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海上絲綢之路的門戶

海上絲綢之路,是古代中外貿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橋樑,兩千多年來,這條海上通道不但促進物產交流,更讓不同種族、宗教及文化互相交融,其中的港口,更是發揮了連接不同國家與文明的門戶作用。16世紀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入華也大都由海路而來,如利瑪竇、湯若望等,他們一方面向中國人傳播西方的科學知識和天主教教義,另一方面將中國文化介紹到西方。

 

一、海上絲綢之路的五個歷史階段

形成期——秦漢

先秦時期,嶺南地區的海上交往為海上絲綢之路的形成奠定了基礎。後來漢武帝開辟了海上通道。據學者考証,漢代使臣的航線,大致是經今天越南、緬甸,到達孟加拉灣,再由印度東海岸,經斯里蘭卡回航。東漢還記載了與羅馬帝國第一次的來往。

發展期——魏晉

三國時代是在海上絲綢之路從陸地轉向海洋的承前啟後與最終形成的關鍵時期。據文獻考証,當時孫吳造船業已經達到了國際領先的水準。同時,絲織業已遠超兩漢的水準與規模,始創了官營絲織。絲綢業與造船業的發展,促進了東海絲綢之路的形成。

繁盛期——隋唐

由於西域戰火不斷,陸上絲綢之路被戰爭所阻斷。而唐代通往東南亞、印度洋、紅海,及至非洲大陸的航路紛紛開通與延伸,海上絲綢之路替代了陸上絲綢之路,成為我國對外交往的主要通道。唐代,這條以運輸絲綢到西方的航路,叫作「廣州通海夷道」,是我國海上絲綢之路的最早叫法。

鼎盛時期——宋元

中國與世界60多個國家有直接的商貿往來。南宋十分重視和鼓勵海外貿易,不僅在沿海各地設置市舶司,而且還派人攜帶詔書和絲織品出海招徠外國商人來華貿易。元代陸海並舉,中西交通路線空前擴展與暢通,此時中國人頭腦中的「西方」概念,已從兩漢與唐宋時期的中亞、西亞、北非地區擴展到了歐洲。

由盛及衰——明清

明代,15 世紀初鄭和下西洋,海上絲綢之路發展到了鼎盛時期。鄭和先後七次率船隊遠航,持續 28 年之久,足跡遍及亞、非39個國家和地區,標志中國的造船技術和航海能力發展至歷史的巔峰,同時也將海上絲綢之路推向了鼎盛。明清兩代,由於政府實行海禁政策.廣州成為惟一對外開放的貿易大港,形成了空前的全球性大循環貿易,並且一直延續和保持到鴉片戰爭前夕而不衰。

 

二、中國境內海上絲綢之路主要港口

廣州

從3世紀起,廣州已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主港。清朝推行「一口通商」政策,使廣州成為全國海外貿易的唯一合法口岸,並設立十三行商,負責經營進出口貿易。廣州是世界海上交通史上惟一的2000多年長盛不衰的大港。

泉州

宋末至元代,泉州與埃及的亞歷山大港並稱為「世界第一大港」。泉州作為東西洋間國際貿易網的東方支撐點,佔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在馬可波羅遊記裡,泉州港被譽為東方第一大港,深受馬可波羅遊記影響的哥倫布致力尋找東方新航路,在意外發現美洲時還認為終於到了泉州。

寧波

古稱明州。寧波的海外交通始於東漢晚期。唐代,明州成為中國港口與造船最發達的地區之一,躋身於四大名港之列。兩宋時,靠北的外貿港先後為遼、金所佔,或受戰事影響,外貿大量轉移到寧波。中國的東海航線主要由寧波進出港。

南京

15世紀,明朝鄭和下西洋使南京成為其造船基地和始發港,見證了海上絲路最後的輝煌。永樂皇帝曾修建大型官辦造船基地龍江寶船廠等歷史遺存,見證這一航海壯舉。

揚州

從空間地理上來講,大運河把「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聯繫起來。揚州則借其在大運河沿線城市中的獨特位置,成為「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連接點。

香港

位處珠江三角洲邊陲,靠近廣州,地理上扮演著廣州門戶的角色。在唐代,屯門是往來廣州商船的必經之地。後來,隨著廣州在宋明時期發展成主要港口,香港於海上絲綢之路的地位也日趨重要。到了清代,廣州成為中國唯一對外開放的港口。外國商船在進入廣州以前,往往會停泊於香港仔石排灣海面補給。

 

 

守望這城廿四.七2019 為我城呼求神

香港青年禱告匯聚一同敬拜禱告守望城市進入20202019年的跨年「守望這城廿四.七」敬拜禱告,聚集了超過40隊來自香港不同機構及教會的敬拜隊伍,12月25至1月1日期間,以24小時不止息的敬拜禱告,為這城祝福。

兩代的擁抱

根據主辦單位分享,廿四.七跨年敬拜禱告聚集已經舉行超過3年,今年的聚集有四個特點:全部隊伍均是由年青人組成;其中不少敬拜隊伍是跨教會及機構的組合;今年增設多元媒體服事區,包括舞蹈服事、先知性繪畫祝福,以及天父的擁抱等;兩代的同行和擁抱,上一代表達對年青人的接納。

多元媒體服事團隊負責人明娜分享,在最近的這段日子,他們看到神不斷使用多元媒體形式,去服事很多社區。今年的廿四.七聚集,他們很想使用這些元素去祝福每個參與廿四.七的基督徒,其中有一個很特別的攤位,就是「天父的擁抱」。當很多年青人來到這裡,被神的靈和說話觸動時,很需要上一代好像天父爸爸的擁抱,帶來一個多代的修補。

家的呼求

天梯使團總幹事吳文麗傳道(Eva)分享,很多年青人心裡都對香港有一份情,在屬靈上,有一群年青人已經預備好為這個城市向神呼喊。他們裡面有一個渴望:原來這個城市我是有份的。Eva又談到,如果以前對年青人說,這個城市你有份,他們會覺得比較抽離。現在他們對香港的擁有感大了很多,這是好的,他們的心被神調教,對城市的負擔大大增加。

Eva又談到,現在無論是這個城市,還是這個時代,都在呼求「家」,大家心底有一個呼喊:「能否有一個地方可以讓我們真實做自己?」這個呼喊不是一個方法,而是一種真實的關係。現在很多年青人都很珍惜這樣一種關係——我們怎麼也不分開。這種同尊同榮的關係本來在神的家是應該有的。新的時代,屬靈的家要預備好迎接下一代——不同年紀的人回來。「我相信不久將來的日子,會有很多醫治和復和發生,超過我們過去見的。當神做醫治的工作,就不單是屬靈的家,還有肉身的家都會得到復還。」

期待復興降臨

青少年禱告之家負責人王大維分享,今年的廿四.七聚集和很多聚會不同,他們被邀請來到八福匯參與,是與大家一起建構一個新的運動,而不只是為一個七日的聚會,神正在預備這個城市的氣氛。

很多人說,2020香港要經歷復興,王指出,自己從來未像現在這麼肯定復興將要發生。「復興是,耶穌來到這個城市中間,無論是否相信耶穌的人都在突然之間發現自己生命的藍圖與天上的藍圖接上;突然之間,發現自己被造原來是為著此時此刻,所有的創傷和痛苦原來是有原因的,天國是可以將所有咒詛反轉成為祝福。原來街上有很多比自己更慘的人需要救恩,由我們行出來,將流淚谷變成泉源之地。」

神正在呼召教會成為一:我可以和你有不同的神學主張和呈現,性格可以不一樣,看法可以不一樣,但仍是一家人。每個人都可以放下自己,渴望與別人成為一,全部人只有一個焦點,就是耶穌。耶穌不只是解決我們城市表面的問題——止息暴力,恢復秩序,尋找出路,而是要滿足人心中最深層的渴想。甚至神容許震動發生,是要將黑暗震走,將我們裡面最榮耀和最光輝的帶出來。不但是信的人,未信的人也會如此。

撒種與建造

年青人敬拜團隊之一的Kingdom Army召集人呂卓豪分享,2020年,將會贖回失落的夢想,許多的新事將要成就,神的時間亦在加速進行。正因這令人興奮的季節將要來到,生命的撒種與建造亦顯得額外重要。

耶穌說,凡聽祂的說話就去行的,就如把房子蓋在磐石上。相反,就如把房子蓋在沙土上(太7:24-27)。神的「榮耀」在希伯來文中亦有「重量」的意思。若在新的時代中,我們沒有藉着神建造一個穩固的根基——磐石上的建造,那麼神的新事便有可能把我們拆毀。或者為我們好的緣故,神會再次延遲祂的應許。正如耶穌說,新布縫在舊衣服上,恐怕新布會帶壞了舊衣服;新酒裝在舊皮袋裡,恐怕酒和皮袋就都壞了。(可2:21-22)

建造與撒種的關鍵便是聆聽。若我們不是聽神的聲音而行,就是順着情慾撒種;若我們對齊神的心意,明白神給予我們的命定與任務而行,便是順着聖靈撒種(加6:8)。凡撒種的必收割自己所種下的,或是壞果子,或是好果子。撒種看似只是一件小事,然而所收的卻是一棵大樹與其上的許多果子。因此我們要更留意自己所行的每一步,花更多的時間尋求並聆聽神。

神亦在加緊預備我們個人的皮袋。新的季節,神會不斷的冒犯,更新和擴張我們。有趣的是,就算新皮袋已預備好,仍會被新酒模造和擴張,以便適合裝載新酒。而我們對神冒犯的回應,便是對自己生命的撒種與建造。若我們願意被神對付我們的內心,順服神,我們定能更對齊神的心,並預備好盛載神的新酒。

(記者莫嵐報導)

 

 

美國教會講道時間平均37分鐘 不同宗派有顯著分別

在美國,基督教的主要教派有著截然不同的傳統。不同宗派的講道內容和時間有何不同?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完成相關研究,分析了49,719場於2019年4月7日至6月1日期間在網上分享的講道內容,分別來自6,431間教會,當中包括2,156間福音派教會、1,367間主流新教教會、422間天主教教會、278間非裔美國人新教教會及其他未能歸類的,是「迄今為止對美國宗教證道最詳盡的分類分析」。

研究發現講道時間平均為37分鐘,然而於不同的宗派傳統均有不同。非裔美國人新教教會的講道時間最長,中位數為54分鐘,是羅馬天主教(14分鐘)的四倍。主流新教的講道時間中位數為25分鐘,而福音派新教是39分鐘。

分析指出,儘管講道字數大致相同,非裔美國人教會的講道時間較主流新教長。一個可能的解釋是,非裔美國人教會一般於講道中加插激動人心的音樂、停頓以及席間會眾的回應。

不少著名的牧者都曾思考講道時間長短的問題。美南浸信會神學院基督教講道學教授Hershael York在2016年寫道:「到底講道要講多長時間?這個問題我自己問過,也被問過無數次,在事奉35年後,我有了一個明確的答案——只要你能抓住會眾的注意力,你可以一直講下去。」

