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及利亞初信者因在家中 「舉行敬拜」被判刑

在阿爾及利亞西北部,一名育有兩名兒女的基督徒父親因在家舉行崇拜在6月16日被判處緩刑及罰款,四天後又有一名地主因把土地給教會所用而被判罰款。

檢察官提出對這名居於穆斯塔加奈姆(Mostaganem)的35歲父親判處監禁六個月及罰款50萬第納爾(4200美元)。法官最終判決為監禁2個月(緩刑執行)及罰款10萬第納爾(840美元)。這名基督徒不願披露姓名,恐怕生命於穆斯林主導的北非地區會受到威脅。

當地消息透露,當事人只是邀請了一對基督徒夫婦為他禱告,就被控在家中舉行敬拜。阿爾及利亞在2006年6月通過一項宗教法例,一般稱為「03/06」法,嚴禁未經註冊的教會舉行非穆斯林敬拜活動。此條例規定教會必須先取得全國委員會的許可才能註冊。然而有消息指此委員會從未開會,因此教會的申請都沒有得到處理。

一名當地消息人士表示:「難以置信但卻是事實,他只單單邀請一對基督徒夫婦一起祈禱,而就因著鄰居的錯誤舉報和指控,便足以令他入罪。」他對這指控感到震驚和害怕,同時他說:「警察多次傳召當事人問話,在每次過程中他都得承受極大的壓迫和威脅,縱然他在眾人眼中是何等平和的人。」

6月20日,在位於阿爾及爾(Algiers)東部貝賈亞省(Bejaja)的阿克布(Akbou),地主阿瑪艾瓦利(Amar Ait-Ouali)因容讓教會(City of Refuge Church)在他擁有的土地上支搭帳篷進行聚會而被判罰款5萬第納爾(420美元)。該教會有會眾3百人,於去年10月16日被勒令關閉。

艾瓦利向Morning Star News表示:「我不怕他們,所有的打壓都只來去如風。我擁有作為基督徒的權利,也有權利把自己的家和地供教會所用。他們這一切的所爲都是不公義的。」艾瓦利的代表律師是一群維權律師,他們表示會對判決提出上訴。

該教會的牧師Jughurtha Sadi稱會眾都把結果交托給神。他說:「我們無所畏懼。阿爾及利亞新教教會(Protestant Church of Algeria ,EPA)與我們同站立。無論遭遇什麽對待,我們依然讚美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

在提濟烏祖(Tizi-Ouzou)北部的Tigzirt,法官在6月20日傳召一所位於Makouda的教會牧師Nouredine Benzidd答辯,他因教會沒有獲得許可證作興建和修葺而被起訴。消息稱這是出於一些伊斯蘭人士向當地官員施壓,要求關閉教堂。察官提出判處罰款50萬第納爾(4200千美元),這教會是阿爾及利亞新教教會的附屬教會,有超過300名會友。

在這些起訴案件之前,在國内西北有另一座教堂及其聖經學校於5月22日被封。憲兵引用2006年通過的非穆斯林敬拜法規,鎖上這福音派教會禮堂的門。

阿爾及利亞新教教會在全國有45間附屬堂會,所屬信徒接近5萬人。倡導組織Middle East Concern表示,從2017年11月起,「建築物安全委員會」開始檢查新教教會所屬堂會,要求他們出示非穆斯林崇拜場所許可證,可是當局從未向教會發出許可證。自始不少教會已接到書面通知,勒令停止一切活動。政府當局亦以沒有許可證為理由,關閉了一些教會。

在奧蘭省(Oran)有三座於2017年11月被省長關閉的教堂已於2018年2月重開,但去年在阿克(Akbou)及加比亞區(Kabylie Region)被封的一些教會至今仍然關閉。

伊斯蘭教是阿爾及利亞的國教,4千萬人口當中有99%是穆斯林。自2000年開始,有數以千計穆民回轉歸回基督。政府當局估計基督徒的人數約5萬,但有人認為或許是這數目的兩倍。據全球信仰自由監察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 「2019全球守望名單」,阿爾及利亞排名由去年的第42位升至第22位。

(來源:Morning Star News 2019年6月25日,Amy Fong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祈求當地法庭公平對待基督徒,給予公正的審訊和判決。求主堅固教會信心,在各種壓迫中仍能傳講福音,使人得救。

 

 

學生進入事工方式轉變 自由大學裁減十多名神學院職員

美國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因開創網上教育平台,目前所提供的神學研究課程是美國規模最大的。當中的Rawlings神學院所招收的學生數目比其他歷史悠久的神學院多數倍。這些神學院最近才開始把學位課程轉為網上課程。

根據本週Inside Higher Ed的報告,LU神學院的學生人數和入學人數都有所下降,網上課程學生由2015年的19,727人下降至2017年的13,688人,在校學生由2015年的1,078人下降至2018年的992人。報告又指出LU決定裁減十多名神學院職員,並會推出新對策以應付「網上課程的競爭以及申請人數下降」。

學院高層不認同大學正在走向下坡的説法。不過,他們向Christianity Today透露,裁減人手以及其他的舉動是源於事工的大環境正在變化,不同的基督教大學、宣教機構、事工團體和全國教會都面對著同樣的挑戰。

LU校牧納賽爾(David Nasser)說:「這實在反映了時代的變遷。教會和宣教組織的員工配備方式都在轉變,我認為這就是神學院收生下降的原因。」管理層表示,雖然過去幾年神學院研究生課程的申請有所上升,使碩士和博士課程的入學人數穩定,但申請入讀本科課程的意欲卻有所下降。

從「牧養領導」到「體育外展」,LU神學院就40多個領域提供11個學士學位課程。不過新一代基督徒學生對神學教育的看法較全面,認為課程不限於裝備他們作全職神職人員,並能預備他們將來從事不同領域的職業。

LU計劃重整神學院的課程,讓本科生可選配作雙主修或副修,而不只能作單一主修。院長希克斯(Scott Hicks)說:「我們需要從商業角度考慮,要高效地進入市場,這亦符合聖經教導。聖經中有多處教導我們該如何投資才能,如何投放時間、精力和努力。我們正嘗試作出明智的商業決策,使學院能持續發展並取得長遠成功。」

對於這些變化,一位2018年的畢業生稱這是「令人詫異的」,因為「他們正把LU理應所作的核心部分給削掉」。擁有LU博士學位的羅便臣牧師Garet Robinson在推特上發布推文時表示校園現時彌漫著脅迫的氣氛:「LU管理層和神學院之間嚴重脫節。作為校友,我不認爲LU的管理層理解如何作神學教育並當中的需要。」

由於學生傾向未來從事雙職或非傳統的神職事工,全國各地的課程都開始設立相關入學制度。這方面的趨勢在LU已非常明顯,其龐大的網上學生群體當中大多都是在不能辭去工作、離開家園或支付校園住宿的情況下攻讀學位。

