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強制封城 敘利亞糧食危機加劇

敘利亞北部聯合教會(The Alliance Church)George Moushi牧師最近向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談及國家深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敘利亞歷經9年內戰和伊斯蘭國(ISIS)的摧殘,如今又要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他說:「我看見男男女女因為飢餓而哭求。」

敘國政府因應疫情,強制執行嚴格封城,也使當地基督徒更感絕望,尤其是北部的居民。

食物需求大增

Moushi的教會位於卡米什利(Qamishl)東北部,靠近土耳其邊境,該區受疫情和封鎖政策嚴重影響,尤其是每日打散工的人。「餵養家人和孩子的食物需求比以往要大,本來就貧困的家庭,受到的影響更大。」敘國有八成人口活在貧窮線下,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數十萬人擠在「國內流離失所者收容營」(IDP camp),如今情形無疑是雪上加霜。

「敞開的門」敘利亞事工監督Mourad說:「需求來得又猛又急,每個地區都有人哭求幫助。」

如今是彰顯耶穌大愛的時刻

2019年後期,土耳其軍隊入侵敘利亞北部,建立軍事安全區,敞開的門與當地伙伴合作,發放食物和補給品給當地顛沛流離的信徒和家庭。

2020年的原定計劃是減少緊急食物發放,只提供給最貧窮和最有需要的人。Mourad說:「這是希望有能力的人可以漸漸自食其力,不過最近半年的經濟危機,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食物需求不減反增。於是我們又重啟發放事工,教會現在該為人群站出來、支持他們,並在危難時刻彰顯耶穌的愛。」

Moushi說:「現在最大的需要是食物。在短短兩小時內,教會就發出80個家庭的食物配給券。然而,有需要的家庭數目遠超過80個,我們盡所能幫忙。很多人都在挨餓,有人因為沒有食物給孩子吃,跟我哭訴。我們極需要支持更多家庭的資金。」

七成醫療人員已離開

截至5月7日,敘利亞有45宗確診個案,當中3人死亡,全都集中在首都大馬士革。戰爭摧毀了醫療體系,北部受創最嚴重,恐成為疫情擴散的破口。數百套醫療器材遭炸毀,一半的醫院和診所只能維持部分運作。

美聯社報導,有七成醫護人員已離開,留下的人員也僅能用垃圾袋來充當防護衣。外界的醫療資源無法進到敘利亞,過去從伊拉克駛來的聯合國船隻,現在也遭盟國俄羅斯禁止。

疫情之下教會保持關係、同心禱告

當地因應疫情實施宵禁,從下午兩點到隔日早晨六點,沒有人可以出家門,只有有限人數可以外出採買必需品。

教會被迫禁止實體聚會,必須以其他方式崇拜,Moushi的教會利用通訊軟件保持聯繫,幾乎所有會友都加入了群組。「我們每週有三次聚會,分別是週日、週二和週四的下午六點。我們一起崇拜、讚美、敬拜神。每個人都開口禱告和分享感受,交換最新消息,並列出代禱事項。」

Moushi經常致電或拜訪會友,看看他們有什麼需要。「身為牧師,我比較可以在城市內自由行動,可以提供必需品給有需要的家庭。除了物質上的需求,不少人感到疲憊和恐懼,我陪伴他們一起禱告,他們因為教會的關心受到鼓勵。」他請大家為他與教會,以及全世界代禱,禱告這場危機盡快結束,讓人免於飢餓之苦。

禱告:求主賜下當地所需資源,並祝福教會的工作,給予人們即時的幫助和力量。

(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2020年《全球守望名單》發佈 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面臨逼迫

每年1月下旬由敞開的門(Open Doors)發佈的「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簡稱WWL)列出全球受逼迫前50個最嚴峻的國家。與2019相比,前10名國家的唯一變化是蘇丹和厄立特里亞互換了第6和第7位。在蘇丹,儘管擔任了30多年的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被罷免,但到目前為止,全國基督徒的情况幾乎沒有改變。

73個國家顯示「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在全世界,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被衡量為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逼迫。綜觀前50個國家,壓力正在上升。有34個國家的逼迫水平達「甚高」,有2.6億基督徒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去年(2019)是29個國家。據估計,在23個未列入前50名的國家中,至少還有5,000萬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狀況。

WWL的制定是基於廣泛的調查和專家訪談,以及全球頭條事件人物的遭遇,例如巴基斯坦的Asia Bibi,終於擺脫了死亡威脅,於2019年5月在加拿大開始了新生活。

世界上兩個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國家,一個是印度,另一個是中國,分別面臨著「極度」和「甚高」逼迫,儘管呈現方式非常不同。

印度於去年首次進入前10名,今年仍不變。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的人民黨政府在2019年5月連任第二屆任期後,極端的印度民族主義有所增長。WWL的分析師今年至少記錄了447宗事件,而被殺基督徒比2019年少。

中國從去年的第27位上升到今年第23位。隨著新的法規在全國推行,不僅限制地下家庭教會,還限制國家認可的三自愛國運動和中國天主教愛國協會的教會。因為公共領域禁止宗教,使得一些老師和醫務人員受到壓力要簽署文件說他們沒有宗教信仰。在某些地區,老年人被告知,如果他們不放棄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他們的養老金將被削減。這一切都是在通過人臉識別和其他技術進行越來越普遍的監控背景下發生的。