同一問題也於2018年一個論壇節目「問問約翰牧師」(Ask Pastor John)中被問到,伯利恒學院和神學院院長John Pipe牧師說,他通常需要至少40分鐘,甚至50分鐘,才能深入探討主題。

Pipe說: 「環顧全國,大概有數百,甚至數千家正在成長的教會,牧者在其中宣講著尊崇基督、以神為中心、充滿聖經真理、感動人心、改變生命的信息,講道時間一般為50分鐘或以上,很少有會眾不滿時間太長。」

駐密蘇里州的研究人員及作家Chris Colvin協助牧者預備講道信息,他指出,耶穌在山上的講道中最有力的信息章節可以在15分鐘之內朗讀出來。

除講道時間外,研究還分析了不同宗派傳統的傳道人最常用的詞語和字句。研究發現,約22%非裔美國人新教教會的講道中會出現「哈利路亞」(hallelujah)一詞,所屬會眾聽到該詞的機會是其他宗派的八倍。福音派講道中有「永恆地獄」(eternal hell)一詞的可能性是其他宗派的三倍。

皮尤指出,該研究分析並未能完全代表所有美國教會,因不是所有教會都於網上分享講道。此外,所分析的講道日期橫跨復活節,那時期的講道內容和時間或許有所不同。

禱告:求神保守信徒在講道中得著神話語的亮光,教會以各種方法使人認識真理。

(來源: Christianity Today, 2019 年12月16日, 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火焰佈道布永康 讓聖靈的火點燃全地

素有「火焰佈道家」之稱的國際知名佈道家布永康(Reinhard Bonnke),於12月7日榮歸天國,享年79歲。布永康於1974年成立國際宣教機構「基督傳萬邦」(Christ for ALL Nations)。根據其機構統計,他的宣教事工已帶領超過7900萬人決志信主。2000年11月,在尼日利亞拉哥斯舉辦的烈火特會,創下單場人次160萬人的紀錄,更曾在六天內帶領超過350萬人,決志信主。

布永康生於德國五旬節信仰的教牧家庭。青少年時期,他已領受宣教異象,從德國牧會7年後前往南非宣教。一天在南非的賴索托(Lesotho)的一座小山丘上,神讓他看到「血洗非洲」的異象    整個非洲大陸都要被耶穌的寶血洗淨。隨後布永康及其佈道團在非洲各地舉辦佈道會,大批群眾決志,並有神蹟奇事伴隨,許多人病得醫治、被鬼附的得釋放,甚至有死人復活的見證。

布永康常常在佈道中傳講「火的信息」:耶穌來,是要用聖靈與火為我們施洗,並且應許聖靈如火焰的舌頭降臨在每個信徒的頭上。「門徒也同樣地兩個、兩個被打發出去,成為神的縱火者,帶著神聖的火把    福音之火,焚燒魔鬼的領土。他們是新的以利亞,把天上的火帶下來。除非火降臨,不然傳福音和教會活動只是乏味的例行公事。」

「地獄若少了5500萬人,天堂就能增加5500萬人。神的恩膏可以斷開一切鎖鍊,若是一個地方沒有佈道會,那地方就有撒但的權勢!」

給每個香港家庭一個黃金機會

「基督傳萬邦」香港董事何寶生傳道,在專訪中談及布永康順服神的呼召來港服事的事蹟。

1996年,布永康來到香港,召集了一群香港的牧者和職場領袖見面。席上他說了一個很特別的故事。有一日,他在非洲完成一個佈道會,非常疲累,就躺在梳化上休息。突然神和他說話:「布永康,我要你去香港。」香港?非洲的服事我都做不完,為何要去香港?他心裡有疑問。神又對他說:「在1997回歸之前,祂想每一個香港家庭都有機會聽到福音。」神叫布永康完成這個任務。布永康問神:「世界上有這麼多人,為何你要找我?」神說:「你不是我第一選擇,你是我第三選擇,因為另外兩個人拒絕了我。」布永康分享,他當時這樣回應神:「神啊,雖然我的呼召在非洲,但你不需要找第四個人。雖然我是你的第三個選擇,但我會以第一流的工作回應你。」

於是布永康就和香港這群牧者分享了他的計劃:在回歸之前,希望每個香港家庭都能收到一份福音的冊子。這本福音冊子叫《黃金機會》(Golden Opportunity),讓每個家庭可以選擇去接受福音。他說,我只知道要完成這個任務,但我不知道怎麼做,我也沒有錢,只是順服。

何寶生分享:「當時我有份參與其中,我們要印200萬本《黃金機會》。我相信這是華文福音刊物有史以來第一次一版印刷這麼大的數量,而且我們要找最好的設計,全彩色的印刷,因為不希望人收到就扔掉,而是要盡善盡美。」後來他們找到一間很出名的印刷廠打價,200萬本小冊子的印刷費總共1000萬。何寶生感嘆,和這些信心的偉人工作,本來我很微弱的信心,都被挑旺。

小冊子印好了,下一階段就需要寄出去,當時香港有160萬個家庭,郵費總共是180萬。「當時我不知如何是好,福音已經在了,但寄不出去,不是前功盡廢嗎?我呼求主憐憫香港,給予香港一個黃金機會,讓我們可以籌到這筆錢。後來神感動我打電話給一個人,我邊哭邊與他分享這件事,他聽完之後,就讓我等他的消息。3個小時後,他告訴我,錢已經預備好了。神是聽禱告的神,我經歷了信心的跳躍,而最後那1000萬的印刷費也是全部有人奉獻。」

當時布永康對他說了一句話,令他印象非常深刻。「If God order it, he will pay for it.」(如果神『落單』,祂就會『埋單』。)

對華人的負擔

後來布永康挑戰何寶生在2000年到尼日利亞參與他有史以來最大型的佈道會。「當時我對布永康說,我們華人一直在禱告,有一天,你能在中國最中心的廣場分享福音。我希望有100萬人在那裡聽到你的分享。能去中國分享福音,是布永康一直以來的夢想,他對我說,除了非洲,他最大的負擔就是中國。雖然他最後未能達成這個夢想,但他的光碟和書已經遍佈中國。」

08,09年,布永康在香港舉行的佈道會和火焰特會的信徒參與情況,可謂史無前例:總出席人數有1萬多人,而單是中國內地就有8000多人,刷新當時的香港記錄。「當時他說話的時候,兩眼像噴火一樣,那種對福音和靈魂的迫切,給在場的人帶來很大的震撼。但是最大的震撼是,聚會結束之後,很多內地信徒都領受了要成為佈道家的異象,將這種恩膏帶回自己的佈道會中,在中國帶來非常美好的果效。」

新一代的承接

2020年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下一代的牧者,尤其是青年領袖應該如何承接福音和宣教的棒?何寶生認為,神會在每個季節興起不同的僕人,過去有葛培理,包樂,布永康等「super star」型的牧者去做佈道會,但新季節的開始,是團隊運作及「家的佈道」的時間,而職場的位分也會更加突出。末後的日子,人面對越來越多挑戰和壓力,不是聽一個信息就能滿足,他們需要有群體的接納,需要有家。而家會帶來醫治,信耶穌不是進入一個宗教,而是進入神的家。何寶生又強調,以前香港教會面對一個很大的挑戰,在佈道會中很多人信主,但是教會未成為家時,「前門大後門又大」,用了很多資源去做佈道會,但真的留在教會的人很少。而未來的教會牧養應是「愛網重重」    用愛織成的網將靈魂撈回來。家的佈道,無論在職場還是宣教工場,一個充滿愛和接納的家成為網,將靈魂拯救回來之後,是「有入無出」的。

(記者莫嵐綜合報導)

 

 

真實顯現的時代【國度觀點】

曾在非洲帶領數以百萬計人歸向耶穌的「火焰佈道家」布永康於本月初逝世,令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國際佈道家又減少了一位。早在2017年葛培理的離世時,已被不少人喻為一個時代的終結。而布永康的離世,我們在尊榮他過去的服侍之餘,似乎是一個再次的提醒,2020年是新時代的開始。

回顧近年的教會發展歷程,「名牧的告別」已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今日我們的信仰所面對的世界複雜多變,已經難以複製過去佈道家的服事方程式。在資訊科技發達的當下,人人都可表達自己的意見,不少牧者在講臺上臨極大挑戰。會眾不再是單一的接受者,他們在聽道的同時,只要用電話搜尋一下,馬上就能指出講者的失誤。在講台與會眾之間的距離日益拉近的現在,牧者的講道以及傳講知識的服事在牧養中的比重已不斷降低。相反,能夠有生命力彰顯,有聖靈同在,能彰顯神大能的生命今日反而更能吸引人靠近。

去年曾有機構做過一個關於香港基督徒人口的調查,其結果令人驚訝,香港有多達100萬已經決志的基督徒是沒有穩定教會生活的,換言之,最多基督徒的地方不是教會,而是學校、職場和家庭。問題是為何他們不回教會?主要原因絕對不是因為牧者講道講得不夠好,而是經歷不到神的愛。今日當資訊傳播越趨快捷和方便,其實人卻是更需要經歷真實,真實的愛,真實的生命和真實的關係。

2020年,是一個「行出真實」的時代的開始,神要使凡有血氣的都要被聖靈澆灌,醫治的恩膏和神蹟彰顯成為眾信徒都可以領受的能力。神要親自引導人回歸「簡單」,拿走一切的宗教思維和歷史的枷鎖,全面興起新時代「聖靈行傳」的工作,靠著神話語的應許和聖靈的能力,成為攪動天下的人。

同時,聚焦在個人能力的服事模式亦已過去,以耶穌基督的愛為基礎的群體將要更多興起,去擁抱和接納受傷和迷失的羊,行使神治理全地的權柄。這樣群體,不再是單指向目前我們眼見的教會,可以在公司,學校,家庭聚會,祭壇聚集,或行業的團契中出現,有些人稱之為職場教會,又或Ecclesia。耶穌應許,神樂意將國賜給我們了。這樣的應許不再是信徒口裡的空談,神話語成就的真實時代已經來到。

 

 

國度1分鐘(89)恢復神所設立的生命樹

+按圖放大
我們的生命好比一棵樹,好的根(好的種子)結好的果子,使我們的生命能祝福別人;壞的根(壞的種子)結壞的果子,使我們的生命污穢別人。

「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那叫他生長的神。」(林前3:6-7)

「又要謹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來擾亂你們、因此叫眾人沾染汙穢。」(来12:15)

果子

是指生命中重複出現的行為模式或情緒反應

「因為沒有好樹結壞果子。也沒有壞樹結好果子。凡樹木看果子,就可以認出他來。人不是從荊棘上摘無花果,也不是從蒺藜裡摘葡萄。」(路加6:43-44)

 

