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相會 帶來超自然醫治

基督教國際神召會主辦之「與神相會超自然生活特會2016」已於9月30日至10月1日舉行,邀得來自美國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領袖丹尼・席克(Danny Silk)主講,闡述天父的愛,釋放超自然的醫治及先知性祈禱。

特會首天晚上,席克指出許多人理解「敬畏神」等於「懼怕神的懲罰」,並且覺得神就像「老闆」,隨時監察著我們,為要抓住我們的錯處,但事實神卻是愛我們的父親﹗世界的文化總是教導人有權能者會控制其他人,但耶穌的文化卻並非如此,因祂從不會嘗試控制人。「聖經說,耶穌死,以致我們可以得自由,並不是說,祂死是為了控制我們﹗」

他解釋,「敬畏神」其實是與神「心連心」,就是盡一切的努力保護與神之間的關係。人與人、人與神之間若沒有愛,關係有隔斷,就會終日活在恐懼之中。一個「敬畏神」的生命應該是由愛來推動一切的決定;在關係之間為自己的那部份負責;不需要一位懲罰者來把我留在關係之中;在神對我們的需要中學習與成長,同時有勇氣去表達自己的需要。「敬拜就是要告訴神,我們知道祂對我們的愛有多瘋狂﹗」

首晚特會結束前,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的學生為與會者發出知識言論,其中有指胃部有燒灼感者會得醫治,而事後一名印度牧師表示,自己數年來正是受此症狀困擾,當晚之後胃部不適消失。此外亦有不少與會者得到醫治。

(記者陳淑安報道)

網絡教會 另類神聖社群

崇基神學院於9月13至14日舉辦「第十屆牧養週年研討會2016」,主題為「新.網中人——網絡與牧養」,邀得多名牧者及學者探討網絡牧養的可行性及果效,並分享自身經驗。

9月14日下午場,陳龍斌教授分享到網絡教會可以成為「輔助教會」(parachurch),並不是與教會對立的。在教會人手緊絀的情況下,網上教會能輔助教會提供牧養。此外,網絡是一個匯聚人的好途徑,幫助教會尋找己去的羊或挽回若即若離的羊。當談論到網絡牧養與傳統牧養可如何分工時,陳教授指出網絡可組織一群志同道合者,並提供一個平台讓他們可暢所欲言,例如現時Facebook的專頁或群組。因此,網上教會能發揮「另類教會」(alternative church)之效。

陳教授同時提醒建立個人關係的重要性,不然專頁或群組的會員人數只是數字。他分享個人網絡牧養經驗,例如把會友逐個加為朋友,再與他們發個人信息傾談。那些有回應的,便與他們進一步建立生命的關係,牧養他們。到建立了一定關係,他也會邀請他們來教會。另外,他也分享到如何藉網絡為公義發聲。例如,他曾透過社交網絡接觸到在網絡被欺凌的人,建立群組為他們發聲。最後,他亦指出網絡教會不能全面發揮教會功能。若要發展網絡牧養,很需要有同行者,共在信仰中互相鑑察。

接著,李駿康博士分享到網絡牧養的對象不獨是年青人,也應教長者上網,融入他們。他認為網絡是很好吸引人的工具,進而再面對面牧養。然而網絡牧養亦有其難處,例如一般人不會在網絡公開真正身份,虛實難分;在網絡上「無枉管」,很多人藉此宣揚仇恨;網頁很多時與生意連結。他認為,要有效地做網上牧養,需要認清牧養者與被牧養者是誰。

接著,關瑞文教授指出,媒體正在改變整個世界的結構。社群已不再以面對面定義,社交媒體讓人可以跨時空、跨語言去溝通。但他同時帶出一個問題——沒有「身體」的網上教會是否真的教會?葉菁華教授續從神學角度回應這問題,認為教會是地上的divine community(神聖社群),重要元素包括聖徒相通、聖禮等等。他同意網絡教會具備聖徒相通的元素,但聖禮例如領聖餐方面,會遇到困難,但非不可行。最後,他指出網絡可成為教會的載體,接觸不上教會的人,及牧養不能上教會的人。

