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1分鐘(118)聖靈運動的三個階段

+按圖放大

 

1860年後

 

源於聖潔運動,靈恩運動持續發展,特別在衛理公會漸次形成風氣。19世紀末,英國長期舉行追求靈命進深的凱西大會(Keswick Convention)。
1887 宣道會創立人宣信博士提出「四重福音」,開始有人追求醫治恩賜,使身體和靈魂都得到醫治。
1901 美國德薩斯州的伯特利聖經學院(College of Bethel),其創始人查理·巴罕(C.F. Parham)為一名女學生按手禱告後說方言。巴罕於1901年起教導靈浸和方言,並帶領有五旬宗信仰特色的「使徒信心運動」。 第一階段
1906 黑人牧師威廉•西摩(W.J. Scymour)在洛杉磯的亞蘇撒街(Azusa Street)租屋牧會,聖靈強而有力地澆灌聚會信徒,連續3年半每日12小時不間斷地聚會,多人悔改得救,領受方言,經歷神蹟醫治及海外宣教的異象。
1914 美國神召會於阿肯色州溫泉鎮正式成立。
1939 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首屆歐洲靈恩派教會會議。
1947 第1屆世界五旬宗會議在瑞士蘇黎世舉行。深具影響力的雜誌《五旬節》出版,由英國及愛爾蘭神召會的計東納牧師主編。
1948 加拿大興起「春雨運動」(Latter Rain Movement),在一次聚會中,多人領受醫治恩赐,一位有口吃毛病的人突然流利說出預言;美國出現醫治運動,例如羅拔士(Oral Roberts),舉辦了許多大型醫治聚會。
1952 撒加林(Demos Shakarian)創立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透過地方分會活動和機構刊物,分享和宣傳靈浸的經歷,事工至今已發展至140個國家和地區。
1953 羅拔士(Oral Roberts)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開創電視福音事工,為電視佈道事工的先河。
1960 加州聖公會聖馬可堂牧師班納德(Dennis Bennett)經歷靈浸後,在講壇上公開宣講自己的經歷,他的教會共有70多位會友得到靈浸經歷,他的經歷被喻為靈恩運動的起點。

 

第二階段
1967 天主教靈恩運動掀開序幕,一群大學生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舉行退修會,經歷說方言等靈恩經歷後,將靈恩運動帶到天主教內。
1980年代初 溫約翰(John Wimber)在加州安那翰(Anaheim)帶領「基督徒葡萄園運動」,開始神蹟醫治和權能佈道,基督徒葡萄園團契人數很快增至5000千人,並在美加等地建立超過300間葡萄園教會。 第三階段
1988 魏格納(Peter Wagner),葡萄園運動推動者之一,其著作《聖靈第三波》,將近代靈恩運動劃分為三波。
1993 加拿大多倫多機場葡萄園教會將「多倫多祝福」帶到英國後,迅速在世界各地展開。
1995 從90年代中開始,人數以千計的「超級大教會」(mega-church)湧現。

第一階段——五旬節運動(Pentecostal Movement1901-1910

誕生於美國德薩斯州的伯特利聖經學院,以亞蘇撒街復興(Azusa  Street)為運動拓展的標誌,吸引全球傳媒關注,無數人從世界各地湧來,並把「五旬節運動」的信息帶到全世界,最後建立了五旬節聖潔會及神召會。
香港

1910-1920年期間,受美國五旬節運動影響,一批西教士來港建立教會,包括神召會及五旬節聖潔會等。香港因其身分和地理位置,成為五旬節運動傳入華南地區的重要口岸。

第二階段聖靈運動 1950-60年代

這次運動不再限於主流教會以外發生,而是在主要宗派內出現,並且在天主教中顯出強勁的影響力。當時,靈恩運動慢慢變成教會的合一運動,藉著靈恩的經歷使不同宗派的人連結起來。
香港

1966年起,英國女宣教士潘靈卓(Jackie Pullinger)以九龍城寨為根據地,向低下層傳福音和實行祈禱治病,後發展為聖士提反會(St. Stephen Society),又稱為幸福營。

 

包德寧(Dennis Balcombe)牧師於1969年蒙召,從美國遠赴香港建立香港基督教復興教會,服事華人,他後來建立「復興華人國際事工」致力服事中國教會。

第三階段——葡萄園運動 Vineyard Movement1980年代

主要由溫約翰(John Wimber)在加州安那翰(Anaheim)帶領的「基督徒葡萄園團契」發展起來,主要推動者為美國福樂神學院的魏格納(Peter Wagner),以及加拿大的精神科醫生韋約翰(John White),強調靈恩傳統,重視祈禱醫治、神蹟奇事,影響遍及全球。
香港

1990年3月在紅磡體育館舉行的「香港權能•更新•佈道大會」,邀請了溫約翰和韋約翰作聚會講員。

1991年8月,香港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在香港會議中心舉行了為期3天的「只要信•不要怕」權能佈道大會。

90年代有不少教會和機構在廟街一帶積極活動,舉辦神蹟醫治與宣講並行的權能佈道。

資料來源:《快速解讀  近代靈恩運動》,黃彼得,中信出版;《近代靈恩運動》,張慕皚,建道神學院出版;靈恩運動,維基百科網站

 