好的果子

使人得祝福,與人、神、自己和土地有好的關係,滋潤別人生命的行為模式或情緒,如:溫柔,良善,積極,忍耐等。

不好的果子

污染人,使人不舒服,並影響你不能與神、人、自己和土地建立好的關係的負面模式,如:嫉妒、爭競、仇恨、自私等。

架構

根在我們的行為中形成架構,即習慣,條件反應,思維,人格,家庭系統或屬神的影響,然後透過我們的反應,結出果子。

架構包括:習慣,條件反應,思維,人格,家庭系統或屬神的影響

是指一個從神、他人、自己和生命吸取滋養的方式,它是熟練的、隱藏和自動的, 並通常在幼年時期就形成了,其中包括好的根和壞的根。

根與果子的關係:借著我們的根, 我們吸取生命或死亡的養分。

•壞的根從我們自己的苦毒根吸收毒物,形成苦毒的果子。

•好的根會從神和人身上美好的部分吸取養分,形成好的果子。

五個好的根   

– 已醫治的創傷

– 尊榮父母

– 肯定和認同

– 真理和恩典

– 歷代的祝福

五個苦毒的根

– 未醫治的創傷

– 不尊榮父母

– 苦毒論斷

– 誓言和謊言

– 歷代的咒詛

 

醫治的六個步驟

1、確認你的果子和問題(太7:20)

先從不好的果子去尋索根源,當果子成熟時,它會成為我們生命成長的阻礙,透過聖靈光照,我們會看見到它的存在,從而辨識苦毒的根源。

2、認罪悔改(約一1:9

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罪性反應負100%的責任,無論任何情況,我們都可以選擇一個屬神的回應。將自己的傷害和感受帶到神面前,為自己不屬神的回應認罪。

3、饒恕(太6:14-15

饒恕是一種釋放自己離開仇恨和痛苦的行為。饒恕曾經傷害你,使你論斷的人,把定罪和審判的權柄交回神。

4、治死肉體的反應(羅6:11

將所有的毒根、內在誓言和謊言等釘在十字架上,並靠著耶穌所流的寶血勝過一切傷害和捆綁,得著更新。

5、建立新的方式和架構(羅6:4

在生命中種下神的話語和真理的種子,恢復神原本創造的樣式和行動,以及合神心意的關係和行動。

6、復和(林後5:19

將我們經歷的醫治在生命中實踐出來,並為身邊的人帶來醫治和祝福。

 

教會要成為城市的盼望 天國權能透過生命彰顯

2019年,香港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震盪和社會運動,面對現時的社會情況,教會和信徒群體可以作什麼?教會能否成為城市的盼望 ? 藉柏祺博士 (Ray Bakke) 的著作《擁抱城市的神學》重新出版的契機,譯者鄧達強牧師於11月21日以「教會能否成為城市的盼望?」為題分享信息,帶領與會者反思教會應如何把神所應許的盼望在城市中活現出來。

 

教會終極以城市形態展現

鄧首先指出,社會學對於城市有各種不同的理解,但聖經一直對城市有一個很重要註解:教會最終極的型態和化身,將以城市的型態展現的。在啟示錄21章9至10節所記載,天使向約翰展示的新婦,羔羊的妻,正是新耶路撒冷城,也就是新約的教會。而希伯來書11章8至16節亦補充了創世記沒有提及的,神給亞伯拉罕的召命和福份的一個要點:神不單賜給亞伯拉罕應許之「地」,而是要他等待那一座(由神建造的)應許之「城」。

聖經清楚展示,人類的歷史是從伊甸園開始,其歸宿是一座榮耀的聖城。將來教會的終極藍圖,是一座城的型態展現在我們眼前。而今日我們盼望的終極,就是教會要成為一個新耶路撒冷城。鄧又帶領會眾思想,這個盼望從今天香港社會的情況去演繹,似乎是很遙遠的未來的一個應許,那麼城市當下的希望是什麼?

傳承是城市的希望

鄧又以路得記拿俄米的遭遇,去闡釋人和城市的希望在於傳承。當拿俄米再次回到伯利恆時,她說自己是「滿滿地出去,空空地回來」。然而在路得記結束之時,經文提到:「拿俄米就把孩子抱在懷中,作他的養母。鄰舍的婦人說:『拿俄米得孩子了。』」本來拿俄米是很苦的,但神如何將苦變甜,就是透過原本是寡婦的人,有孩子抱在懷中,有傳承的下一代。「城市的希望在於代代的承傳,有下一代的承接,將信仰、神的揀選和計劃承接下去。」

耶穌在大使命中吩咐我們做門徒訓練:「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其實門徒訓練就是一種傳承,有門徒的傳承,教會和城市就有希望。過去西方教會所追求的橫向式增長就是忽略了延續性。而東正教會所推行那種垂直式增長是值得今日的教會參考,因為有效的門徒訓練能讓忠心的信徒一代代延續下去。因此,直到今日,門徒訓練仍然是教會需要持續下去的工作,亦是神延續祂工作的一個很重要的方式。

有根有基的城

啟示錄21章14節提及了新耶路撒冷的根基:「城牆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鄧指出,「名字」是讓人認識的媒介,「十二使徒的名字」就是耶穌基督門徒的標記。在約翰福音13章34至35節,耶穌早有明示:「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這裡指明基督的愛不應單單活現在門徒之間,也臨在眾人當中,成為眾人可以看見、可以觸摸的見證。鄧說明「這有根基的城,蘊合著神人關係的和好、人際之間的和睦。」

教會的角色——「代理者」

關於教會在城市中的角色,鄧指出,耶穌早已為城市事工作了模範。耶穌所傳講的天國,就是神主權的一個很重要的展現。而神展現祂的權力,不是在社會繁華的地方,而是尋找一些群體的平台,例如多元種族,流動移民,甚至是高危的群體。神要在貧窮人中彰顯祂的大能大力,和一般政治權力的彰顯是不同的。而教會正是天國主理這些權力的代理者。末世的耶路撒冷就是我們的參考點,也就是以賽亞書65章所描述的最後祂所喜悅的城市,就是今日讓我們看到神權力要彰顯的地方。

因此今日神要我們做的城市事工,不是著重於公眾,經濟和政治等領域,而是在人的生命中將力量釋放出來。以德蘭修女為例,全球有超過100個城市都有其事工。「但德蘭修女戒絕權力,卻是影響全球。這是天國的權能,也是聖靈的能力。靠著這能力,攻佔及扭轉撒但的堡壘,這是耶穌的信息和典範獨特而深刻的結合。」我們不是要沾染世俗的權力,但我們能有極大的影響力在其中彰顯。即使社會還未更新變化,福音在我們裡面釋放出來的力量是不會停止的 。

 聖靈權能印記的展現

教會領袖應該憑「信心」去領受從神而來對未來的圖畫(異象),而各信徒就應「竭力」地回應神在各自心中放下的呼召。在遇上挑戰和困難時就常存「忍耐」,深信神已在作工,並「全心仰望和等候神」。

鄧強調,城市真正的盼望代表著「聖靈權能印記」的展現。永生的盼望不是等待將來,而是信徒活出耶穌基督的生命,將未來的新耶路撒冷城彰顯在今天的城市。面對香港當下處境,「神正邀請蒙恩領受基督生命的人,去配合祂的工作,有份去演繹祂所營造的新城,把這新城未來的一些實況,展現在今天香港的處境裡,為人間無望的城市帶來希望的記號。」。

(記者林家明、莫嵐綜合報導)

 

 

【國度觀點】恢復城市身分,邁向命定

對於今日的信仰群體,心靈的醫治釋放已不再是陌生概念。然而不少人也同樣經歷,生命中總不斷絕需要醫治釋放的事情,是今天得著醫治,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還是有傷害出現,以致不斷經歷一次次的受傷又尋求醫治的循環,還讓人錯為這是一個正常的生命過程。

代贖(Atonement),是我們整個信仰的一個核心內涵。從舊約中祭祀向神獻的贖罪祭,以致最終極的代贖的完全成就——主耶穌在十字架上代替我們承受罪的刑罰,為我們付上本屬我們要付的代價。而當我們接受救恩成為基督徒時,哥林多後書提到:「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神不是要我們信主之後去修補那個舊我,而是賜給我們一個新心和新靈,來置換我們肉體的石心。(結36:26)

仇敵在我們的童年階段,最柔嫩的時期,就不斷種下苦毒的種子,以致在我們生命中生根,結出苦毒的果子。然而無論我們是否認識神,我們受造的目的早已經寫在生命冊上,仇敵所作的就使我們的身分被掩蓋,使我們被欺騙,無法活出神所造的樣式,以致不能走進命定。

醫治釋放,是幫助我們拔走深植於我們生命的毒根,包裹傷口,然而僅停步於此並不足夠。我們必須使屬神的替代再次發生——種下從神而來的好的種子,替代過去的毒根,幫助我們生命從根本中恢復認知屬神的身分。當這顆屬神的種子漸漸發芽,長大結實,就能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生命土壤的性質,即使仇敵再次撒下毀壞的種子,也並不會輕易落入土中發芽。

同樣,一個城市若要走向命定,也要經歷醫治和身份恢復的過程。因著過去歷史遺留的根源,例如地理環境、政治歷史以及戰爭等,都會為城市留下傷痕或者黑暗勢力的植根,以致一些社會問題的出現,不同群體的矛盾激化等,就是毒根所結的毒果,阻擋著整個城市的向前邁進以及復興的發生。

城市性的醫治與恢復有其定時,社會問題的大爆發,就是毒果彰顯,神要處理根源的徵兆。作為城中的守望者,需要辨識屬神的時機,在一切震動中看清背後的根源,配合神的工作,為城市身份的恢復而爭戰。

 

 

實踐是最好的老師 -【天國的孩子】專欄

現今資訊如此發達的社會,我們每日有意無意間都會接收到大量信息。有研究指出,我們從五官所接收回來的信息,例如透過聆聽而學習到的知識,資料會儲存在「短期記憶系統」內,不過一天的時間就消失。若要資料成為長期記憶,以便日後提取,便需要經過一些有系統的處理方法,例如反覆思考、組織、理解或實踐,否則未經處理的資料很快會被遺忘。很多人談到理論與實踐的關係時,有這樣的總結:沒有理論的實踐是盲目的,未經實踐檢證的理論是空虛的。

去年暑假,我工作的機構舉辦了一次「聆聽神聲音」的兒童課程,我的孩子也有報名參加。課程的其中一個訓練主題是「學習醫治的禱告」。在那天的課程中,有一位小女孩前一日在溜冰時跌倒,弄傷了頸。她早上一來到就顯得無精打采,甚至全身都感到痛楚,坐立不安。

當時聖靈給我很深的感動及提醒,要我們為這位小女孩醫治禱告,並且鼓勵班中的小孩子們把所學的運用出來。我們順服聖靈的帶領,先讓受傷的小女孩簡述受傷的過程,孩子們都非常專心地聆聽,然後為她禱告服侍。

當時聖靈非常鼓勵我們,孩子們一個接一個嘗試為她禱告,都說出了安慰造就勸勉的説話。我的兒子從筆記中找出一段經文:「因祂所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他希望藉經文宣告神醫治的應許。

