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贏在起跑線,卻輸在終點站 -【國度角度】專欄

「就算你能奪走我的一切,你也不能奪走我的心,因我的心已獻給了父神。我是祂所愛的兒子,我只要能走出ICU(加護病房),我必會繼續敬拜事奉祂!」這是去年我在加護病房命垂一線時,向恐嚇我的撒但所回敬的話。

想不到新的挑戰這麽快又再重臨,而細想一下,這已經是我18年來第6次面對癌魔挑戰了。感恩父神多年來的熬煉與訓練,使我學會了不再去問:「為什麼不徹底醫治我?我犯了什麼罪,你要如此懲罰我?」我要向天父求問的是:「你這次又要藉著我身體的軟弱向我說什麼話?這事背後祢有何心意?你要藉此在哪方面提升我?」為何我會這樣問,因我深信 「No Pain, No Gain」(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在過去18年,我5次面對癌魔的挑戰,信實的父神不單每次都救我脫離死亡,讓我更深經歷祂,也學會更深信任祂、倚靠祂。所謂患難見真情,藉這些寶貴的生命歷練,我得與父神建立起心連心的親密關係,若與身體所經歷這至暫至輕的苦楚相比,真的是微不足道!

今次在求問父神的過程中,我感受到天父心中的逼切與焦急:主的日子快來了,而教會好像10個童女 ,不論聰明或愚拙,有預備或無預備,卻都沉睡了! 當新郎在想不到的時候到來,竟有一半的童女,趕到主的面前卻被 DQ (取消資格)。當她們驚呼:「主啊,主啊, 給我們開門!」主卻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認識你們。」(太25:11-12)親愛的,不要天真無知,這些呼叫主啊主啊的人,你以為都是非信徒? 那你真是大錯特錯了,事實上,她們都是「信徒」,卻信得「糊塗」。她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一步之差,功虧一簣,雖贏在起跑線,卻輸在終點站!弟兄姊妹你可曾想過,你也有可能是其中一個?

弟兄姊妹,你可能會問,聰明與愚拙的童女,分別在那裡?關鍵是有否「預備油」。忠心的管家,按時分糧,必蒙福蒙賞賜;又惡又懶,醉酒的惡僕被重重懲治;山羊綿羊要被分開,無私服事的綿羊蒙神賜福,可承受神國,但那明知卻毫無預備,自私又自我的山羊,卻被神咒詛,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

神曾對以色列民說,當訪問古道,那是善道,便行在其間;這樣,你們心裡必得安息。他們卻說,我們不行在期間。我設立守望的人照管你們說,要聽角。他們卻說,我們不聽。(耶6:16-17)結果被趕出應許之地,漂流於世。神對末世教會也曾苦口婆心地一再提醒: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 , 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 提後 4:3-5 )。你的態度決定你的高度,你的格局決定你的結局,願與家人共勉!

 

文@何寶生

 

【國度角度】當事奉神,還是那殿

很多人問我,對於信徒現今守節期與安息日有何看法,我沒有個人的看法,我想一切當根據經上所記的話!「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西2:16-17)這是强而有力的宣告,值得我們深深反思。究竟當事奉神還是殿,事奉影兒還是那本體?

經上記著説,大祭司基督已坐在天上全能者的右邊,在非人所支,乃主所支的聖所,真帳幕裡作執事,地上祭司所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正如神警戒摩西:你要謹慎,作各樣的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參來8:1-5)這豈不更指明,地上祭司一切供奉的事,都只是天上事的「影兒」而不是「實體」,而「山上指示的樣式」豈不更預表一切當「照著天上指示的樣式」。若人所支的帳幕不是真帳幕,人所供奉的事只是影兒,山上指示的樣式只是預表,那我們應當追求事奉的「本體」又是指著什麼所説的呢?

經上又記著說,耶穌的職任是「新約」更美的「中保」,前約因有瑕疵,所以主才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因他們都不恆心守我的約,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既說新約,就以前約為舊了;但那漸舊漸衰的,就必快歸無有了。(參來8:6-12)若前約是因有瑕疵,且有缺欠,神才另立新約,那我們可有必要重回那漸舊漸衰,必快歸無有的形狀與影像去嗎?

