重新戴起頭盔衝入一片未知的漆黑中……他的選擇,拯救了75條生命。

電影中未婚妻桃麗絲在戴斯蒙上戰場前贈送聖經給他。
電影中未婚妻桃麗絲在戴斯蒙上戰場前贈送聖經給他。

 

比電影更神蹟的真實歷史

相信看過本片的觀眾,即使知道電影真有其事,仍不禁感嘆戴斯蒙故事的神奇。但如有人耐心翻閱歷史資料,就會發現,當時的真實故事遠比電影情節更為精彩!原來真實的戴斯蒙在獨自救人的那個夜晚,並不是沒有被敵方發現。據一位當時在場的日本士兵回憶,那個夜晚,他很清晰地看見了戴斯蒙。「當我每次用槍瞄準他,開槍時都發現槍被卡住了。」他這樣憶述。

另外一個經歷是,當戴斯蒙被炸彈所傷後,其實並不如電影中立刻被安全送下懸崖。相反,當他受傷後等待了5個小時才獲救,而他在回程中遇到一位受傷戰友後,主動讓出了自己的擔架。之後戴斯蒙左手又中槍受傷,並在猛烈的戰火之下獨自爬行300碼抵達救援站獲救。顯然,導演也認為這些歷史細節太過神蹟,反而會令觀眾難以接受而沒有拍進電影。戴斯蒙的種種真實經歷不得不讓人驚嘆神的奇妙大能,並將榮耀歸給祂!

krt_303-13c
(左)真實的戴斯蒙與桃麗絲於1942年8月17日結婚。(右)電影中由安德魯•加菲爾德及泰瑞莎•帕瑪飾演。

(記者莫嵐報道)

真實的戴斯蒙站在鋼鋸嶺的懸崖上
真實的戴斯蒙站在鋼鋸嶺的懸崖上

(參考資料:The Conscientious Objector Documentary)

【Kingdom LIFE】吹角宣告醫治 癱瘓病人再次行走

耶穌在地上從不拒絕病人的請求,總是充滿憐憫的心,向每個有需要的人伸出醫治之手。今時今日,祂仍然願意如此憐恤我們,並向這世代發出呼喚,邀請我們相信祂的愛與能力。在這個看似信心沙漠的城市,得勝的號角要再次吹起,就像以下這位弟兄Man Wong親述母親得醫治的見證般,不可能的事都要成就,神蹟醫治必陸續發生﹗

2014年4月的一個早上,我的七十多歲母親在公園晨運時突然暈倒,後腦撞在地上,頭部受傷被送往醫院。首次電腦掃瞄顯示媽媽只有輕微腦部出血,不用做手術。正當我們以為媽媽很快可以出院回家,沒有甚麼大礙,可以鬆一口氣時,她往後數天的情況卻漸漸地轉差,行動及排尿竟開始出現困難。第二次腦部掃瞄發現,她的腦部瘀血非但沒有減少,還在增加,並且有引致腦內壓上升的跡象,需動手術在頭部鑽孔放血減壓﹗

5月1日,媽媽進行了第一次手術,在她頭部鑽開了兩個孔,引流出腦內的積血。然而,本來預計只會持續數天的引流過程似乎一發難收,引流出來的腦血水每天仍然很多。就在手術後的第五天,併發症發生了﹗媽媽出現嚴重肺炎,血液含氧量急劇下降,進入昏迷狀態,命懸一線。醫生唯有立即移除腦部引流管,減少進一步感染風險,同時亦希望腦部出血情況自行停止。經醫護人員努力搶救下,約過了2星期後,肺炎有明顯改善,但媽媽神智仍然呆滯,缺乏反應,手腳不靈,不能自行進食和排尿,需要依賴喉管幫助。

經過一個月治療,媽媽神智反應有輕微改善,我們決定讓她出院回家休養,希望今次她可以慢慢康復。可是,回家後一個月,媽媽情況再次轉差,需再度送院。這次的腦部掃瞄發現,腦部已經嚴重積水,漲大的腦室壓著正常腦組織,令媽媽陷入半昏迷狀態。腦科醫生診斷後,認為必須做第二次手術從腦室植入引流管,把腦液長期引流到腹部。

由於第一次手術的陰影,我們始終對手術之後的情況不敢太樂觀,擔心嚴重併發症會再次出現,又因為知道媽媽在跌倒前已決志相信耶穌,就憑信心安排她在手術前一日為她進行了基督教的灑水禮,讓她正式歸入基督。

