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The Send聚會 啟動新佈道世代

2月23日,五萬多名基督徒聚集在佛羅里達州的奧蘭多的體育館,參加由美國多個全國性的事工合力推動的The Send聚集,一起禱告尋求神,並宣告一個宣教和傳福音的新世代要開始。

聚集持續12個小時,旨在啟動每一位基督徒對傳福音和宣教的負擔。講者包括陳恩藩(Francis Chan)、基督傳萬邦(Cfan)的科倫達(Daniel Kolenda)、比爾強生(Bill Johnson)和韋智迪(Todd White)等。敬拜由Tasha Cobbs、Stephanie Gretzinger和Jesus Culture等多個隊伍帶領。

盧恩格(Lou Engle)多年來一直在體育館舉辦復興聚會,宣講禱告和禁食的信息,他在接受CBN採訪時說:「一場新的耶穌運動(Jesus Movement)將要發生,就像美國70年代那樣。我們相信耶穌會在現今世代同樣地顯明出來,像衪使用佈道家葛培理(Billy Graham)、白立德(Bill Bright)和奧羅爾羅伯茨(Oral Roberts)讓福音遍傳的時代一樣。我們覺得新的一天已經臨到這個世代,上萬的失喪靈魂將在耶穌運動中得拯救。令信徒對這種運動的熱情得以點燃和啟發,就是The Send的意義所在。」

盧恩格相信,神會興起許多傳道人和佈道家,追隨已故佈道家葛培理的步伐。他解釋:「我們相信葛培理過世後,他的宣教精神會由一些相信能夠看到耶穌彰顯衪福音的人承接,就是路加福音4章18節的恩膏:『主的靈在我身上,叫我傳好信息』。神向這件事吹氣……主正在親自發聲,而人們能聽到。在美國當下的混亂中,一個盼望正被建立,就是耶穌正在為一個偉大的佈道運動預備道路,讓人得以擺脫現今的動盪。」

科倫達在會前說:「The Send將會催化整個基督的身體來行動。歷史將回顧這天,說它改變了我們這一代。」

青年使命團(YWAM)領袖Andy Byrd說:「現在是屬靈覺醒的時候,是宣教浪潮向各國大規模席捲的時候。為了為耶穌贏得一代人,差派一代人去到仍然渴望福音啟示的地方。」

韋智迪說:「我們希望傳福音,因為我們希望帶最多的人去到天堂,唯一值得我活著的原因的就是完全為耶穌而活。」

陳恩藩說:「你們今天聽到20位領袖發言和15隊樂隊敬拜,而一些族群從未聽過神的話語,這是不公平的……是時候出去了。」

The Send的面書專頁發文指出,聚集的核心任務是鼓勵弟兄姊妹作出實際承諾認領宣教禾場。聚會中,1萬8千人承諾參加「耶穌禁食」, 531人接受了耶穌,2,467人承諾要接觸高中,2,197人承諾要接觸大學生,5,064人承諾要接觸他們的鄰居和5,423人承諾要接觸列國。一場挑戰「無所作為」的戰爭已經開始。

(來源:CBNFox NewsGod TV,2019年2月23日、26日及28日,Hannah Lo及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復興要在這一代發生,點燃更多基督徒傳福音的心。

美南浸二百多領袖被揭性罪行 教會被指包庇隱瞞

擁有4萬多所會堂、會友人數達1千5百萬的美國南方浸信會,被指20年來有200多名領袖向700多名會友干犯性罪行。Houston Chronicle和San Antonio Express-News兩家傳媒耗時多月進行調查,並於二月公布調查結果,指控該會數十家堂會知情地聘用性罪犯,令受害人噤聲,沒有辭退干犯罪行的領袖,不向教會以外的機關報案,甚至沒有記錄有關事件。

該兩家傳媒通過翻查法院資料、監獄記錄、政府文件和全美性罪犯登記冊,並訪問律師、警方和部分罪犯和當事人,確認在過去20年,美南浸信會有380名牧者、執事、主日學教師和義工被指犯罪,其中220人已被定罪或因認罪獲判緩刑,大部分仍在監獄服刑或名列性罪犯登記冊上。受害者多數是青少年,他們被非禮、發送不當照片或短訊、展示色情物品、拍攝裸照,甚至多次強姦,受害人最小的只有三歲。其中一名受害人Heather Schneider被非禮時只有14歲,事後曾割腕自殘,並於多年後因濫藥離世,她的母親認為是性侵事件導致她濫藥。

報道引起軒然大波,美南浸信會主席JD Greear於報道刊登後一周舉行的周年大會上,承認該會多年來未有就性侵事件採取行動,呼籲會眾為教會哀傷,並表示:「現在正是傳福音的時間,如果我們不糾正錯誤,我們的教會就不是一個失喪者的安身之所。」Greear宣稱絕不容忍任何隱瞞事件的教會,又點名10家被指處理性侵指控手法有問題的堂會,呼籲對它們詳加審視,甚至可能將有關堂會逐出美南浸。不過,在Greear發表有關言論後數天,美南浸轄下的教會章程委員會便發出聲名,除了呼籲教會領袖不要公開批評堂會而不給予堂會機會回應外,更直接宣布該10家被指有問題的教會中,有7家並不需要作進一步調查。教會章程委員會的聲明引起性侵受害人團體和活躍分子不滿。

佈道家葛培理的外孫Boz Tchividjian是關注教會內侵犯情況的組織Godly Response to Abuse in the Christian Environment (GRACE)的創辦人,他表示,美南浸部分群體出現性侵問題是源於所謂的「貞潔文化」,他指這套原則將女性視為男人追求、教育和迎娶的對象,並將女性的衣着和言行視為男性抵受不住性誘惑的原因,導致受虐姊妹擔心一旦發聲會被責備和視作不貞。

另外,美南浸執委會在2008年否決設立中央性虐者資料庫,去防止一所堂會的施虐者跑到另一所堂會工作,並重伸轄下堂會有自主管轄權。Tchividjian對這個決定感到困擾。他又建議教會領袖聆聽和尊重受害者,將被舉報干犯性侵行為的人革除權力位置,並在懷疑發生性侵案時通知執法機關。

(來源:Houston ChronicleCBN《衛報》,2019年2月10日、19日、24日及25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教會要正視和正確處理性罪行問題,彰顯神的公義。

