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y憐憫」敬拜音樂會 李思敬博士:讓神在聖靈與真理中改變你

2月18、19日,由同心圓‧敬拜者使團主辦之「Mercy憐憫」敬拜工程高峰敬拜音樂會於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一連四場聚會共有近8,000人參與。其中李思敬博士在「全港敬拜讚美研習會」中,與會眾分享了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的真正屬靈涵義。

耶穌關心撒瑪利亞婦人

「神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約4:24)李思敬博士一開始與會眾分享,這句聖經金句對帶領敬拜讚美的弟兄姊妹應該一點都不陌生,甚至在祈禱的時候閉上眼睛都可以背出來。但耶穌為何要說,敬拜神要用心靈和誠實?上文是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談論她的丈夫。基督徒經常因此段經文,對這個婦人有一個很不好的判斷。但細心思想,古代男性為主的傳統社會,一個婦人怎麼可能有5個丈夫。耶穌這句說話,只有一個理解,就是這個女人很年輕就結婚,帶著憧憬進入她的第一段婚姻。不知什麼原因,婦人的婚姻結束,但在哀傷當中,這個婦人沒有放棄生命,仍然追尋愛情,仍然相信婚姻,所以她有第二個丈夫……直到第五個。我們可以批評她現在的第6段關係不符合聖經,不過李博士認為應該欣賞這個婦人,仍然堅持每日中午出來打水。而耶穌是坐在井旁等她,還打發門徒去買東西,單對單和她談話。耶穌不是和這個婦人討論神學問題,不是譴責她沈淪在罪惡情慾當中不能自拔,耶穌關心的是她的生命。

真理的聖靈來到我們當中

耶穌說:「神是個靈。」耶穌的意思是不在乎敬拜的地方,只在乎心靈和誠實的敬拜。但李博士指出,敬拜不是耶穌在這個時候和撒瑪利亞婦人討論的焦點。參考一些比較近代的聖經譯本,「In Spirit and in truth」,意思是在靈裡及真理裡敬拜。這裡所用的「靈」這個字眼,不是說世間的靈,而是聖靈。根據約翰福音1-4章,每一次出現「靈」這個字,其實都是指聖靈。譬如施洗約翰為耶穌作見證。他說,我看見聖靈降臨在他身上。而第3章,耶穌和尼哥底母談論重生,人若不從水和聖靈生,就不能見神的國。敬拜不是講人的心靈,而是講神的聖靈。敬拜不是單單講人的誠實,而是神的靈和祂的真理。約翰福音13章到第17章祈禱之前,耶穌講的主題是真理的聖靈。而這個主題其實早在第4章,耶穌已經和撒瑪利亞婦人講過,敬拜神,是靠著神的靈和真理。耶穌說,人要從水和靈重生,是指施洗約翰的水,主耶穌所應許的聖靈。施洗約翰的洗禮是悔改的洗禮,但他說,耶穌來了,不單單是要你決志悔改,也不是要你參加約旦河的水禮,那些都是外在的。主耶穌所應許的,是生命的改變,是聖靈的能力工作,是真理改變人的心,釋放自由。

李博士又指出,嚴格來說,耶穌和這婦人講的不是敬拜,因為上下文都不是在討論敬拜。耶穌不是開敬拜研習班,而是在和這個婦人講活水,講生命的改變。耶穌明白這個婦人咬緊牙關,經歷這麼多的挫折,仍然沒有放棄。耶穌愛她,找她,並放下九十九隻羊,為了這一隻迷路的羊,耶穌坐在井旁等這個婦人。因此,耶穌不會改變話題,不會人講什麼,祂就跟著講什麼。耶穌的每一句說話,都拉回來到祂等這個婦人要和她說的主題。耶穌告訴她,不是靠你自己去改變,而是靠神。神的恩典臨到你,神的靈改變你,你願意嗎?這個婦人說,我等了很久,我知道彌賽亞要來。耶穌說,和你說話的這位就是祂。

