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1分鐘(3) – 數算俄梅珥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今期的「國度1分鐘」會與大家一起「數算俄梅珥」。

俄梅珥(Omer):一束小麥或大麥禾捆

來自:

『你們要從安息日的次日,獻 禾捆 為搖祭的那日算起,要滿了七個安息日。到第七個安息日的次日,共計五十天,又要將新素祭獻給耶和華。』利未記二十三章15-16節

進行時期:

  1. 為期50天
  2. 每年逾越節到五旬節之間
  3. 即2016年的4月23日(黃昏後)至6月10日(黃昏)

意義:

  1. 標記初熟的麥穗
  2. 在50天內細心栽培
  3. 將結出的初熟果子獻給神
  4. 神會超自然地祝福我們有豐富的收成

阿睿拉比金句:

「如果你忽視初熟的果子,神也會忽略你的成長。」

「再也沒有比不好的品格更能偷走你的命定!」

「如果我們每年這樣做,神應許我們會有加倍的豐盛。我們做神要我們做的事,並且經營神給了我們的恩賜,我們就會豐盛。」

以色列人數算俄梅珥:

  1. 逾越節後:到田地裡把長出來的麥穗作標記,這是初熟的果子。
  2. 50天內:每天澆灌、除草、鬆土
  3. 50天後:把有標記的初熟果子帶到聖殿獻給神

耶穌數算俄梅珥:

  1. 耶穌死裡復活後,立即去門徒(初熟果子)當中,開始數祂的俄梅珥(門徒將要成為初熟果子)。
  2. 屬靈澆灌:培育門徒生命
    屬靈除草:祂在提比哩亞海邊,把彼得內心懼怕人、門徒爭論誰為大的野心 及多馬內心懷疑的雜草都拔除。
  3. 五旬節前10天:祂升上天,將初熟的果子獻給父神,神的膏抺便在10日後降在這些初熟果子身上,這就是福音開始遍傳的時刻。(50天)

耶穌就是初熟果子的主,父神是莊稼的主人。

我們數算俄梅珥:

  1. 進到自己內心的禾場,數算自己的尚未開發的才能恩賜(俄梅珥)。
  2. 禱告澆灌:每天用禱告來澆灌,照顧個人的麥穗:神給了我們但尚未開發的才幹、恩賜
    品格除草:除掉內心不好的品格的雜草,例如:不饒恕、憤怒、懼怕、不信、懷疑等。
    努力提升:培養才幹、恩賜,目的是為別人帶來祝福
  3. 50日後,帶著你初熟的果子-即自己和恩賜,獻給神,表明你的順服。

(資料來源:台灣國度復興報及Maoz Israel創辦人阿睿•索爾克•萊姆著作《先是猶太人》)

福音壁畫馬拉松 以藝術燃點校園宣教之火

福音壁畫的異象

多位知名教會領袖在80年代開始推動「七座山」策略,包括學園傳道會創辦人白立德、青年使命團創辦人康寧漢及彼得.魏格納博士,他們主張基督徒必須在七座山佔有具影響力的領導地位,才能改變社會文化。那麼怎樣轉化「藝術和教育」的社會領域呢?

曾帶領過百幅壁畫創作的著名藝術家林旭輝先生,領受了神給他的異象,他說:「神在不同的時代使用不同的方法,如中古的時代,神透過藝術把福音傳遍整個歐洲。今日藝術已成為年青人溝通的語言。當我看到一幅幅座落在高人流地區的學校牆壁時,是否可作復興校園福音宣教的媒介?」

身為神的兒女,讓我們一起以藝術燃點校園宣教之火!帶領這世代的兒童和青少年一起跑進「神的命定」的福音壁畫馬拉松,讓他們與神同工,成為神的「代言人」!

