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暴行應驗啟示錄 聚焦耶穌 為受困者祈禱

T283 01 isislogog

去年十一月發生的巴黎恐擊震驚全球,伊斯蘭國(ISIS)及恐怖襲擊頓時成為國際焦點。我們每天從新聞及網路接收這些殘暴的新聞後,除了感到痛心和難過外,又可以如何面對?

影音使團於1月23及24日舉辦兩場 「中東亂局!誰主明天?生命反思大會」,由吳宗文牧師主講,從聖經及歷史角度探討相關問題,並由以勒基金總幹事陳歐陽桂芬女士分享代禱的方向及帶領祈禱。

啟示錄第5印呈現

T283 01 ISIS Photo 1吳宗文談到伊斯蘭國擁有多年歷史,但從正式宣布「立國」至今不足2年,卻已成功引起全球關注。伊斯蘭國的殘暴程度為歷史罕見,有報道指就連阿爾蓋達也因此而跟他們劃清界線。

他表示,伊斯蘭國的興起與末世有關。以西結書、但以理書及啟示錄所說的獸,代表敵基督的出現,有解經家指這是暫時存在的情況,也就是指伊斯蘭國的出現。他又解釋,今天由於影片資訊的發達,啟示錄二十章4節所指的第5印已在世人眼前呈現:「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英文聖經的用字是「beheaded」(斬首),正好與伊斯蘭國把基督徒斬首的事件非常吻合。但信徒需以信心面對,因為接下來的第6印是羔羊的憤怒,基督耶穌因着殉道者、受苦者而發出憤怒,前所未見的災禍和混亂將會出現。

在9‧11恐襲後的一個祈禱會上,主席的一句話令吳宗文印象難忘:「今天我們在這裡証明了一件事,就是愛比仇恨更有力量。」信徒可以支持相關宣教事工,或在安全情況下參與短宣,並當以儆醒禱告的心,為困苦者禱告守望,留心觀看歷史的發展,以信心等候神的作為。他指出,昔日有絲綢之路,今天則有一帶一路,神在中國與中東必有其心意。今天的猶太人仍等待他們的彌賽亞,穆斯林仍等待他們的未後聖者,若福音要重返耶路撒冷,華人可成為福音使者的角色,為福音鋪平道路。

禱告焦點是耶穌而非仇敵

T283 01 ISIS Photo 2陳歐陽桂芬鼓勵會眾,在接收殘暴的新聞後,若把焦點放在艱難上,便看不到耶穌,我們要學習以簡單的祈禱,邀請並相信耶穌將會介入事情,「聖靈叫世人(包括非信徒)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我們不懂如何為困境中的人祈禱時,聖靈卻可以叫人認識神。」她教導會眾以「數手指」來控制內心的負面感覺,就是以5隻手指為限,當消極的說話跑出來時,讓自己數着手指只說4句,到第5句必須回歸神那裡,提醒自己以正面的、神的話語來祈禱。

她從四個方面帶領會眾代禱,首先是祈求耶穌就近恐襲的受害者,讓困境中的人看到神的盼望。為無辜被殺和受辱的信徒祈禱時,可祈求主親自就近這群陷於困苦中的信徒,又求聖靈賜下出人意外的平安給他們。她以詩篇十章作禱讀宣告,「惡人為何輕慢神,心裡說:你必不追究?其實你已經觀看;因為奸惡毒害,你都看見了,為要以手施行報應……為要給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使強橫的人不再威嚇他們。」第二,她帶領會眾為殉道者家屬禱告,以十字架上的犧牲作為禱告的重心,求主安慰、醫治並堅固家屬的心,又求主興起中東基督徒為殉道者家屬代禱。耶穌不是受害者,乃是得勝者,因為祂內心沒有仇恨或灰心,只有平安和信心。

第三,為中東的教會代禱,祈求教會把焦點集中在神的話語上,而並非被環境所掌控。她帶領會眾為教會爭戰,宣告敵基督的靈要離開中東眾教會,求神把箭射出,使仇敵四散,求神伸手把中東眾教會從大水中拉上來。第四,為全球響起「救命之聲」而代禱。經濟動盪、世紀病毒及恐怖主義等等的問題,好像遇難的人發出的救命呼聲,信徒當祈求主伸出施恩的手來幫助。同樣地,每逢看到負面新聞時,我們可隨時隨地用簡單的一句話來祈禱,宣告耶穌的能力介入問題,而並非只關注仇敵的工作。

(記者陶恩然報道)

T283 01 ISIS Photo3
曾探訪伊拉克難民營的Yvette博士(中)及其女兒Jacqueline(左)出席聚會分享探訪難民營的經歷,會眾一起舉手為他們祈禱。

(相關訪問可參看本報第276期P.8)

