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教會正蓬勃發展

古巴長老會牧師喬.多巴基(Joel Dopica)領導32個新教宗派,擔任獲得官方承認的古巴教會理事會主席的職務。他說:「所有教會都在增長,不僅會友人數,而是在社會領導和行動力上。」他指出,古巴政府正在允許教會提供曾經被壟斷的社會服務,包括愛滋病預防、可持續農業、可再生能源、藥物分發和救災。

理事會估計,全國各地有約25,000個福音派和其他新教徒的敬拜場所,顯示教會蓬勃發展。神召會近年增長最顯著,在90年代初,他們有大約1萬個會友,目前升至12萬。約有10萬古巴人自稱是浸信會會友,4萬人屬於衛理公會。古巴有百分之六十的人受過天主教洗禮。

正如CBN在2015年知悉,古巴政府不允許教會或其他宗教團體建造敬拜場所或其他建築物。這無意中引發了古巴信徒的家庭教會倍增發展。

2016年,「國際無聲者之友」聲稱,古巴政府已經宣布2000間神召會教堂是非法的,正在取締其中1400間。神召會普世宣教總理事會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總裁大衛.埃利斯(David Ellis)告訴記者,他們沒有收到教會被取締的報告。然而,「國際無聲者之友」發言人說,他們的說法可能因受到政府壓力所致。

(來源:CBN,2017年3月2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 古巴教會的復興進一步帶來國家轉化。

古巴教會遭空前掃蕩 個案一年增十倍

據「國際無聲者之友」(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簡稱CSW)報道,古巴教會遭到「空前」的鎮壓。去年,古巴違反宗教自由的案例(2,300宗)比前年(220宗)增加10倍。

CSW指出,主要原因是政府對教會有敵意,2,000家神召會教會被宣布為非法,另100間教堂被關閉或拆除。該報道並指控宗教局「不單只監聽、阻礙及限制宗教團體的活動」。

2015年宗教局「持續否認授權進行一連串宗教活動,且與其他政府部門合作,發佈罰款、威脅沒收數十間教會及宗教組織」。

政府特務同時部署「殘酷且公開的策略」,限制宗教自由。「國安特務不斷以暴力拖走主日崇拜的婦女,且任意拘留她們直到崇拜結束」。

「這策略同時用在宗教領袖身上,政府視他們為問題」。該報道說:「四年來,第一次有一位教會領袖因舉行未經政府許可的宗教儀式,因而遭判刑且服刑半年。」

CSW分析,古巴政府正試圖「藉由鎮壓任何正在或能夠興起社會及政治改革的團體,以抿除可能導致社會動亂的因素」,古巴政府已在進行有限的經濟改革。

「儘管允諾改革,但古巴政府仍決意繼續箝制公民社會,包括教會。」CSW執行長湯瑪斯(Mervyn Thomas)說:「我們讚揚古巴宗教團體的勇氣,公開譴責政府暴力、呼籲維護宗教信仰自由。我們敦促國際社會支持古巴教會,讓古巴政府為違反人權的事提出解釋。」

(取材自CBN,2016年1月,台灣國度復興報Sophia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保護古巴教會及信徒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