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蒙恩鼓勵青少年 向天父求禮物

國度事奉中心於3月24日邀得台灣Fight K教會主任牧師、《親愛的公主》作者張蒙恩牧師,主領「得地為業 — 天父的禮物見證分享會」。當天一共兩場,分別為「青少年牧者交流會」及「職場牧者分享會」。

你的天父有多大?

張蒙恩牧師說:「你禱告的內容決定你的天父多大。」他鼓勵信徒奉耶穌的名向天父求禮物,因為我們都是天父的孩子。聖經指出我們得不著,因為不求(雅四2),而求也得不著是因為妄求(雅四3)。他解釋妄求的定義是「浪費」,如經文說不要把珍珠丟給豬(太七6),為證明自己而有的祈求,屬於妄求。他亦特別提醒信徒,撒旦也會給我們東西,所以要小心。

等候是為更美好的結果

他指出,聖經提到能力時,都與等候有關,例如「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賽四十31),信徒得著聖靈前也要等候(使一4)。他說,沒預備好的等是乾等,就像以色列人死在曠野,而預備好的等,是為更美好的結果。

另外,等候是因為相信神有能力。神有時會故意遲到,讓我們在延遲的過程中更認識自己。就像掃羅等不及撒母耳來獻祭,便自己獻祭。對他而言,獻祭只是手段,他要的是贏,並非真心敬畏神。

天國經濟學:「凡有的,還要給他」

張牧師又說,我們可決定人生經歷多少神的應許。他以聖經中好管家的比喻,指出天國經濟學是「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太二十五29)。我們不需覺得不公平,卻應好好運用神所給予的。

信仰核心是關係

張牧師又說,教會通常提到十字架就是受苦,但耶穌來不只是為死,也是示範如何活,神的國如何運行。因此,受苦只是過程,耶穌的死是為成就我們做不到的事情,以致我們能把神的國帶下來。耶穌來是讓我們跟神建立關係,我們信仰的核心是關係,因此教會的核心應該是建立家庭關係。

苦難是曠野 終點是迦南地

談到很多教會認同苦難神學時,他指出苦難只是曠野的過程,不是終點,終點是迦南地。他指出神向人懷的「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耶二十九11)。他鼓勵信徒面對苦難要放心,中間雖然會有波折,但只管放心往前走。曠野的日子是讓我們去經歷,將來能成為別人的光。就像他曾經為情自殺,他明白那種掙扎及傷痛。因著這些經歷,他所寫的愛情書成為暢銷榜第一名,他亦被台灣百多間學校邀請去教導青年人談戀愛。

職場領袖要「主」觀

張牧師有感教會一般太客觀,沒面對現實。教會辦很多活動去吸引人來聚會,卻很少談及職場,沒教導信徒如何在職場上得勝,因此很多青年人進到職場時便離開教會,結果教會失去20至35歲這年齡界別的群體。

他說,工作是屬靈的,神給亞當工作,教會需要教導青年人在職場上發光,特別是領導力及聆聽這兩方面。領袖能帶出信息,唯有跟隨神的領袖能帶出神的信息,而不是人的意見。客觀的人,無法帶人進迦南地,所以要成為「主」觀的人,主說什麼就說什麼。

多結果子就能榮耀神

張牧師說,當我們結果子時便能榮耀神。結果子有三方面:生命、生活及福音。生命指的是聖靈果子;生活是讓人看到的,如智慧。當我們連結與主,就會有供應,而能結果子。耶穌說,父因兒子得榮耀。別人從我們身上看到的,不是信一個宗教,而是進入一個新的家庭,有一個很棒的爸爸。

財務祝福的見證

張牧師的教會現時有900多名年青人,自由參與的禱告會每星期有約390人參加。張牧師說,因為人經歷到神,便想來禱告會。接著,他分享到神超自然地送一塊一萬平方米的地給他們建堂,而且就在捷運站旁。神又感動一位未信主的老闆送演唱會級的音響設備給他們,就像神感動波斯王古列資助猶太人回耶路撒冷建殿般。張牧師說,神能動用萬有,讓我們體驗祂的全能。

