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百所教會2018年被關閉 51所經調查後獲准重開

在緬甸,佤邦聯合軍(UWSA)2018年9月關閉東部逾百所教會,當時有至少10座教堂建築物遭毀壞,200多名基督徒被扣押,經審問後獲釋 。在調查教會信眾及聚會內容14 個月後,聯合軍於2019年12月宣布允許位於撣邦北部51所浸信會教會重開。重新開放的教會位於Panghsang、Hopang和Namphan等鎮。有關官員表示,其他教會的審查工作仍在進行中。

撣邦北部城鎮臘戍(Lashio)的佤邦聯合軍聯絡處負責人Nyi Rang受訪時表示:「我們關閉教會是因為裡面一些工作人員是極端分子。另外,在一些只有幾座民房的地方,卻建有很多教堂,引起了當地族裔社羣之間的分爭。」

拉祜浸信會秘書長Lazarus牧師表示,教會人士並非「極端分子」。他說:「我不認為教會和宗教活動會造成問題和分裂,因為我們有不同族裔的教會,有佤族、克欽族、拉祜族、阿赫卡族和傈僳族等。聯合軍關閉教會或許另有原因。」

與中國接壤的佤族地區,大多數居民敬拜名為Nats的偶像,但拉祜族、阿赫卡族、克欽族、傈僳族和一些佤族人都是信奉基督,該區也有一些佛教徒。

佤族聯合軍是緬甸最大的民族武裝組織,估計有3萬名軍人。領導者接受共產主義思想,這與長期身處中國邊境有關。

Lazarus表示:「我們很高興,並很感謝佤族聯合軍讓教會重開,希望仍被關閉的教會也得以重新開放。」

拉祜浸信會在2018年9月25日發表聲明,證實月初有至少10所教會被關閉,其中6所隸屬克欽浸信會,並指一些遭佤族聯合軍拘留的學生被迫加入軍隊。

佤族聯合軍在2018年9月13日發表的新聞稿中表示,1992年後興建的教堂並未獲領導者許可,因此會被關閉或拆毀。聯合軍亦在其電視節目中表示,一些宗教領袖因違反「禁止外國人於佤族管轄區域擔任宗教領袖」的法規而遭逮捕和審問。

基督教領袖表示武裝分子大多信奉部落宗教,他們試圖阻礙基督教的傳播。

緬甸有八成人口為佛教徒,一成基督徒。在「敞開的門」(Open Doors) 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中排名第18位。

禱告:願神堅固緬甸教會的信心,在壓迫中持守堅忍和良善,見證神的信實和大能。

(來源: Morning Star News, 2019年12月20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共享空間紓解教會營運壓力 迎來連結社群新機遇

共享經濟是有史以​​來發展最快的營商趨勢之一。選擇租用或借用,而不是購買和擁有,這概念不但發展至共享汽車、辦公室、共居空間,還有共享教會空間。

「對於剛成立的教會,他們能夠負擔的租金或供款可能很有限,事工很多時候因此被拖垮。在成立的一至三年內,他們往往不是停止運作,縮小規模,就是轉成網上教會。」作為教會建立者的女兒,Church Space創辦人Day Edwards對這現象再熟悉不過。她在12月18日接受CBN訪問時說:「我們的教會成立時就在我們家中聚會,我們要把客廳變成聚會的地方……就這樣過著不斷朝行晚拆的日子。而當時我只是想,長大以後我再也不去教會了,因為這些工作實在是太繁重了。」

然而,神使用Edwards去提供解決辦法。她說:「有一次我向神禱告,跟祂說我希望為女性提供一個共同工作的空間,然後神給我看見一個共享工作空間的景象——但卻是一所教會。」配合神的旨意, Edwards改變了自己的計劃,「共享工作間」因此變成了「共享教會」。

Edwards說:「Church Space是一個流動應用程式,幫助正在尋找價格相宜的地方之事工機構、商業機構和活動策劃人員等,接上希望開放閒置空間的教會。」程式上所列出的每個物業空間均配備現代教會使用的器材,從燈光、樂器、音響系統,以至網上直播設備等。

共享房屋不但吸引新成立的教會和機構,更有助現存教會解決所面臨日益嚴重的問題。在德州的聯合衛理公會白石教會(White Rock United Methodist Church),因著數十年來聚會出席人數不斷下降及財務虧損,面臨無法償還按揭供款而遭查封的可能。主任牧師Mitchell Boone解釋說:「與全國一些不同的宗派一樣,我們正在式微,跟鄰近社區的距離越來越遠,會眾人數縮減了不少。以我們現有的人數,6萬平方尺的空間是超過我們能夠持續承擔的。」

在Missional Wisdom Foundation的幫助下,教會把未有充分利用的空間出租作共享空間。教會領袖開始建立社區花園,並在平日租出課室予藝術教學團體。地下室1.5萬平方尺的空間亦出租作共享工作間、共用廚房、小型辦公室,並跆拳道室。

基金會執行長Larry Duggins受訪時表示:「我們不是要把教會建築變成社區中心,而是希望以閒置的空間來建構與崇拜和主日學並存的社區,促進人與人之間的結連。在計劃改變之前,我們聆聽了鄰近社區的需要。我們派出一位員工,在教會與到訪者交談,並收集附近鄰居的意見,以六個月的時間了解社區的需要和想望,務求我們不只能滿足當地的需要,更能填補不足。」

這改變除了讓教會得以應付開支,使事工能在往後日子持續運作外,更為教會帶來接觸社群的機遇。Boone分享說:「耶穌常常與人在一起。他常與人一起吃飯,在痛苦中與人同行。耶穌就在社群的中間。因此,當教會能夠開放並與鄰居深入互動時,就能履行耶穌基督給我們的使命,將好消息傳給世界。」

共享空間使教會領袖免受財務壓力,能夠專注於真正重要的事情——牧養事工。

禱告:求神賜教會創意,突破固有觀念,以新的方式接觸和服侍社區。

(來源: CBN News, 2019 年12月18日, Amy Fong編譯報導。)

以色列考古發現巨石 或曾承托約櫃

考古學家在以色列發現一塊巨石,並根據撒母耳記的記載,相信約櫃可能曾經安放其上。

特拉維夫大學考古學家Zvi Lederman博士和他的團隊在耶路撒冷以西約16公里的伯示麥進行挖掘,在一個相信有3100年歷史、長闊均8.5米的正方形殿宇遺址中,發現該塊巨石橫亙於兩塊小石上,形成一張巨型石桌。Lederman表示:「只有這座殿宇有這種桌子,這桌子肯定有其意義,但因為缺乏證據,所以無法斷定它的用途,其中一個可能的解釋是作為約櫃的底座。不是所有考古學家都同意我的見解,但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

