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過百萬難民烏干達避難 尋求教會醫治創傷

南蘇丹自2013年發生內戰,再演變成種族衝突,至今已造成數萬人喪生,200萬人在南蘇丹流離失所,另有200萬人在鄰國尋求庇護,在烏干達避難的南蘇丹難民人數超過100萬。烏干達難民營中,許多人從新興起的教會中尋得慰藉。

位於烏干達北部的Bidi Bidi難民營是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現在是超過25萬南蘇丹人的家園。據烏干達官員稱,難民營出現了數十間教堂並且越來越受歡迎。許多教會領袖在內戰爆發時與南蘇丹信徒一同流亡。「當這些教會領袖到達營地時,他們開始了自己的教堂,有不同的宗派。」難民教師兼代表Deng Bol說。

許多情況下,難民都患有創傷後壓力症,營地輔導員經常鼓勵難民參加教會作為醫治的途徑。難民營的創傷顧問Gabriel Mayen說:「許多難民通常去教堂,因為它是營地中唯一可以幫助他們從創傷中恢復過來的地方。教會給了他們新的希望,這對難民和任何經歷過創傷的人都很重要。」

2016年,基督事工教會的牧師John Deng逃離南蘇丹。他的教會內有交戰部落Nuer和Dinka的成員聚集在一起,有助促進部落間的合作。他說,如果有人在營地或南蘇丹的家中失去家人,教會會提供情感上的醫治。他說:「教會在統一相互仇視的南蘇丹人民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很高興人民在遠離家鄉的營地裡和平相處。」

(來源:Religion News Service,2018年8月8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南蘇丹內戰止息,人心和土地得醫治。

以色列人民聯同軍隊 為敍利亞難民帶來援助和盼望

七月初,非牟利戰爭救援組織Israeli Flying Aid在敍利亞西南部的德拉省連夜協助保護大批物資送予逃離阿薩德的上萬個敍利亞人民,這批物資包括帳篷、食物、嬰兒奶粉、藥物和衣物等,是由以色列國防軍Israel Defense Forces(IDF)的救援部門Operation Good Neighbor(好鄰舍行動)所捐贈。在當中的帳篷上,敍利亞難民會找到以「Salam Aleikum」(阿拉伯語「願你們平安」)開首的信函。

該信由Israeli Flying Aid 創辦人Gal Lusky以英文書寫。Lusky寫道:「縱然你們被視為我們的宿敵,縱然我們的義工正冒著生命危險在戰場上工作,作為在大屠殺中倖存的猶太人的後代、作為救援組織Israeli Flying Aid義工,以猶太裔以色列國民身分為榮的我們,寧可犧牲自己性命,也不會對被殘害的婦孺就手旁觀。」

在之後的24小時,她收到了不少的電郵回覆,當中甚至有感動她落淚的小孩畫作。Lusky表示:「我為此很感觸,我要讓他們感受到一點點的團結,以填補他們的心靈和肚腹。」

很多以色列人,尤其是那些住在戈蘭高地的人民,也跟Lusky一樣有助人的熱心。涵蓋32個以色列城鎮的戈蘭地方議會,在過去幾年也曾經數次呼籲市民為敘利亞難民收集需用的物資。議會發言人Dalia Amos指出,他們在7月1日獲得了史上最多的回應:「這一次我們收到整個以色列的人民巨大的迴響,而非只限於我們的社區。看見不同的家庭都為敘利亞的小孩子收集物資,給他們玩具、畫具、糖果,我認為這是一件十分令人振奮的事。當敘利亞母親看見他們的小孩開心的時候,他們也會感到高興。」當地甚至有工廠和商舖來電,希望可以捐獻不同的物資,Amos補充,每年他們在戈蘭所收集到的物資,都會透過IDF轉送予敍利亞人民。

美國的人道主義救援組織Friend Ships Unlimited(FSU)於2017年8月在IDF位於以敘邊境的前軍事基地建立了Mazor Ladach戰地診所,為戰爭中的傷者提供救援,為敍利亞難民收集物資。組織的義工領袖Teri Shields表示,他們已在以色列低調工作四年,只要IDF好鄰舍行動有需要,他們便會為之效力。

