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知道我的夢是否從神而來?(下)-【夢教室】專欄

我喜歡夢。我喜愛神聲音的各種層面,祂與我們每個人的關係都充滿創意。我也喜歡解夢,因為每一個來自神的夢都在傳遞祂對作夢者的心意,我可以更深體會祂的愛。在上一篇,我提到夢的三個來源,即仇敵、人的魂和神。我提出了一些方法來辨認出來自仇敵和魂的夢。這篇我們將探討如何認出來自神的夢。夢是「啟示」的一種,與啟示遵循相同的規律,來自神的夢有以下6個屬性:1. 合乎聖經;2. 符合神的性情和屬性;3. 真實準確;4. 結好果子;5. 指向耶穌;6. 充滿色彩和光芒。

1. 聖經測試

來自神的夢不會違背祂已經在聖經中所顯明的。與其他啟示形式一樣,夢絕對不會創造新教義或建立信仰或實踐的規則——只有聖經可以。來自神的夢不會告訴你偷盜、姦淫、謀殺或違反任何其他道德誡命。同樣,來自神的夢不會告訴你另一個神才是神、不要祈禱、去教堂、分享你的信仰、服事或奉獻。來自神的夢不會改變聖經。

2. 屬性測試

辨識神聲音的關鍵之一,是明白指證和定罪的分別。指證是關於行為,定罪是關於身份。指證是具體的,定罪是模糊的。指證剖入內心,但留下改變的盼望,定罪使我們失去改變的盼望。當我們被定罪的時候,我們開始相信我們罪惡如此重大,永遠不能得自由。

聖靈會顯明我們甚麼方面還未活出我們在基督裡的新生命,以致我們可以悔改以及歸向祂的心。同時,仇敵會誣衊和控告我們,直到我們失去盼望、感到挫敗。當聖靈指證我們的心時,我們可以悔改歸向祂的道路,罪的重壓就被挪去。然而,當仇敵將我們定罪的時候,無論我們悔改多少次,都覺得不夠。一個讓你感到絕望的夢——比方說神認為你永遠不夠好,或者你做了一些事令你永遠被定罪,無法進入神的命定——都不是來自神的,是來自仇敵的。斥責這些夢,不要相信它們。相反,祈求神向你顯明祂的心意。

3. 準確度測試

啟示這個詞是指你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準確的「啟示」不見得就是來自神(太7:21-23)。與此同時,神並不撒謊,所以從祂那裡得到的啟示必定準確。分辨啟示來自神與否,能讓我們免於追逐迷惑人的異象奇事,甚至啟示。雖然準確度測試在肯定一個夢是否來自神時很重要,但是要與其他測試同時執行。

4. 果子測試

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加5:22-23)來自神的夢永遠不會指示你恨惡別人、變得懼怕,失去自控或指責別人。

你們心裏若懷着惡毒的嫉妒和自私,就不可自誇,不可說謊話抵擋真理。 這樣的智慧不是從上頭下來的,而是屬地上的,屬情慾的,屬鬼魔的。 在何處有嫉妒、自私,在何處就有動亂和各樣的壞事。 惟獨從上頭來的智慧,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和美善的果子,沒有偏私,沒有虛偽。 (雅 3:14-17)

5. 耶穌測試

在申命記13、18章中,神給予了辨識真假啟示的重點。在辨別夢的來源時,這是我們主要應該問的問題:「啟示正在指向耶穌以外的神嗎?」預言的靈是為耶穌作見證的(啟19:10),這代表所有真實的啟示都會引導我們指向耶穌。「這個夢引誘你相信耶穌以外的事物,還是叫你的心更愛祂?」

6. 顏色測試

神是光明的,祂的寶座周圍有色彩繽紛的彩虹。聖經經常使用光與暗、晝與夜作為善與惡,神與撒旦的隱喻。來自神的夢往往會充滿繽紛的顏色和明亮的光輝。

需要記住的事情

分辨夢的基礎是我們與神的關係。當你靠近神的時候,祂會揭示什麼是來自祂,什麼不是。從一個關係的角度來理解夢和超自然的經驗,才是安全穩妥的根基。你的天父很好,祂想跟你說話。當你向祂求餅時,祂不會給你石頭(路11:11-13)。