正統猶太教徒讀以賽亞書 經歷耶穌救恩

在前蘇聯出生的猶太人Neriyah Arabov接受「God Reports」網站的訪問,分享他的神蹟見證。

Neriyah因其猶太人的身分、外表和生活習慣,自小受到同學的排斥。在他17歲時舉家移民以色列,自此不再被人歧視。他加入以色列自衞隊並認識了一位俄羅斯人,從他身上聽聞了耶穌就是彌賽亞這個令他震驚的信息。他形容自己是正統猶太教徒,「我會到會堂去、穿猶太人服飾及跟隨猶太教的禱告,但心底並不真的相信有神。」

為了向他的俄羅斯朋友證明耶穌並非彌賽亞,他開始勤讀聖經。但以賽亞書五十三章卻讓他清楚知道,彌賽亞就是耶穌。後來他與會堂的拉比分享他的領受,拉比把事情通知他的家人,親戚們的壓力開始出現。他向神祈求避開家庭爭執,不久他便有機會到美國修讀聖經課程。

Neriyah在2001年被診斷患上腎病,他的哥哥在多年前也因腎病離世。他不斷為病情祈禱,神蹟終於發生了!一位不認識Neriyah的50歲女士Cynthia Barnett,領受感動要向他捐出一個腎臟。手術後,他更把新生女兒取名為Cynthia。六年後他的腎臟失去功能,需要再次洗腎,但他仍為擁有六年的健康而感恩,並堅持他的彌賽亞猶太人福音工作。去年一位韓國牧師表示願意捐出腎臟,但當時的身體狀況不適合進行手術。他表示,7月便會知道能否再次進行手術。

(2016年1月15日,陳芝華編譯報道)

禱告:Neriyah得醫治,更多的正統猶太教徒得聞福音

德國第二大宗派批准牧師主持「同性婚禮」

德國第二大宗派「萊茵福音教會」(Evangelical Church in the Rhineland)投票贊成牧師可主持「同性婚禮」,並視之為正統婚禮。該宗派宣佈相關決定的時間,剛好與全球聖公宗宣布制裁美聖公會的時間相若。

在投票會議上,有主教清楚指出新規定與聖經對同性戀的教導不符。新措施生效後,該會的牧者仍然有權拒絕主持「同性婚禮」。

報道指,該教會自1975年起流失會眾達100萬,情況與美國教會相似,即認受同性戀的教會持續流失會眾,持守聖經真理的教會則有所增長。

(來源:Charisma,2016年1月21日,陳芝華編譯報道)

禱告:萊茵福音教會悔改,回歸聖經真理

 

 

全球基督徒受迫害情況 持續惡化

+按圖放大

去年1月,美國敞開之門(Open Doors USA)預言,儘管2014年基督徒面臨近代史上最嚴重的迫害,但最嚴重的迫害還在後頭。如今該機構發佈的世界觀察名單(World Watch List)證實上述預言,2015年世界各地基督徒遭到的迫害有增無減。基督徒仍是全球最受逼迫的信仰族群之一,包括遭下獄、刑囚、斬首、強姦、強占房屋與財產,甚至殺害。

世界觀察名單列舉全球前50個針對基督徒的最危險國家。伊斯蘭教極端主義依舊是基督徒不斷受迫害的背後主要因素,上述50國就有35國存在此因素。尤其是中東和非洲下撒哈拉,這種迫害已形同種族屠殺。

「基督徒受到的排擠、歧視和暴力,史無前例且不斷擴散、強化。」美國敞開之門總裁庫利(David Curry)說:「渴望待在祖國的基督徒被迫逃亡。今年的世界觀察名單顯示,迫害不只是基督徒遇到的問題,且是全球的問題。」全年有7,000多名基督徒因信仰相關因素遇害,比之前一年增加近3,000人(這還不包括北韓、若干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人數)。另有2,400多間教堂遭攻擊或破壞,數量也增加超過兩倍。

2015年,中東的衝突與迫害持續造成1,250萬人變成難民。上百萬難民從非洲和中東湧向歐洲。曾是敘利亞最大基督教城市的阿勒波(Aleppo),基督徒人數從40萬下降到6萬人。

東北非國家厄利垂亞(Eritrea)與巴基斯坦則是名次躍進最多的兩國,分別是第三名和第六名。利比亞首次進入前十名,這十國依次是:北韓、伊拉克、厄利垂亞、阿富汗、敘利亞、巴基斯坦、索馬利亞、蘇丹、伊朗和利比亞。尼日和巴基斯坦則是2015年以暴力對待基督徒最嚴重的國家,其他國家尚包括伊拉克、敘利亞、緬甸、中非、埃及、墨西哥、蘇丹和印度。中亞各國的信仰自由則強烈惡化,尤其是塔吉克(從45名升到31名)和亞塞拜然(從46名升到34名)。

媒體常只報導暴力迫害的消息,但非暴力式迫害也持續攀升,包括被家人排斥、喪失工作,甚至被社區拒絕。

(取材自MNN Online,2016年1月9日,台灣國度復興報Asenath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拯救受迫害的基督徒,並堅固他們的信心

