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阿富汗家庭和海地宣教士 「神使用平凡人做不平凡的事」

大都會國際兒童事工(Metro World Child)創辦人比爾.威爾森(Bill Wilson)牧師在社交媒體總結阿富汗救援行動及海地人質案兩項佳音,足見神使用平凡人做不平凡的事。

阿富汗基督徒逃生

比爾牧師在貼文中表示,他上次與阿富汗軍隊合作已經是2019年的事,從沒想到阿富汗會發展到如此地步。他於8月展開阿富汗拯救行動,營救大都會阿富汗分會同工及當地基督徒家庭,直至12月18日為止,已經拯救了356人,代表著97個家庭和104名兒童。他們搭乘巴士,偷渡過境,途經14個塔利班據點,最後到達巴基斯坦首都奎達巿(Quetta),入住由大都會安排的安全屋。比爾牧師把一切頌讚歸於主耶穌,也歸功於大家付上的代價,禁食、禱告和捐獻。「如果沒有大都會美國和英國分會在背後一手策劃,巴基斯坦分會鼎力相助,這次行動不可能成功,完全見證了團結的力量。」

與海地綁匪談判

2021年10月16日,17名宣教士遭綁架,包括一名8個月大的嬰兒。黑幫綁匪控制首都太子港東部一帶,索求每人100萬美元贖金。10月21日,比爾牧師收到從西岸來的一通電話,問他能否去海地一趟,確定人質安全。比爾牧師前往太子港,在兩個海地朋友和一名中情局情報員陪同下,去到Morne a Cabrit與匪徒談判。其中一名綁匪在手機上展示人質的相片和拍攝時間,但相中只有5名人質,比爾牧師感到相當不悅。綁匪隨後進到一所茅屋,拖出一名海地女子,虐待她。比爾牧師不受他們的威脅,大喊說:「殺死我吧,殺死所有人質吧,但如果你這樣做,明天美軍會全副武裝上陣。」另一名綁匪用槍柄襲擊比爾牧師的頭,此時中情局情報員拉牧師離開。

11月21日,綁匪釋放了兩名人質,在12月6日再釋放多3名。比爾牧師說:「我知道世界各地有許多人禁食禱告,相信神會繼續行另一個神蹟,就好像阿富汗一樣。」12月16日,比爾牧師收到消息,餘下所有的人質都被救出。同一晚上,他收到來電,對方流著淚說:「感謝你把我的太太安全帶回家,讓我和孩子可以與她重逢,一聲感謝遠遠不夠表達我對你的感激。」比爾牧師跟他說:「這是因為神的百姓不斷祈求,而主耶穌聽見後介入。」

比爾牧師感謝每一位參與救援行動的人,透過教會或自己的公司募款。這再一次證明,平凡人一踏出,就成為耶穌延伸的手。

禱告:願神的子民興起,認同配合神的作為,倚靠聖靈行事,叫被擄的得釋放,受壓制的得自由。

(來源:Pastor Bill Wilson Facebook,台灣國度復興報編譯報導。)

 

 

耶穌生平劇集首度於電視播放 為法國復興預備土壤

講述耶穌生平的劇集The Chosen將首次在國際電視頻道播放,此劇的法語版本在12月下旬開始於法國最受歡迎的電視頻道Canal+播出。當地教會起來配合跟進,為復興預備土壤。

The Chosen是第一部關於耶穌生平的多季度劇集,也是目前娛樂史上最龐大的眾籌電視節目,共籌得4千萬元製作費。劇集自2017年12月首播,現時兩季共16集節目已翻譯成50種語言,透過應用程式讓觀眾免費收看,點擊率已超過3億2千1百萬人次。

12月14日,劇中演員與500名觀眾於巴黎一間電影院出席國際首映活動。一名觀眾受訪時表示:「我喜歡門徒與耶穌之間的親密關係。」另一名觀眾說:「這與其他講述耶穌的電影不一樣,太棒了!」首次在大型電視網絡播放,劇集製作人之一Katherine Warnock表示:「能夠得到法國電視台Canal +接納,實在是我們的榮幸。」

劇中飾演耶穌的Jonathan Roumie接受訪問時表示,此劇帶領人得著新生命。「有不少我不認識的人告訴我,他們本來打算結束自己的生命,在看過劇集後,他們發現自己的生命是有價值的,決定要認識耶穌。」Roumie還透露在拍攝過程曾經歷屬靈爭戰。當時在拍攝第六集,場景是耶穌治好西庇太家中的癱子,150名臨時演員穿著整齊,專心地看著他。那是他第一次拍攝直接根據聖經話語來講道。「我心中突然閃過一絲恐慌,心想:『我在做什麼?我不應該這樣做,這是褻瀆神的。』」Roumie覺得自己不配說出耶穌所說的話,導演Dallas Jenkins跟他說:「我們當中沒有人配得這樣做,但我們講這故事是為了讓人們知道耶穌是誰,以及祂為什麼來。」Roumie因此更確定演出的使命。

法國福音派領袖Éric Célérier為劇集播放禱告,求神打開國民的心思,盼望人能透過劇中的角色與耶穌連結。Célérier已動員數百位牧師和天主教領袖,在劇集播放期間安排跟進事工及門訓課程。另有3,500名基督徒義工將在家中或其他地點開小組分享討論。「我們在預備土壤,希望劇集能預備人心,有更多的人與耶穌連結。」這也是Roumie的禱告,他相信「神正為大復興翻鬆土壤和撒種,能夠參與其中是我的榮幸。」負責發行的Angel Studios計劃為劇集配音,配上世上最多人使用的25種語言,期望能觸及10億人。

禱告:求神大大使用這劇,吸引人認識耶穌,賜下福音大收割。

(來源:CBN NewsChristianity Today,2021年12月20日,Joshua Chung和Amy Fong綜合編譯報導。)

 

 

美國多州受龍捲風吹襲 兩嬰孩被風捲走奇蹟生還

2021年12月10日晚上,美國中西部和中南部共6個州份遭數十龍捲風吹襲,造成近百人死亡。肯塔基州受災最嚴重,許多房屋和公共設施遭摧毀,數千居民失去家園。當地有兩名嬰兒被暴風捲出屋外,最後奇蹟生還。有居民在風災中失去一切,卻在廢堆中發現家裡的聖經,找到重要的文件。