敬拜是容許神來改變你

李博士最後談到,敬拜是生命的改變,不是人努力爭勝,做一場好的表演給神,為要得到神的掌聲及天使的歡呼。有時候領詩主席會鼓勵弟兄姊妹大聲唱,神才能聽到。但其實神無所不在,我們心裡唱不出的聲音,祂都知道。耶穌說,你來敬拜,是神改變你,是神向你動工。我們不想改變,只想安安樂樂及重複好的感覺。我們以為敬拜就在我們看得見的這個群體,但真實情況是,敬拜是看不見的神,是神的靈和真理改變我們的生命。曾經有位牧師說敬拜是天下間最危險的事,因為你來到獨一的真神面前,你承認祂是神。我們要祈求的,是我們要聽祂的說話,而不是祂要聽我們無窮盡的申訴:「主啊,我要這樣那樣……」祈禱不是給神一張購物清單。祈禱是求主改變我們。

李博士又講到一個金魚缸換水的比喻,養過金魚的人都知道,換水最多只能換走三分一,如果全部水換成清水,魚就會死。同樣,神在我們的生命當中,不會一次做完所有工作,祂可以出手,但我們會承受不住的,所以我們願意透過敬拜來到祂面前,其實是對神說:「主啊,我很不舒服,不過我願意聽你,請你動工,請你繼續完成你未完成的工作。」神是靈,所以敬拜神不是我們在做什麼,而是我們在聖靈和真理裡去經歷神的信實和慈愛。所以,這樣的信徒群體,生命經歷神的改變,來到神的面前,有不同的情感流露,但那個決心那個信靠,就成為托住整個敬拜的實質,而不是那個氣氛,不是說話流利,而是我們來到神的面前,願意祂的手在我們的身上、我們的教會、我們的家庭及我們所愛的人動工。「主啊,你是陶匠,我是泥土,這就是敬拜。」

(記者莫嵐報道)

尼泊爾信徒為人趕鬼 遭法庭判罪「使用巫術及暴力」

尼泊爾西部Salyan地區法院判處四名基督徒有罪,指他們對一個嚴重精神病的婦人施行「暴力」和「巫術」。

事件在6月6日發生,事主Seti Pariyar由曾經是基督徒的岳父送往當地教會,因她「被惡魔附身」,需要醫治禱告。證人說事主在禱告結束之前就離開了教堂。她後來被發現在附近的一個森林裡喊叫和傷害自己,被帶回家中。一個多月後,一名當地商人向當地媒體報導了這件事。有人根據該報導向五人提出起訴。五人(Ruplal Pariyar和妻子Ganga、Lali Pun、Bimkali Budha和Rupa Thapa)在7月21日被警察拘捕。在審訊時,他們被問及怎樣向受害者傳福音,雖然這並不在指控書上。

儘管事主在法庭上作供,表示她現在已經好了,四人仍被判五年監禁。第五名基督徒Rupa Thapa被裁定無罪釋放。

尼泊爾宗教自由論壇成員Mukunda Sharma牧師聽說了這個案件,於10月去了Salyan地區。他會見了五位被監禁的基督徒,並與當地律師和其他基督徒領袖,成立了一個上訴小組,向地區管理官員尋求釋放他們。當時地方官員和政治人物向小組保證五人將被釋放。與此同時,據稱的受害人Seti Pariyar和她的丈夫在地區法院作證,指五人並沒有對她採取暴力或不人道的行為。她後來在教堂作證說,因著教會的禱告,她完全得醫治了。

地方教會領導人說,他們因為作為社會中少數而被陷害。判決緣於去年尼泊爾實施一項新憲法,判定任何「改信」或「傳福音」都屬違法。

然而,因這項新憲法而起的第一個宗教自由案件在本月初被撤銷。它是針對八個教育界的基督教徒,他們在尼泊爾地震後為兒童提供創傷輔導後,在一所基督教學校分發一本關於耶穌的小冊子。

尼泊爾內閣於12月22日宣布聖誕節將不設公眾假期。許多人認為,越來越多的鄰國印度教民族主義在背後影響尼泊爾的決定。

(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2016年12月22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的道在尼泊爾快快傳開,並且得勝,五人被釋放。