 

全民皆兵的時代 興起新形態傳福音運動

過去一年,雖然疫情使教會聚會停止,不少佈道隊卻在城中各處,以不同方式,積極進行佈道工作,並且碩果累累。本報採訪了永恆音樂事工(Eternity Music Ministry,簡稱EMM的劉港源弟兄,以及推動天天傳福音運動的柳鎮平牧師,分享他們領受傳福音的異象與策略,激勵香港信徒積極投入傳福音運動。

全民皆兵的佈道

劉港源弟兄一直熱心傳福音,渴望看見靈魂得救。在多年的服事中,劉與他的機構曾在本地學校和海外教會舉辦多場大型音樂佈道會,然而他卻感覺工作的果效不大,教會的增長十分緩慢。例如EMM曾前往一間海外教會佈道,有1500人參與聚會,卻只有30位新朋友。他指出,巡迴音樂佈道隊的服事果效只是過眼雲煙,若教會的弟兄姊妹沒有起來在當地委身傳福音,基本上福音遍傳的可能性很低。

 劉在空閒時間中,亦會親身參與不同佈道團體的活動,學習新的佈道方式。有一次,他跟其他教會出隊佈道,一日之內便有過百人信主,有時比起舉辦一場佈道會的果效更大。劉分享:「我重拾40多年前那一顆單純外出佈道的心。」

劉港源弟兄參與街頭佈道

因著近年於佈道會信主人數不斷下降,EMM的佈道策略也有所改變。以往他們只有佈道聚會,現在在佈道會之前會加插培靈會,去預備弟兄姊妹的心,動員他們帶新朋友來參與佈道會,信主的人數也有所增加。他曾到訪美國波特蘭一間教會的佈道會,會友約100人,帶了21個新朋友參與聚會,其中有20人信主了。

文化及訓練重點

劉又分享,若果我們想福音遍傳,我們需要文化更新,讓傳福音成為主流文化和生活的一部份。例如現在大家都喜愛聽韓文歌,不聽韓文歌的人都是很怪很脫節的,於是人人便一窩蜂去聽韓文歌。他說,教會過去做了許多宗教活動,卻沒有讓人看見生命的活潑。傳福音是與神關係的流露,不是宗教活動,是值得並需要我們去傳承的。

劉一直期望能建立有屬神的健康形象、愛神愛人、服務社群的年輕人音樂佈道隊,進入樂壇,成為年青人的榜樣去效法跟隨。如同1995年成立的第一支音樂佈道隊Infinity,再到2007年的Eternity Girls憑著《回家》一曲登上TVB勁歌挑戰站,成為史上第一首於TVB電視平台播放的福音歌曲。現在他打算建立一支10-20歲的年青音樂佈道隊,為新世代樹立榜樣。

因此,劉希望推出「音樂全備工作坊」課程,培訓音樂人材,完成宣教大使命。他指出,「全備」是一種與神緊密同行的心態。他引用十二使徒的處境,他們在耶穌升天之後,沒有任何的神學訓練,各人只能倚靠聖靈。福音遍傳不只需要各樣的知識和技巧,還需要神所賜的屬靈智慧及聖靈充滿,去追求與神同行。

天天傳揚神救恩

柳鎮平牧師84歲高齡仍天天參與佈道

現年84歲的柳鎮平牧師,現在仍會與佈道隊出去進行街頭佈道。他笑稱自己為「老青年」,不認老,仍然願意盡力傳福音。2010年,當他讀到詩篇96篇 2節:「天天傳揚衪的救恩」,領受了天天傳福音的異象。很多人覺得佈道有困難,但他愈做愈健康和精神,他笑指,既然人需要天天食飯,所以日日傳福音也是可行的。2017年,他又領受要用音響進行街頭佈道,之後傳福音的習慣便一直維持至今,沒有停止。2020年,他更出隊達350次,以行動見證天天傳福音是靠著耶穌的大能。

 

 

柳鎮平牧師及其佈道隊 1

柳不但個人外出佈道,還發動教會投入傳福音運動,直到今天,他在全港興起了40多隊佈道隊,每天在不同地點進行街頭佈道。他指出,教會需要多多鼓勵信徒出去傳福音,不然便容易喪志。他曾見證一位姊妹信主超過37年,不懂傳福音,但去年參與街頭佈隊中,便帶領起過1千人信耶穌。因著香港人生活節奏繁忙,街頭佈道講求效率和把握機會,柳及其隊團會使用1分鐘佈道方法,在一分鐘內講解福音然後邀請人決志,去收割那些神已經預備好的莊稼。有些隊員甚至在過馬路的短短路程中,就已經能帶領人歸主。

疫情期間,有不少信徒提議是否要暫停傳福音,但柳卻認為,即使只可以兩個人出去,仍然要繼續佈道活動。他指出,最近兩年佈道隊出去傳福音的果效比以往都要好,因此他呼籲香港教會,不要懼怕疫情,這是神給予我們的機會。他也鼓勵未試過街頭佈道的信徒,耶穌回來的日子近了,要想盡辦法傳福音。如果全港教會,每間教會有10隊佈道隊,1個月內福音便傳遍香港,而且我們還可以讓好消息傳開,推動全球華人的傳福音及宣教運動,幫助福音在列國中擴展。