經上再記著說,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總不能藉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神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願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那時我說:神阿,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可見他是 「除去」在先的,為要「立定」在後的。(參來10:1-9)到了新約,神所要的不是祭牲的「死祭」,乃是與主聯合的身體之「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因一切都是按照神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而活的。(羅12:1-2)神要破舊立新,以成全律法的不足,正如主所説:「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不在乎外在的儀文,乃在乎基督內裡對天父那最單純愛的動機,成為我們一生渴慕追求的榜樣!

傳統猶太教至今仍固守舊約的禮儀、節期、月塑、安息日……但卻因心地剛硬,心中的帕子仍未除去 (林後3:10-16)。時至今日,猶太人仍不認耶穌基督是彌賽亞,且因硬著頸項、心耳未受割禮,時常抗拒聖靈(徒7:51),所以強烈地逼迫彌賽亞信徒。然而經上卻應許,但他們的心幾時歸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了。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那裡,那裡就得以自由。(林後3:16-17)可見,固守禮儀、節期、月塑、安息日,既救不了猶太大哥,更救不了我們,唯有藉聖靈的重生及啟示,脫離影兒的事奉,歸回那以基督為本體的事奉,才能使我們重獲靈裡的自由。焦點是活出神兒女的真像,以彰顯父的榮耀,願與家人共勉!

文@何寶生

 

 

新年新格局 新皮袋新酒 -【國度角度】專欄

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的好戰友對我說,寶生哥,我一定要帶你去一間現時北京最火紅的另類火鍋店。結果我們在門外排隊等候了一個多小時才能進去,我心中暗想,是什麼美味能如此吸引食客?店裡當然有新鮮的食材和美味的湯底,但真正深深吸引我的,卻是服務員喜樂的笑容,熱情的態度,合拍的精神。我忍不住訪問了一位服務員,結果他給我的答案,啟示出一個我從未思想過的真理,直到如今仍一直縈繞在我心中!

比教會更敎會。原來他們的老闆娘每天早上都帶領店內上下員工一同敬拜、讀經和禱告,她不單餵養他們專業知識,更每天培育他們的屬靈生命,百分百專業,也百分百屬靈。細問之下,得知老闆娘乃以一個屬靈母親的心態,去牧養訓練每一個員工,在職場中建立不一樣的屬靈大家庭。每晚打烊之後,他們也會以敬拜讚美作一日的結束,服務員更告訴我這裡就是他的家,甚至每年春節,他們都不急於回家,因為店內的家人竟比自己肉身的家庭更相親相愛!我深深被震撼,這豈不是比教會更像教會?

對教會真諦的反思。若信徒的教會生活只集中在主日崇拜,查經班及團契,其餘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營營役役忙碌於工作與家庭當中,那何來時間與機會,去培養主內家人的深厚情誼。愛必須要用時間去培養,夫妻如是,親子如是,家庭如是,教會也如是!

教會就是神的家 (提前3:15),一個學習操練彼此切實相愛的地方。法利賽人只是在經營一個宗教,卻不是在建立天父和主耶穌所要的家。使徒行傳記載藉聖靈生出來的嶄新教會,一開始就有三千人,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並且買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天天同心合意,懇切地在殿裡,且在家中擘餅,存歡喜誠實的心用飯,讚美神,得眾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 (徒2:44-47)這正是教會最完美的楷模,而這模式竟存留到今時今日,你仍然可以在以色列的基布茲(Kibbutz) 中找到!

初代的教會都是在家中開始的,但教會到了歐洲、美洲、亞洲,一步步發展成超級大教會。最近十年,教會又再次回歸到微型教會、無牆教會,甚至網絡教會,以及現時熱議的元宇宙教會 ,但我的心卻因火鍋店的啟示另有所思。一個無形、無體、無限,卻充滿基督大愛的教會,能否滲透在職場的各個層面中,甚至在各行各業中,成為一種嶄新的職場文化,嶄新的生活模式,甚至帶來社會的轉化?我這樣的想法會否太瘋狂,但我相信這樣的瘋子,絕對不只我一個!

