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達芳博士:持守異象,身體力行的戰士 -【巾幗戰士】專欄

禧福協會會長劉達芳博士,服事基層四十多年。

父親革命的血脈,流進她內心

劉博士生於書香之家,父親劉凌翼先生,是民初的復旦大學生,父親開明的思想塑造了劉博士獨立自主的性格。「爸爸在中學時是學生代表,與孫中山先生開會,他的思想話題總是圍繞如何承擔使命,改變世界。爸爸從不跟我說女性要三從四德,溫柔斯文。他跟我談大時代,叫我要做自己。我長大後,我們的關係就如朋友,常常一起討論世代的需要,華人教會在其中的角色。」她讀女校,校訓為「勵志揚善」(Daily Giving Service),所以服務社會的抱負自小根植在劉博士心中。她笑言:「因為是女校,毋須與男生競爭,女性也能人所不能,可以承擔社會使命!」

回應城中的死亡

劉博士在美國讀神學期間,讀到蘇恩佩女士的文章「城中的死亡」。這文描述香港妓女、工人和釋囚的生活,但當信徒卻視若無睹。讀這文章後,劉博士有一週之久,每晚都夢中回到香港,見到基層人,在夢中哭醒。於是她就決心回港服事基層。

為了明白基層的需要,劉博士去工廠服事工人。劉博士直言,若非神給她憐憫人的心,她無法服事貧窮人。「許多人說我像男性,理性和邏輯思維主導,做決定時斬釘截鐵,但我也有從媽媽來的女性特質,憐憫人,與窮人身同感受,不然我根本做不了貧窮人事工。」

女性要堅毅,實幹及卓越

作為女性領袖,劉博士以身作則,以個人所作的為女性領袖發聲。「女性領袖服事的機會只有一半,特別教會,重男輕女的陋習根深蒂固,只需要有男性出現,他一定會先被選上。但女性有雙倍的難處,因要同時兼顧家庭子女,所以女性要做領袖,要花上4倍努力,表現卓越,才能完成命定」。誠然,成功背後一定有支持自己的另一半。「當年我丈夫修讀神學博士時,一看到有關女性神學的新書時便會介紹給我,他看重我的服事,這對我有很大幫助。」

在取得宣教學及人類學博士後,劉博士一直以來,都擔當領導和培訓的角色,身體力行,帶神學生出去服事貧窮人,一同去清潔籠屋。

八福匯:傳福音、愛窮人及宣教的大樓

2007年11月14日,天父清晰地向劉博士啟示,禧福要得著一整幢大廈。「那天早上,當我一踏進自己的辦公室,神吩咐我把辦公枱旁的百葉窗簾拉起,祂說:『我應許禧福的全幢樓,在簾後面,但不是現在,你要耐心等待。』」當時大樓的1、2層都是夜總會,上面是酒店,頂樓卻是「鴨吧」。後來,六福珠寶買下全幢樓,成為裝修豪華的總部。

這等待歷時10年,其中經歷不少困難和考驗,但神不斷給予印證和鼓勵。10年間,劉博士帶領禧福同工每週為此禁食祈禱,神向他們啟示,這幢大樓是無牆教會,是眾教會機構合一服事城市的平台,貧窮人、不同膚色、階層和職業的人都會在這裡得到幫助,經歷神的愛。

2018年,眾教會機構進駐這應許的大樓改名為「八福匯」。「八福匯不單是基督教大樓和傳福音大樓,而是宣教的大樓,當香港教會得復興,信徒熱心愛主,服務社區,轉化城市,就會啟動一個宣教運動,宣教士將要從這裡去到世界各地。」

劉博士相信,在未來的日子,神會繼續帶領,親自作成這圖畫。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Sylvia Yu:女性是神國的秘密武器 -【巾幗戰士】專欄

加拿大籍韓裔基督徒Sylvia Yu Friedman是作家、調查記者、電影製作人,從二戰時期的慰安婦,至21世紀被拐賣的亞洲婦女,多年來,她持續為受壓迫的婦女仗義執言。

Sylvia自小在加國長大,親歷種族歧視之苦,從年少時起,尋求社會公義和種族平等的火苗就在她心中燃點。縱使屢次在採訪中陷入險境,身心備受攻擊,也曾質疑自己能否繼續,但因著祖母和母親等長輩和代禱者的遮蓋保護,同行鼓勵,以及禱告爭戰,讓Sylvia能繼續走在前線,明白神要使用她的身分和經歷,為神在末後興起華人、亞洲婦女宣教大軍預備道路。Sylvia相信這是神給她的召命,並從小就預備她。

當Sylvia在16歲第一次聽到母親述說二戰時期的慰安婦歷史時,她感到非常震驚。「這些慰安婦和我年紀差不多,若我生於她們的年代,這很可能就是我的遭遇。」當Sylvia愈發掘慰安婦的歷史,就愈發揪心,她花了14年寫成《不再沉默──來自慰安婦們的聲音》。期間她經歷很大的屬靈攻擊,有3個月的時間陷在抑鬱之中,更面臨生命受威脅。