當晚龍捲風來襲之前,外婆Clara Lutz用毛毯包裹15個月大的Kaden和3個月大的Dallas,把他們連同枕頭和一本聖經放進浴缸裡。Lutz憶述當時的情況:「我感到房子開始晃動,然後整個浴缸被捲起來,我捉不住它。」混亂之中Lutz的頭部被水箱擊中,房子最後被夷為平地,她連忙尋找孫兒的下落。「我不知道他們在哪裡,只能禱告神:『主啊,我求求你把他們平安帶回來。』」兩名警員和兩名義工前來協助搜救,在黑暗和瓦礫中不斷尋索,最後在前院找到翻轉了的浴缸,翻開浴缸後發現Kaden和Dallas。小孫兒Dallas受到撞擊腦部出血需馬上送往醫院,但在Lutz到達醫院時,出血已止住。當警員把大孫兒Kaden抱到Lutz面前時,她大喊:「讚美主!噢!感謝耶穌!」

居於梅菲爾德市(Mayfield) ,65歲的Jackson當晚在屋裡看著房子的前門被吹走,窗被砸碎,屋頂突然被捲走。在風災中他失去了一切,房子、錢包和所有財產。Jackson受訪時表示,銀行被龍捲風摧毀,他沒有辦法提款,而他身上也沒有任何身分證明文件。後來他在廢堆中發現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他家裡的聖經。那是他能找回的僅有的東西之一,而聖經裡就夾著他的出生證明書,正正是他重建未來生活所需要的身分證明。

外婆感謝神把孫兒Kaden和Dallas平安帶回

失去家園後,Jackson在哥哥家裡留宿,他哥哥表示,Jackson在睡夢中會大叫,很可能是風暴的情景在腦海重現。縱然龍捲風奪走了Jackson所擁有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將要往哪裡去,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但他對神的信心沒有動搖。「神一直在看顧着我,我信靠祂。」

禱告:求神看顧災後重建,安慰醫治受災人民,賜下平安與盼望。

(來源:The GuardianFaithwire,2021年12月19和16日,林國祥和Amy Fong編譯報導。)

 

 

美國機構向遭逼迫信徒運送10萬本聖經

基督教宗教迫害監察組織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 USA)於11月底公佈,將向阿富汗、北韓和尼日利亞等地受逼迫的基督徒派送10萬本聖經。

據敞開的門表示,把聖經和門徒訓練材料送到受逼迫的基督徒手上,成本大約是每本7美元。他們在11月23日展開募捐行動,給支持者發電郵,指出全世界宗教逼迫在最近幾個月變得劇烈,但神的話語能幫助更多人為祂站立得穩 。電郵更提到有一位慷慨的捐獻者提供了一筆 「挑戰獻金」,每位支持者的捐獻數目都會獲加增一倍。組織在一星期內已籌集了足夠資金,敞開的門主席David Curry稱,這是他們在美國見過「最龐大的支持」。「看到美國人民如此踴躍支持,我們深受激勵,這將大大改變全球受逼迫的基督徒的生命。」

敞開的門於1955年創立,創始人安德烈弟兄將聖經藏在他的甲蟲車裡,運送到禁制神話語的國家。Curry說:「今天,偷運聖經的工作持續,現代的方法讓每個人都能協助把聖經送到生活在沒有宗教自由的地方的基督徒手裡。生活在動蕩不安的人應享有選擇敬拜或不敬拜的自由,包括選擇擁有一本聖經的自由,而不是由政府或激進分子為他們做決定。我們從經驗中得知,人們不僅能從聖經獲得靈性的成長,在面對困難時也得著安慰和力量。」

禱告:求主保守受逼迫地區的基督徒從聖經話語得著安慰和力量,信心得堅固。

(來源:Christianity Headlines,2021年12月6 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葡萄牙國會通過安樂死合法化 基督徒醫護捍衛醫學使命

2021整年,葡萄牙落入安樂死合法化的議案討論。 11 月 5 日,葡萄牙議會第二次投票通過安樂死法案。總統德索薩於11月29日否決了該法案,指允許安樂死的條件過於模糊和激進。

法案遭總統否決,意味著議會將要重新討論和進行投票,明年1月20日舉行的議會選舉將有機會改變大多數支持安樂死的局面。葡萄牙生物倫理學博士Jorge Cruz表示:「雖然社會黨和激進左翼聯盟積極推動法案,但左右派就議題存在分歧。葡萄牙共產黨反對安樂死合法化,自由倡議黨則投了贊成票。最大的兩個政黨讓立法議員自由投票,少數社會黨的人投了反對票,而中右翼反對黨領袖則投了贊成票。法案最後以 138票對84票,及5票棄權獲得通過。明年初議會選舉過後,目前贊成合法化的大多數是否繼續存留仍是未知數。」

國家生命科學倫理委員會、葡萄牙護士協會和葡萄牙醫學會等許多反對安樂死合法化的組織對通過安樂死合法化表示擔憂。葡萄牙基督徒護士和醫生協會(葡萄牙文簡稱AEMC)和葡萄牙福音派聯盟更多次於公開場合表達立場。AEMC早前發表聲明,表示安樂死合法化與葡萄牙憲法第24條列明「人的生命不可侵犯」的條例相衝突。「我國作為廢除死刑的先驅之一,遺憾地將成為世上少數合法允許安樂死的國家。作為基督徒,我們相信並捍衛生命是神所賜的禮物,無論在任何情況,每個生命從受孕到自然死亡,都擁有其價值和尊嚴。」

AEMC更指出,為病患者提供「人性化」的護理包括心理、社會和精神層面,不應只考慮身體的需要。實施安樂死似乎是解決病人難以忍受的痛苦最簡單的方法,但看顧病患者直至生命的終結是全球性的醫療守則,安樂死法案將削弱國家和衛生服務部門終身照顧病患者的責任,任何可能允許醫生和護士刻意結束病者生命的法案,即使是在病者自願和反覆要求下,都是違背醫學、醫療科學,以及倫理和道義的,不但損害醫療專業的使命,更會破壞醫護人員與病者之間的關係。

Cruz表示:「我們禱告,希望大多數立法者會在下一屆議會中反對安樂死合法化,或至少能夠在有關議題上作公投。」

禱告:求主感動總統、政界和醫療界的人民作合神心意的決定,存敬畏的心宣告生命的主權屬神。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1年12月9日,Irene Sung編譯報導。)

 

 

英擬立法禁迴轉治療 逾千牧者批用詞含糊促停諮詢

英國1400多名教會牧者聯署,批評政府提出立法禁止迴轉治療(或稱「拗直治療」)的諮詢文件用詞含糊,可能影響信仰自由,促請政府停止就立法進行諮詢,並揚言「若充滿慈愛和憐憫的正統基督教事工(包括有關性和婚姻的基督教教導)因法案而成為刑事罪行,我們雖然深感遺憾,但仍會繼續在此事上向主盡忠」。

