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中國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回家的旅程」是從「家」裡走出去的。在發源地加拿大溫哥華,神先建立成錫安教會這個家,然後在建立加拿大的家的過程中,他們順服聖靈的帶領去了台灣、香港,最終進入了中國。這個旅程進入中國的方式,實在讓人跌破眼鏡。神揀選了一位當年信主才3年,名不見經傳的路得姊妹。

2006年,路得被聖靈帶領參加了加拿大艾德蒙頓聚集。 她被神的榮耀強烈吸引,對主說:「主啊,中國也要有這樣神榮耀同在的聚會!」這個夢想開始在她心中醞釀,直至後來她被聖靈催逼,邀請戴冕恩去中國。戴冕恩面對她的邀請有些為難,畢竟當時她不是名人,也不是按立的牧師,有的只是一顆單純的心。但戴冕恩沒有憑頭腦的判斷,還是定意尋求主的心意。他感覺這不是能輕易放過的小事,就打電話給在台灣和香港的幾位領袖,大家異口同聲地認為不能去,只有少數人,包括香港國度事奉中心總幹事何寶生認為是時候了。戴冕恩和伊梅爾牧師一起禱告,他是被大家認可有先知職分的父老,主就把他放在回家旅程中,好像肢體中的眼睛,幫助這個旅程更清晰地聆聽神的心意。伊梅爾牧師從主領受,進中國的時候到了!戴冕恩當機立斷,馬上請寶生召集第一次小聚。

戴冕恩有一次聊起中國旅程就曾說,這個旅程是從一位他信任的華人朋友開始的:

寶生是明白我心的人。早在台灣的旅程中,他不斷問我:「你為什麼這麼做?你怎麼做到這一點?」那時,我一有心去中國,回家旅程帶中國,但我從未計劃過,只想知道神會怎麼做,直到寶生在香港舉辦一個聚會,我是其中一位講員。我在聚會中遇到中國的路得姊妹,後來她邀請我去中國。當時我正和香港及台灣同行,我就自然地想使中港台成為同步的三重奏。但是台灣和香港都沒人有感動和我同去。我從未去過中國,所以我想就算了吧。但神沒有放過這事,說:「你為什麼要把中港台拉在一起呢?我要你去的是中國。」於是我聯繫寶生,放棄原來的三合一計劃,只去中國。後來馬健明牧師,黃瑞君牧師和寶生決定陪我一起去,因為我一個人去太危險了。這就是開始。

「第一次聚集,你想做什麼?要召集什麼樣的人呢?」寶生問戴冕恩。「我此行不講道也不教導,只要見人。請你找十位你可以信任的人。沒有遇見我們信任的人,我們的旅程怎麼開始呢?」戴冕恩回答。「那什麼樣的人是可以信任的呢?」寶生追問。「找到關鍵的少數。就是那些清心的人,可以為神的國度放下一切的人。這就是第一次聚集要做的事。」戴冕恩這樣回答他。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肢體一同受苦,也必一同得勝 -【國度角度】專欄

2003年沙士襲港一役,香港因世衛宣告成為疫埠,由東方之珠一朝變成被世界離棄的死城。香港教會卻經歷前所未有的合一,破天荒在維園為主建立起52天「屬靈禱告城牆」,為香港求福,將危機化作了轉機,打了一場美好的勝仗。教會得到社會的表揚,主的名也得著稱讚,而聳立在維園對面的「耶穌是主」的明亮招牌,一直至今仍每晚照耀著這城市。

一仗攻城,雖然得勝,但也付上了沉重的代價,當時合一僕人團隊的合一始於危機,也終於危機。當危機過後,大家又忙於自己的異象及事工之時,仇敵也在此刻暗中進行了瘋狂的反撲。我們走在最前線的三位同工,陳慕妍博士,李健華牧師和我都先後患上癌症,他倆在數年間先後離我而去。而我在李健華牧師臨終時,含淚向他承諾,我們未完的任務,我必會堅持到底。

主大恩憐憫,讓我存活至今,但因癌入侵,也前後經歷了五次手術。在現今第五次手術中,父神清楚指示,祂要為我「剷除病灶,連根拔起」。我順服而行,憑信心接受了切除整個膀胱及周邊淋巴的大手術,並求父神復還給我一個健壯的身體,可以陪伴下一代一同成長。這次手術是我所經歷最深刻的一次屬靈爭戰。手術後我留院整整21天,且有8天是在 ICU加護病房,原因是我僅餘的腎在手術後睡著了,失去了排尿及排毒的功能,以致我要洗腎及洗血,將身上的毒素排清。仇敵藉癌魔己奪走我的左腎及膀胱,現今連僅餘的一個腎也想奪走,下一步,恐怕是要拿走我的命了。