(左起)靈美創意培育基金總幹事林旭輝及助理藝術總監Esther Prasie,堅樂小學校長司徒德志、教師陳彥雯、招珮瑛
(左起)靈美創意培育基金總幹事林旭輝及助理藝術總監Esther Prasie,堅樂小學校長司徒德志、教師陳彥雯、招珮瑛

以藝術轉化校園

「靈美創意培育基金」是一個文化宣教機構,抱負是傳承基督的文化使命,藉著推動全人教育,將正向價值及聖經的世界觀帶到家庭和下一代,轉化社區。使命是到有需要的社區,透過多元藝術創作與孩童及青少年人同行,全面培育他們的靈性、品格、情意及正向價值。創辦人林旭輝先生分享整個機構的異象是要「讓孩子遇見神」,是將神的真理和天國價值觀帶入教育制度。

以今次這幅「路的抉擇」福音壁畫為例,首先由城市宣教學博士何湛亮牧師確定了救贖訊息的「福音六步曲」,由參與文化宣教的藝術家帶著學校的孩子一起繪畫壁畫,生命影響生命,然後舉辦「福音壁畫導賞工作坊」,教導孩子透過福音壁畫來介紹福音訊息,培養他們成為神的「代言人」,與神同工,成為「校園宣教大使」。

堅樂小學點燃「校園宣教之火」

參與校園「福音壁畫馬拉松」運動的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小學,校長司徒德志分享學校稟承聖約教會的優良挪威宣教傳統,本著基督耶穌慈愛與救贖的精神,期望此幅3D福音壁畫能美化校園和引導學生認識基督福音真理,建立正確的人生觀;亦希望與恩臨堂緊密合作,互相配搭,設立導賞事工,邀請區內居民拍照3D相,建立和諧關係,分享福音訊息。

該校的聖經科主任陳彥雯表示要推動全校的參與,將「3D福音壁畫導賞工作坊」編入聖經科校本課程,讓全校學生都可以學習這新時代的福音傳遞策略。另外,計劃透過「家長日」、「開放日」和「校慶日」,讓「校園宣教大使」請嘉賓和家長拍攝3D相留念,並且分享壁畫的福音內容。

視覺藝術科老師招珮瑛指出,壁畫那「半飛的生命冊和天梯」可以讓學生認識超現實主義的風格,表示會在視藝科課堂裡編入相關課題,例如「設計3D福音壁畫導賞指南」等。她表示會結合校內的視覺藝術科老師們一起推動「美化校園」的工作,更重要的是透過「福音壁畫導賞」活動幫助學生建立好品格,讓社區更美善更和諧。

 

「路的抉擇」全港首創3D福音壁畫

3D福音壁畫「路的抉擇」

感恩神給我為堅樂小學構思福音壁畫。禱告時,聖靈給我靈感設計三本書及兩條路帶出福音六部曲的訊息。第一本書是我們看到世間的萬物(詩十九1);第二本書是聖經 — 神的真理;第三本書是紀錄人一生的生命冊(啟二十12、15)。第一條路是滅亡之路,指肉身死亡,靈性死亡,永死之路;第二條路是恩典永生之路。

福音六部曲:

步曲1:神創造萬物。以長頸鹿動感地彎下頸吃生命樹的嫩葉,在天書上以「超現實的手法」畫出結滿豐盛果子的生命樹,代表神創造了天地萬物。

步曲2:人離開神。人不聽從神的吩咐,咬了一口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枯枝代表罪使人失去了永恆的生命,從此踏上灰色的滅亡之路。

步曲3:神愛世人,讓耶穌到世上。神慈愛的雙手賜下一份以紅色絲帶(預表基督的寶血)繫上的「免費」幻彩色禮物,代表「天堂就是永恒的生命」,不是賺得或配得的。

步曲4:耶穌釘十架。憑 Faith(信心)打開和接受這份禮物(福音)。「救贖十字架」代表單信靠耶穌基督而得永生。

步曲5:生命更新。蠟燭的光代表「基督是世上的光」,巨型的聖經強調人需要明白真理過敬虔的生活得蒙神的祝福。人接受救恩後,開始走色彩繽紛的「恩典永生道路」,踏上經卷的階梯上天國,名字也能被記錄在生命冊上。

步曲6:生命成長。小孩子代表初信的信徒,需要讀經、祈禱,使新生命成長起來。

本作品是一幅3D福音壁畫,參觀人士可選擇在「滅亡之路」上拍照,也可踏著經卷的階梯來拍照,代表願意行在神所喜悅的「恩典永生之路」。

 

結語

「讓孩子遇見神」是「靈美創意培育基金」的核心使命,我將會在本報專欄「藝術•敬拜•宣教」詳細分享怎樣運用藝術成為一種強而有力轉化孩子的生命媒介,讓他們活出神國的身分和命定。在此呼籲願意委身以藝術宣教的年青人,接受培訓成為文化宣教士,將正向價值及聖經的世界觀透過藝術轉化社區,建立敬虔的神國文化。

