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召服事兒童 讓愛除去一切恐懼

每年舉辦的「MEBIG研習會」都讓許多服事兒少族群的台灣教牧同工從中充電、重新得力。今年3月5-6日在台南北門長老教會舉辦的研習會中,內越努牧師(日本北海道札幌愛鄰教會主任牧師)率領團隊透過課程、信息、有趣的破冰、見證故事,裝備與會者明白「讓朋友全然改變的秘訣——諮商協談」。

內越努綜合兩天的課程強調,當與孩子談到他的錯誤和罪的時候,需要特別謹慎,關鍵在於孩子是否對教牧者有「信任」,因為協談著重於關係的深度。此外,若發現孩子有受虐的狀況,或是孩子自己分享出來,都必須報告教會的主任牧師,不應自己處理,也不要輕易承諾孩子會完全保密。因為許多時候老師或輔導不一定能夠有權柄或能力處理這類的問題,必須由教會的屬靈遮蓋介入。

內越努在最後一堂課以「神聽了少年的禱告」為題分享信息,他引用創世記21章8-21節,談到夏甲經歷了三個階段:一、夏甲的眼睛被遮蓋、蒙蔽,甚至看不到井水。好比現代的我們,也可能因著許多傷心的經歷或關係的傷害,以至於眼睛看不見神的預備與祝福。二、神聽見童子的聲音,在17節的經文中,重點在於神聽見童子的聲音,當生命發出聲音、要求幫助、表達需要有人瞭解他的時候,神總是會聆聽和回應。三、神對夏甲說話,她的眼睛就明亮。

內越努引用最後一點呼籲,無論在服事的任何景況,神都了解、明白一切,祂要每個人都經歷「愛將一切懼怕除去」的力量。因著夏甲愛孩子,所以神將她的恐懼除去;因著教牧者服事下一代的熱情與愛,一切服事的恐懼都要被除掉。「因你們是為此蒙召,好叫你們承受福氣。」(彼前三9)內越努勉勵與會者,每位服事者的生命都會經歷許多基督的恩典,而這樣的恩典要成為回應呼召的確據,無論景況如何、服事的生命如何,都定意要跟隨主。

內越努牧師牧養的愛鄰教會在去年7月正式建立新會堂,共有7棟房子、內裝是3000坪大的地方。他深信,因著該教會將孩子事工放在最優先,而有這些祝福。他們也使用這樣的地方祝福許多兒童,例如:在日本的學校會規定不可以在走廊上奔跑,但在愛鄰教會,會鼓勵孩子盡情奔跑,所以也常在當中看到許多孩子的笑容,也因此,孩子們就在輕鬆的環境中認識信仰、經歷神。

.愛鄰教會走廊的牆壁創作——「創世記中的七天創造」。擷取自內越努牧師臉書
.愛鄰教會走廊的牆壁創作——「創世記中的七天創造」。擷取自內越努牧師臉書

內越努牧師分享一段見證,在該教會的一層樓裡,特別邀請孩子一起在牆上噴漆作畫,主題為「創世記中的七天創造」,原本要孩子們在牆上作畫,總難免會擔心美觀、畫得好不好看。但是他和美術老師討論後,認為可以嘗試看看,沒想到孩子們作畫的最後,就由美術老師用噴漆將整層走廊改造成非常有生命力的一幅畫,成為兩個世代共同打造的一幅榮美作品。

北門長老教會鄭育智牧師認為,與其說要「教育」下一代,更貼切的說法應是「養育」,意思就是不只給予信仰教育,而是全人的牧養。當學業成績與屬靈生活相提並論,家長如何為孩子選擇?有些家長可能在考試期間對孩子活動的取捨就選擇不要去教會,或不用去服事,久而久之,這樣的價值觀深入在孩子心中,自然就覺得委身教會、敬畏神並不是那麼的重要。除了活出敬畏神的榜樣,鄭育智認為家長必須讓孩子明白如何排列優先順序,並且要了解在學校獲得知識不只是為了未來的學位、經歷,也因為這樣的忠心也是一種敬畏神的方式。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商可瑩報導)