根據撒母耳記上六章,以色列人戰敗令約櫃流落非利士人之地,但約櫃為非利士人帶來災禍,於是他們用牛車把約櫃送回以色列人的地方。牛車到了伯示麥人的地方,他們歡然迎接約櫃,把車子劈了,把牛宰了並獻為祭,約櫃和非利士人隨車附送的金器,則放在一塊大磐石上。

考古學家認為,石桌所在的這座正方形殿宇,歷史可回溯至主前12世紀,相信建於士師時期正值跟非利士人戰鬥期間,在該世紀中葉被毀,改作動物舍棚之用。他們還發現先後有四個不同的村莊建於該地,反映那地曾經歷反覆的建造、被佔領及廢棄。事實上,考古團隊需要挖起數層黑色物料才能將整個殿宇遺址顯露出來,而那些黑色物料經化驗後證實為動物糞便。

伯示麥位於非利士邊界,常面對經濟和靈性上激烈的爭競與對抗。Lederman相信,這個在伯示麥最神聖的地方,被攻佔後旋即被改作動物舍棚、遭糞便玷污,是一種敵對的行為。他又相信,在遺址中發現的一些有凹槽的石塊,是用來奠酒或壓榨橄欖油作宗教儀式用途,而遺址中發現的動物骨頭,沒有一塊是豬的,與附近村莊的發現不同。遺址中發現的陶器亦與家用的不一樣,也沒有煮食鍋或油燈,只有杯和碗。這些證據均顯示,遺址是一個祭祀的地方,而伯示麥人與附近的非利士人非常不同,雖然無證據顯示伯示麥人就是猶太人、以色列人或希伯來人,但他們的文化起源植根於迦南地區和傳統。

禱告:願更多考古遺跡被發掘,引導人更認識聖經歷史和真理。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Christian Post,2019年12月22日和21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美國教會講道時間平均37分鐘 不同宗派有顯著分別

在美國,基督教的主要教派有著截然不同的傳統。不同宗派的講道內容和時間有何不同?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完成相關研究,分析了49,719場於2019年4月7日至6月1日期間在網上分享的講道內容,分別來自6,431間教會,當中包括2,156間福音派教會、1,367間主流新教教會、422間天主教教會、278間非裔美國人新教教會及其他未能歸類的,是「迄今為止對美國宗教證道最詳盡的分類分析」。

研究發現講道時間平均為37分鐘,然而於不同的宗派傳統均有不同。非裔美國人新教教會的講道時間最長,中位數為54分鐘,是羅馬天主教(14分鐘)的四倍。主流新教的講道時間中位數為25分鐘,而福音派新教是39分鐘。

分析指出,儘管講道字數大致相同,非裔美國人教會的講道時間較主流新教長。一個可能的解釋是,非裔美國人教會一般於講道中加插激動人心的音樂、停頓以及席間會眾的回應。

不少著名的牧者都曾思考講道時間長短的問題。美南浸信會神學院基督教講道學教授Hershael York在2016年寫道:「到底講道要講多長時間?這個問題我自己問過,也被問過無數次,在事奉35年後,我有了一個明確的答案——只要你能抓住會眾的注意力,你可以一直講下去。」

同一問題也於2018年一個論壇節目「問問約翰牧師」(Ask Pastor John)中被問到,伯利恒學院和神學院院長John Pipe牧師說,他通常需要至少40分鐘,甚至50分鐘,才能深入探討主題。

Pipe說: 「環顧全國,大概有數百,甚至數千家正在成長的教會,牧者在其中宣講著尊崇基督、以神為中心、充滿聖經真理、感動人心、改變生命的信息,講道時間一般為50分鐘或以上,很少有會眾不滿時間太長。」

駐密蘇里州的研究人員及作家Chris Colvin協助牧者預備講道信息,他指出,耶穌在山上的講道中最有力的信息章節可以在15分鐘之內朗讀出來。

除講道時間外,研究還分析了不同宗派傳統的傳道人最常用的詞語和字句。研究發現,約22%非裔美國人新教教會的講道中會出現「哈利路亞」(hallelujah)一詞,所屬會眾聽到該詞的機會是其他宗派的八倍。福音派講道中有「永恆地獄」(eternal hell)一詞的可能性是其他宗派的三倍。

皮尤指出,該研究分析並未能完全代表所有美國教會,因不是所有教會都於網上分享講道。此外,所分析的講道日期橫跨復活節,那時期的講道內容和時間或許有所不同。

禱告:求神保守信徒在講道中得著神話語的亮光,教會以各種方法使人認識真理。

(來源: Christianity Today, 2019 年12月16日, 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亞馬遜銷售兒童圖書 教導兒童召喚鬼魔

網上商店巨頭亞馬遜(Amazon)現正銷售教導兒童召喚鬼魔的圖書。這本名為「A Children’s Book of Demons」的圖書的簡介如下:

「今晚不想倒垃圾嗎?覺得功課太多令你透不過氣?常常被欺凌感到很失落?來吧,抓起你的顏色筆,發揮畫符咒的技巧,並召喚一些鬼魔!但要小心,即使這些靈是可笑多於可怕,他們依然是鬼魔。」

據說那些「符咒」是有魔力的。倘若覺得一本不夠,亞馬遜還提供另外一本有關鬼魔的兒童書籍——「Demon and Devil Stories for Kids: Sixteen Short Stories About Demons and Devils for Children」。書中收集了16個關於鬼魔和惡魔的小故事,是從受兒童歡迎的書籍挑選出來的,都是吸引兒童的故事。

一些基督教保守派領袖認為,神秘學是左派用以對抗傳統基督教價值和迷惑兒童的其中一個新熱門主題。另一個例子是已推廣至全國各圖書館的兒童活動「Drag Queen Story Hour」。

以下是一些來自亞馬遜客戶的評論:

「這是邪惡的,不要讓你的孩子接觸這本書。」

「你為何想讓你的孩子接觸到巫術、神秘主義和崇拜撒旦的東西呢?你正讓你的孩子落入失敗和不必要的折磨中。鬼魔是邪惡的,他們不會關顧你或你的孩子。他們是騙子,要來偷竊、殺害和毀壞。他們跟隨撒旦,希望你和你的孩子也一起跟隨。別再讓你的孩子接觸這些邪惡的東西!」

「我無法理解為何會賣這樣的書給兒童。這本書是有實際符咒召喚鬼魔的!對象怎麼可以是兒童?」

「如果你不想上學或倒垃圾,便畫這些符咒來召喚鬼魔,可笑!亞馬遜和買這書的家長是何等的愚昧,這樣是向撒旦崇拜打開一扇門。魔鬼並不有趣或可笑,只要一試便會惹禍上身。請快醒過來,不要被蒙蔽。」