外相兼婦女及平等事務部長卓慧思(Elizabeth Truss)今年10月底向國會提交諮詢文件並展開公眾諮詢,諮詢期延長至明年2月4日。根據諮詢文件,立法的範圍包括確保以迴轉治療之名向人動粗施暴者將受到嚴懲,以及禁止以交談方式向18歲以下人士或未同意接受迴轉療法的成人進行有關治療。政府亦會推出其他打擊迴轉治療的措施,例如限制宣傳和取消有關人士出任慈善機構高層的資格。文件強調,只要並非以言詞壓迫某人轉變性取向,日常和出於支援關心的對話不會受規管,家長仍可以按照自己的信仰價值教養子女,單純表達信仰教導和私下禱告也不構成迴轉治療。

不過,教會領袖在聯署信中表示,「迴轉治療」的涵蓋範圍太廣,意指不明,擔心如果立法,基本上是將叫人迴轉歸向基督與以往邪惡和不光彩的做法劃上等號,明顯侵犯他們宣講信仰的合法權利。聯署信又指政府雖然澄清今次諮詢並非旨在立法打擊信仰,但諮詢文件所簡介的立法進路正正朝著打擊信仰的方向前進,令宣講基督主權的牧者和以愛教養子女的父母有機會負上刑責。

約克三一教會牧師Matthew Roberts博士表示:「『迴轉』對基督徒來說是美好的事,代表生命不再單純聚焦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創造我們的神。這條草案暗示迴轉歸向基督堪與暴力或虐待比較,非常錯誤。」英國基督教學院(Christian Institute)的Simon Calvert上月到下議院婦女及平等機會委員會作證時表示,國會議員必須釐清立法所禁的是什麼,並警告現時的爭議可能導致英國立下數百年來最嚴苛打壓宗教的法例。他又認為,要訂立一條禁止迴轉治療,同時不會使教會日常行為(例如祈禱)變成刑事化的法例,根本不可能,並表示:「如果有人請你與他一同禱告,如此禱告卻犯了刑事罪,這並不合理。」

按照英國國民保健署的定義,迴轉治療是意圖改變或壓抑某人的性取向或性別認同。事實上,迴轉治療是同志運動倡議團體對基督教輔導或治療的貶稱,這些倡議組織認為部分性小眾人士可能因為接受有關服務而傷害自己,甚至自殺。

祈禱:願主感動英國政客審慎行事,以免危害信仰自由,並保守勇於衛道的信徒。又求主幫助尋求真自由的性小眾人士,讓他們尋找就得尋見。

(來源:CBN News聯署信網站英國政府網站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大屠殺中倖存的樹 移植紐約傳承歷史

11月17日,紐約市砲台公園城(Battery Park City)學校的學生在猶太遺產博物館前迎接一棵充滿歷史故事的樹,該樹是二戰時期猶太孩子於集中營種植的樹的後代。

1943 年 1 月,在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的泰雷津 (Theresienstadt) 集中營, Irma Lauscher老師將一棵樹偷運到營中,讓一些被納粹黨監禁的猶太孩子可以秘密慶祝猶太樹木新年(Tu B’Shevat)。當時孩子們用他們配給得來的飲用水來灌溉培育樹苗。15,000名被關押的兒童最後只有不到200人倖存下來,而這樹在1945年集中營解放時仍屹立不倒。樹下放了一個標誌,寫著「這棵樹的分枝代表著我們的人民!」倖存者將樹命名為「生命之樹」。

1980年代期間,人們從生命之樹上折下樹枝,移植至耶路撒冷、三瀋市、芝加哥和費城。現在,以色列以外最多大屠殺倖存者及其後裔居住的紐約,也將培育生命之樹的後代。樹木由猶太慈善家Roger Pomerantz博士捐贈,又他在賓夕法尼亞州農場種植了7棵從生命之樹折枝種植出來的樹,他把其中一棵捐贈予位於砲台公園城的猶太遺產博物館。這棵被稱為「兒童之樹」的銀楓樹目前高15尺,將在砲台公園城的猶太遺產博物館前永久安家。猶太遺產博物館主席並執行長Jack Kliger表示:「我們希望每個走過的人都看到這段歷史。不僅要記起,更能明白何謂面對巨大困難的抗逆力。」

98歲的倖存者Fred Terna在奉獻禮上給兒童之樹澆水

12月2日,猶太遺產博物館與砲台公園城的市政府聯合舉行奉獻禮。曾被關押在泰雷津集中營98歲的倖存者Fred Terna在奉獻禮上給兒童之樹澆水。被問到是什麼驅使他們能堅持並存活下來,Terna說:「即使在集中營裡,被囚者依然持守著他們活著的道德價值。這就是讓我能繼續前進,繼續堅持下去的原因,這些都在這樹上體現出來,感謝你們的記念。」

大屠殺歷史學家Michael Berenbaum表示:「當時被囚的孩子在種植一棵樹,而它將活在他們不會存活的世界裡,這表達了他們對未來的信念和精神上的抗禦。如今,那些孩子的精神得以延續。」與泰雷津集中營的生命之樹一樣,兒童之樹會由孩子們照顧,並成為砲台公園城學校大屠殺教育課程的一部分。

禱告:願先人堅韌和願意奉獻的精神得以傳承,孩子在栽種的過程看見神創造的奇妙,為神所賜的生命而感恩。

(來源:Jewish Telegraphic Agency紐約時報,2021年12月2日,許文頴編譯報導。)

 

 

美全新播客節目 發掘聖誕歌背後故事

美國媒體(America Media)製作全新播客節目,發掘聖誕歌的起源、創作背景,以及宗教和文化意義。 節目由11 月 24 日開播,於聖誕節前夕每週介紹剖釋一首聖誕歌。

「聽 ! 聖誕歌背後的故事」(Hark! The Stories Behind Our Favourite Christmas Carols)節目主持人Maggi Van Dorn受訪時表示,節目的靈感源於她最喜歡聆聽的播客節目,不同音樂人受邀分享歌曲的創作過程和背景。Van Dorn於是想到把此概念放於認識聖詩和其他教會歌曲上,但這些歌曲大多於幾十年前、甚至幾個世紀前寫成,作者早已不在人世。因此,她請教了當代研究或演奏這些歌曲的音樂家、作曲家、音樂學者、聖經學者、神學家和文化評論家。

