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佈道布永康 讓聖靈的火點燃全地

素有「火焰佈道家」之稱的國際知名佈道家布永康(Reinhard Bonnke),於12月7日榮歸天國,享年79歲。布永康於1974年成立國際宣教機構「基督傳萬邦」(Christ for ALL Nations)。根據其機構統計,他的宣教事工已帶領超過7900萬人決志信主。2000年11月,在尼日利亞拉哥斯舉辦的烈火特會,創下單場人次160萬人的紀錄,更曾在六天內帶領超過350萬人,決志信主。

布永康生於德國五旬節信仰的教牧家庭。青少年時期,他已領受宣教異象,從德國牧會7年後前往南非宣教。一天在南非的賴索托(Lesotho)的一座小山丘上,神讓他看到「血洗非洲」的異象    整個非洲大陸都要被耶穌的寶血洗淨。隨後布永康及其佈道團在非洲各地舉辦佈道會,大批群眾決志,並有神蹟奇事伴隨,許多人病得醫治、被鬼附的得釋放,甚至有死人復活的見證。

布永康常常在佈道中傳講「火的信息」:耶穌來,是要用聖靈與火為我們施洗,並且應許聖靈如火焰的舌頭降臨在每個信徒的頭上。「門徒也同樣地兩個、兩個被打發出去,成為神的縱火者,帶著神聖的火把    福音之火,焚燒魔鬼的領土。他們是新的以利亞,把天上的火帶下來。除非火降臨,不然傳福音和教會活動只是乏味的例行公事。」

「地獄若少了5500萬人,天堂就能增加5500萬人。神的恩膏可以斷開一切鎖鍊,若是一個地方沒有佈道會,那地方就有撒但的權勢!」

給每個香港家庭一個黃金機會

「基督傳萬邦」香港董事何寶生傳道,在專訪中談及布永康順服神的呼召來港服事的事蹟。

1996年,布永康來到香港,召集了一群香港的牧者和職場領袖見面。席上他說了一個很特別的故事。有一日,他在非洲完成一個佈道會,非常疲累,就躺在梳化上休息。突然神和他說話:「布永康,我要你去香港。」香港?非洲的服事我都做不完,為何要去香港?他心裡有疑問。神又對他說:「在1997回歸之前,祂想每一個香港家庭都有機會聽到福音。」神叫布永康完成這個任務。布永康問神:「世界上有這麼多人,為何你要找我?」神說:「你不是我第一選擇,你是我第三選擇,因為另外兩個人拒絕了我。」布永康分享,他當時這樣回應神:「神啊,雖然我的呼召在非洲,但你不需要找第四個人。雖然我是你的第三個選擇,但我會以第一流的工作回應你。」

於是布永康就和香港這群牧者分享了他的計劃:在回歸之前,希望每個香港家庭都能收到一份福音的冊子。這本福音冊子叫《黃金機會》(Golden Opportunity),讓每個家庭可以選擇去接受福音。他說,我只知道要完成這個任務,但我不知道怎麼做,我也沒有錢,只是順服。

何寶生分享:「當時我有份參與其中,我們要印200萬本《黃金機會》。我相信這是華文福音刊物有史以來第一次一版印刷這麼大的數量,而且我們要找最好的設計,全彩色的印刷,因為不希望人收到就扔掉,而是要盡善盡美。」後來他們找到一間很出名的印刷廠打價,200萬本小冊子的印刷費總共1000萬。何寶生感嘆,和這些信心的偉人工作,本來我很微弱的信心,都被挑旺。

小冊子印好了,下一階段就需要寄出去,當時香港有160萬個家庭,郵費總共是180萬。「當時我不知如何是好,福音已經在了,但寄不出去,不是前功盡廢嗎?我呼求主憐憫香港,給予香港一個黃金機會,讓我們可以籌到這筆錢。後來神感動我打電話給一個人,我邊哭邊與他分享這件事,他聽完之後,就讓我等他的消息。3個小時後,他告訴我,錢已經預備好了。神是聽禱告的神,我經歷了信心的跳躍,而最後那1000萬的印刷費也是全部有人奉獻。」

