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增長大師魏格納安息主懷

教會增長理論的先驅彼得.魏格納(Peter Wagner)博士,已於2016年10月21日下午2時30分安息主懷,享年86歲。魏格納博士的好友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宣布他的死訊時,形容他是「現代教會歷史最偉大的模範領袖之一」。

魏格納博士被公認為教會增長和屬靈爭戰領域的權威領袖。他是「世界禱告中心」的創始人之一,又是科羅拉多州「魏格納領袖學院」的校長,於福樂神學院、普林斯頓神學院及南加州大學,分別獲取神學、心理學及宗教學學位。他曾前往波利維亞宣教16年,其後30年任教於福樂神學院跨文化研究學院。他的事工從家鄉科羅拉多州擴展至全國及國際,著作達70餘本,其中有《禱告的盾牌》、《爭戰的禱告》、《教會在職場》等等。

「國際代禱將領事工」翟辛蒂(Cindy Jacobs)在臉書上表示:「今天下午,我27年生命裡的導師及屬靈父親,彼得.魏格納博士榮歸天國了。彼得為我們留下了如此豐富的屬靈遺產,他與我們同行、教導我們、愛我們及支持我們。一個如此偉大的屬靈將軍已經歸天家了。毫無疑問,在他那一代的信仰殿堂裡,他佔有一席之地。感謝主讓他如此美好地活過。」

 

多位屬靈領袖都撰文悼念他:

主教約瑟夫.馬特拉(Joseph Mattera):「魏格納博士曾為我向全球推廣我的第一本書《Ruling in the Gates》!他總是推動任何走在時代尖端的人和事!他為我及很多人在使徒性運動中鋪路。我們將永遠懷念他的聲音!」

主教Mark Chironna:「在魏格納博士的家人哀悼這個世代最偉大的使徒的此刻,我們的心和禱告與他們同在。魏格納博士,你在天上有美好的賞賜,我們將永遠懷念你!」

Bob Weiner牧師(Weiner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創辦人):「我們所有愛彼得的基督肢體都會與他的家人同在。彼得被公認為這個世代最偉大的改革者之一,他改變了這個世界!彼得是真正的屬靈將軍及我們多人的父親。我非常傷心,當得知我的好友彼得已離世,但我相信天堂正歡喜快樂迎接他!」

(來源: Charisma,2016年10月21日,莫嵐編譯)

禱告:魏格納博士留下的屬靈產業繼續造福這世代

研究發現 千禧世代離開教會 主因是父母離婚

不少人認為千禧世代因為教會對性別議題、科學及政治等等的立場而離開教會和基督教信仰。然而,大家卻忽略了「離婚」這個因素,教會沒有照顧「我們之中最脆弱和無辜的成員」。

公共宗教研究學院(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最近的研究發現:只有21%在單親家庭長大的美國人會「每周參與一次宗教活動」,比起在有完整家庭中長大的34%為少。而對於繼續持守信仰的人當中,孩童時期父母是否離異也有影響。約3成(31%)在單親家庭長大而持守信仰的美國人會「每周參與一次宗教活動」,比起在完整家庭中長大而持守信仰的43%為少。

大學教授安得魯.路特(Andrew Root)曾出書談及離婚對孩童的屬靈影響:「教會對離婚父母的子女的需要沒有足夠關注,所以這些兒童不再相信教會可以幫助他們。當80年代離婚率攀升時,許多神職人員包括基督教牧者不再談及離婚,以免觸動正在掙扎的會眾。可是,正因他們的沉默,他們同時也沒有安慰這些孩童。」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6年10月19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為千禧世代的心靈禱告

科學研究: 教會生活穩定 死亡率偏低

過去的研究表明,大多數基督徒承認他們在參與每周的崇拜後都會感覺更好。但根據哈佛大學的Tyler J. VanderWeele教授研究團隊進行的一項為期20年的研究,證明穩定教會生活也能同時改善身體健康。

研究結果顯示,每周穩定參與教會生活的人士,在開始教會生活後的10年半,死亡率顯著較低,尤其是基督教及猶太教信徒的自殺率也較低。科學家歸因於這些信徒在聚會期間常聽到有關盼望的信息。

而宗教活動也常常與較低的自殺率、自殺傾向及自殺想法有關。因為研究同時發現,那些擁有強烈宗教身份認定的人,抑鬱症發作機率降低57%;而每周至少祈禱一次的人,也較低機會患上抑鬱。除此之外,還有證據顯示,成人若每周參加崇拜,有助於改善血壓、心血管功能、免疫功能、內分泌功能,甚至婚姻關係及幸福感等方面問題。

