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方砲擊民居 牧師往救火途中遭槍殺

9 月18日,緬甸軍方在西部欽邦(Chin)的特朗鎮(Thantlang)與反軍政府民兵爆發衝突,期間當地民居遭砲彈攻擊起火,青年牧師Cung Biak Hum在趕往協助教會會友滅火途中,在街上遭軍兵槍殺。

當日Cung得知民居遭到砲擊,會友的房子起火,馬上組織一班青年前往救火。據Cung的朋友透露,他們騎電單車出去,在一個路口遇上軍隊,當時衝突已平息,但軍兵仍向Cung開火。他起初以為Cung能成功逃脫,未料他遭射殺身亡。「因軍兵繼續留守該區,任意向人們開槍,我們在兩個小時後才能從街上取回Cung的屍體。」Cung的胸部和頸部兩處中槍,而那場火最終焚毀約20座建築物,包括不少民居及一棟政府建築。

31歲的Cung是鎮上浸信會教會(Centennial Baptist Church)牧師,他的祖父是教會的第一任牧師。Cung和妻子育有兩個兒子,還有一名孩子預計將於11月出生。Cung深受鎮上居民愛戴,人們稱他為鎮上的驕傲,是一位充滿熱情、積極服務社區的年青領袖。在19日的安息禮拜上,7歲的小兒子看著父親的遺體哭說:「爸爸沒有犯罪,他們為什麼要開槍,為什麼要殺死他?」

Cung Biak Hum牧師是一位熱情和積極服務社區的年青領袖

世界浸信會聯盟(Baptist World Alliance)於20日發表聲明,Cung 牧師遭軍兵射殺身亡,軍兵還拿走了他的手機和手錶,並為奪取他的結婚戒指而切斷了他的手指,呼籲為Cung 牧師之死伸張公義,追究法律責任。欽邦和克欽邦(Kachin)浸信會聯會強烈譴責事件,更指當地的暴力事件,向民居以及教堂發動襲擊和爆炸的事件激增。在特朗鎮,軍政府自 8 月下旬開始襲擊平民,造成3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 10 歲男孩,許多平民受傷。鎮上約 1萬人口幾乎全都逃到鄰近村莊或印度的密索藍邦,現只剩下30 名居民,主要為老人和新冠肺炎患者。一名協助居民逃離的年青人說:「對於牧師遭殘殺和城鎮受襲,我們感到無比痛苦和憤慨,必須盡快將他們驅逐出境。」

軍方砲擊特朗鎮民居,燒毀19座房屋

聯合國緬甸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安德魯斯(Tom Andrews)在推特貼文寫道:「一名浸信會牧師被殺害,欽邦特朗鎮民居被炸毁,這些都是軍政府使緬甸人民每天處於活地獄的最新實例。」他表示,世界要更密切關注緬甸的情況,並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自軍方罷免昂山素姬的民選政府以來,緬甸一直飽受動盪之苦,最初反對執政將領的和平示威,在安全部隊使用武力鎮壓後,於許多地區演變成暴動。據政治犯援助協會(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資料顯示,自軍政府於2月奪權後,截至10月4日,全國共有1,158名人民遭軍方殺害。協調抵抗缅甸軍政府的地下組織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代理主席Duwa Lashi La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呼籲全國每個村莊、城鎮和城市同時起義。該組織在許多地區設立了「人民防衞隊」,但通常進行小規模的游擊行動。緬甸軍隊是東南亞最大的軍隊之一,以強硬和殘暴見稱。緬甸在「敞開的門 」2021年《全球守望名單》中排名第18。

禱告:求主保護緬甸百姓,作他們的拯救與盾牌,願祂的公義在緬甸彰顯。

(來源:CBN NewsThe Irawwady,2021年9 月22和23日,林國祥和Amy Fong綜合編譯報導。)

 

 

