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發課程職場特會 帶耶穌進入公司

香港啟發課程於十一月初舉辦職場特會,招聚三百多名來自職場的弟兄姊妹,激勵他們在自己的區域或行業開辦啟發小組,並讓他們互相連結,盼望同心把教會和耶穌帶到職場當中。

大會邀請葡萄藤教會約翰牧師(John Snelgrove)分享,他從前在保險業工作的經驗,後來才感到神呼召他成為牧師,然而他漸漸發現,原來工作就是敬拜神,而每一個人都是服事人員。他指出,我們每星期見到同事的時間遠比我們的親人和朋友更多!「我們不應只期望帶同事回教會,而是要把教會帶到禾場中!」

四位弟兄姊妹分享帶領啟發小組的見證,其中一位姊妹在會計師事務所開辦啟發小組已經8年,她發現即使有些人一直都不願相信耶穌,仍會留下,因為這樣的社群已經建立了。她更帶來一位因啟發小組而接受耶穌的同事分享,見證耶穌使他的生命改變。另外兩位姊妹亦分享,她們曾在自己工作的大廈舉辦公開的啟發課程,確切地見到神蹟奇事發生。曾有一個剛被革職的人來到她們當中,小組為他禱告,組內其中一個成員的公司很快就聘請了他。她鼓勵大家:「如果你覺得不可能,神正在呼召你!」

特會之後有分組討論環節,眾人按區域或行業分成三十多個小組,一起討論如何開展啟發小組,並互相連結去開展下一步。啟發課程的總監楊亦田(Jason Young)最後發出呼召,即使有誰覺得自己很微小,在神裡面一個小火種卻會有大的震撼力。正如聖經裡安得烈就只是帶他哥哥彼得去見耶穌,但兩位都是十分重要的人。

啟發課程新設計了一個工具包,內有啟發課程的所有短片、手機或平板電腦豎立器、耳機分插器及流動電池,讓人可以隨時和人展開信仰的討論。

(記者林暐皓報道)

耶穌慶典 活出「真」基督生命

[KRT] 禧訊教會(Happy News Church)將於11月18-19日舉辦「Jesus Festival Hong Kong 2016」(耶穌慶典香港2016),主題為「真正的耶穌」,負責人David Hestevold牧師回應本報訪問時,解釋慶典與一般特會的分別,並分享如何活出高舉耶穌基督的生活。

「只有耶穌值得被我們去慶賀、高舉﹗」David牧師說,「耶穌慶典」旨在要喚起人們對耶穌「起初的愛」。「我們的愛只是為了回應耶穌的愛,就是祂為我們捨命時所展現的。」一個高舉耶穌的生活模式,就是去愛耶穌,並且不以祂為恥,開始像耶穌那樣去行、去說話、去生活。「我相信,一個高舉耶穌的生命會反映出真實的我們,就是有得勝也有失敗的。我們選擇把眼目放在耶穌身上,在生命中任何境況都跟隨祂。」

被問到如何活出「真實的」耶穌,David牧師指出,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耶穌是誰,祂為我們做了些什麼,就可以開始在祂裡面活出自己。知道耶穌是誰,就是明白祂是神的兒子,這令我們成為神的兒女。約翰一書四章17節說,「因為祂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即是我們可以成為天父的愛子,不用活在罪疚與審判之中。「我們靠著祂的恩典,可以公義地活,像耶穌那樣。」

去年,香港首次舉辦「耶穌慶典」,主題是「聚焦耶穌」,超過25間教會共同參與。「講員鼓勵人去活出『聚焦耶穌』的生活,並向人示範如何這樣活著。我們的教會因去年的慶典而有很大增長。」David牧師也收到許多人得著醫治的見證。「有名女士在聽信息時得醫治。她本來已預約了一星期後做手術,但在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她,她再也不用接受手術。她已被耶穌這位醫生醫治過來﹗」

除了人數增長外,教會中弟兄姊妹的生命亦有正面的改變。「有一個年青人在剛剛搬入學校宿舍的第一天,播放了些敬拜音樂,室友便開始詢問他有關音樂與信仰的問題。一小時之後,他的室友哭了,並說能感受到神的愛。這位年青人以耶穌的生命作為他的生活模式。他是個安靜的人,卻沒有恥於他對基督的愛﹗」另一位學生與一名嚴重抑鬱的同學進行小組功課時,心中領受從神而來的安慰說話,於是向對方說出這些話。從那一刻開始,那抑鬱的同學開始有笑容,願意接受更多鼓勵。