(來源:CBN,2016年10月30日,莫嵐編譯)

禱告:感謝神祝福人的身心靈健康

聯合國會員國若批「同運議題專家」新職位 法律專家擔憂「制定人權標準」

聯合國正在推進「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LGBT)」議程,準備投票任命「獨立專家」來防止暴力和歧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7月設此職位,將於11月大會前進行最後投票。

任命為期3年的專家將「評估現行國際人權措施的執行情形,找出因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遭受暴力和歧視的克服方法和根因。」

LGBT擁護者為此措施喝采。聯合國愛滋防治計劃主任希迪貝(Michel Sidibé)說,此職位將對「促進LGBT和雙性者的人權和健康」具關鍵性作用。

但天主教家庭與人權學院(C-Fam)法律研究主任詹納里尼(Stefano Gennarini)警告,此職位與保護人們免於暴力無關,卻與促進全球接受同性戀和變性主義大有關係。「當世界大多數宗教不倡導同性戀,我們卻用任命手段來促進社會接受同性戀。」詹納里尼又說,有關新職位,最值得注意的是會員國而非聯合國官員同意此職位。只有美國和歐盟國家的強力介入可促成如此史無前例的投票。

如果同意任命,此獨立專家將擁有聯合國官方資源來寫報告、開啟調查、要求會員國提供資訊,並接受全世界LGBT團體投訴。「其他委員會和獨立專家,將採取這位獨立專家的說法,作為對國際法律的權威解釋。」詹納里尼補充,「接著獨立專家將回應他們,他們再反映回來,這就是他們所謂的逐步制定人權標準。」

(取材自world.wng.org,2016年11月1日,台灣國度復興報Opal編譯報道)

禱告:為合神心意、符合聖經的普世價值觀被高舉禱告

[國度觀點] 聖殿山主權問題 聯合國立場左搖右擺

聯合國向來認為,耶路撒冷的聖殿山所在之地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宗教聖地,對三個宗教同樣有歷史意義,主張彼此共存。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執行委員會在10月13日通過一項決議,內容只提該地是穆斯林的宗教地方,又僅以「阿克薩清真寺」作為名稱,撇掉猶太教使用的名稱「聖殿山」。以色列對決議表達強烈不滿,並聲言凍結與教科文組織的合作,教科文組織總幹事便隨即表示自己與會員國的決定無關。草案是由阿拉伯國家提出,事件除反映阿拉伯國家主導聯合國政策外,更顯出聯合國對聖殿山主權的立場左搖右擺。

由於聖殿山主權存著爭議,聯合國過去提及該地時,同時以猶太人的「聖殿山」和穆斯林的「阿克薩清真寺」作為名稱。但是次議案只提及該聖地(聖殿山)是穆斯林的宗教聖地,又譴責以色列容許以色列工作人員強行闖入清真寺及歷史建築物,並且限制穆斯林的宗教活動自由。議案內容反映阿拉伯國家的偏見,因為故意忽略猶太人被禁止在聖殿山有宗教活動自由的事實,卻獲得24個會員國投票支持。投票當日,6個會員國反對,26個會員國棄權。

以色列強烈指責議案後,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在投票翌日,隨即發表聲明劃清界線,指決議只是會員國的決定,並非她的立場。她表明自己反對決議,重申聖殿山與猶太教的歷史聯繫。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出來澄清,清楚表示伊斯蘭教的「阿克薩清真寺」也是猶太教的「聖殿山」。其實,類似的議案在今年4月在教科文組織的委員會上曾經通過,名稱同樣只有「阿克薩清真寺」。在一年之內,聯合國有重覆的舉動,隨即又加以否定,立場不定。

根據歷史,以色列在1967年戰爭中奪回耶路撒冷,當時沒有巴勒斯坦國家的存在,後來於1980年宣布耶路撒冷為永久首都。猶太人在聖殿山上建造的聖殿,歷史遠遠早於伊斯蘭教在該地建造清真寺。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合法領土,現時聖殿山主權為以色列擁有,而管理權交由穆斯林的委員會負責,而以色列政府為避免衝突事件發生,禁止猶太人在該地方公開禱告。阿拉伯國家現在企圖利用在聯合國的勢力,否定該地與猶太民族的歷史淵源,藉此霸佔該地。聯合國及所有會員國應該尊重歷史事實,對主權有明確的立場。