羅馬天主教神父及印第安納波利斯大教區的指定驅魔人Vincent Lampert神父告誡說:「操練巫術及秘術是給邪靈開一條通道進到他們的生活中。他們有些人可能認為這樣做很有趣,事實是他們正在與邪惡賭博,即使他們的動機純為嬉戲,並不等於他們沒有給邪靈一個進到他們生活的入口。」他還提醒那些練習巫術的人,要提防披著羊皮的狼:「我認為邪靈會偽裝成美好的事物,也許最初會吸引人的注意,吸引人參與其中,但最終他們會發現,這一切是要毀壞他們的人生。」

(來源:CBN News,2019年12月3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在全地賜下分辨的靈,使惡者詭計無所遁形;信徒應敵擋惡者,順服神的話語。

 

 

學校以宗教含義為由否決 女孩聖誕演奏曲選《普世歡騰》

12月4 日,保守派專欄作者及電台主持人Todd Starnes接受電視新聞訪問,談論聖誕節的「年度戰爭」。今年的年度戰爭其中一場戰役發生在美國加州北部,一位母親堅持捍衛女兒演奏聖誕歌曲《普世歡騰》(Joy to the World)的權利。

這是一首慶祝聖誕節的經典歌曲,學校卻告知13歲的Brooklyn Benzel不能選這首歌,理由是有教育專家指歌曲內容有宗教含義。學校建議Brooklyn改為演奏較世俗的歌曲「Jingle Bells」。

Brooklyn的母親認為這是個錯誤。畢竟《普世歡騰》是聖誕節最具標誌性的歌曲之一,今年亦是慶祝歌曲誕生的300週年。學校職員在電郵中表示,他們必須「謹慎行事」,並指歌中「救主」和「天堂」等用詞會帶來問題。

然而Brooklyn表演的是鋼琴演奏,只彈奏純音樂演奏,並不會有歌詞。表演甚至不是在學校進行,而是到護老院為長者演奏。演奏的錄影片段也只會儲存於Brooklyn的個人學習記錄裡。

於是Benzel家庭向太平洋法律協會(Pacific Justice Institute,簡稱PJI)尋求法律意見和幫助。協會的律師Matthew McReynolds先聯繫學校的法律顧問,再以律師信表示學生享有言論自由,以及學校的擔憂並沒有合理理據。對話後不久,學校突然改變了說法和立場,向Benzel家庭表示他們認為《普世歡騰》是「非宗教」 的歌曲。

McReynolds評論說:「我們很高興Brooklyn現在可以透過這首經典歌曲為護老院帶來歡樂。任何學生的音樂表演選擇都不應只因其宗教和文化意義而受限制。」協會主席Brad Dacus表示:「在每年聖誕節期間,總會有人想要奪走我們自久以來的傳統,並審查我們的言論。本會致力守護我們作為美國人寶貴的自由,不論是聖誕期間,還是其他日子。」

Starnes表示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顯示「沒有任何事情會像聖誕歌詞『小小的主耶穌睡在乾草上』般引起無神論者不滿。」這場戰役或許已取得勝利,但是爭取宗教自由的戰爭還遠沒有結束。

PJI目前正就類似的問題起訴另一間學校。該學校否決了一位鋼琴老師成為認可供應商的申請,原因是她工作室的名稱「His Song Piano」太宗教化。學校還表示她需要刪走自己鋼琴教學本中的一些歌曲,如《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和《當聖徒進入天家》(When Saints Go Marching In),更指舉辦聖誕演奏會是不恰當的。學校在法庭上激烈辯解,指這一切都是否決該鋼琴老師申請的「正當商業理由」。

(來源:CBN News,2019年12月4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 奉主的名捆綁敵擋基督的權勢,釋放人心認識真理,得著自由。

 

 

12歲男孩成立慈善組織 推動社區關懷無家者

「需錢維生,請你幫忙。」在洛杉磯,窮人無棲身之所是城裡其中一個主要問題。露宿者乞討的告示牌隨處可見,就如交通指示牌般平常。然而當時年僅8歲的Symond Boschetto卻沒有錯過那呼喚。

他接受雜誌訪問時說:「當時我袋中有5元,想要給他,但我們的車已經駛過了。於是我向爸爸說:『我想幫助他們。』爸爸回應說:『我現在可以掉頭,然後我們把錢給他。』然後我跟他說:『你沒有聽明白,我是想要幫助他們所有人,所有的無家者。』」

2015年,在父親的協助下,Symond創立了慈善組織「Share Hope USA」,致力幫助無家者。透過定期外展關懷服務,包括收集和分發食物、衣物,提供理髮和寵物美容服務等,為無家者帶來盼望。他們透過社交媒體網絡呼籲各界伸出援手,自成立以來,估計已幫助了約9000名無家者。現年12歲的Symond提到當初展開這一切,是因為他知道有人需要幫助,他想看看自己可以為他們做什麼。

除了幫助無家者,他們還送贈泥膠予當地兒童醫院。Symond分享說:「泥膠是醫院裡唯一不能消毒的玩具,因此醫院每年都需要重新添置。」自2016年開始,他們每年於5月組織捐贈運動,有近36所學校參與其中。去年共捐贈了一萬五千罐泥膠給兒童醫院 。

為了讓更多有需要的人得到幫助,Symond推行了青年大使計劃。青年大使須遵行3條「恩慈」規則:以恩慈對待每天遇到的每一個人;總要為別人帶來盼望;持續不斷為世界帶來改變。組織官方網頁分享,藉著這計劃,青年得著信心去行動,明白無論任何年紀他們都可以改變這世界。

Symond一家最近從洛杉磯遷居到波特蘭(Portland),將為另一地區帶來改變。他們將與當地收容所協辦聖誕慶祝活動,為9個露宿家庭提供食物。

Symond父親在談到兒子最初的要求時說:「他向來樂於施予,當他說想要幫助他們時,我需要領會他的意思。原來他是要幫助所有無家者。」Symond分享說:「我真的想到世界每個地方,幫助有需要的人。」

(來源: Christian Headlines, 2019 年11月27日, 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興起更多人,願意關愛身邊人的需要,看見貧窮人的困苦,學習與他們同行。

 

 

以色列向聯合國大會提出決議 要求承認猶太難民身分

「寄居在你們那裡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並要愛他如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19:34,RCUV)

本月3日,駐聯合國以色列大使丹尼‧丹儂(Danny Danon)宣佈以色列將在聯合國大會中提出決議,要求正式承認來自阿拉伯國家及伊朗地區的猶太難民身分。該決議將在聯合國大會進行表決。