「你有見過在戀愛中的人嗎?他們走路、說話和生活都跟自己一人時不同。這就是我們希望『耶穌慶典』的參加者會發生的改變。活出『真正的耶穌』就是與耶穌有個人的關係。對我來說,就是花時間與我最愛的那位耶穌在一起。我越認識耶穌,我越被吸引。這種生活方式變得平常,變成我的一部分。我想在走路、說話和生活中跟隨耶穌。」

除了個人的生活,「真正的耶穌」也影響著教會群體。「香港人喜歡在星期五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飯和談天,我們教會每個月都有一個『星期五之夜』,包起一間薄餅餐廳的大部分區域,由敬拜隊演唱敬拜歌曲,作為現場背景音樂。弟兄姐妹邀請他們的朋友、同事或同學,坐下吃喝,就像一般人星期五晚會做的事。而當晚的重要部分是關於耶穌的鼓勵信息。我們讓年青人從心出發分享10分鐘。之後我們會有一些集體遊戲,每張桌的人分成一組,讓他們互相認識,結交新朋友,大家交談和發問,在一個舒適的環境分享信仰。」

此外,禧訊教會每月也有「市中心外展」,讓弟兄姐妹都能參與。「當敬拜隊歌唱時,神的同在會觸動街上的人,他們都喜歡音樂和唱歌,於是就停下來欣賞。」外展隊散佈附近的區域,大家各按其職。有時人不喜歡說話,他們就帶著微笑派發糖果。有些人派發鼓勵卡,也有先知性的畫家,當人向他分享的時候,會繪畫出先知性的畫像。因為這些外展,有人開始來到教會。「我們用很友善的方式,不會喊叫或使人『得救』。例如當街上有人需要醫治,我們就為他禱告。」

歐洲教會領袖:歐洲需要新的福音化運動

歐洲福音聯盟(European Evangelical Alliance,簡稱EEA)與歐洲洛桑運動組織(Lausanne Movement in Europe)召聚歐洲各宗派教會和福音機構領袖和青年代表50多人,9月12-14日在西班牙聚會,尋求「在敞開的過程中,傾聽神及彼此感覺神對歐洲的心意」。

主辦單位表示:「歐洲社會各階層都需要盼望。在恐怖主義和各生活領域都不安全的情況下,歐洲人更需要盼望。因此,我們要求你與我們一起禱告,籌劃基督徒能夠及應該如何回應這局勢。」

為期兩天的這項聚會旨在聆聽神及眾人的心聲之後,盡力與神聯合,好讓歐洲得著更大的祝福。經敞開心討論後,與會者獲得以下結論:

  1. 數十年來,歐洲已大幅改變成新歐洲。重新傳福音還不夠,歐洲需要新的福音化運動。
  2. 信徒有責任要在新歐洲為基督作見證。歐洲人對福音和聖經都喪失信心。歐洲信徒需要協助民眾重拾這信心,並學習在各行各業作見證。
  3. 為成為堅實的見證,信徒需要深刻、全面生活化的門徒訓練。
  4. 歐洲人迫切地在生活各領域尋求認同。強烈個人化的生活模式需要被顧及,脫離社區模式的生活也需要被探索。
  5. 全歐洲各教派缺乏連結─東歐、西歐、北歐與南歐等等。

 

聚會達成的結論是,歐洲所有國家興起一項運動,是有可能點燃及加油的,各宗派、組織和網絡都可以加入,各種背景的基督徒都團結起來。這是了解「年輕世代(包括20歲以下的世代)扮演顯著角色」的關鍵。

(取材自Evangelical Focus,2016年10月11日,台灣國度復興報 Icula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使用教會凝聚的心志,復興歐洲。

「見證」出了什麼問題? -【文化守望者】專欄

「見證」是福音信仰的主要特色,簡單的說,「個人見證」就是見證主與個人相遇的經歷,及在個人身上彰顯的恩典。形式包括個人佈道、佈道會、音樂、電影等,生命本身就是見證,什麼形式都可成為見證的媒介。最近一班熱衷於福音工作的朋友在閒聊中,再次在白天做夢,大談未來在媒體發展新形式的福音工作。原來大家都不想做現時流行的「見證故事」,語氣流露厭倦之意,不是不做,而是希望尋找新的形式。

「見證故事」是由當事人敍述自己經歷神的故事。其實,從創世之時到二十一世紀,人類對聽故事的熱愛從沒減退,透過別人的故事,認識這是怎樣的世界,我們應該如何生活。即使是電玩盛行的年代,每次在課堂上我開始開口對小朋友講故事時,他們都會突然出現罕有的專注力。我的朋友們厭倦了「見證故事」,不是因為「故事」已經過時,失去傳遞信息的功效,而是模式已經僵化了,不再為信息效力。