美國大學生基督徒團契遭抨擊 要求員工性觀念符合信仰

美國最大福音派大學校園事工之一,美國大學生基督徒團契(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USA)正在推行一項新政策,要求不同意機構對性觀念立場的員工離職。

InterVarsity 副主席及校園事工總幹事Greg Jao表示:「若員工不同意機構在性別議題上的神學觀,我們要求員工『自我披露』,為要確保InterVarsity提供清晰及一致的信息,引導人明白聖經觀念。」Jao又強調,InterVarsity的立場在其75年的歷史裡都沒有改變,而他們正在完成一項為期18個月的研究工作,闡述其對聖經的解釋及其在性別議題上持守的信仰。

在7月的一封公開信裡,InterVarsity鼓勵那些不同意機構立場的員工在11月11日之前提出通知,以便機構安排離職事宜。InterVarsity在信中解釋:「我們的員工是正直的,如他們不同意機構立場,我們相信他們能以反映他們對學生、學院、使命及同事的愛的方式結束工作。」

針對批評他們沒有允許員工就性別議題持不同信念的基督教團體,Jao回應說:「我不認為這是個小問題。」他補充,InterVarsity 希望員工在性別議題上的教導保持一致,特別是現時許多大學生都關注性身份及性行為等議題。

《時代雜誌》刊登的一篇相關文章,在網上引發大量對InterVaristy的批評,很多是來自持相反立場的基督教團體的。但美南浸信會道德與宗教自由委員會會長羅素•摩爾(Russell Moore)則在臉書上為InterVarsity辯護,指出其政策符合一直以來的基督教教義。「他們不是在實行一項新政策,」他說,「他們正在做的是,澄清一些以前不需要澄清的問題。」

Ed Stetzer博士,驚嘆網民對InterVarsity的怒氣與不滿。他在博客上反問:「為什麼福音派認為他們的同工應該保持主流的福音派信仰會成為一個新聞?」他又警告:「最終每個持守古老傳統觀念的基督教組織都將面臨這樣的時刻。」

(來源:CBN,2016年10月10日,莫嵐編譯報道)

禱告:基督教機構能持守聖經的純正教導

美基督徒領袖倡議 聖經原則經濟體系

近期,有來自商業、政治、文化和神學等不同界別的32位基督徒領袖攜手一同發表了一份題為「信仰在工作:經濟繁榮與自由創新」的特別報告。這報告是由《華盛頓時報》及「信仰、工作與經濟學院」(IFWE)合作完成,其中包含了雙方領袖的專題意見及評論。

《華盛頓時報》的主席及行政總裁Larry Beasley說:「這項目能夠探索創新優勢、創意、產業權和營商模式的項目,推動人類發揮潛能,並且符合我們『立志為讀者提供既獨特又有意義的內容』的使命。」

基督徒領袖,包括牧師及商人,提倡一個運用創新、管理、殷勤及愛鄰舍等核心聖經原則的經濟體系,「我們不認為聖經有明確地支持資本主義或任何其他經濟體系。」IFWE執行董事 Hugh Whelchel 在文中寫道:「聖經提及了非常多的經濟原則。我們作為基督徒,應該運用聖經的智慧在日常生活中作出合乎真理的經濟決策,並相信它能引導我們邁向一個更合乎聖經原則的經濟體系。」

該報告已經刊登於《紐約時報》,並將於華盛頓特區分發給大約10,000名領袖,其中包括每個國會辦事處,估計有機會接觸到上百萬讀者。

(來源:Charisma News,2016年10月10日,陳惠芬、莫嵐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使更多基督徒明白聖經中的經濟原則。

歐洲教會領袖:歐洲需要新的福音化運動

歐洲福音聯盟(European Evangelical Alliance,簡稱EEA)與歐洲洛桑運動組織(Lausanne Movement in Europe)召聚歐洲各宗派教會和福音機構領袖和青年代表50多人,9月12-14日在西班牙聚會,尋求「在敞開的過程中,傾聽神及彼此感覺神對歐洲的心意」。

主辦單位表示:「歐洲社會各階層都需要盼望。在恐怖主義和各生活領域都不安全的情況下,歐洲人更需要盼望。因此,我們要求你與我們一起禱告,籌劃基督徒能夠及應該如何回應這局勢。」