Van Dorn認為,隨著聖誕節臨近,以聖誕歌曲為節目主題最適合不過。「相比其他教會歌曲和聖詩,聖誕歌曲是最受歡迎和最廣為流傳的。即使你不是信徒,不上教堂,依然可能是唱著聖誕歌長大的。而聖誕歌背後所充滿的神學和歷史,經常去教會的人也可能不知曉。以現時最經典的聖誕歌曲《聽啊!天使高聲唱》(Hark! The Herald Angel Sing)為例,其曲調和歌詞實際上是分開創作的。這首歌曲始於衛理宗創始人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的兄弟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所寫的一首詩。後來,這首詩配上了德國作曲家孟德爾遜(Felix Mendelssohn)為慶祝古騰堡(Gutenberg)發明活字印刷術400週年而譜寫的曲調。「如果這首歌沒有孟德爾遜的配樂,可能不會成為現今家傳戶曉的歌曲。」

在節目中,主持人會與嘉賓探討聖誕歌為何深受大眾喜愛及廣傳,並能歷久不衰地引起迴響,更會討論什麼音樂能以歸類為聖誕歌,以及何時適合唱聖誕歌。對於聖誕歌能深入民心的原因,嘉賓普遍認為是基於懷舊情懷,很多人都是與家人一起聽著這些歌曲長大的,歌曲帶給他們許多的共同快樂回憶。聖誕歌曲更滲進流行文化,經常被主流藝人翻唱,在電影原聲音樂中出現,並於節日期間在商店和廣播電台不斷循環播放。

禱告: 願神的靈大大運行在各個報佳音的媒體平台,在聖誕節釋放敬拜的靈,全地都來敬拜,頌揚祂的救恩。

(來源:Religion News Service,2021年12月8日,Steffanie Lai 編譯報導。)

 

 

烏干達警方搜捕恐怖組織基地 救出逾80名兒童

烏干達警方最近突擊搜捕當地恐怖組織,於他們的招攬基地救出超過80名兒童,拘捕逾100名疑匪。

11月22日,烏干達警方在位於Naguru的警察總部舉行新聞發佈會,警方發言人Fred Enanga在會上表示,反恐部隊與軍事情報局在11月17和18日展開聯合營救行動,分別於Ntoroko和Kasengeje-Wakiso救出50和22名被恐怖分子擄走的兒童。警方還於剛果邊境救出15名少年,他們在烏干達遭政府武裝分子民主同盟軍(Allied Democratic Forces,簡稱ADF)拐走,後被偷運到鄰國剛果。

被救出的兒童現在情況安全,他們有些已經跟家人團聚,有些則入住了庇護中心。兒童向警方透露,他們在被困期間受訓操作武器,還學習如何設置和引爆炸彈。據警方紀錄顯示,行動中共有106名人士被捕,他們涉嫌協助丶資助或動員支持ADF招攬新成員。Enanga表示,主腦Sheikh Rwangabo現正在逃,但他的兩名同謀Ibrahim Kaija和Muhammad Ssewakiryang已落網。

警方搜捕恐怖組織_警方發言人Fred Enanga在新聞發佈會上講述行動經過

ADF是伊斯蘭國(ISIS)附屬組織,最初在烏干達西部冒起,目前在剛果東部活動,他們殺害、綁架和驅逐當地的基督徒,主要目標是在中非建立一個伊斯蘭哈里發國。ADF最近在烏干達首都坎帕拉發動了四次炸彈襲擊。

禱告:奉主的名粉碎欺哄人心的黑暗勢力,願主保護當地兒童免受傷害,醫治他們的創傷。

(來源:CBN NewsThe Independent,2021年11月24和22日,Amy Fong綜合編譯報導。)

 

 

五名被擄宣教士獲釋 教會憂人民生活安全

基督教援助服務(Christian Aid Ministries,簡稱CAM)早前傳來消息,10月在海地遭綁架的17名宣教士中再有3人獲釋,截至12月6日,共有5人獲釋放,CAM呼籲全球基督徒繼續為仍然被困的12人禱告。

10月16日,CAM來自美國和加拿大的宣教士到訪太子港孤兒院途中被海地黑幫400Mawozo擄走,事件引起全球關注,海地的基督徒和教會領袖,以及美國宣教士均對綁架事件和當地情況表示擔憂。國際希愛會(Compassion International)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主任Edouard Lassegue表示:「雖然我不會寬容這些暴力行為,但不想視之為個別事件。這些黑幫成員曾經是由海地社會經濟和政治部門的關鍵人物資助,但現在這些人已經背叛了他們的資助者。」事實上,事件為當地許多未被報導的暴力和綁架事件之升級。

太子港福音派神學院 (STEP) 一年前因不同幫派佔領其全新大樓而被迫關閉。今年9月,一名太子港第一浸信會的執事在教會門外被殺,他的妻子被綁架。兩週前,STEP學生聯絡主任開車回家途中遭黑幫成員開槍襲擊,在他車上的7歲兒子被殺。上星期,一個幫派劫持一輛載有50人的巴士,向每位乘客索取50萬美元贖金。

前中情局人員David Shedd指,當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於2019年撤離後,海地的安全局勢開始崩潰。不久之後,大量海地國家警察(HNP)叛逃,富有的海地人開始勾結黑幫,僱用幫員作保鑣。現時,太子港地區的不同幫派非正式地劃定地盤,還協助成員避開警察的檢查站。他們在城市中暢行無阻,並在無人監管的地方綁架人民。「人們對這些幫派所擁有的邪惡和巨大權力並沒有足夠的認識。」

除了顛覆國家安全,黑幫還引發燃料危機。黑幫領袖Barbecue要求總理阿里爾亨利辭職,幾個星期以來,武裝人員阻截運送柴油到油站的卡車。城裡沒有穩定的輸電網絡,電力供應主要依賴發電機,醫院被迫拒收病人,銀行關門,學校每週只開放數天,互聯網服務和自來水供應亦受到威脅。

STEP神學教授Andrikson Descollines指出:「警察未能有效對付黑幫活動,不僅減低宣教士獲釋的機會,更使海地人民生命受威脅。如果政府無法守住邊境和海關,阻止槍械和彈藥入境,並為警察提供適當裝備,這裡任何社會團體的困境只會越演越烈。」當地持續不穩的局勢已導致許多外籍人士離開,據估計,過去3年已有八成半的宣教士離開,世界宣明會亦已讓所有來自各地的員工從海地撤離。