從天上而來的暗號 -【蹤跡】專欄

上期的主題「從天上而來的強心針」提到有一次,醫治室下載得來的只有三個英文字母的知識言語:NPC。果然不出神所預料,一位患了NPC(鼻咽癌)的人在一小時內就出現在醫治室,其後更得到完全的康復。很多讀者都嘖嘖稱奇,覺得不可思議。有些人更把這文章發送給患了重病的親人,以作激勵,讓他們醫治的盼望得以重燃。其實,透過知識言語帶來各類的神蹟醫治,在我們的事奉學校和醫治室是常見的事,但我必須強調,這都不在乎人的功勞,也不是我們團隊擁有過人的恩賜或能力去接收從聖靈而來的下載。我要歌頌的是天父上帝永遠不停息的慈愛。那些來自聖靈的啟示,是為了顯明神要人得醫治的心意。每次我們把求醫治的訪客帶到報告板前説﹕「看哪!天父多愛你,祂預知你今天會來,把你的病況都寫在這上面呢!」當事人頓時有遇見了神的感覺,被神濃濃的慈愛擁抱著,在這相遇的一刻,醫治的神蹟便隨著而來。

年青人余靖住在加拿大滿地可,十二年前他才十四歲,練武術時不慎受傷,以致右手腕的尺骨(Ulna bone)斷裂了,同時也嚴重扭傷了肌腱,從此右手腕和手指持續地痛了足有十二年之久!修讀設計的他經常要繪圖,但右腕的劇痛令他不能畫下去。多年來他遍訪中西名醫,嘗試過不同的治療方法,包括脊醫、跌打、物理治療、按摩……但都沒帶來任何的改善,疼痛依然。為此他大學畢業後找工作也屢受挫折。最近的八個月,右手腕的情況更是惡化了,痛得寫字、刷牙、拿筷子吃東西都不行,更遑論是彈結他和素描繪畫這等愛好。

余靖來港旅遊住進朋友家。朋友媽媽說早上會去一趟醫治室,邀他一同前去。余靖不太知道是什麼一回事,當晚就登上 禱告醫治室的網頁看個明白,發現我們會在報告板上列出神要醫治的各種病症,他就輕聲説﹕「神啊!明天請給我一個暗號吧,你就讓他們把我的病況寫在報告板上!」

第二天早上,年輕又健碩的余靖踏進醫治室,,眼前的報告板上寫著:「右手腕痛」。他先是呆了一下,跟著整個人彎下身來緊抱著頭,久久未能平伏。從天上而來的暗號,帶來與神相遇的一刻,多少年的委屈,屢醫無効的挫敗感都全淹沒在天父濃厚的慈愛裡。醫治室團隊只作了一個很簡短的禱告,這纏繞了余靖十多年的痛楚瞬間完全地消失掉。接著,他花了半個鐘去測試右手腕的每一個角度和動作,並執著鉛筆不斷地素描繪畫,捧著結他去彈唱。這都是以前不能作的,現在竟然是沒丁點兒的痛!為了確定已得醫治,他還特地用這曾經廢了的右手去托起一座巨大的揚聲器。余靖喃喃地說﹕「不再痛! 太奇妙了!」

有些人說:「耶和華離棄了我,我的主忘記了我!」主問:「一個母親豈能忘記抱在她胸前哺乳的嬰孩,而不去憐憫她親生的孩子?即使她可能忘記,主說:我也不會忘記你。看哪! 我已經把你刻在我的掌上。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對你的慈愛永續不息。」(以49:15-16,耶31:1)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城寨禧年慶典 潘靈卓﹕盼望在於神的國

潘靈卓(Jackie Pullinger)50年前隻身來到香港,沒有買回程船票,沒有計劃回去英國。過去多年在九龍城寨服事吸毒者、妓女、黑社會和貧窮人。藉著聖靈的大能,她見證黑社會的吸毒者,靠著方言的恩賜立即脫離毒癮。因確信神話語而來的勇敢,她直接向黑幫「大佬」及手下傳講耶穌。50年來,許多人和家庭因為她見證耶穌而徹底改變。11月25-27日,聖士提芬會在九龍寨城公園籃球場位置,豎立了一個帳幕慶賀潘小姐來港50年。慶典透過五十個小時不停敬拜,單單尊崇耶穌。

