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國民的盼望-【國度角度】專欄

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腓3:19-20)保羅屢次流淚勸告腓立比教會的信徒及門徒,你們要一同效法我(林前11:1),並且警告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而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Destruction)毀滅)。這是一件非常嚴肅並且可怕的事。可能有人會問:教會中應該大多是已經信了耶穌的「信徒或門徒」,但當中竟有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既已是信徒或門徒,還有可能沉淪嗎?

我們先要釐清,每個信徒都是真信徒、真門徒、天父的真兒女,真的天上國民嗎?答案是未必。「相信與信靠」是有分別的,「信而不服與信而信服」是大有不同的。約翰福音6章記著說:「他門徒多有退去,不再與主同行……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門徒麼?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耶穌指的是門徒猶大,卻因30兩銀子出賣了耶穌,猶大是耶穌的門徒嗎?是!猶大是耶穌的真門徒嗎?不是,因他出賣了耶穌!

保羅表述,在未遇見主之前,他不單信神、且熟讀律法,也嚴守律法;愛神、熱心事奉神,且護教心切,行事卻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所以主對他說:「我就是你逼迫的耶穌!」(徒26:9-15)當時的保羅信有神,但因靈竅未開,未真正認識神,他以為自己在熱心事奉神,豈料卻是越發在逼迫神。他深明這謬誤,所以流淚提醒腓立比教會,許多信徒行事成為基督十架的仇敵!他們所信的神是來滿足自己,卻不知不覺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保羅同樣提醒羅馬教會,我可以證明他們(猶太教中人)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因為不知道神的義,想要立自 己的義,就不服神的義了。(羅10:2-3)

猶太教領袖竟高舉「人的自義」凌駕在「神的公義」之上,審判及釘死了來拯救他們的受膏君、彌賽亞。這樣的慘痛歷史,還不足以令今日教會的領袖及信徒引以為鑑嗎?因主早早就提醒教會,末世將有可怕的事臨到教會,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神。他們這樣行,是因未曾認識父,也未曾認識我。(約16:1-3)

我們既是天上的國民,豈不以天上的事為念?少年財主雖嚮往得著永生,但卻捨不得地上的財富,最終反失去天上的財寶,失去進入天國的應許!瞎子領路,二者都掉在坑,這豈不是我們現今作領袖的一記當頭棒喝,作信徒及門徒的鑑誡?安靜下來,想一想,你的心歸何處?終日正在顧念的,是上面的事,還是地上的事?「我們卻不是退後入沉淪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靈魂得救的人。」(來10:39)

文@何寶生

 

 

難民 移民 居民 國民 -【國度角度】專欄

九七回歸之前,當我出外旅行,我的身分證明是基於英國護照給予我的英國屬土公民的身分,然而在我內心深處,我對自己的身分認同乃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國人,卻對自己是英國屬土公民的身分,在感情上一直無法認同。對我的父母而言,雖然他們在50年代已從廣東順德逃難到香港,但對自己身分的認同卻是以中國廣東順德人為重。而我的兩個兒子卻毫不猶豫只認同自己是道道地地的香港人。97年之後,我們家中三代,都同樣持有香港身分證,都同樣換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護照,但基本上自己的身分認同都沒有什麼改變。但在其他不同的人身上,卻是因人而異,甚至大相徑庭!

有人說,香港本身就是一個由難民建立起來的城市,香港人骨子裡也一直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難民心態。何以見得?看看我們的上一代,乃逃難來到香港,97年前,因同樣的恐懼,香港再次掀起大量移民潮;2019至今,也因同樣的恐懼,香港再次掀起新一波的移民潮。其實這不難理解,人心中一直嚮往一個公平、公正、公義、安定繁榮,能以安居樂業的國度。當身處的城市、國家並不如理想,必然盼望移民到另一個理想國度,但往往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世上是否真的有一個人心中理想的烏托邦?

先祖亞伯拉罕卻非因逃難,乃因著信,蒙召離開富裕的本族本家,去等候神在地上所建造的城,且承認自己在世上只是客旅和寄居,表明自己心中乃羨慕一個屬天更美的家鄉,是神親手所建的一座城。(來11:8-16)同樣,因著信,主已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裡。( 西1:13 ) 從此,我們的身分認同卻是天上的國民,與亞伯拉罕一同等候心之所繫,那更美的家鄕:基督的國度從天上降臨。 ( 腓3:20 )

這何嘗不是天父心中的嚮往?經上記著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66:1)可見天父心中也一直嚮往在地上找到一個可安息的家鄕,且應許已為我們預備了新天新地,而神的帳幕竟將從天而降,神要與祂天國的子民同住!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21:1-4)這也應驗了歷世神國的子民藉主禱文中的禱告,天國降臨,神的旨意成就於地上。你我既已認定自己是天國子民的身分,主已明説:「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可以放心,因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那無論我們身處何地何方,在世都只是寄居與客旅的身分,只要有主同在,那又何懼之有呢!