 

文@Esther Praise(靈美創意培育基金)

作者為文化宣教士,FB: Art, Worship, Mission

靈美創意培育基金: www.abcfoundation.org.hk

為什麼你認為黑蒜有益? -【好食有道】專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時候不是因為勇者無懼,而是你收到有關老虎的正面訊息,說牠其實良善可愛,並不害人。於是你對老虎的認識給改變了,或至少產生疑問,不再能肯定老虎的真性情。我們喝汽水、吃高糖高脂的邪惡美食,不是不知道這些對身體不好,但照樣吃喝,可能因為被灌輸了其他的觀點,未能作出一點也不疑惑的判斷。

對食物營養的認知,我們都深受媒體的影響。為什麼你認為黑蒜有益?我每次問那些熱愛黑蒜的朋友,沒有人能回答,他們能列舉益處,但我的提問是關於「如何獲得」這些知識,又「為何值得相信?」在媒體世界生活,必須保持清醒,注意媒體資訊如何影響自己認識這世界的一切。你可能對廣告設防,認為自己不會容易相信食品商的甜言蜜語,但權威學者的研究報告呢?

網上充斥著世界各地研究組織發表的營養與健康研究報告,但花時間閱讀時,你可能更困惑,客觀的實驗為何會有不同的結果,甚至結論相反?人類臨床實驗確實有些複雜,然而實驗方式並不完全客觀,不同方式可以產生不同結果,人為操控是可以改變結論的。研究組織應不應接收美國大型食品公司的資助,在學術界一直有爭論,但在爭論之前,食品商的大量撥款資助已是事實

紐約大學營養、食物研究及公共衛生系教授Marion Nestle表示,她檢閱眾多研究,發現一看資助資料,就幾乎可以推算到研究結果,食物研究的結果通常都符合資助者利益。比方說,有學者查閱研究長期喝用汽水和肥胖症之間關係的報告,發現獨立研究幾乎都肯定兩者有關連,而有食品商資助的研究卻沒得出這樣的結論。但她說,不是食品商用錢換取結果,而是接受資助的研究員在設計研究方式時,往往批判性較低

現今的食物議題不只是環境生態、營養健康、食物安全的問題,也是公義的問題。西方社會注重大公無私的道德操守,較為意識到利益衝突問題。反觀華人在這方面的意識比較薄弱,包括華人教會,下意識裡認為好的關係自然帶來益處,在「愛」中互惠互利,似乎很有道理,而漠視了公眾利益的考慮。當然在沒有危害公眾利益下,給別人恩惠,互惠互利,實在是很美好的事情,而且更多的給予恩惠,更多的祝福呢!是否與公眾利益有衝突,是否出於自利的私心,才是反思重點,若是,就有問題呢。


文@黃少芬

猶太拉比:經歷禧年恩寵的關鍵 -「預備」

本報〈請教拉比〉專欄作者、以色列彌賽亞信徒事工Maoz Israel Ministries創辦人阿睿(Ari Sorko-Ram)拉比,於3月11至12日受國度事奉中心邀請,主講「禧年的恩寵」聚會。他特別談到如何在禧年經歷神的恩寵,列國如何激動以色列發憤,以及他們在以色列的事工。

論到禧年的恩寵,阿睿首先提到這是聖經的曆法,不是「猶太人」的曆法和節期。猶太人只是第一個採用聖經曆法的民族,而他們的責任是把神的曆法教導列國。守聖經的節期,要訣在於事先預備,否則節期本身就沒有意義。他說,我們為節期來臨而有所預備,才能期望神在節期中祝福我們。而聖經教導我們祝福別人,因此在禧年來臨前,我們若不給予別人恩寵,就不能在禧年領受加倍恩寵。正如一棵樹,年復年結果子的秘訣在於摘掉所有結出的果子,把果子全部分出去,之後的一年才會長出新的果子。禧年的設立,目的是要使人得自由,而我們也要赦免人的債。我們在自然界完成自己的責任,神就會在超自然界作成祂的工作