美青少年停止參加聚會五大原因 中學信仰基礎無助停留教會

美國LifeWay Research最近公布研究結果,分析年輕人步入成年後停止返教會的原因。近七成18至22歲青少年升上大學後,至少一年沒再返教會。

研究發現,青少年的流失率隨年齡而增加。接近七成17歲的青少年恆常返教會至少一年;到達20歲時,只有三分一人每月繼續返教會至少兩次或以上。接近九成多停止返教會的青少年表示,生活狀況轉變是導致他們離開教會的主因。導致青少年離開教會的五個常見原因包括:升上大學因而停止聚會;教會會友經常論斷或表現偽善;感覺不到自己和教會會友有聯繫;在政治或社會議題上立場和教會有分歧,以及工作原因。

LifeWay Research總監Scott McConnell表示,和十年前同類調查相比,教會青少年信徒流失的比率沒有眀顯惡化。年輕人離開教會的原因大多反映了個人優次的轉移及生活習慣的改變。「即使教會通過話語和行動忠實地傳達了他們的信仰,並不代表每個參加的青少年都會接受或優先考慮這些信念。

LifeWay學生佈道總監Ben Trueblood表示,不返教會的年輕人不是由於內心苦毒、大學無神論者的影響或決定放棄信仰。七成離開教會的人表示他們的離開並不是故意的決定。他說:「那些青少年進入新的生活階段後,過去教會經歷或信仰基礎完全不能驅使他們尋求與當地教會的聯繫。他們在教堂活動的時間完全被其他事情取而代之。

Trueblood認為,教會應盡早連結學生事工,與升上大學的青少年一開始就保持聯繫。他還斷言:「在很多地方,大學是一個被遺忘、資源不足的事工領域。教會重點放在兒童、中學生身上,然後不再關心,直到他們進入年輕家庭階段。 這情況需要改變!

 

(來源:LifeWay Research,2019年1月15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教會更多與大學生及職青事工合作。

[國度觀點] 共建青年多元牧養平台

近年,香港教會青少年流失率高企,教會不斷老化,青年牧者亦大量流失,使教會青黃不接。另外,青少年外展處處碰壁,即使花費大量資源投入佈道事工,福音卻無法落地生根。不少教會看見牧養下一代的迫切需要,然而礙於資源不足,缺乏專職牧養青少年的牧者。很多青年牧者除了牧養固定的青少年群體,還同時兼顧門訓、講道、外展、探訪、行政等,長期的單打獨鬥和身心靈透支,實在倍感乏力,服事熱情也逐漸被消磨。面對內憂外患,教會該如何面對?

在使徒時代,聖靈降在門徒身上,使信主人數不斷增加。後來,不同團隊更被差派去開展和堅固各處會堂門徒,形成「網絡牧養」的模式。「亞波羅算什麼?保羅算什麼?我們都是神的執事,藉着我們,你們信了;這不過是照着主給各人的恩賜去做罷了。我(保羅)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使它生長。」(林前3:6)保羅和亞波羅按著神給他們的恩賜,事工分別著重於傳福音和幫助信徒生命成長,彼此相輔相成來牧養信徒。神給各堂會、牧者的恩賜都與眾不同,各人應各盡其職,發揮神所賜的信心及恩賜,使神的工作藉著他們得以成就,建立基督的身體。

現今面對新世代多元文化的展現,香港教會必須認知多元牧養的需求。基於不同群體的需要,香港教會發展出不同光譜的堂會,創建多元平台去接觸、牧養、門訓新一代,這可算是香港教會的特色。多元牧養提供不同平台,讓年青人被建立服侍,與牧者同心同行,更讓牧養帶來更大的果效。東區有兩間堂會,每週一齊舉行青少年崇拜,結束後分堂小組牧養。在資源和人手短缺下共享資源,兩堂的牧者互相搭配,青年領袖也合一服侍,人數更持續增長。由此可見,資源共享是未來中小型教會的出路之一,除聯合崇拜外,聯合青少年營會、外展活動等,可讓不同堂會各司其職,彼此建立下一代,創建多元牧養的模式,已達致更高的牧養成效。


