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的背後 -【蹤跡】專欄

好朋友十萬火急找我,他上司的妻子被抑鬱症苦纏八年, 四處向心理專家和精神科醫生求診,卻都束手無策。近月病情惡化,一天到晚鬧著要跳樓,家人心急如焚,教會為她禁食禱告。

那天莉莉第一次來見我,她衣著時尚,挽着粉紅色的名牌手袋踏進我的辨公室, 很漂亮的年青太太。可是,她臉上長了一層又一層的膿瘡,遍訪了最有名的皮膚專科甚至是美容院,試盡各類治療方法,中西藥都沒法子根治,原因是五年來沒睡過一覺,再重量的安眠藥也不能換來一小時的安睡。

莉莉服用抗抑鬱藥八年,心情極度鬱結,加上失眠的折磨,疲累得頭也抬不起來。我問:「聽說你每天都嚷著要死?」她更正說:「不是每一天,我是每一分鐘都想死!」她懇求說:「請你們不要再阻止我!」這時候,她丈夫開口了:「多少次她站到窗前求我開窗讓她往下跳,我不止一次心軟,幾乎要開窗去成全她! 」這時莉莉說:「你看我﹗滿面膿瘡,終日尋死,丈夫都沒跑掉,不離不棄。」這話她重覆了三遍。

我強烈感到莉莉問題的癥結繫於她和父親的過去。丈夫點頭同意,莉莉卻堅持與爸爸絕無關連。她申辯說,自己從小就是爸爸的掌上名珠,萬千寵愛都落在她這獨生女兒身上。可是, 經我的旁敲側擊,埋藏了20多年的心結終於浮現上來。莉莉六歲那年發現父親在外面另有一個兒子。從此,她竭盡心思要把父親留住,使盡辦法去證明爸爸只愛她一個。可是八歲那年爸爸仍是離開了她和媽媽,在男孩那邊建立了新家庭。

莉莉說從沒為這件事介意過,我當然不相信。我帶她做了一個簡單的禱告:「主耶穌,我饒恕爸爸的背叛,我饒恕他拋棄我和媽媽。不但原諒他,而且 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懲罰他,也不再懲罰愛我的人。」這是莉莉頭一次肯去承認和處理這一直壓抑在心底的童年創傷。禱告服侍後,她作了一個深呼吸說﹕「壓在心頭的石塊挪開了,有說不出的舒暢﹗」

莉莉過去並不真的想康復起來,因為在潛意識裡,她要藉著這病使丈夫留在身邊證明他的愛。我著她親自向耶穌清楚表示很想痊癒:「主耶穌,我要得醫治,我要得蒙福,我要得長壽。」

一星期後,莉莉回來見我,與之前判若兩人。她悄聲說:「我不再失眠,停服了安眠藥呢﹗最奇怪的是,我再沒有自殺念頭﹗為什麼我以前總吵著要死?幸好沒死掉﹗」

再過一星期,莉莉踏進我公司那一刻,同事們都呱呱叫哄動起來,我過去湊熱鬧,差點沒把她認出來。她剪了個輕盈的短髮, 臉上皮膚白裡透紅, 纏繞了五年的膿瘡竟沒留下半點兒痕跡,簡直是新造的人﹗她的改變,連精神科和心理科醫生都嘖嘖稱奇。

事隔數年,我和莉莉在一個婚宴酒會上再碰面,花枝招展的她舉起雙指給我來個勝利手勢,表示一切仍然安好。

以弗所書6:2說:「你們為子女的,要按主的旨意聽從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第一條帶著應許的誡命就是,要孝敬父母,使你在世上蒙祝福、享長壽。」聖經共四次提到孝敬父母,可見神是認真的。 作兒女的必須敬愛、尊重父母,並饒恕父母所犯的過錯,神自會使得你在世上順暢亨通,不但活得好,並活得長久。這是我在醫治事奉十八個年頭所得來的一個重大啟示。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人算不如天算 -【蹤跡】專欄

在好朋友家作客,他親自下厨做家鄉四川菜,我當副手,重任是把大盤的朝天椒大蒜切成粒狀丟進熱鍋裡,嗆得涕淚交流。這位被公認為商業奇才的W老闆一邊炒製著辣子雞丁,一邊在回顧過去一年的種種。他說,在公在私都出現了突如其來的變數,沒可能發生的都發生了。在商場上素來目光如炬的他感慨地說:人算不如天算!