美國機構LiveBeyond致力服事海地人民,執行長David Vanderpool表示,美國國務院於上週的電話會議上強烈敦促美國公民離開海地。「國務院擁有的情報比我們多,如果他們如此說,那麼情況應該會變得更差。事工現在要由當地同工來繼續,外國人在那裡太危險了。然而對當地的同工而言是否安全,也不確定。」

除了當地事工所面對的壓力,許多當地人正面對日常生活中的重擔,他們要抉擇如何使用燃料,是要出去買日常所需,還是上教會。長期在阿富汗和中亞地區服事的Anna Hampton表示:「當日常生活受到威脅時,你開始沒有長遠的世界觀,因為任何一天都可能是你最後的一天。可怕的是,如果人們感到孤立無援,沒有盼望,他們可能會放棄生命,或採取『我想做什麼都可以』的心態。」Lassegue說:「因政府長期敵視福音派人士,海地教會並不積極回應社會和政治事件,但自2010年地震後,海地基督更多的反思他們的社會責任,以及如何作世上的鹽和光。」

禱告:求神讓海地教會和信徒認出他們當前的機會和責任,領受聖靈的能力,活出剛強壯膽的生命,見證基督。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11月2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壓力和倦怠感上升 美近四成牧師考慮轉職

美國研究組織巴納(Barna Group)於11月16日公佈一項調查報告,發現近四成(38%)牧師正考慮離開全職服事,較今年初上升9個百分點。這情況在主流新教教會中尤為嚴重,五成牧師表示正認真考慮辭職,在福音派和非主流新教教會,考慮離開的牧師佔三成。

巴納副總裁Joe Jensen 說:「過去18個月的急速轉變令很多牧師暈頭轉向,頓失方寸。疫情 、政治等因素,加上媒體的誇大報導,這一切所帶來的混亂與壓力,不難想像有那麼多牧師問:『 這是我被呼召的服事嗎?』」

壓力上升和整體精神健康轉差是越來越多牧師考慮轉職的主要原因。2016年,巴納的調查顯示,85%的牧師表示自己的精神幸福感為良好或非常好,而在今年10月的調查中,這數字下降至60%。調查還發現,那些表示正在考慮離開講壇的牧師當中,只有一半稱自己在人際關係上感到滿足,而在情感上感到滿意則只有三分之一人。

來自德州的Nic Burleson牧師在11月初舉辦了三日的牧師退修會,聽到一個又一個牧師坦承分享他們的挑戰。 Burleson 說:「每次退修會都有很多牧師表示不知道應否繼續當牧師,他們感到在許多方面都被困住,壓力和倦怠感都在加贈。」牧者兼輔導教練Dan White牧師指出:「倦怠的癥兆開始按我們的個性以不同方式表現。對於某些人來說,是向家人發怒;對我來說,是在關係上躲藏;有些人則會為了逃避而過度沉迷社交媒體、電視或飲酒等。」

隨着疫情持續,牧師更感孤單和不勝負荷。教會取消實體聚會,牧師失去了賦予他們服事生命力的重要部分──與會眾一起敬拜,崇拜後彼此擁抱,與會友面對面傾談。很多時候,他們只得獨自面對一切挑戰。輔導員Evan Marbury牧師表示,很多牧者都在努力尋找指望,但面對現實的打擊,會眾人數下降、教會預算下跌、同工離職……這一切都加深了牧者自我懷疑、羞愧和不足的感覺。如同保羅在哥林多後書 1 章 8 節所說:「我 們 ……被壓太重,力不能勝,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

Burleson 說:「這促使牧師在基督裡找到自己的身分,而不是在事工裡找,我認為這是件好事。當我面對自己的教會沒有增長時,我以馬太福音25章21節提醒自己,神對僕人的呼召所強調的是忠心,而不是成功。Burleson計劃在2022年再舉辦20次退修會,讓牧者們可以公開分享個人的掙扎,並獲得支持和建議。

由於許多牧師在進入全職服事時都認為這將是一個終身的呼召,因此他們在考慮轉職的過程中,往往承受慢性健康問題,包括焦慮和抑鬱。White 指出 :「牧師在考慮轉職時會問:『我可以做什麼維生?』我們必須幫助他們重新設想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牧者角色。」Jensen敦促牧師在過程中不要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好牧師。「大衞王、摩西和其他的聖經人物都曾對自己的呼召存疑慮,現在是一個好機會,進入與耶穌更深的關係,更確切知道自己的身分。」

禱告:願神的愛大大擁抱每個牧者,在與神真實的相遇中重拾身分、方向、信心和力量。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 ,2021年11月16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封閉國家本地宣教士 成傳福音新力量

宣教組織亞洲福音會(Gospel For Asia,簡稱GFA)一份最新報告顯示,越來越多「土生土長」的同工投身本地宣教,他們比外國宣教士更了解自己的文化、語言和鄰舍,是21世紀的「新先驅者」。

GFA創辦人K.P.Yohannan指出,越來越多本地宣教士在自己的國家帶領事工項目,改變自己的社區。報告顯示,2021年全球共有43萬外國宣教士在海外宣教,而在本地服事的宣教士則有1,320萬。

GFA表示,本地宣教士在自己國家服事的費用比外籍宣教士低得多,受到的約束也更少。外籍宣教士往往需要支付緊急醫療保險、安全保險、移民等相關費用,活動自由也受限制。在發展中國家服事的美國家庭,每年可能需要花費5至12萬美元,這費用足以支持50名本地宣教士。Yohannan說:「本地宣教同工與當地人民的生活水平一致,在村莊和貧民窟一起生活與同行,穿同樣的衣服,說同樣的語言,吃同樣的食物,飲同一口井。」

南亞的宣教同工Rainer希望有一輛單車,好服事和幫助離他家14公里的村莊,他為此禱告了兩年。現在,他的單車成為了當地的「救護車」,把生病的村民送到最近的診所。有女宣教團隊專門服事痳瘋病人,她們替痳瘋病人清潔雙腳和護理傷口。她們說:「我們做這一切都是因著神的愛。」

本地宣教同工了解自己的文化,與當地人民一起生活與同行

Yohannan指出,現今世上八成的國家要麼完全封閉,要麼嚴格限制外國人從事任何形式的宗教活動,阿富汗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儘管遇上關閉的門、各種限制或成本,神仍然呼召祂的子民,並差遣宣教士出去傳揚福音,完成大使命。」GFA的本地宣教士在亞洲一萬二千多個教區開展事工,機構的服事也正擴展至非洲。