雖然孩子們的聲音仍帶點顫抖,也沒有特別表現得有信心,但他們的禱告對受傷小女孩的心靈,產生極大的鼓勵和醫治。根據小女孩的描述,她的痛楚竟然從十級減輕到六級,後來又從六級神跡地得到完全醫治。本來痛得動彈不得的頸部和身軀,得到完全康復,小女孩恢復了笑容,開始繞著課室蹦蹦跳跳,其他孩子也因着小女孩得醫治而覺得非常喜樂。

沒有計劃的一堂實習課,讓他們經歷到天父的愛,明白到神話語的大能和應許。這次的經歷給小孩子們留下深刻的記憶,那段經文,我的孩子至今仍然背得滾瓜爛熟呢!沒想到,孩子們竟成了我們大人的導師,他們的順服和單純的信心,突破了我們以往的傳統和經驗。我們不要再甘於容讓孩子的信仰流於理論,能實踐的真理對他們來說,必定更立體,更真實。

天國的孩子:不可叫人小看我們的孩子年輕,總要相信他們能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我們要靠著聖靈,引導他們體驗聽道行道的寶貴。


Mabel Tai  國度事奉中心事工拓展總監,先後創立了Dreamates青少年和Dreamkidz孩子的社交平台,致力推動下一代活出夢想。

 

 

國度1分鐘(88)興起全球守望禱告

根據以西結書48章30-35節,耶路撒冷城門的名字是以十二個支派的名稱命名。1999年,耶路撒冷萬國祈禱院的湯海士牧師(Tom Hess)從神領受全球守望 (World Wide Watch)的異象,將全球分為12城門的區塊,形成全球24小時的守望禱告的地圖。

+按圖放大

「城的北面四千五百肘。出城之處如下;城的各門要按以色列支派的名字……從此以後,這城的名字必稱為『耶和華的所在』。」(結48:30-35)

大馬色門(流便門)  8-10pm

流便本應有長子雙倍的祝福,但因落入性犯罪,失去長子的名分。流便支派的大單、亞比蘭與可拉共謀悖逆,反對神所指定的領袖摩西(民16)。

流便和迦得支派有許多牲畜,所以要求留在約旦河東平原,不進入迦南地。摩西所分給他們的地,是以前亞摩利及米甸人之地。他們是驍勇善戰的戰士(代上5:18-20),可是卻隨從當地居民去拜摩押神(代上5:25-26,王下10:29-33)。神興起亞述王將他們擄去,直到今日。

覆蓋國家:俄羅斯、喬治亞、亞美尼亞、土耳其、敘利亞、伊朗。

 

伯特利門(利未門) 12-2pm

利未因參與西緬屠殺掠奪示劍城的事件(創34:25-31),雅各咒詛他與西緬將散住在以色列支派中。此語應驗,在產業分配時,他們都只繼承城市而無地界。在以色列人崇拜金牛犢事件上,利未支派願將自己分別為聖,甚至付上殺自己弟兄、朋友的代價(出32:26-29)也要為神站立。

利未支派是敬拜讚美的領袖(代上15:16,16:14),特別在爭戰的時候,他們將神的同在帶到敵軍前。作為祭司,他們站在神及以色列百姓中間聯合他們。神與利未特別立約,應許賜予他們能力及潔淨他們,使他們可以完成所託付的工作(瑪2:57 ,3:3-4)。

覆蓋國家俄羅斯、哈撒克、烏茲別克、土庫曼、亞塞拜然、伊拉克、伊朗。

 

獅子門(但門)  4-6am

但是北方支派的領袖(民2:25)。在士師時代,但支派不能將敵人打敗,是因為他們拜偶像(士18:30,王上12:27-29)、放縱情慾、與外邦人通婚(利24:11,士14:1-4:2,代下2:14),而不是缺乏力量。他們為自己的利益,帶一個叛逃祭司,在北方所分之地敬拜自己雕刻的偶像(士18:14-31),這個情形一直持續到亡國被擄。耶羅波安選擇同樣的城市做金牛犢拜偶像,但支派成為拜偶像的象徵。在啟示錄所記載的新天新地中,但支派被消除,沒有人被蓋上神的印。

覆蓋國家:

伊朗、伊拉克、土庫曼、烏茲別克、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國、蒙古共和國、蘇聯、日本、韓國。

 

金門 (便雅憫門) 6-8am

便雅憫是唯一在以色列地出生的兒子,是第一個實際得到應許之地的支派。約瑟在埃及賜與他的祝福是兄弟們的五倍,象徵末後的教會將有神更大的同在、更新與祝福。士師時代結束前,便雅憫整個支派因落入同性戀及情慾的罪中,導致強暴及謀殺,整族幾乎完全滅絕(書19:22-26)。

以西結書43章,說明神的榮光,將從朝東的門照入殿中,回到耶路撒冷。神的國度最後、最大的收割將在此區發生,仇敵最大的抵擋也會在此區中。

 覆蓋國家:

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尼泊爾、不丹、孟加拉、緬甸、泰國、寮國、柬埔寨、越南、印度、中國、台灣、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菲律賓、新幾內亞。

 

伯大尼門(約瑟門) 10-12pm

約瑟的一生曾有許多他人所加給的誤解、羞恥,以致成為奴隸、罪犯,但因他的順服及忠心跟隨神,神洗刷了他所有的羞恥,高舉他成為埃及的宰相,並成為以色列一族的拯救(創37, 39-47)。這些被賣、被迫害但因順服而被升為至高的過程被視為主耶穌生命的預表。

雅各年老時將約瑟在埃及所生的兩個兒子瑪拿西、以法連算做自己的孩子(創48:5),取代約瑟成為以色列支派,雅各的這個做法實際上就是將長子雙份的祝福賜與約瑟。在他對約瑟的祝福中指明約瑟是多結果子的葡萄樹,並預言雖有攻擊但耶和華神必與他同在,使他堅固、在仇敵面前得勝,天上地下的祝福都要降在他身上,超過雅各本人及其列祖,是一枝探出牆外的枝子。

覆蓋國家:

科威特、約旦、沙地阿拉伯、卡達、巴林、葉門、阿曼、斯里蘭卡、印尼、澳洲、紐西蘭。

 

錫安山門(以薩迦門) 2-4am

以薩迦支派曾差遣軍隊在希布崙為大衛加冕,所以歷代志上12章32節記載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

希西家改革時期,以薩迦有許多人下耶路撒冷守逾越節(代下30:18-20)。以薩迦是忠心的餘民,聽到神的呼召,就回到南方,成為恢復運動的一部份。願這個門區域內的所有國家,有如以薩迦聽到耶穌的聲音,就到錫安山(教會)朝見他的主。

覆蓋國家

沙地阿拉伯、葉門、索馬里、伊索匹亞、肯亞、坦桑尼亞、莫三比克、馬達加斯加。

 

伯利恆門(西布倫門) 8-10am

西布倫是被揀選在黑暗之中看見大光,為耶穌作見證的一族(賽9:1-2;太4:13-16)。在進入迦南地時,西布倫族雖然曾試著掙扎了一段時間要趕出迦南人,但卻因他們不夠強壯不能成就(士1:30)。當底波拉及巴拉向迦南人宣戰時(士4:6,10),西布倫人不僅回應,他們在必要的時候,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西布倫人是拚命敢死的一族(士5:18)。

西布倫支派派遺軍隊到希伯倫回應大衛(代上12:33);他們其中一些人回應希西家的改革的呼召,在被擄至亞述的時代,回到耶路撒冷慶祝逾越節(代下30:10-11, 18-20)。

覆蓋國家:

蘇丹、薩伊、剛果、尚比亞、津巴布韋、波札那、南非、西南非、安哥拉、加彭。

 

隱革蓮門(西緬門) 10-12am

西緬願替便雅憫留在埃及做人質(創34) 。他有正義感,願為公義而戰,但因缺乏父母親的愛,個性中有不可控制的憤怒(創34;49:5-7),為自己闖下大禍。雅各臨終前咒詛西緬的憤怒殘忍,並預言他們將會被分散在以色列家中(創49:5-7)。因此,西緬沒有土地給他們繼承,也沒有得著任何城市(約19:1-9,代上4:28-33)。

這一族在曠野中減少一半的人數,也許是因為拜偶像與妓女聯合的罪在他們當中的結果(出6:15,民25)。在大衛的時代之後,整個支派被猶大吸收。

覆蓋國家:

埃及、利比亞、查德、尼日利亞、喀麥隆、貝南、迦納、象牙海岸、利比里亞、幾內亞、新加坡、阿根廷、秘魯、波利維亞、巴西、巴拉圭、烏拉圭、智利。

 

美瓦薩利門(迦得門) 12-2am

在約書亞率領眾民過約旦河時,迦得、流便、瑪拿西都拿著兵器在以色列人面前過去,預備打仗(書4:12),並且建築祭壇為主作見證(書22)。

迦得之地是非利士人攻擊以色列人時的避難所(撒上13:7),也是大衛躲避押沙龍的所在地(撒下17:24)。它也是早期羅馬軍包圍耶路撒冷時,基督徒所逃至避難的處所。迦得之地也可能在反猶太主義盛行時,再度成為猶太人的避難所(啟12:14 但11:41)。迦得未為神站立抵擋罪(士21:8-12),也未趕逐基述及瑪迦人(書13: 13)

覆蓋國家:墨西哥、圭亞那、蘇利南、蓋亞那、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秘魯、巴西、利比亞、埃及、毛利塔尼亞、塞內加爾、甘比亞、尼日、馬利。

 

雅法門(亞設門) 4-6pm

亞設所分之地在西加利利(書19:24-31)。他們的戰士被稱為「精壯大能的勇士,首領中的頭目 」(代上7:40)。雖然有勇士,卻缺乏領袖,不能征服應許地(士1:31-32),也不能趕出佔領他們地方的瑪拿西支派(約17:10-11)。在他們所分的地域中,有一半在以色列歷史上從未得著。所羅門時代,他們地區的一部份被送給推羅王,作為他所貢獻金銀的回報(王上9:11-13)。

覆蓋國家

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希臘、法國、安道爾、摩洛哥、教廷、塞浦路斯、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美國、加拿大。

 

新門(拿弗他利)  6-8pm

拿弗他利支派勇敢為神做美事。他們差遣軍隊膏大衛為王(代上12:34),並且為耶穌的光作見證(以9:1-2)。耶穌在世上時,大部分的事工是在拿弗他利地:迦百農,伯賽大,歌拉汛。拿弗他利支派雖然是一個強壯的軍隊(士5:18),但卻未能趕出迦南人(士1:33) 。

覆蓋國家:幾乎包含所有歐洲國家,至北則包括格陵蘭。

 

迦密山門(猶大門)  2-4pm 

猶大雖不是長子,卻有長子的祝福。猶大是曠野中的最大支派。因所分之地很大,所以與西緬同住。彌賽亞出於猶大(出31:2, 3:31,路33),耶穌是雅各預言的應驗者。猶大與耶路撒冷的命運相連,猶大支派最偉大的領袖是大衛王,他的兒子所羅門,及耶穌基督。