深悟到人的智慧和計算終歸有限的他在日記上這樣寫著:神的智慧沒有窮盡,深不可測,祂的計劃永不落空。誰能測度神的深奧?比諸天還高,比陰間還深,我能知道什麼?我能做什麼?人又算什麼?

坐下來吃飯時,我跟他講了一個「人算不如天算」的故事﹕1991至2008年間,我的時裝零售店開在港島中環銀行區。租約每兩年修訂一次,想必是方便大業主能每兩年乘勢加租。不管經濟好與壞,租金從來只加不減,議價空間也等於零。2002年11月循例收到物業代理書面通知,舖位將在2003年5月約滿,我方必須儘速表明意向。續約的話,新租金呎價是54元,否則約滿時收回單位另租。我的去與留當然交由天父這位CEO作主,因此從收通知那天開始禱告等候。可是四個月都過去了,從天上而來的只有沈黙。於是我把行動升級,禁食禱告了三天,但沈默依然。2003年3月,眼見時間迫近,擔心再不表態便會遭業主收回舖位,白費了努力耕耘多年的心血。憑我十多年零售經驗得來的計算,54元呎價雖然偏高,但絕對是有利可圖,於是去信表達了續約的意向。那是2003年3月15日。

人算不如天算,不出數天,沙士疫症在港爆發並迅速蔓延,令全城陷入恐慌,學校宣佈停課,多國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到處人心惶惶,各行各業大受打擊。我的店連續十四天零顧客、零收入,更聽聞有十數間商舖連夜關閘跑掉了。我連忙去信物業代理,撤回每呎54元續約的意向。這才猛然醒覺,天父多月來的沈黙本是衪的策略。除衪以外,人豈能預計得到一個聞所未聞的疫症的將至?

5、6月,沙士疫情受控,世衛剔除了香港疫區之名,店鋪生意迅速復甦。這時候,從天上而來的下載明朗化﹕「續約呎價不得超過32元,那怕只超出了五角,都不得留下來。」6月中,業主特別派了高層來見我,建議呎價由原先的54元減至45元,另免我五個月的租金。這商廈數十年來的作風,是寧可空置鋪位,也絕不在租價上妥協。這回不但落價,更破例免租,條件非常的吸引﹗然而我仔細一算,不妙﹗$45 ÷24月x19月=$35.62元﹗從商業上的計算來看,$35.62和$32不過是$3.62之差,實在是微不足道的數目,但神有言在先,我不可心懷二意,唯有婉拒了。高層錯愕地說:「可知道整幢商廈以你的條件最優惠?唯一能享有免租期的只有你﹗」他不理解的是,人的計算VS神的計算=天VS地之分別﹗神若要我續約,衪自會作出安排,業主也得配合著的。

再過兩星期,大業主出動了自己的親信帶來新的建議﹕呎價40元,免租五個月,也即是每呎31.66元。成了﹗從天上而來的策略,帶來超低的租金﹗往後的五年,直到2008年離場,我店所付的租金都一直由天父去掌管,也保持著是全塲最優惠的。

箴言16:33說得好﹕「人可以搖籤求問,但耶和華決定一切。」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韓國教會經歷「拉撒路的復活」

「列國守望者」(Watchmen for the Nations)在最近發送給支持者的電郵中表示,他們相信現在是發生約翰福音裡「拉撒路復活」的日子,人們被釋放進入自由。而上次在韓國的聚集,便是這種神蹟的發生。

電郵寫道,在耶路撒冷的全球聚集期間及之後,主藉許多先知性的話宣告這是突破的一年,而在今年1月的韓國聚集,再一次因在主裡面的合一,同享得勝。韓國是全球聚集後的第一個聚集,充分見證了突破的彰顯,他們相信拉撒路的復活與釋放是一個先知性的圖畫,象徵主為韓國所作的事情。

