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比父親更多影響孩子信仰

美國有調查指,在家庭中,母親對孩子的信仰影響最大。不少基督徒在成長過程中曾受家人影響信仰,當中近七成(68%)指母親的信仰影響他們,認為自己有受父親影響者只有約四成半(46%),祖父母輩則不足四成(37%)。

研究機構巴納(Barna Group)在去年進行這項調查發現,基督徒青少年較常表示自己過去一個月曾與母親一同禱告或談論信仰。青少年有較大機會表示母親「鼓勵我上教會」、「和我談及神的饒恕」和「教我關於聖經的事」,當他們需要鼓勵、意見和別人的同理心時,通常會找媽媽。母親們對孩子的信仰建立以及他們的品格發展帶來的巨大影響。爸爸只在孩子需要金錢、要人幫忙安排事情和尋找運動伙伴這三個方面,才較母親優勝。

巴納的總編輯Roxanne Stone表示,教會對支援母親和鼓勵她們主動影響孩子的信仰生命方面的工作做得非常好,但似乎對父親的支援不足,未能協助他們成為孩子屬靈和情緒指引的一部分。「我們在調查期間發現,即使是信仰生活活躍的基督徒,他們也顯然沒有和自己的父親好好享受相聚的時間,關係甚至連近親或遠親也不如。」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9年3月22日,文奴翻譯報導)

禱告:願主幫助為父的信徒作為家中的屬靈榜樣與遮蓋,建立敬虔的下一代。

屬靈活躍的基督徒家庭只佔少數 有必要與家人實踐信仰

根據研究機構巴納(Barna Group)一項最新研究,公開承認主且虔誠的基督徒中,只有兩成半會和家人定期一起祈禱、讀聖經、談論神,並接待其他人。有近三成的基督徒並沒有在家中實踐這些。

這項調查是巴納與Lutheran Hour Ministries 共同進行的。調查透過網上問卷訪問2,347名成年人及青少年,他們承認基督的信仰對他們很重要,並在過去一個月曾參與教會崇拜。調查的目標是研究基督教家庭如何共同實踐信仰,因此獨居的基督徒並未包括在内。

巴納按屬靈紀律、靈性對話及接待客人三類家庭信仰活動界定基督徒家庭的「屬靈活躍度」。屬靈紀律指每一至兩天一起禱告及每星期一起研讀聖經;靈性對話指至少每星期一次談及神或信仰;接待客人指至少每月數次接待家人以外的賓客。同時實踐以上三項的,可界定為「屬靈活躍」的家庭。

結果顯示,只有25%虔誠基督徒的家是「屬靈活躍」的家庭。33%定期有屬靈紀律和屬靈對話,而14%的基督徒家庭只是接待客人。其他28%的基督徒家庭從沒實踐上述三項。

研究指出,「屬靈活躍」的家庭有以下特徵:他們與家人和家族成員共享有意義、有趣和有質素的時間。他們一同遊戲(32%),一起用餐(63%一起吃早餐,75%一起吃晚餐),幾乎每天一起分享感受(59%),又會舉行家庭會議(68%)。他們有「好像家人」的好朋友(91%)。他們會在家中分享關於神的寬恕(76%)、聖經(73%)或信仰傳統(69%),7 成認為家庭成員是屬靈的榜樣(73%)。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 及 Barna Group,2019年3月8日及5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基督徒的家庭都要成為「靈性活躍」的地方。

香港回家222聚集 代表這世代承受應許

「香港回家聚集」於2月22日在挪亞方舟舉行,早午場約400人,晚場約800人,有多位香港教牧參與。大會表示,日期「222」及地點都是神特意選定的:昔日挪亞代表著整個世代承受應許,如今我們亦作為一個代表性的家進入方舟,並且如挪亞一家般出來後快速繁洐。