委內瑞拉人道危機 亟需禱告尋求公義

委內瑞拉通脹嚴重,全國生活必需品缺乏,陷入人道危機,數百萬人成為難民,情況令人關注。總統馬杜羅建立了前總統查韋斯的偶像崇拜,並拒絕國際人道救援物資入境。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3百多萬委內瑞拉難民已因為政治貪污、暴力及嚴重貧困等原因逃離家園。當地2017年的調查發現,8成受訪表示食物不足,9成人表示負擔不起日常食物所需,要餓著入睡。2017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現委內瑞拉國內生產總值下降了14%,通貨膨脹率達2,400%。

隨著嚴重的通脹,越來越多人無法負擔生活必需品。委內瑞拉無力從國外進口食品或藥品。當地醫生表示,麻疹兒童人數激增,越來越多的人感染瘧疾、登革熱、腹瀉、皮膚病和呼吸道感染。

據國際宣教理事會(International Mission Board)的當地宣教士表示,馬杜羅創造了一個邪教組織,高舉前總統查韋斯為「永恆的指揮官」,使查韋斯的墓地成為禮拜和祈禱中心,又在總統府舉行祭祀儀式紀念查韋斯。國際宣教理事會的報告指當地官員參與猖獗的偶像崇拜、泛靈主義、巫術和唯物主義。

1月底,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ó)自行宣誓為臨時總統,獲五十多國承認。歐美數十國聯合呼籲總統馬杜羅下台,但馬杜羅不單不讓步,2月初更阻擋國際人道救援物資入境。美軍飛機將幾公噸的人道救援物資運抵庫庫塔(Cucuta),但委軍卻阻止救援物資入境。馬杜羅稱這些物資並沒有必要,只是政治噱頭:「委內瑞拉從來不是乞丐的國家」,漠視絕望中的委內瑞拉人的需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回應指:「馬杜羅政權必須讓救援物資到達人民手上。」

2月2日,全國各地爆發示威,敦促馬杜羅下台。2月23日,示威者企圖破壞政府封鎖,以獲取食品和醫療用品,與軍方爆發衝突,造成4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據《英國衛報》報導,60名邊防警衛已經變節逃到哥倫比亞,拒絕效忠馬杜羅。

關注局勢的教會可以捐錢或捐助救援用品,資助當地機構改善衛生,減少危險的傳染病,並解決被迫遷移的根本原因。基督教救援組織撒馬利亞救援會(Samaritan’s Purse)邀請教會為委內瑞拉被困和挨餓的人們祈求神的保護,並禱告馬杜羅辭去總統的職務。

 

(來源:CBNChristian Headlines,2019年2月18及27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邪惡的政權被挪去,委內瑞拉人民得到救援。

望道號航程十載 動員教會及信徒參與宣教

世界福音動員會(Operation Mission)營運的第四艘全球最大海上書展福音船望道號(Logos Hope)在2月19日慶祝投入服務10周年。

望道號是分享福音盼望的平臺、在世界各地群體中見證基督的愛及動員世界各地教會參與宣教。望道號船上提供逾5000種英語及本地語言書目供選購,同時讓不同宗派的基督徒藉此連繫,並舉行福音劇場、宣教訓練和青年活動。

船上400名基督徒義工,來自60多個國家,在船上服侍一至兩年。每靠泊港口後,他們會上岸夥拍當地教會開展宣教事工。

望道號在1973年建造,世界福音動員會在2004年購入。在2009年2月19日作首次宣教之旅,從丹麥駛往瑞典。

荷蘭籍船長Dirk Colenbrander表示,對他最具意義的事是聽到船上工作人員離開港口後的見證分享,神如何藉着他們改變當地人的生命。

望道號10年的宣教事工成果如下:

  • 接待了近800萬人次登船參觀
  • 造訪了68個國家和地區
  • 停靠過155個港口
  • 航行逾10萬海里
  • 售出800多萬册書籍,其中近250萬册為基督教書籍及聖經 。

望道號已開始歷時兩年的南美之旅,在智利舉行10周年慶典。在這兩年期間,望道號致力動員拉丁美洲信徒到世界鮮為人知的地方宣教。

望道號福音船曾於2012年11月和2015月7月兩次造訪香港。

(來源:Assist News,2019年2月19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更多教會及信徒以不同方式加入宣教行列。

美調查指青年信徒自覺準備好福傳 但行動審慎

美國一項調查顯示,當地千禧世代活躍信徒自覺準備好傳福音,但近半人某程度上認同「不應該向其他宗教的信徒傳福音,然後期望他人終會改信自己的信仰」。

調查由美國啟發課程委託研究機構巴納(Barna Group)於去年五月進行,訪問兩組各約一千名成年人,一組受訪者是認為信仰重要且於之前一個月有上教會的基督徒,另一組則為已不上教會、有其他信仰或無信仰的人。基督徒的一組中,九成半以上受訪者都相信為耶穌作見證是信仰的一部分,逾九成認為信主是一個人生命中最好的事,而其中稱為「千禧世代」的二十至三十四歲信徒更是最覺得自己準備好與人分享福音的一群,超過七成人認為別人問起有關信仰的問題時知道怎樣回答,另有73%覺得自己有傳福音的恩賜,比例較其他世代(X世代、嬰兒潮和長者)的基督徒更高(56%-66%)。

不過,巴納指許多千禧代信徒不懂怎樣實踐福音使命。四成七人認為,向其他宗教的信徒傳福音,然後期望他人終會改信自己的信仰,某程度上是錯的。巴納認為,千禧世代信徒平均有四名近親信奉其他宗教,嬰兒潮信徒平均只有一個異教近親,令千禧代在談論屬靈事情時比年長信徒更留意文化敏感度。巴納早前另一調查指出,六成半千禧世代信徒認為,今時今日與人分享自己的信仰較以往更容易冒犯他人。

巴納主席David Kinnaman指,調查顯示基督徒須加強對信仰中某些方面的信心,例如要確信向人傳福音是好的、福傳值得我們花時間、心力和投資進行。我們亦必須向年青一代信徒,特別是高中和大專信徒傳遞堅毅的信仰,因為信徒流失是真實的問題,對整體傳福音環境亦會造成「寒蟬效應」。不再上教會的信徒對非基督徒有何影響尚未可知,但他們帶來的「反福傳」打擊是不能輕忽的。他表示:「這個世代強調『你做你的』和『不要批評他人的人生抉擇』,也強調主情論和感覺為先,要培養深刻、穩定和堅毅的基督教信念並不容易。傳福音從來不只關乎拯救未得之民,也是要提醒我們這是重要的、聖經是可信的,以及耶穌可以改變一切。」