文@胡裕勇

【Kingdom LIFE】開放「打機」空間,讓年青人走進教會

東區校園事工網絡,改變了過往一校一堂」的事工模式,由東區數間教會的青少年同工共同牧養區內的年青人,以團隊的形式開展豐富的學校事工。而近日的聖誕假期間,他們舉辦的東區冠軍教會球隊盃2017」就吸引了不少年青人參與,反應熱烈。今期Kingdom Life與你走進電競現場,一起與東區網絡的同工探討牧養年青人事工的新模式。

網絡內的支援與同行

談到建立事工網絡的好處,百德浸信會譚銘駒傳道(Les) 笑言,自己不用說太多就是明顯的分別了!Les以往的牧養比較單一,基本上每個星期都要講道,講的內容和方向都單一。當幾間教會連成網絡,Les從每個禮拜講一次道變成一兩個月講一次。Les好想自己教會的年青人可以聽到更多同工的分享和講道,從各種的表達,更多方向認識信仰。而在牧養資源上,事工網絡也產生更好的分工,因為整個柴灣區只有一位女青少年傳道,所以區內的姊妹就可以交給她去牧養。

基督教會活石堂馮嘉茵傳道(嘉茵) 分享,青少年傳道在牧養前線所遇到的問題,教會負責其他事工的牧者都未必能夠理解。不過在事工網絡裡,因著大家都是年青人同工,所以工作都能更好配合,遇到問題能一起想辦法和商量。「例如,之前我們幾位同工到新加坡的神之心教會探訪後,都想在我們的事工中嘗試進行轉化。而轉化的點就不是單單針對自己的教會,是在整個網絡牧養的群體裡推行。有時自己教會其他同工未必會明白怎樣做,但網絡裡的同工可以有互相支援,以致不會感到孤單,甚至刺激更多的想法、創意誕生。」

電競比賽的誕生

今次的東區冠軍教會球隊盃的誕生,是源於Les看見他過去一年所牧養的一班年青人的改變。這班年青人每天都來教會玩球類的電子遊戲。他們最近問Les,星期日是否可以來?Les以為他們想來「打機」,但他們竟然說:「我們不是想來『打機』,而是想來參加崇拜。」「其實這群青少年,一方面在學校有小組,而平時每日都來教會,這裡就好像他們的家一樣,然後我見他們想返崇拜,並且開始穩定,所以我們就想,是否可以聯堂做一些比賽,令教會不但能互相合作,更可以吸引年青人容易踏足教會呢?」於是,東區網絡內的幾間教會就決定用一日時間舉辦這個電競活動,結果比賽當日有些平時不去教會的年青人來了,而同工也預備了教會的年青人去接觸他們。在未開始正式比賽之前,他們自己已經開始玩,建立起關係。「一齊『打機』其實是一種集體遊戲,我們很想年青人能聚集一齊玩,因為現時的『打機』方式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玩,大家不需要溝通。而球類遊戲是可以4個人同時玩,他們也可以自己組隊,那麼就可以信徒非信徒走到一起,也可以互相對賽。Les又分享,玩電競遊戲和在足球場上不同,很多時候,年青人踢完球之後也未必會來教會,因為球場和教會性質上是有距離的。而今天的電競比賽現場,氣氛是良好的,年青人玩得非常投入,每一支球隊都有一位傳道同工做領隊,幾位教會年青人參與,期望形成一個小組,日後更可以維持下去。