另外預告今年5月2-5日於泰國清邁舉行的族群家人聚集(Tribal Family Gathering),異象來自啟示錄七章9-10節:「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 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與羔羊!」

(來源:Watchmen for the Nations通訊消息,2017年1月3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繼續在列國及族群中帶來突破。

從天上而來的數字 -【蹤跡】專欄

2010年春天,我有意物色一間公寓作長遠投資。地產界朋友推薦了位於港島中半山的一個物業,業主重本以過百萬元將全屋徹底翻新,屋內的設計和傢俱相當講究。浴室的配套、廚房裡的家電都用最上乘的。可是,因住著租客的緣故,我不能進入屋內看個詳細,要單憑賣家提供的照片去作決定,感覺總是不踏實!況且,賣方要的價錢是800萬,比市價高了許多。當時我剛訂了回美國放假的機票,心裡在盤算﹕若要買的話,我得立即委託律師作代表人,不然我樂得把事情擱下來,安心出門享受長假期。

這麼重大的事情當然要呈上給父神。我問道:「父啊!你會把這地方給我嗎?」那天讀的經文順序去到詩篇37:34, “Hope in the Lord and keep his way. He will exalt you to inherit the land.”(你當等候耶和華,遵守他的道,他就抬舉你,使你承受地土。)答案最明確不過,就是父要「使我承受這地土」。可是exalt這字令我費解。我以為這字只應用在高舉和尊崇上帝的聖名,如詩篇145:1, “I will exalt you, my God the King. ”那有上帝祂去抬舉我這回事?這「抬舉」又意味著些什麼呢?

數天後,相熟的銀行把物業的估價發過來,估值之低,使我大失所望,也大失預算。這可是生意上合作了多年的銀行啊!好朋友說你這銀行出手未免過低,不如讓我的銀行試試看。不到兩天,這間我從未踏足,未曾見過面,也不曾有過任何生意來往的老字號銀行送來一份詳盡的估價,估值是出奇的高,附帶條款也是優惠得令人難以置信。這才讓我明白過來,原來天父早已作了妥善安排,好讓我能輕易地承受祂給我的產業。經文不是說祂必抬舉我,使我承受這地土嗎?

這段期間,我與賣方在價錢上仍在拉鋸。我的目標價是700萬,賣方卻堅守在800萬。在他來說,反正物業收著極高的租金,他一點也不著急,亦不肯妥協。星期天崇拜後在返家的路上,我開著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一邊與父來個對話﹕「父啊!你給我的這房子,你說該付什麼價錢?」得到的回答竟是670萬﹗我連忙說:「那怎可能! 之前出過更高的,人家業主都推掉了!」從天上而來的數字仍然是670。我覺得這實在說不通,繼續與父討價還價﹕「700萬可以吧?680?」就在此刻,車子剛駛過一個車速路牌,寫著大大兩隻數字:「70」。我感到天父在說﹕「嗨!670,談判完畢。」

抵家後,我致電地產朋友說﹕「剛收到上帝的指示,祂的一口價是670萬,你會試著跟賣方商議一下嗎?」她是佛教徒,胸前經常懸著一只翠玉的佛像。靜止了五秒鐘後,她說:「既然你的上帝如此說,我就如此照著辦吧。」 第二天,她語帶興奮地說﹕「你和這業主可真有緣份﹗你出手這麼低,我還怕會開罪他,誰知他欣然地接受了﹗」我說﹕「這不是緣份,既然是上帝給我的產業,祂自會安排及照顧有關的細節,賣方是要配合著的。

六年後的今天回望,那確實是一項極明智的投資項目!耶和華不是說了:「我的道路也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也高過你們的意念。無論在那裡,祂的手必引導我,祂的大能必扶持我。」[以55:9,詩139:10]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尼泊爾信徒為人趕鬼 遭法庭判罪「使用巫術及暴力」