有一次她在紅燈區訪問時,被黑幫分子包圍,威嚇要殺死她。正當她心想可能要喪命之際,突然有人大喊警察來了,眾人就四散!又有一次在柬埔寨訪問,當黑幫想捉住她時,她大叫,不知何故又得以脫險。「我相信是神保護了我,我祖母在世時,每天晨禱都為我禱告,到現在我還能感受到她禱告所帶來的力量。而我的母親和姊姊都是禱告戰士,常常為我禱告。我有好幾次身陷險境,幾乎沒命,後來我的朋友告訴我,他們在那時刻正為我禱告。」Sylvia不諱言,當我們踏上神給我們的使命,會有爭戰,仇敵會來攪擾,也會經歷痛苦,但神會給我們力量去戰勝一切,取得最後勝利。

Sylvia曾經問神為何揀選她。「神對我說,我的書將會喚起很多中國40歲以下的女性進入宣教,並為公義而站立。我相信女性是神的秘密武器,中國女性在福音回歸耶路撒冷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而韓國女性是先行者。神叫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包括我痛苦的經歷。」在搜集資料期間,Sylvia住進收留曾遭拐賣婦女的安全屋。當時她剛經歷婚姻破碎,感到自己是一個失敗者,無面目面對父母。然而她同時發現,離婚的經歷讓她能更明白受壓的婦女,能真實感受到她們的痛。

因多年從事社會公義工作,令Sylvia結識現在的丈夫Matthew Friedman,他倆攜手為全球人口販賣問題努力。現在Sylvia負責動員電影拍攝等工作,丈夫聯繫環球企業及職場,推動更多人關注人口販賣問題。「我相信因我承擔這項差使,神給了我這個美籍猶太裔丈夫。我倆同時對下一代有負擔,深信隨著這全球回歸運動逐漸展開,中國下一代最終會回歸耶路撒冷。」

Sylvia在中學時受到種族歧視的經歷,讓她一度不想承認自己韓國人的身分。後來當她在種族身分認同上得到醫治後,韓國的門就為她打開,同時也明白了為何過去無論身處何地,圍繞她身邊的總是華人,後來她在北京居住也建立了許多華人的連結。Sylvia現在希望成為華人和韓國人的橋樑,並推動中國、日本和韓國的連結與復和。在撰寫關於慰安婦的那本書期間,她見證了日本基督徒向中國慰安婦道歉。「復和之路正在開展,近年有愈來愈多中國和韓國宣教士開始到日本宣教。」

Sylvia在香港定居逾10年,她認為香港在回歸耶路撒冷上有不可或缺的角色,而媒體也將發揮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下一步,她期望透過寫書、拍攝電影及清談節目等,進入娛樂領域,將神國美好的價值宣揚出去,盼能喚起更多人關注社會公義議題。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Salina:向天父說AMEN的女兒 -【巾幗戰士】專欄

從世界的標準來看,任嘉雯(Salina)可以說是人生順利組的代表。「爸爸常說我貪玩, 無論從3歲到80歲都能玩到一塊!」貪玩的性格使Salina常常成為群體的開心果,也造就了她人緣極好、凝聚力強的優點。2010年,當時初信、從未做過生意的她創辦了時裝品牌AMENPAPA,品牌全盛時期於亞洲多處設有分店,更受到不少明星捧場。

回想AMENPAPA的誕生,Salina說:「有段時間我受情緒病和失眠困擾,經常想被車撞死。有天我過馬路時,抬頭望見一間教會外牆寫著:『我們愛因神先愛我們。』當下我就淚崩了,我不完全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但覺得很感動,然後聽到神說很愛我。」Salina感受到神的話語滿有能力,一點也不離地。後來有一次,她參加了一個基督徒藝人的戶外演唱會,看到有人拿著一個時尚有型的隨身袋,上面寫著「Jesus Loves You」。從事時裝行業的Salina開始思考如何將神的話放在衣服上,讓衣服說話,成為福音的活招牌。她製作了1,000件T恤,得到很多朋友支持,老闆更讓她放在店舖寄賣,結果T恤很快售罄。Salina感謝神讓她與希望在潮流文化帶出天國影響力的弟兄姊妹走到一起。「我也沒想到會一呼百應。原來在神所指定的時間去做,是不費力的。只要願意踏出,就能乘著神的浪推進。」

Salina婚後一直期待有孩子,2020年,夫婦苦候9年,終於盼來了神所應許的孩子。Salina懷孕後無睱兼顧生意,於是退下火綫,回歸家庭,Salina始發現這是信心之旅的開始。「我看別人的孩子白白淨淨,以為照顧孩子很容易,但其實有很多我想不到的事會發生。孩子有濕疹,工人上工不到一個月就辭工,我不懂得換尿片,又患上乳腺炎……兒子出生幾個月後,老公更要做開腦的大手術。那一刻我崩潰了,在工作上我看起來很能幹,但原來自己不懂解決問題,也不懂照顧家庭,加上疫情,我每天都感到害怕,只想避開不好的事情發生,很自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丈夫手術後不久,Salina的鼻子上突然長出粉瘤,對天生愛美的她而言,簡直是要了她的命。就在這風起雲湧的季節,Salina真實的經歷到主的恩典夠用。「雖然面對這種種問題,我天天哭,卻可一覺睡到天亮,而且很平安,我都覺得很驚奇。原來神的恩典真的夠用,所以不在乎是否有壞事發生,乃在乎我選擇以神的恩典去面對困難。」