駐聯合國以色列大使丹尼‧丹儂(Danny Danon)

丹儂在演說中批評一些成員國對以巴衝突採取片面態度,指責國際社會不承認來自中東國家的猶太難民,只援助巴勒斯坦難民。丹儂說:「估計有85萬猶太人於20世紀被迫離開阿拉伯國家和伊朗,成為難民。這些猶太人受到殘暴攻擊和侵擾,被逼拋下一切,逃離伊拉克、埃及、摩洛哥、伊朗和許多其他國家。然而,國際社會在討論難民問題時從未提及他們,也許是因為這不符合巴勒斯坦的說法。」

以色列政府選定11月30日為紀念日,紀念猶太人被迫離開居住了幾千年的阿拉伯國家和伊朗的慘痛歷史。在阿拉伯土地上的猶太難民困境很少被提及,可能是因為它抵消了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難民的困境。在1月,以色列政府要求阿拉伯七個國家及伊朗賠償猶太人在以色列立國後被迫離開而留下的家財資產,共2500億美元。離開阿拉伯國家的猶太人有85萬,約80萬在以色列安定下來。他們的後代成為以色列主要的猶太人口。繼續留在阿拉伯國家內的猶太人,只有8500人。

阿拉伯國家從猶太人手中沒收的土地總面積接近4萬平方英里,大約是以色列整個國土的五倍。以色列政府的這項索償抵消了巴勒斯坦政府10年前提出1,000多億美元的索償,要求以色列賠償當地阿拉伯人留下的資產。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難民定義為遭受暴力或壓迫而被逼逃離自己國家的人。聯合國駐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處(UNRWA)是專門為援助巴勒斯坦人而設立的。救濟處對難民的定義包括巴勒斯坦難民的後代。在1947年,約71萬巴勒斯坦人逃離以色列,1967年再有30萬人離開。根據聯合國對難民的定義,UNRWA稱現在有近500萬名巴勒斯坦難民。事實上,目前約有3萬名巴勒斯坦人是1947年的實際難民。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9年12月4日,Joshua Chung 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釋放智慧及公義的判斷在兩國政府官員的心中;釋放和好的職事、饒恕的種子在其中。

 

 

印度查謨和克什米爾邦失自治權 基督徒大受壓迫

8月5日,印度政府廢除了自1949年授予查謨(Jammu)和克什米爾邦(Kashmir)特殊地位的憲法第370條和第35A條。在取消該地區自治權後,政府採取的保安措施使基督教群體幾乎無法聚會。

政府切斷了所有通訊和互聯網網絡,更實施宵禁以防止反對該措施的示威行動。當局頒佈的《刑事訴訟法》第144條,從8月5日起於查謨和克什米爾首府斯利那加(Srinigar)正式生效,並從11月9日起於查謨實施,禁止任何4人或以上的集會,違例者將以暴亂罪檢控。

消息人士指,除了數千名被派往該區的警衛部隊,印度教極端分子也利用該條例阻止基督徒聚集敬拜。11月10日,查謨Ranbir SinghPora地區的牧師Mohan Lal Kaith在一名會眾家中主持崇拜時,被警方根據第144條例拘留。他指在11月10-11日被拘留期間,警方於日間威脅和恐嚇他,每天晚上6時把他釋放。

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前查謨和克什米爾邦的基督徒人口為0.28%,穆斯林佔68.3%,印度教徒佔1,250萬總人口的28.4%。自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政府廢除查謨和克什米爾邦的自治地位以來,該區被劃分為兩個聯合領土——西部的查謨和克什米爾,以及東部的拉達克(從10月31日起生效)。

旁遮普邦(Punjab)的牧師Vishnu Dev向晨星新聞透露:「眾宣教士和牧師在查謨和克什米爾地區的服侍一直很困難,但政府廢除第370條這最新舉動激起了伊斯蘭社群的憤怒。消息人士指,伊斯蘭克什米爾分離主義分子及其他伊斯蘭極端分子威嚇和攻擊平民,希望以製造混亂來回應聯邦政府的鎮壓,基督徒正被暴力引起的恐懼籠罩。」

政府切斷所有通訊線路,並軟禁政治領導人,試圖阻止反對派不時爆發的抗議活動。該區的互聯網服務已中斷超過105天。在斯利那加的湯瑪斯牧師說,他的電話號碼被政府官員竊聽。「我現在不能作太多電話通訊,加上互聯網絡受限制,電郵通訊也很困難,因為只有一個政府網吧開放。」

10月6日,在查謨的朱厄爾地區(Jewel),牧師Packiya Raj於家庭教會的禮拜儀式中被兩名印度教民族主義者捉走並帶到鄰近村莊,被查問及毆打,造成耳膜破損。Raj說:「 他們反覆向我提問:『在查謨還有多少像你這樣的人?你在這裡有多少信徒?你在印度教徒的屋裡幹什麼?你的信徒和牧師在哪裡?告訴我們他們的地址。』他們一邊問一邊打我,之後把我留在Domala警察局……警員沒有幫助我,他們說祈禱應該在教堂進行,而不應在家裡。還說這是我的錯,因為我到了別人家,惹怒當地的人。」

據信仰自由監察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印度排名第10位。該國2013年的排名為第31位,但自2014年人民黨莫迪執政以來,基督徒信仰自由每況愈下。

(來源: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11月2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萬軍耶和華在印度為信徒開道路,伸手顯大能;信徒在患難中仍堅心倚靠祂而行善,拓展神國。

 

 

建築商吸毒毀前程 後成節目主持助人脫離癮癖

美國清談節目「M2-The Rock」,致力幫助和鼓勵濫藥、酗酒或其他沈溺行為的人士脫離癮症,其帶來的影響遍及世界。11月21日,節目主持人Michael接受美國視博恩(CBN)新聞訪問,大談自己離開濫藥低谷的傳奇經歷,並宣告「如今神是我首選的藥物。」

為人建屋四分之一世紀,Michael Molthan曾是美國豪宅建築界響噹噹的名字,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可謂人生勝利組。但濫藥酗酒令他的事業家庭盡毀,人生完全失控,直到在獄中,神的話為他黑暗的生命帶來曙光,並藉著奇妙的安排,讓他整個人生翻轉過來,成為其他同路人的典範。

