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恩藩牧師:社交媒體「消耗他的心靈」

暢銷書Crazy Love作者、美國知名牧者陳恩藩(Francis Chan)表示,大眾在社交媒體上的回應會「消耗他的心靈」,為了自己的屬靈生命健康,已盡量避免使用社交媒體。

陳牧師提出社交媒體的危險:「我們生活在一個所有人都很快發言的時代,聖經的教導卻完全相反。社交媒體充斥著話語,它們的目標似乎是盡可能大聲說出有震撼力的東西,引起人的注意。這不是聖經教導我們應該做的。聖經告訴我們,『多言多語難免有過』(箴10:19),『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雅1:19)。」

他認為這種態度使牧師面對比以往更多的困難:「人們很快批評教會和領袖,並認定自己所知更多。這對基督教領袖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世代。」

他建議基督徒抗拒試探,不要試圖栽進每一場辯論,嘗試顯出你的對手是多麼的錯誤。他相信基督徒應有更高的標準:學習大衛謙卑的榜樣,服從掃羅,因為他知道神會妥善地處理那狀況。「有時確實要強硬地回應,但是讓我們反思大衛和掃羅的故事,今天教會裡有謙卑的靈嗎?我只想小心地面對主的受膏者。社會文化用最嚴厲的言詞來抨擊領導,為要讓人聽見,又為自己揚名。教會應有所不同,展示恩慈,就像以弗所書4章所說的,『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與世人的易怒成為對比。」

他懷疑社交媒體的影響力並非真正的影響力:「我們追求社交媒體上的成效,但那些人不是真正『追隨者』。讓人真正成為門徒,對教會來說更加健康。真實和深刻的門徒訓練和生活方式,並沒有什麼值得在網上吹噓,倒不如真實地為他人而活。」

(來源:Charisma News,2018年3月2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聖徒有智慧地使用社交媒體

新媒體顛覆話語權 製造基督教革命機會

「第一屆香港及中國網絡媒體宣教分析及報告研究會」於11月8日舉行,由網絡媒體宣教基地Jesus Online主辦,青心、美國普世佳音新媒體傳播機構、國度事奉中心、香港網絡媒體文化協會和Checkin協辦。來自內地,多年來致力於廣播、媒體及網絡宣教的安平弟兄分享如何「善用新媒體,照亮新世代」,特別值得大家參考。

安平出身廣播業,多年來見證著媒體的發展。2001年,安平加入遠東廣播不久,他們就突破了舊有的廣播模式,開始以網上論壇的方式與觀眾互動交流。後來,他們更將所有的媒體上載到博客和電子雜誌,當時每期超過十萬人下載,是內地流通量最高的基督教媒體之一。然而,2010年的溫洲高鐵事故,他經歷到新媒體帶來傳播的顛覆:報道那件事的人是列車內的一名乘客,他把照片上載微博,加以描述,比任何記者或狗仔隊更快報道實況。

安平形容新媒體顛覆了傳統的媒體的話語權。「以前中國只要控制電視台,就能控制話語權,但現在已經變得多元化。」任何人都可以是信息發放者。網絡媒體著重即時、互動及全球性,香港使用新媒體的人也會同樣經歷轉變。

安平認為「O2O」是新媒體重要的關鍵,而耶穌道成肉身和人建立關係,正是人類史上最偉大的「O2O」,從線上到線下,又由線下回到線上。「基督徒已經有最好的『O2O』學習例子。」這種道成肉身啟示了我們要「回歸本質」,讓人真實地看到我們的生活。他指出社交媒體例如微信(Wechat),每天都忠實地記錄了大家的生活習慣,甚至比我們更認識自己。「微信如實反映了你的生活方式,別人也能夠看到你的生命。假如你的生活方式跟你口中的福音不一,你如何能夠傳福音呢?」安平認為,新媒體的「全球性」,代表大家網絡的朋友圈就是禾場。

最後,安平提到,假如馬丁路德活在今天,他必定會使用新媒體去推動宗教改革。除了當年印刷術的興起,馬丁路德更懂得在公共領域傳播信仰。他把《九十五條》釘在大門上,猶如今天的人利用互聯網發放訊息;他以木刻漫畫、民謠傳達信息,正是今天的多媒體概念。

「我想馬丁路德會做網上直播。」安平說,「現在新媒體製造了一場新媒體基督教革命的機會,就看誰是現代的馬丁路德。」

(記者林暐皓報道)