居上不居下 創造新的文化

張牧師表示,神要基督徒「居上不居下」,目的是改變政策,創造新的文化,把神國的法則運行出來。張牧師以自己所經營的牙醫診所做例子,他的診所是全高雄第一名,藉此成為模範,帶動全行業要善待員工。他說,當神還未提升我們時,環境一定是很惡劣的,但我們必須預備好,在逆境中不只求生存,還要卓越,以致讓神透過我們彰顯祂的國。


 

十字架的「五個呼召」

張牧師分享到聖靈啟示他如何從彼得前書看到十字架的「五個呼召」。

  1. 活出聖潔

「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一16)

十字架的核心是聖潔。聖潔不是「做」,而是「關係」,我們能夠聖潔因為我們在基督裡,不聖潔就是關係的撕裂。

  1. 透過生命改變見證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 )

我們被召是為了宣揚耶穌的美德,透過生命改變作見證。

  1. 受苦也要忍耐

「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甚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彼前二20)

在生命當中會遇到不同事情,要堅持做神眼中正確的事。

  1. 彼此相愛

「總而言之,你們都要同心,彼此體恤,相愛如弟兄,存慈憐謙卑的心。」(彼前三8)

要像神,學習愛人,也要愛不可愛的人。

  1. 今生得百倍 將來得永遠榮耀

「那賜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他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前五10)

當我們跟從主,不只是將來有榮耀,今生也能得著百倍的祝福。

(記者陳細細報道)

學者討論亞洲基督教教育使命

由台北基督學院主辦,「2016基督教教育國際研討會」於3月18至20日舉行,本次會議主題為「建立基督教教育根基:亞洲基督教教育之使命、異象與發展」。大會邀請國際基督教學校協會助理副會長、韓國中央基督教學校校長及校牧、美國聖約學院教育及社會學系主任等多國講者與會分享。會議期間同時舉行「基督教教育博覽會」,讓相關學校、教會、組織等機構能藉此機會多所交流。

美國聖約學院教育及社會學系主任雅各瑞斯勒(James Drexler)演講的主題為「基督徒教師:何能深具影響、卓越非凡?」從聖經教導出發,以人類學、知識論、倫理道德等三個層面來說明「聖經架構中的教育是什麼」,以及「聖經中對於以基督信仰為辦學理念的期待」。

從現實層面來看,瑞斯勒提到,宣稱具有信仰背景的教師可分為「老師但剛好是基督徒」、「基督徒教師」兩種不同類別,而後者顯然才是有潛力為學生帶來影響和改變的身分。

他說,人的教育觀必然受到其所相信的世界觀影響。身為基督徒教師,他對於世界的認識自然是奠基在聖經之上。聖經教導,人類是依照神的樣式而造,都是獨一無二,也有尊嚴與自尊的需求。聖經也教導人們只能因信稱義,除了擁有神的形象外,也披帶神公義的外袍。教師對待學生時,除了用從神來的愛去關心、理解學生的需要之外,也要曉得對方同樣是神所造的寶貝,要以平等、合理的方式看待學生的過犯與不足。

此外,從聖經中得知,世上的一切都是神所造,每個學科雖然看似各自獨立,但其實彼此有互相依存的關連。同時,各學科所呈現的內容其實都是神創造的奧秘。瑞斯勒提醒,教師在傳授課業時,要明白除了透過教育來增進學生的知識深度外,也不忘帶領學生將腦袋中的學識轉化成言語、行為上的改變。生命透過學習得著建造,知道神創造萬有的奇妙偉大,從中經歷神,不僅知識越發增長,也能和神有日漸親密的關係。