(來源:研究機構巴納網站,2019年2月5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賜這世代的信徒勇氣和智慧,在多變多元的世代中作祂的見證。

逾千名科學家聯署 反對達爾文進化論

每年2月12日達爾文進化論支持者都會記念達爾文誕辰,但今年一份有超過一千名科學家聯署的聲明認為進化論的宣稱應被重新審視。

美國智庫發現學會(Discovery Institute)在2001年提出了一份簡短聲明:「我們質疑達爾文的生物隨機突變和自然選擇論能解釋生物複雜性的宣稱,鼓勵各界謹慎察驗達爾文理論的證據。」對達爾文進化論抱質疑態度的權威科學家可以參與聯署。在2001年時名單有大概100位科學家簽署,直至今年這份名單已集得超過一千名科學家的簽名。

根據聲明的網站(DissentFromDarwin.org),簽署名單的人士必須「持有科學領域的博士學位」或「持有碩士學位並任職醫學教授」。現時名單當中包括演化生物學家兼作者Stanley Salthe、喬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量子化學家Henry Schaefer、俄國自然科學院胚胎學家Lev Beloussov以及美國科學促進會會員Fellow Lyle Jensen(歿)等等。支持者表示這份聲明不含任何政治動機。

這份聲明的網站上寫道:「這是科學家們對於他們在新達爾文主義的科學證據上所進行之評估,以及有必要在現代達爾文理論的證據上仔細審查的態度作出肯定的專業聲明。」

支持這份聲明的科學家表示,發表這聲明是必要的,因為一些達爾文進化論的支持者試圖壓制反對進化論的聲音。

網站上又寫道:「近年來,部分現代達爾文理論的支持者致力否認新達爾文主義的科學批評,並阻止人們公開討論對於新達爾文主義的立場。這份達爾文主義存在科學異議的聲明,是為了糾正公共記錄,表明社會上有科學家支持公開查驗與現代達爾文理論有關的證據,以及質疑新達爾文主義能否充分解釋自然世界的複雜性和多樣性。」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2019年2月12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更多基督徒科學家認識創造科學,讓世人知道造物主是獨一真神

堪薩斯先知甘保羅逝世

一代神國將領甘保羅(Paul Cain)2月12日逝世,享年89歲。根據甘保羅的事工網站資料,他在76年前開始服事,行過許多神蹟奇事和醫治。

甘保羅是1940年間的醫治復興運動中最年輕的講員。他跟同期的葛培理(Billy Graham)和奧羅爾羅伯茨(Oral Roberts)一樣,在大帳篷裡領會。他有出眾的預言恩賜,常常從群眾中召人出來,並詳細地述說他們的生命的事情,如地址、孩子的生日及同事的姓名等等。

到了1950年間,甘保羅到各國服事,他在瑞士和德國舉辦的帳篷特會吸引了多達30,000人參與,但知名度卻導致他出現不道德的生活方式。他持續同性戀和酗酒的行為一段長時間,並沒有再公開事奉。

直到1980年間,甘保羅與鮑勃•瓊斯(Bob Jones)訓練出稱為堪薩斯先知群的領袖,如約翰.保羅.傑克遜(John Paul Jackson)、吉姆.歌耳(Jim W. Goll)等等。他們影響了葡萄園教會運動,陳仲輝牧師、劉竹村牧師、郭美江牧師,甚至台北以琳書房,都出自這股水流。他又與鮑勃•瓊斯一起幫助畢邁可(Mike Bickle)建立堪薩斯市團契。

2005年,甘保羅在自己的公開道歉信中說:「我現在要承認以下事情:長久以來,我都在同性戀和酗酒中掙扎。我當時應該立刻認罪,但我卻否認真相,我為此道歉……」雷克.喬納(Rick Joyner)、畢邁可及傑克.戴雅(Jack Deere)當時曾公開指責他,並要求他參與一個恢復旅程。他們又為「看見甘保羅生命的問題的同時,仍然支持他的事工」道歉。

他的屬靈遺產之一是他對將臨復興的異象,他曾預言:「將有一種比潮汐更大的東西——一場巨大的屬靈地震來到……神將再次震動地……祂的榮耀將會被揭示。一個「沒有面孔」(Faceless)的一代……人數眾多……有報導會說整個世界都在為耶穌瘋狂……體育場館充斥著滿溢的復活和醫治的神蹟。」

甘保羅在事工網站說:「我堅信,神正在教會內和教會間做一些美妙的事情。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機會的時代,很高興聽到有如此多的教會正在成長並經歷了神聖靈的澆灌。預言服事帶來很大的鼓勵,特別是在逆境中。」他又說:「神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呼召我們,行在聖靈的大能中,以基督的義行出清潔的行為,並且教會會更加合一地執行使命。」

甘保羅又指出聖言與瑞碼(rhema)同樣重要:「我深信,神在今天和世世代代向祂的子民所說的最有力的方式,就是通過聖靈感動,無誤和不變的聖經。而當你看到今天神的教會時,很明顯預言的恩賜已在教會中得到恢復,預言是神與子民自然的溝通方式。我們要有智慧地將每一個啟示或預言與神永恆話語作對照。」

(來源:甘保羅事工網站God TVCharisma News,2019年2月12至13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讓先知恩賜在神的教會廣被恢復的同時,也提醒我們要活出聖潔生命。

國際基督徒猶太人團契 創會主席埃克斯坦逝世

國際基督徒猶太人團契(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of Christians and Jews,IFCJ)創會主席埃克斯坦(Yechiel Eckstein)2月6日突然病逝,終年67歲。

組織發布訃聞悼念埃克斯坦。訃聞說,埃克斯坦是具遠見的領袖、拉比、朋友及同工。他是基督教和猶太人群體中的偉人,時刻協助以色列和猶太人。他締結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友誼,功績永垂不朽。

埃克斯坦在1983年創立IFCJ,畢生致力幫助低收入的以色列家庭和大屠殺倖存者,建立以色列國和猶太民族。組織多年來籌得超過14億美元善款,當中主要來自美國福音派基督徒。他們協助以色列境內的新移民,提供就業指導,兒童保育解決方案以及向有需要的人的提供協助。在他離世前的四年間,他協助了來自31個國家遭受經濟困難、迫逼及恐怖生活環境的一萬七千多人移民到以色列。2003年,組織更被當地報章Ha’aretz列為國內第二大慈善機構。

以色列總統里夫林發文告表揚埃克斯坦在人道工作的貢獻,稱他為「偉人、偉大的猶太人、偉大的猶太復國主義者。」總理內塔尼亞胡讚揚他「努力為以色列人民求福祉,強化基督徒群體與以色列的關係。他是一個祝福。」