星期六的黃昏,突然下起滂沱大雨,仍然無阻來參加慶典的人的興致。約二千多人冒雨聚集在籃球場的帳篷下,聆聽在九龍城寨中得救的見證,一起用廣東話及英文詩歌敬拜回應,並按領受呼召有特別需要的人禱告。

其中一位弟兄分享他的見證。昔日他在城寨作不少壞事,多次被控上庭,但他從不認罪。直到他遇到潘小姐向他分享耶穌,為他禱告,他突然放聲大哭,認罪悔改。他形容:「原來認罪可以如此釋放!」雖然他沒有讀書,並不識字,但後來神呼召他。他說:「不識字都可以做服事!」領導團隊之後領受要為在失望中的人禱告,宣告耶穌是盼望。

敬拜一段時間後,領導團隊領受聖經中「血漏的女人」的經文。因著她的信心,耶穌感到能力從他身上出去了。他們邀請正在患病,甚至已經無盼望的人,站到走廊之中,讓服事團隊為他們禱告。他們也提醒任何代禱者:「讓那人經歷聖靈的能力,不是你的同情。」禱告完了以後,有人分享見證。他的腸胃一直有問題,但被服事之後,他發現那痛楚不見了。另外一位姊妹說,她的頸一直有疼痛,但這晚的禱告以後,已經不痛了!眾人都投入敬拜,尊崇和感謝耶穌。這晚在九龍城寨的舊址,耶穌基督的見證比傾盆大雨來得更響更亮。

耶穌基督的見證比傾盆大雨來得更響更亮。
耶穌基督的見證比傾盆大雨來得更響更亮。

 

星期日的下午,陽光普照。更多的人聚集在九龍城分享遇見耶穌的故事。一位姊妹說,自從她認識潘小姐,認識耶穌之後,她一直很希望父親也可以接受耶穌,但父親不肯接受,仍然沉迷毒品。直到後來,病重的父親看到耶穌在女兒身上所做的改變,終於在臨終前一段時間離開毒品。領導團隊之後領受,要為現場願意接受耶穌和回歸神愛的人禱告,呼求耶穌的拯救。

後來,領導團隊亦領受要為下一代禱告。有人異象中看到一幅圖畫:在接力比賽中,藉著上一代的遮蓋和鼓勵,現在要交捧給年青一代。他們說:「年青人當中有些覺得自己失敗、不潔,或做得不夠好。我們希望祝福你們,與你們同行。你們將會是靠著耶穌的大能迎接耶穌回來的一代!」領導團隊呼召所有在服事中的年青人到台前,在上一代的陪同下,為他們禱告。數百位年青人來到台前,場面感人。

為數百位年青人禱告。
為數百位年青人禱告。

 

潘小姐隨後亦分享,當時她住在城寨中,讀到希伯來書11章時,在異象中看到那座永恆的城,就是神的國。她深信神正在向她啟示:「城寨也可以是神的國」。然而在她身處的城寨,每天的生活都在水深火熱中。其實,她並不知道如何可以把城寨改變成神的國,或何時會改變。她說:「我的任務就在於,我有否在每一分鐘,向所遇見的每個人,顯出神的恩慈。」多年來,她見過盲人看見、跛腳的起來行走,但這一切卻更提醒她,我們在地上只是客旅。「地上的政客會承諾給人民更好的城市,更好的國家。我們的盼望不是這些。」潘小姐說,「不要有一個錯覺,以為我所能得到的,就只是這個世界可以給予的。」這次慶典在一個帳篷之下舉行,正好代表我們在地上只是客旅,我們的盼望不是地上的,不是眼前的。正如耶穌在羞恥中死去,在城門外受苦(希13:12),我們也當和祂一樣,進到有需要的人當中,分擔他們的苦難。

之後,領導團隊領受要為那些因主的名,在「城外」受辱的人禱告。他們說,有些人在服事中甚至受到家人和朋友的誤解和鄙視,所以呼召這些人出來,為他們禱告。敬拜的詩歌唱出「看啊!被殺的羔羊」,鼓勵人仰望創始成終的那位。

(記者林暐皓報道)