有一天的凌晨4時,天父把我喚醒,起來爭戰禱告。我舉手向天父及撒但作了一個明確的宣告:我縱使失去身上所有的器官,但撒但卻永遠不能得著我的心,因我心已屬我天上的父,我是你的人,只聽命於你。我的父神一定會救我脫離撒旦的手,即或不然,我也不會向撒旦叩頭,我是永生神的兒子,我單要事奉你!當我如此宣告,我靈裡聽見一句話:「撒但你輸了!」

這次畢生難忘的生死交戰,讓我深深體會到人不會永遠的強,有一個肢體受苦,全體支援的「家」是何等的重要!我靈有一個非常深切的體會,首先是我的身體得醫治,康復後還得配合神對香港教會的命定與計劃,與聖靈同工,復還父神一個多代同心同行,可安息的「家」。

03年沙士一役,香港教會經歴了空前的合一,但二十年後,香港教會卻因政治運動,加上新冠疫情,慘遭仇敵無情肢解,群羊無家可歸,到處流浪。作為牧者,我們實在有愧於主。人需要家的保護,肢體需要身體的維護,身體需要基督作遮蓋,基督需要天父作遮蓋,層層順服對齊,彼此合一配搭,才能得著恩膏與權柄,以制服仇敵的黑暗權勢,對仇敵還以最凌厲致命的反撃!

文@何寶生

 

 

家的使命(下)-【羊回家】專欄

現今的香港父母從孩子年幼的時候,就開始為他們物色學校,報讀各種興趣班,悉心栽培。孩子在學業上表現優秀是好事,但唯多少父母會為他們得著永恆生命作預備呢?是否為孩子建立愛主愛人的心和好品格呢?今天看到很多孩子從小已經有情緒、甚至精神問題不能上學,家庭需要負上什麼責任呢?很多父母活在恐懼中,孩子一出生已經要趕緊報名校、搶學位,就是害怕失去和落後。

其實培養孩子的過程中,我們會發現每個孩子有不同的性格,有時甚至在他們身上尋回自己在成長中失落了的部份,得著醫治,活出更自由的生命。神也有祂的「時間」,是最好的時間,只要我們願意配合祂作工,便能輕易得著。我們不再需要世上的小學、其他世上的原則來教我們如何做事。聖經就是我們的生活說明書,神會教導我們如何培育孩子,管理家庭,以下是我總結的幾點關於教養孩童的原則。

屬靈遮蓋

父親為家庭提供遮蓋和保護。認識神的話語,親近等候神,培養屬靈洞察力,便能帶領全家走在蒙福的道路上。如果沒有這種分辨能力,不懂教導孩子,孩子會被其他人「教導」,走在世界的道路上,而非天國的道路。

提供指引(教導)

我們需要教導孩子屬靈原則,不向世界妥協,不被同化,使他們栽種在生命樹的溪水旁(詩1:1-3),在靈裡成長。否則,他們會跟隨世界的方式去行。現今的一個普遍現象是,當孩子哭鬧,家長習慣用手機去「平息問題」,卻沒有去了解他們的實質需要,或是去處理不恰當行為。其實我們可以花點心思時間跟孩子聊聊天、下下棋,他們情感上的需要便會被滿足,這也是成長需要的一部份。為什麼現在的孩子大都比較難安靜下來呢?其中一個原因是孩子們不斷玩手機,大腦不斷地被動地去應付高速、且大量的資訊,以致大腦沒辦法停下來,很難去專注做一些更大、更重要的事情。

訂立界線

今天很多人崇尚自由,但自由的背後也包含責任。做事若沒有界線就會變得亂七八糟。孩子未有自制能力就任由他們玩手機,就可能一天到晚玩不停。時間長了,會漸漸失控,甚至演變到成癮行為。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們沒有從小教導他們過有節制、規律的生活,以致玩手機成為了他們的習慣,這種放縱漸漸成為常態。

給予溫暖

很多孩子為什麼對家沒有興趣?是因為家中缺乏溫暖。今天很多家長只是不斷去要求孩子做這做那,給孩子很多物質上的需要,但從來不會給予孩子個人的優質時間。對不起,你搞錯了,投資錯誤!在家庭中,爸爸能給予孩子安全感,是孩子心目中的英雄、學習的對象,也是家中的保護者;媽媽則給予情感的依附,孩子在外面遇到有什麼傷心的事情,可以回來找媽媽傾訴。一個家如果沒有足夠的溫暖給孩子,他們的成長將會有很多缺欠,其恩賜的發揮亦會遇到很多困難。


 馮小滿,註冊職業治療師,本專欄圍繞家庭的不同層面,以及如何有效地管理家庭為主題,目的是讓人學習在家庭生活中應用神的話,真正享受神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