他接著提到聖經中以色列是神「眼中的瞳人」,但這不代表神偏心以色列,而是我們要透過以色列這個「瞳孔」,去看神的工作,如此才會知道神在列國的計劃。若以色列不復興,神在列國的計劃就不會發生。聖經預言列國會反對以色列,但卻沒有說基督徒會反對以色列。當基督的身體和神的心意一同站立和爭戰,就會得勝。我們若是愛神,也就要愛神的計劃,包括對以色列的計劃,而作為外邦基督徒,我們要激起以色列發憤,福音就會傳遍全地。

(記者林暐皓報道)

數算俄梅珥

猶太拉比阿睿(Ari Sorko-Ram)拉比於3月4日應邀在台北TOD(大衛會幕禱告中心)傳講信息,主題為「先是猶太人」,其間特別講論利末記中與收割莊稼有關的屬靈原則。

阿睿從利未記二十三章15-16節分享一個重要的大豐收原則,「我們即將進入數算俄梅珥(Omer)的季節」,從逾越節開始計算一直到五旬節,在這季節中隱藏著復興的秘密,這是聖經中期間最長的節期,神命令以色列人在這50天要如此行。

如何數算俄梅珥?在逾越節後,以色列人會到田地裡把已長出的麥穗作標記,這是初熟的果子,接下來的50天,每天要除草、澆灌,50天之後,把初熟果子收好送到神的殿中。在出埃及記二十三章19節提到「地裡首先初熟之物要送到耶和華-你神的殿。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因迦南人在慶祝小麥收割的季節,會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為了可以生育眾多。然而神告訴以色列人,只要獻上初熟的果子,上帝就會祝福他們,不要去跟隨異教。

神是收割莊稼的主,以色列是初熟果子的主,所以以色列對初熟果子所做的,會決定神對收成所要做的,神是那位「如果我的百姓做什麼,那我就會做什麼」的神,祂希望與我們一起同工,而不是幫我們做工。祂是供應者,但祂與我們一起同工,我們是有責任獻上初熟的果子。

耶穌也數了祂的俄梅珥。祂的初熟果子就是祂的門徒,當主耶穌死裡復活後,祂立即去到門徒當中,開始數祂的俄梅珥,就是用禱告來澆灌他們,並開始除草。祂在提比哩亞海邊,把彼得內心懼怕人的雜草拔除了;祂除掉門徒爭論誰為大的野心的雜草;還有多馬內心懷疑的雜草等。到了五旬節前十天耶穌升上天,將初熟的果子(門徒)獻給父神,神的膏抺便降在這些初熟果子身上,這就是福音開始遍傳的時刻,耶穌就是初熟果子的主,父神是莊稼的主。

「個人也可以抓住這原則轉化生命,自己可以數算自己的俄梅珥。」他引詩篇一三九篇13-16節說,當我們在母腹中,神便與我們相會,賦予我們目的,並且賜下才幹、恩賜以完成命定。我們可以在每年逾越節的次日,進到自己內心的禾場,數算自己的俄梅珥。每天用禱告來澆灌,求問神如何使用這樣才幹、恩賜成為別人的祝福;也除掉內心不好的品格的雜草,「再也沒有比不好的品格更能偷走你的命定」,例如:不饒恕、憤怒、懼怕、不信、懷疑等。50天後,帶著你初熟的果子,即自己,獻給神。這些會帶來轉化,為你的生命帶來大豐收。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黃銘嫥台北報道)

「一帶一路」有助華人營商宣教

香港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於3月17日舉行了「『一帶一路策略』下華人職場在穆斯林世界的角色」分享會,先由董事及秘書長蘇祖耀博士分享「一帶一路」的屬靈意義,後由對穆斯林宣教有豐富經驗的候士尼(George Houssney)牧師分享神在中東的工作。

「一帶一路」的屬靈意義

蘇祖耀博士表示,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有助於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大使命。昔日神使用羅馬帝國,藉築橋修路打通了歐洲,幫助福音傳遍歐洲。同樣地,今天「一帶一路」打開中國通向中東地帶的福音之門。這一帶涉及66個國家,都為鮮聞或未聞福音國家,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這些伊斯蘭國家不歡迎宣教士入境,卻歡迎中國來投資,他鼓勵基督徒企業家把握這個生意與宣教的機會。另外,他指出香港是個東西文化交匯的地方,香港可在這個使命中擔當聯繫人的角色。最後,他盼望不同地區的華人能明白這個策略的屬靈意義,一同起來完成大使命