尼泊爾西部Salyan地區法院判處四名基督徒有罪,指他們對一個嚴重精神病的婦人施行「暴力」和「巫術」。

事件在6月6日發生,事主Seti Pariyar由曾經是基督徒的岳父送往當地教會,因她「被惡魔附身」,需要醫治禱告。證人說事主在禱告結束之前就離開了教堂。她後來被發現在附近的一個森林裡喊叫和傷害自己,被帶回家中。一個多月後,一名當地商人向當地媒體報導了這件事。有人根據該報導向五人提出起訴。五人(Ruplal Pariyar和妻子Ganga、Lali Pun、Bimkali Budha和Rupa Thapa)在7月21日被警察拘捕。在審訊時,他們被問及怎樣向受害者傳福音,雖然這並不在指控書上。

儘管事主在法庭上作供,表示她現在已經好了,四人仍被判五年監禁。第五名基督徒Rupa Thapa被裁定無罪釋放。

尼泊爾宗教自由論壇成員Mukunda Sharma牧師聽說了這個案件,於10月去了Salyan地區。他會見了五位被監禁的基督徒,並與當地律師和其他基督徒領袖,成立了一個上訴小組,向地區管理官員尋求釋放他們。當時地方官員和政治人物向小組保證五人將被釋放。與此同時,據稱的受害人Seti Pariyar和她的丈夫在地區法院作證,指五人並沒有對她採取暴力或不人道的行為。她後來在教堂作證說,因著教會的禱告,她完全得醫治了。

地方教會領導人說,他們因為作為社會中少數而被陷害。判決緣於去年尼泊爾實施一項新憲法,判定任何「改信」或「傳福音」都屬違法。

然而,因這項新憲法而起的第一個宗教自由案件在本月初被撤銷。它是針對八個教育界的基督教徒,他們在尼泊爾地震後為兒童提供創傷輔導後,在一所基督教學校分發一本關於耶穌的小冊子。

尼泊爾內閣於12月22日宣布聖誕節將不設公眾假期。許多人認為,越來越多的鄰國印度教民族主義在背後影響尼泊爾的決定。

(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2016年12月22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的道在尼泊爾快快傳開,並且得勝,五人被釋放。

從天上而來的暗號 -【蹤跡】專欄

上期的主題「從天上而來的強心針」提到有一次,醫治室下載得來的只有三個英文字母的知識言語:NPC。果然不出神所預料,一位患了NPC(鼻咽癌)的人在一小時內就出現在醫治室,其後更得到完全的康復。很多讀者都嘖嘖稱奇,覺得不可思議。有些人更把這文章發送給患了重病的親人,以作激勵,讓他們醫治的盼望得以重燃。其實,透過知識言語帶來各類的神蹟醫治,在我們的事奉學校和醫治室是常見的事,但我必須強調,這都不在乎人的功勞,也不是我們團隊擁有過人的恩賜或能力去接收從聖靈而來的下載。我要歌頌的是天父上帝永遠不停息的慈愛。那些來自聖靈的啟示,是為了顯明神要人得醫治的心意。每次我們把求醫治的訪客帶到報告板前説﹕「看哪!天父多愛你,祂預知你今天會來,把你的病況都寫在這上面呢!」當事人頓時有遇見了神的感覺,被神濃濃的慈愛擁抱著,在這相遇的一刻,醫治的神蹟便隨著而來。

年青人余靖住在加拿大滿地可,十二年前他才十四歲,練武術時不慎受傷,以致右手腕的尺骨(Ulna bone)斷裂了,同時也嚴重扭傷了肌腱,從此右手腕和手指持續地痛了足有十二年之久!修讀設計的他經常要繪圖,但右腕的劇痛令他不能畫下去。多年來他遍訪中西名醫,嘗試過不同的治療方法,包括脊醫、跌打、物理治療、按摩……但都沒帶來任何的改善,疼痛依然。為此他大學畢業後找工作也屢受挫折。最近的八個月,右手腕的情況更是惡化了,痛得寫字、刷牙、拿筷子吃東西都不行,更遑論是彈結他和素描繪畫這等愛好。

余靖來港旅遊住進朋友家。朋友媽媽說早上會去一趟醫治室,邀他一同前去。余靖不太知道是什麼一回事,當晚就登上 禱告醫治室的網頁看個明白,發現我們會在報告板上列出神要醫治的各種病症,他就輕聲説﹕「神啊!明天請給我一個暗號吧,你就讓他們把我的病況寫在報告板上!」