喪禮在2月7日舉行,數以千計人士及名人前來吊唁。其女兒讚揚他對家庭、國家及工作忠心奉獻。她說:「你畢生為他人謀幸福,雙手不住地作善工。你永遠受人頌揚。」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 Jerusalem Post,2019年2月7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為埃克斯坦的貢獻感恩,願更多以行動支持猶太人的基督徒興起。

香港大部分信徒沒有固定聚會 新護教學以行動彰顯神

近期有調查報告指出,香港自稱為基督徒的人口與恆常參與教會聚會的人數有很大落差,代表大部分基督徒都沒有固定參與教會聚會。柏祺城市轉化中心於126日舉行主題為「相信但不相干?」的首次轉化實踐研討會,盼望透過公佈「留堂會、離堂會」問卷調查的研究結果,本地和海外學者的主題講座,探討信徒群體如何在公共空間中表達自己和信仰。聚會在伯特利神學院舉行,超過100人與會。

「留堂會、離堂會」研究結果

根據2014年的香港基督教教會普查,參與崇拜的基督徒約佔香港人口4.6%。柏祺城市轉化中心收集由2006年至2018年出版的香港學術研究文章當中有宗教數據的47份作統合分析(meta-analysis),得出香港基督徒 (不包括天主教徒)比例約為20.4%至29.3%,顯示香港不少基督徒沒有穩定的教會生活(表一)。為了解香港基督徒的信仰狀態和經歷,柏祺去年進行了「留堂會、離堂會」研究,結果由中心總監陳敏斯博士發表。柏祺在2018年10月至12月間透過網上問卷訪問了2400多人,當中接近九成是基督徒,女性佔六成。研究報告以參與教會聚會穩定程度分為3個組別:1、恆常返教會(約78%);2、自稱沒有穩定教會聚會(不穩定,約12%);3、自稱過去六個月沒有參加教會聚會(離堂會,約8%)。研究收集三方面的資訊,包括信仰成熟度、表達信仰的方式及參加教會聚會與否的原因。

表一:香港基督徒人口及教會生活比率

組別 比例
香港基督徒 (不包括天主教徒) 20.4% – 29.3%
參與崇拜的基督徒 4.6%
沒有穩定教會生活的基督徒 15.8 – 24.7%
.陳敏斯博士 (Photo Credits: Simon Lau)

研究使用「信仰成熟量度表」,檢視三個組別與神及與人的關係。結果顯示,恆常返教會較另外兩組分數為高,而與神的關係比與人差距較大。與神關係的分數越高,越大機會穩定返教會,與人關係跟會否返教會則沒有因果關係。研究又探討各組別表達信仰的方式怎樣影響信仰成熟度(表二)。恆常組別中,頭三位最能預測與神關係的分數的方式是與非信徒談論耶穌、祈禱及默想;不穩定組別三大因素是祈禱、與非信徒談論耶穌及寫日記或屬靈筆記;離堂會的則是祈禱、讀經及花時間在大自然反思。與人關係中,三個組別中,有參與義工服事及與非信徒談論耶穌的人信仰成熟度較高。

表二:最能預測向神信仰成熟度的信仰表達的方式

恆常 不穩定 離堂會
1. 與非信徒談論耶穌 1. 祈禱 1. 祈禱
2. 祈禱 2. 與非信徒談論耶穌 2. 讀經
3. 默想 3. 寫日記或屬靈筆記 3. 花時間在大自然反思

研究又問到不穩定及離堂會組別不再參加教會聚會的原因,最主要的四項是:1、教會的做法令我失望;2、不喜歡的文化或制度;3、找不到適合的教會;4、教會與我生活脫節(表三)。而值得留意,問及離堂會者將來會否考慮重返教會聚會,43%表示會,52%表示不確定,代表很多人仍會考慮。至於參加教會聚會的原因,三個組別大部分人都表示最重要是「讓我可以更親近神」,其次是讓我在困難和憂傷中得安慰、講道對我有幫助及成為信仰群體的一分子(表四)。表達方式方面,越願意參與小組、參與聖餐及奉獻的人越大機會穩定返教會;原因方面,成為信仰群體的一分子、讓我可以更親近神及讓我的孩子可以有道德基礎是穩定返教會的主因。

表三:不穩定及離堂會者不再參加教會聚會的四大原因

不穩定 離堂會
1.      教會的做法令我失望 (43%) 1. 教會的做法令我失望 (51%)
2.      找不到適合我的教會 (38%) 2. 不喜歡教會的文化 (51%)
3.      太忙碌 (36%) 3. 不喜歡教會的制度 (45%)
4.      不喜歡教會的文化 (36%) 4. 教會與我生活脫節 (45%)

表四:所有組別參加教會聚會的四大原因

1.      讓我可以更親近神 ~85%
2.      讓我在困難和憂傷中得安慰 ~65%
3.      講道對我有幫助 ~60%
4.      成為信仰群體的一分子 ~55%

以行動實踐新護教學

.葛霖教授(Professor Elaine Graham)(Photo Credits: Simon Lau)

英國實踐神學家,切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Chester)的葛霖教授(Elaine Graham)隨後以「不需要道歉的護教學—在受宗教困擾的世界裡述說神」為題,向與會者分享信息。葛霖認為,在「後世俗」的世代,西方主流制度化的基督教正在萎縮,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口正在上升,七成16至22歲的青少年表示自己是無神論者。對宗教的懷疑和反對越來越明顯,有人更認為宗教是社會的毒藥。然而,不少信徒卻開始更多參與在教育及政治等層面,展現信仰。葛霖表示:「信仰群體有需要實踐新的護教學,向當今文化述說神。」

葛霖指出,初代的基督教護教學,扎根於「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向對宗教、哲學、政治感到好奇的一群,嘗試以他們的角度,通過對話來推廣福音。時而勢易,現今護教學著重提供資訊,為教義爭辯到底,叫人信主,並證明基督教的優越。她說:「這樣違背了本身為引起討論的原意,未能展現福音對個人的力量,一味指向教條。」她認為是時候回歸到早期護教者的精神,重視三位一體的神救贖所有受造物,不單是個人得救或教會增長。

葛霖倡議一種以信心的行動為前提的「新護教學」,基督徒可作出三重回應:第一、經過神學反思和辨識,嘗試參與神在世上的工作,「找出聖靈在做什麼,並參與其中」。第二、要作主的門徒,以實踐和行動展現神的愛。第三、要言行合一,以行動彰顯神在世界之中。這是公共神學的呈現,透過對話與行動,衍生智慧和異象。她引述David Bosch的話提醒教會:「行動但沒有話語是愚昧,說話但沒有行動是空泛。」