FSU的Shields說:「我們全都是義工性質,現時極需要醫生和護士加入我們。15人的團隊至今已在診所為約8,000名敘利亞人民提供醫療服務。」

對於熱切想提供幫助的以色列人民,Shields表示:「戈蘭高地的以色列人民有不凡的心思,竟然會施予他們的敵人,實在令我驚訝。」

Lusky說:「IDF一直冒極大風險做著令人驚嘆的救援行動,他們在過去的兩年半用上百萬人力物力,讓軍兵把受害的敘利亞人民救到以色列。」

IDF 好鄰舍行動自2016年6月起,已提供1524噸食物、90多萬公升燃料、近8千份尿布包、54噸嬰兒食品、2萬5千箱藥品和醫療工具、775台醫療器械,以及衣物、衛生用品和帳篷給敘利亞人民。Israeli Flying Aid亦已為敘利亞14間醫院提供價值共過百萬的藥物,當中包括由德州貝勒大學捐獻的儀器和美國猶太人組織送贈的藥物。

(來源:Breaking Christian News,2018年7月6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 求主供應和保護正在戰火間求生的敍利亞人民,並保守以色列軍和所有義工的安全。

歐洲教會2018年反思主題:「客旅和外人」

歐洲福音聯盟的「禱告週」有150年的悠久歷史,2018年禱告週主題是「客旅和外人」(Pilgrims and Foreigners),於1月14至21日在數以百計的歐洲教會同時舉行。

負責人蒙提斯(Israel Montes)表示:「這個主題提醒我們聖經充滿『寄居者』的例子。我們被召成為世上的客旅,並提醒自己所有信徒共享一個家鄉。」

今年的禱告手冊以「客旅和外人」為主題,因為在多元的歐洲,越來越多外鄉人前來定居。雖然報紙不再大幅報道,但難民問題依然重要。歐洲對此還沒有對策,教會也往往未回應挑戰。而今次主題提醒教會,聖經充滿寄居者的例子,被召成為世上的客旅,與所有信徒共享一個家鄉。在聖經裡,代表人物有亞伯拉罕、約瑟、路得、但以理、約拿、保羅、百基拉、亞居拉,及耶穌基督。

「我們看見政治問題和民族主義的發酵升溫,作為教會,我們應醒覺自己在世上都是客旅。作為基督徒,我們天國子民的身分應清楚顯明。如果意識到我們天國子民的特質、品格和習性,我們在社會中就更有貢獻,意義也更大。」

(取材自Evangelical Focus,2018年1月8日,台灣國度復興報Opal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賜下合一的感動與異象,復興歐洲福音工作。

非洲面臨二戰後最嚴重饑荒

聯合國表示,世界正面臨自二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人道危機。在南蘇丹、索馬里、尼日利亞東北部和也門的衝突地區,有二千多萬人面臨饑荒的危險。

南蘇丹自2013年爆發內戰,至今導致數萬人死亡,二百多萬人流離失所。2016年7月衝突再次爆發,援助團體被阻止接觸受戰爭蹂躪地區的人民。這些地區現在已經宣布饑荒。聯合國表示,約有十萬南蘇丹人已經持續饑餓,還有一百萬人正處於饑荒的邊緣。

烏干達政府表示,每天有大約3,000名難民從鄰國南蘇丹來,該國正處於「爆破點」。今年的難民人數可能會攀升至100多萬人。

索馬里出現旱災,約600萬人需要人道援助,救助兒童會在索馬里邦特蘭地區的員工發現,兒童嚴重營養不良病例大幅增加。他們收到了有關兒童和家庭的多天沒有食物的報告,有人用紙皮餵飼他們的牲畜。

在尼日利亞,博科聖地的叛亂已經使200多萬人流離失所,造成約700萬人嚴重糧食不足。聯合國說,今年約有45萬尼日利亞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的危機,其中有9萬人死亡。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7年3月2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差派更多基督徒用各種方法參與救災及代禱。

【Kingdom LIFE】愛心社企 創出「希望」的味道

對一般人而言,飲食除了維持生命基本需要,就是味覺上的享受,但原來對某些人來說,還有更深一層價值,能賦予別人盼望與人生方向﹗

基督徒關愛弱勢社群,在生活中實踐「愛鄰舍」的聖經教導,固然是應當的。值得討論的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將資源更有智慧地運用,以達到最佳果效,令最多人得到最好的幫助。「2016使命商道論壇」便是以「愛鄰『社』——我當作什麼?」為主題,探討可行的踐信方向,更請來不同界別人士分享,藉以啟發信徒多角度思考,探索適切的社關行動,而其中兩位的經歷都與飲食業有關﹗