第二天早上,年輕又健碩的余靖踏進醫治室,,眼前的報告板上寫著:「右手腕痛」。他先是呆了一下,跟著整個人彎下身來緊抱著頭,久久未能平伏。從天上而來的暗號,帶來與神相遇的一刻,多少年的委屈,屢醫無効的挫敗感都全淹沒在天父濃厚的慈愛裡。醫治室團隊只作了一個很簡短的禱告,這纏繞了余靖十多年的痛楚瞬間完全地消失掉。接著,他花了半個鐘去測試右手腕的每一個角度和動作,並執著鉛筆不斷地素描繪畫,捧著結他去彈唱。這都是以前不能作的,現在竟然是沒丁點兒的痛!為了確定已得醫治,他還特地用這曾經廢了的右手去托起一座巨大的揚聲器。余靖喃喃地說﹕「不再痛! 太奇妙了!」

有些人說:「耶和華離棄了我,我的主忘記了我!」主問:「一個母親豈能忘記抱在她胸前哺乳的嬰孩,而不去憐憫她親生的孩子?即使她可能忘記,主說:我也不會忘記你。看哪! 我已經把你刻在我的掌上。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對你的慈愛永續不息。」(以49:15-16,耶31:1)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從天上而來的強心針 -【蹤跡】專欄

「醫治室」每逢星期六早上開放,在短短的兩小時裡,尋求醫治的「訪客」從港九新界各區紛紛而至,可說是「客似雲來」。有坐著輪椅的、有倚著拐杖的,也有痛得寸步難移的……一些病情較重住進了醫院,或是住在香港以外未能親身到來的病人,會透過SKYPE或電話接受醫治服侍。遠在印尼的雲黛眼睛得以重見光明;馬來亞小女孩的長短腳一下子對齊了,都是透過SKYPE而得到醫治的。主耶穌醫治的恩典確能跨越時空和地域的彊界,這些精彩的故事,留待日後再跟大家分享。

「醫治室」的團隊約四十人,成員來自香港十多間教會,都是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HKSSM)歷屆的精英。他們在先知性預言和知識言語方面可算是訓練有素。每次對外開放之前,我們會先把「下載」得來的病名和癥狀列明在一塊 5 X 3 呎的報告板上面。我們預期這些病人不單會出現,並且會得到醫治, 因為我們相信聖靈是信實的,祂是「講得出做得到」!

記得有一次,下載得來的知識言語共有十多項,但其中一項只有三個英文字母:NPC。起初我們都摸不著頭腦,網上查看始知是Nasopharyngeal Carcinoma,也即是鼻咽癌。於是我們將 “NPC” 寫在報告板上。當時是早上九點半,「醫治室」仍未開放。誰又會料到,與此同時一個患了NPC的人剛決定要到「醫治室」來為他的病禱告!陸奇正值壯年,卻兩度確診為三期鼻咽癌,病毒指數超高,正常值約為10,他的高達10,000!電療破壞了唾液腺和舌頭的組織,使他不但失去了味覺,且留下滿嘴苦味和疼痛的潰瘍。

那天早上,他一腳踏進「醫治室」, 見到報告板上寫著 “NPC”,激動不已,心中驚嘆:「我的主!祢都知道了!祢竟預知了我今天會來!」從天上而來的三個字母有如一枝強心針,打進陸奇的心深處,令原本極度沮喪的他重拾希望,信心激增,決意為主作美好的見證。他說:「自發病以來,今天是我頭一次感到有莫大的安穩。」

陸奇繼續回到「醫治室」來接受醫治服侍。不久之後,他的唾液腺和味蕾恢復了正常的運作,病毒指數也從一萬多返回正常的10。後來,醫生確定了他體內所有的癌細胞都已完全消失掉了﹗陸奇報告喜訊時禁不住讚嘆:「父神多愛我!祂差派天使看守我和家人。祂是行神蹟奇事的神!」