當時布永康對他說了一句話,令他印象非常深刻。「If God order it, he will pay for it.」(如果神『落單』,祂就會『埋單』。)

對華人的負擔

後來布永康挑戰何寶生在2000年到尼日利亞參與他有史以來最大型的佈道會。「當時我對布永康說,我們華人一直在禱告,有一天,你能在中國最中心的廣場分享福音。我希望有100萬人在那裡聽到你的分享。能去中國分享福音,是布永康一直以來的夢想,他對我說,除了非洲,他最大的負擔就是中國。雖然他最後未能達成這個夢想,但他的光碟和書已經遍佈中國。」

08,09年,布永康在香港舉行的佈道會和火焰特會的信徒參與情況,可謂史無前例:總出席人數有1萬多人,而單是中國內地就有8000多人,刷新當時的香港記錄。「當時他說話的時候,兩眼像噴火一樣,那種對福音和靈魂的迫切,給在場的人帶來很大的震撼。但是最大的震撼是,聚會結束之後,很多內地信徒都領受了要成為佈道家的異象,將這種恩膏帶回自己的佈道會中,在中國帶來非常美好的果效。」

新一代的承接

2020年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下一代的牧者,尤其是青年領袖應該如何承接福音和宣教的棒?何寶生認為,神會在每個季節興起不同的僕人,過去有葛培理,包樂,布永康等「super star」型的牧者去做佈道會,但新季節的開始,是團隊運作及「家的佈道」的時間,而職場的位分也會更加突出。末後的日子,人面對越來越多挑戰和壓力,不是聽一個信息就能滿足,他們需要有群體的接納,需要有家。而家會帶來醫治,信耶穌不是進入一個宗教,而是進入神的家。何寶生又強調,以前香港教會面對一個很大的挑戰,在佈道會中很多人信主,但是教會未成為家時,「前門大後門又大」,用了很多資源去做佈道會,但真的留在教會的人很少。而未來的教會牧養應是「愛網重重」    用愛織成的網將靈魂撈回來。家的佈道,無論在職場還是宣教工場,一個充滿愛和接納的家成為網,將靈魂拯救回來之後,是「有入無出」的。

(記者莫嵐綜合報導)

 

 

【回家特稿】神正在用華人建立祂的家

5月30-6月1日,在美國德州奧斯汀舉行的「回家」聚集,是北美華人的一大突破,是先知在內室一連串「用箭擊地」的結果 (參王下13:18-19)。許多年前我們移民海外,是求安居樂業,為孩子們受好的教育,有一天落葉歸根,我們就回國去了。後來我們信了主,靈裡也漸漸長大,就越來越明白,正如亞伯拉罕、約瑟、摩西、但以理,神帶我們來海外有祂的託付,神要在這個世代使用華人,把列國帶回到天父的家,包括美國。這是神的選召,是今日海外華人的命定。

以前總覺得照顧自己教會已經忙不過來了,哪有餘力去做神國更大的事?但漸漸開始有人發現,就是教會大,事工多,我們也只能走到人憑己力的盡頭,裡面仍有上頭來的神聖的不滿足。而同時,神一直在等我們,神有大的心意,但祂不要自己做,也不叫天使做,祂在等我們做。神雖時常失望,但祂不放棄,祂一直在找一群願意的人一起來做天國的實驗。神一直在等,直等到這個世代。

神要的不只是合一 (unity),是與神與人成為一 (oneness),如主所說:「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 」 (約17:22)。這是天父的心,我信主49年,作牧師38年,卻似懂非懂!成為一是超自然的,可能嗎? 在人不能,但在神可以,只要我們願意。然而難處就在這裡啊,因為神給人自由意志,硬土需要被犁耙耕過,翻鬆,大石頭拿掉,才能栽種合神心意的天國種子,也才能看見收成的快樂。