「四無」人士  烘出希望明天 

現時在社企餅店Le Fournil Boulangerie Et Patisserie Ltd.任職的鍾志謙(Paul),分享時臉上掛著陽光笑容,與他述說的黑暗往事成強烈對比。他曾在電視訪問上向觀眾談及過去,表示自己年輕時沒有從事過正當職業,更曾加入黑社會,因販賣毒品而在泰國被判終身監禁。「人生完全是絕望了﹗」在泰國服刑19年後,得以返回香港繼續服刑,兩年後終於重獲自由。Paul在獄中信主,重踏社會之後獲更新會收納為阿尼西母訓練計劃學員,更於2014年回到泰國宣教一年,參與當地監獄事工,服侍在囚人士。

縱然誠心悔過及改變,但由於更新人士的身份,以及缺乏工作經驗及學歷,Paul的生活仍然艱難,只能從事搬運及清潔等工作。2015年,Paul透過更新會介紹加入Le Fournil成為曲奇學徒,學習專門的手藝。「我本來不懂煮食,也沒有興趣,甚至對『烘焙』二字非常陌生,但神讓我在這間公司中由零開始,學會做曲奇。」他承認,要重新學習新技能確實非常困難,然而他亦明白這是必經的階段。

Le Fournil創辦人Rebekah擁有豐富的飲食業經驗,特別在甜品方面。她曾在監獄探訪中接觸到一些囚友,覺得他們都有悔過的心,卻因為背景而難以找到工作,十分可惜,於是決定用自己的專業用來幫助他們。Le Fournil所聘請的員工都是「四無」的,就是無學歷、無經驗、無相關技能、無社會接納的人。公司除了給予工作機會,更會資助員工參加培訓課程,甚至贊助他們出國參與國際飲食比賽。

Paul在Le Fournil工作的過去一年間,見證公司曾聘請11名更新人士,其中曾有5位同時共事。

「我們這些曾經犯事的人,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但神在職場帶領我,讓我可以再次抬起頭來﹗」

他由衷地說。「原來我是可以學到一門專業技能的﹗」他體會到人生的基本需要,因為能用勞力來賺取每月收入,不需再想犯法的事,已十分滿足。如今,他的生命充滿動力,對將來抱有希望,期望有天可以建立自己的餅店,正繼續努力學習,打好基礎。Paul期望,他的故事能鼓勵更多基督徒商人,願意幫助更新人士,並給予他們機會。

 

印度廚藝老師  放送「希望之味」

另一位分享者、印度籍的Kaushic Biswas是一位專業廚師,多年前來到香港,後來成為基督徒,並且領受呼召全職服侍,開始在重慶大廈展開事工。其後他建立烹飪學校Taste of Hope,為貧困及受歧視的南亞少數族裔提供烹飪技能的職業培訓。他跟Harmony Baptist Church合作,借用他們的廚房,服務對像除了定居香港的少數族裔,還包括難民和家庭傭工。他們會在教學的過程中分享福音,當中有不少學員因而信主。曾有一名尼泊爾少女,因為生命沒有方向而迷失自己,甚至開始吸毒,後來參加了Taste of Hope的職業訓練,在餐廳找到工作,生活安穩下來。

Kaushic Biswas坦言,少數族裔中不少是穆斯林或是來自其他宗教背景的,跟他們分享福音有一定困難。他會嘗試打破對方的思維及律法思想,例如在他們的文化中,對老師的尊重非常重要,而他作為學員的導師,卻會請學員稱他為「兄弟」而非“sir”,強調他們是「一家人」。事實上,他自己亦在印度教家庭長大,後來成為基督徒,要面對的挑戰亦不少,而他亦會將這些挑戰跟學員坦承分享。

另外,Taste of Hope之所以重視難民的服侍工作,因為難民在港不能工作,即使他們想參與沒有支薪的義務工作,有關單位又可能會被視為「剝削」他們。因此,難民在港停留期間,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不用付款的培訓。事實上,許多幫助難民的機構主要集中於提供法律援助,而Taste of Hope則可以填補這個空缺,為難民提供培訓活動。

此外,Taste of Hope亦會為一些企業辦團隊建立活動,有些活動更會開放讓少數族裔與本地人一起進行,令他們在輕鬆的環境與氣氛下接觸及交流,而這種機會在這城市中是少有的,卻可以加深彼此的了解,消除偏見與歧視。

(記者陳淑安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