文@莊.多馬(John E. Thomas)
譯@盧輝

坎特伯里大主教透露有抑鬱症狀 「感到不可名狀的絕望」

英國聖公會現任坎特伯里大主教賈斯汀.威爾比(Justin Welby)最近向傳媒透露,自己近年出現抑鬱症狀。

威爾比透露他在過去的一年裡,多次感到絕望。他說:「我有那些時刻,就是當客觀上一切都很好,但卻感到不可名狀的絕望。」然而,他並未被正式診斷為患上抑鬱症。

威爾比和妻子卡羅琳在1983年的車禍中失去了七個月大的女兒,他後來形容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

2002至2007年間,威爾比在肯尼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尼日利亞工作,在這些衝突地區工作之後,接受過關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輔導。

此外,威爾比的身世亦出人意表。他60年來一直以為自己的親生父親是加文.威爾比(Gavin Welby)。直到2016年,英國電訊報調查後發現,基因測試證實其生父是前首相丘吉爾的最後一位私人秘書安東尼.蒙塔古.布朗爵士。威爾比的母親在與加文.威爾比結婚前的一個月內,曾在酒醉中與該男子發生關係,而生下威爾比。

威爾比小時候,父母都是酗酒的,他記得童年一些「非常糟糕的時刻」。他說:「要和酗酒者生活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混亂、可怕和令人不安,非常嚇人。同時,我內心在交戰,因為愛他們,但又希望他們不是那樣的人。」數年後他的父母離異,母親戒除酗酒,改嫁他人。

大主教的女兒凱瑟琳(Katharine Welby-Roberts)19歲時被診斷患上抑鬱症,及慢性疲勞綜合症。她寫過關於自己與精神病、焦慮和自殺邊緣的掙扎。今年初,她說當自己有自殺的念頭時,不能再向父親求助。「在那個階段,我和父母的關係並不是很好。當女兒不和父母說話的時候,父母能做的有限。他們沒有意識到我的精神健康已經有多糟。」

威爾比大主教說:「目前抑鬱症似乎已經過去了。」他補充說,他仍然認為加文.威爾比是他的父親。

(來源:英國電訊報,2017年10月11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施恩幫助威爾比大主教和家人完全勝過抑鬱。

【Kingdom LIFE】太太欲出家 丈夫為她削髮 神大能修補破裂婚姻

俗語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就如人的生命一樣,每個家庭都會面對不同問題與難處,但我們的神是定意要祝福家庭的主,使夫妻、父母與子女,甚至是三、四代人之間的關係經歷和好與復興。今期Kingdom Life採訪了唯君一家,與大家分享神是如何改變和祝福他們的家庭,成就神家庭復興的心意。

記者:莫嵐

全家決志歸主

唯君以前是一名佛教徒,從來沒有聽過福音。在她的女兒剛剛出生時,因著先生在異性關係上的軟弱,他們夫妻的關係非常差,有好幾年的時間唯君都覺得很辛苦,找不到希望和方向。而那些法師卻與唯君說,因為她的行為不夠好,功德也不夠,才會出現這些苦難。「當時我不斷去祈求,很想為自己的人生找到一條出路。在女兒出生後不久,我甚至想要出家。」唯君回憶過去,自己曾置身於絕望的處境中。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唯君的女兒讀幼稚園K1時,那年女兒從聖誕節派對回來後,不斷在唱一首詩歌給父母聽。唯君覺得很好奇,於是問女兒:「耶穌是誰?你為什麼會唱這首歌?」很奇妙地,女兒竟然拉著他們的手,說:「爸爸媽媽,我們一齊祈禱吧!」唯君和先生都很感動,流著眼淚聽女兒為他們祈禱。女兒在這個幼稚園的四年裡,學校的宣教師不但教導孩子認識神,也一直向我們一家傳福音。2013年,女兒上小學之前,唯君的先生又因著同樣的軟弱,夫妻之間的關係再次經歷巨大的危機。「有一天,我實在忍受不了這樣的狀態,我心底裡其實相信這個神是真實的。於是,我們一家三口就決定按著福音小冊子的祈禱文,在家中決志信主了!現在回過頭望,我知道神在那一刻不但已經進入到我們的心中,也已經成為我們一家之主了。」