神在中東正迅速工作

喬治牧師生於黎巴嫩,在穆斯林環境中長大,並在青年時期信主,被主呼召向穆斯林傳福音。他於1990年成立Horizons International,致力在世界各地向穆斯林傳福音。喬治牧師分享到多媒體是他們近年喜愛使用的策略,透過電視節目、Youtube、Facebook向穆斯林發放福音信息,果效非常顯著。另外,他們在貝魯特(Beirut)開設一個事工中心,專門服事由敘利亞來的難民。這些難民對福音非常渴慕,因此他們每星期開27場聚會,每次服事約500人。

喬治牧師續說,過去15年的恐怖主義令很多穆斯林反省他們的信仰。他們大多不識字,沒有真正讀過可蘭經。有一次,他向一名穆斯林談論巴黎的恐怖襲擊,對方表示這不是穆斯林的作為,喬治便向他指出可蘭經中同意暴力及殺害行為的經文。這位穆斯林當時被嚇倒,沒法回應。喬治牧師向穆斯林傳福音已有45年,但過去5年穆斯林接受福音的程度令他震驚。

然後,他提及伊斯蘭教過去300年正是透過營商宣教把宗教傳至亞洲,包括印尼、馬來西亞、印度、巴基斯坦、中國等國家。他指出現在正是基督教逆轉形勢的時候,鼓勵華人把握「一帶一路」這政策,藉投資、生意等方式,透過營商把福音傳回中東國家

(記者陳細細報道)

一本聖經兩件衣服走天下 中國家庭教會傳福音奮勇史

作者為中國五大家庭教會之一  — 華人歸主團隊(前稱方城教會)的創辦人,本文摘錄自他的個人傳記《火煉的使徒》,書中詳細記錄中國教會從文革時期到大復興的血淚史。

文◎張榮亮

我們的團隊是1981年建立的,目的就是傳福音。經過30多年,在百般的貧窮、患難、逼迫、艱難中終於將福音傳開了,使福音在全國各地開花結果,有了可喜的收穫。

我們當時的口號是:一本聖經兩件衣服走遍天下。當時真的是如此,拎一個小包,裡面裝著一本聖經,兩件衣服,就走遍全國。現在沒有人會這樣做,覺得不可想像,但那個年代,我們團隊的人都是這樣傳福音的。

從1981年起的十幾年,一頓飯兩塊五一直是我們的標準,不能超過兩塊五,所以一般只能吃個燴麵,想再吃個饃,吃個菜,都是不行的。所以常有饑餓感,吃不飽就喝點水充饑。因為再多,教會就無法支付。這還是好的情況,更多時候,我們就是啃點餅乾、吃野果,渴了就喝溪水。走路時,看到有的家門口貼著信主的對聯,知道這家是信主的,就可以上門去要個饅頭。

現在經濟好多了,但我們同工們在一起吃飯也都是很簡單的幾樣,自己做飯,都極少在外面吃,包括接待各個地方來的弟兄姊妹。所以我們團隊的同工,無論弟兄還是姊妹,在團隊裡最開始的服事就是煮飯半年,這也是重要的服侍,並借此學習謙卑,學習僕人般的事奉。

穿在八九十年代,香港那邊弟兄姊妹給大陸運聖經過來,為了躲過海關的檢查,都用很多的舊衣服掩蓋聖經。這些舊衣服是他們不要的,就一起給我們。在2000年前,我們同工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透過這個管道周濟的舊衣服。自己都很少買衣服,偶爾過年才可能買一件。雖然穿的破爛,但每個人都有神恩膏的大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

最好的情況是住到熱心接待的弟兄姊妹家。但在1983年到1985年,無論白天或晚上,公安常常到信主接待的人家裡,要突襲搜查。所以即使愛主的人,也不能接我們住在家裡,其他人就更加不敢接待我們了。但有些弟兄姊妹會給我們提供些被子、被單,讓我們在野地上睡。

在80年代,若能去別人家住,我們都規定晚上不超過九點、十點就要關燈,為要節省電和煤油。當時有的地方還是用煤油燈。考慮到農村窮,為了體恤接待我們的家庭,讓人歡迎我們再來,我們就訂了這個規矩。