為期兩天的這項聚會旨在聆聽神及眾人的心聲之後,盡力與神聯合,好讓歐洲得著更大的祝福。經敞開心討論後,與會者獲得以下結論:

  1. 數十年來,歐洲已大幅改變成新歐洲。重新傳福音還不夠,歐洲需要新的福音化運動。
  2. 信徒有責任要在新歐洲為基督作見證。歐洲人對福音和聖經都喪失信心。歐洲信徒需要協助民眾重拾這信心,並學習在各行各業作見證。
  3. 為成為堅實的見證,信徒需要深刻、全面生活化的門徒訓練。
  4. 歐洲人迫切地在生活各領域尋求認同。強烈個人化的生活模式需要被顧及,脫離社區模式的生活也需要被探索。
  5. 全歐洲各教派缺乏連結─東歐、西歐、北歐與南歐等等。

 

聚會達成的結論是,歐洲所有國家興起一項運動,是有可能點燃及加油的,各宗派、組織和網絡都可以加入,各種背景的基督徒都團結起來。這是了解「年輕世代(包括20歲以下的世代)扮演顯著角色」的關鍵。

(取材自Evangelical Focus,2016年10月11日,台灣國度復興報 Icula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使用教會凝聚的心志,復興歐洲。

IHOPKC與YWAM結盟 目標:興起一百萬代禱者 遮蓋普世宣教

國際禱告殿(IHOPKC)和青年使命團(YWAM)的同工在9月初同心聚集,探討幾項宣教運動重心議題,包括聖經翻譯,以及福音轉化社會等。IHOPKC總監畢邁可(Mike Bickle)更接受和YWAM創辦人康寧漢(Loren Cunningham)的挑戰,承諾興起一百萬名代禱者遮蓋宣教運動。

「我們感謝神在過去50年透過YWAM造成的工作,我們將持續委身以禱告遮蓋他們擴展神國的大使命,並邀請世界各地的禱告事工加入。」畢邁可說。

IHOPKC認定禱告是傳福音、建立門徒和教會的燃料及目標,多年來持守24小時不間斷的禱告敬拜,作為IHOPKC的核心。現在,IHOPKC更將他們的禱告事工提升到更高的層次,呼求福音要傳遍列國。

康寧漢夫婦表示:「YWAM也是透過聆聽神和用經文禱告來起步。我們需要代禱,我們很感謝IHOPKC加入在這個偉大的工程中。」

YWAM名譽會長約翰.道生(John Dawson)指出,過往的禱告運動曾帶出復興,而復興就衍生出宣教運動。摩拉維亞弟兄會在長達100年間不斷守望禱告,與大覺醒運動及之後的宣教運動有關聯。他表示:「IHOPKC在過去17年來忠心維持24小時的禱告敬拜,對我們非常重要。當我們的宣教士在地球另一端艱難、危險的地方,我們能感受到這份愛的保護。我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因為有代禱者正在為我們劬勞禱告,有時甚至在深宵。我們來到堪薩斯城,本來是跟大家分享得勝的經歷,想不到獲得大家更大的禱告委身,對畢邁可及一眾敬拜者滿懷感激!」

道生又表示:「當這些代禱宣教士關注普世宣教,不同國家、族群,即使不是身在工場,他們仍然有份……一百萬名代禱者將帶來驚人的影響!」

(來源:Charisma News,2016年9月16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神在全球興起一百萬宣教代禱者

超過3500位難民在德國受洗

一份最新的調查指出,過去兩年來,已有超過3500名穆斯林難民在德國歸向基督和受洗。

這次接受德國福音派機構調查的是全德國二十多個「新教國家教會」(The Protestant State church)和五個大型自由教會。調查發現,在這些教會中受洗者多數是來自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穆斯林改信者,有2500多人是在福音派的自由教會受洗,1000多人是在五旬節教會聯盟受洗,其中有850人是在獨立的福音派路德教會(The Free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es)受洗,有700人是在福音派自由教會聯盟(the Federation of Free Evangelical Churches)受洗。

這些教會的牧師也表示,他們有信心這些穆斯林改信者並不是出於投機的原因,像是為了拿到政治庇護而受洗,因為這些改信者都經過嚴謹的詢問,確認其信仰和受洗動機。

(來源:基督教論壇報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2016年9月)