經過在神面前謙卑、被調整後,Salina發現更大的禾場。「最近我發現我要服事同住的工人姐姐,原來我可以轉化她的生命。第一個工人因為年紀大,不適合照顧初生嬰兒而辭職,但她說在我家經歷了神的愛;第二個工人到埗第二天便信了主,離開時已是渴慕神的基督徒;第三個工人是基督徒,她說看到我與先生在家中敬拜,看見我們夫婦恩愛,她感受到神的愛。我終於明白,為何我的工人停留的時間總是不長,原來一個完成了訓練,被差出去,就是時候門訓下一個。」

媽媽群組的龐大力量,更令Salina目瞪口呆。「只要你在群組說我的孩子中招了,會收到幾百個媽媽的回應,告訴你該怎麼做,更會速遞送上你需要的藥物。」現在Salina每天清晨與媽媽好友一起禱告,呼求神祝福丈夫、家庭,以及香港新一代。「女人的影響力很大,只要女人肯改變,順服丈夫,丈夫也會改變,愛家庭更多,整個家庭也會脫胎換骨,繼而令整個香港大翻新。」

Salina從初信時對神的熱情至今未變,在人生不同的季節和遭遇裡,Salina都選擇順服父神的帶領,同意天父爸爸所說的,願意對天父說:「AMENPAPA」,繼續在不同的舞台上綻放光芒。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蔣麗萍:從舞台明星到福音使者的華麗轉身 -【巾幗戰士】專欄

神總是以奇妙的方式,呼召各個領域的職場領袖委身為神國做大事。剛剛去世的香港著名實業家蔣震的三女兒蔣麗萍(Agnes),80年代紅透香港本地樂壇,曾與梅艷芳、譚詠麟和劉德華等合作。1988年,她更被邀於春節聯歡晚會(春晚)獻唱《故鄉情》一曲而為內地民眾所認識。Agnes於2003年信主,2007年被邀在葛福臨佈道會獻唱,在台上她看見牧者呼召時,群眾如倒水般走近台前,聖靈的工作令她震懾,她渴望經歷神更大的工作。在跟隨神的路上,神給Agnes三個任務,她闖過一個個看似不可能的難關,不只走進社區,以她的恩賜,歌唱神的美好,更為神踏遍神州,走訪美加,見證神不斷成就奇事。

2012年,Agnes在禁食禱告中,求神使用她人生下半場。神首先呼召她組織一個隊伍到香港18區佈道,成為福音歌手。Agnes掙扎良久,因她不想再踏上舞台,但神對她說:「從前你在舞台上榮耀你自己,但現在你要在我的祭壇上榮耀我的名。」神使用她的歌唱恩賜,與年輕藝人配搭,走進18區與不同的小型教會合作舉辦佈道會,帶領了許多慕名而來的未信者歸主。

神給Agnes的第二個使命,更令她膽戰心驚。2013年,神呼召她到內地服事。「我在香港成長,外國讀書,對內地毫無認識,連國內有多少家教會都不知道。我又不是牧者,何德何能走進內地傳福音?但我翻開聖經,看到『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神安排了一位香港牧者帶Agnes到國內教會服事,讓她看見農村留守兒童的需要,神要她幫助內地的教會開展社會服務工作,讓教會走出去,把基督的愛帶給社區。

「我回港後禁食三天,我跟神說,這事又大又難,不是我可以回應的。」Agnes給一位國內牧者發電郵,分享所領受的異象。「他回覆我說,他們為留守家庭的苦況禱告10年,求神派人來幫助他們,而他管理轄下有1200家教會。我馬上俯伏在地,讚嘆神的奇妙和恩典。」因Agnes曾在春晚表演,在內地有很大的知名度,讓她能很順利地走到各城各鄉傳福音。「很多香港牧者申請進入內地都面對很多難阻,但我申請到不同的地方都暢通無阻,原因是我曾上過春晚。其實當年得知有機會在春晚演唱時,我已打算結婚和退出娛樂圈,我想把機會留給其他人,但公司告訴我已來不及換人,20多年後神讓我知道,原來祂的恩手一直拖帶著我。我們至今已支援了6千多家農村教會做社會服務的工作。」