幾內亞政變 基督徒籲為教會合一守望

西非國家幾內亞(Guinea)發生政變,該國首位民選總統孔戴(Alpha Condé)遭軍方扣押。當地福音派基督徒表示,該國目前局勢平靜,但一切視乎軍方未來的表現。他們又預期政變只會影響政治環境,對宗教自由和人權等不會帶來負面影響。

政變在9月5日發生,當地神召會一名牧師Emmanuel Ouamouno形容,政變發生得很快。「30分鐘內,一國之首猶如草莽流寇般被捕,沒有損壞也沒有流血,連總統侍衛也沒有阻攔由杜姆布亞(Doumbouya)上校領導的特別部隊。我感到震驚,相信這場政變事前準備非常充足,而似乎所有人都很滿意現在的結果。」

社交媒體專頁「幾內亞基督徒」的創辦人之一Tamba Alexis Kondiano表示:「政變後,幾內亞人民對軍隊有很高期望,希望他們盡快安排政權過渡,籌辦透明、自由和包容的選舉。雖然如此,我們仍不可忽視,孔戴在其社區得到九成支持,有些人還是擔心幾內亞的局勢。」

總統孔戴被逮捕後,幾內亞人民走到街上與軍人一同慶祝

83歲的孔戴本為反對派領袖,在2010年推翻幾內亞獨裁政權,贏得該國自1958年脫離法國殖民統治獨立後舉辦的首次民主選舉,其後更成功連任。在他兩屆總統任期內,幾內亞經濟達到年增長7%,但他修改憲法限制,令他可以在去年10月舉行的大選中第二次連任,展開第三屆任期。該場選舉引發嚴重爭議和衝突,導致數十人死亡。

Kondiano表示:「這位前總統第三度上任後,社會經濟狀況惡化,反對派舉行多次示威,試圖逆轉他三度當權的情況。如此種種加上油價上漲和生活指數高企,令國內氣氛非常緊張,人民怨氣日增。」

據Joshua Project資料顯示,幾內亞有88%人口為穆斯林,只有4%人信奉基督,福音派信徒更只佔0.7%。不過,Kondiano表示,發生政變前,雖然國內部分地區的基督徒會遭受歧視,有時甚至蒙受道德或肉體上的迫害,但幾內亞教會的處境良好。「自2012年起,福音派教會有所增長,在全國各地均有據點。」Ouamouno則表示:「幾內亞是區內最富裕國家,法院奉行政教分離,但基督徒仍不免受到某程度的迫害。這些迫害是緩慢和非暴力的,但在國內某些地方,我們難以覓地進行崇拜,或者被禁止宣講耶穌。」

疫情亦對當地教會造成衝擊。雖然當地感染率低於非洲整體平均數字,疫苗接種率亦達6%,稍稍高於非洲整體的5.1%,但仍然有人因為疫情而缺糧。有牧者表示教會大受疫情影響,特別是財政上,週日崇拜聚會人數也有所下降。Ouamouno感激「敞開的門」在非洲的事工分支協助困難度日的人,以及其他國家對幾內亞教會的捐助。

禱告:願主保守幾內亞基督徒合一,在疫情和社會政治不穩下繼續扶助貧病者,宣揚神的愛與希望。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1年9月9日,文奴翻譯報導。)

 

 

緬甸政變加劇逼迫 基督徒逃亡藏身森林

緬甸2月發生政變後,當地基督徒持續生活在惶恐之中。

由於緬甸的互聯網絡被截斷,外界很少收到來自當地的通訊,「敞開的門」在緬甸的合作伙伴傳來當地基督徒的情況和經歷。來自緬甸最大城市仰光的基督徒Min Naing(化名)透露:「大多數家庭在傍晚8時後不會開燈,也不會發出聲音。有時候在傍晚和午夜會聽到槍聲,我們日間也留在屋裡 。除了扔垃圾和購買雜糧,人們不能外出。」