Michael回想自己如何由豪宅建築商淪落至無家可歸時表示:「當我擁有建築公司時,我的行為其實越來越脫序,帶來的後果也越來越嚴重。」他在2009年首次因藏毒被捕,當時他也神志不清,警方在他的車上檢獲大量可卡因:「我無法忘記當日他們把我關在牢中,為我拍了第一張犯人照。」但如此刻骨銘心的經驗沒有令Michael的人生重返正軌,他此後再被捕多達26次,並面臨監禁3年的刑罰:「現在回想,才真知道何謂無能為力。對於這個致命的疾病,我真的完全無能為力。」

直到某日,一名囚友請Michael給他念一點什麼,他便一本黑社會份子用來當枕頭的厚書拿來念給他聽,原來這本簇新的書是新生活版英文翻譯本聖經。Michael回憶道:「當時白紙黑字的東西對我沒有什麼意義。但四天過去,我開始發現自己不再焦慮和恐懼,人也冷靜下來,感到平靜。」

「到了晚上,我發現自己無法呼吸,裡面所有的垃圾、憎恨、怒氣和怨毒,一切都像蒼蠅一樣飆出我的身體。我深呼吸了一下,覺得有些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愛充滿了我,我看看周圍的人,覺得自己很愛他們。」就是這份愛,讓Michael在獄中開始舉辦查經班:「我開始傳道,我也不了解所做的是什麼事,但每天晚餐後的時間我都這樣做。」

神蹟繼續發生。由於文件出錯,Michael突然在2017年獲釋,此時他已身無分文,連食物都沒有,所以選擇徒步300英里,請法官Jennifer Bennett把他重新判入監獄。他說:「我步入法院,覺得很興奮,因為可以再次入獄,安分地待到刑滿出獄,得到完全的接納。但Bennett法官對我說:『Molthan先生,顯然有一位比我更高的主宰在你的生命中動工,我不會插手。我希望你明天回來參與更生計劃,把善心傳開。』」

此後,Michael便一直向尋求脫離各種癮癖的人,分享自己生命重得自由、回歸清醒的奇妙故事。Michael說:「從前我是德州最糟的人,現在法官會打電話來問我意見。我曾協助某些法官的家人接受勒戒療程和尋求幫助,他們看過我的節目後來找我,現在已經脫癮了。」

Michael認為,如果神改變了他,祂也能改變任何人。「我不再晚上起來找酒喝,毒品和酒精對我的心理轄制已經消失了。如今神是我首選的藥物。」

(來源:視博恩新聞,2019年11月21日,文奴編譯報導)

祈禱:願深陷各種沉溺和網羅的人,在黑暗中靠主得力,勝過試探,並在人前誇勝自己的軟弱,高舉神的大能。

 

 

民調顯示東歐地區 反猶情緒持續升溫

根據JTA 11月21日報導,有歐洲民調顯示,東歐國家反猶風潮自2017年顯著加劇。反誹謗聯盟(The Anti-Defamation League,簡稱ADL)從18個國家訪問了9千多人,查探他們對排斥猶太人的陳述之認同。當中的陳述包括:「猶太人在商業世界擁有太多權力」、「猶太人要為世界的大部分戰爭負起責任。」

調查結果於21日發佈,顯示與2017年的民調結果一致。唯烏克蘭、波蘭、匈牙利和俄羅斯等地反猶情緒比2017年大幅上升。烏克蘭的反猶情緒的比例由2017年32%升至今年46%;波蘭由37%升至48%;匈牙利由40%升至42%;在2015年共2015人投票的俄羅斯由23%升至2017年的31%。

在西歐,瑞典的反猶指數排名最低(4%),最高的是西班牙(28%)。比利時有24%,比2017年上升了3%;法國於2015至2017年間,反猶指數維持不變(17%),在2014年是37%。英國的指數有11%,比2017年下跌1%。

位於歐洲以外的阿根廷,反猶情勢顯著加劇,由2015年24%升至2019年的30%。

ADL總幹事Jonathan A Greenblatt表示:「每四個歐洲人就有一個懷有過往猶太人大屠殺所存留的反猶太思想和心態,這實在令人擔憂。」

(來源:JTA,2019年11月2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願列國藉我們屬靈長兄猶太人認識祢名,敬畏祢;列國藉中保耶穌的十字架及寶血化解一切冤仇,與以色列民復和。

 

 

示威衝突中警員遭槍擊 袋中聖經擋子彈免喪命

日前南美玻利維亞發生示威騷亂,抗議前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被迫下台。11月13日,一名到場鎮壓的警員被槍擊中胸部,口袋裡的小聖經擋住了子彈,救了他一命。這名沒有透露姓名的警員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向傳媒表示:「這確實是神蹟。」

從當地傳媒報導可看到,那本藍色小聖經正面穿了一個小洞,大小如擦紙膠般,子彈穿出背面的洞則較大,可看到有幾頁紙破了並懸垂著。警員的口袋裡還有一個鐵蓮花指套,也給擊中並斷成兩截。

玻利維亞聖克魯斯(Santa Cruz)打擊罪案特種部隊總指揮Oscar Gutierrez受訪時表示,該名年輕警員是被派到亞帕卡尼鎮(Yapacani)恢復當地秩序的執法人員之一,於執勤時被一顆9毫米口徑的子彈擊中。子彈奇蹟地被聖經擋住了,警員沒有受傷,被送往聖克魯斯市一所醫院作例行檢查,預計很快可以重返工作崗位。Gutierrez相信槍械是示威者從警方那裡盜取的。

推翻總統的軍事政變發生後,全國各地包括東部亞帕卡尼鎮爆發連串示威行動。臨時總統珍妮·阿涅斯(Jeanine Anez)與新内閣宣誓就職數小時後,前總統的支持者開始在首都拉巴斯(La Paz)抗議示威,暴力衝突蔓延至其他城市。

(來源: Christian Headlines,2019 年11月15 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感謝神奇妙的拯救,求主保守當地人民在動盪中有平安,經歷祂的大能。

 

 

觀賞電影《戰勝自我》 50人當場接受基督

根據ChristianHeadlines11月11日報道,信仰電影《戰勝自我》(Overcomer)連續三個週末票房排行首5位,票房累計達3460萬美元,但監制表示更值得慶祝的是因電影而轉化的生命。

由「肯德里克兄弟」(Kendrick Brothers)出品,該影片於8月在電影院上影,將在11月26日於數碼平台上架,藍光光碟會在12月17日上架,供家庭觀賞。

監制Alex Kendrick指在其中一場放映會中,有50人當場接受基督。「一名大學教練帶同校隊到場觀賞。電影結束後該教練站立說:『如果你看完電影後仍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價值;如果你決意認定那愛你的神是你身份的根基,歡迎你下來與我們禱告。』之後有超過50人回應。」Kendrick表示那只是眾多生命轉變的故事中的一個,他們收到很多受邀看電影後當場決志信主的消息。