(記者鍾浩然報導)

 

 

【國度觀點】 人人投入 全民參與

今年兒童節,筆者機構的兒童團隊創作了兩首新歌,其中包含了電子音樂和說唱(rap)等元素,由年青人與孩子共同演唱,以歌曲向社會和世界傳達心聲。筆者有幸參與創作,由最初的理念到最後作品的完成,不禁發出慨嘆,世界已經進入了「全民參與」的時代。網絡文化的高度滲透,令每個人都能向世界分享自己的影片、音樂、故事和藝術作品,只要有創意和才華,總有發揮的空間和機會;Youtuber,網紅的盛行,打破過去成為藝人的固有之路;年青人想創業,建立自己的品牌,也可以透過社交媒體銷售產品;即使是傳統媒體,也會透過網友的投稿和分享,掌握社會突發事件的第一手資訊。人人皆歌手,人人皆老闆,人人皆記者的時代全面來臨。

其實「全民參與」的理念,對基督徒來說不應該是陌生的。500多年前,馬丁路德發起了宗教改革,已經提出教會要恢復「信徒皆祭司」的教導,然而直到今天,「信徒皆祭司」景象仍然未在普世教會中發生。信徒依賴牧者的餵養,有些信徒從未與人分享過福音,甚至也不懂如何禱告。「信徒皆祭司」乃是神透過新約賦予祂子民的權柄和身分。「唯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當這個世界已經進入「全民參與」的時代,作為信徒更應活出神子民身分與文化。每一個進入救恩之門的信徒,都是異象的領受者,都與神的計劃有份,神國裡並沒有旁觀者。

正如今天大型佈道會已不太湊效,反觀一位姊妹在一年內就帶領超過1千人信主(詳見今期頭版)。由佈道家和名講員主導的時代已經過去,今天是全民皆兵的時代,只要我們願意,聖靈的能力就能膏抹我們,成就不可能的事。同時,全民皆兵也意味著,每個人都能領受屬天的策略去傳講福音,彰顯神的榮耀,如1分鐘佈道法,屬神的音樂,先知性藝術,醫治禱告等等,相信未來將會有更多創意的傳福音方式湧現。「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誡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1:28)當我們不斷呼求復興要臨到香港之時,只要我們願意將此呼求化作行動,復興不就在你我中間彰顯了嗎?

 

 

第八屆基督生活文化節 為社區帶來屬神文化

乘著春日晚風,在熱情的吆喝以及悠揚綿延的動聽樂聲中,由沙鹿聖教會和港區歸主聖教會聯合主辦的第八屆「基督生活文化節」於4月3日晚在沙鹿巨業車站前廣場盛大舉行,活動吸引數百位在地鄉親前來參加,聆聽演奏的同時,也讓生命與福音相遇。

回應4月2日臺鐵408次太魯閣號出軌事故,詩班透過詩歌《願》來為這塊土地,以及在事件中受波及的每一位乘客及其家庭獻上祝福。同時,大會也分發點著的小蠟燭給每位參與者,藉著片刻的安靜沉思,願神的手親自帶領所有人一同走過這次意外帶來的衝擊。

沙鹿聖教會主任牧師陳季讓於佈道短講中提到,面對措手不及的意外,人們心中通常都會產生許多疑問,卻也找不到確切的答案。不過,神給人最奇妙的應許,就是即便人生中曾有不幸發生,因著神的計劃和帶領,每個人依舊能走過傷痛,再次擁有美好的人生。如同以賽亞書43章19節記載:「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麼?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

陳以自己的服事經歷補充說明,他曾前往新疆30多次,若要在新疆各地穿梭,必定要經過廣袤的塔克拉瑪干沙漠,那是一片需要開車16小時才能走完的漫天黃沙之地。但是即便在這種人們無法想像的乾旱無水之地,神還是在其中造了一條塔里木河,河水沁涼,為荒地帶來生機。陳勉勵眾人,面對苦難,也許當下找不到最想知道的「為什麼」,但因著神為人受死,並且死後復活,「盼望」因此就永遠存在。

本次文化節也邀請了Jazz Messenger樂團及福音歌手史茵茵一同演出,活動在為有需要的鄉親朋友代禱中畫下圓滿句點。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林稚雯報導)

 

 

「挪亞的日子」特會 新婦妝飾整齊 迎接君王再來

香港孵化箱事工於3月31日至4月3日線上舉行「挪亞的日子」特會,邀請了美國國際禱告殿(IHOP KC)執行長林但以理牧師(Daniel Lim)分享信息,鼓勵香港的弟兄姊妹昂首挺胸並剛強壯膽,如新娘一樣妝飾整齊,準備基督的再來。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太24:37) 林明白香港人,特別是基督徒現今的艱難,勸勉與會者不要只著眼於環境,如不公義的事件、教會光景和疫情等等,因為「挪亞的日子」一方面標記著不同苦難的強度及屬靈爭戰的迫切性,但另一方面神釋放恩典的量度都會增加,包括神救贖計劃的藍圖和教會的信心。因此,我們的眼光要從地上,轉到迎接新郎再來的日子(啟22:17),如臨產婦人迎接新生兒一樣。與此同時,教會不論處於得恩惠時,受限制時,還是遭受敵對時,都要堅守禱告和尋求突破,以免落入不冷不熱的安逸或沮喪中。