祈禱:信主的難民在教會裡獲得適切的牧養

美南浸信會宣教士回報: 村長復活引發歸主潮

一班在東南亞的未得之民,因目睹村長死而復活而紛紛信主。

起初,一班美南浸信會宣教士帶了一名當地人信主,然後這名信徒便帶同其他信徒開始到偏遠的村莊傳福音。這些村民便把偶像,及與偶像有關的項鍊和護身符燒毀。但焚燒儀式結束後不久,村長過身。於是,一班基督徒便前往那位已過身的村長的地方為他禱告。禱告後,那位村長開始咳嗽,其他人得悉便湧入來,那村長便開始呼吸。於是,這班信徒就開始分享福音,接著村民紛紛信主,更把偶像焚燒。

美南浸信會國際差傳部主席普拉特(David Platt)說:「讓我們共同努力,將看到成千上萬的南浸禮會信徒把好信息帶到地極。」他在9月的一個美南浸信會領袖會議上分享這個死而復活的故事。

(來源:CBN,2016年9月25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差派更多宣教士帶領未得之民信主。

以色列最後「建國之父」病逝

以色列最後一位「建國之父」前總統佩雷斯的葬禮於9月30日在耶路撒冷赫爾茲山國家公墓舉行。約五千人出席了葬禮,包括美國總統奧巴馬、法國總統奧朗德等多國政要。

佩雷斯在9月因中風被緊急送院治療,於9月28日凌晨去世,享年93歲。

佩雷斯於1923年生於波蘭,父親是木材商人,母親是圖書館長。他11歲時移居當時的巴勒斯坦,在特拉維夫長大。1943年加入勞工錫安主義青年運動,24歲時協助本古里安的民兵組織Hagana。獨立戰爭時及之前,他負責海軍。1952年加入國防部,負責發展軍事工業。在政治生涯中,曾任以色列總理、總統、國防部長、外交部長、財政部長等重要職務,被稱為政壇「常青樹」。佩雷斯一生致力於和平事業,1994年,他與以色列前總理拉賓、巴勒斯坦前領導人阿拉法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資料來源:以色列新聞祈禱會,2016年9月)

祈禱:為佩雷斯的家人禱告

ESV譯本聖經不再有修訂

英語標準版聖經(ESV)出版商宣佈,現在發行的版本將是最後的版本。

這決定是由出版商Crossway的董事會及ESV的翻譯監督委員會一致作出的。Crossway宣佈:「由2016年夏天開始,ESV譯本將會保持不變,如同KJV版本自250年前保持不變至今一樣。」

繼KJV及NIV之後,ESV是美國排名第三位的聖經譯本。自ESV在2001年出版起,已印刷了超過一億冊,包括去年三千萬冊。像KJV譯本,ESV重視字面意思的翻譯,而不是翻譯背後的意義或思想。最新的版本更改了52個字,涉及29句經文,這個最後版本是17年來努力的成果。

(來源:Baptist News,2016年9月23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使用這版本讓人更明白祂的話語。

歐洲猶太人憂恐襲 七成不打算新年守節

根據近期的網上調查結果顯示,70%的歐洲猶太人因擔心恐怖襲擊,將不會在猶太新年和贖罪日上猶太會堂守節。

這次調查是由歐洲猶太人協會(EJA)和歐洲的猶太教中心進行,一共訪問了78位猶太社區領袖和拉比,代表宗教和社會層面的意見。遍及歐洲700個主要城市的受訪者表示,反猶太主義加劇會攔阻他們在猶太新年(10月2日)及贖罪日(10月12日)參與崇拜。

法國是擁有世界上最大猶太人群體的國家之一,也是歐洲穆斯林人口最大的地方。2013至2014年間,在法國發生的反猶事件增加了一倍,並持續加增。加劇的恐怖主義導致居法猶太人在過去幾年間突破性地移民到以色列。

EJA的領導人表示:「猶太社區所面臨的挑戰在近幾個月增加了一倍,由穆斯林難民和移民推動,針對個人、機構及社群的反猶活動加增。另外,隨著難民危機,右派極端份子策劃的活動也顯著加劇。」他續催促歐盟在學校課程納入停止反猶太主義的教導。「反恐措施能拯救生命,但不足以解決根本問題。若不能有效地從教育方面除去反猶主義,這問題將會持續。」

(來源:CBN,2016年9月21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攔阻反猶主義活動發生。