目前許多商店因動亂關閉,家庭缺乏糧食和生活必需品,身處緬甸中部的一些教會牧師向受影響的人民分發糧食包。Zaw(化名)牧師捐贈30多公斤白米予教會附近的貧困居民,他還致電聯絡鄉郊地區需要援助的牧師,組織牧師祈禱會,並運送食物給有需要的人。自政變危機出現以來,Joshua (化名)牧師訓練教會信眾如何在逼迫下生存,他與會眾給有需要的人送上食物包,並藉機會向未信者分享福音。

在政變危機中有許多教會受襲而被迫關閉,牧師被捕,信徒遭逼迫,失去親人,一些人面臨被強徵入伍。Chit(化名)牧師與教會信眾逃往森林,他們在地上挖洞,大部分時間都躲藏於洞內。食物價格上升了兩倍,他們只好在森林中尋找樹根和樹葉果腹。另一位牧師的教會位於實施戒嚴令的地區,教會附近每天都傳來槍聲,所有活動都已暫停。他和妻子逃到另一個城鎮,兩天後遇上軍隊招募士兵,他們再次逃亡。 一位來自偏遠村莊的牧師告訴敞開的門,村長被迫為軍隊招募30名男丁。

這是全球迄今持績最長時間的內戰。戰爭衝突大多集中於基督徒少數群體所在的邦州。現時有10萬名基督徒入住安置營,營內沒有食物和醫療護理。而當地針對基督徒的暴力不斷上升,有基督徒被拘押、家園受襲、被強暴和性騷擾 。

發起政變的軍政府進一步延長扣押昂山素姬,原定審判日期為5月10日。一些當地和國際組織譴責軍政府不讓昂山素姬與律師會面。數月來當地不少政治家、社會運動人士和示威者被捕,引發持續抗議示威。據歐洲新聞社報導,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AAPP)估計已有751人死亡,3,400人被拘留。

禱告:願萬軍之耶和華為緬甸的百姓爭戰,作他們的盾牌和避難所,彰顯祂的慈愛與公義。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21年5月4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尼日利亞教堂遭燒毀逾五年 紐約牧師助重建恢復盼望

富拉尼穆斯林激進分子5年前襲擊尼日利亞一個村莊,殺死數百名居民,並燒毀當地的教會建築。在一位美國牧師和一位律師幫助下,教會於今年得以重建,當地居民在復活節聚集崇拜。

來自紐約非政府組織REDEEM!的執行長William Devlin牧師,聯同居於美國的尼日利亞法律團體的國際人權律師Emmanuel Ogebe共同協助位於貝努埃州(Benue)阿加圖(Agatu)的社區籌募經費,重建被燒毀的教堂,他們切實地看到神的醫治與盼望臨到當地。

2016 年 2 月,富拉尼武裝分子燒毀循道衛理教會建築,殺死5名信眾及數百名居民,摧毀了70多間房屋,造成500多人喪生。據報在襲擊過後,超過 2 萬人逃離了阿加圖地區。Devlin於2020年10月到訪當地,看到山羊在教會建築殘留的頹垣敗瓦中吃草,教會會眾則在由草製成的帳篷下敬拜。看到教會過去5年的困難與掙扎,Devlin深被觸動。他向教會會眾承諾:「靠著信和神的恩典,以及基督耶穌裡的盼望,教會將於3月25日前完成重建工程,並在4月4日舉行復活節崇拜。雖然現在這是山羊吃草的地方,但神會使之成為餵養綿羊的地方。」

Devlin回到美國後,開始籌募重建所需的3萬美元經費,他在幾天內已經籌集了一半資金。2020年12月,重建工程在當地工匠協助下展開。隨著新建築物漸漸成形,教會也開始有新成員加入,興奮的氛圍蔓延社區。在復活節當天,近500人聚集在藍色金屬屋頂和黃色牆的新建築物裡一起敬拜,崇拜持續超過5小時。