林引述羅馬書8章,指出末後日子的四個嘆息:得著兒子身分、受造之物切望神完全的榮耀、身體得贖及聖靈的歎息,為要迎接新郎的來臨。信徒必須更多認識耶穌基督的啟示,以及耶穌的3個身分——熱情守約的新郎、公義審判官和再來的君王,以免落入巴比倫的迷惑中,被虛假的平安和被建基於錯誤價值觀的昌盛所蒙騙,否則巴比倫的權勢會在教會及世界中蔓延。

林又認為,「挪亞的日子」,信徒會面對三個層面的危機,包括了個人、教會及世界,當中個人內在危機是最關鍵的預備。信徒會面對恐懼(Fear),冒犯(Offense),情慾(Lust)和蒙騙(Deception)4個挑戰。林特別提到,要珍惜每次被冒犯的機會學習,在失去面子,被拒絕和出賣的時候,靠著聖靈得勝。因為我們面對目前的苦難,是與基督一同受苦,相比將來的榮耀顯得微小,克服眼前的苦難,才能進入十字架的榮耀。靠著寬恕得著靈裡的自由,才不會受制於他人或外在環境,掌握屬天的思維,透過多方禱告和神的律法,心思意念得以更新,方能為自己,為教會以至世界守望禱告。

林激勵與會者在「挪亞的日子」中,要守望教會和接受神的管教,透過以弗所書6章10-18節,他鼓勵信徒為7個方向守望,包括自己、家庭及鄰舍、地上君王及在上位者、教會、前線宣教士及耶路撒冷。他又特別提到教會要明白神救贖計劃與以色列得救息息相關,要切切為耶路撒冷求平安,帶來以色列和外邦人的合一。

馬健明牧師在最後一場特會中分享信息「信仰的危機」,他引用邱吉爾格言,呼籲與會者「不要讓一個好好的危機淪為浪費」,應向使徒學習。馬認為,過去香港人所謂的正常季節已經過去,一去不返,從回歸以來,香港人對身分的認同依然模糊。正值逾越節,信徒要如以色列人一樣,走出埃及,離開為奴之地,尋回自己的身分,否則會失去神所預備的產業和命定。

另外,面對教會遭受逼迫,馬引述「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他指出,教會不是要與政府對抗,如有任何勢力要教會降低神的標準,無論是極權政府或民主政府,都會選擇順從神的真理。在末後的日子,教會要領受屬天的能力和權柄,與黑暗權勢爭戰。教會亦不應如使徒在耶穌升天後,站著望天,而是積極盼望聖靈降臨,準備進入復興,迎接末後大收割。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趙錦漢報導)

 

 

愛在四月天花蓮 為太魯閣號出軌死傷者禱告

「我們心是沉痛的,但我們不能消沉下去!」4月3日晚,由藝起發光協會,花蓮聯禱會及花蓮縣政府合辦的「愛在四月天,2021愛你而已」演唱會,在花蓮小巨蛋體育館舉辦,現場座無虛席,約有千人在線上同步觀看。蔡志堅牧師(花蓮聯禱會主席)和眾教會的牧師上台為台鐵408車次的事故默哀,為罹難者靜默追思。

林維道牧師(花蓮港長老教會)禱告:「我們的心沉重和哀傷,求主在受傷的人當中賜下醫治,在受難的家屬當中賜下安慰與扶持,讓救難人員面對死傷的創傷衝擊,心靈有平安,願祢的愛、憐憫和平安賜給這土地。」蔡俊杰牧師(花蓮靈糧堂)為縣府團隊禱告,求主加添智慧和應變力,面對錯綜複雜的事物篤定處理,出入都有主的平安。

綜藝天王吳宗憲上台獻唱《浪子回頭》。吳分享,他成為基督徒已10年,自己是從最深的低谷爬出來。他認為只要還在努力中的事,都不算是失敗,神是垂聽禱告的神,一路走來,經歷信實的神幫助他成長。牧師告訴他要不住地禱告,現在的他忍不住就禱告,每一天醒來都有主的同在。當一個人認識神,就有機會浪子回頭。當你被改變,就可以改變別人。

花蓮縣縣長徐榛蔚上台說:「只要充滿愛,無論是哪一個年代,都可以牽手在一起。」她哽咽提到昨天事故,鼓勵大家珍惜當下,珍愛每一個人,也要為罹難者和受難家屬禱告,讓憂傷可以減緩。「台灣有愛,因為有大家。」她最後感謝教會和救助協會在受難現場的協助。

最後,所有藝人合唱《因祂活著》,宋逸民牧師(藝起發光協會理事長)提到,生活當中,恐懼害怕不請自來,很多時候我們無法用自己的方法來解決眼前的問題,但來到這位愛你的天父面前,愛裡沒有懼怕,神會改變這一切,會幫助我們的。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張雅茜報導)