第三,當今有許多學校為辦學成績所苦,會著重學生的升學率及畢業後是否考取名校就讀。瑞斯勒表示,教育的重要層面向來不是這些屬世所追求的量化成果。基督徒教師該要明白,學習的過程是讓人擁有掌管、治理全地所需的技能,每個人都是藉由學習,來裝備自己,保持對世界的好奇與熱情,以此來完成神所託付的各樣使命。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林稚雯台北報道)

 

開封五名猶太女人回歸以色列

開封的猶太社區有幾百年歷史,來自此地的五名猶太人後裔於2月29日啟程前往以色列,完成移民的第一階段。以色列新聞報道,說高藝宸、岳婷、李靜、李圓、李程錦將住在Midreshet Nishmat,在Jeanie Schottenstein中心的女性高級妥拉研究所學習律法,準備皈依猶太教。她們一直在研讀希伯來文,在出發前學習猶太教。

一般認為開封的猶太社區在第八或第九世紀由伊拉克或波斯的商人創立,明朝時可能已有五千人,但由於同化和通婚已減少到不到一千。協助她們移居的Shavei Israel主席Michael Freund說,餘下的成員都有意重新連接到他們的根源。「他們仍識別為猶太人的後裔,即使他們當中一些人與猶太教無關。」

(來源:以色列新聞祈禱會面書,2016年3月)

 禱告:為她們能適應以色列生活,及信主祈禱。

「一帶一路」有助華人營商宣教

香港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於3月17日舉行了「『一帶一路策略』下華人職場在穆斯林世界的角色」分享會,先由董事及秘書長蘇祖耀博士分享「一帶一路」的屬靈意義,後由對穆斯林宣教有豐富經驗的候士尼(George Houssney)牧師分享神在中東的工作。

「一帶一路」的屬靈意義

蘇祖耀博士表示,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有助於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大使命。昔日神使用羅馬帝國,藉築橋修路打通了歐洲,幫助福音傳遍歐洲。同樣地,今天「一帶一路」打開中國通向中東地帶的福音之門。這一帶涉及66個國家,都為鮮聞或未聞福音國家,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這些伊斯蘭國家不歡迎宣教士入境,卻歡迎中國來投資,他鼓勵基督徒企業家把握這個生意與宣教的機會。另外,他指出香港是個東西文化交匯的地方,香港可在這個使命中擔當聯繫人的角色。最後,他盼望不同地區的華人能明白這個策略的屬靈意義,一同起來完成大使命

神在中東正迅速工作

喬治牧師生於黎巴嫩,在穆斯林環境中長大,並在青年時期信主,被主呼召向穆斯林傳福音。他於1990年成立Horizons International,致力在世界各地向穆斯林傳福音。喬治牧師分享到多媒體是他們近年喜愛使用的策略,透過電視節目、Youtube、Facebook向穆斯林發放福音信息,果效非常顯著。另外,他們在貝魯特(Beirut)開設一個事工中心,專門服事由敘利亞來的難民。這些難民對福音非常渴慕,因此他們每星期開27場聚會,每次服事約500人。

喬治牧師續說,過去15年的恐怖主義令很多穆斯林反省他們的信仰。他們大多不識字,沒有真正讀過可蘭經。有一次,他向一名穆斯林談論巴黎的恐怖襲擊,對方表示這不是穆斯林的作為,喬治便向他指出可蘭經中同意暴力及殺害行為的經文。這位穆斯林當時被嚇倒,沒法回應。喬治牧師向穆斯林傳福音已有45年,但過去5年穆斯林接受福音的程度令他震驚。

然後,他提及伊斯蘭教過去300年正是透過營商宣教把宗教傳至亞洲,包括印尼、馬來西亞、印度、巴基斯坦、中國等國家。他指出現在正是基督教逆轉形勢的時候,鼓勵華人把握「一帶一路」這政策,藉投資、生意等方式,透過營商把福音傳回中東國家

(記者陳細細報道)

