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分析揭示死海古卷來源之謎

經過7年的艱辛研究,以色列研究人員近日完成了對死海古卷碎片樣本的DNA研究分析,解開了更多關於這世上最古老的聖經抄本的來源歷史。

研究發現,被認為是由古代猶太教派愛色尼(Essenes)所撰寫的死海古卷,原來並非全來自死海,當中一些是寫於離發現地帶昆蘭(Qumran)很遠的地方。

研究人員透過分析書卷動物皮革的DNA,取得這突破性的發現。研究團隊領隊特拉維夫大學教授Oded Rechavi說:「我們所採的古卷樣本幾乎全都是羊皮,於是花了大部分時間和精力,把特定的羊皮跟其他有著類似基因組的羊皮分別出來,並嘗試把那羊皮碎片拼湊起來,這是一項非常艱鉅的工作。」

是次研究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發現,是關乎書寫耶利米書的動物皮。當中兩幅書卷的碎片顯示是母牛皮,而在猶大沙漠並不能找到母牛皮。Rechavi說:「蓄牛需要草和水源,這些牛皮很可能不是在沙漠取下,而是從另一個地方帶到昆蘭洞穴的。」

團隊還從這兩幅碎片中發現,古卷中的耶利米書跟我們今天所認識的聖經版本有所不同。Noam Mizrahi教授解釋:「這古代的DNA可以證明,兩幅文本內容不同的耶利米書卷是從猶太沙漠以外地方帶來的。」他認為,古代猶太教派著重文本的「正確」詮釋,多於精確的用字或語言結構。

追溯書卷上獨特的DNA指紋有助區分哪些文本是由猶太教派所寫,哪些是從其他地方帶來的,更有可能反映當時廣泛猶太社會的面貌。

儘管這項研究非常艱鉅,但對於理解聖經文本的歷史背景攸關重要。Mizrahi說:「我們並非每次都能夠準確地推斷每塊碎片被發現的位置,有時候會提供了錯誤的資訊。認出發現的地點很重要,因為這會影響我們對古卷歷史背景的理解。」

團隊將繼續分析更多的古卷碎片,並希望更深入了解書卷所用的動物皮料。Rechavi還指出,DNA研究的突破有助研究人員鑑定書卷的真偽。

禱告:感謝神引領研究團隊使用科技分析揭示更多聖經的歷史。

(來源:CBN News,2020年6月4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聖經博物館展出死海古卷證實為贗品 現已下架

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聖經博物館在10月22日宣布,館內收藏被視為在70年前於以色列沙漠洞穴被發現的死海古卷,最近經化驗後證實為贗品,未來將不會再展出相關物品。

自博物館去年開幕以來,便一直有人懷疑館方所展出的這16塊死海古卷碎片可能是偽造品,展品附帶的標籤上也有註明學者們對其真實性的質疑。這些碎片由擁有博物館的格林(Greens)家族於2009至2014年間購入。2017年4月,館方將其中5塊碎片送到德國聯邦材料研究及測試研究院(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BAM)進行鑑定,學者們以3D顯微鏡進行測試,並對莎草紙上的墨水和沉積物進行材料分析,以數碼和X-光測試進行科學驗證。博物館首席策展人Jeffrey Kloha說,古卷碎片經過三輪檢測,以驗證出處、筆跡風格以及羊皮紙和墨水之間的化學關係。化驗的結果最終發現這五塊碎片「顯示出與古代的源頭不一致的特徵」,代表這些碎片極有可能是仿冒品。學者們推測,偽造者採用了古老的紙莎草紙或皮革碎片書寫,使得碎片在受墨水測試之前看起來十分真實。

博物館創辦人兼富商格林(Steve Green)透過發言人表示拒絕評論這次事件。發言人指,該16塊碎片中,7塊不會再展出,9塊將會相繼送去鑑定真偽,這9塊碎片的其中3塊現時正在館內展示,並附有標明學者們對其真實性有懷疑的標籤。格林曾在博物館開幕前向媒體表示不清楚碎片的賣家是誰。