從天上而來的強心針 -【蹤跡】專欄

「醫治室」每逢星期六早上開放,在短短的兩小時裡,尋求醫治的「訪客」從港九新界各區紛紛而至,可說是「客似雲來」。有坐著輪椅的、有倚著拐杖的,也有痛得寸步難移的……一些病情較重住進了醫院,或是住在香港以外未能親身到來的病人,會透過SKYPE或電話接受醫治服侍。遠在印尼的雲黛眼睛得以重見光明;馬來亞小女孩的長短腳一下子對齊了,都是透過SKYPE而得到醫治的。主耶穌醫治的恩典確能跨越時空和地域的彊界,這些精彩的故事,留待日後再跟大家分享。

「醫治室」的團隊約四十人,成員來自香港十多間教會,都是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HKSSM)歷屆的精英。他們在先知性預言和知識言語方面可算是訓練有素。每次對外開放之前,我們會先把「下載」得來的病名和癥狀列明在一塊 5 X 3 呎的報告板上面。我們預期這些病人不單會出現,並且會得到醫治, 因為我們相信聖靈是信實的,祂是「講得出做得到」!

記得有一次,下載得來的知識言語共有十多項,但其中一項只有三個英文字母:NPC。起初我們都摸不著頭腦,網上查看始知是Nasopharyngeal Carcinoma,也即是鼻咽癌。於是我們將 “NPC” 寫在報告板上。當時是早上九點半,「醫治室」仍未開放。誰又會料到,與此同時一個患了NPC的人剛決定要到「醫治室」來為他的病禱告!陸奇正值壯年,卻兩度確診為三期鼻咽癌,病毒指數超高,正常值約為10,他的高達10,000!電療破壞了唾液腺和舌頭的組織,使他不但失去了味覺,且留下滿嘴苦味和疼痛的潰瘍。

那天早上,他一腳踏進「醫治室」, 見到報告板上寫著 “NPC”,激動不已,心中驚嘆:「我的主!祢都知道了!祢竟預知了我今天會來!」從天上而來的三個字母有如一枝強心針,打進陸奇的心深處,令原本極度沮喪的他重拾希望,信心激增,決意為主作美好的見證。他說:「自發病以來,今天是我頭一次感到有莫大的安穩。」

陸奇繼續回到「醫治室」來接受醫治服侍。不久之後,他的唾液腺和味蕾恢復了正常的運作,病毒指數也從一萬多返回正常的10。後來,醫生確定了他體內所有的癌細胞都已完全消失掉了﹗陸奇報告喜訊時禁不住讚嘆:「父神多愛我!祂差派天使看守我和家人。祂是行神蹟奇事的神!」

因著上帝的同在加上聖靈的指引,我們的醫治事奉既輕鬆又極有果効,神蹟奇事源源不絕。使徒保羅是我們的榜樣,他緊靠著從天上而來的策略去履行主差派下來的宣教任務。使徒行傳十六章實在是一個精彩的示範:保羅原定前往亞細亞講道,因為聖靈的禁止,他們沒有去,正想改道去庇推尼地區,耶穌的靈卻又不許,但一個夜間的異象成功地把他們帶到了腓立比。顯然保羅和他的團隊對聖靈的敦促和指引持極高的敏感度及絕對的順服,因此美好的福音得以衝出亞細亞而打進歐洲和西方的領域,與天上預設的行程和時間選擇全然接軌。就如箴言十六章9節所指:「人心中籌畫自己的道路,但耶和華決定他的腳步。」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從天上而來的下載: 「現在就去!」 -【蹤跡】專欄

這是好幾年前的事,但記憶猶新。當時我的公司位於中環銀行區。那天工作安排得份外緊密,完全沒有空間停下來透一口氣。衝剌了大半天,餓得兩眼翻白,放下手上的工作,到附近的食店坐下來享受遲來的午餐時,已是午後三時多了。我心想,終於可以歇息一會﹗ 正感到無比幸福之際,電話就在這時候響起來。朋友説:「Lindy,有個人很想妳見見她,你哪一天有時間?」我即時的反應是:「這陣子工作忙不過來,恐怕會是兩個星期以後的事呢。」我放下美食,伸手到手袋裡尋找我的工作記事簿。就在這一刻,有四隻字在腦際一閃而過——「現在就去」。我略為定神,回答朋友說﹕「現在就見她,請叫她來。」朋友深感驚訝﹕「當真?那我立即試著找她。」