文@何寶生

 

 

瘟疫是仇敵的攻擊,還是神的管教?-【國度角度】專欄

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但人天然的本性都是愛聽「吉言」,不愛聽「凶言」;喜愛「恩典」過於「管教」。以色列王亞哈欲進攻亞蘭王之前,猶大王約沙法勸他不如先求問神,亞哈王曾如此說:「我們可以託米該亞求問耶和華,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常說凶言。」 ( 代下18:7 )他寧願相信一眾被謊言的靈所迷惑的先知所發的「吉言」,卻不願聽取先知米該亞從耶和華來的「預言」且看為「凶言」,竟出兵去攻打亞蘭王,並自作聰明改裝上陣。誰不知反難逃一劫:有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王的甲縫,王就死了。( 代下18 )

聖經啟示,末日來到之前,必須先有的種種災難,不論是天災或人禍,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 饑荒、瘟疫等等。 ( 路21:9-11)這究竟是出於仇敵的攻擊,還是神的管教呢?究竟這是「預言」,還是「凶言」?我們當如何有智慧地分辨,才不致因誤判而陷自己於萬劫不復的境地?

2003年沙士(SARS)期間,香港教會領袖求問神,聖靈感動他們要用52天築起合一的屬靈城牆,同心宣告:擁抱香港,重建這城。到了第52日,世衛宣佈香港解除疫埠,香港教會打了一場非常漂亮的仗。反觀今次疫情,不再限於局部地區,而是蔓延全球。過去兩年,全球教會發起過無數禱告會,同心起來敵擋瘟疫的權勢。列國的先知使徒,也不約而同發出強烈的爭戰禱告,並預言瘟疫很快就會過去。結果,瘟疫不但沒有退去,且不斷變種,成為傳播力更強的病毒,到目前為止,全球累計感染人數已達2億8千4百50萬人,而死亡人數已達540多萬人。這些血淋淋的數字在告訴各國政府、人民,甚至教會,在應對疫情及防疫上的嚴重誤判。近期,歐美國家的人民仍一錯再錯,在節日期間狂歡作樂,致近日染疫人數不斷飆升,甚至超越未打疫苗之前的高峰!

摩西對亞倫說:「拿你的香爐,把壇上的火盛在其中,又加上香,快快帶到會眾那裡,為他們贖罪,因為有忿怒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瘟疫已經發作了。」亞倫照着摩西所說:站在活人死人中間,為百姓贖罪,瘟疫就止住了,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萬四千七百人。 ( 民16:44-50 )我們能否從聖經中的血淋淋教訓得著啟示與智慧,判定瘟疫不一定是仇敵的攻擊,而往往是神的管教。聖經有關末世將要來的種種災難,正是「預言」的應驗,而非「凶言」恐嚇,乃是要教會在末世能敬虔度日,不再迷戀這將要沉淪的世界,作最壞的打算,也作最佳的準備,成為聰明的童女,以迎接新郎再來,得以安然進入神所應許的永恆天國。

文@何寶生

 

 

天上國民的盼望-【國度角度】專欄

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腓3:19-20)保羅屢次流淚勸告腓立比教會的信徒及門徒,你們要一同效法我(林前11:1),並且警告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而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Destruction)毀滅)。這是一件非常嚴肅並且可怕的事。可能有人會問:教會中應該大多是已經信了耶穌的「信徒或門徒」,但當中竟有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既已是信徒或門徒,還有可能沉淪嗎?

我們先要釐清,每個信徒都是真信徒、真門徒、天父的真兒女,真的天上國民嗎?答案是未必。「相信與信靠」是有分別的,「信而不服與信而信服」是大有不同的。約翰福音6章記著說:「他門徒多有退去,不再與主同行……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門徒麼?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耶穌指的是門徒猶大,卻因30兩銀子出賣了耶穌,猶大是耶穌的門徒嗎?是!猶大是耶穌的真門徒嗎?不是,因他出賣了耶穌!