第二次手術成功地在媽媽腦部植入了引流管,把腦液從腦室引流到腹部。手術過程很順利,而且沒有出現肺炎的症狀。故此,我們都感到很高興並且期待她今次應該可以很快便康復出院。可是事與願違,手術之後的兩個月,媽媽的情況竟然沒有多大改善,康復進度差強人意,腦部積水絲毫沒有減退的跡象。

媽媽仍然神智模糊,只會間中偶然張開眼睛,但眼神並沒有焦點,對外界完全沒有反應,基本上跟一個植物人沒有兩樣。我們詢問主診醫生,他亦無法解釋為甚麼手術成功,但腦部積水仍然絲毫沒有減少。更令人失望的是,醫生說在這情況下,在醫學上已沒有進一步的治療辦法了﹗

面對這壞消息,我們家人的心情固然掉進谷底,但同時心想,我們既然是基督徒,應該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既然醫學上再沒有甚麼可作,也基於方便照顧,我們就決定讓媽媽出院回家,專心等候尋求神的醫治。事實上,她的情況就像植物人一樣,全身無力,就算坐在梳化上,因為頸部乏力,垂下的頭部,眼睛只可望向地下,亦因為腰椎無力,就算坐下,身體也會自然向前,向後或向左右傾側,容易跌倒,非常危險。

這段日子,我們雖是難過,但仍然對神充滿信心和盼望。我們沒有為媽媽做什麼治療,只安排她參加祈禱聚會,而且每天為她祈禱。我們的神,是信實和聽禱告的神,但很多時候我們仍然會問,為什麼神沒有應允我們的禱告?為什麼手術成功,康復進度不是我們所料的結果?但我們突然想起耶穌醫治好瞎子的故事,就是約翰福音九章,耶穌回答門徒指,不是這瞎子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有一天,神竟然感動一位不懂吹角的姊妹去買號角,而且還要是較難吹的短角。神要那位姊妹到我媽媽家中作祈禱醫治,並且要吹角宣告神的大能臨在。那是我首次接觸號角,其後翻查聖經,原來吹角是宣告神的臨在。祂是大而可畏的,吹角亦可以用於敬拜讚美、醫治、屬靈爭戰、粉碎一切攔阻神的敵對勢力、打破仇敵的轄制等。

過了不久,媽媽的康復果然情況一天比一天進步,連腦外科醫生都無法解釋﹗我們親眼見證到神使媽媽的身體機能經歷好像嬰孩一樣的變化。嬰孩成長是怎樣的呢?就是由只懂躺臥,變成可自行轉身,進而坐起身來,學企,學行;從開始吃流質,到吃粥,直到其後可以自行進食和排尿,甚至執筆寫字,講說話,跟我們傾談等。唯一和嬰孩不同的,就是媽媽的智慧和身體康復比嬰孩成長快數百倍。不足兩個月間,她就從植物人的狀態,變為差不多完全康復的正常人,胃喉、學行架、輪椅,全部都不需要了。哈利路亞! 媽媽極速的康復進度,相信只有神才能做到,將榮耀頌讚歸於我們的父神。

2014年10月,主診醫生為媽媽再做腦部掃瞄,結果顯示腦積水大幅減少!翌年暑假,我們和爸爸媽媽大夥兒去了日本旅行,旅行期間,媽媽走路比爸爸還要快呢﹗


文@ Man Wong

恐襲陰霾籠罩歐洲 法國出現復興

最近法國尼斯發生疑似恐怖襲擊,一輪卡車撞向人群,導致至少80人喪生。伊斯蘭恐佈襲擊和經濟動盪和在歐洲造成恐慌,失去平安,而在法國有近千人把生命獻給耶穌,相信盼望在於神

最近來自歐洲各地的人蜂擁到法國格蘭德特會尋求主。這次特會的目的是呼喚日趨世俗化的歐洲恢復與神真正的關係,而特會主題是「恩慈勝過審判」,宣告神有醫治和恢復歐洲的能力。

來自美國加州伯特利教會的講員Chris Gore說:「在這千多人的特會,首場便有超過70%的人把生命獻給耶穌。福音是這國家的希望!」

不單數百人把生命獻給耶穌,特會中更有上千個改變生命的神蹟發生。Gore說:「歐洲人是為耶穌而活的。今晚約有2,000個神蹟發生,我們共收到100個耳聾得聽見的見證!」

復興不只是停留在法國。Gore及其他來自世界各地的牧者也到德國和奧地利辦特會,以福音的大能改變歐洲。

(來源:CBN,2016年7月6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興起僕人服事歐洲,使歐洲歸向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