禱告:求主在各地興起本地宣教大軍,傳揚天國的福音,轉化社區、城市和國家。

(來源:Assist News,2021年11月22日,Sharon Chow編譯報導。)

 

 

蘇丹政變期間向穆斯林傳福音 近八百名青年歸主

10月25日早上6點,來自黎巴嫩的John Sagherian和Elie Heneine走進蘇丹東部的一所酒店大堂,從電視直播新聞得知,當地軍隊正在90里以外的首都喀土穆發動政變。

年僅27歲的Youth for Christ (YFC)同工Heneine表示:「剎那間,我們當天的一切計劃都落空了。」YFC區域主任Sagherian年屆74歲,一直渴望能到訪蘇丹。他於兩年前認識了YFC在蘇丹的負責人Sabet,終於有機會到訪當地。縱然簽證和虐疾防禦等要求繁複,過程難關重重,二人內心卻滿有平安。

在政變發生的前兩天,YFC團隊花了3小時才到達Sabet在瓦德邁達尼(Wad Madani)的佈道學校,Sagherian受邀向當地會眾講道,約有30人擠在鐵皮屋裡,聽他分享信息「神為什麼對我們這樣做?」Sagherian回想:「當時我還帶領大家思想,『我們會否變得憤怒和苦毒』,沒想到次日就發生政變。」

後來他們得知瓦德邁達尼的基督徒加入了當地穆斯林人民反對政變的行列。Sabet花了兩個小時了解原定的聚會是否能繼續進行。當地來自三間教會的35位教會領袖準備就緒,要迎接YFC隊伍。Sabet得知大家仍在等候,便叫了一輛三輪車前往。Heneine說:「街上人頭湧湧,我們看見示威者毀壞行人道,在馬路上堆放雜物堵塞交通。我們的車不斷在社區繞圈,嘗試找出路。最後向其中一位示威者請求而獲放行。這裡有別於黎巴嫩,人民之間沒有仇恨和敵意,他們團結一致,單單反對政變領袖。人民響應公民抗命,白天仍會上班但不工作,中午時段聚集街頭,設置路障,焚燒車胎。」

10月25日下午,政府切斷了全國的電話通訊和互聯網絡,希望打斷示威行動,同時也打斷了YFC的計劃。他們於是精簡訓練,放慢腳步,在尼羅河畔享用午餐,打算次日就乘坐飛機回家,殊不知機場於第二天開始關閉。團隊無法離開,Sabet於是與佈道學校的校長召集一個年青人聚會。校長於10年前改信基督,是村內的第一人。信主後他積極傳揚福音,組織團契、建立教會和學校。

次日晚上,他們號召了鎮上九成半穆斯林學生前來,超過1,000人聚集在操場上。Sagherian與他們分享:「試想像你要從紅海游到印度,你們當中或許有些人會比其他人游得更遠,但不會有人可以游到印度。就算你的生命有多好,神不會因此而滿足。試想像,倘若朗拿度的思想控制了我,即使我今年74歲,我仍然可以在球場上奔馳,運球射門。這就是耶穌進入我們生命的景況,我們的生命可以讓神得著滿足。」Sagherian呼召希望接受耶穌的人站起來,一個、兩個……不久全體都站立起來。於是他讓他們都坐下,向他們重申這個決定的重要,最後有八成人舉手決志信主。

有機會傳福音給那麼多穆斯林青年,Sagherian感動哽咽:「我們只是活出神的應許,並不覺得危險,也知道很多人為我們代禱。我們二人完成了使命離開當地,但蘇丹仍在奮戰之中,我們要繼續為他們禱告守望。」Heneine從Sagherian身上學會等候神。「神親自改變環境,把我們放到沒有想到的位置上,就像下了一盤好棋,而神最終贏了。」

禱告:願主在蘇丹國中掌權,在青年人的心裡動工,引領他們出黑暗進入奇妙光明。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21年11月3日,Asher Chiu編譯報導。)

 

 

葛福臨接受心臟手術 期待來年繼續巡迴佈道

佈道家葛福臨牧師(Franklin Graham)早前入院接受心臟手術,術後透過社交平台感謝各方代禱,表示在手術過程中感受到神的同在。

葛福臨因患上收縮性心包炎,導致心臟囊硬化,無法正常運作。他在11月8日於明尼蘇達州羅切斯特進行手術,次日他在社交平台貼文表示:「感謝大家的禱告,我知道禱告的力量,因此我並不害怕。我感受到神於整個過程中與我同在,願榮耀歸給祂!」

他還表示期待繼續到世界各地傳講福音。「非常感激我的主診醫生和護理團隊,感謝他們優秀且專業的照料。醫生說我復原得很好,待我完全康復後,就能夠恢復日常活動和服事。我期待2022年在世界各地宣講耶穌基督的福音,於不同地方邀請人們接受和信靠耶穌。我期待天氣回暖時,能夠再次騎上電單車。感謝大家的代禱!」

葛福臨在英國夥拍2,600 間教會,分享基督十架救恩的好消息。受疫情影響,原定今年於當地的巡迴佈道要延期舉行,但他曾發佈視頻,表示將福音信息帶到英國至關重要。「這國家曾差出如此多的傳教士,到世界各地傳講福音。在過去的 20 和 30 年間,這國家經歷很多的變化,但人心的需要並沒有改變。人心裡的那個洞,內心的空虛,只有神能夠填補。」

禱告:求神醫治保守葛福臨身心靈健康,也在英國當地興起佈道家,傳揚神的福音。

(來源:CBN News,2021年11月18日,Amy Fong編譯報導。)

 

 

老師對抗末期癌症 小學生齊集醫院唱詩祝福

11月3日,威斯康辛州一群小學生為正在對抗末期癌症的老師送上暖心祝福。

Carol Mack老師在沃基肖郡Big Bend鎮上的路德會救主學校(Christ Lutheran School)任教超過45年。即使在接受治療期間,Mack今年依然堅守教學崗位。直至最近病情轉差,她不得不放下教學任務,接受療養護理。

https://www.facebook.com/AuroraHealth/videos/934662400524683

Mack的同事和朋友希望讓她在進療養院前能與學生團聚。在醫院的配合下,26位一至四年級的學生聯同家長和舊生們,齊集醫院探望Mack,更站在醫院門口為老師唱詩。Mack受訪時表示:「那是非常特別的時刻,我希望人們看到這些孩子和他們的老師多麼愛彼此,我們的學校社區怎樣團結在一起。」