神要建立家已經等待多時了,受造之物也在歎息切望,而此刻,神正在興起華人,使用華人。為什麼? 因為我們不會,我們自覺軟弱,也沒有高深的神學。然而神在尋找的正是那些不想再留在人的文化及神學的框架裡,要走出來,願意從傳統、宗教、並宗派的車道進入神國度的車道,去聯結同樣心志的屬神兒女,興起成為父親母親,去與神對齊,去為天父建立家! 我一邊想,一邊流淚,一邊為父神的喜悅而雀躍!耶利哥城的倒塌,不是靠少數出名的祭司、先知、長老、牧師,是靠一群無名,卻順服同心的神的百姓。我興奮,慶倖活在今天!

奧斯汀的「回家」是海外華人的聚集,約有近800人參加,但其中非華人卻來了200人。大半是聽見去年IHOPKC「回家」的見證而來的。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 因身體的緣故不能參與,在他錄製的短片中提到,「回家」是這十年來,教會歷史上影響最大的運動。「回家」帶來族群之間的和好, 也使教會認識為父為母的重要性。最後他談到中國:「(1)政治與經濟方面:中國從2020到2026將是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國家,世界的爭戰與中國的經濟有關,中國透過強大的財力會成為佔領許多國家的帝國主義國家。(2)教會方面:神的國度會在華人教會內彰顯。我要鼓勵你們,今天是華人的時刻,神要藉華人釋放神的國度。神的國在華人中推進,會影響到其他國家及文化,包括美國,所以眼光不要短小,不要只看著教會。」

恰克‧皮爾斯所講的與先知鮑伯‧瓊斯(Bob Jones)及克安通(Anton Cruz)所說的不謀而合。鮑伯‧瓊斯曾預言,(1)神會在一個世代裡改變我們對教會的觀念,畢邁可(Mike Bickle)去年在IHOPKC回家時說,今天就是那個世代。(2)2030年我們將會看見教會成為家。而事實上這已經在發生,我們都親眼看見了。克安通這次也參與了奧斯汀回家,後來他說,神告訴他未來兩個最清楚的事: 一是神正在興起並使用華人 (他還強調是中、港、台、澳及海外所有的華人)。二是神在興起父親、母親,神在建立祂的家。這次他去奧斯汀就是要去求證神對他說的這兩件事。

其實十年來,我們已經看見神正藉著「回家」彰顯祂的心意 ——神的國就是家。而華人正巧在回家中扮演一個接生婆的角色,目前已經影響到30幾個國家,這是我們親眼目睹,並身在其中。我們也逐漸相信,海外華人是有他們的任務與使命。華人五胞胎,中、港、台、澳與海外,其中海外是最後才生的,但我們相信已經生出來了。 今天的回家運動裡,下一代各地年青人已經有很多人參與,並在影響各國的年青人,如今我們美國華人的下一代雖比別人晚,但我相信當他們的父母親能肯定自己的身份與神的託付時,孩子們也即將興起,不再自卑不確定,而會為他們身為華人的命定而興奮,會奮勇與各地年青人一起,為神的國,神的家同心站立。

我最大的安慰是,十年來我們走的路是對的,雖然家人同行的代價是大的。最早的頭幾年,戴冕恩每年都問我:「Fred,你有錢嗎? 教會允許嗎?”」但走在神的心意中是快樂的,天國好像人找到重價的珠寶,就變賣一切,去換取那重價的珠寶。謝謝主幫助我們把眼光放遠,心胸放大,讓我們的車,從「教會道」移動到「教會/國度」道,再移到「國度/教會」道。在移動中,不知不覺神已經在使用我們影響這世代,包括美國。當我們先求神的國,深信神必會賜福看顧我們的教會。

文@許宗實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