最後,她以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點出護教真正的問題是:「誰是我的鄰舍?」富有的年輕人關心個人的得救和永生,耶穌卻指出神重視人與自己、他人和神有良好的關係。因此,最重要的不是信仰,更不是個人得救,而是所有人都是按照神的形像被造。

 

(記者林暐皓報導)

美青少年停止參加聚會五大原因 中學信仰基礎無助停留教會

美國LifeWay Research最近公布研究結果,分析年輕人步入成年後停止返教會的原因。近七成18至22歲青少年升上大學後,至少一年沒再返教會。

研究發現,青少年的流失率隨年齡而增加。接近七成17歲的青少年恆常返教會至少一年;到達20歲時,只有三分一人每月繼續返教會至少兩次或以上。接近九成多停止返教會的青少年表示,生活狀況轉變是導致他們離開教會的主因。導致青少年離開教會的五個常見原因包括:升上大學因而停止聚會;教會會友經常論斷或表現偽善;感覺不到自己和教會會友有聯繫;在政治或社會議題上立場和教會有分歧,以及工作原因。

LifeWay Research總監Scott McConnell表示,和十年前同類調查相比,教會青少年信徒流失的比率沒有眀顯惡化。年輕人離開教會的原因大多反映了個人優次的轉移及生活習慣的改變。「即使教會通過話語和行動忠實地傳達了他們的信仰,並不代表每個參加的青少年都會接受或優先考慮這些信念。

LifeWay學生佈道總監Ben Trueblood表示,不返教會的年輕人不是由於內心苦毒、大學無神論者的影響或決定放棄信仰。七成離開教會的人表示他們的離開並不是故意的決定。他說:「那些青少年進入新的生活階段後,過去教會經歷或信仰基礎完全不能驅使他們尋求與當地教會的聯繫。他們在教堂活動的時間完全被其他事情取而代之。

Trueblood認為,教會應盡早連結學生事工,與升上大學的青少年一開始就保持聯繫。他還斷言:「在很多地方,大學是一個被遺忘、資源不足的事工領域。教會重點放在兒童、中學生身上,然後不再關心,直到他們進入年輕家庭階段。 這情況需要改變!

 

(來源:LifeWay Research,2019年1月15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教會更多與大學生及職青事工合作。

Lady Gaga譴責基督教學校 持守聖經婚姻價值為歧視

美國歌手兼演員Lady Gaga一月中在拉斯維加斯的音樂會中,和應最近主流媒體對基督教私立學校的攻擊,譴責副總統彭斯是基督教「最差勁的代表」。她又聲稱自己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但他們兩夫婦不是,因為他們支持聖經一男一女的婚姻。

Lady Gaga說:「彭斯認為他的妻子在一所禁止LGBTQ(同志文化)的學校工作是可以接受的,你錯了。你說人們不應該歧視基督教;你就是基督徒之中最差勁的代表。我是一個女基督徒,我對基督教的了解是我們不應該存任何偏見,每個人都是受到歡迎的。所以彭斯先生你應感到羞恥。」

自彭斯夫人早前宣布她將在一所支持關於聖經婚姻價值觀的私立基督教學校任教藝術後,Lady Gaga成為攻擊彭斯一家的眾多聲音之一。學校要求學生和教師宣認自己是基督徒,並且會根據基督教信仰行事,即使是在性取向方面。

有批評認為該政策是對LGBTQ社群的公開敵意,但這其實是全國許多基督教學校和學院的共同政策,要求學生過合乎聖經的生活。Lady Gaga將左翼的攻擊提升到了一個新的水平,說聖經對婚姻的看法是與「基督教」對立的。

副總統彭斯出來捍衛他的信仰和妻子:「我和我的妻子⋯⋯已經習慣了批評⋯⋯看到大型新聞機構攻擊基督教教育,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冒犯的⋯⋯美國這種對基督教教育的批評應該停止。」

葛福臨牧師亦在臉書回應評論:「作為基督徒,跟隨基督就是遵循神聖言的教導。 聖經清楚地表明,同性戀是一種罪—跟許多其他罪一樣—並且他們都有工價。 我們要靠著祂的話語來過生活。規則由祂制定,不是我們;祂定義什麼是罪,出於祂的愛和憐憫,祂為所有的罪提供了救贖,就是通過悔改和相信祂的兒子,耶穌基督。」

 

(來源:CBN,2019年1月22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基督教學校繼續為神建立一群分別為聖的下一代。

坎特伯里大主教談方言操練 籲信徒為宣教合一禱告

英國聖公會坎特伯里大主教賈斯汀‧韋爾比 (Justin Welby)表示,他會每日在自己的禱告生活和日常操練中以方言禱告。他又尋求別人向自己發出知識的言語和預言,從而得到鼓勵。

大主教接受基督教電台Premier的訪問,對於自己經常進行這些被部分人視為「靈恩」的屬靈操練,他認為將「靈恩」歸類為教會內的一個族群是危險的,因為所有基督徒都要被聖靈充滿,從這個角度看,每個基督徒都是靈恩的,而禱告、抹油和按手醫治都是教會傳統 。他又打趣道,無須以唱歌跳舞來宣揚以方言禱告一事,而且由於他大清早就禱告,即使用方言禱告也通常不會有什麼狂熱的舉止,還作勢打了個哈欠 。

至於知識的言語和預言,大主教表示,每天收到許多來函,聲稱有來自神的訊息。有些訊息他不大肯定是否來自神,但有時他會感受到當中有來自聖靈的啟示。

大主教在半小時左右的訪問中又談及英國脫歐、性小眾議題、教會人數等熱門議題,並宣傳全球宣教祈禱運動「願祢的國降臨」(Thy Kingdom Come)。該運動已是第四年舉辦,在每年升天日至聖靈降臨日期間,全球百多個國家超過65個宗派的逾百萬信徒一同為宣教禱告。大主教指,參與這個運動的人數之多令他驚訝,循理宗、天主教、東正教和五旬宗的信徒都參與,這不再是英格蘭聖公會的事,而是基督身體的事。這場運動得以招聚全球教會參與,並非偶然,而是合乎聖經的,門徒當年在耶穌升天後至五旬節期間聚集禱告,聖靈就降臨了,因此這項運動最根本的理念就是遵行耶穌的誡命,回到城裡,禱告等候神的靈。他又邀請信徒每天為五人禱告,見證神藉聖靈和耶穌基督的恩典所作的事 。