從天上下載的四隻字帶著迫切,令我不敢怠慢。丟下只咬了兩口的美食,付過賬就急急趕回公司。十分鐘後抵達時,傲蓮已經坐著在等我。我對她一無所知,只聽說有點抑鬱狀況。坐在我面前的她約廿多歲,漂亮清純,大眼睛含著涙,神情慌張,正像聖經上講到「被魔鬼壓制的人」那樣。(使徒行傳10:38) 我說﹕「想不到你這麼快就到了! 剛巧在附近嗎?」她撲上來使勁地捉著我,彷如一個在怒海中遇溺掙扎求存的人抓著了浮泡。她說﹕「我正要去跳樓,途中接到電話,叫我立即來見你,我就來了﹗」

傲蓮患上抑鬱症一年多,失去健康、工作和生存的意義。醫生配給的藥令她終日昏昏欲睡,焦慮恐慌,絕望到極點,覺得死去比活著更容易。那天她正步往選定了的那幢高樓,準備一躍而下﹗耶穌的名字是「拯救」,衪在這生死關頭策劃了奇妙的拯救計劃。就在她路過我公司樓下那一刻,電話就響了,不遲也不早,時間剛剛好。

那一天,傲蓮當然沒去跳樓。她重投天父的懷抱,禱告醫治後康復神速,自殺念頭從此沒再騷擾她。不久之後,她投入了新的工作,幾年間晉升至領導的位置,在行業裡贏到不少超卓成就的獎項。

阿摩司曾說,主耶和華若不向祂的僕人衆先知顯明衪的計劃,就不會採取任何行動(阿3:7)。耶穌也曾提到我們會得明白祂的聲音。(約翰十章) 「禱告醫治室」(The Healing Rooms)很著重跟隨從聖靈而來的下載去執行醫治事奉,所收到的知識言語都在報告板上列明出來。記得有一次,我們收到的只有三個英文字母,大家都不明所指,最終的結局竟是三期癌病得醫治﹗請耐心等候,下次繼續向大家訴說上帝奇妙的作為。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與神相會 帶來超自然醫治

基督教國際神召會主辦之「與神相會超自然生活特會2016」已於9月30日至10月1日舉行,邀得來自美國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領袖丹尼・席克(Danny Silk)主講,闡述天父的愛,釋放超自然的醫治及先知性祈禱。

特會首天晚上,席克指出許多人理解「敬畏神」等於「懼怕神的懲罰」,並且覺得神就像「老闆」,隨時監察著我們,為要抓住我們的錯處,但事實神卻是愛我們的父親﹗世界的文化總是教導人有權能者會控制其他人,但耶穌的文化卻並非如此,因祂從不會嘗試控制人。「聖經說,耶穌死,以致我們可以得自由,並不是說,祂死是為了控制我們﹗」

他解釋,「敬畏神」其實是與神「心連心」,就是盡一切的努力保護與神之間的關係。人與人、人與神之間若沒有愛,關係有隔斷,就會終日活在恐懼之中。一個「敬畏神」的生命應該是由愛來推動一切的決定;在關係之間為自己的那部份負責;不需要一位懲罰者來把我留在關係之中;在神對我們的需要中學習與成長,同時有勇氣去表達自己的需要。「敬拜就是要告訴神,我們知道祂對我們的愛有多瘋狂﹗」

首晚特會結束前,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的學生為與會者發出知識言論,其中有指胃部有燒灼感者會得醫治,而事後一名印度牧師表示,自己數年來正是受此症狀困擾,當晚之後胃部不適消失。此外亦有不少與會者得到醫治。

(記者陳淑安報道)

從天上而來的細語 -【蹤跡】專欄

那是星期一晚上,我半躺在床上看書,正處半醒半睡之際,腦中略過一影像:極度紅腫、痕癢和發炎的皮膚在我眼前復原。影像一閃即逝。我隨即拿起枕邊的手機,把這訊息發送到「禱告醫治室(The Healing Rooms)的WhatsApp群組:「我剛收到知識言語,感到神要醫治皮膚病,就是紅腫、痕癢和嚴重炎症的皮膚。誰有這症狀?」一分鐘內有十多人回應,當中有四、五人患上濕疹以及各類的皮膚狀況。(禱吿醫治室是個極活躍的群組,約四十人的團隊,都是香港超自然侍奉學校HKSSM的校友。)