網上課程教務長阿克斯(Gabe Etzel) 說:「網上教育真正做的是讓那些正在應付現實生活需要的人(無論在參軍、有家庭、有工作的)將不可能成為可能。」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6月20日,Hannah Lo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賜神學院領導層智慧和洞察力,在變化中作適切的回應,繼續為神國培育工人。

 

 

教會為在囚人士 帶來醫治及盼望

美國教會到伊利諾州傑斯帕縣(Jasper)監獄服侍在囚人士,懲教人員驚歎所帶來的改變。

傑斯帕縣治安官威廉信(Patrick Williamson )接受電視訪問時表示:「這裡的氣氛較以往平静,以前經常聽到砰砰的撞擊聲、腳踢聲、吼叫、尖叫等。現時在囚人士相處融洽,對待職員也較以往好,事故亦少了發生。教會的服侍補足了我們的工作。」

伊利諾州威特非First Church的監獄佈道事工由希爾牧師(John Hill)開展。起初他與監獄携手設立男士成癮復康之家,該項工作有不錯的成效,威廉信牧師於是邀請教會到監獄作福音工作。每逢星期四,義工們均帶備椅子、音響器材和甜甜圈到監獄探訪。

因吸毒被判監的江恩(Anthony Gann)見證到教會服侍所帶來的正面果效。他説:「能夠在這裡真實經歷教會的聚會,實在是太好了。我在這裡認識到不少好人。」在短短三個月內,已經看到很大的轉變。希爾牧師表示:「懲教人員說監獄整個文化都轉變了。在囚人士都彼此關顧,且開始思想鐵窗後的生活。」

教會在社交媒體分享九位在囚人士(五男四女)在獄中受浸的錄像。影片的旁述説道:「你也許感到神離棄了你,於是想要重回舊路。當身處曠野時,難免想走回頭,但不要放棄,不要忘記奇蹟的可能。」

威廉信是基督徒,他相信信仰能給予在囚人士力量。爲了幫助在囚人士解决精神健康問題,他同時在獄中安排心理學家提供治療服務。威廉信指出:「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幫助服刑人士為家庭作出貢獻,從而貢獻社會,讓罪不致延續三、四代。」

江恩滿心期待九月出獄後的生活,他打算參與First Church聚會,並追尋他熱愛的音樂。他說道:「請不要放棄我們。我們之所以穿上囚衣,不是因為我們都是壞人,我們只是曾經做了愚蠢的選擇。」

(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 , 2019年6月24日,林國祥編譯報道。)

禱告: 求主祝福教會在監獄的福音工作,讓在囚人士經歷主的愛和大能拯救,得著新生命。

 

 

埃及議案新通過 127間教會合法化

埃及政府於2016年成立特別委員會以審核當地教會設立,近日有127間教堂取得設立許可。

埃及是個穆斯林高達80%以上的伊斯蘭教信仰國家,當地許多教堂因未經官方註冊,而被政府視為非法運作,使得當地基督徒擔心政府會有所行動。不過埃及政府於2016年頒布的一項法律指「讓教會更容易創立和興建」,特別委員會也陸續使在當年申請執照的教會合法化。

2016年8月所申請興建的3,800間教會中,僅有220間獲准註冊;2017年2月,埃及政府批准第一批中53間教堂建築的申請;同年10月又有120間註冊,獲批比率只達9%。儘管多年來核准進度極慢,近日再度傳出好消息,指有127座教堂取得設立許可。

根據「國際基督教關懷組織」(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的說法,自法律通過以來,委員會迄今已批准了約1,021份的申請案子。目前仍有許多教堂正深切期盼取得設立許可一天,因為這對於過去數十年來都活在暴力與迫害底下的科普特基督徒來說,是充滿希望的開端。

「敞開的門國際組織」(Open Doors International)每年都會調查世界各國宗教自由度與基督徒受迫程度。埃及於2019年的世界觀察名單(World Watch List)上名列第16位,相較2018年時再前進1位。可見當地基督徒若要追隨耶穌,遭受的威脅正是日漸嚴峻及惡劣。

敞開的門表示,埃及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仍遭伊斯蘭教信徒攻擊,以及政府本身的迫害。伊斯蘭文化也使國家「助長成一個具『歧視性』的環境,導致當局不願尊重和執行對基督徒應有的基本權利。」

(資料來源:Faithwire、Charismanews,基督教論壇報曾雪瀅編譯報導)

禱告:願教會合法化的議案在埃及能全面落實,信仰自由得到保障。

 

 

美國荷里活製片人 推動打擊反墮胎法運動

荷里活製片人兼投資者彼得彻寧(Peter Chernin)啓動了打擊佐治亞州反墮胎法的運動,籌集數百萬美元,並呼籲其他媒體巨頭加入行列。

彻寧於5月底發出一封電郵,寫道:「我正在發起一項運動,希望籌集1,500萬美元捐款,以資助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的法律支出,為要打擊國家反墮胎工作。」據《紐約時報》報導,這封電郵已發送給各大電影公司的高層人員,以及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Jeff Bezos)、蘋果總裁庫克(Tim Cook)和電視監製及編劇萊梅斯(Shonda Rhimes)等。彻寧目前已籌得100萬美元,他認為自己「有道德責任去採取即時行動」。

基督教頭條 (Christian Headlines)早前報導,佐治亞州在最近幾週對墮胎政策施加重壓,並於5月7日簽署了該國其中一條最嚴格的捍衛生命權(pro-life)法案。如果該法案於2020年1月生效,將禁止孕婦在檢測到胎兒心跳後墮胎。

因著佐治亞州給予影視製作公司巨額稅收減免,這法案成了荷里活自由優先事項的焦點。美國編劇工會(The Writer’s Guild of America)威脅要抵制,迪士尼和華納媒體考慮撤資,Netflix已表示支持A.C.L.U.。

然而,製作公司可能難以承受所帶來的財政壓力。《紐約時報》報導指:「其實不少電影工作室的主管正暗自擔心,若就這議案持反對立場,會大大影響票房收入,因為國内有很多人反對墮胎。」該州向影視製作公司提供20%的減免稅額,如把佐治亞州電影委員會(Georgia Film Commission)的會徽放進片尾名單,更有額外10%的減免。

縱然這些影視工作室反對這法案,迪士尼和Netflix仍然繼續在一些禁止墮胎、威脅人權的國家進行拍攝。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很多美國人也注意到這個矛盾:迪士尼似乎更擔心在美國州份—一個以民主方式通過法律的地方進行拍攝,多於在中國—一個使用面部識別軟件來監控其人口的國家營運主題公園和銷售電影……」

一些曾在加州、紐約、南韓和尼日利亞取景拍攝的電影,也到了佐治亞州拍攝和製作。《行屍》(The Walking Dead)和一些漫威(Marvel)的超級英雄電影都是在該州拍攝的。如果荷里活進行抵制,將有近9.2萬個工作崗位受到影響。

為了避免對數千名佐治亞州居民帶來損害,彻寧選擇不抵制該州。他說:「大多數工人都反對這項立法,解僱他們不是一個公正的做法。而只針對佐治亞州採取行動,對這全國性的戰役是過於狹隘的回應,離棄和孤立我們不認同的部分地區,這做法於我而言是危險的。」