文@何寶生

 

 

國家失能 更顯天國的大能 -【國度角度】專欄

「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都是對國家制度和治理能力的考驗;面對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制度和人性的優劣都會得以充分地暴露;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也都必然對國家治理產生深刻影響,並促使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的進一步改革。」( 俞可平 )基督預言末世的災難,必如生產陣痛一樣越發頻密,且一浪高於一浪,而這接踵而來的重大災難,不單對世上各國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帶來極大的考驗,更是使人性的優劣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耶穌首先提到普世性的人禍,人們聽見打仗的風聲,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 。( 太24:6-7 )這顯示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的失衡,彼此間的矛盾與分歧因無法化解而失控,繼而各走極端,最終連聯合國也失能,決議案雖通過,卻無人遵守。根據聖經的預言,人類通過歷世歷代所累積的智慧,至終能否建立一個完善的制度和有效的治理模式,公平公正公義地治理這由多元民族所組成的世界?答案顯然不言而喻!

其次耶穌提到普世性天災,多處必有饑荒地震 ( 太24:7 )。主預言這末日的預兆乃普世性的天災,越來越激烈地臨到這世界,無一國一民能夠倖免。正如一個小小的冠狀病毒,就已經令全世界各國政府都人仰馬翻,截至今日為止,全球已有接近2億人染疫,420多萬人死亡,甚至連科技醫學最發達,最富裕的國家,不單不能倖免,且更傷亡慘重。西方世界以美國為首,在這場新冠病毒戰役中已經失去接近63萬條性命,接近3600萬人染疫, 印度及巴西也緊隨其後,在這埸抗疫大戰中傷亡極之慘重。

本來在全球疫情肆虐中,國與國之間應更緊密攜手合作,同心抗疫,可悲的是這場疫情不單揭示了每個國家的深層次制度與管治失能,也揭穿了平時站在道德高地,高喊維護人權自由的國家的假面目。各國因自私自利的本位主義,不擇手段地維護及搶購疫苗,以致富國疫苗多至無人打而過期,窮國只有極少數人能打上疫苗,人性的醜陋盡顯於此。這豈不應驗末世的預言,末世的災難尤如一面照妖鏡,照出人心中各種的真情:那時人要專顧自己 、 貪愛錢財⋯⋯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愛宴樂、不愛神。( 提後3:1-4 )你是否看見這末世風情已經出現?

神再一次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這再一次的話,是指明被震動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 來12:26-27 )教會在此必須看得明白神在末後的計劃與目的,否則我們自身也會被這震動挪去。被震動而挪去的都是受造之物,是否可理解為一切由人手所建立的制度和國度都會被震動挪去,目的是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文@何寶生

 

 

大國的崛起與國家的命定-【國度角度】專欄

今年7月1日正值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紀念。百年之初,世界對中國的觀感大多都是負面的,中國是一個貧窮、落後和封閉的國度。中國國力在推翻滿清,中日抗戰,國共內戰等爭戰的泥沼中被消耗淨盡,只剩下一個爛攤子,甚至有國人竟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恥。然而今天的中國,已不是從前的東亞病夫,經過數十年艱苦的奮鬥,經歷無數的失敗,如今已儼然成為世界強國。從三十年前西方世界提出的中國崩潰論到今天提出的中國威脅論,證明這轉變有多誇張。無論你持何種立場,無可否認,中國之崛起,已是不爭的事實。而其在世界舞台中的角色,已漸次從台後走至台前,過不多久,更有可能成世界舞台的主角,這角色的轉變,對世界也帶來極大的衝擊。中國的崛起,將會是敵是友?正引來西方世界廣泛的討論甚至爭論。而不同的觀點與角度,其論點甚至可以是兩個極端!

作為華人教會,我們對中國崛起,又當建基於何種論述之上?我們應當跟隨西方世界,甚或西方教會的論述;還是各個教會都有權按個人或群體的領受,各有各的論述及表述?若產生誤判,然後各自去承擔因誤判帶來的後果?還是全球華人教會,應當放下各自的論述,學習以父神的眼界來看中國的崛起及華人的命定,以配合完成父神在創世以先對華人在末後的計劃,才不致因彼此個別的領受而產生誤判,至終帶來身體的分化與撕裂?

