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豈可一日而生? -【國度角度】專欄

4月1日,日本誕生了新年號「令和」,並於5月1日正式「改元」,皇太子德仁正式登位,意味著一個新的紀元,新的循環開始。這是否同樣預表著日本教會也將換上一個新的皮袋,以迎接新的季節所帶來新酒的灌滿?我們帶著審慎而又樂觀的心情一同期盼,一起祝願,一個新的日本從此誕生。

3月27-30日於日本舉行的京都回家聚集,來自30個國家的1,600多位列國的家人,向1,500位日本家人湧溢出來的「愛之江河」,徹底帶來了醫治與釋放,一種嶄新的天國家庭文化在日本誕生了。在列國家人以充滿愛的眼睛與日本家人互相凝望,神超自然的同在,融化了雙方心中的隔膜,化解了歷史的仇恨,挪去了潛藏的羞恥,使日本家人眼中湧流出了感恩眼淚,一切都非因偉大的講員煽情的講道,只因列家人們所流露真摰的大愛。

值得一提的是,一群約50名來自中國的年輕一代在台上宣告,不再背負上一代沉痛的歷史包袱,卻選擇 「FORGIVE,FORGET,FOREVER」, 宣告中日不再是「仇人」,乃是「家人」,往後韓國年輕一代也加入,一同結盟同心同行,為要成就天父在末世中的計劃。日本家人赫然發現,自己不需要再強作堅強,不再需要強逼自己竭力追求完美,事事正確無誤,才能贏取天父的悅納與肯定,以掩蓋內心的羞愧與罪疚,這塊遮羞布終因列國家人無私的大愛與成全,己被全然挪開。日本家人只需要以一顆摯誠痛悔的心,張開雙手投向天父愛的懷抱,就能贖回久已失去的自尊、身份、産業、榮耀、以至命定。

基督教在十六世紀傳入日本,曾帶來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復興,但也同時帶來最悲壯的殉道歷史,基督教在豐臣秀吉當政時開始受到迫害,到江戶時代更被大規模禁止,經歷了四百年的壓制,至今日本信徒的比例仍不超過1%。但歷史不斷告訴我們,永生神的教會永遠不會因逼迫而被消滅,相反,越大的逼迫殉道,往往帶來更大的復興。

傳統上,日皇代表日頭之子 ( The son of sun god ) 。他既是國家的君王,也是國家的父親,更是國家的祭司,日本與日神乃緊緊相扣。而隨著日皇明仁退位,會否日本國旗上的紅日,不再代表日皇所事奉的日神(sun god);而在新的紀元,帶來新的突破,「神光」代替「日光」,頃刻間被轉化成為「公義的日頭」,其光線帶來全國的醫治與釋放?在人不能,在神卻無所不能,聚會結束後,赫然發現會場上空出現了雙彩虹,這會否是父神與日本及列國家人立約的記號?讓我們為日本同心禱告,在新的紀元,新酒終於尋得新皮袋,至終被新酒所灌滿。


文@何寶生

教會進入新時代 運用權柄轉化列國

使徒性領袖達屈‧席茲(Dutch Sheets)最近為亞洲禱告,差派亞洲教會成為神國管治的領導聲音, 運用國度性的恩賜轉化列國。

3月29日—4月1日,美國「錫安的榮耀國際事工」(Glory of Zion International)舉行逾越節特會,來自台灣及香港的華人代表團一行二十多人到美國赴會。達屈‧席茲在會上發出重要的信息:教會已經進入一個新時代,透過五重職事的運作,在地上彰顯基督的完全,並要擔起國度的權柄,轉化地域的氛圍,完成大使命。