當中國的事工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神在2013年給Agnes第三個任務,到加拿大服事當地的華人教會。即使本來同行的香港牧者因事未能成行,神也催促她去。「在飛機上,我被聖靈充滿,淚流滿面。神告訴我,北美是我的金燈臺,這火不可以熄滅,你要奮興他們,而你只要去見證這些年我與你同行的歷程。」Agnes從來沒有想過,當她分享留守兒童的故事,當地華人基督徒的靈就奮興起來,甚至有牧師說,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復興!他們開始對中國留守兒童有負擔,成為愛基金的加國代表,兩年後Agnes又在美國建立愛基金聯絡站,至今在美加建立了7個分會。

在人生下半場,Agnes不斷學習倒空自己,為神所用。她一次次見證,只要願意回應,神必定彰顯神蹟奇事在祂所揀選的人身上,祝福萬族萬民。Agnes亦感激父親的言傳身教:「爸爸自小教導我們要勤奮,有毅力堅持下去便會成功。我相信,只要堅持下去,神的大復興這美好的圖畫很快會在我們的眼前實現!」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陳素嫻(Barbara):帶復和恩膏進入法律糾紛 推動職場轉化 -【巾幗戰士】專欄

陳素嫻(Barbara Chan)曾任香港區域法院法官,多年來不但在法律界服事神,以禱告改變屬靈氣氛,見證神帶來復和與醫治,更積極訓練職場的信徒,活出基督的精神,推動職場上的轉化。她最大的渴望是看見不同行業的Ekklesia興起發光,行使神國度的權柄,帶下神的同在、大能和祝福。

Barbara自小由媽媽帶著上教會,但未有經歷重新得救,她渴望看見神蹟,也很想尋得人生意義。在英國實習時,Barbara跟著妹妹上教會,第一次聽道時牧師已解答縈繞她多年的問題,接著第二、第三周的講道,牧師也解答了埋藏在她心底長久的疑惑。「這根本不可能!連續3個星期,牧師都講出我的問題,我很感動,證明在神眼中我是重要的,那一刻我決定將一切交給主!」畢業後,Barbara順理成章在英國律師樓工作,一年後律師樓裁員,神帶領她去讀神學,畢業時她求問神要去哪裡宣教。「神很清晰告訴我,要回香港當律師,在職場服事祂。」

回港後Barbara在法律援助署工作,後來認識了艾德史福索(Ed Silvoso)博士,參加他在阿根廷舉行的全球會議。史福索博士教授如何透過禱告佈道為主贏取城市,Barbara開始在司法工作上活出這些屬靈教導。「法院面對的案件關乎人與人的糾紛,影響法院內的屬靈氣候,我運用史福索博士教導的禱告佈道,用祝福瓦解咒詛。並以五個關鍵的轉化思維,每天祈禱宣告祝福,消滅撒但的勢力,最後整個屬靈氣候都改變了。後來我開始每天早上與同事一起為當天的案件禱告,神在案件中的人生命中工作,很多神蹟般的見證發生!」有一個關於合約糾紛的案件,賣方追討買家欠款,被告(買家)起初辯稱因貨品有問題而拒絕付款。到上庭作供時,他在宣誓後決定不答辯,對我說:「你判我敗訴吧!」最後我明白到是聖靈動工,他受聖靈感動不能說謊作假證供。

有一年,Barbara在史福索博士的全球會議中見證阿根廷的殖民跟原住民認罪,彼此復和。在回程的路上,神對Barbara說:「你帶這復和的恩膏回香港。」回港後她如常上班審案,法庭職員告訴她第一個案件不用開審,因雙方要和解。她遂預備第二個案件,還未看完案情資料,職員又來告訴她不用看了,雙方已和解。一直到第三、第四件案件,同一天內四宗案件都不用審訊,聖靈啟示她這是復和恩膏的效果。之後陸續見證到更多不同糾紛的復和,這也成為他們日後的禱告目標。與Barbara同行的同事曾遇到一個案件,妻子被丈夫淋漒水毀容而上告法庭。當天早上,那同事為他們誠實作供及復和禱告。太太在庭上一邊傷心抽泣,一邊作供,丈夫於心不忍說不用作供了,他認罪。後來妻子寫了一封求情信,表示已饒恕丈夫,並為他判刑求情,神真的帶來了醫治和復和!

2002年,史福索博士授權Barbara在港成立豐收佈道團,不但在法律界,更在其他領域積極推動職場轉化。「神要我在法律界學習職場服事,證實這是可行的,才可以推展至其他職場。我最初不明白神為何要我神學畢業後回港當律師,原來神一直呼召我在法律界服事祂,我的人生使命是興起職場信徒,在職場建立EKKLESIA,將神國的權柄和能力帶到眾職場,阻擋惡者的詭計,帶來轉化和神蹟奇事,讓職場上很多困苦的人經歷神的愛。」後來Barbara擔任法官直至退休,現時更努力推動職場轉化。

關心列國的Barbara每年1月1日都呼召眾教會上山為國家及香港禱告,她更定期呼召全球基督教領袖一起禱告。「我們興起職場牧者,也希望讓國家知道愛主的人也愛國家。」Barbara鼓勵香港信徒正面地宣告神對香港的命定,時常帶復和的信息為香港及國家代禱。「父神的心意是要我們認識和活出真正EKKLESIA 的活力和大能,成為一支祝福城市的大軍,愛護和建立城市。」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推動合一禱告:歐陽梁雪明牧師 -【巾幗戰士】專欄

