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中彰顯基督 敘國信徒戰火中留守救援

根據Christianity Today10月18日報導,土耳其空襲並派兵進駐庫爾德族控制的敘利亞北部地區,為當地帶來人道危機。雖然如此,一部分教會和基督教組織選擇留守當地,在危難中活出信仰。

美國「敞開的門」組織總幹事David Curry引述當地同工的分享,在受到土耳其連續三天的轟炸之後,卡米什利宣道會的會眾聚集,就是否逃難表態。結果只有八個家庭選擇離開,其餘都留守當地,協助流離失所的民眾,牧師更以教會物業收容身心受創、家園盡毀的居民。「基督徒要做出艱難的決定,要不離開自小生活的家園移入內陸,要不留守當地希冀能夠偷生。」Curry又說:「他們展現出超凡勇氣,希望在社區中成為光和鹽,向人伸出援手,讓他們看見耶穌。」

自伊斯蘭國在2014年崛起後,「敞開的門」就開始協助15萬名住在土耳其和黎巴嫩邊界難民營的基督徒。在今次土耳其軍事行動後,他們藉著所建立的社區中心,為敘利亞東北部城市中受影響的難民提供食物、醫療、衛生和棲身之所。

以伊拉克為基地的基督教組織Zalal Life估計,已經有約2千至3千名庫爾德族人逃到伊拉克。他們不會查問難民的信仰,只會向他們提供所需的食物、被褥和物資。很多受助者之後會向他們提出想讀聖經或上教堂。組織領袖兼庫爾德斯坦福音聯會的Ashty Bahro表示:「我們通過行動彰顯基督,我們愛人和合一,我們希望讓人看到這些特質。」

另一個在當地工作了五年的美國組織Partners Relief and Development的創辦人Steve Gumaer表示,他們所接觸的基督徒展現出極大的堅忍。「這些基督徒接受這是他們要過的生活,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可能會埋怨神,但他們沒有。他們抓緊神的美善,而且依舊敬拜祂。」Partners關注兒童工作,為當地重建五所學校,讓過千名兒童重新上學。他們與當地庫爾德族人建立深厚的關係,也是少數留守當地的志願機構,但沒有「乘虛而入」,要求難民信主。Gumaer說:「在人陷入危機的時候,要求他們改變信仰,是最差的時機。」他對詢問的人表示:「你是重要的,我們怎樣接待你,是對我們信仰的考驗。」

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指出,自土耳其採取軍事行動以來,已有146名平民死亡,超過16萬人逃難,庫爾德族地方領袖更指超過27.5萬人流離失所。東北部300萬人口中,已有180萬人接受聯合國救濟,其中一半屬極需救助。雖然土耳其在月中同意暫時停火五天,讓庫爾德族部隊離開當地,但許多國際救援組織都表示需要撤離,或難以在當地進行救援行動。

(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10月18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道)

禱告:願主保守敘利亞境內的基督徒和在當地工作的志願組織人員安全,並厚賜他們各樣所需,使他們在困乏的鄰舍前成為祝福的流通管子。

 

 

美撤敘利亞駐軍 惹福音派及各方反彈

美國總統特朗普本月初宣布撤走派駐敘利亞北部庫爾德族人控制地區的約千名美軍,他的決定受民主共和兩黨一致抨擊,連一向作為特朗普堅實支持者的美國福音派亦群起反對,認為美軍撤離會導致土耳其入侵當地,威脅庫爾德族盟友和當地脆弱的基督徒社區。 

美軍大部分駐扎在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地區。(圖片來源:BBC NEWS)

特朗普的撤軍決定是要兌現在2016年競選期間許下的承諾,讓美國遠離他聲稱荒謬和無休止的戰爭。不過庫爾德斯坦福音聯會前總監Ashty Bahro表示:「美軍撤離該區,很可能導致當地基督教銷聲匿跡。」總統顧問之一、家庭研究議會主席Tony Perkins警告:「土耳其入侵敘利亞東北部,會對當地庫爾德族人和基督徒構成重大威脅,危害中東達致真正宗教自由的前景。」佈道家葛福臨在Twitter呼籲為受撤軍影響的人禱告,並表示「民主共和兩黨的領袖均深表關注,因為此舉猶如背棄庫爾德族人民,他們是美國在當地最親密的盟友。」 

事實上,在特朗普宣布撤軍後不久,土耳其便派出地面和空中部隊攻擊敘利亞東北部庫爾德地區的城鎮,居民紛紛落荒而逃。 

基督徒傳媒人John Stonestreet指出,庫爾德族人是散居於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穆斯林少數族裔,是美國在這些地區打擊伊斯蘭國的最忠誠和有效的盟友,他們在敘利亞控制的地區,成為受逼迫的基督徒的最後樂土;但作為北約成員的土耳其視庫爾德人為恐怖分子,巴不得他們離開敘利亞。美軍從敘利亞東北撤出後,庫爾德人和當地基督徒被迫將注意力由對付伊斯蘭國轉為集中應付土耳其入侵,勢令當地伊斯蘭國勢力死灰復燃。 