看到當地人們因著教會建築得重建而受激勵和滿有盼望,Devlin憶述自己曾跟他們分享:「我不是循道衛理教會的,但我看到了你們的眼淚。啟示錄21章說,當我們見到主面時,祂要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我跟隨神的帶領,來到阿加圖,要為你們拭淚,擦拭你們為著人民被殺害,房屋和教會被摧毀所掉下的眼淚。」

富拉尼穆斯林激進分子最近仍持續襲擊該地,並劫持人質索取贖金。尼日利亞現時在「敞開的門全球守望名單」排名第九。

禱告:願主的安慰臨到尼日利亞,釋放和拯救當地人民,堅固教會的信心,在患難中見證主是醫治和賜盼望的神。

(來源:CBN News,2021年5月4日,Sharon Chow編譯報導。)

 

 

伊拉克定聖誕節為年度法定假期

2020年12月16日,伊拉克議會在全體通過訂立聖誕節為每年的法定假期。伊拉克政府曾於2018年修例,將聖誕節定為全國假期,讓全國人民可以放假慶祝,但相關法定假期條文其後沒有被每年更新。

巴格達迦勒底天主教堂主教Basilio Yaldo對決議表示歡迎,「這是一個具重大意義和希望的消息。今天的聖誕節對所有伊拉克人來說,是一個真正歡慶的日子。」

宗教領袖雖然為此感到欣喜,但他們仍為當地基督徒身處的景況感憂慮。伊拉克敘利亞人援助協會(Assyrian Aid Society—Iraq)會長Ashur Esktya說:「這是一個十分美好的宣言,但是它來得太遲。真正的問題不在於假期,而是人們所面對的景況。」

專家估計,伊拉克目前僅剩25萬名基督徒。在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和伊斯蘭國崛起之前,當地有近140萬基督徒居住。2014年6月,伊斯蘭恐怖分子和伊拉克軍隊展開戰爭6日後,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蘇爾落入伊斯蘭國掌控,數以萬計的居民和基督徒被迫逃離家園。雖然這城市於3年後被解放,但仍被視為對基督徒不安全的地方。

11歲的 Fakhri 和家人是當時逃離摩蘇爾的其中一個家庭。今年是他們離開家鄉、自己的教會和朋友後的第七個聖誕節。雖然Fakhri對摩蘇爾的家沒什麼印象,但他們仍然珍惜現時擁有一個溫暖丶安全和寶貴的家。Fakhri說:「我禱告希望這個世界不會有恐怖分子,那麼我們就可以和平地生活。」10歲的Mark說:「我希望能夠回到摩蘇爾的教會。」8歲的Marina亦說道:「我想跟世界上其他的孩子一樣,在和平與愛中生活。」

11歲的Fakhri希望可以和平地生活

據為受迫害基督徒發聲的組織「敞開的門」資料顯示,至今只有約10個家庭或60人回到摩蘇爾居住,大多數為長者,兒童只佔少數。有報導指一些基督徒孩子在學校遭受言語欺凌,被穆斯林同學稱為Al Kufar,意即「離經叛道者」,還被迫改信伊斯蘭教。

巴格達全國浸信會教會牧師Ara Badalian相信,新的聖誕節法案會為當地基督徒帶來希望和復還。「我希望隨之而來的是對少數留在伊拉克的基督徒更多的幫助。政府必須重建他們被毀壞的房屋,並為他們提供保護。」

新任總理卡迪米(Mustafa al-Kadhimi)也為伊拉克的基督徒帶來希望,他向薩科樞機(Louis Raphael Sako)保證會讓基督徒難民平安歸回伊拉克。教宗方濟各在12 月亦宣佈他打算到訪伊拉克的烏爾,一個與亞伯拉罕息息相關的地方。方濟各於2019年6月說道:「當我想起伊拉克時,有一個想法不斷出現,就是我想去伊拉克,希望透過和平合作來創見未來。」