我這樣寫道:「我見到紅紅的班痕和皮疹在眼前消失,神醫治的恩膏在運行中。這就接受你的醫治吧。」接著,禱告醫治室成員Marlon發來一張照片説:「我要代朋友的孫兒Baby Isaac接受醫治。」照片中的嬰兒那胖胖的小臉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除了鼻子和一對眼睛,每一吋肌膚都受到感染,紅的、灰的、爆裂了的,全都堆滿在小臉上﹗我以手按在手機的照片說:「噢!Baby Isaac,我奉耶穌之名命令你完美的肌膚要出現。廿四小時﹗」我們的團隊一呼百應,阿門不絕。我隨即睡去了,手一直按在照片上的臉。

感謝主!第二天早上,有兩位成員向大家報告皮膚病得醫治的好消息。我的助手臉上那片纏繞了多年的濕疹亦散退了。我問神說:「那Baby Isaac呢?昨晚的領受是廿四小時得醫治的啊﹗」我們都屏著氣,熱切地等待好消息的來臨,而我們唯一的聯絡是遠在青藏高原的祖母。

然而,不出神所預料,不久之後我們輾轉間收到一條短片,當中看見Baby Isaac滿面笑容,手舞足動,臉上的皮膚簡直是「零瑕疵」﹗過去九星期長滿一臉的紅腫和瘢痕完全了無㾗跡!事後我才知道,九週大的Baby Isaac患上嚴重濕疹和真菌感染,一直醫不好。他住在溫哥華,是他住在青藏高原的祖母把照片發到香港呼籲代禱。

約翰福音十二章28節記載,「當時就有聲音從天上來說……」神開口說話了,站在耶穌旁邊的眾人聽到的卻是雷聲,也有説那是天使和耶穌在對話,然而耶穌説那天上的聲音是為他們而來的!為什麼眾人都錯失了?這令我聯想到另一次的經歷。那次,從天上而來的只有四隻字,來得並不強烈鮮明,只在腦中一閃而過,其後卻驚覺這四隻字盛載著天父的一個愛心行動,目的是拯救一個在自殺邊緣的人。事情始末,留待下回繼續跟大家分享。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祈禱醫治室負責人)

【Kingdom LIFE】吹角宣告醫治 癱瘓病人再次行走

耶穌在地上從不拒絕病人的請求,總是充滿憐憫的心,向每個有需要的人伸出醫治之手。今時今日,祂仍然願意如此憐恤我們,並向這世代發出呼喚,邀請我們相信祂的愛與能力。在這個看似信心沙漠的城市,得勝的號角要再次吹起,就像以下這位弟兄Man Wong親述母親得醫治的見證般,不可能的事都要成就,神蹟醫治必陸續發生﹗

2014年4月的一個早上,我的七十多歲母親在公園晨運時突然暈倒,後腦撞在地上,頭部受傷被送往醫院。首次電腦掃瞄顯示媽媽只有輕微腦部出血,不用做手術。正當我們以為媽媽很快可以出院回家,沒有甚麼大礙,可以鬆一口氣時,她往後數天的情況卻漸漸地轉差,行動及排尿竟開始出現困難。第二次腦部掃瞄發現,她的腦部瘀血非但沒有減少,還在增加,並且有引致腦內壓上升的跡象,需動手術在頭部鑽孔放血減壓﹗

5月1日,媽媽進行了第一次手術,在她頭部鑽開了兩個孔,引流出腦內的積血。然而,本來預計只會持續數天的引流過程似乎一發難收,引流出來的腦血水每天仍然很多。就在手術後的第五天,併發症發生了﹗媽媽出現嚴重肺炎,血液含氧量急劇下降,進入昏迷狀態,命懸一線。醫生唯有立即移除腦部引流管,減少進一步感染風險,同時亦希望腦部出血情況自行停止。經醫護人員努力搶救下,約過了2星期後,肺炎有明顯改善,但媽媽神智仍然呆滯,缺乏反應,手腳不靈,不能自行進食和排尿,需要依賴喉管幫助。