內地兒童事工挑戰大 欠教師 欠資源

福音證主協會與旺角浸信會於3月2日舉行神州情季禱會,主題為「內地兒童事工的實況和需要」,闡述在國內當兒童主日學老師的挑戰。

講員胡老師指出,內地不同地區面對不同挑戰。對於貧困地區及農村,最大的挑戰就是缺乏資源及教師;教材欠缺,老師亦缺乏訓練。此外,留守兒童情況普遍,他們一般很自卑,心靈上有很大需要。相對貧困地區而言,一般鄉鎮的兒童主日學有較完善的行政架構。可是,資源及有經驗的教師仍很缺乏。至於富裕城市,雖然資源充足,卻不是沒有挑戰,其一挑戰是學生太多,並且背景參差,有來自富裕家庭,也有民工家庭。另外,中學灌輸進化論,導致主日學學生升中學後有很高的流失率

另一位講員是在國內服事了逾十年的白老師。她特別指出全人關懷的重要。主日學老師不僅傳遞聖經知識,也教導學生把信仰融入實際生活,及以信仰面對不同人生階段。另外,白老師提到他們正組織主日學團隊,培訓將來可培訓他人的老師,並建立地區網絡,促進彼此交流。最後,她提到內地的主日學培訓教材仍很缺乏,香港可以成為重要的渠道

(記者陳細細報道)

一本聖經兩件衣服走天下 中國家庭教會傳福音奮勇史

作者為中國五大家庭教會之一  — 華人歸主團隊(前稱方城教會)的創辦人,本文摘錄自他的個人傳記《火煉的使徒》,書中詳細記錄中國教會從文革時期到大復興的血淚史。

文◎張榮亮

我們的團隊是1981年建立的,目的就是傳福音。經過30多年,在百般的貧窮、患難、逼迫、艱難中終於將福音傳開了,使福音在全國各地開花結果,有了可喜的收穫。

我們當時的口號是:一本聖經兩件衣服走遍天下。當時真的是如此,拎一個小包,裡面裝著一本聖經,兩件衣服,就走遍全國。現在沒有人會這樣做,覺得不可想像,但那個年代,我們團隊的人都是這樣傳福音的。

從1981年起的十幾年,一頓飯兩塊五一直是我們的標準,不能超過兩塊五,所以一般只能吃個燴麵,想再吃個饃,吃個菜,都是不行的。所以常有饑餓感,吃不飽就喝點水充饑。因為再多,教會就無法支付。這還是好的情況,更多時候,我們就是啃點餅乾、吃野果,渴了就喝溪水。走路時,看到有的家門口貼著信主的對聯,知道這家是信主的,就可以上門去要個饅頭。

現在經濟好多了,但我們同工們在一起吃飯也都是很簡單的幾樣,自己做飯,都極少在外面吃,包括接待各個地方來的弟兄姊妹。所以我們團隊的同工,無論弟兄還是姊妹,在團隊裡最開始的服事就是煮飯半年,這也是重要的服侍,並借此學習謙卑,學習僕人般的事奉。

穿在八九十年代,香港那邊弟兄姊妹給大陸運聖經過來,為了躲過海關的檢查,都用很多的舊衣服掩蓋聖經。這些舊衣服是他們不要的,就一起給我們。在2000年前,我們同工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透過這個管道周濟的舊衣服。自己都很少買衣服,偶爾過年才可能買一件。雖然穿的破爛,但每個人都有神恩膏的大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

最好的情況是住到熱心接待的弟兄姊妹家。但在1983年到1985年,無論白天或晚上,公安常常到信主接待的人家裡,要突襲搜查。所以即使愛主的人,也不能接我們住在家裡,其他人就更加不敢接待我們了。但有些弟兄姊妹會給我們提供些被子、被單,讓我們在野地上睡。