網絡教會 另類神聖社群

崇基神學院於9月13至14日舉辦「第十屆牧養週年研討會2016」,主題為「新.網中人——網絡與牧養」,邀得多名牧者及學者探討網絡牧養的可行性及果效,並分享自身經驗。

9月14日下午場,陳龍斌教授分享到網絡教會可以成為「輔助教會」(parachurch),並不是與教會對立的。在教會人手緊絀的情況下,網上教會能輔助教會提供牧養。此外,網絡是一個匯聚人的好途徑,幫助教會尋找己去的羊或挽回若即若離的羊。當談論到網絡牧養與傳統牧養可如何分工時,陳教授指出網絡可組織一群志同道合者,並提供一個平台讓他們可暢所欲言,例如現時Facebook的專頁或群組。因此,網上教會能發揮「另類教會」(alternative church)之效。

陳教授同時提醒建立個人關係的重要性,不然專頁或群組的會員人數只是數字。他分享個人網絡牧養經驗,例如把會友逐個加為朋友,再與他們發個人信息傾談。那些有回應的,便與他們進一步建立生命的關係,牧養他們。到建立了一定關係,他也會邀請他們來教會。另外,他也分享到如何藉網絡為公義發聲。例如,他曾透過社交網絡接觸到在網絡被欺凌的人,建立群組為他們發聲。最後,他亦指出網絡教會不能全面發揮教會功能。若要發展網絡牧養,很需要有同行者,共在信仰中互相鑑察。

接著,李駿康博士分享到網絡牧養的對象不獨是年青人,也應教長者上網,融入他們。他認為網絡是很好吸引人的工具,進而再面對面牧養。然而網絡牧養亦有其難處,例如一般人不會在網絡公開真正身份,虛實難分;在網絡上「無枉管」,很多人藉此宣揚仇恨;網頁很多時與生意連結。他認為,要有效地做網上牧養,需要認清牧養者與被牧養者是誰。

接著,關瑞文教授指出,媒體正在改變整個世界的結構。社群已不再以面對面定義,社交媒體讓人可以跨時空、跨語言去溝通。但他同時帶出一個問題——沒有「身體」的網上教會是否真的教會?葉菁華教授續從神學角度回應這問題,認為教會是地上的divine community(神聖社群),重要元素包括聖徒相通、聖禮等等。他同意網絡教會具備聖徒相通的元素,但聖禮例如領聖餐方面,會遇到困難,但非不可行。最後,他指出網絡可成為教會的載體,接觸不上教會的人,及牧養不能上教會的人。

(記者陳細細報道)

[國度觀點] 當信仰失去歷險元素 Pokemon Go便成為出路

手機遊戲「Pokemon Go」瘋魔全球,即使在世界各地引致多宗意外的發生,浪潮卻不斷推高。港人似乎也沒有提高警覺,日前有數以千計的「訓練員」被傳媒形容為「陷入瘋狂狀態」,為捉「卡比獸」,不顧安全,衝紅燈,從摩士公園跑到新蒲崗廣場。

有教內人士就提出,順著潮流將「Pokemon Go」變成傳福音的工具。美國德州的西南浸信會神學院已付諸實行,師生合作使校園成為訓練場地,結果在兩小時內吸引二百多人為捉小精靈而首次踏足神學院,其中有幾人在聽福音後決志信耶穌。該校一名神學生說,以前是去社區做外展,或到外地短宣,但這次是罕有機會,不用四處尋找人,那些人是自動來到他們那裡

傳福音工作的困難在於外展策略――如何尋找人,現代人似乎都是對福音有質疑或拒絕的態度,所以傳福音方式才會層出不窮,但求獲得接近目標的機會。「Pokemon Go」成為西南浸信會神學院師生的有效傳福音工具,正因為它能吸引人來。如此看來,「Pokemon Go」似乎比「我們所傳的福音」更吸引人,或者可以說,它比「我們的信仰」更吸引人,更讓人著迷,故此我們才感到需要借助「Pokemon Go」的熱潮。