猶大支派棄神敬拜偶像,在聖殿中,不守誡命用無辜人的血污穢那地,甚至用嬰兒獻祭(耶7, 11:1-7)。神在他的憐憫中,仍保守他的約,聚集分散的猶大支派(賽11:2)重建祂的城市(詩69:35,以44:26-28)並為祂自己重建百姓。

覆蓋國家:俄羅斯、黎巴嫩、約旦、敘利亞、土耳其、烏克蘭、白俄羅斯、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芬蘭。

 

 

 

展開中東宣教藍圖 興起末後宣教世代

從10月23日開始一連4個星期,禧福協會宣教事工邀請了來自土耳其、沙地阿拉伯以及阿富汗的宣教士在八福匯舉行午餐分享會。本報採訪了禧福協會宣教事工的盧禧年同工,以及服事穆斯林群體的國際差會InterCP International的義務同工Estelle,向香港信徒群體展示現時中東宣教藍圖,以及如何推動香港信徒參與末後的宣教運動。

末後的堅固營壘

從神國的觀點出發,中東是一個重要的地方,根據使徒行傳,福音從耶路撒冷傳到猶太全地,撒馬利亞,經過歐洲,亞洲,然後會回到中東。當三國一律對齊的時候,就是大使命完成,耶穌再來的日子。然而圍繞以色列周圍的,都是伊斯蘭教國家,這是一個屬靈戰爭的具體表現,就是宗教的衝突。

有不少宣教士認為,末世有兩個堅固營壘,一是耶路撒冷,二是每日有10多億人跪拜的麥加。現在有一些從事穆斯林事工的宣教士领受策略,是根據經文:「沒有人能進壯士家裏,搶奪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可3:27)因此他們集中火力去擊打仇敵的核心,也就是中東的沙地阿拉伯。如果沙地被得著,那麼周邊的伊斯蘭教國家也相對容易接受福音。

盧分享,在宣教中,我們要看到神作工的計劃與時機,在宣教中與神同步,對齊祂的旨意。因此,我們要看到神在全球宣教的藍圖,而不是單獨的只看一個個地點,神現在正在興起中東的宣教,如果只是因循過去策略,只派人去東南亞,香港信徒就失去了回應神想我們參與的機會。而這個使命不只是給宣教士,而是整個香港教會身體共同承擔的。

 

青年宣教士分享

Estelle亦分享了她如何委身宣教的經歷。Estelle有一個朋友曾去印度成為一年學生宣教士,回來後常常與他們分享外面的需要。在Estelle快畢業時,本來讀科學研究的她開始反思自己追求的東西是否能幫助人,世界究竟需要什麼。後來她參與了差會的訓練課程,以及去土耳其參與兩個星期短宣,服事當地的敘利亞難民。Estelle在服事中看到了福音的大能,和福音的真正意義。

後來Estelle決定委身成為學生宣教士,生命也出現很多恐懼和攔阻,除了家人的反對,在臨出發之前,Estelle的濕疹爆發。「那次的濕疹爆發,情況差到一個地步,如果不吃類固醇,我會因為傷口感染而死。醫生告誡我,不要說去外國,你甚至不能離開食類固醇和這個地方。」Estelle當時唯一的祈禱是,神如果不醫治我,我是否要死得有意義些?「神幫助我克服恐懼,如果連死都不怕,就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們去服事。無論什麼背景,什麼人都可能被神使用。這是我人生最深刻的一年,沒有什麼經驗比與神同工更寶貴。」

中東宣教情況

現時在中東宣教,並沒有世人想像般危險,在沙地阿拉伯,雖然國家禁止基督徒傳福音,然而從來沒有宣教士因為傳福音而殉道。伊朗現時有不少人很討厭政府,因為政府貪污腐敗。現時出現大量的人信耶穌,根據基督教電視及數碼媒體SAT-7分享,現在每日有600人向電台打電話詢問福音信息,其中有100人表示願意相信耶穌。一年有超過1200萬人聽過福音。在伊朗300萬的基督徒中,有50%的人是見到異象異夢而接受福音的。在伊拉克的基督徒經過路障時,軍人查問他們去哪裡。他們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去教會。那些軍人都說基督徒是好人,立刻就放行。最近,伊拉克教會亦差派了第一位宣教士去其他國家服事。

Estelle分享,土耳其當地基督徒甚至是宣教士,都對傳福音有恐懼。雖然土耳其有很多宣教士,但很多不會直接傳福音,而是做其他事工,例如教英文,開設教育中心。「我們會每日出去傳福音,希望以身作則,告訴其他人,在土耳其傳福音不會被打,或受到任何實際傷害。很多都是撒旦的謊言。」

另外在土耳其有大約100萬的伊朗難民,其中80%是基督徒。他們在土耳其的生活情況很差,很多人是黑工,收入很低。但神使用他們,教會不只用波斯語敬拜,還用土耳其語服事身邊的人。很多土耳其人開始時看這些難民不順眼,但慢慢發現他們來自極權國家,並有勇氣離開伊斯蘭教,令土耳其人開始思考自己的信仰。

香港信徒參與中東宣教

Estelle又分享:「很多人願意去中東旅行,一講到服事就覺得很危險,會死,其實是自己限制了神的作為。」其實不單香港在面對重大的問題,世界上有很多國家都在面對不同問題,全部都指向一件事,就是耶穌將要再回來。如果香港基督徒不能有這樣的看見,永遠就停留在頭痛醫頭的階段,錯失機會參與神的工作,以及服事這些民族的福分。耶穌應許我們,你們求我,我就將列邦賜給你們,我們是否這樣求過?還是覺得很危險,以穩陣為首先考慮?

盧亦分享,香港的教育體制信不過年青人,香港教會訓練一個宣教士可能要好幾年神學裝備,再加幾年的牧養經驗。然而由非洲,中亞一些國家,甚至是阿富汗和伊朗派出的宣教士,全部都非常年輕,信主兩年就被差派出去宣教,非常被聖靈使用。

(記者莫嵐報導)

 

 

拉比向所有猶太人呼召 是時候歸回以色列了

根據Breaking Israel News 11月6日報道,一群具領導地位的猶太拉比罕見地聚集一起,共同發表一項宣言,指猶太人再沒有任何藉口推卻,必須按照妥拉律法吩咐回到以色列。

橄欖山居民Joshua Wander早前發起多方面倡議,而眾拉比達成的共識正是倡議項目的第一步。這一步實行的時間剛巧是世界各地猶太人按計劃閱讀妥拉時,讀到神告訴亞伯拉罕要離開他父親的土地。「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世記12:1)

 Wander表示:「妥拉中的許多部分與以色列土地的聯繫並不是十分明顯,但是在這一節中可以看到,神與猶太人民之間的關係始於神告訴亞伯拉罕移居以色列。」 

這個名為「Bring Them Home」的項目在本月7日啟動,由拉比領袖們提供一系列視頻講座,從聖經角度解釋為什麼現在是迫切進入新階段的時刻。五分鐘的視頻系列將由一眾拉比Zeev Leff、Nachman KahaneChaim Soloveichik、Danny Myers、Abraham Twersky博士、 Rebbetzin Tzipporah Heller、Shalom Gold、Aryeh Shapira以及Mordechai Machlis負責,他們都是哈雷迪(ultra-Orthodox,超東正教)運動中備受尊敬的領袖。還有其他幾位拉比參與當中,但他們的視頻還在預備中。

英語視頻將在YouTube頻道「Bring them Home-Aliyah Now」以及其Facebook專頁上發佈。Wander說:「視頻的目標受眾是猶太教信徒,想傳遞的信息很簡單:是時候回家了,猶太人現在就回歸吧(Aliyah)。」

眾拉比以希伯來文簽署一項聯合宣言:

「致我們的弟兄、居於以色列國外謹守妥拉律法的猶太人:

以色列聖賢的話語給予我們生命,Nachmanides、Maimonides,以及制訂律法的所有聖賢已經告訴我們,居住在以色列是律法中最重要的誡命之一……因此,在這個時刻,我們向居住在以色列境外的您們發出聖潔宣言,甦醒吧,趕快尋找任何進到以色列居住的方法。您必須把這個崇高的思想教育您的孩子,並以各種方式幫助他們來到聖地居住。

在正值以色列的神聖和外來猶太人受到威脅之時,此舉攸關重要。每一個搬回這裡的猶太人都有助擊退這個威脅,並在全世界建立猶太教的未來,這個付出對於猶太人來說是值得的。

選擇錫安和以色列的人必會看到奇蹟和神的大能,願我們親眼看到神回歸錫安。」

除上述拉比外, Avigdor Neventzal拉比也簽署了宣言。「在以色列可以清楚看到猶太人當中有一個共識,就是回歸這裡是一個誡命。其實誡命一直存在,只是現在當有關猶太人的一切都會改變時,我們快到達猶太歷史的分水嶺。大多數猶太人都在以色列,而救贖正在等待最後一批仍在外邦的猶太人歸回。」

「謀生或教育問題是人們選擇是否返回以色列居住的主要考量,然而這些問題已經不再存在,現在的以色列有更多社會供給(尤其是對猶太教徒)。此外,反猶太主義的急劇上升,也是對以色列以外猶太人的嚴重威脅。」

 Wander說:「在美國,絕大多數猶太人即使有宗教信仰,都不再考慮返回以色列。拉比宣告說這是必須履行的誡命,因此,像其他誡律一樣,如果不能履行,是需要獲得寬免的。然而寬免只是暫時的,如果自己無法實踐,則必須想辦法讓孩子能夠履行此誡命。」遺憾地,不願回應回歸以色列的呼籲早有先例。猶太人傳統顯示,只有兩成猶太人離開埃及,而被放逐到巴比倫後返回的猶太人更少。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9年11月6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感動更多散居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回歸到以色列, 領受和見證主的應許。

 

 

國度1分鐘(87)末世的預言時段和徵兆

+按圖放大

耶穌再來之前的三個預言時段

. 產難的起頭,列國的困局

產難的起頭發生於最後七年開始之前,以色列是我們明白神過去和未來救贖歷程和計劃的參照點。有學者認為產難起頭開始於1948年以色列復國,或在1967年耶路撒冷城重回以色列統治。

「產難起頭」,是指有如產婦生產前持續加增的陣痛。主耶穌給我們 12 個主要動向來分辨和領受這些預言徵兆,使教會預備將要來臨的歲月。(太24:4-8;可13:5-8;路21:7-18)

. 虛假的世界平安和穩妥

第二個預言時段發生在七年之期的前三年半,這階段開始於敵基督以和平之子出場,與列國訂立盟約,解決 「列國困局」(但 9:27),帶下虛假的世界和平(帖前5:3)。當那敵基督的毀約的時候,大災難就開始了。

這時候,大淫婦巴比倫宗教體系會來迷惑列國,逼迫教會(啟 17:2-6) ,導致大批信徒離棄真道(提前 4:1),之後牠將建立敵基督的宗教(啟13:8)。

「一七(年)之內,他(敵基督)必與許多人(列國)堅定盟約;一七(年)之 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於耶路撒冷聖殿)。」(但 9:27)

