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倫森牧師被囚2年終獲釋 到白宮為總統特朗普禱告

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從2016年10月起已被土耳其政府囚禁超過2年。他於10月12日到法院出席最終聆訊,雖然土耳其法院仍然維持布倫森參與恐怖組織、推動政變的判決,但由於他己被囚超過2年,所以被當庭釋放,更准許他離開土耳其。據悉,布倫森身體狀況良好,他在離開法院數小時後便乘坐美國軍機從伊茲密爾前往德國,並在24小內回到美國。

布倫森在庭上再次強調自己是無辜的,他說:「我愛耶穌,我愛土耳其。我明白自己為何在這裡,我在這裡是要為基督的名受苦。」他在離開土耳其前感謝總統堅持讓他獲釋的承諾和努力,他說:「我們全家很感謝總統、政府和國會堅定的支持,這是我們全家一直祈求的日子,我很高興能夠踏上回到美國的路。對我的家庭來說,這是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我們感謝全世界數百萬為我不斷禱告的人。」他又感謝美國法律及司法中心(ACLJ)的代表以及為了讓他重獲自由而努力工作的不同人士,使他可以與家人團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判決後隨即在推特發佈貼文,指大家都希望布倫森儘快可以安全回家。早在聆訊之前,副總統彭斯亦曾表示那是特朗普政府當前的首要任務:「政府的立場非常清晰,我們堅持要讓布倫森獲釋,回到他在美國的家和教會中。」

有分析相信,釋放布倫森有助修復這兩個北約盟國的關係。中東分析師凱雷姆(Mike Kerem)認為這是歷史性的事件,美國政府為此與土耳其政府進行了無數次高層溝通。他說:「我相信這次事情提醒人們起來禱告,不只是為了布倫森,更是為了土耳其人、庫爾德人、阿拉伯人、敘利亞人、伊拉克人以及伊朗人。布倫森被捕和被囚的原因其實很明顯,就是他對耶穌基督作為彌賽亞的盼望和信念,祂不只是西方的主,而是整個世界的主。」

布倫森回國後,於10月13日到白宮會見總統特朗普。布倫森跪下為特朗普禱告:「求主的聖靈澆灌總統特朗普,賜他超自然的智慧,去成就神對美國的計劃,並帶領美國走公義的路,賜他堅持和勇氣為真理站立,讓他成為美國的祝福。」

.圖為布倫森在白宮跪下為特朗普禱告(Credits: 美聯社)

(來源:CBN NewsASSIST News美聯社,2018年10月12及13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為布倫森牧師平安回國感恩,又求主修復兩國之間的關係,以及翻轉鄰近國家的屬靈氛圍。

土耳其被囚美籍牧師改為軟禁在家 爭取最終撤銷所有指控

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被囚事件有新進展。

布倫森將於2016年在土耳其被捕,被控參與恐怖組織活動,一旦入罪,他可能面對35年的刑期。辯方在庭上強烈否認控罪,表明布倫森絕對沒有與恐怖組織有任何聯繫。最近,法庭在7月18日下令延期聆訊,但允許布倫森離開監獄,改為軟禁在家,但不准離開土耳其國家或住所,直至年底的下一次聆訊。

代表布倫森的美國法律和司法中心(ACLJ)已確認土耳其政府發出了有關命令,「這是關鍵的第一步,我們相信布倫森最終會獲得完全自由,得以回到美國與家人團聚。」

總統特朗普在這次聆訊前也有為事件發佈推特帖文,譴責當局長期監禁布倫森。ACLJ表示:「特朗普在捍衛布倫森自由的事上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在這事件上我們與總統密切合作,我們亦感謝他的努力。」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副主席Kristina Arriaga說:「很高興布倫森在土耳其監獄被囚超過600天後,現在終於得到一點寬待,但這並不足夠。土耳其政府太長時間剝奪了這個無辜的人的權利和自由,他們必須將他完全釋放。否則,特朗普政府和國會必會迅速強硬地回應,對負責當局作出制裁。」

「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 USA)亦為事件感到鼓舞:「布倫森從獄中獲釋轉到軟禁在家,這進展為我們帶來希望,我們堅信土耳其政府會撤銷對布倫森的所有指控。」其總裁及主席David Curry說:「布倫森是因為他的信仰和教牧工作而入獄,這是土耳其政府對基督信仰的打壓(土耳其在「敞開的門2018世界守望名單」(Open Doors 2018 World Watch List)中排行31)。埃爾多安總統必須面對現實,世界不會容忍土耳其政府迫害基督徒,我亦會繼續呼籲美國政府盡一切努力迫使土耳其政權馬上撤銷對布倫森的所有指控。」

(來源:Charisma NewsChristian HeadlinesASSIST News,2018年7月25及26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布倫森早日可以完全獲釋,保守其家人的安全和心靈。

