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的福音」已被替代?

從2014年提出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以違法達義,去爭取落實真普選,真民主,這是一場美夢,可或只是一個美麗的謊言?而推動佔中的三子中,有二子是愛主的基督徒,這究竟是神意、民意、可或是人意? 

主耶穌復活後用四十天之久向門徒顯現,單單傳講神國的事,可見福音最重中之重的內涵正是神的國 (1:3。耶穌還囑咐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然後末期才來到,但門徒心中最終極的關懷是: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麼?(1:6)門徒與主完全對不上「咀型」,以為彌賽亞的來到,乃為要推翻羅馬政權,為以色列復國,可見這屬地的政治觀念,仍根植在門徒的心中,奮鋭黨的西門,正是勇武抗爭的代表。可悲的是二千年後的今天,教會仍與初代門徒一樣,誤解了「天國的福音」! 

延續三個月的反修例風波,不單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香港這顆「東方之珠」身上,但可悲的是,這顆熣燦的「珍珠」卻被無情地踐踏在地上,光茫盡失,叫世人無不痛心婉惜!這讓我想起啟示錄中大巴比倫城的悲劇:哀哉,哀哉這大城阿,一時之間就成了荒場,光華不再了!(18:19 

教會全都睡了,且睡得得很香?無論你同意與否,這是主親口的預言,必然是不爭的事實,因經上記著説,十個童女預表末世等候主再來的教會,但無論是聰明或愚拙的,有預備、無預備的,竟全都打盹,睡著了?25:5 

單有禱告還不成,還要有靈的「儆醒」,沉睡的人縱然禱告了,卻仍是體貼肉體的意思而非體貼神的意思,以致入了仇敵的迷惑卻不自知。(26:40-41)「迷惑」之所以極其危險,乃因被迷的人自己一無所知,尤有甚者,還以爲自己是眾人皆醉我獨醒,彼得及掃羅 (保羅就是最佳例子,二者都以為自己最愛神、認識神、且最熱心服待神,豈不知自己反是出賣主、逼迫主,與神為敵的人。若不是主的寛宏大量,一早已被神撃殺了!總要謹慎,不要違背天上來的警誡。神正在震動天地,一切人手所建的系統即將全然崩潰,唯有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我求問天父,藉此一役,袮想向袮的眾教會,袮的家,以及袮的兒女說什麼?袮要我們學會什麼功課?我清清楚楚地聽見神向我說「謙卑」及「回轉」這詞尸。何解呢?我求問天父,祂說:香港太驕傲了!」猶如烏西雅王得了神非常的幫助,甚是強盛,就心高氣傲,行事邪僻,干犯神 (代下26:15-16)。唯有教會首先悔改、自卑、禱告、尋求神的面,轉離現在的惡行,香港才能有望能從「蒙羞之城」恢復至「蒙福之城」。 

 

 

擁抱天國的震撼 回轉歸向天父的心

91屆港九培靈研經會於81-10日舉辦,本屆聚會以「我靈甦醒,迎主再來」為主題,在早堂的研經會中,來自加拿大維真神學院的莊達睿牧師(Rev. Darrell Johnson)帶領會眾解讀路加福音中耶穌講述的比喻,揭示天國福音的奧秘,以及天父對世人匪夷所思的愛。

耶穌帶來震撼
福音書的4位作者總共記錄了耶穌的47個比喻。為什麼耶穌要用比喻說話呢?莊達睿提出有三個詞能幫助我們理解:世俗(secular)、驚奇(surprise)和震撼(scandal)。 耶穌的每一個比喻,差不多都是從世俗的觀點出發,去講神國的事情和觀點。耶穌每一個比喻都讓我們驚奇,故事竟然有這樣的轉折,然後我們會感受到震撼,這是刻意的。

而關鍵是,我們怎樣處理這個震撼?其實耶穌本身的存在就是讓人震撼的,令人質疑自己對世界的一切理解,包括作為一個人、行公義、愛、即將來臨的神國,以及神是一位怎樣的神。我們要麼擁抱耶穌和得到醫治,要麼就跌倒和繼續破碎。只有我們迎接和擁抱震撼,我們才能真正看到,真正聽到,回轉和得到醫治,這些是要透過擁抱耶穌才能達到的。放下我們的觀點,接受耶穌的觀點,讓祂帶我們進入驚奇、誇張揮霍的新世界裡。看見,聽見,回轉,得醫治。

屬靈的水腫
在7日早上的研經會中,莊達睿帶領會眾查考路加福音14章,關於耶穌在安息日醫治水臌病人。水腫(dropsy,edema),是指身體有不正常的液體積聚,導致某些部位浮腫,但奇怪的是,這個狀況會帶來極度的口渴。水腫的人在當時是不潔淨的,他竟然在安息日出現在法利賽人的首領家裡,這很有問題。法利賽人把那個水腫的人帶到屋子裡,等於問耶穌:「在安息日,一個潔淨的法利賽人的家裡,耶穌會怎樣對待這個不潔淨的人?」