在80年代,若能去別人家住,我們都規定晚上不超過九點、十點就要關燈,為要節省電和煤油。當時有的地方還是用煤油燈。考慮到農村窮,為了體恤接待我們的家庭,讓人歡迎我們再來,我們就訂了這個規矩。

去到哪家,姊妹們幫忙做飯洗衣,許多年來,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為畢竟是在別人屋簷下,肯定不如在自己家自在。但在那樣逼迫的環境下,有人能夠接待我們住就已是很好了。當然,也有一些家庭,讓我們感到賓至如歸,可以不必那麼拘謹。

我們在全國各地傳福音時,若找不到可以接待的家庭,通常就是住乾店,因這種店最便宜,直到90年代,都只要五毛錢。現在的人可能沒聽說過乾店這個詞,其實就是一個大房間,一大群人住在一起,凡來的客人,店家給每個人一張涼席就完了,別的什麼設施都沒有,連衛生間都沒有。

有些時間,就在曠野和車站等到天亮,這都是經常發生的。橋洞下、田野、沙灘、河灣、麥田、菜地、竹園、棉花地、打穀場、山坡上、廣場……我們都睡過。姊妹們都和弟兄們一樣,住乾店、睡曠野,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我們教會的權愛玲姊妹13歲時跟著三個大人去外地短宣,到了一個地方,因為第二日還要轉火車,那天晚上四個人就在火車站廣場住了一晚。那時也有乾店,四個人兩塊錢就行。但他們為了省錢,連乾店也不住,買份報紙,鋪在地上,四個人就背靠背這樣睡了一晚。後來又經歷其他方面的難處,令她覺得出去真苦,以後還是不出去服侍了。但後來長輩的教導讓她明白了服侍主就是走十字架的道路,那次的短宣奠定了以後事奉主受苦的心志。後來她成為教會的全職傳道人,直到今天依然在神的家裡盡職盡忠。

在八九十年代,我們常常騎著自行車,從方城騎到社旗、南陽及河南各地,再從河南騎到湖北、山東、安徽,到各地傳福音、講道、栽培工人、探望教會。
我們去湖北的棗陽、隨州、襄樊,一天就能到。去山東、安徽就比較遠,要兩三天。我們一天能騎兩百六十哩路,兩天五百哩路。平時騎累了,就躺在路旁稍微休息下,晚上就在田野睡。所以,我們的團隊,無論弟兄還是姊妹,都是騎車能手。

雖然常常饑餓,吃不飽,但那時不知哪裡來的力量,每天竟然可以騎車騎那麼遠。我相信是主加力量給我們,因祂應許說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

我們的自行車通常都是買回來的二手車,我們每天騎,還常常走那麼遠,所以容易壞。但若去修車鋪,要好幾塊錢,所以出去時都帶著修理工具。剛好鄭書謙弟兄會修車子,壞了就修一修。

在2000年前,要是遠途坐火車的話,都是硬座或無座。那些年,丁秀玲姊妹每月都去廣州兩次取聖經,單程就需要27小時,每次都是硬座或站票,有座位就坐,沒有就站著,沒有看過臥鋪是什麼樣。從1981年到1989年都是這樣的光景。1989年她被抓,判了三年勞教。

家庭從1981年一直到1998年,我和所有的同工都沒有領一分錢工資,全是義務。在當時那樣貧窮的情況下,連傳福音的錢都不夠,哪來工資呢。你作工了,天上有祝福有獎賞。但要想有點薪水,在當時是沒那回事。

所以孩子們上學等費用都只能靠各自家裡種田、養豬、養雞、養羊來供應,錢少了就少了,養不起就養不起。所以你要想養家就回家去。要留在團隊,那就要過奉獻的生活,傳福音的生活,為了耶穌甘願忍受貧窮。

那時我們團隊的姊妹們結婚,定的標準是:不在乎對方的長相、經濟收入等外在條件,只要他是個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愛主,他的家也愛主,願意養你、支持你的全時間傳道工作就好了。