土耳其被捕美籍牧師否認參與恐怖活動

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於2016年在土耳其被捕,案件終於開審。4月16日,他在示每拿法庭上否認參與恐怖組織的指控,表示自己清白,從沒有做出敵對土耳其的事情。

被捕前,布倫森牧師在示每拿復活教會(Izmir Resurrection Church)事奉逾20年。該教會位於土耳其西岸伊茲密爾(Izmir),即新約時代的示每拿。他於2016年10月被捕,至今一直受羈押,從未獲釋回家。翌年3月,檢控官起訴他參與一個與葛蘭運動(Fethullah Gülen movement)有關連的恐怖組織,及屬於庫爾德斯坦政治組織。一旦入罪,布倫森牧師可能面對35年的刑期,而他現時已50歲。

據土耳其報章報道,布倫森牧師在法庭上用流利的土耳其語表示,他希望真相大白,因他愛土耳其,為這國家禱告了25年。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4月中旬也在社交媒體聲援布倫森牧師,「美國基督教領袖安德魯.布倫森牧師是一位高尚的紳士,在土耳其正接受審訊,但控訴毫無理由可言。他們叫他做間諜,在這方面我有過之而無不及。希望他能獲釋回家,與家人團聚。」

下一輪審訊預計在5月初進行。

根據美國國務院估計,土耳其只有大約7,000名新教基督徒。布倫森牧師帶領的教會約有40名會眾,屬於福音派長老會教會。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18年4月16日,王妍編譯報道)

禱告:布倫森牧師的案件獲公平公正的審判。

[國度觀點] 敍利亞停火後的復興

在俄羅斯與土耳其的周旋下,敍利亞政府與叛軍終於達成全國停火協議,在12月30日生效。俄羅斯支持阿薩德政府,而土耳其支持反政府的叛軍,兩國也會參與停火後的監查工作,冀望今次停火不會像過去那樣很快就無效。今次協議沒有包括恐怖組織,如「伊斯蘭國」,而被土耳其指控為幕後支持「伊斯蘭國」的美國,也沒有介入今次的停火協議。有說法指,在奧巴馬即將卸任之際,不會介入中東事務,普京趁機快速地促成停火協議,藉以在國際社會建立威信。

在敍利亞多個主要城市被收復後,原居民陸續回歸。在去年底的聖誕節,有敍利亞基督徒陸續返回曾失陷的阿勒頗,並慶祝聖誕節,這是五年來第一次當地有聖誕樹亮燈。自從在2011年爆發內戰後,阿勒頗的基督徒人口從25萬人跌至5萬人。

阿薩德總統屬什業派分支的一個少數種族,而叛軍以遜尼派為主,並日漸伊斯蘭教化。敍利亞基督徒視遜尼派和「伊斯蘭國」為威脅力量,因此傾向支持政府,這亦導致他們成為反政府軍和「伊斯蘭國」的攻擊目標。內戰導致全國逾半人口逃離家園,20萬人喪生,但因為基督徒聚居於兵家必爭之地,加上民族身分和宗教,慘況比其他敍利亞人更嚴重。

聖經中有一個預言提及敍利亞地區,「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賽十九23-25)聖經時代的亞述覆蓋今天中東的多個阿拉伯國家,包括敍利亞和伊拉克。雖然以賽亞書十九章的預言不是今天立刻實現,但神的應許今天就能給予我們盼望,為百廢待興的敍利亞求復興。

美國牧師被土耳其監禁

美國的基督徒發起了一個全球運動,要求釋放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他因為土耳其對福音派的鎮壓,被指涉及政治罪行。

安德魯在土耳其領導了西岸伊茲密爾(Izmir)復活教會23年,於10月初被拘留,並於12月初被判監。近幾個月,已有一些外籍牧師被驅逐出境。

安德魯被控與7月15日發動政變的葛蘭運動有關,因而被土耳其政府監禁。布倫森最初與他的妻子被捕,但她在10月被釋放。根據他的妻子臉書的貼文,她被禁止探望她的丈夫,每日寫給他的信件並沒有收到任何回覆。她請支持者用土耳其語寫:我們為你禱告。

代表安德魯家人的美國法律和司法中心(ACLJ)表示,超過十萬人簽署了ACLJ的請願書,要求釋放他。

政變失敗以後,土耳其已經搜捕幾個支持政變的團體。基督教組織關注中東報導指,7月以來,已有4萬多人被捕,包括反對黨政治家,軍事人員,記者和教師在內。土耳其指控多名牧師「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葛蘭運動的靈感來自牧師和政治活動家Fethullah Gülen,現居於賓夕法尼亞州,美國當局拒絕引渡他。根據土耳其議會的亞美尼亞成員的說法,政變失敗後,美國福音派人士被視為報復目標。