保羅表述,在未遇見主之前,他不單信神、且熟讀律法,也嚴守律法;愛神、熱心事奉神,且護教心切,行事卻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所以主對他說:「我就是你逼迫的耶穌!」(徒26:9-15)當時的保羅信有神,但因靈竅未開,未真正認識神,他以為自己在熱心事奉神,豈料卻是越發在逼迫神。他深明這謬誤,所以流淚提醒腓立比教會,許多信徒行事成為基督十架的仇敵!他們所信的神是來滿足自己,卻不知不覺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保羅同樣提醒羅馬教會,我可以證明他們(猶太教中人)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因為不知道神的義,想要立自 己的義,就不服神的義了。(羅10:2-3)

猶太教領袖竟高舉「人的自義」凌駕在「神的公義」之上,審判及釘死了來拯救他們的受膏君、彌賽亞。這樣的慘痛歷史,還不足以令今日教會的領袖及信徒引以為鑑嗎?因主早早就提醒教會,末世將有可怕的事臨到教會,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神。他們這樣行,是因未曾認識父,也未曾認識我。(約16:1-3)

我們既是天上的國民,豈不以天上的事為念?少年財主雖嚮往得著永生,但卻捨不得地上的財富,最終反失去天上的財寶,失去進入天國的應許!瞎子領路,二者都掉在坑,這豈不是我們現今作領袖的一記當頭棒喝,作信徒及門徒的鑑誡?安靜下來,想一想,你的心歸何處?終日正在顧念的,是上面的事,還是地上的事?「我們卻不是退後入沉淪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靈魂得救的人。」(來10:39)

文@何寶生

 

 

難民 移民 居民 國民 -【國度角度】專欄

九七回歸之前,當我出外旅行,我的身分證明是基於英國護照給予我的英國屬土公民的身分,然而在我內心深處,我對自己的身分認同乃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國人,卻對自己是英國屬土公民的身分,在感情上一直無法認同。對我的父母而言,雖然他們在50年代已從廣東順德逃難到香港,但對自己身分的認同卻是以中國廣東順德人為重。而我的兩個兒子卻毫不猶豫只認同自己是道道地地的香港人。97年之後,我們家中三代,都同樣持有香港身分證,都同樣換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護照,但基本上自己的身分認同都沒有什麼改變。但在其他不同的人身上,卻是因人而異,甚至大相徑庭!

有人說,香港本身就是一個由難民建立起來的城市,香港人骨子裡也一直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難民心態。何以見得?看看我們的上一代,乃逃難來到香港,97年前,因同樣的恐懼,香港再次掀起大量移民潮;2019至今,也因同樣的恐懼,香港再次掀起新一波的移民潮。其實這不難理解,人心中一直嚮往一個公平、公正、公義、安定繁榮,能以安居樂業的國度。當身處的城市、國家並不如理想,必然盼望移民到另一個理想國度,但往往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世上是否真的有一個人心中理想的烏托邦?

先祖亞伯拉罕卻非因逃難,乃因著信,蒙召離開富裕的本族本家,去等候神在地上所建造的城,且承認自己在世上只是客旅和寄居,表明自己心中乃羨慕一個屬天更美的家鄉,是神親手所建的一座城。(來11:8-16)同樣,因著信,主已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裡。( 西1:13 ) 從此,我們的身分認同卻是天上的國民,與亞伯拉罕一同等候心之所繫,那更美的家鄕:基督的國度從天上降臨。 ( 腓3:20 )

這何嘗不是天父心中的嚮往?經上記著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66:1)可見天父心中也一直嚮往在地上找到一個可安息的家鄕,且應許已為我們預備了新天新地,而神的帳幕竟將從天而降,神要與祂天國的子民同住!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21:1-4)這也應驗了歷世神國的子民藉主禱文中的禱告,天國降臨,神的旨意成就於地上。你我既已認定自己是天國子民的身分,主已明説:「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可以放心,因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那無論我們身處何地何方,在世都只是寄居與客旅的身分,只要有主同在,那又何懼之有呢!