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 (大災難) 臨到懷 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帖前 5:3)

. 大災難

大災難將在七年之期的最後三年半開始,這將是人類歷史上最艱難、最重要的三年半(太24:21-22)。敵基督將自稱是神,假先知將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為其設立獸像、強迫所有人拜牠。(太24:15、啟13:15、帖後2:4)

天使長米迦勒和他的使者將把撒但和牠的惡魔摔到地上,導致天堂為教會敞開。(啟12:7-12)

在這最後三年半,住在耶路撒冷的兩位先知將會行使偉大的神蹟。(啟11:3-6)

 

末世的徵兆

1.十二個動向作為耶穌再來世代的徵兆

假基督,戰爭,種族衝突,經濟風暴,飢荒,瘟疫,地震,擾亂,可怕的景象,天上的大神蹟,列國困苦,洶湧咆哮的波浪等。(太24:4-8;路21:7-13,23-26)

2. 看到所有徵兆同時發生時,耶穌再來的時刻已經很近了。而僅有一個世代會見到所有這些徵兆在全球同時上演。(太24:33-34)

3. 以色列對神毫無回應,是由於他們不知道眷顧他們的時候。我們對這些預言瞭解程度,直接影響我們身處這些預言事件之中時,向神回應的程度。(路19:42-44)

4.必須明白與主再來有關的時候,並要儆醒謹守。

「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你們像賊一樣……所以我們不要睡覺像別人一樣,總要儆醒謹守。」(帖前5:2-6)

5. 對那些宣稱知道耶穌再來的確切日子和時辰之人,我們必須嚴厲指責糾正,懂得分辨主再來的時候與季節。

「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 (太24:36)


參考資料:《分辨末世的徵兆》,畢邁可 Mike Bickle,慕主先鋒傳播事工出版。

 

 

香港發出得勝獅吼 進入全新時代

來自美國的錫安榮耀國際事工(Glory of Zion)使徒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和羅柏特•海得勒博士(Robert Heidler),分別在109-12日台灣的使徒性國度特會以及1029日香港的5780新時代特會中,分享了關於香港的啟示性信息,以及屬靈爭戰的4個關鍵要點。

新的聲音興起

在10月29日聚會中恰克首先指出,猶太曆5780年,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New Era)。神將會重新排列次序,天空和土地的屬靈氛圍開始轉變。但如果沒有人聚集頒布神的命令,就沒有事情會發生。「今晚神需要我們在這裡聚集,一起敬拜,突然之間轉換和改變就會發生,香港將有一個新的轉換和次序出現。」

猶太曆5780的「80」代表新的開始,也是「與神面對面」的意思。當我們與神面對面,祂就能啟動我們發出吼叫。全球的屬靈爭戰將會越來越激烈,有一群屬神子民會興起,他們的聲音與神的聲音相似,未來的10年是「猶大獅子」與「龍」戰爭的10年。中國——這個「龍的國家」中的屬神子民必須帶著天國的聲音興起,如果不這樣做,就不能將華人帶到神的道路上。龍的國家將成為激烈敬拜神的地方,新的敬拜會在香港和中國興起,突然之間,這個龍的國家就會與神對齊。

關於身份的爭戰

恰克又指出,現在香港經歷的是關乎身份的爭戰。我是誰?我的聲音是怎樣的?今天香港的局勢如此混亂,是因為在過去幾十年,香港的身份開始出現轉變,但香港人還沒有抓住自己的身份。為何進入新的身份如此困難?恰克提醒與會者3點:1. 當我們進入新身份,先要克服恐懼。因為恐懼的靈會在轉換的過程中興起。2. 與神連結,要知道神說我們是誰。3.每一次進入新時代,我們需要為此挪出空間,因為有很多衝突、混亂,以及迷惑會出現。如果沒有足夠空間,就會傷害神的工作。

使徒性權柄的運用

恰克還分享了三點從神領受的,關於香港的啟示。第一,在列王紀上18章,以利亞與當時以色列虛假的政權爭戰,以利亞挑戰以色列人:「你們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王上18:21)恰克強調:「這就是香港的局勢,神說今晚香港就要越過,角力要結束了,糾結和停滯不前的勢力要完結了。」

第二,神的子民必須運用使徒性權柄,將天上旨意拉下來!如同以利亞將天上的雨水拉到地上,今日我們也在做同樣的事情。我們將香港與天上的掌權完全對齊,使香港成為神呼召的城門口。「我很心痛仇敵這樣來擄掠香港的命定,我們今晚要創建新的屬靈氛圍,打開新的門戶(portal)。」

第三,今日當乘坐的飛機降落香港時,他見到飢荒的勢力。「神說這飢荒必須轉移,否則恩寵會離開香港,飢荒會統治這地。神要在香港打開天窗,使天和地對齊。如同以利沙向以色列說過明天這時就改變,這飢荒同樣會轉移離開香港。」隨後恰克行使他的使徒性權柄,頒令與會的每個人所到之處,都帶著神的聲音和榮耀,行走在對的時間中,宣告飢荒離開,恩寵下來!他又向下一代年青人發命令,城門口掌權的勢力現在已被轉移!

屬靈爭戰要點

在10月9-12日聚會中,羅柏特談到屬靈爭戰的四大要點:首先,要知道爭戰是真實的,我們正與黑暗勢力交戰中。以弗所書6章說到,我們與執政的,掌權的,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這意味著,勝過魔鬼才能完成我們在地上的任務。因為世界臥在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撒旦和他的黑暗勢力,綁架了全世界,所以地上充滿苦難。撒旦和牠的權勢「關閉了天」,神的祝福被斷流了。然而神呼召我們釋放屬天的能力到地上!

第二,藉著禱告,讚美,敬拜,神呼召我們衝破幽暗天空,改變我們居住領域中的屬靈氛圍,釋放天使進入地上的領域。在列王紀下3章中,以利沙需要從主得到話語,於是他要求找一個彈琴的來。當琴聲響起,以利沙就敬拜,幽暗的天空就衝破了。歷代志下5章,當利未人和祭司在聖殿中揚聲讚美,天門就被打開,神的榮耀被釋放到地上。在歷代志下20章中,敵軍大舉進攻,兵臨城下之際,約沙法指派歌手讚美神,當他們向敵軍進攻,釋放讚美的聲音,主就差派天軍打敗來犯的敵人。

第三,神呼召我們進入SYNAXIS(初代教會),學習運用恩賜,裝備自己勝過魔鬼。初代教會(SYNAXIS)是一群人在家中進行的小型聚會,意思是「聚集」、「聯合」。哥林多前書仔細描寫了SYNAXIS的情境:1. 他們共用主餐,作為盟約(林前11章),紀念主,彼此團契,是屬靈家庭的聯合。2. 在聚會中,見證神大能的造訪(林前5章)。3. 屬靈恩賜釋放出來(林前12章)。 4. 身為SYNAXIS成員,每位信徒都有機會運用屬靈恩賜,學習更有效率的服事。(林前14:26-31)

第四,神呼召我們,拆毀敵人的堅固營壘,建立屬天的堅固營量!堅固營壘,是一個安全受到保護,敵人不能侵害你的地方。堅固營壘有很多種,其中一種是有天使的堅固營壘:當天門打開時,天使會進入地上的領域。如果天門繼續打開,天使就不斷進入這個領域,直到他們建立一個天使級的堅固營壘。這種地方 ,屬天的能力強而有力,魔鬼躲得遠遠的。神的祝福,在這個領域,流暢自如。

魔鬼營壘: 有些地方,黑暗勢力非常倡狂,魔鬼自由運作。錫安曾經是魔鬼的堅固營壘,然而大衛明白錫安已被神選中,作為祂同在的居所,所以大衛求神賜給他一個策略。撒母耳記下5章7節,大衛攻取錫安的堅固營壘,帶進約櫃,在錫安建立神的同在。所以,當我們在SYNAXIS聚集,我們期待神超自然的恩賜藉著我們彰顯,贏得爭戰的勝利。

(記者莫嵐綜合報導)

 

 

亂世中彰顯基督 敘國信徒戰火中留守救援

根據Christianity Today10月18日報導,土耳其空襲並派兵進駐庫爾德族控制的敘利亞北部地區,為當地帶來人道危機。雖然如此,一部分教會和基督教組織選擇留守當地,在危難中活出信仰。

美國「敞開的門」組織總幹事David Curry引述當地同工的分享,在受到土耳其連續三天的轟炸之後,卡米什利宣道會的會眾聚集,就是否逃難表態。結果只有八個家庭選擇離開,其餘都留守當地,協助流離失所的民眾,牧師更以教會物業收容身心受創、家園盡毀的居民。「基督徒要做出艱難的決定,要不離開自小生活的家園移入內陸,要不留守當地希冀能夠偷生。」Curry又說:「他們展現出超凡勇氣,希望在社區中成為光和鹽,向人伸出援手,讓他們看見耶穌。」

自伊斯蘭國在2014年崛起後,「敞開的門」就開始協助15萬名住在土耳其和黎巴嫩邊界難民營的基督徒。在今次土耳其軍事行動後,他們藉著所建立的社區中心,為敘利亞東北部城市中受影響的難民提供食物、醫療、衛生和棲身之所。

以伊拉克為基地的基督教組織Zalal Life估計,已經有約2千至3千名庫爾德族人逃到伊拉克。他們不會查問難民的信仰,只會向他們提供所需的食物、被褥和物資。很多受助者之後會向他們提出想讀聖經或上教堂。組織領袖兼庫爾德斯坦福音聯會的Ashty Bahro表示:「我們通過行動彰顯基督,我們愛人和合一,我們希望讓人看到這些特質。」

另一個在當地工作了五年的美國組織Partners Relief and Development的創辦人Steve Gumaer表示,他們所接觸的基督徒展現出極大的堅忍。「這些基督徒接受這是他們要過的生活,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可能會埋怨神,但他們沒有。他們抓緊神的美善,而且依舊敬拜祂。」Partners關注兒童工作,為當地重建五所學校,讓過千名兒童重新上學。他們與當地庫爾德族人建立深厚的關係,也是少數留守當地的志願機構,但沒有「乘虛而入」,要求難民信主。Gumaer說:「在人陷入危機的時候,要求他們改變信仰,是最差的時機。」他對詢問的人表示:「你是重要的,我們怎樣接待你,是對我們信仰的考驗。」

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指出,自土耳其採取軍事行動以來,已有146名平民死亡,超過16萬人逃難,庫爾德族地方領袖更指超過27.5萬人流離失所。東北部300萬人口中,已有180萬人接受聯合國救濟,其中一半屬極需救助。雖然土耳其在月中同意暫時停火五天,讓庫爾德族部隊離開當地,但許多國際救援組織都表示需要撤離,或難以在當地進行救援行動。

(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10月18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道)

禱告:願主保守敘利亞境內的基督徒和在當地工作的志願組織人員安全,並厚賜他們各樣所需,使他們在困乏的鄰舍前成為祝福的流通管子。

 