彻寧的公司曾製作多部著名電影,如《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和《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等(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9年6月5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讓合祂心意的政策得以推行,粉碎仇敵一切的攻擊。

 

 

 

英國教堂數目超酒吧但仍下降 五旬宗成抗跌主力

在酒吧林立的英國,教堂的數目已經超越酒吧數目,但主要是由於酒吧數目下降所致。

國家教堂信託基金(National Churches Trust)本年4月委託顧問Brierley Consultancy進行的研究顯示,英國教堂數目有4.03萬座,較3.9萬家酒吧多。酒吧與教堂向來是英國社區中不可或缺的建築物,但由於飲酒的人減少,英國每日有約3家酒吧結業,過去十年來有超過1.1萬家結業,酒吧數目已減少近四分之一。

英國教堂數目其實亦正在減少,只是酒吧消失的速度更快而已。英國的教會會眾人口,由1930年的1 060萬銳減一半至2013年的540萬。其中英國聖公會、羅馬天主教和長老會的會眾人數,在過去短短5年內大減16%,3個宗派的信徒人數佔所有教會會眾6成。

不過,部分五旬宗色彩濃厚的教會(包括黑人教會、Hillsong等)的崇拜出席人數急升,稍為緩和整體教堂數目的跌勢。Brierley Consultancy的負責人Peter Brierley表示,新移民是英國教會增長的主要動力,而倫敦是增長的重地。在2005至2012年間,倫敦教會的崇拜人數增長16%至72萬人次,教會以每周兩所的速度增長,而該市人口則在過去10年內增長100萬至800萬,市內教會以50多種語言進行崇拜,非英語崇拜佔所有崇拜數目14%。

許多以非英語進行崇拜的教會均屬天主教,也有一些以黑人為主的教會。這些黑人會友的家族在上世紀中由加勒比海遠渡而來,受當時的白人主流教會所摒棄,並在過去四分之一世紀與其他來自西非的宗派結合。以尼日利亞為基地的基督教救贖會,是英國最大的五旬宗教會,在當地有超過800所堂會,他們在倫敦布蘭特的Jesus House for All the Nations教會有4千名會眾,並以建立「10分鐘步程教會」為口號。

另一個增長迅速的五旬宗教會是來自澳洲的Hillsong教會,他們每個星期日在劇院林立的倫敦西區租用自治領劇院(Dominion Theatre)作聚會點,5千名會眾中有7成為25歲以下,會眾人數之多令教會需要租用第二個劇院。Hillsong亦開始在其他城市聚會。

Peter Brierley表示,除了五旬宗,其他宗派亦有發展迅速或聚會人數較多的教會,包括聚會人數數以千計的聖公會布朗普頓聖三一堂、朗豪坊諸聖堂和聖海倫主教門教堂。此外,一些由未受訓練的平信徒在鄉村會堂或學校開辦的「散亂式」教會,也嶄露頭角,有調查顯示這些教會在英國有超過3千所,在本年的聚會人數有約10.3萬,佔所有上教會的人口的2.4%。他認為,雖然教會佔整體人口數字正在萎縮,目前只有5%人口上教會,到2030年將進一步降至4%,但教會增長確然正在發生。

(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Metro,2019年5月28日及4月16日,文奴編譯報道)

禱告:願主興起英國的教會,在異教徒和無神論者日益增加之際能夠逆流發光,成為失喪心靈尋着真理的地方。

 

 

莫斯科設立 第一個大屠殺紀念碑

6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出席了在莫斯科猶太博物館和寬容中心(Moscow’s Jewish Museum and Tolerance Center)舉行的大屠殺紀念碑揭幕儀式,有人認為這是莫斯科第一座大屠殺紀念碑。

這座紀念碑描繪了人們用手拉開屏門的情景,為了紀念在二戰期間的猶太抵抗運動戰士。STMEGI association of Mountain Jews主席German Zakharyayev 上周在接受《莫斯科維奇》雜誌訪問時表示:「儘管大屠殺的受害者約有一半是我國公民,但莫斯科一直沒有設立大屠殺紀念碑。」

紀念碑為了紀念在二戰期間的猶太抵抗運動戰士。(圖片來源:The Moscow Times)

他承認,在大屠殺期間,莫斯科確實有設立猶太人救世主的半身像,也有猶太反法西斯委員會的牌匾,但從來沒有建立著名的紀念碑,能與柏林、華沙或布達佩斯等地的紀念碑相比。過去蘇聯當局亦很少在文學作品和紀念碑中確認大屠殺的細節,一般只提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喪生的「蘇聯公民」。

普京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去年共同出席紀念碑奠基儀式。普京在6月4日猶太博物館和寬容中心為紀念碑揭幕時稱大屠殺是「最大的悲劇」之一,也是 「歷史上最不尋常的篇章」。

博物館信託基金委員會主席維克托.韋克斯伯格(Viktor Vekselberg)資助建設這座紀念碑,費用約27萬6千美元。他說當時他父親全家都被關押在家鄉,位於現時的烏克蘭Drohobych 附近的一個貧民區。「最終僅我父親生存下來,全因他早些時候逃出去加入了民兵。」他稱紀念碑的建成是一個見證「象徵性分水嶺」的里程碑。

(資料來源:JTA,2019年6月4日,Connie Li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憐憫醫治猶太人從歷史傷痛中得釋放,帶來關係的復和。

 

 

基督徒咖啡店老闆 向單親媽媽捐贈汽車

一家自稱「反星巴克」的咖啡店奉基督的名向100名單親媽媽送贈汽車。

Burly Man Coffee自去年12月成立,他們表示這運動的口號是:「要對人友善,並喝好咖啡。」

「作為基督徒(企業),我們應該是耶穌的手和腳。」創辦人傑瑞米.威爾斯(Jeremy Wiles)告訴霍士新聞(Fox News)。「我不認為你只需在星期天去教會,然後整個星期都假裝是基督徒。全國有許多基督徒都有與我們相同的價值觀。」

該公司單親媽媽運動始於3月。其網站寫道:「我們正填補其他人所忽略的領袖。」威爾斯提到星巴克支持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他們將僱主的捐贈與墮胎提供者進行配對。「他們支持死亡,我們支持生命,我們對咖啡的熱情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有天我忽發奇想:『為何只是賣咖啡,不做更多的事呢?』」

他補充,這運動有助解決孤兒問題:「如果你看看我們國家最貧困的地區發生了什麼——槍械暴力、犯罪、貧困——其根源全因為沒有父親。」

塞萊斯特.博克斯特羅姆(Celeste Bokstrom)是第一位接受汽車捐贈的單親媽媽,兒子患非言語自閉症。威爾斯送她一次全人改造和瘋狂購物的機會,還給她兒子買了iPad以助溝通。她說:「我有信心,並相信神知道我的掙扎,但從沒想過會得到這些東西。獲贈汽車改變了我的世界。我兒子得到幫助。我真的很感激!」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9年5月22日,Connie Lee編譯報導)