差派工人在當時的環境下,傳福音就意味著受逼迫、被抓、被打,這就是一條十字架的道路。所以當時教會若差派人,首先長老就會說,我們這回差派打發去全國各地傳福音,你們每個人回來時要帶上一條繩,就是被捆著回來(被公安局捆著遣送回來),你們若不是這樣回來,就別來見我。意思是鼓勵大家一定要勇敢地傳,不要怕。大家都很受激勵,毅然地說:「行,我們都出去傳揚。」就這樣,見人就傳,福音就這樣被傳開了。有一些被抓住了,打得死去活來;有的沒被抓住,隨走隨傳,結了許多果子,建立了許多教會,信主的越發增多。

我們團隊差派出去的工人,最小的十幾歲,年紀大的有五六十歲。每次打發工人,都是難捨難分的場面,不知道今日離別,何日能見面;不知道回來是在哪一天,或許是被囚,或許是遍體鱗傷,或許是帶著笑臉。

被打發去到各地的同工,都是空降兵,常常只有去的路費,至於到那地後怎麼生活,有沒有錢回來,都管不了,只能憑信心。所以他們一去,何時能回來不知道。主若預備了路費,有人奉獻了,就可以回來;若沒有,就在那裡繼續作工,直到有了路費才回來。

在那個年代,很多事情都是很無奈的。我們知道要愛惜工人,要支持宣教士,但那時確實大家都窮,教會就是在窮苦中成長起來的。我們能做的只有切切地禱告,把各人交付在主的手中,求祂看顧,求祂保守。所以每次的差派禮都是淚水的洗禮。

(摘錄自《火煉的使徒》,張榮亮著,國度事奉中心出版)

台灣牧者會議: 蒙召信徒進入政治領域

由台灣基督教聯盟協會(以下簡稱台基盟)主辦的「第六屆台灣牧者國是論壇會議」,於2月22至24日在新北市舉行。來自不同城市、教會的150多位牧者透過分區討論,在聯合議程中皆達到一致共識。大選後,雖非全部的教會皆支持信心希望聯盟,但確實影響教會思考應如何關心政治,以及對於社會議題應有何思維和反應。

信心希望聯盟輪值主席陳志宏牧師表示,就整體的策略而言,教會可鼓勵有相關呼召的信徒進入政治領域,不一定要加入信心希望聯盟,但最要緊的是教會需為他們禱告,或是創造機會讓大家認識,並以參政者為主發展基層組織,而非以教會為主來發展。

同時,針對外在發展,陳牧師勉勵有心投入者可從現在開始深耕基層,為2018年的縣市議員和村里長選舉作預備。在各地區的教會,可以傳遞為主得地為業的信息,發掘有負擔的年輕人進入政治領域,同時要負責審核其靈命與品格。

2月23日下午,各地區教會透過分組討論的方式,談及城市對國家大事、大選之後的不同看法與建議。

代表台北地區報告的台北靈糧堂趙齊實牧師提出,教會需預備進入新階段的更新,在戰場上有實際的裝備、作戰策略,包含結合眾教會的資源,致力於家庭議題的教育。此外,結合大使命的信念,建立職場教會,並且能更多聆聽、關心年輕人的心聲。

代表台南地區報告的榮主教會張正德牧師指出,台南的歷史、政治生態,對於信心希望聯盟參選有些不同想法非偶然。然而,神不是分裂的神,而是掌管一切的主,所以即使意見不同,仍能在主裡合一,在真理及專業領域層面更多裝備信徒。

台中生命之道靈糧堂林進吉牧師則強調,台灣教會需要有全面性的策略,包括在政治、法律、媒體的領域更多捍衛家庭價值,即使面對現今環境的嚴峻,仍能為主堅持真理。因此,他建議牧者能更多一同溝通,甚至進行跨教派的對話。