(記者陳細細報道)

信任 -【愛有道】專欄

「請相信我,不會再有下一次。」犯錯的孩子希望得著父母的寬恕,並給予改過的機會,重新相信他仍是孺子可教。

「嫁給我吧!我會愛你一生一世。」男友的盟誓,期盼女友以身相許,相信他是那位保護她,讓她終生幸福的天使。

一段關係能夠延續、進深,信任是一根看不見,而且是十分脆弱的線。信任的根基是本於愛,同時經歷過時間的考驗。一個初次犯錯的孩子,父母肯定會輕輕放過他,因為誰也不想自己的孩子變壞,只是會提高警覺,留意孩子會否再犯。假若他一再犯錯,除了加重懲罰,信任這根線亦會愈加收緊,懷疑他是否在欺哄你。

成人之間的信任關係變數更多,當發現一個跟你出生入死,信誓旦旦的人,竟然背叛你,信任的線被切斷,愛的根基亦會因為不信而搖動,導致好友親屬反目成仇,夫妻離異。

妻子或仍深愛不忠的丈夫,但如何再相信枕邊人不再出軌呢?不信的自然反應是猜疑,疑心使人不斷陷落,產生更多不切實際,超乎事實的可怕想像,眼前人變成了陌生人,猜不透,摸不著。

重建信任的關係之先,必須跟對方澄清自己的心裡的疑懼,給對方一個辯解的機會。信任再連線不會一下子就接通,也不是一再口頭保證就能夠讓對方放下疑慮偏見。雙方都要給點耐性和時間,事實是最好的明證,例如一個怕丈夫不在身邊就是跟第三者約會的太太,丈夫就要多待在家,出外也時常給她發訊息,叫她心安。

受過傷害欺騙的人,更難重新信任別人,有些甚至生活在驚恐之中,與人保持距離,不容易進入親密的關係,要突破心理的障礙,必須尋求專業的輔導。


文@徐惠儀

最抓狂的小事 -【愛有道】專欄

電影〈Wild Tales〉(台灣譯作「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一齣定位為喜劇的阿根廷電影,內容由六個小故事組成,尋常的生活場景,不尋常的巧合,莫名的情緒,眨眼間演變成難以收拾的殘局。令觀眾在狂笑中,隱隱觸動自己的生命經驗深處,也曾遇過類似的事情。

談婚論嫁的情侶,看見情人與異性言談甚歡,氣上心頭,把定婚戒還給對方;乖乖囡因為不能外出與朋友約會,痛罵媽媽一頓,還把最心愛的擺設摔碎了。義結金蘭的好姊妹,在生日慶祝會上,無意把對方的小秘密公告,歡樂宴變成絕交宴。更常見的,在擁擠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兩個乘客忽然大吵起來,甚至動武,只為一方無意輕輕推撞了對方,或觸碰了他身邊的女伴。

小事一樁何以會觸發一場人際大戰?有人歸究於生活太緊張,大家都受著太高的壓力,一旦有個破口,自然把內在的不安宣洩出來。也有人說這是個自我膨漲的時代,一丁點令「我」不舒暢的事,都不會忍受,誰擋「我」路,誰就遭殃。

還有一個不易覺察到的原因,其實這個外表強悍的「我」,內裏卻是不堪一擊,軟弱的「我」缺乏安全感,對自己沒有信心,會給別人比下去,怕被遺棄,怕失去權威……於是為自已建立無形的防衛,有時還以和藹可親的外表裝飾著,可是某時某人誤闖了防線,就是最小的事,也可能啟動了「我」的保安系統,令「我」抓狂,無法自控。