歐陽梁雪明牧師(Gloria),致力在城中推動合一禱告以及社區轉化運動,從病房宣教,到開設書房,建立教會,神讓Gloria透過禱告,見證神在社區中的救贖與翻轉的大能。Gloria生命中最大的熱情是推動教會復興,釋放神的能力去轉化香港。

Gloria自小在爸爸的店鋪中看到許多人有生命問題,感到軟弱和絕望,沒有出路,這令她打算到18歲就了結自己的生命。後來Gloria認識了一位同學的媽媽,她是教會的師母,帶領Gloria正式決志,並叫她到他們教會接受牧養,卻遭到爸爸反對。「爸爸警告我,若去別的教會就會經濟封鎖我!我第一次經歷被親人逼迫!然而主跟我說:『我會大大使用你的經歷。很多人沒有生存的意義,你傳福音給他們吧!我會與你同在,給他們出路和盼望。』」神告訴她,醫院裡有很多臨終的病人可能一生都未聽過福音。Gloria於是在1981年加入護士行列,期間帶領很多臨終的病人,以及同事信主。

後因父母移民,Gloria需要協助他們為在港的物業收租,她每次去屯門收租,租客都以粗口問候,半年以來未能收取分文。Gloria邀請弟兄姊妹為她禱告。「4天後,租客竟然收拾包袱走了,但我要拿回租約,找他簽字,過程中他粗口不斷。我第一次宣告:『奉耶穌基督的名粉碎他黑暗的勢力!』他最後簽字了,我領略了祈禱的權柄與大能。」後來Gloria再招聚弟兄姊妹為店鋪禱告。「那次祈禱翻轉了我,有3名弟兄姊妹見到異象,看到爸爸的店鋪變成基督教書房,許多邊緣青年被喚醒,得醫治和釋放。」但她的計劃遭爸爸反對,「他覺得危險,因那商場已變成色情卡拉OK場所。」

因她即將前往阿根廷,就先把計劃放在禱告裡。Gloria夫婦在阿根廷親眼見證神轉化與復興城市的奇妙作為,深受震撼。「我很希奇,聖靈裡的合一帶來城市的復興,這種子種在我心上。」回港後,Gloria的爸爸奇妙地應允讓她開設書房。1995年聖誕節,書房正式開業。每周日,他們在書房敬拜禱告,後來警察晚上到商場突擊掃蕩,一家家卡拉OK開始倒閉。Gloria帶領弟兄姊妹進行「耶利哥行動」,為期七周,逢周日早上8時,圍繞商場一周禱告禁食,第七周經歷了奇事,商場所有卡拉OK倒閉,只剩下最大的一家。

隨著在書房信主的邊緣青年越來越多,Gloria不知應怎樣處理。「他們沒有上學,亦無家可歸,天天來書房,但我要做生意,又要上班,我問主怎麼辦,要帶他們去哪家教會。主說:『你要愛他們到底,牧養他們,給他們一個家。』我與先生祈禱,知道是時候要辭職,但我掙扎了兩個月。」Gloria與丈夫搬到屯門居住,成立教會,但書房地方不敷應用,他們屬意商場內最大的卡拉OK的鋪位。Gloria求問主,主就帶領她認識了屯門教會的一位姊妹,正正就是那個卡拉OK鋪位的業主。「她很愛主,希望鋪位能為福音工作所用,她說我的出現是她祈禱多年的答案,但坦承當時要收回鋪位並不容易。」她們一起禱告,同時Gloria每周與屯門牧者合一祈禱,結果當年香港發生了卡拉OK大火,政府勒令卡拉OK在每個房間安裝消防花灑,卡拉OK老闆認為投資鉅大,決定結束營業,促使教會的成立。

合一禱告改變了屯門的屬靈氣氛,更帶來整體罪案率下降,一向是全港罪案溫床的屯門更獲獎,被世界衛生組織稱為安全社區。「當我得知屯門獲獎很驚訝,以前屯門很危險,現在被神徹底地翻轉了!」Gloria更連結元朗及天水圍的牧者,成立「愛西北牧者網絡」,定期合一禱告。她企盼見到神的榮耀在這城市大大彰顯,中港福音的火燃燒至列國,最終回歸以色列。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Jessica牧師:非一般的先鋒牧者-【巾幗戰士】專欄

從信主到回應神呼召,再到跟隨聖靈帶領進入國度性的服事,這一路上,Jessica牧師都走在先鋒的位置。神給予她特別的栽培與訓練,很多時候都是先經歷,後明白。沒有前人經驗可借鑑,Jessica從不斷聆聽神的聲音,一步一步摸索和回應中成長,被塑造成為非一般的牧師,建立非一般的教會。