禱告:更多基督徒運用營商的能力實際地幫助貧窮人。

尼日利亞兩教會遭槍手闖入 一死19人被擄

尼日利亞西北部卡杜納州於5月18日發生兩宗暴徒闖入教會的事件,共有19人被擄走,一人被殺。

尼日利亞基督教協會(Christian Association of Nigeria)一名牧師表示,其中一次襲擊發生在卡杜納市以北37公里一條村莊的浸信會教堂,富拉尼族槍手晚上闖入,殺死一名會友並擄走另外兩名會友。另一宗派Evangelical Church Winning All發言人則表示,該宗派位於卡杜納市以西百多公里一條村莊的堂會,有一名牧師、其女兒和另外10男5女會友遭槍手擄走。一名在事件中逃脫的目擊者表示,當晚兩家教會的聯合詩班舉行練習,原訂由晚上9時練習至凌晨1時,但在結束前半小時,有超過20名富拉尼族游民包圍教會並開槍,又脅迫被困會眾交出手機和透露牧師的住址。

尼日利亞有超過一半人口為基督徒,但亦有四成半人為穆斯林。其中以游牧維生並散居於西非的富拉尼族,經常與所到之處的定居群體爭奪資源和發生衝突,近年更被指向聖戰組織提供協助,令衝突添上宗教因素。富拉尼族則控訴遭部分地方組織和政府針對敵視。有人權組織於4月2日發表報告,指出尼國單在4月已有最少100名基督徒被富拉尼族游民與博科聖地等聖戰組織殺害,而在今年頭4個月,已有750至800名基督徒遇害。該組織警告,衝突有可能觸發聖戰和種族清洗。

(新聞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9年5月28日;背景資料:英國廣播公司Christian Post;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止住尼國的衝突,保護並拯救愛祂的人不受惡者傷害,拆毀魔鬼在當地的工作,使人心歸主。

美國猶太人對特朗普支持度低 是否支持以色列非優先考慮

一項針對美國猶太裔選民的調查顯示,他們持續對總統特朗普不滿,總統支持以色列與否並非他們對施政的優先考慮,他們更關心反猶主義的盛行。

調查由傾向自由派的猶太人組織「猶太選民學會」(Jewish Electorate Institute)委派「格林伯格研究所」(Greenberg Research)進行,該研究所過往專為民主黨候選人進行民意調查。他們在5月6日至12日期間,於網上從先前曾表示願意參與調查的選民中,隨機以電子郵件發出邀請,訪問全國1000名猶太裔選民,當中大多數自稱民主黨人和自由派,並計劃在2020年的選舉中投票給民主黨。

調查顯示,71%的受訪者反對特朗普。他們認為他在打擊反猶主義方面表現欠佳。美國猶太民主黨人委員會執行主任Halie Soifer在一份聲明中說:「美國猶太裔選民強烈地反對幾乎所有特朗普的政策,特別是移民政策和打擊反猶主義。」

美國猶太裔選民關心的施政優先事項是國內問題,而不是與以色列相關的問題。58%受訪者認同的施政的優先事項是醫療保險和社會保障等社會安全網政策,其次包括打擊反猶主義、槍械管制及打擊白人至上主義。只有28%的受訪者認為「候選人是否支持以色列」是他們關心的問題,為眾選項中最少。

特朗普獲得正面評價的唯一領域是與以色列的關係,其中55%認可他處理美以關係的方式。然而,大多數(64%)不贊成特朗普退出伊朗協議。

猶太選民學會致力於深化公眾對猶太人參與民主選舉的理解。其委員會由猶太人組織圈子和民主黨中突出的人物組成。

(來源:JTA猶太選民學會網站,2019年5月22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願更多美國猶太人認識耶穌及以色列在末後的位置。

性騷擾行為導致 一成青年信徒離開教會

因 「#MeToo」及「 #ChurchToo」 反性騷擾行動發起,美國年輕基督徒紛紛認清性騷擾行為並表示不能容忍。

根據一項由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 發起的研究顯示,美國有10% 35歲以下的青年信徒曾離開教會,原因是覺得行為不檢點在教會中沒有被認真看待;9%青年信徒表示,他們已經不再去教會,因為他們對於教會處理不當的手法感到不安。

根據GRACE (Godly Response to Abuse in the Christian Environment)組織成員、性虐待研究專家,賈斯丁·霍爾寇姆(Justin Holcomb)指出,另一引起青年信徒離開教會的因素,是他們的年齡最接近性騷擾個案最多發生的年齡——12至34歲,最容易受害年齡是16至19歲。

14%年齡介乎18-34歲的受訪者表示,因教會人士曾作出不檢行為,令他們漸漸退出教會活動,只有1% 超過65歲受訪者意見相同。另外,年輕一輩受到色情讚賞、笑話及訊息,或長時間凝視等形式的性騷擾的機率,比年長人士高出兩至三倍。兩者之間的差距反映,教會需為受害者增加牧養資源和恰當的處理程序。「我相信兩代都有經歷性騷擾,只是年輕信徒傾向分享出來。」兒童性虐待生還者瑪莉·捷米斯說。

另外,研究還顯示,大部分信徒已經看到他們的教會群體有所改善,尤其在主日學及事工項目中有確保兒童安全的政策,69%的人認為他們的教會比10年前更有意識去保護兒童(「非常有意識」占46%;「較有意識」占23%)。

儘管有部分人擔心教會的性騷擾危機將會繼續發生——只有不到1/3的受訪者認為有性騷擾行為的牧師,比公眾所聽到的「多得多」;大多數受訪者對自己的教會表現出高度的信心。

退任牧師及性虐待生還者約書亞•皮爾斯(Joshua Pease)形容,當性虐待發生於基督徒視為安全的處境中,認知失調便發生。他說:「教會成員不能結合現實與自己的身份——教會是健康的地方、有好人。因此,這常常導致人把事情看輕(發生的事都不是那麼大問題);其次導致受害者責怪旁人(如果你曾經做過____,或許事情便不會發生);以及導致否定心理(我認識那人,他絕不會這樣做)。」

他告知基督教時報(Christianity Today)說:「我認為未來五至十年會是至關重要的。而當務之急要說的是:『好,我們已吸取教訓,是時候改進了。』只要我們一日還未為在教會中所犯下的性罪行憂傷痛悔及悔改,教會仍然危險。」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5月21日,鐘浩然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顯出祂極大的恩慈憐憫,讓教會、眾人悔改,穿上新人樣式過聖潔生活。

電影《阿拉丁》女主角為牧師女兒:「信仰佔據我生命 無法想像失去它」

目前正熱映的迪士尼真人版電影《阿拉丁》(Aladdin),片中飾演「茉莉公主」的英國演員娜歐蜜.史考特(Naomi Scott),近日在接受訪問時表示,若沒有信仰帶來的力量,她無法想像如何獨自面對生活的高低起伏。

史考特年紀輕輕就結婚,常和老公分享討論信仰觀點。(來源:Naomi Scott FB)