 

 

以色列中心地位(二) 以色列跟神有緊密關係 -【選民系列】專欄

當神向摩西顯現時,祂說:「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6,15;4:5)祂顯明自己為以色列祖先或族長的神,告訴以色列人,他們的神同樣是他們父輩的神。德懷特·普賴爾(Dwight A Pryor)指出:「祂(神)有一個名字,有一個身分,在揀選上有主權、自由和恩典。祂選擇將自己與一個特定的家庭聯繫在一起,並通過這個家庭成為地上所有人的祝福。」當神與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連結在一起,以自己來認同以色列,就說明了一種緊密關係:神必須支持以色列。替代神學和成全神學不明白這一點,就聲稱以色列不再是神的選民。神視以色列為至寶,以至於祂說:「……摸你們的就是摸他眼中的瞳人。」(亞2:8)

神視以色列人為「我的百姓」(出3:7, 10)。祂向他們宣告:「我要以你們為我的百姓,我也要作你們的神。你們要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是救你們脫離埃及人之重擔的。」(出6:7)以色列百姓是神的子民,使徒保羅稱其為「神的以色列民」。(加6:16)塔夫亞·扎列茨基(Tuvya Zaretsky)堅持認為「神的以色列民」是以色列的餘民,或所謂猶太基督徒。

由於神是以色列的神,而以色列是神的以色列民,因此他們之間建立了深厚的緊密關係。以色列是神的喜樂,是祂所喜悅的,又是祂的冕旒。(賽62:3)猶太人「像冠冕上的寶石」。(亞9:16)

神說以色列是「我的百姓」時,祂也以父子關係作比喻。祂宣稱:「我是以色列的父,以法蓮是我的長子。」(耶31:9)以法蓮是以色列的同義詞。在出埃及記中,神告訴摩西:「你要對法老說: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是我的兒子,我的長子。』」(出4:22)神說:「以色列年幼的時候,我愛他,就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何11:1)另一個比喻是婚姻關係,神對以色列說:「因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賽54:5)「耶和華說:背道的兒女啊,回來吧!因為我作你們的丈夫。」(耶3:14)神哀嘆:「我雖作他們的丈夫,他們卻背了我的約。」(耶31:32)神宣告:「我必聘你永遠歸我為妻,以仁義、公平、慈愛、憐憫聘你歸我;也以誠實聘你歸我,你就必認識我耶和華。」(何2:19-20)

基督徒藉著耶穌基督加入了以色列的大家庭。基督徒信奉的神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祂是以色列的神,以色列是祂的長子,也是祂的妻子。與以色列結連就是承認神與以色列之間的緊密關係。由於有這種關係,教會必須支持以色列,也要愛猶太人。


黃濠光牧師博士,現任神召會友愛堂堂主任,曾任國度復興報及國度雜誌總編輯。畢業於美國福樂神學院及新國際大學。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學修課,熟悉以色列近代史。

 

 

埃及王子在溫哥華曠野 – 【回家的旅程】專欄

戴冕恩牧師(David Demian),萬國守望者負責人,回家聚集團隊領袖之一。移居加拿大數十年的他,其實當初從來未想過離開埃及,只因順服神的呼召,他踏上祝福列國的回家旅程。

戴冕恩過去在埃及是一位成功的醫生。他火熱愛主,也熱愛他的國家,但神要他放下醫職全時間服事主。這對他的父母也是極大的挑戰,但他們最終決定支持戴冕恩這個不合理的決定。沒想到神再一次大手筆地改變他的人生計劃,出乎意料地把他和家人從埃及連根拔起,移植到加拿大溫哥華。

當時戴冕恩的太太路得師母要生產了,她是加拿大人,又是醫生,對加拿大的醫療系統比較熟悉,想去加拿大生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戴牧師同意了。1988年,他們的大兒子丹尼爾(Daniel)在加拿大出生。幾個月後,按照原定計劃,他終於可以回到朝思暮想的家鄉。

戴冕恩正興奮地清空冰箱裡最後的食物,預備隔天就回埃及,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他的妹妹依曼(Eman)登門拜訪,告訴哥哥她看到的一個異象。她不知道,這個異象改變了他一生的方向:她看到耶穌背對著一扇緊閉的門,門上寫著「埃及」,他的手指向另一扇大大敞開的門,門上寫著「加拿大」!

這也太戲劇化了吧!他心裡十分掙扎,但他早就與神立約,凡事尋求神,哪怕是最不合理的事。他坐在剛剛打包好的行李上,求問主的心意。不料,主真的讓他留下!他就這樣被神關鎖在加拿大,一直等候主釋放他回埃及。沒想到,這一留就是三十多年。如同當年摩西在曠野一樣,神使他經歷了從未有過的謙卑和破碎。

有一次在加油站加油時,路人隨口問他:「你是做什麼的?」這無意間戳到了他的痛點,他一時語塞,「是啊,我到底來加拿大做什麼?」這位在埃及有很多跟隨者,鼎鼎有名,又大有影響力的屬靈領袖,卻來到一個無人賞識的地方,終日無所事事,對他真是極大的降卑。後來他太太開始行醫,可是他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位置,直到他遇到生命中的父親貝博志(Bob Birch)牧師。