另一個故事是關於一個有特殊需要的年青人。Kendrick說:「有一對夫婦帶同有特殊需要的兒子到場觀賞電影」。由於兒子只能作有限度的溝通,父母一直不知道他有多明白救恩。在他們看畢電影,回到車上後,兒子開口跟父母說,想要得著基督裡的身份,並成為基督的跟隨者。他們一齊流淚禱告。父母藉電郵告知我們,電影使他們第一次確認,兒子明白『在基督裡以及得救』的意思。」Kendrick形容那些故事是「你很希望得到,而金錢並不能買到、無價的回應。」

《戰勝自我》的故事講述一個高中校隊教練在籃球隊尋找自己人生的意義和身份認同。當他最好的球員們相繼搬家後,他被逼轉到訓練越野跑隊伍,因此感到憂鬱。一個基督徒、充滿喜樂的失明男士幫助他發現自己在基督裡的身份。

(來源: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11月1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感謝主賜下創意,講明道理、轉化靈魂。求主倍增祂的恩惠,製作出更多轉化生命的電影,更多靈魂湧進神國。

 

 

學生信徒在運動場佈道 接觸數百萬人

9月23日,在美國維珍尼亞州的阿什本,約25萬個教練、學生運動員和他們的朋友一齊聚集在「Fields of Faith」(信仰運動場),目的是要顯明神與體育的聯合是大有能力的。現時在美國的公立及私立學校中,有一個非常興旺的基督徒網絡,經常在他們的運動場聚集。

自1954年,基督徒運動員團契(Fellowship of Christian Athletes,簡稱FCA)每年幫助約2百萬名教練及學生運動員融合他們對運動的熱愛及認識神的渴慕。FCA在整個學年最大型的活動是「Fields of Faith」, 在10月的夜晚,於約500個不同的運動場上能見到兒童、教練、朋友及家庭一同敬拜禱告、及分享見證和聖經的話語。

視博恩新聞(CBN News)出席了其中一次於勞登郡的聚集。FCA勞登郡區域主任Matt Diener驚嘆:「我們能夠在公立學校運動場聽到福音被傳揚,真是厲害⋯⋯」

郡中的孩子們都能到來觀看神在作的事,看見像他們一樣的學生互相影響,這就是聚集的目的。」

職業球員如「華盛頓紅人」(Washington Redskins)的中場 Chase Roullier到場分享生命有耶穌基督的分別:「外出遊樂、開派對、追求不該追的東西,你的心會感到非常寂寞。但如果你與神有關係,你的心便會被祂填滿。」

Tuscarora高中美式足球員Max Skirkanich見證神的平安如何臨到他的生命,使他的怒氣全消。他說:「過去我在一個比賽中最少兩至三次因『不必要的粗暴行為』被罰,我以怒氣為動力。我在中學三年班時信主,然後我開始明白為主打球是不用生氣的,所以我從強硬的中後衛位置轉至踢球員位置。」

Diener說:「每個人都喜愛運動,這是我們的文化。為何我們把焦點放在教練及運動員身上?因為他們是影響社會的人。」青少年牧者Banton說:「我認為學生是要改變世界的,他們是將要帶領世界改變的人。我為何不為基督來影響他們的生命呢?」

這些影響持續在Huddles—FCA每周的聚會裡發生。聚會是玩樂及團契的時間,歡迎任何人參與,特別是未信者。他們會一起閱讀神的話語,有人會帶領大家一起靈修或思考並討論問題。目的是在靈性上挑戰大家,同時讓大家在信仰上同行、同受鼓勵。

在勞登郡Purcellville Town的一所學校的Huddles聚會(學生聚會),每週均有80至120個學生出席,接近全體學生的兩成。FCA維珍尼亞州主任Derrick Ellison說:「他們不單聚集,同時也為處於掙扎中的朋友禱告,他們正為整個校園帶來影響……FCA期望使學生成為校園的領袖,不但熱愛運動,更懂得關愛隊友和同學,並像耶穌基督般服侍人。

(來源:CBN News,2019年10月29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大大使用並施恩FCA這平台,興起年青大軍,專注愛神愛鄰舍,轉化校園文化。

 

 

調查顯示宗教並未衰亡 人年長會重返教會

儘管無宗教信仰的人數或許在增加,然而國際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最新民意調查發現,持反宗教世界觀的主要是年輕人,隨著年齡增長,人們較有機會重返教會。蓋洛普主編Frank Newport 說 :「一些預測指宗教將要衰亡,這些說法可能言之尚早。 」

報告指出,現時的有兩成半美國成年人是「無宗教信仰者」。Newport說 : 「 雖然自認無宗教信仰的人數增加了,但與年輕人相比,年長的較少會放棄宗教 。」這現象明顯反映於20多歲跟30多歲之間的對比。他引述華盛頓郵報最近一篇報導《千禧世代為什麼離開不再上教會?》,指出實際情況其實更為複雜。「與該文標題剛好相反,跡象顯示千禧世代中有宗教信仰者,年長的較年輕的多,年長的也更多稱自己經常參與宗教禮拜。」

根據2019的調查數據,在二十五、六歲的年齡組別中,約有38%沒有宗教信仰,但這百分比於40多歲的組別卻降至24%,50多歲的有17%,80多歲的則只有7%。相似情況亦見於參與教會聚會。約兩成二十五、六歲的成年人每周上教會,而80多歲的則有五成。

報告亦指出,宗教熱忱於18歲後急劇減退,這剛好是年輕人進社會工作或升讀大學的時候。至他們三十多歲時,投入度有所回升,這剛好是結婚育兒和穩定參與特定群體的時候。宗教熱忱一般隨著年齡而增加,雖然在某些階段增長平緩。而在美國, 70歲至80歲是人們熱衷於宗教的高峰。社會和文化廣泛的結構性轉變可能繼續影響所有年齡組別的信仰投入度,但千禧世代會隨著年齡增長漸趨虔誠。

Focus on the Family家庭組織研究主任Glenn T. Stanton表示,這項調查收集的數據反映向來的人口趨勢。「人類世代以來的經驗顯示,年輕人於信仰投入和參與宗教活動方面往往相對自己於少年及往後的青年時期較低。即使殖民地時期的清教徒也哀歎他們的兒女「失落信仰」。然而隨著他們漸趨年長,並掌握了與兒女生活的節奏後,每周出席教會聚會的數字確實會增加。」。

Stanton更指出「無宗教信仰」在美國經常被主流媒體錯誤描述。「無宗教信仰者並非一群日益增加的世俗主義者或非信徒,他們只是過往自稱屬某宗派,卻只在聖誕節或復活節上教會。今天,他們不過是坦然承認一直以來的情況:他們沒有任何信仰。這只是分類上的改變,跟宗教沒有關係。」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9 年11月5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堅固年青信徒的信心,免於失落。願迷羊聽到牧人的呼喚,重返神的家。