文@何寶生

 

 

國家失能 更顯天國的大能 -【國度角度】專欄

「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都是對國家制度和治理能力的考驗;面對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制度和人性的優劣都會得以充分地暴露;每一次人類的重大災難也都必然對國家治理產生深刻影響,並促使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的進一步改革。」( 俞可平 )基督預言末世的災難,必如生產陣痛一樣越發頻密,且一浪高於一浪,而這接踵而來的重大災難,不單對世上各國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帶來極大的考驗,更是使人性的優劣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耶穌首先提到普世性的人禍,人們聽見打仗的風聲,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 。( 太24:6-7 )這顯示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的失衡,彼此間的矛盾與分歧因無法化解而失控,繼而各走極端,最終連聯合國也失能,決議案雖通過,卻無人遵守。根據聖經的預言,人類通過歷世歷代所累積的智慧,至終能否建立一個完善的制度和有效的治理模式,公平公正公義地治理這由多元民族所組成的世界?答案顯然不言而喻!

其次耶穌提到普世性天災,多處必有饑荒地震 ( 太24:7 )。主預言這末日的預兆乃普世性的天災,越來越激烈地臨到這世界,無一國一民能夠倖免。正如一個小小的冠狀病毒,就已經令全世界各國政府都人仰馬翻,截至今日為止,全球已有接近2億人染疫,420多萬人死亡,甚至連科技醫學最發達,最富裕的國家,不單不能倖免,且更傷亡慘重。西方世界以美國為首,在這場新冠病毒戰役中已經失去接近63萬條性命,接近3600萬人染疫, 印度及巴西也緊隨其後,在這埸抗疫大戰中傷亡極之慘重。

本來在全球疫情肆虐中,國與國之間應更緊密攜手合作,同心抗疫,可悲的是這場疫情不單揭示了每個國家的深層次制度與管治失能,也揭穿了平時站在道德高地,高喊維護人權自由的國家的假面目。各國因自私自利的本位主義,不擇手段地維護及搶購疫苗,以致富國疫苗多至無人打而過期,窮國只有極少數人能打上疫苗,人性的醜陋盡顯於此。這豈不應驗末世的預言,末世的災難尤如一面照妖鏡,照出人心中各種的真情:那時人要專顧自己 、 貪愛錢財⋯⋯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愛宴樂、不愛神。( 提後3:1-4 )你是否看見這末世風情已經出現?

神再一次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這再一次的話,是指明被震動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 來12:26-27 )教會在此必須看得明白神在末後的計劃與目的,否則我們自身也會被這震動挪去。被震動而挪去的都是受造之物,是否可理解為一切由人手所建立的制度和國度都會被震動挪去,目的是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文@何寶生

 

 

大國的崛起與國家的命定-【國度角度】專欄

今年7月1日正值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紀念。百年之初,世界對中國的觀感大多都是負面的,中國是一個貧窮、落後和封閉的國度。中國國力在推翻滿清,中日抗戰,國共內戰等爭戰的泥沼中被消耗淨盡,只剩下一個爛攤子,甚至有國人竟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恥。然而今天的中國,已不是從前的東亞病夫,經過數十年艱苦的奮鬥,經歷無數的失敗,如今已儼然成為世界強國。從三十年前西方世界提出的中國崩潰論到今天提出的中國威脅論,證明這轉變有多誇張。無論你持何種立場,無可否認,中國之崛起,已是不爭的事實。而其在世界舞台中的角色,已漸次從台後走至台前,過不多久,更有可能成世界舞台的主角,這角色的轉變,對世界也帶來極大的衝擊。中國的崛起,將會是敵是友?正引來西方世界廣泛的討論甚至爭論。而不同的觀點與角度,其論點甚至可以是兩個極端!

作為華人教會,我們對中國崛起,又當建基於何種論述之上?我們應當跟隨西方世界,甚或西方教會的論述;還是各個教會都有權按個人或群體的領受,各有各的論述及表述?若產生誤判,然後各自去承擔因誤判帶來的後果?還是全球華人教會,應當放下各自的論述,學習以父神的眼界來看中國的崛起及華人的命定,以配合完成父神在創世以先對華人在末後的計劃,才不致因彼此個別的領受而產生誤判,至終帶來身體的分化與撕裂?