因著上帝的同在加上聖靈的指引,我們的醫治事奉既輕鬆又極有果効,神蹟奇事源源不絕。使徒保羅是我們的榜樣,他緊靠著從天上而來的策略去履行主差派下來的宣教任務。使徒行傳十六章實在是一個精彩的示範:保羅原定前往亞細亞講道,因為聖靈的禁止,他們沒有去,正想改道去庇推尼地區,耶穌的靈卻又不許,但一個夜間的異象成功地把他們帶到了腓立比。顯然保羅和他的團隊對聖靈的敦促和指引持極高的敏感度及絕對的順服,因此美好的福音得以衝出亞細亞而打進歐洲和西方的領域,與天上預設的行程和時間選擇全然接軌。就如箴言十六章9節所指:「人心中籌畫自己的道路,但耶和華決定他的腳步。」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從天上而來的下載: 「現在就去!」 -【蹤跡】專欄

這是好幾年前的事,但記憶猶新。當時我的公司位於中環銀行區。那天工作安排得份外緊密,完全沒有空間停下來透一口氣。衝剌了大半天,餓得兩眼翻白,放下手上的工作,到附近的食店坐下來享受遲來的午餐時,已是午後三時多了。我心想,終於可以歇息一會﹗ 正感到無比幸福之際,電話就在這時候響起來。朋友説:「Lindy,有個人很想妳見見她,你哪一天有時間?」我即時的反應是:「這陣子工作忙不過來,恐怕會是兩個星期以後的事呢。」我放下美食,伸手到手袋裡尋找我的工作記事簿。就在這一刻,有四隻字在腦際一閃而過——「現在就去」。我略為定神,回答朋友說﹕「現在就見她,請叫她來。」朋友深感驚訝﹕「當真?那我立即試著找她。」

從天上下載的四隻字帶著迫切,令我不敢怠慢。丟下只咬了兩口的美食,付過賬就急急趕回公司。十分鐘後抵達時,傲蓮已經坐著在等我。我對她一無所知,只聽說有點抑鬱狀況。坐在我面前的她約廿多歲,漂亮清純,大眼睛含著涙,神情慌張,正像聖經上講到「被魔鬼壓制的人」那樣。(使徒行傳10:38) 我說﹕「想不到你這麼快就到了! 剛巧在附近嗎?」她撲上來使勁地捉著我,彷如一個在怒海中遇溺掙扎求存的人抓著了浮泡。她說﹕「我正要去跳樓,途中接到電話,叫我立即來見你,我就來了﹗」

傲蓮患上抑鬱症一年多,失去健康、工作和生存的意義。醫生配給的藥令她終日昏昏欲睡,焦慮恐慌,絕望到極點,覺得死去比活著更容易。那天她正步往選定了的那幢高樓,準備一躍而下﹗耶穌的名字是「拯救」,衪在這生死關頭策劃了奇妙的拯救計劃。就在她路過我公司樓下那一刻,電話就響了,不遲也不早,時間剛剛好。

那一天,傲蓮當然沒去跳樓。她重投天父的懷抱,禱告醫治後康復神速,自殺念頭從此沒再騷擾她。不久之後,她投入了新的工作,幾年間晉升至領導的位置,在行業裡贏到不少超卓成就的獎項。

阿摩司曾說,主耶和華若不向祂的僕人衆先知顯明衪的計劃,就不會採取任何行動(阿3:7)。耶穌也曾提到我們會得明白祂的聲音。(約翰十章) 「禱告醫治室」(The Healing Rooms)很著重跟隨從聖靈而來的下載去執行醫治事奉,所收到的知識言語都在報告板上列明出來。記得有一次,我們收到的只有三個英文字母,大家都不明所指,最終的結局竟是三期癌病得醫治﹗請耐心等候,下次繼續向大家訴說上帝奇妙的作為。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與神相會 帶來超自然醫治

基督教國際神召會主辦之「與神相會超自然生活特會2016」已於9月30日至10月1日舉行,邀得來自美國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領袖丹尼・席克(Danny Silk)主講,闡述天父的愛,釋放超自然的醫治及先知性祈禱。