俄羅斯禁傳教法案生效後 基督教領袖被捕

俄羅斯的反恐新法案通過之後,教會被禁止在教會及宗教場所外傳福音。據說基督教領袖已經開始被捕。

據報8月底時,烏克蘭改革正教基督救主堂的Sergei Zhuravlyov,在聖彼得堡彌賽亞猶太社區會堂講道期間被捕。他被指控「煽動人群對俄羅斯正教產生負面思想」,以及與烏克蘭民族政黨有關,該黨在俄羅斯被禁止。他已保釋候審。

雖說新法案是為反恐,但亦禁止教會及宗教場所外的一切福音活動。大使命媒體總裁Hannu Haukka在7月表示:「現今的情況好比1929年的前蘇聯。當時,信仰只被允許在教堂內表達。……實際上,我們又回到了當時。這反恐法例是自蘇聯解體後的最嚴苛的法律。」

個人違例者罰款最高達美金780元,機構罰款可達美金15,500元

(來源:Religion Today,2016年9月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俄羅斯教會有傳福音的自由

捷克維持教科書立場 確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耶路撒冷市長巴爾卡特(Nir Barkat)讚揚捷克政府決定維持教科書中有關「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首都」的聲稱。

上星期,捷克的報章報道,因為巴勒斯坦大使館的投訴,捷克政府會修改學校教科書地圖,使耶路撒冷不再是以色列首都。然而從後來發表的聲明看來,捷克當局似乎改變了心意。

「我感謝捷克政府做了正確的抉擇,拒絕向巴勒斯坦的控訴與謊言妥協。我很高興我給捷克首相索博特卡的信,及其他外交努力正面地影響了這個決定。」巴爾卡特說。「猶太人及捷克人的友誼有深厚歷史根源。將來的捷克學生會繼續知道真相: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猶太人的心及靈魂。」

今天即使以色列的政府及國會都在耶路撒冷,但大部分國家都拒絕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沒有國家在當地設立大使館。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認為耶路撒冷首都具有爭議性,所以把大使館設於特拉維夫。而巴勒斯坦人希望瓜分東耶路撒冷,成為他們未來的國都。耶路撒冷在1948至1967年間被分割管治,約旦管轄東部,包括舊城區、哭牆、聖殿山及差不多所有聖經地點。1967年6日戰爭後,以色列把整個城市歸到自己的管治之下,更在1980年正式在法律上訂明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

(來源:CBN,2016年9月9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國際社會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有歷史和法律根據

學者提出危機 基督教教育走向二元論

美國「Worldview Matters」總監奧化文(Christian Overman)認為,基督徒失去了文化領域,是因為失去了校園,而有些基督教學校更失去了基督教的獨特性。他認為影響國家要由兒童心智教育開始。

奧化文在他新出版的電子書《教育失落的意義》中清楚地闡明教育出了什麼問題,並給予教導4至18歲學生的基督徒教師和校長,主日學老師和其他教會事奉人員一個有系統、有目標且可重複的解決方案。

他提出,在聯邦政府接管學校教育之前,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基督徒的努力。這不單是在營運學校上,而是因為它是建基於基督徒對神、生命、世界和人性的構想。當中主要構想就是「基督是一切的主」,不單是「宗教」科目的主,更是一切包括生物學、數學,甚至物理學的主。

當政府接管教育,一些基督徒警告說學校將成為無神論的灌輸中心。奧化文並不完全同意,相反他認為教育變得「世俗」並被要求中立。神由知識的中心變為周邊。教育專家並不是灌輸「神不存在」的理念,而是祂不再重要。雖然這不是無神論,卻衍生了更陰險的二元論,正如有人把它稱為「實用無神論」。

奧化文說:「支持二元論的人,不會把神的話連繫到周一至周五的生活。他會認為『信仰』是個人私事,而工作場所是公共和世俗的。」

的確,這種二元論往往在所謂的「基督教教育」中是很明顯的。在許多學校,基督教教育,只是教學上加上一點基督教色彩:在一個安全的、基督教的環境學習,加上聖經班和崇拜。雖然聖經班也是重要的,但並不足以使教育真正基督化。

理察.約翰紐豪斯(Richard John Neuhaus)在他的文章〈基督教大學的11項綱領〉中說:「基督化不應該是一間學校的標籤。相反,它是教育起點、終點和沿途的指引。」

整全的基督教教育是帶著基督化的目標、願景、教育學,和明白我們所教導的是誰。加爾文說,人本質上是敬拜者,所以教育是為了教導人如何敬拜神,而基督化教育應該教人們如何在生活的每一個領域中敬拜神。