 

國度1分鐘(86)連接天與地的三重敬拜

按圖放大+

教會的使命要使神的國度臨到地上,除了親密和安靜的敬拜,教會還需要發出尋求神的祭司性敬拜,釋放啟示的先知性敬拜和宣告神命令的使徒性敬拜。這三重敬拜的匯合,是連接天與地的詩歌匯聚,能發出甦醒萬物的聲響。

祭司性敬拜

 

從地向天的敬拜,為屬天的先知性啟示開路。

 

先知性敬拜

 

從祭司性敬拜進展而來,能釋放屬天的知識到地上。

 

使徒性敬拜

 

從先知性敬拜衍變而來,能將屬天的旨令傳報於地。

 

屬性 親密

 

以愛慕和尊崇之心,從地向天呈獻。

啟示

 

領受啟示,知悉神心思的樞紐。

權柄

 

高舉神的權柄,宣揚神為至高。

運作模式 從地上到天上的運作是對神敬拜的基礎。

 

尋求神的面,抒發人的內心渴望,活在與神的連結中,表達出人的心思徹底降服於神的心意。

在啟示釋放裡運作是傳遞神聲音的媒介。

 

從與父神的親密中,尋求且聆聽祂的話語,領受屬天觀點,然後藉著音樂和詩歌表達。

從天上到地上的運作聲音和敬拜的內容都帶著神的權柄。

 

以父神為中心,藉著集體宣告來確立、建造、執行屬天的權柄和統管,帶來突破和改變。

運作基礎 1.     我們受造,是為了向神表達愛和讚美。我們重生之後要在世上履行祭司的職責。

2.     神的屬性與我們生命的美好互動,喚起我們個人和群體的回應詩歌。神的靈在我們心中運作,日夜不斷激發主的新婦頌揚歡呼(參詩65:8)。

1.     耶穌只說父神所告訴祂的話(參約5:30),住在我們裡面的聖靈,也只把從天上聽到的話告訴我們,引領我們進入真理(參林前2:10)。

2.     我們受教,把話語傳遞給人、教會、城市、列國。

 

1.     治理的權柄已經放在耶穌的肩上(參賽22:22)。神的兒女們被命定要運行在同樣的權柄裡。

2.  耶穌已將國度的鑰匙交給祂的教會。教會使用國度鑰匙的一個方式,就是將天上的旨令宣告和施行出來。惟有天上已核准的,地上才能做(參太16:19)。

特質 §  對神全然專注,發出由衷的愛慕,觸摸祂的心思。

§  相信父神的心向我們敞開的,以及接納我們。

§  將祝福帶到地上,為那些未求告的人向神代求。

§  尋求神對於參與敬拜的群體或某個城市、國家的心意和看法。

§  持續運作在神的心思裡,以致能領受啟示,知悉神的關鍵時刻(kairos)。

§  從屬天的角度,將真理與錯謬區隔,讓人看清事物的本質真相。

§  運作通常帶著造就、安慰、勸勉(參林前14:3)

§  宣告土地要恢復屬神的秩序;破除不屬神的捆綁和壓制,使神的國度臨到。

§  傳達神執掌王權的樂音,顯示聖靈在那個時刻正在說和做的事情。

§  內容著重於在城市或國家層面成就神的國度;傳講國度真理,讓使徒的影響擴展,臨到教會和列國。

 


資料來源:《新興的敬拜》,羅蘭.吳爾頓(Roland Worton),天恩出版。

 

 

八福匯聚 活出天國文化

1019日,佐敦的八福匯大廈舉行了開幕儀式暨事工奉獻禮,八福匯的誕生是因著禧福協會的劉達芳博士10年前領受異象,神要在佐敦得著一幢大樓,為了匯聚服事本地社區、代禱守望香港,以及委身宣教運動的不同教會和機構在此合一同行,學習以八福為營運原則,活出天國文化,點燃城市復興之火。

八福匯現有禱告匯聚點(Prayer Hub),是24/7的禱告祭壇;關懷匯聚點(Caring Hub),服事自閉學童、長者、露宿者等基層的事工;醫治匯聚點(Healing Hub),有言語治療、心理治療以及職業治療等服務提供;培訓匯聚點(Training Hub),現提供牧者、青少年和代禱者的培訓等課程;宣教匯聚點(Mission Hub),服事對象涵括難民、小數族裔家庭以及印尼傭工等。在奉獻禮中,不同教會和機構的代表分別向與會者分享他們與八福匯之間的奇妙故事,將榮耀歸給神。

二樓「in青蒲點」——贖回與醫治

禧福協會M9事工方文聰傳道、樂兒同工

對文聰來說,八福匯17樓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18年前,他就在那裡的夜總會中販賣毒品,在大廈門前被拘捕坐牢。警察在他身上搜獲90多包氯胺酮(K仔)及30幾粒搖頭丸。後來他經歷神的奇妙拯救,不但悔改信主,更成為了一名傳道人,成立「M9青少年事工」,服事邊緣青少年(邊青)。

邊青多是來自破碎家庭,父母離婚,離家出走或者被趕出家,缺乏家庭觀念。文聰與邊青聚集時會一齊敬拜、查經,但對他們來說,那些環節很沉悶。在查經時,他們會去後樓梯吸煙,還會「講粗口」。後來有同工提出,講粗口要罰錢,但作用不大。直到美籍牧師Lem(曾子聲)來到,便帶來了轉化。Lem開放了自己的「家」,讓離家出走的年青人到他家居住,甚至給他們房子的鑰匙。他們便感到蒙愛、蒙信任和蒙憐恤。幾年後,他們當中很多人的生命都大大改變,有些人現時還修讀神學。

對年青人來說,「家」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現時,八福匯二樓的「in青蒲點」便是以共建年青人的「家」為異象,基本上,那裡的裝潢便是由一群被牧養的邊青自己「落手落腳」去做的。

M9事工的同工樂兒亦分享了她與這幢大廈的故事。樂兒的爸爸過去是「黑社會大佬」,在八福匯前身1樓及2樓的夜總會中「看場」。樂兒10多歲便在各大夜總會工作,觸及色情與毒品業務。直到10年前的一個晚上,她在17樓的夜總會中遇見一位正在吸毒的婆婆,她問道:「阿婆,你四十幾,五十歲會不會死?」婆婆回答:「無所謂啦,我人生就是這樣的了。」那時,她就開始反思,是否自己都要像婆婆一樣,在年老時都在吸毒。後來感謝主,她遇上文聰和Lem,生命經歷神的完全扭轉,後來更在17樓遇上現任丈夫。她談到過去她在17樓合上眼、舉高雙手,榮耀魔鬼;現在,卻是舉手將榮耀歸給耶穌。

一樓華恩堂——成就不可能的夢

廖漢德牧師

華恩堂進駐佐敦地區已有15年。2006年,廖漢德牧師與教牧執事團隊尋求教會異象時,神已將「城市教會(24/7教會)」的異象放進他們的意念,但需要等候神的時間來成就。2018年,教牧執事同心禱告時,聖靈透過創世記12章1節:「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呼喚教會離開安舒區,進入神所要指示的迦南美地。在尋找合適地方期間,他們得悉禧福協會進駐「八福匯」大樓,並邀請他們還有眾教會機構一同參與。

或許在他人眼中,「24/7」教會的異象對華恩堂來說,實在是一個不可能的夢,但是他們深信這是從神而來的呼召。縱使只有五餅二魚,只要他們全然分享,定能看到神奇妙的預備與祝福。他們期望香港在任何時間,無論任何年紀、背景和經歷的人都能坐在一起。現在華恩堂已經有一個新的經歷,就是行政總裁和無家者一同在此敬拜主。

三樓City Lab——屬靈共享空間

小小生命事工杜慧妍傳道

小小生命事工,致力幫助危機懷孕婦女及其伴侶和家人,並關注香港墮胎問題。杜慧妍傳道分享,他們原本租不起辦事處,許多的服侍對象——單親媽媽或年輕家庭均難覓得安居之所。因著神將共享空間的異象放在City Lab創辦人——柯廣輝律師的心裡,感動他租用八福匯三樓,建立了一個為教會和基督教機構而設的共享空間。神奇妙地把小小生命事工和教會一併帶到八福匯三樓。在這裡,他們不單能共享5000呎的地方,以及其中的資源,不同的事工之間亦產生了協同效應,以及不同形式的合作。City Lab會定期舉行「社區午餐會」(Community Lunch),促進成員之間的交流。

十六樓 新曙光事工/城市祈禱中心——回應神的邀請

曾惠英牧師

新曙光舊址在油麻地,當禧福的劉博士邀請他們進駐八福匯時,他們想不到有任何理由要搬遷。經過祈禱,他們在1月6日的會議中發起投票,大多數弟兄姊妹都同意搬遷,很多人聽到神的聲音,新曙光要進入八福匯做新事。兩日之後,他們就收到其中一個業主通知,有一個單位不能續租了。曾惠英牧師發出感恩,感謝主帶他們進入八福匯不是因為逼遷,而是被邀請過來的。

曾惠英牧師亦分享,原本的搬運及安排是非常複雜的,神卻使過程變得簡單和順利。其中他們有一座10呎的木製十字架裝工精密,難拆難裝,上落樓的搬運費都要三萬元。沒想到,神幫助他們解決了這個複雜的問題,十字架現在已掛在十六樓的12城門內,神沒有忘記他們夜間禱告的淚水。

八福匯各教會機構牧者同心跪下,宣告將事工奉獻給神

(記者鍾浩然、莫嵐綜合報導)

 

 

美撤敘利亞駐軍 惹福音派及各方反彈

美國總統特朗普本月初宣布撤走派駐敘利亞北部庫爾德族人控制地區的約千名美軍,他的決定受民主共和兩黨一致抨擊,連一向作為特朗普堅實支持者的美國福音派亦群起反對,認為美軍撤離會導致土耳其入侵當地,威脅庫爾德族盟友和當地脆弱的基督徒社區。 

美軍大部分駐扎在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地區。(圖片來源:BBC NEWS)

特朗普的撤軍決定是要兌現在2016年競選期間許下的承諾,讓美國遠離他聲稱荒謬和無休止的戰爭。不過庫爾德斯坦福音聯會前總監Ashty Bahro表示:「美軍撤離該區,很可能導致當地基督教銷聲匿跡。」總統顧問之一、家庭研究議會主席Tony Perkins警告:「土耳其入侵敘利亞東北部,會對當地庫爾德族人和基督徒構成重大威脅,危害中東達致真正宗教自由的前景。」佈道家葛福臨在Twitter呼籲為受撤軍影響的人禱告,並表示「民主共和兩黨的領袖均深表關注,因為此舉猶如背棄庫爾德族人民,他們是美國在當地最親密的盟友。」 