其中一位照顧Mack的護士Luiza Campols說:「看到她和孩子們一起歌唱,是最美麗和動人的事,能夠參與其中,我們感到很幸運。」職業治療師Nicole Bartnik說:「Mack沒有自己的孩子,但她有的孩子多不勝數。能夠見證這樣滿滿的愛回到如此無私付出的Mack身上,這是我們的福氣。」

禱告:願天父不止息的愛藉著祂的眾兒女在地上彰顯。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21年11月10日,Amy Fong編譯報導。)

 

 

聖經應用程式下載量達5 億次 「人們正在轉向神的話」

11月10日,聖經應用程式YouVersion迎來重要的里程碑,慶祝全球下載量超越5億次。

YouVersion創辦人Gruenewald 在接受訪問時分享了一個YouVersion使用者的故事。來自加拿大的無神論者Scott想要指出父親信基督是錯誤的,於是決定下載聖經應用程式。「他基本上想說:『看,我讀了聖經,我要讓你知道為什麼你所信的是錯的。』」但出乎意料地,Scott開始以一個嶄新的眼光來看待聖經。「他開始從經文中聽到神的聲音。」他不但沒有以聖經反駁父親,反而發現自己被所讀的經文吸引,不久之後更成為了基督徒。在他試圖以閱讀聖經來反駁父親的時候,神使用他所讀的經文來引導他與耶穌建立關係。「 這正正表明了聖經的話語帶有轉化的力量。這不是憑我們自己的力量可以做到的,而是神要成就的事,我們非常蒙福,能夠參與其中。」

Gruenewald還談到美國現時的信仰辯論,人們指聖經信仰正在消亡。他表示,他的團隊所看到的剛好是相反。他們看到,對聖經感興趣的人數在急劇增長。2021年的聖經閱讀量較2020年增長了21%,相比2019年,增長是56%,而這個增長趨勢並沒有放緩的跡象。「聖經是活的,我們看到很多人正在轉向神的話語。」Gruenewald尤其提到新冠疫情期間,YouVersion的使用量大增。

這個受歡迎的聖經應用程式不僅提供經文閱讀功能,使用者還可以參與讀經計劃,並透過應用程式與朋友和親人聯繫。Gruenewald 認為,現今有太多的人過分注視負面的事情。「人們喜歡談論消極的事,但卻不都基於事實。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現實。有人說,人們不再讀聖經了,這並非事實,我們有不同世代的人,為著神的話語而激動和興奮 。」

禱告:願更多的人轉向神的話語,得著安慰、引導、力量和新生命。

(來源:Faithwire,2021年11月11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穆斯林改信基督 生命走出空虛和黑暗

穆斯林歸主者Aisha出生於約旦,最近她接受電台訪問,述說自己改信基督的故事,並談到她第一次向耶穌祈禱,便馬上感到極大的平安。

就讀天主教學校的Aisha從小對耶穌充滿好奇,同時對伊斯蘭教和救恩充滿疑問,但保守的穆斯林家人一直勸勉她只能談論阿拉,不要談論別的信仰。「每天起床,我感到必須要做這做那,以賺取阿拉的愛,心裡卻一直忐忑不安,感覺這一切是迫於無奈,並不是由心而發。我會問祖母、姑母和爸爸,他們總是說,除了阿拉,沒有人知道。」Aisha每週上兩課伊斯蘭課,但卻感到這信仰向自己是隱藏的。「我們不可以發問,這是我們一直所受的教導,從小我們就知道,不可以問太多信仰的問題,而這就是我們的一生。」

Aisha的父母在2000年離異,她和3兄弟姊妹跟隨母親移居美國。「我習慣約旦的生活和文化,從約旦搬到明尼蘇達州的轉變和挑戰很大。那段時間非常艱難,是我生命中黑暗的時期,我非常迷茫,並感到抑鬱和焦慮,想過了結生命。有一天,我在房間裡呼求阿拉說:『我不知道你是否存在,多年來我向你祈禱,卻一直意識不到,也感受不到你。』」

那一刻,Aisha體會到或許耶穌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答案。「我也不知道從那裡傳來『耶穌』兩個字,在一瞬間我的思緒停頓了,頓悟到要是耶穌就是我一生所追尋的,那我怎麼辦?要是耶穌就是那位可以填滿我從小就感覺到的空虛,我該怎麼辦?那一刻,我感到需要向耶穌禱告,於是我望著天空說:『耶穌,我不知道你是誰,但如果你就是你自己所說的那位,請向我啟示你自己,因為我不想再如此活下去了。』當時我18歲,而那是我第一次在禱告後感受到平安,就是在我第一次向耶穌祈禱的時候。」Aisha後來認識到其他的基督徒,並開始讀聖經。「我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生命有意義,因為耶穌自己。於是我一頭栽進聖經,為主的愛神魂顛倒。」

禱告:求主繼續施行神蹟,向穆斯林啟示祂自己,澆灌祂的大愛。

(來源:CBN News,2021年10月27日,Asher Chiu編譯報導。)

 

 

三地歌手聯合演唱 以音樂凝聚人心

來自以色列、非洲和美國三地的著名歌手合作以希伯來語和英語演唱《The Blessing》,歌曲由致力帶領美國年輕基督徒了解現代以色列社會的志願機構Passages和以色列教育倡導組織StandWithUs聯合發佈,旨在讓人們意識到世界各地的反猶主義正日漸增長。

格林美獎得主、知名鄉村音樂歌手Ricky Skaggs與格林美得獎福音歌手Jacky Clark-Chisholm,以及以色列流行音樂界知名歌手Avraham Tal、Dudu Aharon、Narkis、Eden Meiri和Gali Atari等一起演唱,還有非洲歌手Rahel Getu、T.Y. Bello、Mynah Rams和Passages學生和聲合唱團參與其中。Skaggs表示:「這樣的合作很美好,看到歌手們傾出自己的心獻唱,以及他們臉上的笑容,實在是太美妙了。」

參與的歌手們相信音樂具有強大的力量,能抵抗反猶主義等仇恨意識形態。以色列歌手Dudu Aharon 說:「以色列可以發放很多反猶太主義的影片,但我相信音樂能帶來凝聚和團結。」Passages的執行長Scott Phillips相信音樂能夠超越文化界限,向每個聽眾的心說話。「我們的禱告是,這個項目能提高人們對反猶主義威脅的關注,加強基督徒和猶太人之間的聯繫,讓他們對聖經所記述的以色列和現代的以色列有更深的理解。」

