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與教會的雙重復興 彌賽亞猶太人是全以色列的初熟果子

推動彌賽亞運動的父老之一,但恩.賈斯特博士(Dr. Dan Juster)最近來港,與「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Toward Jerusalem Council II)的領袖之一拜恩.考克斯牧師(The Reverend Canon Brian Cox)一同於4月29日舉行「教會的身分——以色列與教會的雙重復興」聚會中分享信息,約有200人出席。

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合一

但恩.賈斯特於1970年代開始推動彌賽亞信徒運動,他現今監督多個彌賽亞信徒網絡,連結眾多教會和事工。1972年,他在神學院學習的時候思考一個問題:「如果猶太人信了耶穌會怎樣?」一年多後,他得出結論:信了耶穌的猶太人,仍然應該保持猶太人的身分及妥拉的生活方式,只要同時符合新約的基督徒生活原則。現在,但恩是「復興國際(Tikkun International)」事工的監督,也致力推動「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的異象。

.但恩.賈斯特博士(Dr. Dan Juster)

「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運動致力推動列國不同宗派的教會跟以色列及各國的彌賽亞猶太人事工合一、連結和合作,讓彌賽亞猶太人在耶穌基督裡興起,展現一個新人。但恩指出,這個運動的神學根源非常久遠,由16世紀宗教改革時期已經開始,當時的人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必須要做什麼,才可以迎接耶穌再來?」他們的結論有四方面:第一、教會要復興,人要對耶穌有熱情。第二、教會要合一(約17:20-21),使世人相信耶穌是天父差派來的。五重職事(弗4:11)的恢復會使教會走向合一。第三、福音要傳給萬民(太24),傳遍每個族群。第四、普世宣教的終點在於以色列得救。救恩臨到外邦人,為要使猶太人發憤(羅11:11)。當他們嫉妒,願意相信耶穌,重新接上,那是教會的標誌性的得勝。最後,但恩補充第五點,認為是前人所忽略的:彌賽亞猶太人及外邦人將會彰顯什麼是一個新人。他指出:「基督的身體若沒有猶太人,不能成為一個新人。當以色列有彌賽亞猶太人在當中作為初熟果子,全民族就因他們變得聖潔(羅 11:16)」。他引用300年前的解經家Matthew Henry的見解,認為約翰福音17章的「合而為一」是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合一,因此仍要有猶太人和外邦人之區分。

外邦人在耶穌裡的身分也跟彌賽亞猶太人息息相關。但恩指出,初代信徒認為,耶穌叫他們先向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傳福音,之後再逐步向散居世界各地的猶太人作見證。初代信徒領受要「全世界的猶太人」認識耶穌,當整個民族接受主,全世界就會轉化。但恩說:「接觸外邦人的想法在使徒行傳第十章之前從未出現!」彼得只是打算向猶太人傳福音,保羅宣教也是先到猶太會堂,當猶太人拒絕後,才向外邦人傳福音。直到使徒見證了聖靈也降臨在外邦人身上,才在耶路撒冷會議(徒15)決定接納外邦人。因此,外邦人得救,首先證明耶穌是彌賽亞,天國已降臨。其次,新約中猶太人和外邦人已在天上合而為一,與耶穌坐在天上(弗2:6),超越了舊約的聖殿中兩者分隔的條例,可直入至聖所,因此不必在耶穌以外尋找以色列的身分。當外邦教會與彌賽亞猶太人連接,以色列就是教會身分的一部分,以色列是教會的父親,列國的教會是以色列的子孫。

猶太人外邦人復和

.拜恩.考克斯牧師(The Reverend Canon Brian Cox)

其後,拜恩.考克斯牧師談到「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的根基。第一是禱告,第二是悔改,第三是復和。他指出,耶路撒冷會議接納外邦人成為門徒,他們不用放棄身分,成為猶太人。後來反猶主義在教會中開始萌生,到了第八世紀第二尼西亞會議,在沒有猶太信徒參與的情況下,領袖卻決定要求猶太人放棄身分,成為外邦人,才可作耶穌的門徒。

這個結論有三方面的展現:替代神學、大屠殺及真教會主義。

拜恩認為要對齊以色列,要認同錫安主義的三方面:首先,以色列要有國民在境內。其次,要有一群服從神主權的子民,今天猶太人守摩西律法仍是降服神主權的表現,直等到他們認識更大的管家耶穌。再者,以色列要成為列國的光,祝福列國。「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的領袖團隊到各國見證猶太人外邦人復和,作出先知性行動,看到聖靈大大的醫治和工作。

拜恩鼓勵華人按聖經與以色列對齊(創12:1-3)。作為華人餘民,我們可以作認同式悔改,好像但以理為以色列悔改一樣(但9)。中國可以成為鹽和光,祝福以色列。不論是個人或國家,只要正確地與以色列建立關係,就是與彼此之間正確地建立關係的關鍵。

主辦:復興以色列

 

(記者林暐皓報導)

國度1分鐘(29) – 以撒與以實瑪利-同蒙應許的後代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普通話版影片:

【三國一律系列】以色列、埃及、亞述

以撒與以實瑪利 – 同蒙應許的後代

神正在呼召以撒與以實瑪利的後代一同回到神的家中。
我們普遍認知以撒的後代是以色列人,那麼以實瑪利的後代又是誰呢?