中學就讀教會學校,Jessica卻在沒有人向她傳福音的情況下自己決志信主。「當時我在預備聖經科考試,在背讀考試資料時突然想到,如果聖經真的如此真實,那麼裡面所說的耶穌豈不是很厲害!為什麼我不去認識祂呢?之後我就自薦參與團契。」中學後Jessica到美國升讀大學,主修醫院管理,到埗不久就遇上嚴重車禍,需要接受多次手術治療,但過程經歷神很大的保守。

在信仰路上,Jessica曾經歷失落,嘗試以讀書和追求知識來填補心中的空虛。「我報讀很多課程,什麼都想知想學,後來更完成了碩士課程,但還得不到滿足。」神藉著Jessica的中學同學把她帶回祂的身邊。「她很愛主,邀請我一起開小組。而她認識一個酒吧老闆,我們三人就開始在酒吧開組。」號召力很強的老闆負責招聚人,中學同學負責關顧、寫金句卡,Jessica則被分派分享信息,起初找來坊間一些哲理書分享,後來在網上聽講道。「當時我們都沒有在教會被牧養,但聖靈的工作很強,我們在禱告裡看到圖畫,就開口說出來。直到後來我在教會裡被訓練,認識聖靈恩賜,才曉得原來當時候我們所做的是先知性禱告。」

參與聚會的人越來越多,主感動他們要找一家教會遮蓋。「當時我們住的地區很分散,不知該選哪區,就想到查一下我們在網上聽道的那家教會,它位於油麻地,正正就在大家的中間。我們派出兩個探子到教會探路,她們在聚會的敬拜中看到異象,看見我們所有人都坐在教會裡。」聚會後牧師為兩位探路的姊妹祝福禱告,她們都感動流淚。一行人就這樣開始在教會受牧養,在牧師耐心的教導和實用的訓練下快速成長。

教會擴展青少年堂,Jessica開始牧養中學生,帶領籃球隊。後來教會經歷很大爭戰,牧者跌倒,牧師的屬靈父親按立Jessica為牧師,並邀請她開展青少年教會。「當時其實我心裡是知道的,主在一次靈修中已經跟我說了。但那時候我並沒有感到很興奮,教會才剛經歷很大的震動,而過往我一直在牧者的遮蓋和保護下成長,從來沒有想過要出來建立教會。」因著神藉長輩給她的引證,Jessica最後選擇回應神對她的呼召。

建立和帶領教會,Jessica需要不斷尋索主的心意,從一塊塊小石頭開始建造。神透過不同的特會,甚至外地的牧者來鼓勵她,過程也經歷不少風浪和衝擊。「有三年半的時間,神在更新皮袋,那過程比換皮更痛苦,流過不少眼淚。有一些弟兄姊妹失落了,但神在祂所定的時間把新的人加給我們。」教會原本位於一個設備齊全的地方,但神給Jessica強烈的信息,神要興起許多的匯聚點,帶來復興,於是Jessica從佐敦月租的地方搬到灣仔一個時租的地方,過著朝桁晚拆的生活。「當中也受到一些弟兄姊妹非議,也有其他教會的牧者建議我們用固定的地方,但那是神要我們去的地方,我們就要去。」

Jessica的教會在5、6年前從神領受要啟動18區走禱,此後每個星期都在灣仔區走禱。「我最近想起來,在我重新得救不久後,主已經跟我說,祂要教我屬靈爭戰、辨別諸靈,祂要把我藏在祂的翅膀下,在我耳邊教導我看見仇敵的作為,當時候我並不曉得這意味著甚麼。」回望過去一切的經歷和訓練,Jessica明白神要塑造和預備她去建立為神國度禱告爭戰,晝夜守望,並且能迅速回應神的教會。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連接兩代的橋:黃若娟 -【巾幗戰士】專欄

施洗約翰在曠野為主預備道路,天梯轉化學院院長黃若娟傳道年少信主,從看不到人生意義,到跟隨內心的熱情,走自己夢想的路。過程中她學習放下自己,一步一步走進神對她的呼召,縱然有迷茫的時刻,但她選擇憑信心跟隨主的帶領,決心成為連結上下兩代的橋樑,預備合用的百姓以迎接基督的再來!

若娟從孩童時期已經思考生命的意義,更曾想過尋死,16歲時,她透過一場特會的講道錄音,第一次聽到神對自己生命的心意。「錄音開始有一把男聲宣讀路加福音1章 17節:『他必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叫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我不由自主地流淚,不斷回帶聽了20多次,每次聽都流淚。不知道為何如此感動,也不懂什麼是主的呼召。這段經文就這樣進了我的心,與我的生命連在一起。」

若娟大學畢業後曾從事媒體工作,後轉職社工,專門幫助精神病患者。主帶領她跳出心理學的框架,教導她以聖經的角度去看人。神使她得人如魚,帶領很多病人信耶穌,更有不少人經歷醫治釋放。當年不是很多教會接納這批「病人」,若娟就想到開一家教會,於是跑去報讀神學,主卻不許。「連續3年,每次遞表時,主就對我說:『我有讓你報讀嗎?』」我開始發現,原來自己的夢想和熱情,跟主的呼召可以是兩碼子事。要進入神給我們的夢想,就要先放下自己肉體的想望。」