在某些國家是政府給基督徒施加壓力,有時還施加暴力。在中東、東南亞、東非和薩赫勒地區,是其他勢力使基督徒的生命沒有保障。特別是在薩赫勒地區,伊斯蘭激進分子的崛起不僅對基督徒,而且對該地區的國家和政府的存在,甚至對世界其他地區都構成了挑戰。

敞開的門國際行政總裁Dan Ole Shani說:「自1992年,敞開的門一直關注世界各地因信仰而遭受逼迫的基督徒困境。從2002年的WWL開始,北韓一直被列為最惡劣的國家。今年阿富汗是緊隨其後的第2名,然後是索馬里。今年前10位的變化不大,包括利比亞和葉門等受衝突困擾的國家。另外,由於來自家庭、同事、社區、警察、法律制度和國家結構的壓力和暴力加劇,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的國家數目有所增加。」

至於第6位的厄立特里亞,因為「宗教自由繼續被剝奪」,聯合國於2019年5月聽說有數百名基督徒面臨拘留。6月,政府突然關閉了全部22所天主教經營的診所,並逮捕了5名東正教神父。8月,厄立特里亞的東正教宗主教(於2007年被政府軟禁)被親政府的主教指控為異端而被逐出自己的教會。

從撒哈拉以南非洲到斯里蘭卡,基督徒承受著高度壓力:

  • 斯里蘭卡在復活節主日有三座教堂和旅館遭受襲擊,釀成250多人喪生,其中包括45名兒童;超過500人受傷。
  • 在菲律賓南部霍洛島一個村莊的天主堂,20人遭炸彈炸死。
  • 在中國,國家認可的和「地下」教會至少在23個省受到侵擾或關閉。在新疆,已知至少有一所國家認可的教會,要求聚會者排隊進行人臉識別檢查。
  • 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暴力的伊斯蘭激進分子殺害了教會領袖,綁架家人以勒索贖金,並燒毀了教堂和學校。
  • 在埃及,恐怖分子襲擊了一輛前往參觀修道院的公共汽車,造成7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襲擊發生的同一地點,約近18個月前,有28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當時蒙面槍手向他們的車輛開火。
  • 在伊朗,有194名基督徒被捕,其中114人在2018年聖誕節前一週被捕;9個城市的幾個家庭教會遭突襲搜查。

 

(KRT訊)

新聞來源:敞開的門

禱告:求主為受逼迫的信徒開道路,轉化當地屬靈氛圍;願信徒在患難中持守信心和盼望,見證主的慈愛和美善。

 

 

 

墨西哥牧師在講壇上 被近距離槍擊身亡

在墨西哥針對信仰領袖的暴力陰霾籠罩下中,牧師Alfrery Líctor Cruz Canseco在主日崇拜中被槍殺。他當時於瓦哈卡市的Tlalixtac de Cabrera鎮Fraternidad Cristiana教會講道。據《基督郵報》報導,他被近距離槍擊,隨後死亡。

監察組織國際無聲者之友(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簡稱CSW)主席Merwyn Thomas說:「我們向Cruz Canseco牧師的家庭和會眾致以深切慰問。他在講壇被瞄準擊殺,實在令人震驚。」

該名攻擊者並無企圖向其他人開槍,會眾亦成功阻止他逃脫,使其最後被捕。牧師在送往醫院途中證實不治,遺下妻子及兒女。Canseco牧師離世前,該區已有幾位信仰領袖受襲。曾經營古巴移民庇護所的Aarón Méndez Ruiz牧師,在月初被劫持。Thomas說:「我們持續關注Méndez Ruiz牧師的狀況,並促請墨西哥政府竭盡全力確保他能安全歸回,調查所有同類案件及拘捕有關人等。」

CSW相信這幾次的襲擊由犯罪組織在背後策劃,其動機未明。墨西哥天主教多媒體中心主任Sergio Omar Sotelo Aguilar向《今日美國報》表示:「即使沒有戰爭在我國發生,我們卻是有著最多神職人員被謀殺的國家。」自2012年以來,墨西哥最少有26名神父被殺。很多人認為在墨西哥當天主教神職人員是世上最危險的工作。

Thomas說:「我們呼籲國際團體聯繫墨西哥政府,共同處理相關問題,並認可宗教領袖的角色,不僅視他們為提倡和平、公義、正直而發聲的一群,更視他們為人權擁護者。」

墨西哥因暴力事件多發而聞名,在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 USA)全球守望名單排第39位。敞開的門說:「由於政府未能有效打擊暴力問題,部份基督徒迫不得已自行採取安全策略,以保護自己免受逼害,包括連繫犯罪組織的領袖。」

「有組織罪案主要以神父及牧師為目標,而當地當權者透過罰款、剝奪基本社會服務及監禁來逼害基督徒。格雷羅州檢察長曾錯誤地暗指神職人員參與犯罪活動,導致宗教張力升溫。」

(來源: 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8月2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的公義在墨西哥彰顯,粉碎當地的黑暗勢力,轉化屬靈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