「Pokemon Go」的成功有幾個主要因素。首先,它滿足人的社交需要,最刺激的電子遊戲若果沒有與人的聯繫,很快就會失去吸引力,虛擬遊戲在這方面比純粹的電子遊戲更強。基督教信仰也是群體性的,定期的聚集形成凝聚力,然而信徒所展現出來的信仰,往往有一個因素比「Pokemon Go」遜色,就是歷險元素,而過程中可以獲得成就感。「Pokemon Go」玩家要去捕捉不同種類的精靈,從而獲得成功感。可是現代社會的信徒求平安求穩定,教會就變成沒有歷險需要的屬靈溫室,結果信徒失去挑戰他們的人生使命。然而從古至今,最精采的信仰是在屬靈爭戰的前線上展現出來的,那是信心的旅程,同時也是歷險的旅程。聖經應許有信心的人最終得到獎賞,也是屬靈工作的成果。歷險的旅程中雖有失敗之時,但也會被視為至暫至輕的苦楚。

基督教信仰是極富挑戰性的,但倘若我們所展顯的信仰失去歷險元素,人們隨著天性就會被各式驚險玩兒所吸引,「Pokemon Go」不過是其中一個,以後陸續有來。

21世紀宗教改革 人人都是媒體宣教士

網絡媒體的普及帶來了神國擴展的重大契機。禧福學院、國度事奉中心及網絡媒體宣教基地同心領受媒體宣教的異象,在6月24日合辦了「網絡媒體宣教裝備」課程簡介會,透過興起媒體宣教士,接觸教會圈子以外的人,進入全新的宣教時代。

「下一波的宣教運動將會涉及所有年齡層及國家,會以創意和科技接觸世界上每一個界別的人。每一個人都是宣教士。」國度事奉中心副總幹事戴美寶引述Bon Boehme的看法,認為我們已經進入一個「人人都是宣教士」的年代,鼓勵在場每一位準備迎上這個復興浪潮。接著,國度事奉中心的一名90後媒體宣教士分享他透過媒體宣教的經驗。他發現當福音被「翻譯」成切合時代的信息,以短片形式發表,會在網上獲得熱烈的回應。

媒體的運用要隨著世代轉變

網絡媒體宣教基地負責人之一歐建樑亦分享他對世代轉變和有效傳播的看法。「現在是網絡媒體年代,每人都是發放者。」歐建樑出身傳媒界,近年他漸漸發現傳媒和傳福音有著很多的共通點,也面對同樣的改變。他帶領大家反思一個簡單的問題:現在大家看新聞,是等待6點半新聞,看報紙,還是網上互動新聞?現場的結果發現,超過7成的人都是看互動新聞。他指出:「互動新聞可以留言,互動就是網絡的趨勢」他又提到「有效傳播」會帶來行動、消費和轉化正如以往的傳播的模式已經不再有效,教會也要反思今天傳福音的方式是否能夠帶來行動和轉化。同時,歐建樑服事年青人時發現,用媒體的方法建立年青人,他們特別投入。

「若我們想用媒體、用網絡傳福音,就要先做到有趣、有質素,吸引所有人來加入,才有機會向他們傳播神的好消息。」

宗教改革的契機再次出現

接著由禧福協會的劉達芳博士分享媒體宣教的機遇、信念及果效。她首先指出16世紀時,因著發明了印刷機,聖經可以大量印製,信徒可以藉著讀經明白真理。於是,馬丁路德帶動的宗教改革說「信徒皆祭司」,突然成為可行。21世紀網絡的普及,呈現同樣的改革契機。美國一位教會領袖曾聽到神說:「我要在一個世代改變教會的面貌」,她相信很多無牆教會、職場教會、網絡教會的出現代表這個改變正在發生。調查發現,香港每人平均有2.7部智能上網裝置。媒體可以越過社交障礙,將正面的信息傳到從來不接觸教會的人群中。「與其分享你昨晚吃了什麼,不如和人深交。」她說,「人人手上都有網絡這兵器,我們怎樣傳達好消息?」

她認為媒體宣教的改革背後有4大信念。首先,信徒皆傳訊者,能夠將信仰真理翻譯成為不同對象能明白的語言。其次,信徒皆記者,只要將重要、感人的故事傳達出來,可以感動許多人。第三,信徒皆先知。她引述越戰時期,一張相片令美國人心逆轉的例子,說明教會是社會的良心,可以揭露不公義的真相,改變社會。最後,信徒皆藝術家,透過美麗的表達,讓好信息觸動人。