《神國歷奇》一書中曾記載他的分享:「這次的遷移是始料未及的,我在埃及已建立了一個相當成功的事工,專注於我早已認定的呼召,就是向我的同胞——阿拉伯人傳福音。突然間,我被帶到這個北方的國家,這裡的文化如當地天氣一樣冰冷,我感到困惑,孤單和難過。那時候,唯一的安慰來自貝牧師,神使我與他連結。當時貝牧師是八十歲的『禱告使徒』,備受世界各地領袖的愛戴。在我們相遇不久後,他邀請我和他到其他地方服事,我答應了,為他提行李,與他結伴踏上許多的事奉旅程。」

貝牧師在靈裡認出他,帶他在加拿大各地行走。那時貝牧師是眾人仰慕的屬靈領袖,經常接受邀請。戴冕恩在別人眼中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拎包小子。貝牧師是一位真父親,不是要「使用」戴冕恩,而是要「興起」他!有一次,貝牧師在台上分享信息,講到一半,聽到主的聲音:「我對你講的不感興趣。」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停下來,誠誠實實地告訴大家,他剛剛聽到主對他說的話。他就走下講台,讓戴冕恩上去講!又有一次,貝牧師上台說:「我來之前,我和聖靈知道今天要分享什麼,但現在,只有聖靈知道了!」他就下去,隨後請戴冕恩上去分享!

戴冕恩過去與屬靈領袖同工的經歷,不免感覺「被利用」,而這位父親卻真心提拔他,扶持他,給他的心帶來很大的衝擊和醫治。有一次有人對他說:「貝牧師,這個年輕人要搶走你的講台了!」他平靜地回答這人:「如果我的一生只是為了興起一位像戴冕恩這樣的年輕人,我願意如此成就神的呼召。」戴冕恩每次講到貝牧師這番話,眼睛就紅了。

 

 

肢體一同受苦,也必一同得勝 -【國度角度】專欄

2003年沙士襲港一役,香港因世衛宣告成為疫埠,由東方之珠一朝變成被世界離棄的死城。香港教會卻經歷前所未有的合一,破天荒在維園為主建立起52天「屬靈禱告城牆」,為香港求福,將危機化作了轉機,打了一場美好的勝仗。教會得到社會的表揚,主的名也得著稱讚,而聳立在維園對面的「耶穌是主」的明亮招牌,一直至今仍每晚照耀著這城市。

一仗攻城,雖然得勝,但也付上了沉重的代價,當時合一僕人團隊的合一始於危機,也終於危機。當危機過後,大家又忙於自己的異象及事工之時,仇敵也在此刻暗中進行了瘋狂的反撲。我們走在最前線的三位同工,陳慕妍博士,李健華牧師和我都先後患上癌症,他倆在數年間先後離我而去。而我在李健華牧師臨終時,含淚向他承諾,我們未完的任務,我必會堅持到底。

主大恩憐憫,讓我存活至今,但因癌入侵,也前後經歷了五次手術。在現今第五次手術中,父神清楚指示,祂要為我「剷除病灶,連根拔起」。我順服而行,憑信心接受了切除整個膀胱及周邊淋巴的大手術,並求父神復還給我一個健壯的身體,可以陪伴下一代一同成長。這次手術是我所經歷最深刻的一次屬靈爭戰。手術後我留院整整21天,且有8天是在 ICU加護病房,原因是我僅餘的腎在手術後睡著了,失去了排尿及排毒的功能,以致我要洗腎及洗血,將身上的毒素排清。仇敵藉癌魔己奪走我的左腎及膀胱,現今連僅餘的一個腎也想奪走,下一步,恐怕是要拿走我的命了。

有一天的凌晨4時,天父把我喚醒,起來爭戰禱告。我舉手向天父及撒但作了一個明確的宣告:我縱使失去身上所有的器官,但撒但卻永遠不能得著我的心,因我心已屬我天上的父,我是你的人,只聽命於你。我的父神一定會救我脫離撒旦的手,即或不然,我也不會向撒旦叩頭,我是永生神的兒子,我單要事奉你!當我如此宣告,我靈裡聽見一句話:「撒但你輸了!」

這次畢生難忘的生死交戰,讓我深深體會到人不會永遠的強,有一個肢體受苦,全體支援的「家」是何等的重要!我靈有一個非常深切的體會,首先是我的身體得醫治,康復後還得配合神對香港教會的命定與計劃,與聖靈同工,復還父神一個多代同心同行,可安息的「家」。

03年沙士一役,香港教會經歴了空前的合一,但二十年後,香港教會卻因政治運動,加上新冠疫情,慘遭仇敵無情肢解,群羊無家可歸,到處流浪。作為牧者,我們實在有愧於主。人需要家的保護,肢體需要身體的維護,身體需要基督作遮蓋,基督需要天父作遮蓋,層層順服對齊,彼此合一配搭,才能得著恩膏與權柄,以制服仇敵的黑暗權勢,對仇敵還以最凌厲致命的反撃!