不再一樣的家庭

從決志的那天起,唯君全家真實地經歷了神的改變與祝福。之前唯君的婚姻出現破裂,是因著先生生命中的軟弱和罪的捆綁,令他無法靠著自己改變,夫妻間衝突不斷。但從決志的那天開始,先生立刻就被神改變,過去在異性相處上的軟弱,現在連想都不再去想。而先生本身的工作非常忙碌,過去基本上除了過年的那幾天休息,平時都在工作。但信主之後,從2013年9月1日開始,先生就決定每逢主日都會休息,分別出來歸給神為聖,直到現在也是這樣。

而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也經歷了和好,從過去的兩三天就大吵一架,到現在懂得以祈禱守護對方。「例如,有一次,當我先生回家時,我心裡有些不平安,隱約感到是他有異性方面的試探。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我可能會大發脾氣,甚至試過將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但其實這樣做只令他離我越來越遠。但現在我會問他:『你最近是否有特別事需要代禱?』先生會明白我的關心和憂慮,於是回應:『你為我工作祈禱吧,讓我有智慧,懂得如何應對。』神的平安就在唯君一家中間了,讓夫妻兩個都不再受到仇敵的威嚇和攪擾。而家庭祭壇也從他們一家決志開始建立了。以前,唯君在家中有個神壇,是不讓任何人碰的,而今天,他們常常全家一齊敬拜祈禱,甚至6個小時也不會疲倦。「當初,我差點出家了,是我的先生親自為我剃頭,我們的婚姻和我的人生都幾乎走到了盡頭。而今日,我明白了人的盡頭,其實是神的開始。以前我覺得沒有快樂,常常是圍繞自己的問題,找不到出路,但今天,我們仍然會遇到難處,但我卻有從心裡出來的喜樂。」

唯君削髮後

唯君一家的信主,也成為了兩個家族,三代人的祝福。唯君的媽媽從前有黑社會背景,遺留下不少的壞習慣,但因著唯君一家的緣故,也決志並且受洗了。她的生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經常在家附近的公園看聖經,有時長達6小時,已經維持了一年半的時間。而有時媽媽出現軟弱,甚至想離開耶穌時,唯君都會鼓勵她,一起向耶穌傾訴祈禱。而最近唯君與媽媽發生衝突,關係出現破裂,唯君就向神祈禱,祈求神幫助她饒恕媽媽。而在上個星期弟弟的婚禮當中,因著唯君的兒子向婆婆索抱,成為唯君與媽媽之間橋樑,關係的冰封開始融化,最後和好就在婚禮中成就了。唯君很感謝神,保守看顧他們家族三代人的屬靈生命。

家庭復興的異象

談到對家庭的服事關鍵,唯君認為同行是最重要的。「我喜歡與別人同行。而我自己就是經歷了女兒幼稚園的宣教師與我們家庭的4年同行,才能渡過艱難,並且願意接受神。如果沒有同行,即使有見證其實也是不夠的。」唯君的女兒讀幼稚園時,她經常去參加幼稚園星期五的親子崇拜。而就在她剃頭後第二天,唯君去參加幼稚園家長會時,情緒非常低落,那位宣教師見到後,就為她祈禱,唯君就開始不斷的流淚。「我相信,我當時被神的愛和聖靈觸摸了!」

因著自己和家庭經歷神的更新,唯君對家庭的復興特別有感動去服事。現在她也常常為著所認識的家庭祈禱,當中有很多都在經歷著困難,唯君選擇與他們同行,鼓勵太太們去祈禱,告訴他們有時人真的不能做什麼,唯有神能改變一切,不能放棄祈禱。「現在我們也常常站在台上講見證。而每次我們都是全家出動去為神作見證的。現在我的兒子只有幾個月大,但每當聽到某些家庭有緊急需要,我都會抱著兒子衝出去。我覺得能夠一家服事神就是最大的祝福了

一家參加「伊甸園共證婚盟」典禮

【Kingdom LIFE】不被「永久傷殘」限制 宣揚運動改變人生

缺乏運動對身體健康不利,是幾乎人人都知道的事實,可是仍有不少香港人懶得去做運動。今期Kingdom Life受訪者吳凱琪卻極為熱愛運動,即使被醫生「宣判」了永久傷殘,仍然冒生命危險克服障礙再次參與運動。她面對逆境的無比勇氣,必定能激勵從不運動的人踏出第一步。