事實上,在特朗普宣布撤軍後不久,土耳其便派出地面和空中部隊攻擊敘利亞東北部庫爾德地區的城鎮,居民紛紛落荒而逃。 

基督徒傳媒人John Stonestreet指出,庫爾德族人是散居於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穆斯林少數族裔,是美國在這些地區打擊伊斯蘭國的最忠誠和有效的盟友,他們在敘利亞控制的地區,成為受逼迫的基督徒的最後樂土;但作為北約成員的土耳其視庫爾德人為恐怖分子,巴不得他們離開敘利亞。美軍從敘利亞東北撤出後,庫爾德人和當地基督徒被迫將注意力由對付伊斯蘭國轉為集中應付土耳其入侵,勢令當地伊斯蘭國勢力死灰復燃。 

此外,庫爾德族人目前囚禁數以千計的伊斯蘭國俘虜,雖然美國政府相信土耳其會接管這些俘虜,但土耳其如今對庫爾德人發動全面攻擊,最終會否或能否接管俘虜令人疑慮。Stonestreet表示:「已有約1.1萬庫爾德人在對抗伊斯蘭國的戰鬥中犧牲,他們需要也值得美國支持。如果美國撤回對他們的支援,會令全世界質疑美國作為一個盟友是否可靠。」 

(來源:《衛報》BreakPoint.org20191011日和9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願神施行奇妙計劃,保守在敘利亞和附近地區的基督徒和庫爾   德人的安全。

 

 

國度1分鐘(85)傳統教會與使徒中心的十大不同

+按圖放大

 

傳統教會 
 
使徒中心 
服事和牧養所有人如果信徒有需要,就向牧師或傳道人尋求幫助 。   牧養
聖徒
vs
裝備
聖徒 
訓練聖徒去門訓列國神創造每個肢體都有潛在的恩賜有待發掘教會不僅要服事他們,還應該裝備他們去服事列國  
竭力留住信徒,為他們提供安全環境,實際上則害怕人會離開去其他教會 教會會時刻看守羊群,不想失去任何一個。   留住
信徒
vs
差派
門徒 
不斷訓練和差遣門徒。「你留在這裡做什麼?走進世界,傳福音,在神擺放你的地方發光,然後回來與我們一起慶祝吧!」使徒中心就是一個生產和差派門徒的基地。  
駐守宗教​​山頭七山是影響社會和世界的7個領域,宗教是其中的一座。傳統教會觀念認為,基督徒要服事神,就應專注在宗教山頭的發展信徒較少參與城市生活,教會成為信徒主要活動的發生地  宗教
山頭
vs
七座
山頭 
訓練門徒在自己的生活,商業,教育,媒體等職場帶來屬神的影響力。使徒中心需要培養的,不僅是神學生,還有律師,政治家,改革者等職場領袖。他們將以新的方式去思考和改變社會。 
持續為信徒提供關顧,但是教會面臨的需求是永無止境的。關顧屬於牧養工作,是基礎也很重要,然而,當教會將使命限於牧養和關顧,那麼教會的異象就不完整。  關顧
vs
入侵、佔領和轉變 
關顧門徒,但是並不止於此,使徒中心要努力使每個人都能加入神國軍隊,找到自己的位置,為神入侵,佔領和改變領土。 
習慣站在會眾層面思考,而不是國度層面,牧師領袖優先考慮的是教會會眾的需要。  會眾
vs
國度 
認為所屬的城市就是會眾,門徒應為神的國度而活,神的國度不僅存在於教會,因為神的權柄是要統治全地。 
鼓勵信徒積極參與團契或小組等群體活動,教會的影響力僅限於內部的會眾群體,對教會外的社會群體、所在社區的影響力較小。  團契的地方
vs
立法議會 
教會(ecclesia)在希臘文中是指立法議會,負責就重要問題做決定。耶穌說:「我要建立教會(ecclesia)。」使徒性的教會在地上頒布天上的法令,憑信心向世界宣告,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將安全放在首位,對於改變,採用被動的應對策略,教會少有「運動」或新事誕生。  安全至上
vs
冒險、創造力和企業家精神 
採取積極的生產模式,鼓勵冒險、創造力和企業家精神,突破限制的框架,向前邁進。那些推動事物前進的人就是願意冒險做新事的人。 
避免打擾惡魔。「如果魔鬼不打擾你,請不要打擾牠。不要叫醒熟睡的敵人。」  避免打擾魔鬼
vs
成為魔鬼的「噩夢」 
門徒是魔鬼的噩夢。魔鬼不得休息,因為信徒一直在打擾牠。門徒是以屬靈分辨力和策略去發動爭戰,互相祈禱,保持警惕,堅定不移地順服神,不向仇敵讓步。 
長老、執事等領袖在監察牧師,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解僱牧師。  監察牧師
vs
協助使徒 
使徒之間互相負責監督,使徒團隊的任務是支持和協助聖靈揀選的使徒,共同努力推進神的國度。 
財務一直是問題。金錢是一個敏感的話題。教會的資金是用於資助教會的發展計劃。  貧窮文化
vs
慷慨文化 
擁抱慷慨文化,相信神能供應所需來完成任務,例如從當地教會得到資金來發展神的國度。 

資料來源:Alain Caron, Heavens HeadquartersHodos, 2017 

 

 

「有計KING」職場文化研禱會 恢復職場的天國文化

由眾職場興起主辦的有計KING職場文化研禱會927日開始,圍繞現時職場中所遇到的難題與文化,共有10個不同主題的聚集,由資深職場領袖與初職信徒一同分享探討,期望透過多代同行,招聚更多信徒同心接待耶穌在職場中掌權王權,帶下天國文化。 

 改變職場文化 

眾職場興起發起之一Albert蕭烜醫生分享他過往在醫療職場服事接觸到的都是很熱衷於祈禱宣教的信徒。突然有一個晚上,我很記掛很多在職場中難聯繫,非常忙碌又很多思慮的人。然後我祈禱,能否讓我們用一些語言,不是平時在聚會中的語言,而是大家在職場中有共鳴的語言來招聚一些平時不多見的面孔,可以讓他們每一次來到,都能被醫治恢復和復興。很奇妙在那一晚就領受了10個主題。 

 Albert向不同職場和業界的弟兄姊妹分享這個意念時,他們都非常認同,共同策劃和預備此次聚會。他們很想改變職場的文化,而不是單指做職場佈道、培靈,甚至是祈禱。Albert提到,英文有一個很好諺語——房間中的大象 Elephant in the room用來隱喻某件雖然明顯卻被集體視而不見、不討論的事情每一個職場人士都很深體會,這我們的文化,過往甚至是信徒,都對這個文化有很強的無力感,但我們相信,也渴望在這10次聚會中,當我們邀請King』(王)來到我們當中,帶著King回到職場,我們就有計傾』了,文化就會轉化,整個職場都會不一樣。 

 職場的多代同行 

Albert分享,在過往的職場聚會中,能夠在台上釋放見證的,很多時候是職場領袖但我們渴望聽聽初職弟兄姊妹的心聲。或許他們釋放出來的不一定是很爆的見證,但當他們將心底對主的呼喚,或者對職場中面對的現象的不明白和掙扎傾訴出來,我相信這個是一種呼召。當初職的聲音被聽見,在位的和上一代在職場中為父為母的心會被呼喚出來Albert提到在約翰一書中,神的話語是向三代傳講:初代很單純地聽到父的聲音;中間一代的青年很剛強,能夠勝過那惡者;上一代從起初就認識主,是歷史的見證人。上一代能看見事情的發展,起初和終局中間那一代帶來突破的得勝初代是能聽到父的聲音。三代走在一起,職場就不再是巴比倫的系統,而是被一個家的氛圍改變,就好像拆牆一般,往往是無形地,很溫柔地,微小地發生。這是一個不同的開始,在文化中的轉化,就好像麵酵一樣,牽一髮而動全身,引發整個職場改變。 

王權的宣教 

我們有一個體會,當我們向職場宣教,除了過往我們所說的傳福音、逐個人帶領得救的策略,其實王權的宣教是很有果效的,就是透過敬拜、禱告,愛的關係去彼此分享心事,以致讓耶穌基督的王權臨到職場戰友身上。Albert指出,在這個小群體中,由於耶穌掌王權,他能夠向每個屬祂的信徒頒發命令,而且都會成就,這個王是整個宣教策略的關鍵。 

過往職場覺得房間中的大象似乎是一個很頑固的巴比倫系統,那惡者在當中佔據很多權勢,但他們最近領受,這隻大象並不如我們想像中這麼無解,令人無力的。大象所表達的,是那惡者的謊言。聖經告訴我們,其實那惡者已經沒有權柄,天上地下所有權柄都在耶穌身上,牠唯一能做的就是說謊,使人本身被賦予的權柄給了牠,所以這隻大象就這樣形成了。本質上它只是一種虛謊,泡沫和影,當所有人相信將權柄給予惡者,職場就彷彿有一個牢不可破的營壘;當我們恢復神兒女的權柄,職場中恢復天國的文化,這個大象就只是用手指戳一下,就如同泡沫般爆破了。

圖為三位分享嘉賓,Terence(左)、Calvin (中)、Betty(右) 

建立祭壇的見證 

在第一場的聚會中,來自保險業界的管理層和初職的信徒一同分享在職場中如何經歷生命的更新,以致尋到呼召在工作中與神同行。Betty從事保險業界超過26年,她談到,抱著單純的心去回應主非常重要。她在公司的發展很不錯現在已是管理高層,但她也非常清楚神將她放在這個位置的呼召就是在職場中做福音工作。10多年前開始,神就感動她星期一至五早上8點開始敬拜禱告會建立祭壇。初時只有兩個人慢慢地就持續同事出來回應,Betty在公司中建立了一個團契。當然,她分享有時只有自己出現時,也會灰心。有一次問神,已經做了10多年,可否有時休息一下。神回應,的是祭壇的火不熄滅,而不是人多人少。Betty心思意念被神更新,她是每天早上來開門的人,就是神所揀選的keyman(關鍵的人),去讓神祭壇的火繼續燃燒。 

隨後一位來自其他行業的弟兄回應,他曾在其他聚會聽過Betty建立祭壇的見證,於是神感動他回到公司與信主的同事分享建立祭壇的異象,經過幾個月的努力,現在公司也開始有禱告祭壇了。 

職場文化更新的見證 

香港浸會大學心理學講師Terence分享了他經歷神對他的工作,以及學院文化的轉化。在他到學校教書兩年後由於上司的離開神讓他接替上司的工作當時學院有很多資源也不足夠。Terence當時常常為學生禱告,甚至在考試中逐一來到學生面前祈禱祝福學生。慢慢就將資源加給他們的學科,本來他們接受的學生全部都是副學士,經過10年之後,發現他們的學科培養了10個博士,以及其他優秀的學生外國大學教授亦讚揚他們的心理學課程,可以與世界其他著名大學的心理學課程媲美,神給他們新的方法和恩寵去經歷的大能Terence説:「我們的是底層的學生,但我們的目標是兩年之後,他們全部都要增值,大提升,這個就是我們的文化。 

 (記者何雲深報導) 

(研禱會於星期五晚進行,共10次,至12月6日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