以撒與以實瑪利的對比

以撒 以實瑪利
喜笑 希伯來文意思 神聽見
「我必使你(亞伯拉罕)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創17:6) 神的應許 「至於以實瑪利,我也應允你(亞伯拉罕),我必賜福給他,使他昌盛,極其繁多。他必生十二個族長;我也要使他成為大國。」(創17:20)
1.      後裔極其繁多

2.      國度從你而立

3.      君王從你而出

神的祝福 1.      使他昌盛,極其繁多

2.      生十二個族長

3.      使他成為大國

亞伯拉罕的家庭

亞伯拉罕
基土拉 撒拉 夏甲(埃及人使女)
心蘭、約珊、米但、米甸、伊施巴、書亞 以撒 以實瑪利
以掃 和 雅各

12個兒子:

尼拜約、基達、亞德別、米比衫、米施瑪、度瑪、瑪撒、哈大、提瑪、伊突、拿非施、基底瑪

1個女兒:

瑪哈拉(又名巴實抹)

「亞伯拉罕打發他們離開以撒,往東方去。」
(創25:5)
利亞之子:

流便、西緬、利未、猶大、以薩迦、西布倫

辟拉之子:

但、拿弗他利

悉帕之子:

迦得、亞設

拉結之子:

約瑟、便雅憫

神給雅各新名字 – 以色列,其十二兒子的後裔被稱為以色列人,包括今天的猶太人。

「他子孫的住處在他眾弟兄東邊,從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書珥,正在亞述的道上。」
(創25:18)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問題一:所有阿拉伯人都是以實瑪利的後代嗎?

  • 不是。
  • 古時阿拉伯人泛指在阿拉伯半島的多個遊牧民族,以實瑪利只是其中之一。按照創世記,阿拉伯半島的遊牧民族包括閃的後代-約坍-的後代(創10:26-29)、亞伯拉罕與基土拉的子孫(創25:1-4)、以掃的後代(創36:1-19)等。現代阿拉伯人的血統更複雜,在中世紀伊斯蘭教侵略中東和北非後,更多的民族成為阿拉伯人。

問題二:歷史證明穆斯林是以實瑪利的後代 

  • 不是。
  • 有指以實瑪利長子尼拜約是穆罕默德的先祖,但只是傳聞。聖經只說,以實瑪利住在巴蘭的曠野,而母親從埃及地給他娶了一個妻子。(創21:21)。聖經中的以撒瑪利人是遊牧民族和商旅,在西奈、阿拉伯半島等地出沒。第二聖殿時期,猶太人認為阿拉伯人是以實瑪利的後代,國破家亡後散落在亞洲、非洲各地時,將以實瑪利的故事傳給阿拉伯人。後來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聽聞,就認為自己是以實瑪利的後代。(資料參考: “These are the Names of the Sons of Ishmael”,David Al-Gavish,2015年11月7日)

華人要進入命定 助以撒、以實瑪利和好

四月中旬,國度事奉中心邀請到一位來自以色列的阿拉伯基督徒領袖,分享以實瑪利在末世的命定,以及他們的角色及挑戰。這位父老(不願公開姓名)在以色列建立和幫助40間阿拉伯人教會,100個傳道人,致力興起新一代領袖。

父老首先指出,以實瑪利有神的命定和應許,而不是被神撇棄的。他到穆斯林國家服事和培訓領袖,發現神正在拯救穆斯林。他說:「穆斯林世界正在瓦解中!神正在呼召以實瑪利回家。因近年的動亂,數千萬人歸向耶穌。」神今天在穆斯林中的工作是歷史性的,甚至有穆斯林國家的皇室人員集體接受耶穌。曾有難民跟父老說:「我們失去所有逃難到這裡,但我們為ISIS感謝神,因為他們令我有機會認識耶穌!」

當穆斯林接受耶穌,他們自動願意擁抱以撒。神要使用以實瑪利為以撒預備道路進入神國,接受基督。以賽亞書19章預言中東整體的復興,父老相信神會先拯救以實瑪利,然後以色列會得救。在末後,阿拉伯基督徒會保護猶太人,並跟他們說:「我們發現了你們的彌賽亞!」

另外,父老亦提到阿拉伯基督徒的角色及挑戰。首先,阿拉伯人普遍有孤兒的靈,但父老卻發現,當他們得救就再沒有掙扎。第二個挑戰是不饒恕。阿拉伯人為猶太人回歸付了代價,就像父老的家人當年也被猶太人奪去財產。終於在近年的回家聚集,猶太人領袖來阿拉伯人面前,確認當年阿拉伯人為他們付了代價;阿拉伯人也認同把猶太人帶回來是神的命定。父老提醒,要與神對猶太人的心意對齊。第三個挑戰是身分的掙扎。當阿拉伯人得救,在基督裡發現身分,這問題就不再存在。第四個,也是最大的困難,就是聖經的詮釋。不少人不按字面解讀神的話,卻按自己痛苦的經驗解讀聖經。他們接受替代神學,認為教會已取代以色列,更每年舉辦替代神學的會議。最後一項挑戰是土地問題。究竟以色列是誰的應許之地?穆斯林以前是透過武力奪取以色列地,但這地不是他們應得的。他們奪取之後更斬了許多樹,使地荒涼。聖經說外邦人佔領耶路撒冷的時間已經結束,我們需要認同。

天父的心希望兩個兒子和好,因此教會要同時為他們禱告。父老認為,華人的任務就是使以撒和以實瑪利和好及進入命定,因為神一直使用外邦人協助和教訓猶太人。華人要跟神對以撒和以實瑪利的心意對齊,而不要作旁觀者。

(記者林暐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