上午場在熱烈的敬拜中宣告香港這城市不是「孤兒城市」,而是「有爸爸的城市」。下午場時,天梯使團黃瑞君牧師回顧香港的歷史:從太平天國起,香港成為避難港,仿如聖經中的「逃城」,即神因人的邪惡而設立的拯救站,這是香港一個獨特的位置。她鼓勵香港家人要守望下一代,著力於年青人工作,香港是個年輕的城市。黃瑞君亦提到這是一個「回家旅程」,我們要行在天父爸爸的心意中,追著祂的心。神的心意是:1. 祂渴望住在所喜悅的兒女中間;2. 祂要恢復兒子的身體,即教會。她又提醒與會者:「我們是這身體中的小細胞。可是,不是所有信徒也是身體的一部份,有些可能是癌細胞。」

孵化箱事工馬健明牧師鼓勵我們要主動建立一個正直、公平、充滿愛的香港;建立下一代成為最正直的牧人,一起建立更出色、有活力的城市。他提到,「抓住身份重要,但失去身份更重要。」當我們把身份抓得很緊,便找不到身份;當我們願意放手,便能找到身份。特別是當香港要進入國際化的身份,更要成為「天國人」;香港要保存優點祝福列國。「港家」應是個「講家」的地方。黃瑞君續說:「我們要在父神中迷失自己。當我們知道自己已有身份,便不用再找。」下午場結束時,大會呼召當中的牧者領袖當屬靈父母,屬靈兒女當真兒女。

晚場時,加拿大錫安教會趙仲權牧師提到,2010年前由香港生出「回家」,如今已去到三十多國家。接著一部短片提到是什麼攔阻神的國度在中東興起?就是逼迫及怕死。但神預備了一批餘民,正如耶利米書32章39節:「我要使他們彼此同心同道,好叫他們永遠敬畏我……」回家聚會把香港及列國聚在一起,無任何事情能攔阻這合一的家。他續說,每次被攻擊,我們便能進入更高一層權柄;要相信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他提醒我們是在創世前蒙揀選的,要效法主耶穌,不能再浪費時間在自憐當中,因為主耶穌快回來了。他引用以弗所書3章9-10節說,時候滿足了,教會要執起權柄,對抗黑暗勢力,釋放神的百姓。神要藉著香港這家顯大能,是眼未見過、耳未聽過的。神在末後興起中國擔當領袖地位,祂要把鑰匙交給華人。中國五胞胎 —— 中港台澳及海外華人,現正向全世界呈現合一。

 

(記者陳細細報導)

國度1分鐘(54) – 興起父親醫治無父世代

+按圖放大
「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裏去。 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 (瑪 4:5-6)

當今的世界,家庭和婚姻系統遭受猛烈的攻擊,父親的角色被忽略,下一代的命定岌岌可危。在末後的日子,神正在恢復家庭的功能,呼召合神心意父親起來爭戰,以免遍地受咒詛。

我們身處無父世代

  1. 「基本上,每個主要的社會問題—暴力犯罪、毒品及酒精的濫用、輟學、青少年懷孕、自殺和心理問題等—都與『無父』有強烈的關聯,超過與其他任何單一因素的關聯,甚至超過了種族和貧窮因素。」
    Source: Daniels, Cynthia, ed. 1998. Lost Fathers: The Politics of Fatherlessness in America. New York: St. Martin’s. New York: Basic.
  2. 在美國
    90%離家出走兒童來自無父家庭
    70%進入懲教所的青少年來自無父家庭
    在無父家庭中:
    少年入獄機率高20倍
    出現暴力行為機率高11倍
    輟學率高9倍
    Source: Fatherless Epidemic Infographic, National Center for Fathering (2015)
  3. 2012-2016年香港離婚率接近4成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香港人口趨勢1986-2016》
  4. 香港>50%的在職父親每天不超過15分鐘與妻子和子女溝通
    35%子女過去一年從來未有與父親傾過心事
    資料來源:父親節與標準工時問卷調查,街坊工友服務處,2015年

神所設立父親的角色:

向天父:

  1. 作家中的屬靈權柄(弗5:23)
    • 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 (弗5:23)
  2. 管理自己的家(提前3:4-5)
    • 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兒女凡事端莊順服〔或譯:端端莊莊地使兒女順服〕。 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 (提前3:4-5)
  3. 建立家庭的秩序(書24:15)
    • 亞伯拉罕為以撒尋找敬畏神的妻子(創24)
  4. 敬畏神,遠離惡事
    • 挪亞與神同行,是個義人(創 6:9)
  5. 為家人向神代求
    • 約伯常常為家人向神獻祭(伯 1:5)
  6. 順服和信任神
    • 約瑟順服神的指示保護家人,離開及歸回以色列(太2:14, 2:21)

向妻子:

  1. 愛護妻子(西3:19,弗5:28)
    1. 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 (弗 5:28)
  2. 犧牲自己服事家庭(弗5:25)
    1. 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 (弗 5:25)

向兒女:

  1. 在家庭中代表天父(詩103:13)
    • 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詩篇103:13)
  2. 保護神的產業(詩127:3)
  3. 照著主的教訓養育他們(弗6:4),
    建立合乎聖經的世界觀(申6:7,賽38:19,詩 78:4),
    幫助孩子活出命定(箴22:6)

    • 我們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他奇妙的作為,述說給後代聽。 (詩 78:4)
  4. 有需要時作出管教(箴3:11-12,箴29:17)

 對父親的鼓勵:

  1. 「這世界需要父親」行動澳洲代表Andrew Houghton
    • 丈夫在神面前有責任去撐起屬靈的遮蓋,修補遮蓋上破口。
  2. 「國度事奉中心」總幹事何寶生
    • 「男人」若不肯先悔改,家庭制度必被瓦解,妻兒因失去了保護及遮蓋而被仇敵任意擄掠。

這世界需要父親 撐起屬靈遮蓋 醫治無父世代

孵化箱事工126-27日舉辦「這世界需要父親」分享會,邀請了Andrew Houghton及Fiona Houghton夫婦分享他們作為屬靈父母的心路歷程,期望協助香港的弟兄姊妹興起成為合神心意的父母,保護及鼓勵下一代。

父親缺席的世代

Andrew是一位「無父者」,他從未見過父親,自小就要照顧自己和母親。他指出,人對天父的形象常被地上父親的經驗所影響,正如他對父親的印象是一位「缺席的父親」。除非我們跟天父學懂如何做真兒女,否則其他關係都是挑戰。今天,瑪拉基書中無父的咒詛仍然有待扭轉。Andrew又談到,夫妻關係是人在世上最重要的關係,夫妻作為一個整體能夠彰顯神的形象。他笑說,在香港繁忙的工作環境,許多父親好像跟工作結了婚。父親本是被召在家庭中代表天父。他曾接觸很多來自富裕家庭但吸毒的青少年,他們都缺乏一位穩重、溫暖和熱愛的父親。他說:「若人不能從原生家庭的問題中被醫治,就不能成為好的父母。」

示範父母如何祝福兒女

Andrew明白華人的父親很少稱讚兒女,但作為基督徒,天國文化的重要性應該高於華人文化。他向與會者示範父親應如何祝福兒子,「兒子,我愛你。這不是出於你的表現,而是因為你就是你。我完全接納你。縱使我們會遇到問題,你永遠都是我兒子。我關心你,也享受與你一起。我祝福你得著天父所預備的一切,滿足你一切的渴望。」Andrew指出,父親要呼召出子女的潛力,稱讚他們,指導他們的方向,相信並幫助他們。

Fiona接著亦示範母親應如何祝福女兒,「妳是一個美麗的創造。神造妳是女性,因為神喜歡祂的女兒。我們很愛妳。妳作為亞洲的新女性應感到喜悅,因為這是神的揀選。妳的受造奇妙可畏,妳將成為一個女孩子、女人、母親、祖母。求神保護妳,我們呼召出神放在妳裡面的恩賜,奉主的名祝福你。」她認為文化有時對女性有很多制肘,但是在靈裡,女性是大有能力的。妻子常期待丈夫填補自己的空洞,但只有天父能夠做到。她相信釋放亞洲婦女的關鍵在於讓耶穌解決一切羞恥。

