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網絡和資源供應遭切斷 無家者疫情下更顯弱勢

新冠疫症在不同方面影響著人民的生活,在巴塞隆拿的基督教機構Ágape +說,弱勢社群所受的影響更大,尤其是無家者。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社交距離可以透過視像通話縮短,但對於弱勢社群,不平等和差距在疫情下更進一步擴大。

Ágape +的統籌主任Lidia García,專責關懷處於社會邊緣的人。她感嘆:「大家都可與親人隔空聊天,但沒有電話的無家者卻不能,而我們現時也只能與電話沒有被偷的無家者聊天。對於我們而言,最困難的是與街上的無家者維持關係,所有的機構組織都認同這一點。」

除人際關係被切斷外,本來已經稀少的資源供應,在疫情下也頓時斷絕了。García解釋說:「他們連日常用的紙皮都沒有了!或許聽起來有點傻,但如果店鋪沒有營業,就沒有紙皮。那就是說,他們連日常用來保護自己的資源都沒有了。」

據Ágape+資料顯示,大部份無家者整天逗留於圖書館、日間中心、文娛中心,在酒吧的洗手間梳洗和更衣,但現在所有的店鋪都暫停營業。

「人人都說要留在家中、勤洗手,但試問無家者又豈有家可留、有水洗手呢?哪裡可以讓他們隔離呢?很多無家者不知道可以往哪裡去,店鋪都關上了門,街上沒有人,他們感到害怕。很多的關係和連結都中斷了,他們比以前更寂寞。在這疫情危機下,更顯出有一個家的重要。」

自實施居家隔離開始,已有4名無家者在街上被殺。巴塞隆拿市約有3千5百至4千名無家者。市議會報稱已設有2千9百個接收無家者的床位,比以往多出680個。然而,一些私營機構指市議會所報稱的並非真實數字。

Agape+有兩間臨時宿舍,分別讓無家可歸的男女及青少年居住。雖然疫情下宿舍的義工服務暫停了,但協調小組透過視像通話跟舍友保持聯絡,為他們購物,提供所需物品。

García表示:「他們需要的不只是一個居住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關懷和陪伴。我們每星期跟他們交談,看看他們在這隔離期間的情況。」

現時隔離措施正逐部解除,眾多支援無家者的機構都想知道,無家者的新常態會是怎樣,他們能否恢復以往建立的關係。García說:「我們真的不知道。」

禱告:求神憐憫、看顧貧窮人,救贖他們脫離欺壓。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0年5月8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12歲男孩成立慈善組織 推動社區關懷無家者

「需錢維生,請你幫忙。」在洛杉磯,窮人無棲身之所是城裡其中一個主要問題。露宿者乞討的告示牌隨處可見,就如交通指示牌般平常。然而當時年僅8歲的Symond Boschetto卻沒有錯過那呼喚。

他接受雜誌訪問時說:「當時我袋中有5元,想要給他,但我們的車已經駛過了。於是我向爸爸說:『我想幫助他們。』爸爸回應說:『我現在可以掉頭,然後我們把錢給他。』然後我跟他說:『你沒有聽明白,我是想要幫助他們所有人,所有的無家者。』」

2015年,在父親的協助下,Symond創立了慈善組織「Share Hope USA」,致力幫助無家者。透過定期外展關懷服務,包括收集和分發食物、衣物,提供理髮和寵物美容服務等,為無家者帶來盼望。他們透過社交媒體網絡呼籲各界伸出援手,自成立以來,估計已幫助了約9000名無家者。現年12歲的Symond提到當初展開這一切,是因為他知道有人需要幫助,他想看看自己可以為他們做什麼。

除了幫助無家者,他們還送贈泥膠予當地兒童醫院。Symond分享說:「泥膠是醫院裡唯一不能消毒的玩具,因此醫院每年都需要重新添置。」自2016年開始,他們每年於5月組織捐贈運動,有近36所學校參與其中。去年共捐贈了一萬五千罐泥膠給兒童醫院 。

為了讓更多有需要的人得到幫助,Symond推行了青年大使計劃。青年大使須遵行3條「恩慈」規則:以恩慈對待每天遇到的每一個人;總要為別人帶來盼望;持續不斷為世界帶來改變。組織官方網頁分享,藉著這計劃,青年得著信心去行動,明白無論任何年紀他們都可以改變這世界。

Symond一家最近從洛杉磯遷居到波特蘭(Portland),將為另一地區帶來改變。他們將與當地收容所協辦聖誕慶祝活動,為9個露宿家庭提供食物。

Symond父親在談到兒子最初的要求時說:「他向來樂於施予,當他說想要幫助他們時,我需要領會他的意思。原來他是要幫助所有無家者。」Symond分享說:「我真的想到世界每個地方,幫助有需要的人。」

(來源: Christian Headlines, 2019 年11月27日, 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興起更多人,願意關愛身邊人的需要,看見貧窮人的困苦,學習與他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