 

(來源:Premier網站,2019年1月18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藉祂的靈教導我們禱告,願聖靈興起教會,在世界各地作奇妙新事。

2019《全球守望名單》公佈 每9名基督徒就有1名受逼迫

各地基督徒受逼迫的情況日益嚴峻,趨勢響起警號。由敞開的門(Open Doors)整理出的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已經發佈,在調查的150個國家之中,有73個國家的逼迫程度分別是「高度」、「甚高」和「極度」逼迫,代表全球每9名基督徒便有1名受到「高度」程度的逼迫。名單列出了全球50個對基督徒最危險的國家——在當地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是一個關乎生死的決定。

名單榜首依舊是自2002年起連續18年排名第一的北韓。雖然北韓於2018年在外交方面有突破性進展,意味對基督徒的鎮壓有可能減輕,但實際上有報告說當地基督徒被搜查和鎮壓的情況反而有所加劇,他們甚或連帶家人一同被抓捕到勞改營,甚至當場被殺害。敞開的門估算現時北韓大約有30萬基督徒,有5萬至7萬名基督徒被關在勞改營之中。

以伊斯蘭教為主要宗教的國家位列名單的高位,第2至第9的國家依序為阿富汗、索馬里、利比亞、巴基斯坦、蘇丹、厄立特里亞、也門和伊朗。當中的穆斯林視信奉伊斯蘭教以外信仰的人士為叛國。據估計,99%的索馬里人是穆斯林,基督教在當地作為小數宗教,不斷受到嚴重的迫害和威脅。在這些國家,絕大部分被發現或被捕的基督徒的下場都是被殺害,在巴基斯坦甚至有法例可以把基督徒以褻瀆罪判處死刑。

伊斯蘭極端組織對基督徒的威脅十分值得關注。在印尼社會,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氛圍愈來愈盛;在泗水,曾經在一天之內有三間教堂受到自殺式炸彈襲擊;在穆斯林為主的地區,在名單的報告期內最少有5名基督徒在教堂襲擊中被殺。尼日利亞在去年有3,731名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殺,逼迫主要來自穆斯林佔多數的「富拉尼牧民」,以及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根據報告,2019年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殺的有4,136人,單是尼日利亞就佔了大約90%,共3,731人。

印度首次被列入名單頭10名。自從現任執政黨於2014年上任,印度極端主義分子一直對基督教家庭教會進行鎮壓,否認為數不少的基督徒的宗教自由。印度一個激進的印度教團體的領袖甚至揚言,要在2021年年底之前,將基督教趕出印度,在印度29個邦之中,已經有8個邦施行「反改信別教」的法律。

此外,2019年名單顯示,男性所受的逼迫比較「聚焦、嚴重和可見」,而女性所受的逼迫則較為「複雜、暴力和隱蔽」。女性基督徒面對的逼迫,通常是性暴力和逼婚;而男性則很多時都會被當局或極端主義者拘禁而不審訊,甚至殺死。

敞開的門(澳洲)行政總裁戈爾說:「《全球守望名單》顯明了,福音在哪裡被傳開,哪裡就有逼迫。這50個國家榜上有名,是因為這些地方的基督徒,選擇持守他們在耶穌裡的信仰。」

 

(來源:敞開的門,2019年1月16及22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為全球因信耶穌而受逼迫的2.45億基督徒以及教會禱告。

IHOPKC最後一屆Onething特會 重回愛神愛人核心

國際禱告殿(IHOPKC)宣佈, 2018年末的第19屆Onething特會將會是最後一屆。

去年年底,IHOPKC總監畢邁可(Mike Bickle)在網誌以英文撰文,並翻譯成中文及韓文,宣佈決定及原因。「正值我們第20週年晝夜不停的禱告,我們的高層領袖團隊一致同意在接下來的這幾年當中,暫停我們的年度特會、其他的項目和活動。」他又說,「在可預見的將來,這將是我們最後一次的Onething特會。」關於暫停的原因,畢邁可指:「我們需要花時間來打造與神更深刻的連結,在強健樸實的家人環境當中,重燃對耶穌和對彼此的渴慕和熱愛。我們盼望建立更深刻、活潑的靈命,領受並分享耶穌榮美的深刻啟示,並且帶著復甦的愛來唱新歌。」他們認為有必要將注意力轉到關係上,強調對神垂直向上的愛與彼此深切相愛的需求必須對等。現在是一個必須「重新開始」的時刻。

自9月IHOPKC及回家團隊歷史性的「匯集」(CONVERGENCE)後,IHOPKC被華人家人之間深厚的關係和愛所激動,自覺IHOP的家人關係需要進深。畢戴安師母(Diane Bickle)表示:「神使用華人喚醒了我們。他們受逼迫、被家人拒絕、被監禁、在折磨和激烈的苦難中建立了堅實的兄弟姐妹關係,仍然互相遮蓋。」她認為,IHOPKC是時候更深地發展家人關係,慶賀神在大家身上的作為。

早前IHOPKC已宣佈,今年的特會將不會列出講員名單,讓參加者的目光轉向耶穌。本次特會中,丁恩‧布里格斯(Dean Briggs),陳恩藩牧師(Francis Chan),戴冕恩(David Demian)及其他講員到來輪流分享及禱告,與IHOPKC團隊一同站立,迎接改變時刻。畢邁可說:「我們必須用家庭的模式來思考,而不只是一群宣教基地裡的代禱者,或是特會事工的人員。」

IHOPKC團隊曾在2008及2009年到訪香港,舉辦「Onething活出專一特會」,呼召一代青少年全心愛耶穌,進入分別為聖的生活方式,甚至成為利未人事奉神,並為亞洲的敬拜禱告運動建立了根基。

(來源:IHOPKC網誌Charisma News,2018年11月及2019年1月12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教會都要更重視愛神愛人,多於事工。

阿爾及利亞男帶穆斯林妻子信主 反遭對方提告

北非阿爾及利亞一名男子帶其穆斯林妻子到基督徒朋友家中聚餐,被妻子以煽動穆斯林改變信仰罪告上法庭。

事發於北部卡比利亞地區,基督徒被告Rachid Ouali去年6月偕妻子到朋友Ali Laarchi夫婦家中作客聚餐, Ouali的妻子不滿席上談及耶穌,憤而離席返回娘家並將情況告知家人,其中兩名任職警察的兄弟要求她將丈夫、該對夫婦和女兒一家三口及另一名基督徒告上法庭,指他們未經許可以家庭為崇拜場所和強迫Ouali的妻子放棄伊斯蘭教改信基督教。不過,由於控方不提證據起訴,法院以無證據定罪為由,於聖誕日判該5人無罪。Ouali對勝訴表示很高興和感恩,並指其妻較早時向他表示,是受到穆斯林親屬的壓力才向他們提告。