禱告:求主醫治和修復伊拉克土地,賜患難中的百姓平安與盼望,保守基督徒難民平安回歸。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Assist News,2020年12月23日和21日,Ida Kwok綜合編譯報導。)

 

 

斯里蘭卡復活節爆炸受害者仍等待調查結果

2019年復活節斯里蘭卡遭爆炸襲擊,250多人喪生,數百人受傷。18個月過後,受害者仍未看到公義彰顯。

為受迫害基督徒發聲的組織「敞開的門(英國及愛爾蘭分部)」指出,在警方緩慢的調查過程中,受害者仍活在襲擊的影響中。受襲的錫安教堂正在修復,會眾現正於臨時禮堂聚會。

錫安教堂正在修復,會眾現於臨時禮堂聚會。

敞開的門發言人Tala Dela Cruz表示:「這事件依然令人痛心。錫安教會失去了31位肢體,他們的家庭失去了母親、丈夫、孩子和兄弟姐妹,66位傷者仍在接受手術和物理治療,其中有兩人癱瘓。另外,很多人在聖安東尼教堂、聖塞巴斯蒂安教堂和三間酒店的爆炸中喪生和受傷,這些襲擊帶來許多痛苦,我們仍然在為受害者及家屬禱告,祈求醫治臨到,公義彰顯。」

當日的連環爆炸震驚全球,也激發斯里蘭卡不同種族和宗教團體的憤恨。該國當局譴責當地激進組織National Thowheed Jamath (NTJ),但後來伊斯蘭國對襲擊承認責任。今年4月,科倫坡大主教Malcolm Ranjith於襲擊周年紀念日上表示,雖然斯里蘭卡的教會「於屬靈層面原諒了」施襲者,但他們仍需付上法律的責任。

當地新聞今年6月報導,警方當時正拘留200名爆炸案嫌疑犯,並稱快將完成調查。目前已有數名嫌疑犯獲釋,政府稱缺乏涉案證據。此舉引起大主教批評,他在10月3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涉嫌襲擊的人士被釋放了,這令人難過和遺憾。那些身心受創的人正等待公義伸張,但不幸的是,調查並沒有循應有的方向進行。」10月4日,遇難者家屬在科倫坡北面的聖塞巴斯蒂安教堂前抗議,要求一個公正和徹底的調查,為遇難者伸張公義。

禱告:求主掌管調查過程,讓掩藏的顯露,為受屈的伸冤。

(來源:Assist News Service,2020年10月25日,Ida Kwok 編譯報導。)

 

 

土耳其迫使外籍基督徒離開 教會發展將受影響

國際無聲者之友 (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 估計,由去年至今,土耳其要求約50名已經在該國落地生根的外國基督新教徒離開或禁止他們離境後重返當地。

據中東關注團體Middle East Concern的研究人員表示,土耳其當局自去年起在一些準備離境的外國基督徒的護照上蓋上「編號N-28」的印章。根據官方解釋,遭蓋章護照的持有人他日若重返土耳其,須經所屬國家的大使館取得特殊許可,但事實上遭蓋章者都未能成功獲得許可,這變相禁止他們踏足土耳其。

受影響的外國基督徒部分已經在土耳其生活十多年,甚至數十年,在當地建立了家庭並置業,且在教會擔綱領導角色。部分人取消出國並向當局申請推翻有關決定,但行政法院不允許他們的代表律師取得土耳其情報部門的報告,他們希望向憲法法院提出上訴,甚至告上歐洲人權法院。

其中一名遭受禁令的基督徒是來自西班牙的Carlos Madrigal,他是伊斯坦堡基督教會基金會(Istanbul Protestant Church Foundation)的領袖,持有神職人員簽證,在當地生活超過19年。去年11月,他在機場準備離開時護照遭蓋章,於是取消行程並申請覆核當局的決定。他在6月接受訪問,指不清楚自己為何遭土耳其政府禁制。