這是一個陷阱。在安息日,有個不潔淨的人站在耶穌面前,他們用款待客人的文化來掩飾設立的陷阱,看看他會否失足。耶穌醫治了這個水腫的人,然後講了一個關於款待客人的比喻。這兩個答案是並行的:耶穌醫治的行動和耶穌教導的比喻錯綜相關。

耶穌看出屬靈上的水腫在威脅著法利賽人的健康。在第1世紀,水腫是一種修辭說法,形容愛錢、貪心、渴望認可和地位,而這些都是法利賽人的動力。在晚宴裡,這個法利賽人的水腫扭曲了原本的款待客人的文化,因為他需要保護和增加自己的地位,所以只邀請那些能給回報的人來晚宴。在耶穌的晚宴裡,沒有所謂的上等座位,全都是最好的,耶穌如果邀請你吃飯,他會坐在每張桌子上。耶穌來到晚宴裡,從各樣的水腫中釋放我們。

在晚宴,耶穌醫治了一個有病患的人,同時也向那些屬靈病患的人伸手,願意醫治他們。祂拆毀了變質的款客之道,從而帶入神國的款客之道,新的社會結構。在這裡我們被接納,因為祂邀請我們,這是我們唯一需要的。與耶穌一起,邀請被世界排斥和忽略的人進入筵席,就有福了;邀請那些沒有能力回饋你的人,就有福了。我們就從水腫中得到釋放和自由。

匪夷所思的愛
在9日的研經會中,莊達睿帶領會眾進入被喻為史上最偉大的故事——路加福音15章中浪子的比喻。故事中叛逆的小兒子悔改,決定回家後,父親對小兒子所做的每一項舉動,在當時文化來說都是非常驚奇的。透過這些行動,父親親自承擔兒子的羞辱。在比喻的上半部分,耶穌讓文士和法利賽人明白,那位熱誠保護的神,是擁抱回轉的罪人,並且舉辦盛宴的神。祂放下自己的聖名來歡迎我們迷失的兒女回家。

比喻的下半部分就進入父親和長子的互動。大兒子代表我們大部分的基督徒,我們沒有遠走高飛和生活放蕩,我們嘗試忠心和順服,努力實踐職責。雖然大兒子沒有遠走高飛,但他同樣讓父親心碎。耶穌指出了兩種罪人:破壞律法的和遵守律法的,兩種都需要恩典。

大兒子回家聽見發生的事,就生氣了並且拒絕進去。在村莊所有人面前,大兒子公開地羞辱自己的父親,他可能比小兒子更傷透了父親的心。父親怎樣回應呢?就如同他怎樣對待小兒子,是出乎意料之外地,匪夷所思地:「父親出來勸他」(28節)。一天內爸爸兩次出去公開地羞辱自己,來承擔大兒子的羞辱。在比喻的上半部分,神承擔犯律法罪人的羞辱;在比喻的下半部分,神承擔遵守律法罪人的羞辱。

大兒子怎樣回應父親匪夷所思的愛呢?他進一步羞辱自己的父親:「你看,」(沒有尊稱),「這麼多年來,我服侍你,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令,你卻從來沒有給過我一隻山羊羔,好讓我和朋友一同慶祝。」我的朋友?那麼家裡這些人是誰?整個村莊的人都在這裡!大兒子無意中顯露出,他不屬於這個家庭和這個圈子,認為他和爸爸的關係建立在遵守規矩之上,這是主僕的關係。大兒子留在家,但從來不明白父親的心。

大兒子所做的一切都在傷害父親。父親再次匪夷所思地回應這進深一步的攻擊,在眾人面前羞辱自己:「孩子,」(充滿愛的稱呼),「你時常和我在一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爸爸再次確認他的身份和權力,因為父神充滿恩典,祂不會從我們身上抽取恩典然後將恩典給別人。接著父親敞開他的心:「但你這個弟弟卻是死而復生,失而復得的,所以我們應該歡樂慶祝。」天父請求他的兒女進入祂自己的恩典的喜樂當中。莊達睿指出,如果父親對小兒子的信息是「回家吧」,那麼對大兒子的信息是「進來吧」,進入父親的心。

文士和法利賽人認為,他們跟神的關係是建立在他們的表現和品格,所以對罪人和稅吏做出同樣的要求。如果我們覺得我們能進入神的國,是因為我們努力賺取的,我們也會期待其他人努力賺取。今日教會裡充滿了大兒子的病態:很多自稱基督徒的,認為確據是來自他們的忠誠、過去回轉信主的經歷、宗教上的參與、和很少出現的不順服。莊達睿最後強調:「我們能成為神家庭的一份子只因為天父來到我們這裡,透過祂唯一的兒子,承擔我們全部的羞恥,在這匪夷所思的愛裡接受我們,沒有其他原因。」

(記者莫嵐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