史考特在接受基督教機構國際至善社會基金會(Compassion International)訪問時說,信仰帶給她的平安,令她「難以置信卻完全信靠」。

年僅26 歲的她,出生於英國倫敦,母親是出生於烏干達的印度人,年輕的時候移民到英格蘭;父親則是英國人。雙親都是牧師,史考特也參加過宣教活動。她在21歲時,就和交往四年的男友、英格蘭足球員佐敦.史賓斯(Jordan Spence)結婚。史考特說,她與丈夫二人會經常分享及談論信仰。

「我和先生兩人的話題經常談到信仰,有時我們會被問:『如何兼顧信仰及工作?』對我而言,我不曉得生命若沒有信仰,會變得如何?」她補充:「這種知道自己是被愛及被重視的平安,使我感到難以置信,卻也完全信靠著。老實說,我不認為信仰是獨立的。它佔據我的生命,且成就了今天的我。」

史考特說,她知道外界會因著自己的宗教信仰評論她,但她不會被言論影響。「無論別人如何在社群媒體論述我,要知道他們不能定義我,這些都無法塑造我的身分。儘管『說來容易,做起來很難』,但這將是我繼續向前邁進的原動力,就是保持心中最重要的信念──我的信仰。」

史考特參加宣教活動,關心弱勢族群。(來源:Naomi Scott FB)

此外,曾有福音媒體說:《阿拉丁》劇情隱藏與基督教信仰相違的信息。片中提到阿拉丁與茉莉公主生活的世界裡,精靈是宇宙「最強大者」,這與基督教信仰相違逆,對基督徒而言值得警醒。不過,電影同時也提供部分正面教導。例如片中精靈警告阿拉丁說,世上沒有足夠的金錢及力量能使人滿足,帶出「金錢與權力不能帶來幸福」的道理;其次在影片開場時,阿拉丁被預言家告知「他生來毫無價值,且將死得一文不名」。然而他最終住在宮殿,身分地位也不可同日而語,帶出「人能夠克服困難,並帶來改變」的道理。

(資料來源:Faithwirecrosswalk基督教論壇報曾雪瀅編譯報導)

禱告:願神在各行業興起更多職場領袖為主發光。

【特稿】二十年「神蹟般的堅持」 —— 一段關乎你我的先知性歷史

1982 – 1999 – 2019
20年來,是神親自持守了這個殿(國際禱告殿,IHOP),這不是靠任何有智慧的策略、有能力的機構或有魅力的領袖所能成就的。整本聖經中神對我們最常發出的勸戒就是「回想」和「記得」,我們太容易遺忘,失去焦點。如今我們要再一次回想和紀念神在我們當中所做的,以及將來祂仍要成就的。

「我們並非將我們的生命和事工建立在先知性預言的根基上,而是在神的話語和與耶穌的親密關係之上,神會賜下先知性的話語來剛強我們,特別在那些很有挑戰性、不容易堅持到底的使命上。」IHOP總監畢邁可牧師(Mike Bickle)不斷強調。論到如今我們所熟知的24/7國際禱告室,要從1982年畢邁可一次遇見神的經歷說起。

全球禱告運動的先知性根基

搬家的時間到了
1982年夏天,一位來自亞利桑那州的先知性僕人奧古斯丁(現已歸主),從神得著了一個可聽見的聲音,他開車來到聖路易斯,當時畢邁可牧會7年的地方,告訴畢邁可說:「神要將你搬去堪薩斯城。」接下來他講了主告訴他的四件事:「第一,在神的時間,你所去的堪薩斯城將有聖靈恩賜的充分彰顯;第二,將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聚集在那裡;第三,要警醒,會有假先知混入你們當中;第四,逼迫和爭議也會時常臨到你們,但不可自己回應,神會親自看顧,一切都有祂的心意。」

起初畢邁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但此後不久,神又向畢邁可和太太黛安確認了,祂要將他們搬來堪薩斯城的旨意,於是他們順服而行,並在歐弗蘭帕克市(堪薩斯城的富人區)開始牧養一個500人的青年人教會。那時的畢邁可只有27歲。他們每晚聚集禱告,為城市的復興呼求。

如今我們所熟知的24/7國際禱告室,要從1982年遇見神的一次經歷說起

假先知真先知
1983年春天,有位年長的弟兄向畢邁可說,有一位名叫鮑勃瓊斯(Bob Jones)的先知,此前多年已有關於他和他所建立的年輕人事工,以及即將興起的敬拜禱告運動的預言。經這位弟兄介紹,1983年3月7日,60歲的先知鮑勃瓊斯第一次前來與畢邁可見面。那時的堪薩斯城已進入早春,在20多度的天氣下,白髮蒼蒼的先知鮑勃穿著冬天的大棉衣走進了畢邁可的辦公室。他並沒有去握畢邁可伸出的手,而是四下打量著那地方,並不斷念著:「是的,是的,就是這裡。」接下來的話更讓邁可摸不著頭腦:「春分之日,你必會親口承認接受我,而且神要用天象做印證,春天來時必要下雪。」鮑勃繼續用使徒行傳2章17-19節向畢邁可預言兩週後即將發生的事。

鮑勃對邁可預言道:「你將開始一個24/7的敬拜禱告事工,有歌者和樂者從世界各地聚集而來;你將帶領這個青年人的運動,你將離開歐弗蘭帕克市你正牧養的這個教會,搬去格蘭德維尤市(堪薩斯城的工薪階層地區)的杜魯門總統之地。杜魯門是神在政治界為以色列設立的守望者,對以色列1948年復國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神要設立你和你的事工為以色列在末世代禱守望。我還看見整個亞洲地區,都有人在稻田中拿著不插電的小電視,觀看杜魯門之地的歌者樂者,並加入一同向神敬拜禱告。」

當年的畢邁可起初完全不相信先知鮑勃所說的話,甚至以為他是假先知。那時他不會唱歌也不愛禱告;對亞洲全然沒有負擔;更不了解以色列的身分和命定。連鮑勃都驚訝神選中了這樣一個「遲鈍」的器皿。殊不知,神實在藉先知的口預言了祂在接下來的數十年中所要做的事,並且這歷史至今仍繼續發生在堪薩斯城。

IHOPKC國際禱告殿的先知性歷史\

果然,兩週之後,當時頗為有名的神的僕人卡亞瑟(Art Katz)來到畢邁可的教會主日,再次向畢邁可確認,鮑勃是神所差來的先知。當晚,亞瑟與畢邁可前往鮑勃家中拜訪,結果聚會持續到凌晨四點。7小時的相談中神的同在如此強烈,在場幾人多次停下靜默哭泣在主面前。不可思議的是,先知鮑勃將畢邁可18歲時對將離世的父親在主面前所立下的誓言,一字不差地覆述了出來,終於震驚不已的邁可脫口而出:「你實在是個先知!」因邁可一生從未向任何人提及他與父親約定的誓言。而那一天,正是3月21日春季的第一天(春分),突如其來的大雪落在堪薩斯城還未融化。一切正如兩週前神藉著鮑勃的口所預言的一樣。