嫁給土耳其人牧師並為其誕下三名子女的美國女子Joy Anna Subasigüller也在6月5日遭當局通知不獲給予家庭簽證。Subasigüller師母已在土耳其居住10年,孩子都是土耳其公民,她相信自己遭下逐客令是因為丈夫的基督教工作。

投身土耳其文化和宗教旅遊行業超過20年的德國人Hans-Jurgen Louven則在去年8月申請居留簽證續期時遭拒絕。他的工作一直獲得地方官員肯定,但在申請簽證續期被拒時同時獲告知須在10日內離開土耳其。

部分基督徒懷疑,當局是在調查美籍牧師布倫森(Andrew Brunson)期間,開始制訂一份外國基督徒黑名單。他們又留意到多名被蓋章基督徒均曾出席三個在當地舉辦的基督徒大會的其中一個,但沒有人因此而被控觸犯任何法例。布倫森被當局誣衊參與恐怖組職活動,在2016至2018年期間遭囚禁。

土耳其人口8千多萬,絕大多數均為伊斯蘭教徒,只有約1萬名基督新教徒和約170所教會,大部分為家庭教會,這些教會需要外國信徒提供正統神學訓練和資助。該國在關注宗教迫害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的2020全球守望名單排第36位。

禱告:願主在土耳其為信徒開道路,在壓迫中存堅忍和盼望。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20年8月2日,文奴編譯報導)

 

 

疫情下強制封城 敘利亞糧食危機加劇

敘利亞北部聯合教會(The Alliance Church)George Moushi牧師最近向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談及國家深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敘利亞歷經9年內戰和伊斯蘭國(ISIS)的摧殘,如今又要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他說:「我看見男男女女因為飢餓而哭求。」

敘國政府因應疫情,強制執行嚴格封城,也使當地基督徒更感絕望,尤其是北部的居民。

食物需求大增

Moushi的教會位於卡米什利(Qamishl)東北部,靠近土耳其邊境,該區受疫情和封鎖政策嚴重影響,尤其是每日打散工的人。「餵養家人和孩子的食物需求比以往要大,本來就貧困的家庭,受到的影響更大。」敘國有八成人口活在貧窮線下,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數十萬人擠在「國內流離失所者收容營」(IDP camp),如今情形無疑是雪上加霜。

「敞開的門」敘利亞事工監督Mourad說:「需求來得又猛又急,每個地區都有人哭求幫助。」

如今是彰顯耶穌大愛的時刻

2019年後期,土耳其軍隊入侵敘利亞北部,建立軍事安全區,敞開的門與當地伙伴合作,發放食物和補給品給當地顛沛流離的信徒和家庭。

2020年的原定計劃是減少緊急食物發放,只提供給最貧窮和最有需要的人。Mourad說:「這是希望有能力的人可以漸漸自食其力,不過最近半年的經濟危機,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食物需求不減反增。於是我們又重啟發放事工,教會現在該為人群站出來、支持他們,並在危難時刻彰顯耶穌的愛。」

Moushi說:「現在最大的需要是食物。在短短兩小時內,教會就發出80個家庭的食物配給券。然而,有需要的家庭數目遠超過80個,我們盡所能幫忙。很多人都在挨餓,有人因為沒有食物給孩子吃,跟我哭訴。我們極需要支持更多家庭的資金。」

七成醫療人員已離開

截至5月7日,敘利亞有45宗確診個案,當中3人死亡,全都集中在首都大馬士革。戰爭摧毀了醫療體系,北部受創最嚴重,恐成為疫情擴散的破口。數百套醫療器材遭炸毀,一半的醫院和診所只能維持部分運作。