此外,也能夠考慮舉辦教會領袖的國是論壇,由各牧者推薦領袖參加,因為若教會領袖興起,更多全面認識社會議題,將有助於各領域的興起。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商可瑩報道)

二千信徒聯署 關注顧約瑟牧師事件

前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主任顧約瑟牧師被免職一事,本港有50多名教會領袖發起聯署,表達對事件的憂心與關注。現時有逾二千人參與聯署。

該聯署聲明表示,有關事件相信是與浙江省強拆十架事件有關,因顧牧師曾向當局表達反對意見,認為做法嚴重破壞政教關係。自此之後,當局開始對崇一堂帳目作全面審查,認為有藉經濟罪行之名打壓異己之嫌。

今年1月29日,杭州市兩會及浙江省兩會發表通告,指顧牧師涉嫌挪用資金,故對他進行刑事偵查。聯署聲明,呼籲當局按公正司法程序,保障顧牧師及其代表律師基本權利。

顧牧師曾任杭州基督教協會會長、浙江省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副主席,自2005年出任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該教堂是杭州市內最大的教堂。

 

 

廿一世紀聖樂事奉 羅炳良﹕聖詩助教會更長進

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教育部「聖樂促進組」於一月中舉辦「昌明聖詩,繼往開來﹕任重道遠的廿一世紀的教牧與聖樂家」講座,邀得前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院長及音樂系教授羅炳良博士主講,百多人出席,思考音樂人、牧者、作詞人在聖樂事奉上的職責。

羅首先指出,成年人唱聖詩由,是將真理、心中相信的神學唱出來,而對兒童來說,詩歌是他們成長的養料。我們每次唱詩的時候,是信條的宣告。「我們希望可以瞥視永恆的光,驚愕之餘,在失樂園,亦即這個世界,流露欣羨讚嘆感恩,這是詞人應有的態度及功夫。亦要選擇有先知悟性的詩詞,這是牧者的工作。然後再配合有為父心懷的教牧,去編織天上的異象,成為弟兄姊妹的人生目的及意義,而『編織』則是音樂人的責任。」

他指,聖詩在流行及傳統的風格之爭,只不過是旋律與變奏之分而已,用於不同的場合之上,配合歌詞來編排樂章,牽動會眾的思緒,那是音樂人的工作。在填詞方面,有關於應以詩詞還是散文入詞的爭論,而羅則認為散文一語道破意思,沒有想像空間,而詩詞是濃縮了的語言、美化的文字,在解碼過程中可以有更多默想的機會。如果詩詞當中有象徵,可以將概念轉化,破解人生的奧秘。美化的文字,亦可以給予人主觀的感受。

「詞人要明白先知及教牧的角色,熟悉聖詩學、詩學,以及具備教牧神學、文化神學之基本能力,並認識崇拜學。」詞人應令信徒「不做小孩子」,能欣賞神按自己形象創造人的創意。教牧則要具有分析聖詩的能力,除教牧學之外,亦要有深厚的崇拜學,因為他們要選擇聖詩,也要牧養教會,包括司敬拜、聖樂的群體,同時要建立禮拜事奉。至於音樂人,亦應懂得分析聖詩、以音繪畫,並具作曲配器的基本能力。音樂人或是聖樂牧師的責任是務求活化聖詩,給予意義,道成「肉身」進入文化。

羅以多首聖詩為例,探討廿一世紀教會音樂牧師領導的音樂事奉內涵,包括﹕以歌詞及樂章編排繪畫詩歌的畫意;以語句重複的口號、神學的闡述建立詩歌的「格」及「情」;選擇內容成熟的詩歌來鼓勵弟兄姊妹用心唱、梳理教牧目標,並幫助會眾成為成熟長進的身體。他鼓勵教牧重視聖樂的服侍,甚至考慮聘請「音樂牧師」。「如果現在你的教會不唱聖詩、不作聖詩,十年後你的教會有何長進呢?」

(記者陳淑安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