直到29歲,神讓若娟報讀第一屆「事奉訓練學院」課程,那一年神開闊了她對教會和神國的認識,並令她確實明白神對她的呼召。「當我定意尋求主想我走的路,就知道那跟我16歲聽到的經文有關。如同施洗約翰,我要為耶穌基督的再來預備道路,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叫兩代互相轉向,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及後參與『回家』旅程,我更深明白到那無數被呼召為主的再來預備道路的人需要連結一起。」

2016年「回家」聚會,本來在幕後服事和代禱的若娟被屬靈長輩推到台上為香港作屬靈宣告。「我們宣告完畢準備下台時,台上響起了一下鑼聲,那一刻我感到自己裡面有一個莫名的變化,後來明白主正帶領我進入人生下半場的召命──為主裝備40歲以下的年青人,這也意味著我要從作女兒走到下一個階段,要學習作屬靈母親。」

10年前,若娟本要迎接自己肉身孩子的誕生,在尚未懷孕之前,神已賜給她孩子的名字──子橋(音譯)。豈知若娟卻經歷流產,她不斷思索和尋問神的心意。「10年過去,我發現原來自己成為了一道橋,目的地不屬於我,我的責任是令兩邊的人互通,要捉住上一代和下一代,三代同行,這是神對我很清晰的呼召。」若娟於3年前接任天梯轉化學院院長,成為裝備人的人。「正因為主對我說得如此清楚,我知道這不關乎自己袋裡有多少籌碼,只關乎我是否憑信心迎上主要我站的位置!」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超自然的校長:Lindy Heung – 【巾幗戰士】專欄

從小熱愛時裝的Lindy Heung,過去在中環開設時裝店。家裡沒有人認識耶穌,身邊也沒有基督徒朋友,信主5年後,Lindy就被神呼召進入禱告服事。她在店裡熱心為人禱告醫治,後來更在教會建立禱告醫治室,創辦「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HKSSM),為神國培育許多醫治禱告服事者。Lindy形容這是神給她的一個速成班。「神呼召最不可能的人服事祂,在我一切的經歷中親自教導我。」

經歷禱告的大能

眼前的Lindy對神充滿信心,其實過去她從未想過信主,更曾因飛機失事大難不死而去黃大仙還神。1993年,適逢「犯太歲」的Lindy可謂諸事不順:媽媽因病去世,業主勒令收回時裝店舖,甚至家裡全屋電器一夜間損壞。「當時我很恐懼,突然間所有事情都出問題,如臨大敵,我致電移民澳洲後信主的小學同學,她在電話中帶我決志禱告。」

信主後,Lindy就不斷經歷禱告的大能。面對業主要收回舖位,Lindy禱告求神讓她有機會接觸業主委託人,結果她在傢俬鋪偶遇一位女士,言談間發現原來她認識業主委託人,在她穿針引線下,Lindy成功游說了業主不要收回舖位。那一刻她感動落淚。常常飲至酩酊大醉的丈夫在一夜間戒了酒。家中的電箱無故著火,電燈公司檢查後找不到問題,Lindy憑信心奉主耶穌的名吩咐火停止。

經歷神蹟醫治

有一天,Lindy身體的所有關節疼痛不已,點點的蝴蝶斑漫延全身,她既驚慌又擔心,因家中有幾個姊妹是死於紅斑狼瘡症。她致電教會牧師,牧師教她每半小時作醫治宣告,命令所有紅斑及疼痛離開。Lindy遵從牧師的教導,結果在幾天內她就完全康復!週日回到教會,牧師見狀,流淚向Lindy說:「神不但醫好你,還給你醫治的恩賜。」

Lindy領受醫治恩賜後,「病人」接踵而來,她開始每天在時裝店樓上的辦公室為人醫治禱告。在1998至2008年間,她接待了逾千名中環上班族,一張張憂愁的臉孔來到,一個個如獲新生的離去。她笑言:「我每天都很興奮為人作心靈醫治,反而不太理會生意。」但神給她源源不絕的客戶。

展開新任務

時裝店生意滔滔,但在一次禱告中,Lindy領受神要她結束17年的生意,儘管千般不捨,也未知下一步如何,她選擇完全順服。當時還有2年的租約,業主卻給予她從未有過的優惠,完全減免她餘下的租金。最後她舉行了結業派對,邀請數十名曾經歷醫治的人分享見證,感恩共渡最後一天!