拉比向所有猶太人呼召 是時候歸回以色列了

根據Breaking Israel News 11月6日報道,一群具領導地位的猶太拉比罕見地聚集一起,共同發表一項宣言,指猶太人再沒有任何藉口推卻,必須按照妥拉律法吩咐回到以色列。

橄欖山居民Joshua Wander早前發起多方面倡議,而眾拉比達成的共識正是倡議項目的第一步。這一步實行的時間剛巧是世界各地猶太人按計劃閱讀妥拉時,讀到神告訴亞伯拉罕要離開他父親的土地。「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世記12:1)

 Wander表示:「妥拉中的許多部分與以色列土地的聯繫並不是十分明顯,但是在這一節中可以看到,神與猶太人民之間的關係始於神告訴亞伯拉罕移居以色列。」 

這個名為「Bring Them Home」的項目在本月7日啟動,由拉比領袖們提供一系列視頻講座,從聖經角度解釋為什麼現在是迫切進入新階段的時刻。五分鐘的視頻系列將由一眾拉比Zeev Leff、Nachman KahaneChaim Soloveichik、Danny Myers、Abraham Twersky博士、 Rebbetzin Tzipporah Heller、Shalom Gold、Aryeh Shapira以及Mordechai Machlis負責,他們都是哈雷迪(ultra-Orthodox,超東正教)運動中備受尊敬的領袖。還有其他幾位拉比參與當中,但他們的視頻還在預備中。

英語視頻將在YouTube頻道「Bring them Home-Aliyah Now」以及其Facebook專頁上發佈。Wander說:「視頻的目標受眾是猶太教信徒,想傳遞的信息很簡單:是時候回家了,猶太人現在就回歸吧(Aliyah)。」

眾拉比以希伯來文簽署一項聯合宣言:

「致我們的弟兄、居於以色列國外謹守妥拉律法的猶太人:

以色列聖賢的話語給予我們生命,Nachmanides、Maimonides,以及制訂律法的所有聖賢已經告訴我們,居住在以色列是律法中最重要的誡命之一……因此,在這個時刻,我們向居住在以色列境外的您們發出聖潔宣言,甦醒吧,趕快尋找任何進到以色列居住的方法。您必須把這個崇高的思想教育您的孩子,並以各種方式幫助他們來到聖地居住。

在正值以色列的神聖和外來猶太人受到威脅之時,此舉攸關重要。每一個搬回這裡的猶太人都有助擊退這個威脅,並在全世界建立猶太教的未來,這個付出對於猶太人來說是值得的。

選擇錫安和以色列的人必會看到奇蹟和神的大能,願我們親眼看到神回歸錫安。」

除上述拉比外, Avigdor Neventzal拉比也簽署了宣言。「在以色列可以清楚看到猶太人當中有一個共識,就是回歸這裡是一個誡命。其實誡命一直存在,只是現在當有關猶太人的一切都會改變時,我們快到達猶太歷史的分水嶺。大多數猶太人都在以色列,而救贖正在等待最後一批仍在外邦的猶太人歸回。」

「謀生或教育問題是人們選擇是否返回以色列居住的主要考量,然而這些問題已經不再存在,現在的以色列有更多社會供給(尤其是對猶太教徒)。此外,反猶太主義的急劇上升,也是對以色列以外猶太人的嚴重威脅。」

 Wander說:「在美國,絕大多數猶太人即使有宗教信仰,都不再考慮返回以色列。拉比宣告說這是必須履行的誡命,因此,像其他誡律一樣,如果不能履行,是需要獲得寬免的。然而寬免只是暫時的,如果自己無法實踐,則必須想辦法讓孩子能夠履行此誡命。」遺憾地,不願回應回歸以色列的呼籲早有先例。猶太人傳統顯示,只有兩成猶太人離開埃及,而被放逐到巴比倫後返回的猶太人更少。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9年11月6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感動更多散居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回歸到以色列, 領受和見證主的應許。

 

 

定期參與聚會者 精神健康較佳

美國研究機構巴納(Barna)和基督教慈善組織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聯合進行的調查顯示,有教會生活的年輕人較少出現精神健康問題。

這項名為The Connected Generation的全球調查於25個國家訪問了15,369人,年齡介乎18至35歲。調查檢測了他們的精神健康與上教會習慣之間的關係,其調查結果讓人驚訝。受訪者中每星期都參與教會崇拜的,明顯較少感到焦慮。

有宗教信仰的受訪者對未來存較積極的盼望。51%受訪的基督徒表示對未來感到樂觀,而沒有宗教信仰的,只有34%表示樂觀。另外,沒信仰的人較信徒容易感到孤單和憂鬱。而在動力層面,29%非信徒認為能夠實現目標,基督徒則有43%。

巴納主席David Kinnaman表示,是次調查除了讓我們看到這些世代將面對各種機遇的樂觀前景外,更顯示了宗教信仰和全人健康有極大關係。「多年來,我們的調查人員竭力聆聽不同宗教的青少年的故事和經歷,包括敬虔的基督徒、其他宗教熱心的信徒,以及無宗教信仰的人。」

他補充說:「這次調查報告顯示,有信仰的年輕人普遍在重要的師友關係和友誼中成長。調查數據亦指出信仰可能有助排除孤獨感。」

(來源:Faithwire,2019年10月21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願神的兒女同見證祂是與人同在、賜人平安的神,祝福未信者能經歷神愛裡的平安和喜樂。

 

 

「維護生命40天」運動 296名嬰兒於墮胎邊緣被救

今年的「維護生命40天」(40 Days for Life) 是歷年來最大型的,有來自505個城市及30個國家的義工參與。活動由9月25日開始,至11月3日結束。因著義工的幫助、禱告、禁食、並在各墮胎診所外通宵聚集,已有300名孕婦選擇放棄墮胎。據大會的網誌統計,截止10月20日,已有296名未出生嬰兒被救。大會在其官方網誌上發布了不少活動中發生的充滿盼望的故事。

在美國波特蘭,一名已經有兩個分別9歲和11歲孩子的母親,到墮胎診所打算終止懷孕。義工Carissa看出她並不確定是否要墮胎。於是他走向前跟她說:「我們在這裡幫助你,我們愛你,我們可以給你支援。」Carissa接著給她擁抱。最後她接受了Carissa提供的資源並離開診所。Carissa呼籲:「請代禱記念她們。」