改變一切的但以理禁食
1983年4月13日,在一次禱告會中,神用但以理9章向畢邁可說話,關乎末世祂將要興起的禱告運動,並要呼召城市的眾教會進入21天的但以理禁食。這對於剛來到堪薩斯城才不到半年,年紀輕輕的畢邁可來說並不簡單。當他打電話給先知鮑勃想要尋求幫助時,神又給了他一個驚喜。「你不用告訴我,昨晚神已經讓我看見了。天使加百列向我顯現,對我說:『告訴他(畢邁可)但以理書9章,他就知道該做什麼了。』神對我說,你要在5月7日開始一個21天的但以理禁食,那一日天上將有一顆彗星,甚至科學家都無法預測,是為要印證,這話乃是出於神。」

幾週後,由堪薩斯城中幾間教會共同舉辦的但以理禁食於5月7日開始,約有一千多人參與其中。鮑勃拿著當日的報紙來到台前,給畢邁可看上面的頭條新聞:「科學家未曾預測到的彗星經過美國」。他不斷向畢邁可確認,這實在是出於神的工作。此後的21天,每天從早到晚18小時的禱告會,大部分時間都在枯燥乏味中度過。然而當神要藉著祂的百姓在地上生出一波新的工作時,往往不像我們所期待的那樣驚心動魄,而在這樣「平常無奇」日復一日的與神同工中,新的突破和復興被孕育了出來。

在禁食的結束,5月28日,先知鮑勃走到台上拿著麥克風說:「神說復興不是現在降臨。祂要在堪薩斯城釋放三個月的乾旱季節作徵兆,因為這地在屬靈裡也是乾旱無水的。然而在8月23日,大雨會降下。神說,雖然這國是乾旱無水的,但我有所立定的時候,復興將要到來。」果然在8月23日的禱告會之前,神用一場瓢潑大雨結束了為期三個月,堪薩斯城數十年來最為乾旱的夏天。

畢邁可在1983年創立了堪薩斯城團契,在這個教會中每天舉行的禱告會,為如今IHOPKC國際禱告殿的24/7禱告室栽下了起初的種子。

 

別再懷疑!
1983年11月7日,先知鮑勃再次鼓勵搖擺不定的畢邁可,向他確認神在這半年來所不斷釋放的先知性話語。他再次發預言:「神說一個禮拜之後,祂將直接賜給你一個從天上而來的啟示,你從此將再也不會懷疑。」

11月15日,邁可充滿了期待,但一整天都沒發生什麼。直到晚上的禱告會,其實也與平日一樣「索然無味」。10點結束時,還是什麼都沒有,於是邁可決定在辦公室留到午夜12點。

晚上11點15分,已經準備放棄的畢邁可坐在辦公桌前,看到一本其貌不揚的小冊子,是一位名叫賀沃·波特曼(Howard Pittman)的牧師所著的書《安慰劑》 (Placebo)。他便拿起來翻看,準備消磨最後的45分鐘。這本書紀錄了作者在1979年8月,一次瀕臨死亡卻被主救回的經歷,以及他看見神的寶座和三層天,和神叫他向世界分享的信息。再一次讓畢邁可震驚不已的是,這本3年前的書上竟然赫然寫著:「當我站在神面前時,祂對我說,祂將要釋放末世的復興。神很清楚地對我說,1983年5月7日,將有一群年輕人聚集禱告,神要發出天象的預兆。神興起這一群人成為祂末世的基甸大軍,這預言是神對他們的鼓勵。」邁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一字一句正是指這他所說的一毫不差!他抬起頭看向時鐘,正是11點59分。

畢邁可馬上拿起電話打給鮑勃,鮑勃接起電話便說:「我已經等你一整天了!」

自此,畢邁可牧師再也沒有懷疑過,這一切,都是神親自開始並策劃的。

「我的一生被IHOPKC國際禱告殿深切地影響著。這些年,這裡實在改變了我對神和自己一切的認識。」—— 哈艾德(Ed Hackett)
艾德是國際禱告殿IHOPKC寶貴的元老級成員,1999年當神向畢邁可確認「是時候開始禱告殿」的時候,他也在場為見證人。20年後的今天,艾德仍在國際禱告殿教會肢體中,任職牧師領袖。

你我仍在鑄造歷史
「神在不同的時節,將祂的百姓擺在不同的位置上,賜給他們不同的使命。神所呼召的人多,回應神的也不乏,然而數十年持守到底的卻少之又少。我們每一個人不論在哪裡,職場或教會,都當為全然釋放神的旨意盡心竭力,為末世神所應許的大復興不斷呼求,忠心到底。」畢邁可40年來不斷地強調著。

「耶穌再來時所找尋的是禱告的教會。我想將來在全地的每一個地區,都將興起24/7晝夜不息的敬拜與禱告。」——畢邁可

如今國際禱告殿(IHOPKC)的建立已有20年,而這也只是聖靈在全地所興起的千萬個禱告殿其中之一。歷史雖已過去,但故事尚未結束。如今神的手仍在全地描繪祂的藍圖。國際禱告殿的興起,是神對祂末世教會心意的一抹伏筆。祂正不斷呼召和興起敬拜禱告的大軍,明白祂的心意和對以色列及列國的命定,預備一個施洗約翰的世代,為主耶穌的再來鋪平道路。

如今年近七旬的畢邁可牧師

今天,我們正看見神不斷實現著祂藉先知鮑勃瓊斯對國際禱告殿的預言:「最重要的將是與亞洲的連結。」2018年9月IHOPKC國際禱告殿與「回家」運動的匯集,以及12月最後一次的Onething(一件事)特會,正式帶領國際禱告殿進入了一個全新「重置(RESET)」的季節。而這一切,也正是神藉華人的手所推動而成就的。我們相信,這是一段與你我都密切相關的先知性歷史。而其中還有許多話語,於我們的世代仍在不斷成就中。何等榮幸成為末世先鋒的世代;何等榮幸見證並參與神在全地榮耀的工作!時候將到,華人的先鋒者,願你興起!