按照聖經恢復男女角色

Fiona又指出,男女雙方不能互相理解亦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女士會看到男士的問題,卻沒有尊重他們,在人面前責備他。她笑說:「我花了二十年去改變Andrew,但我後來發現是行不通的!」她引述史丹佛大學的研究證實,男女的大腦及行為是不一樣的。大部分男人的思維是完全分隔開的,他們同一時間只能做一件事。相反,女性的思維會把所有事情一併思考,也可以同時處理多件事情。因此,男女要明白彼此的不同,互相合作。「一個真男人會在面對挑戰時,堅持他的信念。他拒絕消極被動,接受責任,做他認為是對的事情,並且勇敢地帶領人。」Fiona指出,「真男人與世界的成功人士的定義不同。」然而,女人要明白,由於普遍地缺乏父親典範,現在男人並不知道怎樣作好丈夫及好父親,感恩神正在恢復真正男人的形象。另一方面,聖經中的女人,希伯來文是「Ezer」,代表耶和華的幫助,而不是一個僱傭。妻子應該理解、支持及尊重丈夫,幫助他發揮潛能。丈夫應該領導妻子好像基督領導教會一樣,提升而不是批評她。

.Andrew及Fiona釋放屬靈父母的榜樣

Andrew在現場撐起一把傘,來示範丈夫的角色。他說丈夫在神面前有責任去撐起屬靈的遮蓋,這不是神交給妻子的責任。問題是,男人自己也有屬靈的軟弱和傷害,令遮蓋失效。因此,這個世界在期盼一代人興起向神說:「我要修補遮蓋的破口!」

馬健明牧師最後總結,自己也是無父者,也希望推動一代興起成為父母,斷絕這個咒詛。他相信這個運動是超越教會、宗派、職場的,透過課程中同行實踐,真正的父母將會興起。

(記者林暐皓報道)

[國度觀點] 新興獨立教會需要屬靈遮蓋

21世紀的教會呈現多元發展,南北半球均出現增長驚人的超級教會,但同時小型的新興獨立教會如雨後春荀冒起。這類教會在初期發展階段,組織架構一般不嚴謹,而權力往往高度集中於創辦人身上,缺乏互相制衡機制。倘若創辦人出現問題,教會便會面臨瓦解的局面

本報今期報道「真實的敬拜」(Authentic Worship)事工及教會MCCC(Messianic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負責人公開承認教義、性道德和金錢三方面的操守問題。MCCC是新興獨立教會,不屬任何宗派,負責人已宣布停止公開聚會。今次事件引發對屬靈遮蓋的反思。

據本報消息,上述事件被揭發後,擾攘半年,才有今次的公開交待,但至今仍未知道事情會如何跟進。在事件被揭發前,不時有針對負責人操守行為的傳聞流傳於信徒群體中,卻沒得到正視。

聖靈更新運動恢復教會的活潑靈性,而著重個人主觀領受和自由運作的特色,加上後現代社會文化的獨立自主精神,新興獨立教會數目有上升趨勢。由一兩個人領受異象,便開始聚會,繼而建立教會。這類教會的優點是高度靈活,不受傳統及組織架構束縛,有較大的自由發展空間,讓創辦人更能跟隨聖靈的感動而行事,而不用將時間消耗在會議和討論上,以取得會友的共識,才可開展工作。但由於權力過度集中在創辦人身上,缺乏制衡,人性的軟弱便會成為教會的致命傷,甚至可以使所有事工完全停頓。

其實,聖靈工作和監管制度並非彼此排斥,恰當地設立監管是為保護群羊建立屬靈遮蓋。新興獨立教會雖然不從屬宗派,但可以加入一種具有屬靈權柄的聯會組織,例如使徒性的網絡,這樣可以獲得屬靈遮蓋,而行政仍然獨立自主。另外,教會內部應設立良好的監督團隊,由聖靈充滿又有美好品格的領袖組成。一方面與其他教會結成網絡,有在上應當順服的權柄,並獲得屬靈遮蓋,另一方面在內部有完善的監督制度,這是新興獨立教會現今可行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