「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國來 ( 秦原音作希尼 ) ⋯⋯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 賽49:12-16 )秦國是否指中國或許仍有爭議,但父神的確使華人及華人教會對苦難的猶太人生發出一份超自然的情誼。父神藉華人這份屬天的大愛去感動猶太長兄,使他們切身感受到從神而來的安慰,藉華人家人的接納與擁抱,更顯明天父並沒有忘記及離棄他們。這豈不引証神正在末世興起華人,更興起華人教會,去完成先賢所領受,回歸耶路撒冷的異象?

父神超然莫測的旨意,我們這小腦袋實在測不透,祂竟會向法老說:「我將你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 」( 羅 9:17  ) 莊子説:「以有限度無限,殆矣!」意即以有限的生命及智慧去測度那無限的智慧,注定會誤判。世事如棋局變幻莫測,與其跟風搖動,不如鎖定那不能震動的國,以父神的眼光為眼光,以神國的論述為論述,才不致因誤判而虧損,因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 箴21:1 )。中國的崛起豈無因?甚願這善因,至終能結出善果,更讓中國的崛起,成為萬邦列國的祝福!

文@何寶生

 

鏟除病灶 連根拔除 -【國度角度】專欄

我絕對相信神現今仍施行神蹟,祂一發令,我馬上全然得醫治;即或不然,我也相信神能透過醫生的手來醫治我!但相信神蹟醫治,相比相信神藉做手術的醫治,哪一種信心更大?在我心中,當然是相信神蹟醫治的信心更大!但這次信心的考驗與經歷所帶出的功課,讓我對何謂真信心,有一個嶄新的認識。

當家人們知道我要面對整個膀胱切除的大手術,都心疼我,關心我,更為我發起大大小小的禱告會,靈裡也有很多不同的領受。我真的深深被感動,深覺被愛網與禱告重重包圍,非常給力,從心裡一沉變成充滿從上頭而來出人意外的平安!經歷多次癌病與手術,感恩每次家人們都會為我逼切禱告,我非常寶貴每位家人為我禱告的領受。當面對不同領受帶來抉擇上的困惑時,我向天父求,關乎我生命及生死的事,求父親自向我說話,好使客觀的事實與我主觀的領受相互印證,讓我能更貼近父神的心意,按父的旨意而行,這是我的祈求,也是我的心願。

不久前的某天早上,當我祈禱的時候,突然心中響起一句話:我要鏟除病灶,連根拔除!我心中回應:「那太好了!求天父施行神蹟,將膀胱裡面所有的癌細胞完全剷除,片甲不留。」但我彷彿聽到聖靈說:「若我要移除你整個膀胱,以剷除整個病灶,你願意嗎?你能相信我嗎?」我愕然了。這當然不是我祈禱的方向,更不是我的意願,於是聖靈讓我想起經上記着說:「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裡。」(太5:29 )嘩!這問題太震撼了,聖靈反問我,神蹟醫治和切除膀胱,那一個抉擇要求更大的信心?我無言了!從前讀到這段經文,我曾問天父,真的要這麼認真嗎?若然,教會可能充滿殘疾人了,萬萬沒有想到,今天這抉擇臨到我,我真心向天父說:「若這是你的美意,求你賜我力量及無偽的信心,從容面對!」

聖靈再提醒我,神吩咐掃羅要將亞瑪力人滅絕淨盡,掃羅及百姓因心有不捨,竟違神命,沒有將亞瑪力人滅絕淨盡。可悲的是,掃羅自作聰明而違反神命,結果因姑息養奸,至終竟死在一個亞瑪力少年人的手中,真是情何以堪!這慘痛的教訓,代價又豈是我們能承擔?我彷彿聽見聖靈說,鏟除病灶,連根拔除,這次是從你的身體開始,下一波卻會是從我自己的身體(教會)開始!我激動地說,主阿!願你最美好的旨意成就!

我明白及相信天父給我的提醒,於是我昂首向撒但宣告:2004年你已經奪走我一個腎,如今再奪走我的膀胱,這些都可以失去,但卻無人能奪走我愛天父的心。只要天父留着我的命,手術後我必一如既往,竭盡所能,鞠躬盡瘁,去完成天父給我的託付及使命,至終得着天父為我存留,那天國永恆的獎賞。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