在荷里活,房子就在墮胎診所旁邊的Fla.,是反對墮胎者,他讓集會人士使用其物業,使義工們得以察看診所的兩個入口,並為之禱告。診所持有人通知了警方。義工Nancy說:「兩名巡邏警察被派來跟我們說話,他們十分友善。」

一名年青孕婦在聽到義工們和平的表達,並看見他們流露出對生命的愛護後,打消了墮胎的念頭。她向一眾義工微笑和揮手,說:「你們不用為我擔心,我決定把他生下來!」

2009年,當年美國計劃生育診所主席Abby Johnson因40 Days for Life而決定辭職離開提供墮胎服務的診所,並參與反墮胎運動。她的故事亦記錄在電影《Unplanned》中。

(來源: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10月22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宣告美國的墮胎文化要中斷,更多未出生的嬰兒要被拯救,求主在美國興起愛護和尊重生命的天國文化。

 

 

亂世中彰顯基督 敘國信徒戰火中留守救援

根據Christianity Today10月18日報導,土耳其空襲並派兵進駐庫爾德族控制的敘利亞北部地區,為當地帶來人道危機。雖然如此,一部分教會和基督教組織選擇留守當地,在危難中活出信仰。

美國「敞開的門」組織總幹事David Curry引述當地同工的分享,在受到土耳其連續三天的轟炸之後,卡米什利宣道會的會眾聚集,就是否逃難表態。結果只有八個家庭選擇離開,其餘都留守當地,協助流離失所的民眾,牧師更以教會物業收容身心受創、家園盡毀的居民。「基督徒要做出艱難的決定,要不離開自小生活的家園移入內陸,要不留守當地希冀能夠偷生。」Curry又說:「他們展現出超凡勇氣,希望在社區中成為光和鹽,向人伸出援手,讓他們看見耶穌。」

自伊斯蘭國在2014年崛起後,「敞開的門」就開始協助15萬名住在土耳其和黎巴嫩邊界難民營的基督徒。在今次土耳其軍事行動後,他們藉著所建立的社區中心,為敘利亞東北部城市中受影響的難民提供食物、醫療、衛生和棲身之所。

以伊拉克為基地的基督教組織Zalal Life估計,已經有約2千至3千名庫爾德族人逃到伊拉克。他們不會查問難民的信仰,只會向他們提供所需的食物、被褥和物資。很多受助者之後會向他們提出想讀聖經或上教堂。組織領袖兼庫爾德斯坦福音聯會的Ashty Bahro表示:「我們通過行動彰顯基督,我們愛人和合一,我們希望讓人看到這些特質。」

另一個在當地工作了五年的美國組織Partners Relief and Development的創辦人Steve Gumaer表示,他們所接觸的基督徒展現出極大的堅忍。「這些基督徒接受這是他們要過的生活,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可能會埋怨神,但他們沒有。他們抓緊神的美善,而且依舊敬拜祂。」Partners關注兒童工作,為當地重建五所學校,讓過千名兒童重新上學。他們與當地庫爾德族人建立深厚的關係,也是少數留守當地的志願機構,但沒有「乘虛而入」,要求難民信主。Gumaer說:「在人陷入危機的時候,要求他們改變信仰,是最差的時機。」他對詢問的人表示:「你是重要的,我們怎樣接待你,是對我們信仰的考驗。」

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指出,自土耳其採取軍事行動以來,已有146名平民死亡,超過16萬人逃難,庫爾德族地方領袖更指超過27.5萬人流離失所。東北部300萬人口中,已有180萬人接受聯合國救濟,其中一半屬極需救助。雖然土耳其在月中同意暫時停火五天,讓庫爾德族部隊離開當地,但許多國際救援組織都表示需要撤離,或難以在當地進行救援行動。

(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10月18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道)

禱告:願主保守敘利亞境內的基督徒和在當地工作的志願組織人員安全,並厚賜他們各樣所需,使他們在困乏的鄰舍前成為祝福的流通管子。

 

 

考古發掘1500年前教堂 紀念「光榮殉道者」

以色列考古隊在貝特西蒙斯(Beit Shemesh)附近發掘出一座約一千五百年前興建的宏偉教堂,相信是當年不少基督徒的朝聖地。以色列古物管理局於10月20日透露,這座教堂是拜占庭(Byzantine)皇帝捐獻興建的,以紀念一名神秘的「光榮殉道者」。

考古發掘主任Benjamin Storchan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殉道者的身分未明,但從教堂格外華麗的建築結構和銘文,可看出此人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教堂建於公元543年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統治時期,後來於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皇帝(Tiberius II Constantine)時加建了禮拜堂。

教堂面積略超過三分一英畝,牆上塗著彩色的壁畫,並以高聳的柱子為裝飾,柱頭非常精緻、華麗。大教堂是一棟長形的建築,分為三部分,包括中央的中殿以及兩側的禮堂,在教堂入口處有一個迎接朝聖者的中庭。庭院內有完好無損的銘文,寫著該教堂是要獻給一位「光榮殉道者」。

在貝特西蒙斯 (Beit Shemesh)的拜占庭時代教堂,有兩條樓梯讓朝聖者往返地下室。 (圖片來源:以色列古物管理局 Asaf Peretz)

然而最令過去和現在的遊客感興趣的,是教堂底下有個完好的地下室。Storchan解釋:「在以色列被發掘的教堂古蹟中,存留著完好的地下室是很少有的。這個地下室是一個地下墓穴,顯然是用來安放殉道者的遺體(遺物)。地下室由平行樓梯連接,一條向下通往密室,另一條往上通往禱告室。這樣可容納大批基督徒朝聖者同時參觀。」

2019年10月在貝特西蒙斯(Beit Shemesh)的拜占庭時代教堂地板上暴露的馬賽克。(以色列古物管理局 Asaf Peretz)

遺址現場還發現色彩鮮豔的馬賽克,圖案除了有水果、花卉、動物群,更有雙翅展開的鷹(拜占庭帝國的象徵),上面還有銘文詳細說明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皇帝(公元574-582)捐贈支持教堂的擴建。Storchan說:「有許多書面資料證實,皇室資助興建以色列教堂,但鮮有考古證據,如這次發現的註明捐獻的銘文。」

聖經之地博物館(Bible Lands Museum)是這次發掘工作的伙伴,總監Amanda Weiss於聲明中表示:「很榮幸能夠與以色列古物管理局共同發掘這些重要的新發現,讓成千上萬不同年齡、信仰和國籍的參觀者能到此欣賞以色列豐富的文化遺產。」

(來源:《以色列時報》,2019年10月23日,Amy Fong編譯報導)

禱告:願考古發現讓人更認識神在人類歷史中的作為,以及先賢對神的尊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