以土即將簽新和約 結束多年敵對

以色列財經媒體《環球報》(Globes)引述土耳其報紙《自由報》(Huriyet)報道,以色列與土耳其即將簽署和約,一旦簽署,兩國將再度交換大使。

以土關係2010年惡化,當時土耳其人參與一支船隊,想突破以色列在迦薩走廊設置的法律封鎖線。另幾艘船固然和平地回應以色列海軍對那支船隊的攔截,但在馬爾馬拉號(Mavi Marmara)船上的活躍份子卻暴烈反抗,導致九名土耳其人死在以色列突擊員手裡。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立下和解的三個條件:
(1)以色列為馬爾馬拉號船事件道歉;
(2)賠償遇害者家屬;
(3)以色列結束在迦薩走廊設置封鎖線。
2013年3月,以色列總理內塔利亞胡在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敦促下,已完成第一個條件,另兩個條件則自那時起,一直在進行中。

該協議也會包括從以色列出口天然氣到土耳其的生效日期,這有助於以色列與能源探勘公司開發以色列最大的利維坦石油礦區(Leviathan)。隨著土俄關係惡化,土耳其也正在尋找替代能源。

(取材自Breaking Israel News,2016年1月,台灣國度復興報Icula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祝福以土關係和睦

 

全球聖公宗制裁美聖公會 原因:同性婚姻立場偏離信仰

全球聖公宗於1月14日舉行會議,由38名大主教參與,會後發表聲明,指美國聖公會(Episcopal Church)去年單方面通過偏離信仰及聖經教導的婚姻立場,決定實施制裁措施,並限制會內事務的參與權,但仍然期望彼此尋求合一。

坎特伯里大主教強調,美聖公會單方面改變婚姻的定義,故決定暫停它的參與權三年,在跨宗教事務上不再具有代表聖公宗的地位,不能委任代表參加內部委員會,不能參與教義及體制事務的決策。美聖公會主教Michael Curry回應表示,在基督裡彼此是一家人,「這決定會為教會內的同性戀信徒帶來更大的傷害……,我們向他們開放,是為了給他們帶來希望。今次這決定會在他們的傷口上灑鹽。」去年美聖公會宣佈承認婚姻不再限於一男一女,個別主教也早已自行決定是否承認及主持同性婚禮。

另一方面,烏干達大主教則提出要求美聖公會必須為其婚姻立場悔改,否則不該允許他們參加聖公宗的會議及活動。他的建議遭否決,引致他於1月12日的聚會舉行期間離場。聖公宗首席主教表示,他們將成立工作小組,讓雙方保持溝通。

(來源:WORLD News Service,2016年1月19日,陳芝華編譯報道)

禱告:教會為不合聖經的婚姻立場悔改

古巴教會遭空前掃蕩 個案一年增十倍

據「國際無聲者之友」(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簡稱CSW)報道,古巴教會遭到「空前」的鎮壓。去年,古巴違反宗教自由的案例(2,300宗)比前年(220宗)增加10倍。

CSW指出,主要原因是政府對教會有敵意,2,000家神召會教會被宣布為非法,另100間教堂被關閉或拆除。該報道並指控宗教局「不單只監聽、阻礙及限制宗教團體的活動」。

2015年宗教局「持續否認授權進行一連串宗教活動,且與其他政府部門合作,發佈罰款、威脅沒收數十間教會及宗教組織」。

政府特務同時部署「殘酷且公開的策略」,限制宗教自由。「國安特務不斷以暴力拖走主日崇拜的婦女,且任意拘留她們直到崇拜結束」。

「這策略同時用在宗教領袖身上,政府視他們為問題」。該報道說:「四年來,第一次有一位教會領袖因舉行未經政府許可的宗教儀式,因而遭判刑且服刑半年。」

CSW分析,古巴政府正試圖「藉由鎮壓任何正在或能夠興起社會及政治改革的團體,以抿除可能導致社會動亂的因素」,古巴政府已在進行有限的經濟改革。

「儘管允諾改革,但古巴政府仍決意繼續箝制公民社會,包括教會。」CSW執行長湯瑪斯(Mervyn Thomas)說:「我們讚揚古巴宗教團體的勇氣,公開譴責政府暴力、呼籲維護宗教信仰自由。我們敦促國際社會支持古巴教會,讓古巴政府為違反人權的事提出解釋。」

(取材自CBN,2016年1月,台灣國度復興報Sophia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保護古巴教會及信徒的安全

 

主張「基督徒與穆斯林信同一位神」 美基督教大學教授被開除

路透社報道,美國知名基督教學府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政治學教授Larycia Hawkins,在社交網站表示基督徒與穆斯林所信的是同一位神,引起關注。大學表示正考慮是否開除Hawkins。

Hawkins配戴穆斯林女性的蓋頭巾,並於12月10日在Facebook寫道:「我們敬拜同一位上帝。」事件惹來不少批評。Hawkins拒絕為她的言論與校方作進一步對話。校方表示,由於她的神學立場與大學的神學信念看似有所違背,故要求她暫時休假,待相關委員會商討後,再決定是否開除她。

Hawkins在個人網頁表示,已於1月4日收到校方電郵,通知正就其職務進行檢討。她準備就事件尋求芝加哥區內教會的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