Kloha說:「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教育公眾三方面的重要性:驗證稀有聖經文物之真實性、精密的檢測以及我們對透明度之承諾。我們不斷致力確保博物館遵守所有法律和博物館標準的承諾……當我們對展覽品有不確定,我們便把疑點放上博物館網站,並隨時更新展品附有的標籤。」

死海古卷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由貝都因牧羊人於1947年在死海附近的洞穴中發現,比任何其他當時的希伯來聖經文本有早約1100年的歷史。發現死海古卷之前,最早和最完整的希伯來聖經文本是在9世紀成書。以色列文物局嚴密保管大部分死海古卷,將它們展示在耶路撒冷的死海古卷博物館(The Shrine of the Book)中,當中許多古卷部份可以在網上閱覽。

(來源:CNNRNS,2018年10月22及23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博物館能夠更精確地辨識古物的來歷和真偽,並有智慧管理展品和相關問題。

死海古卷發現獨特曆法 一年364天為完美循環

從事聖經研究的Eshbal Ratson博士和Jonathan Ben-Dov教授解讀昆蘭古卷最後兩卷之一,發現古代沙漠猶太教派所用的獨特曆法和不同的節期。

新發現的曆法中,一年共有364日。研究人員指出,傳統猶太教沿用陰曆,很多時候需要人為的決定作出日子的調整。他們必須觀看星星和月亮,並報告他們的觀察,最後由有權威的拉比決定新月和閏年的應用。相比之下,364天的日曆是完美的,因為這個數字可以被4和7整除,所以特殊的節期總是在同一天。這就避免了比如在安息日與節期在同一天的煩惱。該曆法是不變的,彷彿體現了這個社區的成員對完美和聖潔的信念。

每個季節的更替對該教派來說都是一個節期,稱為Tekufah,希伯來文意思為「循環」或「時期」。另外他們慶祝新酒和新油的節期,這不是聖經中指定的節期,也不是傳統拉比猶太教的節期。新麥、新酒和新油節都與五旬節有關。新麥節是在逾越節後第一個安息日的50天後,與五旬節同日。再過50天是新酒節,可以收割葡萄,之後再過50天就是新油節。

(來源:Fox News海法大學傳訊部,2018年1月23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死海古卷學者有美好的研究結果。

死海銅卷揭示聖物埋藏位置

1952年在昆蘭附近地區發現的死海古卷,其中的「銅卷」一直是考古之謎。銅卷比其他古卷更晚寫成,其中列出64個地點和相應數量的黃金和白銀。調查員巴菲爾德(Jim Barfield)認為銅卷是一個藏寶圖,指向消失的聖殿物品收藏地點。

2007年,巴菲爾德在昆蘭尋找與銅卷中線索匹配的廢墟,其中銅卷描述「階梯,40肘長,向東」。巴菲爾德確實找到相應的階梯。他還發現一個水池的遺址,正好是40肘長,完全符合該描述。他之後會見了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AA)及資深考古學家Yuval Peleg,但沒有政府的許可,他不能在昆蘭進行挖掘。

巴菲爾德從他認為是洞穴入口處拿了一小塊石頭作化驗。實驗室確認,樣本是人造砂漿。這結果符合第二世紀的希臘文著作「馬加比二書」中2章5節的描述,「耶利米來了,發現了一個洞穴,他帶來了帳篷,約櫃和香壇。然後他密封了洞穴入口。」

然而,以色列古物管理局仍拒絕任何調查昆蘭地區的申請。儘管沮喪,巴菲爾德了解他們的立場:「如果我們找到有價值的東西,馬上會有人搶奪。約旦將宣稱昆蘭是他們的土地,巴勒斯坦會聲稱他們在猶太人以先就來到,所以這些聖殿物品屬於他們。埃及也會聲稱是那是猶太人出埃及時拿走的金銀。以色列政府不容它們出土,其實是為保護它們。」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7年3月28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死海銅卷的秘密在適當的時候被揭開,加深人們對聖經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