「你們每一個都是改革家,是轉化社會的人,不要忽視自己的威力。」

另一方面,她認為若教會要擁抱媒體宣教,領導層在心態及神學上要有範式轉變(paradigm shift)。「教會不是一個組織,而是一個有生機的個體」:教會必須回應環境,並影響週遭。當日正值淘大工業村火災,劉博士寫了一篇文章,發佈到Facebook,一天內已經有一萬人參與互動,接觸到六萬人。「我們不只是叫人來,亦要去邀請未信者與教會群體接觸,亦要進入未信的群體中與他們同行。」她指出領導層要放棄操控會眾,只承傳從神而來核心價值。在實踐上卻要放手,讓有異象的肢體進入從神而來的命定。這些亦是「拓展媒宣的教會﹕教牧及領袖進修課程」背後的理念。他們希望幫助教會成立媒體宣教隊,以網絡接觸教會未能接觸到的人。

三個機構合辦了「媒體宣教證書課程」,希望訓練信徒以媒體接觸未信世界。課程將提昇信徒的內在生命,建構以聖經為基礎的價值觀及靈性。同時會訓練參加者的藝術及媒體觸覺,增加審美的能力;更有專業的技能訓練,使他們能善用媒體表達所要傳遞的訊息。「這課程會釋放平信徒進入媒體宣教」劉博士這樣相信。

(記者林暐皓報道)

台灣2016教會青年國是論壇 顧其芸:要牧養的萬民正在手機裡

「全世界最大的禾場在新媒體,教會要牧養的萬民正在手機裡!」

2016教會青年國是論壇於7月18至20日在台北舉行,主辦單位台北新生命小組教會主任牧師顧其芸受訪時表示,今年的大會主題為「迎向新世代未來的教會」,是看到現今的新媒體已經從互聯網、物聯網發展到「智慧生態圈」,為數眾多的福音未得之民都在網路社群及APP裡面,教會和基督徒要進到他們當中傳福音,帶他們認識耶穌!

顧牧師表示,2012年起,教會開始舉辦「新媒體營」時,當時社會上大數據、互聯網、物聯網、穿戴式裝置(VR,虛擬實境)的概念還不普遍,但到了2016年,已經出現日新月異的突破性發展及應用,台灣的眾教會必須要覺察這個世代已經產生「跨空間」的變化。去年首屆的教會青年國是論壇共接觸到211間教會、2244位牧者領袖,在三天的聚集後,眾人凝聚出「沒有今日的青少年,就沒有明日的教會」的共識,身處這個「萬民都在手機裏」的世代,善用新媒體建立無牆的教會佈道及宣教,已是時勢所趨

大會提出「迎向智慧生態圈」、「迎接教會互聯網 的時代」、「翻轉世代」以及「迎向新世代未來教會」的訴求,主要就是想要提醒眾教會:「新媒體的發展太快了!」從傳播開始,到內容、社群、大數據、雲端、互聯網、物聯網以及智慧型生態圈,未來的福音工作,已經不能像過去用舊有思維去經營。至於什麼是「智慧生態圈」?顧牧師說,就是從傳播到社群,從社群到互聯網,再進到物聯網,所有人類的生活需要都在新媒體及雲端上,形成一個生態圈

今年教會青年國是論壇希望把「教會」、「信仰」和「救恩」一起整合來談,並且和大家分享關懷年輕人與得著年輕領袖的策略。他強調,最近幾年,「善用流行文化來佈道及傳福音」已經很自然被愈來愈多的台灣教會所接受。教會的改變有四個階段,

  1. 第一階段是「建造有牆的教會」;
  2. 第二階段是「建造無牆的教會」;
  3. 第三階段是「進入轉化的教會」;
  4. 第四個階段「虛擬實境的教會」。

教會必須先建立紮實的有牆教會,接著小組化教會的運動是「拿掉四牆」,裝備門徒進到家庭、職場、學校及社區,建造無牆教進入世界,作光作鹽帶出轉化。

「而虛擬實境的教會就是新媒體時代的為主得人策略。」顧牧師說,現在全球用手機上網的總人數已經突破45億人,手機就是最大的國家及禾場,「雖然看不見,但卻真實存在」。手機上有好多APP和網路社群,那背後都是「人」,社群就在手機的平台上,有了社群就有可能建立教會,天天在手機的社群中佈道

「神已經把一塊比台灣的面積及人口還大的禾場,量給眾教會,我們要不要接下這個Mission?」

顧牧師盼望藉著教會青年國是論壇的舉辦,可以連結更多的跨宗派及地域的教會,透過新媒體的幫助,建立教會的互聯網、物聯網進而成為教會的「智慧生態圈」。他認為,教會智慧生態圈及教會互聯網,成功的關鍵就在「創意」。


(台灣基督教論壇報記者梁敬彥專訪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