此外,庫爾德族人目前囚禁數以千計的伊斯蘭國俘虜,雖然美國政府相信土耳其會接管這些俘虜,但土耳其如今對庫爾德人發動全面攻擊,最終會否或能否接管俘虜令人疑慮。Stonestreet表示:「已有約1.1萬庫爾德人在對抗伊斯蘭國的戰鬥中犧牲,他們需要也值得美國支持。如果美國撤回對他們的支援,會令全世界質疑美國作為一個盟友是否可靠。」 

(來源:《衛報》BreakPoint.org20191011日和9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願神施行奇妙計劃,保守在敘利亞和附近地區的基督徒和庫爾   德人的安全。

 

 

敘利亞前伊斯蘭國地區 教會重新出現

據路透社以及中東佈道事工「看哪!以色列」(Behold Israel)報導,位於敘利亞北部阿勒坡(Aleppo)地區的柯巴尼鎮(Kobani)過去一年改信基督教的人數大增,許多庫德人和敘利亞人歸信基督,四月有新基督教會開設。敘利亞持續的激進暴行和伊斯蘭國(ISIS)的肆虐,令許多人尋求伊斯蘭教以外的信仰。

當地傳媒報導,柯巴尼開設了新教會,當地2014年成為抵抗伊斯蘭國的根據地。來自阿夫林(Afrin)的牧師Zanî表示:「阿夫林被摧毀,但因著神的幫助,以及在柯巴尼政府的允許下,我們開了這所教會。」現在約有300名逃離阿夫林的基督徒在柯巴尼居住。

據報導,這是近幾十年來第一間成功開設的教會,柯巴尼最後一所教會在30年前被毀。在過去的三年裡,柯巴尼的基督徒私下在家庭式祈禱小組中敬拜,基督教在這地區的歷史不長,許多當地人亦被迫成為穆斯林。不過,在2014年ISIS攻擊柯巴尼後,一些穆斯林庫德人也改信了基督教。

民主社會運動(TEV-DEM)成員艾哈邁德•謝赫(Ahmed Sheikho)說:「今天,我們按照民主國家的原則開設了科巴尼教會,希望各宗教和民族共存、一同祈禱、互相幫助。」

柯巴尼2014年受到伊斯蘭國戰爭嚴重影響。敘利亞軍方於2016年底終宣布,已從叛軍手中完全收復阿勒坡。

(來源:Assist News Service,2019年4月23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保守敘利亞人民、教會及基督徒的安全,更多人認識耶穌。

被「伊斯蘭國」挾持人質 死前拒放棄信仰

美國基督徒人質凱拉·穆勒(Kayla Mueller)落入「伊斯蘭國」(IS)手上後,仍然忠於自己的信仰,拒絕改變宗教,又不顧念自己的安危,幫助亞茲迪(Yazidi)人質逃生。雖然她已過身,卻因信仍舊說話。

穆勒於2013年8月4日在敘利亞參與人道救援工作時,被「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綁架。這位25歲的女孩被囚禁了18個月,其間忍受虐待、強姦、言語侮辱及奴役。但她從沒放棄自己的信仰,及永遠將其他人的需要放在自己之上。

來自丹麥的獲釋人質丹尼爾·拉伊向美國新聞媒體講述穆勒如何對抗綁架者,其中一人說:「這就是凱拉了,她比你們任何一個男人都堅強和聰明。她皈依伊斯蘭教了。」穆勒立即拆破謊言,說:「不,我沒有。」

另一個來自瑞典的人質Frida Saide獲釋後表示:「她常常考慮別人的需要,即使她自己處於一個非常艱難的處境。她從來沒有停止過關心那些正經歷可怕戰爭的敘利亞人民。」

後來,穆勒及另外6名雅茲迪女孩被逼成為性奴。其中一名13歲雅茲迪女孩茱莉亞憶述,為了令其他被囚禁的雅茲迪女孩能順利逃出,穆勒決定留下。她說:「穆勒說,『我是美國人,如果我和你們一起逃走,他們會用盡所有方法找我們。你們自己走吧,我會留下。』」不但如此,穆勒還為那些雅茲迪女孩祈禱,希望她們能順利逃出去。茱莉亞說,她永遠不會忘記穆勒的犧牲。」

根據ABC新聞報道,「伊斯蘭國」聲稱穆勒死於2015年2月約旦對敘利亞的一次空襲,但白宮就宣佈她死於不明原因。

(來源:CBN,2016年8月26日,Mok Laam編譯報道)

祈禱:穆勒的見證使人認識她所相信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