抓狂發飈之後,不要錯過發現真我的機會,懇求那位深知我們軟弱的上帝,給我們重塑這個破碎的自我,學會分辨無心之失與惡意的攻擊,能以智慧與理性回應突如其來的挑釁。


文@徐惠儀

認錯有多難 -【愛有道】專欄

「我看不見自己錯在哪裡!」

「嘻嘻!算是我錯啦!」

「怎麼?我錯了,你也不是全對呀!」

「不用再講了,我知道啦!」

「事情都過去了,你還想怎樣呢?」

「這是誰都會犯的錯,我也不例外。」

什麼是人最容易做的事情?德蘭修女回答:犯錯。

不管你同意與否,錯總是不能避免,當錯誤影響另一個人,簡單如約會遲到,無論是因為自己的問題或是交通問題,跟焦躁地等候的朋友致歉:「對不起!我遲了,讓你久等。」看見你的誠意,對方也不好意思跟你計較了。

可是很多人都是明知錯的在自己,卻支吾其詞,不肯直接承認。對小孩子來說,不肯認錯多是因為怕受罰;父母若要孩子學習承擔錯誤的後果,先要讓子明白過而能改的道理,給孩子合理的懲罰,更給予寬容的自新機會。還有,父母若從沒有承認犯錯和說「對不起」,孩子也是「有樣學樣」吧了!

成人之間的衝突,不論是朋友、夫妻、同事,或許雙方都有犯錯,最難處理的心結是,「我現在沒有怪責他,但明明是他錯了,應該說對不起啊!」「為什麼每次都要我先道歉,這次應該輪到他!」若沒有一方肯主動認錯,關係僵住,甚至愈變愈壞。

願意誠心承認錯誤的人,先要跨越「自尊」的障礙,明白認錯不等如失去了尊嚴,長輩對後輩認錯,不是自貶身價,而是敢於承擔,為自己所作所為負責任,這才是值得後輩尊重的表現。

認錯之後,大都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彷彿給事情劃上句號,不再讓自責內咎折磨自己,不在糾纏於誰對誰錯的思慮。踏出錯誤的圍城,可以重新出發,修補關係,療愈傷痕,重建自我。


文@徐惠儀

不能平衡的算式 -【愛有道】專欄

甲勸導乙不要結婚:「婚姻是戀愛的墳墓!」乙:「能夠入土為安,總比做孤魂野鬼好!」電視劇的編劇可真幽默,一語道破了婚姻關係中的兩難,叫人會心微笑。

進入親密的關係之前,最好不要高估自己的「實力」,尤其是包容和忍耐。沒有好好在求戀期觀察對方的性格,在彼此的互動中發現大家的優缺點,學會調整接納,進入婚姻的路肯定是荊棘滿途,耗盡了熱戀期的愛火後,關係亦由甜蜜變為苦澀。令人疑惑的是,究竟這類婚姻關係是如何維繫?又為何忽然結束呢?

如果關係可以用一條方程式計算,雙方都付出,雙方都受惠的話,大家都感到滿足,彼此欣賞,關係可以長久「平衡」,這可是極難得的理想關係。

當一方不斷付出,對方只受惠不作回饋,這種不能「平衡」的關係早已暗藏危機,付出的一方心中的怨憤日積月累,只等合適爆發的時機,例如遇上「第三者」或是儲存了足夠的「反叛」能量,決定不再為對方犧牲,為自己討回公道。

還有一種可以維繫卻存在破裂危險的關係是,雙方都付出,但一方雖然受惠,關係表面「平衡」,實際心中不滿,等到日子下來,甚至厭棄對方,查找對方諸般的不是,作為結束關係的借口。例如一個享受太太天天給他煮飯煲湯,照顧孩子的丈夫,總覺得她不能滿足他的心靈需要,等到孩子長大之後,家庭的需要減少,關係亦漸趨惡劣。

世上沒有完美無瑕的人,亦沒有完全美滿的關係。若關係的方程式只計算自己的「收入」,不理會對方的付出,在「受惠」之時不表達自己的真實需要,反轉過來指責對方說:「我受夠了!」這肯定是不公道的。


文@徐惠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