特會首天晚上,席克指出許多人理解「敬畏神」等於「懼怕神的懲罰」,並且覺得神就像「老闆」,隨時監察著我們,為要抓住我們的錯處,但事實神卻是愛我們的父親﹗世界的文化總是教導人有權能者會控制其他人,但耶穌的文化卻並非如此,因祂從不會嘗試控制人。「聖經說,耶穌死,以致我們可以得自由,並不是說,祂死是為了控制我們﹗」

他解釋,「敬畏神」其實是與神「心連心」,就是盡一切的努力保護與神之間的關係。人與人、人與神之間若沒有愛,關係有隔斷,就會終日活在恐懼之中。一個「敬畏神」的生命應該是由愛來推動一切的決定;在關係之間為自己的那部份負責;不需要一位懲罰者來把我留在關係之中;在神對我們的需要中學習與成長,同時有勇氣去表達自己的需要。「敬拜就是要告訴神,我們知道祂對我們的愛有多瘋狂﹗」

首晚特會結束前,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的學生為與會者發出知識言論,其中有指胃部有燒灼感者會得醫治,而事後一名印度牧師表示,自己數年來正是受此症狀困擾,當晚之後胃部不適消失。此外亦有不少與會者得到醫治。

(記者陳淑安報道)

從天上而來的細語 -【蹤跡】專欄

那是星期一晚上,我半躺在床上看書,正處半醒半睡之際,腦中略過一影像:極度紅腫、痕癢和發炎的皮膚在我眼前復原。影像一閃即逝。我隨即拿起枕邊的手機,把這訊息發送到「禱告醫治室(The Healing Rooms)的WhatsApp群組:「我剛收到知識言語,感到神要醫治皮膚病,就是紅腫、痕癢和嚴重炎症的皮膚。誰有這症狀?」一分鐘內有十多人回應,當中有四、五人患上濕疹以及各類的皮膚狀況。(禱吿醫治室是個極活躍的群組,約四十人的團隊,都是香港超自然侍奉學校HKSSM的校友。)

我這樣寫道:「我見到紅紅的班痕和皮疹在眼前消失,神醫治的恩膏在運行中。這就接受你的醫治吧。」接著,禱告醫治室成員Marlon發來一張照片説:「我要代朋友的孫兒Baby Isaac接受醫治。」照片中的嬰兒那胖胖的小臉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除了鼻子和一對眼睛,每一吋肌膚都受到感染,紅的、灰的、爆裂了的,全都堆滿在小臉上﹗我以手按在手機的照片說:「噢!Baby Isaac,我奉耶穌之名命令你完美的肌膚要出現。廿四小時﹗」我們的團隊一呼百應,阿門不絕。我隨即睡去了,手一直按在照片上的臉。

感謝主!第二天早上,有兩位成員向大家報告皮膚病得醫治的好消息。我的助手臉上那片纏繞了多年的濕疹亦散退了。我問神說:「那Baby Isaac呢?昨晚的領受是廿四小時得醫治的啊﹗」我們都屏著氣,熱切地等待好消息的來臨,而我們唯一的聯絡是遠在青藏高原的祖母。

然而,不出神所預料,不久之後我們輾轉間收到一條短片,當中看見Baby Isaac滿面笑容,手舞足動,臉上的皮膚簡直是「零瑕疵」﹗過去九星期長滿一臉的紅腫和瘢痕完全了無㾗跡!事後我才知道,九週大的Baby Isaac患上嚴重濕疹和真菌感染,一直醫不好。他住在溫哥華,是他住在青藏高原的祖母把照片發到香港呼籲代禱。

約翰福音十二章28節記載,「當時就有聲音從天上來說……」神開口說話了,站在耶穌旁邊的眾人聽到的卻是雷聲,也有説那是天使和耶穌在對話,然而耶穌説那天上的聲音是為他們而來的!為什麼眾人都錯失了?這令我聯想到另一次的經歷。那次,從天上而來的只有四隻字,來得並不強烈鮮明,只在腦中一閃而過,其後卻驚覺這四隻字盛載著天父的一個愛心行動,目的是拯救一個在自殺邊緣的人。事情始末,留待下回繼續跟大家分享。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祈禱醫治室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