恢復耶穌完全的恩膏

達屈‧席茲在特會開幕的信息分享中指出,教會已經跨進一個新時代(New Era)。他提到教會四方面的完全或豐滿,首先是時候滿足(弗1:10-11)。教會正處於萬物恢復的季節(希臘文Chronos,徒3:21),當中又有一些機會之窗(希臘文Kairos),若要收割整個季節的成果,必須在特定的時刻跨越這些門戶。神正透過贖回的循環重新修建教會各方面,回復原本設計的運作模式。關於第二方面的完全,他指出,教會恢復了「耶穌完全的恩膏」,亦即是當五重職事的恩膏在教會中恢復,教會能夠在地上完全地彰顯耶穌基督。基督給教會的五種恩膏,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弗4:12)。「若教會只有牧師,只能彰顯20%的耶穌基督。」過去許多時候教會只有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只能有限地彰顯耶穌基督的恩膏。教會仍然可以得著失喪靈魂,牧養羊群。正如耶穌不單是羔羊,也是猶大獅子;不單是新郎,也是將軍;教會也須要有耶穌全面的恩膏才可以完全彰顯耶穌基督。過去二三十年,神讓教會重新認識先知和使徒的職分,並開始運作這些恩賜。他說:「教會自使徒行傳以來,首次有能力、有潛力運作五重恩膏,彰顯耶穌基督的完全,去滿足大使命。各項恩賜將會產生協同效應,運作得更好。」

同時,許多信徒將會重新審視自己的恩膏。他舉例說明:「你可能不是牧師,但可以牧養人;你可以不是使徒,但可以運作使徒性恩膏。」另一方面,當領袖不再因為文化的因素,被迫承擔與其恩賜不相配的工作時,其他人的恩賜反而更得以發揮。他以自己沒有牧養恩賜為例,過往他做牧師的時候常常傷害人。「我的恩賜是使徒,我不懂對羊群呵護備至,那也不是一個將軍的職責。」當領袖停止運用錯的恩賜,將帶來戲劇性的改變。在使徒性、先知性恩賜的帶領下,各項恩賜將會得以發揮。

開始運用權柄轉化列國

第三方面的完全是達到「基督完全長成的身量」(弗4:13),成就比耶穌所作更大的事。「耶穌作為完全的榜樣,常被聖靈充滿、聽見神的聲音、作天父所作的及教導天國的事,若這代表跟隨神的人的正常模樣,那麼我們應怎樣做?」教會的恩賜要提升到耶穌的層次,教會要使地上執政的、掌權的,得知神百般的智慧。(弗 3:10)教會不但彰顯神蹟奇事,更能管治和恢復土地;不單使靈魂得救,更是轉化列國。教會不再被動地抵擋邪靈的攪擾,而是開始在策略上領先仇敵。

最後一方面是「完成大使命」。達屈‧席茲指出創世的時候,神不但建立家庭,更給予管治土地的權柄和任務。基督的身體已經恢復了這個任命,要在地上開始為主來掌管、醫治和轉化列國。以海地處理貧窮問題為例,他建議教會不是使用武力,而是透過靈裡運用天國王權,使天國的真理進入地區,轉化文化。教會不只是會眾堂會,而是國度管治的呈現。禱告就是我們帶著王權宣告,在神的管治下釋放的指令。他以馬可福音16章和馬太福音28章的大使命作對比,指出使命的兩個層次。馬可福音著重個人,要傳福音,有神蹟、醫治和奇事,使人得救,進入天國,得享兒女的權利。然而,透過馬太福音,運用使徒先知恩賜,實行國民的責任,教導真理和轉化列國,管理土地,把天國帶到地上。焦點就由個人轉變為國度。他指出過去一百年的屬靈運動中,超過五億人得救,但教會卻在文化、教育和政府等領域先去影響力。「改革與覺醒,若沒有管治能力,將不能持續。」唯有當天國在一個地區掌權的時候,才有能力從貧窮、暴力和欺騙中釋放國家。

達屈‧席茲最後總結,憑著耶穌完全的恩膏,不但個人生命和生活方式會改變,列國的思考系統和價值觀都會轉換。因著真理進佔自然界,氛圍改變,文化受影響,地域性的營疊將被拆毀,人們的心思會改變,轉化地區、城市及國家。

(記者林暐皓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