克里斯汀在他的《失落的學習意義》電子書中(免費下載),正確地指出二元論的內在問題。更重要的是,他提供了解決方案。

(來源:Break Point,2016年9月6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基督教辦學團體教導學生成為敬拜者

美鉅型教會牧師承認疲憊 向教會請辭

暢銷書《計劃B》作者皮特·威爾遜(Pete Wilson)是美國一間增長快速的鉅型教會的主任牧師,他日前宣布辭職,表示自己身心疲憊。

威爾遜牧師在14年前創辦「交匯點教會」(Cross Point Church),一直事奉至今。該教會和屬下分堂每周有七千多人出席崇拜。威爾遜牧師發表聲明表示,自己感到疲累已有一段時間,需要休息,並認為自己從崗位退下對教會是最好的決定。教會長老團發表聲明表示,他的辭職完全是他個人的決定。

(2016年9月12日,時雨編譯報道)

禱告:為威爾遜牧師和其他身心靈疲憊的牧師禱告

 

 

創新聖經翻譯系統 惠及沒有書面文字族群

威克理夫協會(Wycliffe Associates)推出創新的「流動輔助支援翻譯系統」(MAST),為沒有書面語言的族群翻譯母語聖經。該系統令耗時的翻譯工作大大加速完成時間。

「流動輔助支援翻譯系統」僅面世兩年。在2014年初次投入運作時,翻譯人員僅用了兩個星期就為一項翻譯項目,完成了新約聖經48%的母語翻譯。相比之下,傳統方法需25-30年才能完成相同工作,新系統帶來突破性的進步。

威克理夫協會主席及首席執行官布魯斯·史密斯(Bruce Smith)解釋為何協會如此重視聖經翻譯:「這世界上還有大量人口只有口述語言。但基督耶穌為他們死,正如他為你和我死一樣。我們不能撇下他們。我們必須,而且一定會得著這些群體。現在,我們的團隊正致力將這套翻譯系統帶到全球最偏遠的地區去建立福音的工作,並幫助更多人認識耶穌及在真理上紮根。」史密斯繼續說,「從我們的試驗得知,這策略具有巨大的影響力。」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6年9月8日,莫嵐編譯報道)

禱告:MAST大大加速聖經翻譯工作

被「伊斯蘭國」挾持人質 死前拒放棄信仰

美國基督徒人質凱拉·穆勒(Kayla Mueller)落入「伊斯蘭國」(IS)手上後,仍然忠於自己的信仰,拒絕改變宗教,又不顧念自己的安危,幫助亞茲迪(Yazidi)人質逃生。雖然她已過身,卻因信仍舊說話。

穆勒於2013年8月4日在敘利亞參與人道救援工作時,被「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綁架。這位25歲的女孩被囚禁了18個月,其間忍受虐待、強姦、言語侮辱及奴役。但她從沒放棄自己的信仰,及永遠將其他人的需要放在自己之上。

來自丹麥的獲釋人質丹尼爾·拉伊向美國新聞媒體講述穆勒如何對抗綁架者,其中一人說:「這就是凱拉了,她比你們任何一個男人都堅強和聰明。她皈依伊斯蘭教了。」穆勒立即拆破謊言,說:「不,我沒有。」

另一個來自瑞典的人質Frida Saide獲釋後表示:「她常常考慮別人的需要,即使她自己處於一個非常艱難的處境。她從來沒有停止過關心那些正經歷可怕戰爭的敘利亞人民。」

後來,穆勒及另外6名雅茲迪女孩被逼成為性奴。其中一名13歲雅茲迪女孩茱莉亞憶述,為了令其他被囚禁的雅茲迪女孩能順利逃出,穆勒決定留下。她說:「穆勒說,『我是美國人,如果我和你們一起逃走,他們會用盡所有方法找我們。你們自己走吧,我會留下。』」不但如此,穆勒還為那些雅茲迪女孩祈禱,希望她們能順利逃出去。茱莉亞說,她永遠不會忘記穆勒的犧牲。」

根據ABC新聞報道,「伊斯蘭國」聲稱穆勒死於2015年2月約旦對敘利亞的一次空襲,但白宮就宣佈她死於不明原因。

(來源:CBN,2016年8月26日,Mok Laam編譯報道)

祈禱:穆勒的見證使人認識她所相信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