美聯社報導,有七成醫護人員已離開,留下的人員也僅能用垃圾袋來充當防護衣。外界的醫療資源無法進到敘利亞,過去從伊拉克駛來的聯合國船隻,現在也遭盟國俄羅斯禁止。

疫情之下教會保持關係、同心禱告

當地因應疫情實施宵禁,從下午兩點到隔日早晨六點,沒有人可以出家門,只有有限人數可以外出採買必需品。

教會被迫禁止實體聚會,必須以其他方式崇拜,Moushi的教會利用通訊軟件保持聯繫,幾乎所有會友都加入了群組。「我們每週有三次聚會,分別是週日、週二和週四的下午六點。我們一起崇拜、讚美、敬拜神。每個人都開口禱告和分享感受,交換最新消息,並列出代禱事項。」

Moushi經常致電或拜訪會友,看看他們有什麼需要。「身為牧師,我比較可以在城市內自由行動,可以提供必需品給有需要的家庭。除了物質上的需求,不少人感到疲憊和恐懼,我陪伴他們一起禱告,他們因為教會的關心受到鼓勵。」他請大家為他與教會,以及全世界代禱,禱告這場危機盡快結束,讓人免於飢餓之苦。

禱告:求主賜下當地所需資源,並祝福教會的工作,給予人們即時的幫助和力量。

(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2020年《全球守望名單》發佈 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面臨逼迫

每年1月下旬由敞開的門(Open Doors)發佈的「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簡稱WWL)列出全球受逼迫前50個最嚴峻的國家。與2019相比,前10名國家的唯一變化是蘇丹和厄立特里亞互換了第6和第7位。在蘇丹,儘管擔任了30多年的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被罷免,但到目前為止,全國基督徒的情况幾乎沒有改變。

73個國家顯示「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在全世界,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被衡量為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逼迫。綜觀前50個國家,壓力正在上升。有34個國家的逼迫水平達「甚高」,有2.6億基督徒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去年(2019)是29個國家。據估計,在23個未列入前50名的國家中,至少還有5,000萬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狀況。

WWL的制定是基於廣泛的調查和專家訪談,以及全球頭條事件人物的遭遇,例如巴基斯坦的Asia Bibi,終於擺脫了死亡威脅,於2019年5月在加拿大開始了新生活。

世界上兩個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國家,一個是印度,另一個是中國,分別面臨著「極度」和「甚高」逼迫,儘管呈現方式非常不同。

印度於去年首次進入前10名,今年仍不變。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的人民黨政府在2019年5月連任第二屆任期後,極端的印度民族主義有所增長。WWL的分析師今年至少記錄了447宗事件,而被殺基督徒比2019年少。

中國從去年的第27位上升到今年第23位。隨著新的法規在全國推行,不僅限制地下家庭教會,還限制國家認可的三自愛國運動和中國天主教愛國協會的教會。因為公共領域禁止宗教,使得一些老師和醫務人員受到壓力要簽署文件說他們沒有宗教信仰。在某些地區,老年人被告知,如果他們不放棄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他們的養老金將被削減。這一切都是在通過人臉識別和其他技術進行越來越普遍的監控背景下發生的。

在某些國家是政府給基督徒施加壓力,有時還施加暴力。在中東、東南亞、東非和薩赫勒地區,是其他勢力使基督徒的生命沒有保障。特別是在薩赫勒地區,伊斯蘭激進分子的崛起不僅對基督徒,而且對該地區的國家和政府的存在,甚至對世界其他地區都構成了挑戰。

敞開的門國際行政總裁Dan Ole Shani說:「自1992年,敞開的門一直關注世界各地因信仰而遭受逼迫的基督徒困境。從2002年的WWL開始,北韓一直被列為最惡劣的國家。今年阿富汗是緊隨其後的第2名,然後是索馬里。今年前10位的變化不大,包括利比亞和葉門等受衝突困擾的國家。另外,由於來自家庭、同事、社區、警察、法律制度和國家結構的壓力和暴力加劇,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的國家數目有所增加。」

至於第6位的厄立特里亞,因為「宗教自由繼續被剝奪」,聯合國於2019年5月聽說有數百名基督徒面臨拘留。6月,政府突然關閉了全部22所天主教經營的診所,並逮捕了5名東正教神父。8月,厄立特里亞的東正教宗主教(於2007年被政府軟禁)被親政府的主教指控為異端而被逐出自己的教會。