華人家人們更與國際禱告殿(IHOPKC)立約一同站立成為家人,為領袖們禱告甚至伏身用擦眼淚的紙巾為他們擦鞋代表「洗腳」。

(資料來源:主辦單位提供)

【IHOPU中文先鋒事奉學校資訊】
官網:www.ihopuchinese.org
聯絡方式:fsmchinese@ihopu.org

 

巴基斯坦辱穆案被告離國 安全抵達加拿大一家圑聚

巴基斯坦基督徒阿西亞•比比(Asia Bibi)因褻瀆指控而入獄8年,去年被判無罪釋放,但獲保護拘留6個月後,最終得以在5月7日離開巴基斯坦,前往向她提供庇護的加拿大,與家人團聚。她的代表律師Saiful Malook於5月8日證實了這消息:「她得自由了。案件已經結束,她可以安全地在加拿大生活。」

比比在2009年與數名穆斯林婦女因喝水發生爭執,被指控出言褻瀆先知穆罕默德而被捕。這名穆斯林婦女拒絕比比送上的一杯水,她認為來自基督徒的水是「不潔的」。2010年,比比被判有罪,成為首位根據巴基斯坦刑法典第295C條,因對褻瀆穆罕默德的罪行被判處死刑的女性。嚴厲的褻瀆法經常被利用對付其他宗教少數群體。

2018年10月,她被判無罪釋放。但由於穆斯林激進分子發起大規模抗議活動,並對她控罪提出了上訴,比比一直行蹤成謎,有指她被當局禁止離開。穆斯林強硬派更揚言要殺死釋放比比的最高法院法官。2019年1月,最高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判决釋放比比。

加拿大曾表示願意為比比一家提供庇護。她的女兒們18年12月悄悄溜出巴基斯坦,前往加拿大。5月7日,比比秘密地離開了巴基斯坦,在加拿大與家人團聚。他們在加拿大獲得新身份作為掩護,並受保安人員保護。Malook表示,比比得以安全抵步,實有賴維權人士、外國使節和其他在艱難時刻站在比比一邊、為她重獲自由而努力的人。

英國巴基斯坦基督徒協會(British Pakistani Christian  Association ) 主席喬德理(Wilson Chowdhry)為比比最終獲釋感到欣喜。他表揚比比堅持信仰的勇氣,為基督徒作了美好的見證。他指出比比與家人在加拿大獲得新身份作為掩護,並受保安人員保護,他們可能需要待緊張情況紓緩後才能重過正常人的生活。加拿大一名穆斯林男子在網上威脅要殺死比比,懲罰她侮辱穆罕默德。

比比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目前Malook正處理另一宗基督徒被指侮辱伊斯蘭教的官司,該宗案件的被告Shagufta Kausar是目不識丁的女子,但有人聲稱收到自她手機SIM卡發出的侮辱穆罕默德短訊,Kausar與她的丈夫因而被捕,並於2014年被判處死刑。Malook指,在巴基斯坦為被指辱穆的人擔任代表律師,是先判了自己死刑,並隨時可能遭人以亂槍殺死。

巴國的褻瀆法被指遭人濫用作報復私仇的工具,根據國際特赦組職的數字,2011至2015年間有最少1 200人被控褻瀆罪,維權律師Sarah Suhail表示,少數族裔和其他弱勢族群往往成為受害者,褻瀆法的字眼、調查搜證方式等都非常不可靠,導致許多冤案發生。但因為宗教團體施加龐大壓力,因此無人願意對有關法律作出絲毫改變。

(來源:《衞報》加拿大廣播公司網站Christian Headlines,2019年5月8日及13日,林國祥及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感謝主保守比比一家得自由,開展新生活。

佛州青年在海難中呼求神 被「阿門」號拯救

美國兩名佛羅里達州青年在一次驚險的海灘之旅中大大經歷禱告的力量。

泰勒•史密斯(Tyler Smith)和希瑟•布朗(Heather Brown)是基督學院(Christ Church Academy)的高中準畢業生。二人於4月18日在Vilano海岸游泳,無意中漂浮到距離海岸兩英里的開放水域且被困,他們很快意識到生命有危險。二人與海浪搏鬥了兩小時,並互相幫助對方維持在水面上。

.泰勒•史密斯和希瑟•布朗

那時他們只可以向神求助。史密斯告訴記者:「當時我向神呼喊,若祢對我們真的有什麼計劃,就讓我看到。」

約30分鐘後,一艘從南佛羅里達州開往新澤西州的船碰巧經過,船長發現了這兩位瀕臨溺水的青年人。

布朗說:「我開始游向那艘船,當時我只想著:『我要游到那艘船去。堅持!我做得到的,我們要活下去!』」後來船長埃里克•瓦格納(Eric Wagner)和他的船員將青年從水中拉出來,挽救了他們的生命。

「在一片風聲、波浪聲和引擎的聲音當中,我們好似聽見了絕望的呼叫聲。」瓦格納在接受採訪時說,「男孩告訴我,在他已經精疲力盡、快撐不過去的時候,他呼求神的幫助,然後我們便出現了。」

更意外的是,這艘拯救他們的船名叫「阿門」。瓦格納說:「當我告訴他們這艘船的名字,他們便開始哭。這對年輕人很感激我們和神,其實一切都是神的作為。」

事件中所有人都相信神真實地回應了他們絕望中的祈禱。

史密斯說:「從我們向神呼求,到祂派人來拯救我們,再到這一艘船名為『阿門』,這一切不可能不是神的作為。」二人正準備入伍參軍,並知道神與他們同在。

(來源:CBN News,2019年5月3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感謝主回應這對青年絕望中的呼求,願更多青少年尋見神的拯救。

盧旺達種族滅絕25年 教會致力醫治與和解

4月7日,盧旺達紀念造成80多萬人死亡的種族滅絕結束25周年。近年,教會在醫治與和解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

「盧旺達是一個家庭。這解釋了為何我們經歷了這一切,但仍然存在……我們都受傷和心痛,但沒有被擊敗。」,總統保羅.卡加梅(Paul Kagame)在基加利種族滅絕紀念館(The Kigali Genocide Memorial)說。他和歐盟委員會主席Jean Claude Juncker等人在4月7日的典禮上一同點燃了紀念遇難者的火焰。

IFES盧旺達國際婦女聯合會成員Alex Shyaka說:「盧旺達人的內傷正在癒合,請求寬恕,承認種族滅絕期間所做的一切,並處理種種損失。」

該國近90%人口信奉基督教,教會積極參與了該國的恢復。Shyaka說:「教會舉辦醫治工作坊,在圖西族和胡圖族之間的醫治與和解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教會還一直支援政府提供種族滅絕倖存者家屬的基本需要。」

世界銀行統計,盧旺達每年兇殺案率為每10萬人少於3位,成為國際間處理歷史記憶的成功轉化的例子。

Shyaka說沒有「看到盧旺達再爆發另一場衝突的空間。盧旺達人現時把重點放在國家的社會經濟發展上。」該國近年的經濟增長率達6%以上,成為非洲大陸中的一顆新星。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19年4月22日,Connie Lee編譯報導)

禱告:各地教會都學習盧旺達教會,在國家中發光。

敘利亞前伊斯蘭國地區 教會重新出現

據路透社以及中東佈道事工「看哪!以色列」(Behold Israel)報導,位於敘利亞北部阿勒坡(Aleppo)地區的柯巴尼鎮(Kobani)過去一年改信基督教的人數大增,許多庫德人和敘利亞人歸信基督,四月有新基督教會開設。敘利亞持續的激進暴行和伊斯蘭國(ISIS)的肆虐,令許多人尋求伊斯蘭教以外的信仰。

當地傳媒報導,柯巴尼開設了新教會,當地2014年成為抵抗伊斯蘭國的根據地。來自阿夫林(Afrin)的牧師Zanî表示:「阿夫林被摧毀,但因著神的幫助,以及在柯巴尼政府的允許下,我們開了這所教會。」現在約有300名逃離阿夫林的基督徒在柯巴尼居住。