去到哪家,姊妹們幫忙做飯洗衣,許多年來,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為畢竟是在別人屋簷下,肯定不如在自己家自在。但在那樣逼迫的環境下,有人能夠接待我們住就已是很好了。當然,也有一些家庭,讓我們感到賓至如歸,可以不必那麼拘謹。

我們在全國各地傳福音時,若找不到可以接待的家庭,通常就是住乾店,因這種店最便宜,直到90年代,都只要五毛錢。現在的人可能沒聽說過乾店這個詞,其實就是一個大房間,一大群人住在一起,凡來的客人,店家給每個人一張涼席就完了,別的什麼設施都沒有,連衛生間都沒有。

有些時間,就在曠野和車站等到天亮,這都是經常發生的。橋洞下、田野、沙灘、河灣、麥田、菜地、竹園、棉花地、打穀場、山坡上、廣場……我們都睡過。姊妹們都和弟兄們一樣,住乾店、睡曠野,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我們教會的權愛玲姊妹13歲時跟著三個大人去外地短宣,到了一個地方,因為第二日還要轉火車,那天晚上四個人就在火車站廣場住了一晚。那時也有乾店,四個人兩塊錢就行。但他們為了省錢,連乾店也不住,買份報紙,鋪在地上,四個人就背靠背這樣睡了一晚。後來又經歷其他方面的難處,令她覺得出去真苦,以後還是不出去服侍了。但後來長輩的教導讓她明白了服侍主就是走十字架的道路,那次的短宣奠定了以後事奉主受苦的心志。後來她成為教會的全職傳道人,直到今天依然在神的家裡盡職盡忠。

在八九十年代,我們常常騎著自行車,從方城騎到社旗、南陽及河南各地,再從河南騎到湖北、山東、安徽,到各地傳福音、講道、栽培工人、探望教會。
我們去湖北的棗陽、隨州、襄樊,一天就能到。去山東、安徽就比較遠,要兩三天。我們一天能騎兩百六十哩路,兩天五百哩路。平時騎累了,就躺在路旁稍微休息下,晚上就在田野睡。所以,我們的團隊,無論弟兄還是姊妹,都是騎車能手。

雖然常常饑餓,吃不飽,但那時不知哪裡來的力量,每天竟然可以騎車騎那麼遠。我相信是主加力量給我們,因祂應許說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

我們的自行車通常都是買回來的二手車,我們每天騎,還常常走那麼遠,所以容易壞。但若去修車鋪,要好幾塊錢,所以出去時都帶著修理工具。剛好鄭書謙弟兄會修車子,壞了就修一修。

在2000年前,要是遠途坐火車的話,都是硬座或無座。那些年,丁秀玲姊妹每月都去廣州兩次取聖經,單程就需要27小時,每次都是硬座或站票,有座位就坐,沒有就站著,沒有看過臥鋪是什麼樣。從1981年到1989年都是這樣的光景。1989年她被抓,判了三年勞教。

家庭從1981年一直到1998年,我和所有的同工都沒有領一分錢工資,全是義務。在當時那樣貧窮的情況下,連傳福音的錢都不夠,哪來工資呢。你作工了,天上有祝福有獎賞。但要想有點薪水,在當時是沒那回事。

所以孩子們上學等費用都只能靠各自家裡種田、養豬、養雞、養羊來供應,錢少了就少了,養不起就養不起。所以你要想養家就回家去。要留在團隊,那就要過奉獻的生活,傳福音的生活,為了耶穌甘願忍受貧窮。

那時我們團隊的姊妹們結婚,定的標準是:不在乎對方的長相、經濟收入等外在條件,只要他是個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愛主,他的家也愛主,願意養你、支持你的全時間傳道工作就好了。

差派工人在當時的環境下,傳福音就意味著受逼迫、被抓、被打,這就是一條十字架的道路。所以當時教會若差派人,首先長老就會說,我們這回差派打發去全國各地傳福音,你們每個人回來時要帶上一條繩,就是被捆著回來(被公安局捆著遣送回來),你們若不是這樣回來,就別來見我。意思是鼓勵大家一定要勇敢地傳,不要怕。大家都很受激勵,毅然地說:「行,我們都出去傳揚。」就這樣,見人就傳,福音就這樣被傳開了。有一些被抓住了,打得死去活來;有的沒被抓住,隨走隨傳,結了許多果子,建立了許多教會,信主的越發增多。