Ouali的情況似乎並非單一事件。報道宗教迫害消息的Morning Star News另一篇報道指,一名化名Ahmed Beghal的男子六年前改信基督教,妻子其後亦跟隨,兩人並於2015年受洗,但此後女方的家人強佔他們的生意,到處中傷Beghal,Beghal更數次因收到死亡恐嚇而報警求助,被迫舉家遠逃。兩年前,二人受洗的消息傳到岳丈家中,Beghal的妻子在父母面前慌忙否認信主,其後她本人更兩次將丈夫告上法庭,先是指其攻擊伊斯蘭教和損壞一個刻有可蘭經經文的盒子,近日又指他損害伊斯蘭教。雖然Beghal最終均未遭起訴,但他的妻子已申請離婚,且不讓他探望兩名年幼的女兒。Beghal表示:「我與家人分開,妻離子散,失業又無家可歸,這就是今時今日一名阿爾及利亞穆斯林成為基督徒後得到的所有。」

阿爾及利亞4千多萬人口中99%信奉國教伊斯蘭教,但自千禧年以來有數以千計穆民回轉歸回基督。阿國憲法保障信仰自由,但當地信徒所受到的騷擾自去年起大幅增加。當地一條於2006年訂立的宗教法例訂明,任何誘使穆斯林改變信仰或以媒體令一名穆斯林信仰受影響的人,可被判處監禁2至5年或罰款4千多至8千多美元。該例亦要求非伊斯蘭教崇拜場所須向政府登記,但當局審批有關申請的速度異常緩慢,壓力團體Middle East Concern表示,當地基督教聯會轄下45個堂會,未有按該宗教法獲發任何牌照,一些堂會已遭當局勒令停止活動,甚至關閉。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18年12月26日2019年1月2日及9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堅固阿國信徒的信心,在家人面前和社會中勇敢作見證,傳講福音。

美國公眾對聖誕宗教意識日益減弱 相信聖經對耶穌降生記載的比例下降

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項新調查發現,對比以往,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社會現時已不再強調聖誕節在宗教層面上的意義,很多人對這個趨勢都不太在乎。調查還顯示,不只在公共社會,美國人在個人生活與信仰方面,對聖誕節宗教意識也在減弱。該調查於2017年11月29日至12月4日通過電話進行,採集了美國1,503名成年人的意見樣本。

在這次調查當中,55%的美國成年人表示他們把聖誕節視為一個宗教節日,同樣數據相對於2013年的59%呈下降趨勢。

相信耶穌真的如聖經所述般降生的美國人的比例亦下降。調查顯示,66%的人表示他們相信耶穌由童女所生,比2014年的73%有所下降;68%的美國成年人表示他們相信博士是由明星引領朝見耶穌,並為祂帶來禮物,比2014年的75%為低;相信耶穌的出生是由天使所預示,以及相信耶穌降生於馬槽裡的美國人的比例也有所下降。總體而言,57%美國人相信耶穌降生的記載中這四項元素都真實發生過,低於2014年的65%。在這個主題中,基督徒所佔比例有輕微下降,但值得關注,雖然大多數基督徒仍然相信聖經的關鍵記載,但整體來說,相信這四項元素都真實發生過的基督徒比例已從2014年的81%下降到現在的76%。

千禧世代(Millennial)對比30歲以上人士對聖誕的看法亦有差異。千禧世代較少把聖誕節視為一個宗教節日,較多視之為一個文化節日。只有42%的千禧世代表示他們會在聖誕節上教會,比老一輩的56%為少。另外,千禧世代相信聖經耶穌降生的記載的程度,由2014年的59%降至44%,比30歲以上人士普遍高於60%形成差異,顯示年輕一代對聖經存疑。

(來源: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12月12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為普世的年輕一代禱告,讓他們認識聖誕的真義。

全球首家基督教航空成立 盼望協助宣教工作

美國德州的航空宣教機構「猶大一號」(Judah 1)將成為全球首家基督教私人飛機公司,聯邦航空管理局(FAA)近日已接受其申請,預計他們將在2019年夏季投入服務,主要目標是協助宣教團隊更簡便地前往宣教工場。

猶大一號主要服務對象是教會和宣教機構,運送他們到國內及國際的宣教目的地。宣教團隊不用付行李運送費,團員的行李、物資和醫療物品等也可隨身,避免遺失。

猶大一號的創辦人和行政總裁艾弗雷特.艾倫(Everett Aaron)分享他的異象:「猶大一號是主在1994年給我的異象。我看到很多宣教士和宣教物資已經預備好,神呼召我去預備飛機讓他們可以出發。神讓我看見航空宣教的必要性,我深信猶大一號有助福音的傳播,還能見證聖靈在行動中的大能。」

根據猶大一號的網站,他們的飛機已經接載了數百名宣教士並運送了數千磅的貨物,協助了許多團隊。艾倫表示:「乘坐猶大一號可免行李運送費和減少行李與物資遺失的風險。不少宣教士乘坐一般航空公司到宣教場地的旅途中,經常遇到行李和宣教物品遺失的問題,猶大一號希望提供解決辦法。另外,乘坐猶大一號毋須通過一般機場的安全檢查,宣教團隊可以在同一架飛機上,團員和一切行李與物資都可沿路隨身,讓整個宣教旅程更加順暢。」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8年12月19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興起更多航空業的資源推動普世宣教工作。

西班牙將開設中心 幫助涉及性奴販賣的受害兒童

位於西班牙北部桑坦德的基督教福音組織開設中心,救助曾經遭受人口販賣及性虐待的年幼受害者,此項先導項目獲得當地政府支持,中心預計將於2019年1月開放。

「新生活」(Nueva Vida)基督教中心由桑坦德的同名的福音組織運營。組織主席Julio García說:「除了計劃負責人之外,中心將僱用7名全職員工,只會同時幫助8名人士。我們有絕對合資格的房子和員工,維持一年365天、每天24小時的服務。」她又說:「三年前,政府告訴我們這個社會需求,於是我們教會的專家和計劃負責人便開始籌劃,現在這個項目已被納入國家稅收所支持的社會項目的預算當中。」除了公帑外,此項目亦由西班牙一家主要銀行以及來自加拿大的捐助者提供資金,項目的啟動預算為40萬歐元。