據報導,這是近幾十年來第一間成功開設的教會,柯巴尼最後一所教會在30年前被毀。在過去的三年裡,柯巴尼的基督徒私下在家庭式祈禱小組中敬拜,基督教在這地區的歷史不長,許多當地人亦被迫成為穆斯林。不過,在2014年ISIS攻擊柯巴尼後,一些穆斯林庫德人也改信了基督教。

民主社會運動(TEV-DEM)成員艾哈邁德•謝赫(Ahmed Sheikho)說:「今天,我們按照民主國家的原則開設了科巴尼教會,希望各宗教和民族共存、一同祈禱、互相幫助。」

柯巴尼2014年受到伊斯蘭國戰爭嚴重影響。敘利亞軍方於2016年底終宣布,已從叛軍手中完全收復阿勒坡。

(來源:Assist News Service,2019年4月23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保守敘利亞人民、教會及基督徒的安全,更多人認識耶穌。

教會省下聚會宣傳費 為千多家庭清還醫療債務

美國堪薩斯州威奇托市(Wichita)的道路教會(Pathway Church)在復活節前將用在宣傳復活節崇拜的預算,用於幫助一千六百個家庭清還醫療債務。

教會的主任牧師Todd Carter說:「今年我們將宣傳復活節崇拜的預算,及一些幫助有需要家庭的奉獻,用來還清了一千六百個家庭的醫療債務。」這些家庭將收到一封信,寫道:「我們是道路教會,也許我們從未見面,但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義行了一件善事,你的債務已經被寬免了。」Todd Carter說:「當他們收到這封信時,意識到債務已被赦免……這正是耶穌基督希望你每一天去感受的。」

教會通過非牟利組織RIP Medical償還債務。該組織會償還所收捐款一百倍的債務。教會最終花費了大約2萬2千美元來幫助那些家庭清還了220萬美元的債務。

(來源:Relevant Magazine,2019年4月25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斯里蘭卡教堂酒店遭恐襲 逾二百人死 五百人受傷

斯里蘭卡多間教堂和酒店於復活節遭受伊斯蘭教狂熱份子發動連環爆炸襲擊,造成最少253人死亡,500多人受傷。死者包括多名兒童和最少38名外國人。

恐襲在上月21日發生,位於首都科倫坡、以北的內貢博和東面的拜蒂克洛共三家高級酒店、兩家天主教堂和一家福音派教會,早上遭多名自殺式襲擊者同步施襲。有報道指,在拜蒂克洛的福音派錫安教會,施襲者在教會外院發動襲擊時剛好有兒童行經,部分剛從主日學下課,他們在課堂中立志,願為主獻上生命,豈料旋即遭遇不測。該教會26名死者中有16人是小童,另有100人受傷, 若非有人在禮堂外攔截施襲者,死傷人數可能增加。

在當局搜捕疑犯的過程中,又造成最少15人死亡,包括6名小童。事後懷疑有基督徒的青年襲擊伊斯蘭教社區,有商店被毀。

當局相信襲擊由激進穆斯林組織「全國認主學大會組織」發動,伊斯蘭國則承認責任,並指是為了報復上月有穆斯林在新西蘭的清真寺被屠殺。外界指責政府一早收到恐襲情報,但無及時採取行動防範,又質疑大選臨近,政府可能因總理維克勒馬辛哈和總統西里塞納兩人之間的權鬥,以致沒有妥善處理恐襲威脅,惟兩人均否認接收過有關情報。政府在29日發出緊急命令,禁止國民蒙面,以便執法人員認人。

由於擔心會有新一輪襲擊,當地教會在恐襲後一周暫停聚會,天主教科倫坡總教區Malcolm Ranjith樞機在住所舉行電視直播彌撒,直斥恐襲是侮辱人性的行為,同時祈求人與人之間能和平共處,互相理解。在科倫坡,遇襲教堂外有天主教徒和佛教徒一同禱告,紀念遇難者。許多穆斯林亦參與基督徒的喪禮和他們舉行的抗議示威。當地基督徒領袖呼籲為全國合一禱告,同時加強堂會的保安。

斯里蘭卡人口七成為佛教徒,基督徒與穆斯林均屬少數,而且向來相安無事,事件令人擔憂斯里蘭卡受極端伊斯蘭教主義影響。

(來源:英國廣播公司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4月25至29日,文奴翻譯報導)

禱告:願主安慰斯里蘭卡人民與信徒的心,止住惡人的計謀,保護祂所愛的人,使他們在仇敵面前剛強壯膽。求主讓失喪的人找着生命意義,而非落入魔鬼的網羅,成為偷竊殺害毀壞的共犯。

內塔尼亞胡大選暫佔優 曾承諾併合西岸地區

四月初以色列大選,總理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執政聯盟在以色列議會120個席位中贏得了超過61個席位,已足以籌組聯合政府。若內塔尼亞胡最終成功連任,將是他的第五個執政任期,並成為以色列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總理。

選舉後,內塔尼亞胡對支持者說:「這是一個偉大的勝利之夜,我非常感動,以色列國第五次委託我,並且更加信任我。我們將是一個右翼政府,但我打算成為所有以色列公民的首相,無論是左翼還是右翼,猶太人和非猶太人。」

以色列大選以黨派比例代表制為基礎,黨派要獲得超過3.25%的選票門檻才可以在議會中獲得議席。這意味著內塔尼亞胡要跟其他比例代表政黨組成聯盟,單靠公眾的選票將無法執政。

內塔尼亞胡亦面臨有關賄賂和欺詐的刑事起訴,有可能令他的任期蒙上陰影。聽證會預計於7月舉行,最終的判決書可能在六個月後公佈。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政治學家魯文•哈桑(Reuven Hazan)認為:「他的第五個任期可能成為他最短的一個任期。屆時利庫德集團將要重選黨魁,甚至要重新大選。」

另一方面,正統派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兩個極端正統黨派—沙斯黨(Shas)和聖經猶太教聯盟(UTJ)—各獲得八個席位。他們將繼續主管內政事務,對諸如婚姻的猶太教觀點,極端正統猶太人的軍事豁免,嚴格遵守安息日以及其他未能顧及到以色列社會多元價值觀或立場等關鍵問題,有著更大的影響力。沙斯黨一直阻止彌賽亞猶太人移民到以色列。儘管世俗以色列人佔多數,但他們將單方面決定民生的走向。

在競選活動最後一夜,內塔尼亞胡向支持者保證當選連任後必將約旦河西岸併入國土。如果他履行承諾,肯定會挑起大量的國際抨擊,代表著傳統預期的以巴兩國方案將會改變。特朗普政府有意在選舉塵埃落定後不久推出其中東和平計劃,所有跡象都表明將包括以色列對西岸的全面控制。一直有傳指特朗普計劃容許巴勒斯坦人接管耶路撒冷一些郊區,但美國一直否認這些傳言。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Kehila NewsJTA,2019 年4月10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對以色列的心意成就,讓猶太人重新接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