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哭牆」迎合非正統派猶太人禱告需要

以色列政府決定設立新的哭牆,作為非正統派猶太人的禱告區域。

耶路撒冷舊城區的哭牆(Western Wall)是猶太教的重要聖地,長期由正統派拉比管治,保守的禱告規條,例如男女分隔,一直以來遭到改革派和思想開放的猶太人抨擊。為此,自1980年起,他們不斷爭取要用自己的形式在哭牆前禱告。經過多年的商議,以色列政府終允許這項要求,把聖殿山南面的部分牆壁劃分給非正統派猶太人作禱告之用。

新的哭牆名為「Azarat Yisrael」,位於聖殿山南邊山腳的考古公園內。政府亦將會在該處興建廣場,並設獨立入口,讓非正統派猶太人有屬於他們的禱告空間。

正統派猶太拉比當然對此決定十分不滿,但無奈妥協,形容這是邪惡程度較輕的選擇,若然爭執惡化,恐怕會破壞哭牆的聖潔。

(來源:Israel Today,2016年2月9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新的禱告區域成為猶太人蒙福的地方

學者:反以色列與反猶太人相同

Israel National News網站報道,以色列新聞專欄作家Manfred Gerstenfeld博士出版最新著作《The War of a Million Cuts》,並舉行了研討會,討論國際間的反以色列運動。該書指反以色列、反猶太教及反猶太人三者原是相同的,其核心意思均認為猶大人是絕對邪惡。

作者談到,絕對邪惡的意思在過去幾十年起了變化。羅馬天主教認為,猶太人殺害耶穌是最邪惡和難以接受的罪。納粹視猶太人為近似人類的動物,情況如不少穆斯林視猶太人是猿和豬那樣。他又指,有40%的歐洲人認為以色列對待巴勒斯坦就如納粹的種族滅絕主義那樣。他曾就此問題向以色列政府高層反映,但他們卻有意迴避。因此,他寫成新書揭示問題,並認為唯一的應對方法,是成立與自衛隊及情報局聯繫的公關宣傳組織,估計所需資金每年高達2.5億,一般民間組織難以承擔,因此必須由政府負責,可惜現時政府內並未有專人處理問題。

Gerstenfeld指以色列政府不但不理解國際間對以色列的種種攻擊,也沒有從經驗中學習如何應對反以色列運動。不少人仍然相信「杯葛、抵制與制裁以色列運動」(BDS)是以色列要面對的最大問題,但他認為真正的問題是國際輿論把以色列「納粹化」(Nazification)。

(2016年1月6日,陳芝華編譯報道)

禱告:以色列政府正視相關問題

近一萬西歐猶太人去年回歸 創歷史新高

「Behold Israel」網站報道,2015年從西歐國家回歸以色列的猶太裔人數創新高,反映歐洲的反猶主義的趨勢上升

數字顯示,有9,880人於去年回歸以色列,其中8,000人來自法國,逾800人來自英國,其餘有來自意大利及比利時。Jewish Agency for Israel主席Natan Sharansky表示,不少來自歐洲的以色列新移民感到歐洲不再是他們的家,歐洲各國應該正視問題。與此同時,以色列成為歐洲猶太人的首個移民地點,反映以色列的生活及價值觀備受認同。

(2016年1月16日,陳芝華編譯報道)

禱告:西歐政府正視反猶主義趨勢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