從運動健將到永久傷殘

吳凱琪自言,她自小就喜愛運動,並有打不死精神,不輕易放棄。「以往我什麼運動都會參與,也覺得自己很有天份,每玩一種新運動,都很容易上手。」她曾是學校籃球校隊成員,也曾被職業籃球隊招攬,及後更前往外國組織球隊。「直到病發,頓時覺得世界變成灰色!」2007年,吳凱琪因先天性腦血管畸形而突然中風,切除部份小腦組織,不單止無法再做運動,更連走路、吃飯、上廁所的基本生活技能都失去了。

常人面對如此的絕境,要重新振作談何容易,而自小認識耶穌的吳凱琪坦言,是信仰令她走出黑暗。「我會用以前讀過的聖經來鼓勵自己。」她的孖生妹妹見證著整個過程,從她發病到做手術,再陷入半昏迷的狀態,都一直在姐姐的身邊支持著她,更帶弟兄姊妹來為她禱告。「即使我半昏迷,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也覺得他們很好,再加上妹妹的支持,令我再有力量去為自己付出!」

krt322-13a醫生曾判斷吳凱琪永久傷殘

從永久傷殘變回運動健將

當時醫生已斷定吳凱琪永久傷殘,她連走路、拿一張椅、倒一杯水都需要重新練習,甚至說話也無法清晰表達,組織能力非常弱。雖然她行為上做不到,但裡面卻仍有努力嘗試的想法,首先是多吃東西,令自己四肢更有力。「吃完又嘔,嘔完又吃,即使情況如此惡劣,我仍然繼續堅決去做!」為了鍛鍊腦筋,她更不停說話。即使身邊沒有人聽得明白她說什麼,她仍然堅持繼續說。她又常常借護士扶她去洗手間的機會,多練習走路。「即使是去洗手間都要練習。」她在外國醫院就醫一個月,其後回港繼續接受治療,從躺在病床上,到坐輪椅,到後來慢慢站起來,經歷了很長時間的康復歷程。

回憶起當初的復康之路,吳凱琪形容是「百般滋味在心頭」。許多人在絕望中只看見「不可能」,但吳凱琪面對永久傷殘的「宣判」,不單止沒有就此放棄自己,更對人生仍然抱有夢想,仍希望參與不同運動。「首先必須勇敢接受事情!」她在自己的限制之上重新出發,從最簡單的行動開始做起,繼而再針對自己的弱項參與一些運動,例如知道自己視力不足,便嘗試射箭去鍛鍊視覺,又打乒乓球去鍛鍊自己的反應。「我常常跟家人說,即使我真的下半身癱瘓了,我也不會不開心,因為我仍然可以打輪椅籃球!」她說,「許多時候都是我們自設限制,其實只要稍為改變一下,沒有什麼是困難的!」從不能走路到可以再次跑步,到後來參加馬拉松,甚至是跑樓梯,吳凱琪說:「怎會沒有可能?」

永遠別覺得自己「不行」

即使醫生判斷她仍有突然爆血管的可能,她仍然堅持嘗試不同的運動。「就算是要爆血管,我也要在運動場上爆!」是什麼令吳凱琪對運動有這麼大的熱情?「運動後出一身汗,不但可以令體重減輕,更可以令人感到輕鬆快樂。」她又認為,跟別人一起參與運動,能使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

談到現時的夢想,吳凱琪希望能推動更多人一起做運動。她認為,做運動令人身心健康,可以減免許多不開心事情的發生。許多人甚至連簡單的運動都不願意做,吳凱琪覺得凡事先別覺得自己「不行」,最重要是願意嘗試,找出適合自己的方法。

吳凱琪參加跑樓梯比賽
吳凱琪參加跑樓梯比賽

吳凱琪在偶然機會下被提名參選由「運動改變人生基金會」主辦的「運動改變人生大獎」,更被邀到各學校分享自己的故事。該獎勵計劃藉著發掘及嘉獎「以運動改變生命」的真實奮鬥故事,對在人生路上,突破自己,自強,成就自己也成就他人的生命鬥士給予認同及支持。同時鼓勵大眾以得獎者為目標,令運動精神得以延續,以生命影響生命。

(記者陳淑安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