「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國來 ( 秦原音作希尼 ) ⋯⋯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 賽49:12-16 )秦國是否指中國或許仍有爭議,但父神的確使華人及華人教會對苦難的猶太人生發出一份超自然的情誼。父神藉華人這份屬天的大愛去感動猶太長兄,使他們切身感受到從神而來的安慰,藉華人家人的接納與擁抱,更顯明天父並沒有忘記及離棄他們。這豈不引証神正在末世興起華人,更興起華人教會,去完成先賢所領受,回歸耶路撒冷的異象?

父神超然莫測的旨意,我們這小腦袋實在測不透,祂竟會向法老說:「我將你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 」( 羅 9:17  ) 莊子説:「以有限度無限,殆矣!」意即以有限的生命及智慧去測度那無限的智慧,注定會誤判。世事如棋局變幻莫測,與其跟風搖動,不如鎖定那不能震動的國,以父神的眼光為眼光,以神國的論述為論述,才不致因誤判而虧損,因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 箴21:1 )。中國的崛起豈無因?甚願這善因,至終能結出善果,更讓中國的崛起,成為萬邦列國的祝福!

文@何寶生

 

鏟除病灶 連根拔除 -【國度角度】專欄

我絕對相信神現今仍施行神蹟,祂一發令,我馬上全然得醫治;即或不然,我也相信神能透過醫生的手來醫治我!但相信神蹟醫治,相比相信神藉做手術的醫治,哪一種信心更大?在我心中,當然是相信神蹟醫治的信心更大!但這次信心的考驗與經歷所帶出的功課,讓我對何謂真信心,有一個嶄新的認識。

當家人們知道我要面對整個膀胱切除的大手術,都心疼我,關心我,更為我發起大大小小的禱告會,靈裡也有很多不同的領受。我真的深深被感動,深覺被愛網與禱告重重包圍,非常給力,從心裡一沉變成充滿從上頭而來出人意外的平安!經歷多次癌病與手術,感恩每次家人們都會為我逼切禱告,我非常寶貴每位家人為我禱告的領受。當面對不同領受帶來抉擇上的困惑時,我向天父求,關乎我生命及生死的事,求父親自向我說話,好使客觀的事實與我主觀的領受相互印證,讓我能更貼近父神的心意,按父的旨意而行,這是我的祈求,也是我的心願。

不久前的某天早上,當我祈禱的時候,突然心中響起一句話:我要鏟除病灶,連根拔除!我心中回應:「那太好了!求天父施行神蹟,將膀胱裡面所有的癌細胞完全剷除,片甲不留。」但我彷彿聽到聖靈說:「若我要移除你整個膀胱,以剷除整個病灶,你願意嗎?你能相信我嗎?」我愕然了。這當然不是我祈禱的方向,更不是我的意願,於是聖靈讓我想起經上記着說:「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裡。」(太5:29 )嘩!這問題太震撼了,聖靈反問我,神蹟醫治和切除膀胱,那一個抉擇要求更大的信心?我無言了!從前讀到這段經文,我曾問天父,真的要這麼認真嗎?若然,教會可能充滿殘疾人了,萬萬沒有想到,今天這抉擇臨到我,我真心向天父說:「若這是你的美意,求你賜我力量及無偽的信心,從容面對!」

聖靈再提醒我,神吩咐掃羅要將亞瑪力人滅絕淨盡,掃羅及百姓因心有不捨,竟違神命,沒有將亞瑪力人滅絕淨盡。可悲的是,掃羅自作聰明而違反神命,結果因姑息養奸,至終竟死在一個亞瑪力少年人的手中,真是情何以堪!這慘痛的教訓,代價又豈是我們能承擔?我彷彿聽見聖靈說,鏟除病灶,連根拔除,這次是從你的身體開始,下一波卻會是從我自己的身體(教會)開始!我激動地說,主阿!願你最美好的旨意成就!

我明白及相信天父給我的提醒,於是我昂首向撒但宣告:2004年你已經奪走我一個腎,如今再奪走我的膀胱,這些都可以失去,但卻無人能奪走我愛天父的心。只要天父留着我的命,手術後我必一如既往,竭盡所能,鞠躬盡瘁,去完成天父給我的託付及使命,至終得着天父為我存留,那天國永恆的獎賞。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