中心將會成為西班牙第三個專門為這種不幸遭遇的未成年人士開設的地方,也是唯一一個在半島北部地區運作的援助中心。目前,當地有關部門已經將一名被販賣的外國未成年少女轉介到該中心。

新生活組織已有23年相關經驗,他們主要透過桑坦德地區的另一個中心幫助遭受性販賣的女性,該中心目前有8名婦女和2名未成年人居住。

組織主席García說:「我們的角色是要回應社會上這個巨大的需求,我們現在只窺見冰山一角。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18年12月28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祝福中心順利運作,讓更多受害者得拯救。

伊拉克列聖誕為法定假期 伊朗聖誕抓捕基督徒

聖誕節期間,伊朗的基督徒面對特別嚴重的迫害,截至12月20日,已有超過150名信徒遭伊朗當局拘禁。

伊朗基督教傳媒Mohabat報道,當局於11月30日在德黑蘭省和附近地區合共拘捕最少100名信徒。另外,伊朗東北部馬什哈德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婦,上月初在他們7歲的女兒面前遭情報部門人員擄走,當局此後一直禁止他們與家人或律師接觸。西南部阿瓦士一對年青姊妹與另外兩名信徒亦於上月初遭便衣革命衛隊成員擄走,家中書本、電話和電腦被充公。該對姊妹更在盤問過程中被毆打,她們的家人多次提出按法官要求以巨額保釋二人,均被阻撓。外界估計當局遲遲不肯釋放二人,是要讓她們先從毒打造成的瘀傷中復原。

關注中東情況的團體Middle East Concern表示,伊朗的抓捕情況前所未見,似乎有人定意有組織地消滅基督徒社群及威嚇信徒。該組織指,基督教在伊朗是合法宗教,但當局嚴禁非穆斯林遊說穆斯林改變信仰,由伊斯蘭教改信基督的信徒和其他基督徒經常受政府迫害。分析員估計伊朗的保安部門因為擔心削減撥款,於是通過拘捕大量基督徒來證明辦事效率,藉此合理化政府撥款。組職的倡議及發展經理Miles Windsor指,許多人正為當地的基督徒群體能夠站立得穩禱告,願主安慰被扣留的人,醫治遭伊朗當局傷害身心的人,使壓迫得以紓緩,信徒可以再次自由敬拜神。

在另一個中東國家伊拉克,內閣通過修例,將聖誕節定為全國假期。政府通過Twitter帳戶祝願所有基督徒國民、所有伊拉克人以至全球慶祝聖誕的人聖誕快樂。伊拉克於2003年遭美國入侵時約有140萬名基督徒,但該國此後遭逢多番巨變,加上受伊斯蘭國蹂躪,如今全國只剩約30萬信徒。

在北部基督教城鎮Bartella,300多名逃離伊斯蘭國迫害的居民乘坐旅遊巴重返該鎮,在美伊兩國聯軍的保護下到天主教堂出席聖誕彌撒。他們的教堂在五年前遭伊斯蘭國燒毀,整個城鎮亦被佔領,直至三年前才得到解放。

北伊拉克基督教救助組織的執行總監Emanuel Youkhana神父表示,當地對基督徒的迫害早於伊斯蘭國入侵前已經存在,要重建當地的信徒社群,並非單單將伊斯蘭國趕走就可以,而是要重建和加強信徒的信心,給他們生活的保障。他希望教會不會成為博物館,而是一個為信徒和社會人士帶來活著盼望的群體。

(來源:Morning Star NewsCNN, 2018年12月20日及25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保守伊朗和伊拉克的信徒,在患難中仍有指望,並止住那惡者在中東地區的計謀。

埃及信徒廣受迫害 受襲擊性侵綁架求助無門

埃及東北部塞馬盧特一所新近落成的科普特教會在12月初遭當局指其未獲發牌,將其強行關閉,並截斷水電供應。二千五百名信徒在教會外的街道上高呼反對,並禱告聚集。

該教堂較早前遭伊斯蘭狂熱分子襲擊。當局兩年前通過修改發牌程序,訂明如果教會要獲得當局認可,必須不構成安全隱患。國際基督徒關注組織(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 ICC)相信,伊斯蘭狂熱分子利用在教堂生事這種技倆,令本應早已獲當局承認的教堂遭無限期關閉。

一名當地人表示:「實在很難過,不知道該怎麼辦。政府為什麼容許我們建教堂,卻又把它強行關閉?我們已經幾乎不開新教堂。警察也不會保護我們。」一名牧者則慨嘆這並非極端分子首次來犯,他相信是政府針對基督徒,但亦表示:「我們沒什麼可以做,只能禱告。神是美好的。」

ICC中東地區經理Claire Evans表示,查封教堂在埃及非常常見,雖然當局精簡教會獲承認的程序,但部分條例含糊不清,令教會繼續遭關閉,政府亦藉此討好強硬的宗教極端分子。她也呼籲不斷為埃及的弟兄姊妹禱告:「尤其聖誕臨近,他們在這個時候往往會公開宣認信仰,使他們面對更大的威脅。」

研究全球宗教迫害情況的美國作家吉爾伯特(Lela Gilbert)表示,埃及基督徒社群不單在聚會時面對困難,在生活各方面均面對危險,包括聚會時遭暴力威脅,載滿基督徒的巴士遇襲。由信徒經營的生意遭攻擊,向穆斯林收款時遭人賴帳、拘禁,甚至誣告下監。

吉爾伯特在專欄撰文指出,西方媒體鮮有報道埃及基督徒的困境,但其實大量基督徒婦女多年均面對被綁架、強暴、毆打和虐待,受害者和家屬通常保持緘默,當局亦對狀況充耳不聞。

她說,部分綁架婦女事件是在街上隨機發生,部分則由伊斯蘭教團體策劃,目的是要壯大伊斯蘭教同時使基督教衰落。綁匪可獲多達三千美金報酬。歹徒會禁錮性侵這些婦女,並迫她們改信伊斯蘭教。成功逃脫的受侵犯婦女通常只能待在家中,成為家族中不能說的醜聞。

國際人道組織Shai Fund的創辦人Charmaine Hedding表示,除了以金錢援助這些受虐婦女外,亦須讓社會知道她們的慘況,為她們帶來更多援助和關注。

(來源:英國每日快報耶路撒冷郵報,2018年12月13日及14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垂顧在埃及地的信徒,保守他們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