從時裝店老闆搖身一變,成為牧者和學校創辦人,Lindy說完全是神的預備。她到美國Bethel Church上短期課程時經歷種種神蹟奇事,偶然受邀參與教牧祈禱會,會上牧者為她按手禱告,預言她會將醫治教導帶到香港。「他們在異象中看見我拿著一個籃子,不斷把東西派給人,同時自己也在吃。」回港後,她將所學的教導小組各人,並開始領導禱告醫治室,醫治神蹟每周發生,一個又一個從心靈疾病到肉體的頑疾都得到徹底醫治!2003年,Lindy更引入Bethel Church的教材,創辦超自然學校至今她的服事不只點燃香港眾教會,更伸延至內地、日本、新加坡、美國、加拿大等地,興起許多醫治精兵。

身處大時代,Lindy鼓勵弟兄姊妹:「現在是神的兒女興起和推進的時刻,要起來打贏這場仗。我們的禱告醫治室於去年至今從未關上,我們在線上進行醫治,不只服事香港,更遠至海外,足證神的醫治沒有界限,從不間斷。」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由國度復興報編輯部撰寫,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

 

 

劉沙崙:白皮膚的華人母親 – 【巾幗戰士】專欄

基督教復興教會劉沙崙(Sharon Lau)牧師,其父親為包德寧牧師,來港宣教已經超過40年。作為宣教士二代,Sharon於香港出生,可謂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然而年少時,Sharon曾經歷反叛,更矢志長大後要離開香港,返回美國過自由的生活,但一次內地之旅,她的生命被神徹底翻轉,更清楚領受祝福華人的異象。

生於宣教士家庭,Sharon坦言自小已有身分疑惑,不知自己是什麼人。「爸爸沒有送我去國際學校,而是入讀本地中文中學,學講中文,家裡完全不會慶祝美國的節日,反而更著重農曆新年。」作為牧師子女,其言行舉止每每受到別人注視,令她倍感束縛。她自言:「每年返美國,眼見親戚住大屋,美國文化又較自由。」她便矢志18歲後要自行回美國生活。

15歲是她生命的一個轉捩點,當時的Sharon頗反叛,有時與朋友去Disco。她笑言:「若我女兒像我以前般反叛,我會很驚慌!」當年爸爸叫她返內地走一趟,她從此不再一樣。「記得那年冬天很冷,河南農村正下大雪,我們居於簡陋的農舍。天寒地涷,但無阻當地弟兄姊妹每天清晨5時起床禱告的決心,他們祈禱唱詩,詩歌的內容是不怕逼迫困難,為神而死是無上光榮等。他們對神的信心,令人為之動容。」Sharon在那裡認識了很多國內屬靈偉人,如「天上人」雲弟兄、方城教會張榮亮牧師及《迦南詩選》的作者吕小敏。

在其中一次祈禱中,雲弟兄突然跪在Sharon面前,求她祝福。「當時我只有15歲,對神仍不冷不熱,怎可在他這屬靈偉人面前班門弄斧?」他說:「因為神要你成為中國人的祝福!神不只呼召你的爸爸,還要呼召你!」她立時簌簌淚下,明白神給她的命定,自此開始認真尋求信仰。她 18歲就到台灣讀神學,畢業後就在教會服事,然而她對講道感到很大壓力。「我講完道立即覺得很沮喪,自覺講得很差。我丈夫講得風趣幽默,很多人聚精會神地聽,我試過講道時講笑話,結果沒人笑,令我很失望。」後來丈夫一言驚醒夢中人,「你的講道強項是有母親的溫柔但有力,要欣賞你作為女性獨有的特質。」她自此想通了,做回自己,更感恩因身為女性,可以服事教會為數較多的姊妹,而且比起男性更能領略作為基督新婦的感受。事實上,她與丈夫各有恩賜,互補不足,「我有較多先知性領受,丈夫的優點是有持守到底的毅力,而且有辨別諸靈的恩賜,成為我和教會的保護。」

Sharon相信,將來神會興起更多女性領袖。「如底波拉,既是先知,又是士師,很強勢的女人,但她有為母的心,最終期盼男性要興起,她最大的滿足是見到以色列領袖興起,不在仇敵的壓制下。作為女牧者,我並非要做女權運動的強勢女性,而應有為母的心,期盼見到神興起教會,無論老少,都興起來爭戰,成為得勝者。」先知性敬拜是Sharon牧師的恩賜,她盼望建立一所敬拜讚美學校,透過敬拜,教導信徒如何觸摸神的心,釋放先知性敬拜,讓人回轉。她鼓勵女性要勇於追逐夢想,尋找個人命定。

2019年社會運動爆發,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香港經歷史無前例的巨大震動。Sharon認為,「我相信這兩年是一個煉淨的過程。」Sharon分享她經歷了36小時生女兒的10級陣痛,過程中不只經歷身體如撕裂般的痛楚,心靈上更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她坦言:「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有新生嬰兒即將出生!」她深信,正如經歷分娩之痛一樣,神會帶領香港教會進入復興,雖在迫害籠罩的重重陰霾下,福音愈發興旺,更會傳至地極。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聖經也記載了女士師底波拉率領希伯來人成功反擊迦南王耶賓的軍隊,她有勇有謀,又有公義慈愛。在現今華人教會裡,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屬靈領袖,本專欄將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述說巾幗戰士的特質,激發女性回應時代的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