歌曲《The Blessing》於2020年由基督教敬拜歌手Kari Jobe和Cody Carnes演唱和發行,後來被不同歌手以不同的語言翻唱。歌曲內容以民數記6章24至26節為基礎,是猶太祭司和父母在安息日對他們孩子的祝福:「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

這是首次以希伯來語和英語翻唱,項目由美國以色列裔商人Daniel Berkove牽頭。Berkove在底特律郊區長大和接受教育,現居於以色列,他的工作遠及非洲。Berkove表示:「從本質上來說,這個項目關乎我個人的經歷。我是一個來自祭司家庭並遵守律法的猶太人,每天背誦祭司祝福,合唱影片的主題正反映了我自身的經歷和信念。同時,這項目關乎團結,推動人們頌揚彼此共同擁有的價值,不要專注於讓我們分裂的事情。感謝Passages支持這個項目,使之得以實現。」

禱告:願神興起更多國家,對齊神對以色列的心意,同得神藉以色列所釋放的福氣。

(來源: CBN News,2021年10月28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中東基督徒於困境中堅持援助難民

在過去10年,中東是世上其中一個接待最多流離失所的人的地區,他們有許多是來自從2011年起飽受戰火摧殘的敘利亞,也有不少從遠方的阿富汗而來。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雖然伊朗和巴基斯坦收容了九成的阿富汗難民,超過220萬人,但隨著他們難以接收更多難民,加上難民希望移居歐洲,使得中東地區成為許多移民的必經之路。今年夏天,美軍撤退和塔利班奪權引發阿富汗移民潮,中東地區因而開始計劃接納更多的移民人口。

約旦福音委員會主席David Rihani說:「難民徒步離開國家並不容易,他們要跨越陌生而崎嶇的地勢,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逃亡的弱勢族群,尤其是基督徒,皆活在恐懼之中,並面臨邊境人口販賣和虐待的威脅,我們正為他們的人身安全禱告。」

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數字顯示,單單在約旦境內,就有超過75萬名尋求庇護或定居的難民,他們大部分來自敘利亞。Rihani表示:「約旦收留了數萬名從阿富汗撤離的難民,成為他們前往其他收容國家前的臨時棲身地。我們一直站在接收難民的最前線,但我們國家的經濟也受到影響,需要國際援助。福音教會在其中擔當關鍵的角色,許多教會都敞開大門歡迎難民,為他們提供食物、衣物和庇護。基督徒更開放自己的家,收留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難民家庭。我們為婦女開設職業訓練中心,教授她們能以養家的一技之長。如果阿富汗難民獲准在約旦定居,我們可以為他們提供同樣的援助。」

Rihani又指出,在阿富汗基督徒難民逃離國家之前,教會已經開始接觸和救助他們。「我們一直跟一些正在逃命,但仍被困在阿富汗的家庭保持聯絡,約有70個家庭,共約400人,大部分都是婦女和兒童。」Rihani強調,福音教會的行動是為了提高全球對此議題的關注,進而為這些難民尋得棲身之所。他們期望阿富汗鄰國,尤其是巴基斯坦和伊朗,能收留身處險境的基督徒,為他們提供庇護,直等到他們獲得其他收容國家的簽證。

黎巴嫩縱然面對內憂,仍然是世上收容最多難民的國家之一,人數超過87萬。福音派組織,黎巴嫩教育及社會發展協會營運總監Wissam Nasrallah說:「因著持續多年的危機,社會大眾早已感到疲憊。因為所遭遇的各種災難,當地人民也感到脆弱。不少基督徒持續忠心服事難民,同時關顧當地人民身心靈的需要。」

今年8月,伊斯蘭國組織在阿富汗喀布爾機場發動自殺式爆炸,引發國際關注該地區的聖戰行動。Rihani說:「我認為伊斯蘭國會趁阿富汗政局不穩乘機奪權。我們需要從過去幾年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情況中汲取教訓。」Nasrallah指出,數百年來,穆斯林和基督徒在相對和平的環境中共存,基督徒透過教育、醫療、科學和文學等為中東地區文化建構作出積極貢獻。然而到了20世紀,因著低生育率、移民、宗教迫害和暴力事件,中東的基督徒社群人數不斷下降。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等地都出現基督徒外流。

「每個基督社群均盛載著一部分的基督教歷史和中東歷史,隨著基督徒人口流失,中東地區正在失去其部分的靈魂和多元性,教會也正在失去人力和資源,於區內見證基督的力量都將受到限制。現在是關鍵的時刻,倘若今天我們不採取任何行動,古老的教堂將不會再是社群敬拜的地方,在一代人的時間內,將都變成博物館。」Nasrallah補充說:「如今不少基督徒都掙扎於去留的問題,到底該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而選擇離開,還是該留下,積極為主作見證。」

禱告:求主祝福和保護中東教會,在困境中堅定信靠,為孤兒寡婦和寄居的帶來盼望。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1年10月15日,Amy Fong編譯報導。)

 

 

美國家長自發值班 校園暴力事件不再

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一群父親看到孩子就讀的學校暴力事件日漸上升,決定以特別的行動來應對。

接近40位父親加入了「值班爸爸」(Dads on Duty)行動,在什里夫波特(Shreveport)的南木(Southwood)中學校園輪流值班,協助監察學生活動,努力防止騷亂發生。行動發起人Michael LaFitte表示:「身為孩子的父親,我們認為能夠照顧和保護我們孩子的最佳人選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

數月前,三天內就有23名學生因為在校內打架而被捕,但自從值班爸爸來到後,再沒有同類事件發生。值班爸爸早上來到學校歡迎學生回校,然後一整天在校園維持和平。一名學生指校園的打架事件馬上止住了,「學生開始回來上課,學校現在充滿快樂的氣氛,使我感到安全。」爸爸們以幽默的方式跟學生說話。「他們會跟我們開玩笑,例如說我們的鞋帶沒有繫好,但其實是已經繫好了。」

「值班爸爸」表示,他們打算一直繼續這個行動,並希望在整個路易斯安那州,甚至全國成立分會。「不是每個學生的生命中都有一個父親的形象,我們希望能夠在這裡為他們帶來改變。」校長Kim Pendleton說,學生喜歡父親們在身邊,他們都是在居住的社區或教會見過的熟悉面孔。她希望將來有更多的家長參與這個行動 。

禱告:願天父藉爸爸們釋放的愛大大擁抱每個孩子,除去一切恐懼和不安。

(來源:CBN News,2021年10月24日,林國祥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