「新教或基督教教會被視為美國的影響力,現在土耳其是反美國的,他們被視為攻擊目標」,土耳其議會前成員高級研究員Aykan Erdemir表示。

根據土耳其新教協會,過去四年,由於政府拒絕續簽簽證或其他許可證,至少有100名在土耳其服務的牧師被迫離開。

根據美國國務院估計,土耳其只有大約7,000名新教徒基督徒。安德魯帶領一個大約40名成員的會眾,屬於福音派長老會教會,以前曾作為宣教士與改革教會長老會。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6年12月2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安德魯早日可以平安回家,為土耳其的教會和領袖的安全禱告

土耳其基督徒謀殺案轟動一時 審案歷時9年 仍未結束

2007年,土耳其三名基督徒被非法禁錮,之後遭割喉殺害及肢解。案發後,五名疑兇及其他涉案人士當場被逮捕。審查期間,他們表示自己是「為國家殺人」,認為「基督徒在搶奪我們的國家和宗教」。

可惜,自案件在2008年交付法庭聆訊以後,法官和檢察官多次被更換,被傳召的證人拒絕上庭卻不會被控藐視法庭。後來,偵查著重尋找該殺人事件與背後支持的組織的關係,有傳與土耳其的軍方政變有關,於是大批新證人被傳召。經過9年,法庭仍不能證明背後有組織策劃犯罪,認為需要進一步調查。直到今年9月28日,案件已進入第115次聆訊,法庭終於判五人謀殺罪成,判處終身監禁並且不能假釋。案中主犯仍表示:「我感恩我沒有讓國家蒙羞!」荒謬的是,由於五人上訴,根據土耳其法例,審訊的拘留期限為5年,因此五人獲釋放,只須攜帶監視儀器。

這個結果大大觸怒土耳其的基督徒,亦令受害者家屬承受極大的壓力。可幸在第二天晚上,檢察機關認為他們有潛逃的可能,因此再次將他們拘捕。受害者家屬或可以暫時鬆一口氣,但實難估計案件何時才可審結,而案件的真正策劃者仍然逍遙法外。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16年9月3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揭露案件的策劃者,並有公義的判決。

以色列和土耳其達成和解協議 恢復關係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於6月28日訪問以色列,為其卸任前最後一次到訪,他批評以色列對迦薩地帶自2007年哈馬斯掌權後的封鎖。一天前,以色列和土耳其達成了廣泛的和解協定,看起來緩和,但未能消除迦薩地帶的隔離。

以色列和土耳其同時正式結束六年來的敵意,同意恢復一度親密盟友之間的全面的外交關係。在安卡拉,外交部副部長Feridun Sinirlioglu簽署了協議,為在議會獲得批准鋪好道路。簽署儀式的主要是程序不對媒體開放。另一個相同的儀式,以色列外交部主任Dore Gold在耶路撒冷簽署協議。協議將包括兩國交換大使,以色列要為2010年活躍分子救援船試圖突破迦薩封鎖,遭到以色列海軍突襲而死亡的10名土耳其公民作出二千一百萬美元的補償。土耳其也獲允許將救援物資帶進迦薩,並進行新的開發項目。

以色列和土耳其的關係在埃爾多安於2003年出任總理時開始惡化,埃爾多安的政黨有伊斯蘭根源,關係急轉直下是2008年12月底到2009年1月以色列針對哈馬斯為期三周的迦薩戰爭。埃爾多安就巴勒斯坦的高死亡人數批評以色列。

兩國關係陷入谷底,是在2010年以色列突擊隊衝進試圖突破迦薩封鎖的土耳其船。九名土耳其人死亡,包括其中一位擁有雙重國籍的美國公民,後來又有一位死於槍傷。在以色列方面,7名士兵被活躍分子用棍棒、刀和鋼管攻擊而受傷。

事件發生後,土耳其撤回駐以色列大使,並縮減軍事和經濟關係,關係未至完全中斷。達致這次和解費時,直至周一才正式宣布協議。

土耳其主要反對黨領導人表示,以色列和土耳其的協議等於土耳其承認迦薩封鎖,接受以色列控制迦薩。

在以色列,該協議廣泛受到批評,部分原因是它沒有將兩名以色列士兵的遺骸取回,可能還有兩個以色列平民被哈馬斯拘留。三名以色列內閣部長,包括新的國防部長利伯曼紛紛表示,他們會投票反對該協議,但該協議最後獲得內閣通過。

以色列妥協賠償,忍辱負重。為以土兩國有真正和解祈禱。

(來源:以色列新聞祈禱會,2016年6月)

禱告:兩國順利恢復外交關係,祝福兩國的人民建立和好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