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設立 第一個大屠殺紀念碑

6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出席了在莫斯科猶太博物館和寬容中心(Moscow’s Jewish Museum and Tolerance Center)舉行的大屠殺紀念碑揭幕儀式,有人認為這是莫斯科第一座大屠殺紀念碑。

這座紀念碑描繪了人們用手拉開屏門的情景,為了紀念在二戰期間的猶太抵抗運動戰士。STMEGI association of Mountain Jews主席German Zakharyayev 上周在接受《莫斯科維奇》雜誌訪問時表示:「儘管大屠殺的受害者約有一半是我國公民,但莫斯科一直沒有設立大屠殺紀念碑。」

紀念碑為了紀念在二戰期間的猶太抵抗運動戰士。(圖片來源:The Moscow Times)

他承認,在大屠殺期間,莫斯科確實有設立猶太人救世主的半身像,也有猶太反法西斯委員會的牌匾,但從來沒有建立著名的紀念碑,能與柏林、華沙或布達佩斯等地的紀念碑相比。過去蘇聯當局亦很少在文學作品和紀念碑中確認大屠殺的細節,一般只提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喪生的「蘇聯公民」。

普京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去年共同出席紀念碑奠基儀式。普京在6月4日猶太博物館和寬容中心為紀念碑揭幕時稱大屠殺是「最大的悲劇」之一,也是 「歷史上最不尋常的篇章」。

博物館信託基金委員會主席維克托.韋克斯伯格(Viktor Vekselberg)資助建設這座紀念碑,費用約27萬6千美元。他說當時他父親全家都被關押在家鄉,位於現時的烏克蘭Drohobych 附近的一個貧民區。「最終僅我父親生存下來,全因他早些時候逃出去加入了民兵。」他稱紀念碑的建成是一個見證「象徵性分水嶺」的里程碑。

(資料來源:JTA,2019年6月4日,Connie Li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憐憫醫治猶太人從歷史傷痛中得釋放,帶來關係的復和。

 

 

俄羅斯僅承認「西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實質支持分割耶路撒冷

俄羅斯外交部在耶路撒冷統一五十周年時發表聲明,宣布認同「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而「東耶路撒冷」則為未來巴勒斯坦國首都。

該聲名刊登在俄羅斯外交部網站上。聲明首先提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近三年來沒有進行政治談判,當地局勢一直在惡化。之後表示,莫斯科重申支持「兩國解決方案」,認為是符合與俄羅斯友好關係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民的利益,以及該地區和國際社會其他國家利益。莫斯科重申支持聯合國的解決以巴問題的原則。

此聲明發出後,俄羅斯成為第一個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國家,但沒計劃遷移大使館到耶路撒冷。目前在耶路撒冷只有一個大使館 – 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大使館(ICEJ)。根據1948年聯合國的分割計劃,七個國家和梵蒂岡都在耶路撒冷設立巴勒斯坦的大使館,卻沒有在西耶路撒冷建立以色列大使館。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7年4月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列國按聖經根據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

美國宣教士上訴俄羅斯最高法院 挑戰傳福音禁令

自俄羅斯的傳福音禁令於2016年7月20日頒布以來,共有32人被起訴,18人最終被定罪,並被要求支付罰款。個人罰款可以高達780美元,一個組織的罰款超過15000美元。當中,美國傳教士(Don Ossewaarde) 的案件將上訴至俄羅斯的最高法院,將會是第一宗挑戰該項法例的案例。

據《今日基督教》報道,Don Ossewaarde是來自美國伊利諾伊州的宣教士。他在去年8月,因舉行每周查經班及傳教活動,被控違反傳福音禁令而被逮捕。

這項法例經俄羅斯總統普京批准,並於去年7月生效。它禁止各種傳福音和與教會有關的活動,如派發聖經,舉行不受國家認可的查經班,開辦家庭教會,在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傳福音,以及允許兒童在聽到講道的範圍內玩耍。該法例也被視為保護與俄羅斯政府關係密切的俄羅斯東正教而設。法例已經遭到基督徒和人權分子很多的反對,但Ossewaarde的案件是第一宗上訴至俄羅斯的最高法院的。

《論壇18》指,「Ossewaarde案成為反傳教修正案的第一個對立法本身提出質疑的案例。憲法法院如果接受上訴,將審查修正案是否違反俄羅斯憲法的規定。」Ossewaarde和他的律師希望他的案件迫使俄羅斯政府重新考慮整條法例的有效性。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7年1月25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撤銷違反宗教自由的禁令。

俄羅斯禁傳教法案生效後 基督教領袖被捕

俄羅斯的反恐新法案通過之後,教會被禁止在教會及宗教場所外傳福音。據說基督教領袖已經開始被捕。

據報8月底時,烏克蘭改革正教基督救主堂的Sergei Zhuravlyov,在聖彼得堡彌賽亞猶太社區會堂講道期間被捕。他被指控「煽動人群對俄羅斯正教產生負面思想」,以及與烏克蘭民族政黨有關,該黨在俄羅斯被禁止。他已保釋候審。

雖說新法案是為反恐,但亦禁止教會及宗教場所外的一切福音活動。大使命媒體總裁Hannu Haukka在7月表示:「現今的情況好比1929年的前蘇聯。當時,信仰只被允許在教堂內表達。……實際上,我們又回到了當時。這反恐法例是自蘇聯解體後的最嚴苛的法律。」

個人違例者罰款最高達美金780元,機構罰款可達美金15,500元

(來源:Religion Today,2016年9月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俄羅斯教會有傳福音的自由

俄羅斯法案威脅新教教會 擬立法大幅度限制福音傳播

俄羅斯的反恐新法案,被認為是自共產時期後,打擊公民自由和宗教自由最嚴苛的法例,一旦立法,在教會及宗教場所外,便不能有任何福音活動,包括私人住宅和網絡世界。

新條例對於傳教工作有廣泛的限制,若實行,俄羅斯基督徒將不能通過電子郵件邀請朋友參與教會聚會或到自己家裡有信仰聚會。個人違例者罰款最高達美金780元,機構罰款可達美金15,500元,外國遊客違反法律則被驅逐。

新條例似乎是針對俄羅斯東正教以外的宗教團體,因為它所定義的傳教活動為「傳別的宗教」,意味著東正教能傳福音給俄羅斯人,但其他宗教卻不能。俄羅斯的民族主義向來與東正教緊緊連結,普京總統也與東正教關係密切,親疏有別,傳播東正教以外的信仰被視作威脅。

法案已在俄羅斯國會聯邦議會上、下兩院通過,普京總統於7月20日簽批落實。

俄羅斯的新教徒(約佔俄羅斯1%人口)為此禁食禱告,並去信普京總統請願。俄羅斯的新教教會負責人,及其他福音派領袖呼籲人關注這法律違反了宗教自由,並會給予政府不合理的權力去監管網上活動,侵犯言論自由。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6年6月29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讓福音繼續在俄羅斯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