說故事及聽故事是人性的渴求,但當故事公式化、功能化,而失去與真實的經驗世界的聯繫,則會削弱故事的感染力。人們若是想獲得教育,便會去學校;若是想認識宗教,也許會去教會或參加其他宗教活動。為什麼要聽別人說故事?可能也夾帶以上的目的,但主要目的卻不是這些,聽故事就是因為故事有趣、有意思,有吸引他們的東西,借助別人的經驗世界,以看出人生的意義。故事就是故事,若概念凌駕於情節之上,抽象凌駕於具體現實之上,故事就失去了它的活力。但今日的見證故事多是千篇一律,主人翁不是患絕症,就是婚姻破裂、破產、沉迷毒品……,聽福音信主,之後生命完全改變。你可能會說,這確實是一些人的信仰經歷啊,有什麼不妥當?首先,人與神的相遇豈只有這些呢,只要真誠,一個在減肥過程中遇見神的人,他的故事一樣可以十分感人。第二,缺乏細節是公式化故事的致命傷,情感往往是經由細節輸出的。

有些信徒認為見證故事必須多講真理,少講人的經驗。但故事本身就是敍述人的經驗,想多講真理,應該上講台講道,這更務實,沒必要選擇故事這形式啊。不過也要想一想,敍述文體佔了整本聖經的四成內容,我們所信的神是一位喜歡講故事的神,我們又怎能不愛聽故事呢?況且我們是有神形象的人,不應也愛說故事嗎?


文@黃少芬

【Kingdom LIFE】吹角宣告醫治 癱瘓病人再次行走

耶穌在地上從不拒絕病人的請求,總是充滿憐憫的心,向每個有需要的人伸出醫治之手。今時今日,祂仍然願意如此憐恤我們,並向這世代發出呼喚,邀請我們相信祂的愛與能力。在這個看似信心沙漠的城市,得勝的號角要再次吹起,就像以下這位弟兄Man Wong親述母親得醫治的見證般,不可能的事都要成就,神蹟醫治必陸續發生﹗

2014年4月的一個早上,我的七十多歲母親在公園晨運時突然暈倒,後腦撞在地上,頭部受傷被送往醫院。首次電腦掃瞄顯示媽媽只有輕微腦部出血,不用做手術。正當我們以為媽媽很快可以出院回家,沒有甚麼大礙,可以鬆一口氣時,她往後數天的情況卻漸漸地轉差,行動及排尿竟開始出現困難。第二次腦部掃瞄發現,她的腦部瘀血非但沒有減少,還在增加,並且有引致腦內壓上升的跡象,需動手術在頭部鑽孔放血減壓﹗

5月1日,媽媽進行了第一次手術,在她頭部鑽開了兩個孔,引流出腦內的積血。然而,本來預計只會持續數天的引流過程似乎一發難收,引流出來的腦血水每天仍然很多。就在手術後的第五天,併發症發生了﹗媽媽出現嚴重肺炎,血液含氧量急劇下降,進入昏迷狀態,命懸一線。醫生唯有立即移除腦部引流管,減少進一步感染風險,同時亦希望腦部出血情況自行停止。經醫護人員努力搶救下,約過了2星期後,肺炎有明顯改善,但媽媽神智仍然呆滯,缺乏反應,手腳不靈,不能自行進食和排尿,需要依賴喉管幫助。

經過一個月治療,媽媽神智反應有輕微改善,我們決定讓她出院回家休養,希望今次她可以慢慢康復。可是,回家後一個月,媽媽情況再次轉差,需再度送院。這次的腦部掃瞄發現,腦部已經嚴重積水,漲大的腦室壓著正常腦組織,令媽媽陷入半昏迷狀態。腦科醫生診斷後,認為必須做第二次手術從腦室植入引流管,把腦液長期引流到腹部。

由於第一次手術的陰影,我們始終對手術之後的情況不敢太樂觀,擔心嚴重併發症會再次出現,又因為知道媽媽在跌倒前已決志相信耶穌,就憑信心安排她在手術前一日為她進行了基督教的灑水禮,讓她正式歸入基督。

第二次手術成功地在媽媽腦部植入了引流管,把腦液從腦室引流到腹部。手術過程很順利,而且沒有出現肺炎的症狀。故此,我們都感到很高興並且期待她今次應該可以很快便康復出院。可是事與願違,手術之後的兩個月,媽媽的情況竟然沒有多大改善,康復進度差強人意,腦部積水絲毫沒有減退的跡象。

媽媽仍然神智模糊,只會間中偶然張開眼睛,但眼神並沒有焦點,對外界完全沒有反應,基本上跟一個植物人沒有兩樣。我們詢問主診醫生,他亦無法解釋為甚麼手術成功,但腦部積水仍然絲毫沒有減少。更令人失望的是,醫生說在這情況下,在醫學上已沒有進一步的治療辦法了﹗