我們團隊差派出去的工人,最小的十幾歲,年紀大的有五六十歲。每次打發工人,都是難捨難分的場面,不知道今日離別,何日能見面;不知道回來是在哪一天,或許是被囚,或許是遍體鱗傷,或許是帶著笑臉。

被打發去到各地的同工,都是空降兵,常常只有去的路費,至於到那地後怎麼生活,有沒有錢回來,都管不了,只能憑信心。所以他們一去,何時能回來不知道。主若預備了路費,有人奉獻了,就可以回來;若沒有,就在那裡繼續作工,直到有了路費才回來。

在那個年代,很多事情都是很無奈的。我們知道要愛惜工人,要支持宣教士,但那時確實大家都窮,教會就是在窮苦中成長起來的。我們能做的只有切切地禱告,把各人交付在主的手中,求祂看顧,求祂保守。所以每次的差派禮都是淚水的洗禮。

(摘錄自《火煉的使徒》,張榮亮著,國度事奉中心出版)

讓「愛與和平」重新佔領香港人的心 -【國度角度】專欄

沒有改革,就沒有進步,這是永恆不變的定律。改革需要無比的勇氣,去撇棄過往的落後與迂腐,更需要堅毅的決心擁抱更崇高的理想,創建美好的將來。但歷史一再告訴我們,改革若只是空有崇高的理想及形式主義,人心卻沒有相應改革,沒有更加高尚的品格,改革即使成功,也必因經不起時間的考驗而以失敗告終。

自從「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一個以非常崇高的理想作為號召的民主運動開始至今,「愛與和平」的前提及目標一直成為空話,被學生及激進民主派所否定與唾棄。民主運動發展至今,不但背離了最初「愛與和平」的崇高理想,而且反諷地不斷被學生、激進民主派、本士派等一波又一波所「騎刧」。「變革」變成激進暴力的「本土民主前線」下,年初一晚策動旺角發生的所謂「魚蛋革命」。「愛與和平」變革成「仇恨、敵對、侮罵、血腥暴力」的反政府港獨暴亂,暴力鏡頭在新聞媒體中不停地反覆報道,無奈地也佔據了香港人的心靈,使原本春節祥和之氣氛盡失。無論你站在哪一方,「戾氣」始終佔領了香港人的心,久久不能揮去。

自九七回歸以後,整個民主運動的發展,不論民主派、激進民主派及本士派,都打著相同的旗號:「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及本土文化」,究竟過去160多年,歷代香港人艱苦經營出來的「香港核心價值及本土文化」,是一直「被維護」或是「被摧毀」呢?真值得我們深思。耶穌教導我們辨證最好的方法:憑果子認樹,因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太七17)。

因著信,我本是一個對天國要降臨在地上的超級樂觀者,但眼見香港政府面對年青一代歇斯底里式的反動,似乎一籌莫展,我們的下一代,更朝向日趨激烈以暴易暴的方向發展,政府必然也會以暴制暴的方式制衡,可預計終必以流血收場,以雙輸的結局告終,屆時誰將會是坐收漁人之利的贏家?值得我們深思。我的心真是焦急萬分!在這十字路口,危急關頭,教會在此又應當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猶太人一直等候一位強而有力的彌賽亞的來到,去推翻羅馬強大的政權,幫助以色列復國,然而主耶穌的柔和謙卑的進路,不但使法利賽人完全失望,更面對這羅馬政府及宗教系統的雙重迫害,主耶穌卻一錘定音: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暴易暴,絕非可取的進路,因為這進路最終只會是雙輸。以暴易暴的方式,他朝有日必然也會被更強大的暴力所反制,落入無止境的鬥爭之中!

主耶穌卻向門徒、天父的兒女們,提出一個革命性的觀念: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五43-45)。

「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太十二35)建立神的國不單是一個崇高的理想,天父同時要求祂的兒女,要讓愛與和平永遠佔領我們的心,因為天國不在乎外面的政治制度,乃在乎人心的取向,神的國就在你們心中(路十七21)。這才是真正的偉大革命!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