經過一個月治療,媽媽神智反應有輕微改善,我們決定讓她出院回家休養,希望今次她可以慢慢康復。可是,回家後一個月,媽媽情況再次轉差,需再度送院。這次的腦部掃瞄發現,腦部已經嚴重積水,漲大的腦室壓著正常腦組織,令媽媽陷入半昏迷狀態。腦科醫生診斷後,認為必須做第二次手術從腦室植入引流管,把腦液長期引流到腹部。

由於第一次手術的陰影,我們始終對手術之後的情況不敢太樂觀,擔心嚴重併發症會再次出現,又因為知道媽媽在跌倒前已決志相信耶穌,就憑信心安排她在手術前一日為她進行了基督教的灑水禮,讓她正式歸入基督。

第二次手術成功地在媽媽腦部植入了引流管,把腦液從腦室引流到腹部。手術過程很順利,而且沒有出現肺炎的症狀。故此,我們都感到很高興並且期待她今次應該可以很快便康復出院。可是事與願違,手術之後的兩個月,媽媽的情況竟然沒有多大改善,康復進度差強人意,腦部積水絲毫沒有減退的跡象。

媽媽仍然神智模糊,只會間中偶然張開眼睛,但眼神並沒有焦點,對外界完全沒有反應,基本上跟一個植物人沒有兩樣。我們詢問主診醫生,他亦無法解釋為甚麼手術成功,但腦部積水仍然絲毫沒有減少。更令人失望的是,醫生說在這情況下,在醫學上已沒有進一步的治療辦法了﹗

面對這壞消息,我們家人的心情固然掉進谷底,但同時心想,我們既然是基督徒,應該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既然醫學上再沒有甚麼可作,也基於方便照顧,我們就決定讓媽媽出院回家,專心等候尋求神的醫治。事實上,她的情況就像植物人一樣,全身無力,就算坐在梳化上,因為頸部乏力,垂下的頭部,眼睛只可望向地下,亦因為腰椎無力,就算坐下,身體也會自然向前,向後或向左右傾側,容易跌倒,非常危險。

這段日子,我們雖是難過,但仍然對神充滿信心和盼望。我們沒有為媽媽做什麼治療,只安排她參加祈禱聚會,而且每天為她祈禱。我們的神,是信實和聽禱告的神,但很多時候我們仍然會問,為什麼神沒有應允我們的禱告?為什麼手術成功,康復進度不是我們所料的結果?但我們突然想起耶穌醫治好瞎子的故事,就是約翰福音九章,耶穌回答門徒指,不是這瞎子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有一天,神竟然感動一位不懂吹角的姊妹去買號角,而且還要是較難吹的短角。神要那位姊妹到我媽媽家中作祈禱醫治,並且要吹角宣告神的大能臨在。那是我首次接觸號角,其後翻查聖經,原來吹角是宣告神的臨在。祂是大而可畏的,吹角亦可以用於敬拜讚美、醫治、屬靈爭戰、粉碎一切攔阻神的敵對勢力、打破仇敵的轄制等。

過了不久,媽媽的康復果然情況一天比一天進步,連腦外科醫生都無法解釋﹗我們親眼見證到神使媽媽的身體機能經歷好像嬰孩一樣的變化。嬰孩成長是怎樣的呢?就是由只懂躺臥,變成可自行轉身,進而坐起身來,學企,學行;從開始吃流質,到吃粥,直到其後可以自行進食和排尿,甚至執筆寫字,講說話,跟我們傾談等。唯一和嬰孩不同的,就是媽媽的智慧和身體康復比嬰孩成長快數百倍。不足兩個月間,她就從植物人的狀態,變為差不多完全康復的正常人,胃喉、學行架、輪椅,全部都不需要了。哈利路亞! 媽媽極速的康復進度,相信只有神才能做到,將榮耀頌讚歸於我們的父神。

2014年10月,主診醫生為媽媽再做腦部掃瞄,結果顯示腦積水大幅減少!翌年暑假,我們和爸爸媽媽大夥兒去了日本旅行,旅行期間,媽媽走路比爸爸還要快呢﹗


文@ M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