面對這壞消息,我們家人的心情固然掉進谷底,但同時心想,我們既然是基督徒,應該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既然醫學上再沒有甚麼可作,也基於方便照顧,我們就決定讓媽媽出院回家,專心等候尋求神的醫治。事實上,她的情況就像植物人一樣,全身無力,就算坐在梳化上,因為頸部乏力,垂下的頭部,眼睛只可望向地下,亦因為腰椎無力,就算坐下,身體也會自然向前,向後或向左右傾側,容易跌倒,非常危險。

這段日子,我們雖是難過,但仍然對神充滿信心和盼望。我們沒有為媽媽做什麼治療,只安排她參加祈禱聚會,而且每天為她祈禱。我們的神,是信實和聽禱告的神,但很多時候我們仍然會問,為什麼神沒有應允我們的禱告?為什麼手術成功,康復進度不是我們所料的結果?但我們突然想起耶穌醫治好瞎子的故事,就是約翰福音九章,耶穌回答門徒指,不是這瞎子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有一天,神竟然感動一位不懂吹角的姊妹去買號角,而且還要是較難吹的短角。神要那位姊妹到我媽媽家中作祈禱醫治,並且要吹角宣告神的大能臨在。那是我首次接觸號角,其後翻查聖經,原來吹角是宣告神的臨在。祂是大而可畏的,吹角亦可以用於敬拜讚美、醫治、屬靈爭戰、粉碎一切攔阻神的敵對勢力、打破仇敵的轄制等。

過了不久,媽媽的康復果然情況一天比一天進步,連腦外科醫生都無法解釋﹗我們親眼見證到神使媽媽的身體機能經歷好像嬰孩一樣的變化。嬰孩成長是怎樣的呢?就是由只懂躺臥,變成可自行轉身,進而坐起身來,學企,學行;從開始吃流質,到吃粥,直到其後可以自行進食和排尿,甚至執筆寫字,講說話,跟我們傾談等。唯一和嬰孩不同的,就是媽媽的智慧和身體康復比嬰孩成長快數百倍。不足兩個月間,她就從植物人的狀態,變為差不多完全康復的正常人,胃喉、學行架、輪椅,全部都不需要了。哈利路亞! 媽媽極速的康復進度,相信只有神才能做到,將榮耀頌讚歸於我們的父神。

2014年10月,主診醫生為媽媽再做腦部掃瞄,結果顯示腦積水大幅減少!翌年暑假,我們和爸爸媽媽大夥兒去了日本旅行,旅行期間,媽媽走路比爸爸還要快呢﹗


文@ Man Wong

被「伊斯蘭國」挾持人質 死前拒放棄信仰

美國基督徒人質凱拉·穆勒(Kayla Mueller)落入「伊斯蘭國」(IS)手上後,仍然忠於自己的信仰,拒絕改變宗教,又不顧念自己的安危,幫助亞茲迪(Yazidi)人質逃生。雖然她已過身,卻因信仍舊說話。

穆勒於2013年8月4日在敘利亞參與人道救援工作時,被「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綁架。這位25歲的女孩被囚禁了18個月,其間忍受虐待、強姦、言語侮辱及奴役。但她從沒放棄自己的信仰,及永遠將其他人的需要放在自己之上。

來自丹麥的獲釋人質丹尼爾·拉伊向美國新聞媒體講述穆勒如何對抗綁架者,其中一人說:「這就是凱拉了,她比你們任何一個男人都堅強和聰明。她皈依伊斯蘭教了。」穆勒立即拆破謊言,說:「不,我沒有。」

另一個來自瑞典的人質Frida Saide獲釋後表示:「她常常考慮別人的需要,即使她自己處於一個非常艱難的處境。她從來沒有停止過關心那些正經歷可怕戰爭的敘利亞人民。」

後來,穆勒及另外6名雅茲迪女孩被逼成為性奴。其中一名13歲雅茲迪女孩茱莉亞憶述,為了令其他被囚禁的雅茲迪女孩能順利逃出,穆勒決定留下。她說:「穆勒說,『我是美國人,如果我和你們一起逃走,他們會用盡所有方法找我們。你們自己走吧,我會留下。』」不但如此,穆勒還為那些雅茲迪女孩祈禱,希望她們能順利逃出去。茱莉亞說,她永遠不會忘記穆勒的犧牲。」

根據ABC新聞報道,「伊斯蘭國」聲稱穆勒死於2015年2月約旦對敘利亞的一次空襲,但白宮就宣佈她死於不明原因。

(來源:CBN,2016年8月26日,Mok Laam編譯報道)

祈禱:穆勒的見證使人認識她所相信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