從撒哈拉以南非洲到斯里蘭卡,基督徒承受著高度壓力:

  • 斯里蘭卡在復活節主日有三座教堂和旅館遭受襲擊,釀成250多人喪生,其中包括45名兒童;超過500人受傷。
  • 在菲律賓南部霍洛島一個村莊的天主堂,20人遭炸彈炸死。
  • 在中國,國家認可的和「地下」教會至少在23個省受到侵擾或關閉。在新疆,已知至少有一所國家認可的教會,要求聚會者排隊進行人臉識別檢查。
  • 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暴力的伊斯蘭激進分子殺害了教會領袖,綁架家人以勒索贖金,並燒毀了教堂和學校。
  • 在埃及,恐怖分子襲擊了一輛前往參觀修道院的公共汽車,造成7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襲擊發生的同一地點,約近18個月前,有28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當時蒙面槍手向他們的車輛開火。
  • 在伊朗,有194名基督徒被捕,其中114人在2018年聖誕節前一週被捕;9個城市的幾個家庭教會遭突襲搜查。

 

(KRT訊)

新聞來源:敞開的門

禱告:求主為受逼迫的信徒開道路,轉化當地屬靈氛圍;願信徒在患難中持守信心和盼望,見證主的慈愛和美善。

 

 

 

墨西哥牧師在講壇上 被近距離槍擊身亡

在墨西哥針對信仰領袖的暴力陰霾籠罩下中,牧師Alfrery Líctor Cruz Canseco在主日崇拜中被槍殺。他當時於瓦哈卡市的Tlalixtac de Cabrera鎮Fraternidad Cristiana教會講道。據《基督郵報》報導,他被近距離槍擊,隨後死亡。

監察組織國際無聲者之友(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簡稱CSW)主席Merwyn Thomas說:「我們向Cruz Canseco牧師的家庭和會眾致以深切慰問。他在講壇被瞄準擊殺,實在令人震驚。」

該名攻擊者並無企圖向其他人開槍,會眾亦成功阻止他逃脫,使其最後被捕。牧師在送往醫院途中證實不治,遺下妻子及兒女。Canseco牧師離世前,該區已有幾位信仰領袖受襲。曾經營古巴移民庇護所的Aarón Méndez Ruiz牧師,在月初被劫持。Thomas說:「我們持續關注Méndez Ruiz牧師的狀況,並促請墨西哥政府竭盡全力確保他能安全歸回,調查所有同類案件及拘捕有關人等。」

CSW相信這幾次的襲擊由犯罪組織在背後策劃,其動機未明。墨西哥天主教多媒體中心主任Sergio Omar Sotelo Aguilar向《今日美國報》表示:「即使沒有戰爭在我國發生,我們卻是有著最多神職人員被謀殺的國家。」自2012年以來,墨西哥最少有26名神父被殺。很多人認為在墨西哥當天主教神職人員是世上最危險的工作。

Thomas說:「我們呼籲國際團體聯繫墨西哥政府,共同處理相關問題,並認可宗教領袖的角色,不僅視他們為提倡和平、公義、正直而發聲的一群,更視他們為人權擁護者。」

墨西哥因暴力事件多發而聞名,在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 USA)全球守望名單排第39位。敞開的門說:「由於政府未能有效打擊暴力問題,部份基督徒迫不得已自行採取安全策略,以保護自己免受逼害,包括連繫犯罪組織的領袖。」

「有組織罪案主要以神父及牧師為目標,而當地當權者透過罰款、剝奪基本社會服務及監禁來逼害基督徒。格雷羅州檢察長曾錯誤地暗指神職人員參與犯罪活動,導致宗教張力升溫。」

(來源: 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8月2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的公義在墨西哥彰顯,粉碎當地的黑暗勢力,轉化屬靈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