文@何寶生

 

 

沙漠中的串流江河 中東推自選門訓節目

基督教衛星廣播網絡SAT-7於2月在中東首推基督教「隨選節目」服務。成長於戰亂時代的執行長Rita El-Mounayer表示:「過往在戰亂期間,觀看電視是我們唯一的慰藉,也是社區的共同活動。」

作為媒體先驅,1996年SAT-7於亞拉伯地區引入基督教衛星頻道,以土耳其語及波斯語廣播;2007年推出兒童專屬頻道;2017年為敍利亞難民製作教育電視;現在更推出應用程式,人民可透過手機觀看直播節目以及部份昔日製作。El-Mounayer表示:「現今亞拉伯青年喜歡獨處,我們必須尋求接觸他們的途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報告指出,中東地區的一半人口為24歲以下,而據調查顯示,接近七成的青少年主要以智能裝置觀看串流平台節目。

媒體巨擘Showtime、Netflix、Amazon、蘋果和Starz陸續進軍中東巿場,串流媒體用戶由2014年的一成人口增長至2019年的三成,預期到2025年將超越有線電視用戶人數。SAT-7的觀看人數亦錄得16%增長。

早於疫情前,敍利亞、伊朗、也門等地爆發武裝衝突,超過1500萬孩童無法上學。去年貝魯特大爆炸亦炸毀了120所學校,導致5.5萬名學童失學。SAT-7兒童頻道觀看人數增加了七成,數字近億,其教育電視觀看人的增長。此外, Heart4Iran則錄得決志人數增長逾10倍,在抗疫隔離的首4個月,透過網絡決志人數達1.2萬人。

SAT-7節目總監George Makeen表示:「19世紀宣教士以建立學校和醫院為首要工作,現在科技、社交媒體和衛星電視的力量遠遠超越界限,能接觸無數孩童。」歷史系教授暨作家Febe Armanios說:「從手寫信、傳呼機,到手機訊息,隨選節目將拉近與觀眾的距離。」

新世代用家,尤其具穆斯林背景的人民,特別關注私隱和網絡安全。SAT-7資訊及廣播總監Antoine Karam指出:「很多限制區域的VPN科技已趨成熟,為了進一步保護用家,我們減低索取個人資料。用家毋須註冊便可觀看節目內容,若要使用整個平台的服務則只需提供名字、電郵及年齡組別,而系統亦已內置SSL認證技術。

El-Mounayer 說:「SAT-7不會採用商業模式來釣觀眾胃口,製作除具高清質素外,更重要是具教育意義,重點是提供門訓和建立教會。中東最嚴重問題不在於戰爭或貧窮,而是無望。節目由中東基督徒親自製作,為要給人民帶來盼望的信息。」

禱告:求主興起各種媒體,傳播救恩的好信息,神的名在中東被高舉。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21年3月18日,Asher Chiu編譯報導。)

 

 

美墨邊境移民兒童逾萬 加州政府求助寄養家庭

美國移民局官員正忙於處理美墨邊境1.8萬名無人陪伴的移民兒童問題,加州政府部門日前發訊詢問寄養父母可收留多少個移民孩童,並給予高於26 名的上限。

據《每日郵報》報導,加州社會福利服務部(CDSS)轄下的社區護理授權部門(CCLD)向寄養家庭發出緊急訊息,詢問家庭可以提供多少個額外床位,選擇分別為 0 個、1 至 10 個、11 至 25 個、 26 個或以上。加州社會服務部公共事務及外展計劃副主任斯Scott Murray指,「無人陪伴的兒童越過邊境後,其照料責任屬於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或美國國土安全部(DHS)。CDSS的職責是確保收留兒童的家庭和設施符合加州的健康和安全標準,為了加快確定哪些認可的家庭願意提供幫助,我們向寄養家庭發出訊息。」

收到CDSS 訊息的寄養家長Travis和Sharla Kall是一個主要打擊人口販運的志願組織負責人。他們指出,寄養父母一次最多可以照顧 6 個孩子,CDSS的要求並不適當。而且洛杉磯本來就有 3 萬多名兒童等待被安排入住寄養家庭,在我們自身難以應付之下,還要寄養家庭照顧另外一個國家的兒童,這對雙方都沒有好處。我們希望兒童能得到照顧,但這些孩子是被意圖取利的人送到邊境的,我們認為這是人口販運。

自總統拜登1月20日就職以來,湧到美墨邊境的移民大幅上升。共和黨指責拜登放寬政策,造成人道危機。一些民主黨黨員擔心收容所的設施條件以及兒童被長時間扣留。拜登上任後承諾採取更人道的方式處理從南部邊境湧入的非法移民,其中一項措施是不再遣返沒有成人陪同的兒童,由邊境政府部門接收,再交予他們身在美國的父母或寄養家庭。共和黨參議員Lindsey Graham指人口販賣者正濫用此政策,因拜登政府修改了法例,不驅逐與6歲或以下兒童一起的成年非法移民。

國會議員Veronica Escobar早前與眾議院兩黨代表前往邊境視查收容所環境。她在推特發文表示:「雖然設施環境已明顯改善,但正如拜登政府所承認的,情況仍然令人無法接受,且令人傷心。任何兒童都不應該進到拘留所,我們有義務確保他們能與家人團聚。」

幾位共和黨參議員和眾議員正發起立法,將「反覆送兒童到邊境」列為刑事罪行,意指「非親屬或非監護人把同一名兒童反覆送到美國邊境以取得入境權。」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估算,販運婦女、兒童和家庭的犯罪組織於2月的每天收入高達 1400萬美元,總計約 4 億美元。

禱告:求主粉碎作惡的黑暗勢力,賜政府智慧處理問題,保護兒童免受傷害。

(來源:FaithwireCBN News,2021年3月26和30日,Sharon Chow和Amy Fong綜合編譯報導。)

 

 

瑪拿西之子印度慶祝逾越節 期盼回歸應許之地

居於印度東北部曼尼普爾邦(Manipur)的「瑪拿西之子」(Bnei Menashe)族群從3月23日起開始預備慶祝逾越節,其中包括位於Churachandpur鎮的「回歸以色列希伯來中心」(Shavei Israel Hebrew Center)製作無酵餅。

這個瑪拿西族群的人數大約一萬人,被認為是聖經中北國以色列十個失落的支派之一的後裔。他們的祖先是約瑟的長子瑪拿西,生於埃及,由約瑟與埃及妻子亞西納所生(參創世記41章50-51節)。這支派以勇猛見稱,他們的勇士包括基甸和耶弗他。瑪拿西支派在2700多年前遭亞述帝國放逐到各地,他們的祖先在中亞及遠東地區流浪了數個世紀,後來往東走到中國,再進到印度東北部靠近孟加拉與緬甸邊境的地區定居下來。在放逐流浪期間,瑪拿西之子遵循著祖先傳下來的猶太教義,守安息日、遵守潔食,以及慶祝猶太節期。他們仍懷抱著一個夢想,就是總有一天要回到祖先的土地──以色列。

「回歸以色列」的創辦人兼主席Michael Freund說:「逾越節象徵著猶太人民的救贖,這是一個讓瑪拿西支派深感共鳴的節日。在偏遠的印度東北地區,數千名瑪拿西之子會在逾越節前夕舉行傳統的逾越節家宴,象徵他們世代傳承下來,要回到以色列應許之地的盼望。」

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直到上個世紀,瑪拿西之子仍保有猶太教的信仰,並在慶祝逾越節時遵循傳統儀式,包括過節期間將家中任何帶酵的麵包除掉,以及奉上象徵犧牲的羊骨。此外,每個村的祭司會朗誦一系列古老的祈禱文,如〈米利暗的讚頌〉(Miriam’s Song) ,這首詩歌呼應聖經中出埃及記的記載,描述他們的祖先如何從埃及人的奴役中解放出來,並且穿越紅海,在日間雲柱、夜間火柱的引導下來到錫安。

瑪拿西之子族群在印度製作無酵餅慶祝逾越節

Freund表示,在過去20年,他們的組織已經帶領4000多名瑪拿西之子回到以色列。目前仍有6500名待在印度的後裔,期望經過27個世紀的飄流,他們明年能夠在猶太故土慶祝逾越節。

禱告:願主帶領散居的以色列民回歸故土,見證神的信實和慈愛。

(來源:JNS,2021年3月25日,基督教論壇報陳貞元編譯報導。)

 

 

瑞士國會議員要求 從憲法中刪除神

瑞士一名國會議員利用當地最近對穆斯林罩袍的禁令,發起另一番宗教與公共領域的辯論。

社會民主黨代表Fabian Molina要求删去瑞士憲法序言中提及神的部分。瑞士憲法序言寫道:「 以全能神之名,瑞士人民及各州份以愛護生活環境為己任,制定了這部憲法。」Molina認為這說法違背了瑞士聯邦的中立性,並與沒有信仰者或非基督教信徒的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相牴觸。

社會民主黨代表Fabian Molina稱憲法中提及神有違瑞士聯邦的中立性

瑞士是其中一個深受新教改革影響的國家,領導人物包括日内瓦的加爾文(Jean Calvin)和蘇黎世的茨温利(Ulrich Zwingli)。瑞士國歌的歌詞和國旗上的十字架都間接提到這些歷史根源。福音人民黨在瑞士議會的3名代表反對這舉措,他們認為憲法中提及神,「是對那更高權力的尊重,承認在爭取和平的生活以及為所有人謀福祉上,自身的能力有限。」他們拒絕接受「國家的基督教根源」等同宣佈放棄「團結人民和凝聚社會的共同價值基礎」。這些基督教價值是「普世人權和基本權利的基礎」,不論公民有何宗教信仰,都可享有。

福音人民黨黨魁Marianne Streif 表示:「如果我們在憲法中删除提及神的部分,即表示我們想要一個沒有神的社會」,一個繼續以「沒有這些基督教價值」運作的國家。社會民主黨以「瑞士國民不想要神權國家體制」為由,稱從憲法文本中删除神的相關文字是合理的。Streif則認為瑞士聯邦充分保護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因此沒有必要否定自己的根源。

禱告:求主憐憫,除去人心的叛逆,賜下敬畏與順服的靈。

(來源:Evangelical Focus, 2021年3月23日,林國祥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