讓年青人擁有歸屬感

嘉茵分享,同工通常不會在「打機」過程中想怎麼牧養他們,反而將「打機」視作福音平台及接觸年青人的點,而更重要是他們來到教會之後,牧者和年青人的主動接觸,幫助他們和教會建立關係。認識年青人的地點就不再局限在學校。因為我不能每天都去學校,教會開放成為一個公共空間,容讓學生來『打機』溫書,就會成為一個很好的接觸點。

Les又認為,教會開放玩樂的空間給年青人,能夠令年青人對教會擁有歸屬感。很多時候,年青人對教會的印象是,教會不是屬於我的地方,是教會那些人的地方。過去一年的經驗讓我發現,那班經常來『打機』的學生已經將這裡看作他們的地方,變成第二個家。有時他們想逃避父母就會來教會,但實際上我們和他們的父母是有聯絡的,所以他們來打機,父母是知道的。Les記得有一位對他說,她很放心讓兒子來這裡玩,因為她打電話給Les,可以找到她的兒子。

節制才是最大的學習

談到「打機」文化盛行的當下,應該如何牧養年青人。播道會同福柴灣堂倪駿業傳道(Jackie)承認,現在年青人沉溺玩電子遊戲的情況頗為嚴重,教會也收到不少的求助電話。「有些人覺得,要進入網絡世界去拯救他們,我認為是很困難的。成年人有成年人的沉迷,例如抽煙、煲劇等,而年青人因著讀書壓力太大,也是需要放鬆及一個空間的休息。」『打機』,已經成為青少年生活的一部分。況且青少年就算不被手機及遊戲控制,都會有可能受到另外的沉溺行為控制。牧者應該在過程中幫助他們學懂節制,合理運用時間,這才是最重要的。有時家長見到孩子打機就發脾氣,打罵孩子,但這個問題需要雙方面去溝通,而教會提供空間給青少年玩,其實也是想成為家長與青少年之間的橋樑,幫助更多青少年與家庭的和好

(記者莫嵐報道)

 

【Kingdom LIFE】從師生變同事 十載同行信仰路

從記者到老師,從壞學生到神學生,李德慰老師與學生阿勇在亦師亦友的關係中同行10年,一起走過高山低谷。今期 Kingdom LIFE與大家走進校園,一同傾聽這對師生在同行裡如何經歷神在各自生命以及校園中的轉化。

「看見」的重要

 李德慰老師與阿勇的「相遇」是由一個祈禱開始的。李以前是一名記者,神呼召成為老師後,在工作上遇到不少難題,有一次他向神祈禱:「神啊,我想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之後他行出辦公室,經過自修房時看見阿勇和他的同學坐在裡面。李覺得很好奇,於是走過去與他們打招呼。阿勇竟然主動和他聊起信仰:「老師,你為什麼會信耶穌?」於是,他們開始聊起信仰話題,建立起真實的關係。「在這種機緣巧合下,我就帶了他和其他同學回教會。就是這樣,開始了與阿勇的同行,至今有10年了。」

透過這次相遇,李意識到,看見很重要。很多時候人太忙就會看不見,與阿勇的相遇就是神教給他的一個功課。「『你想作我的工,就出去行下吧﹗你在學生群中多些走動,你見到就會做,不用我再提醒你。』這是神在祈禱中對我說的話。當我看見阿勇坐在自修房溫書,就如同摩西看見荊棘著火一樣,怎麼可以不走近去了解?當一走近,就會明白神有工作給我去作。我們不要讓自己趕『死線』,就會看見神的工作。

故事的另一主角阿勇形容,李老師一向有為他們補習,陪他們溫書到很晚。所以,當時阿勇心裡會有疑問,為何這位老師會願意留下來陪他們,因為學校放學之後是沒有人的,很少有老師像他一樣繼續留下。於是阿勇就好奇問他是否有信仰,信的是什麼。是李的生命令他對信仰有了興趣。「李老師不是用一種教化的方式向我傳遞信仰,而是用行動去實踐自己是基督徒的身份,這是最能說服我的。」

師生的同行

進入這間中學的頭兩年,李坦言,自己哭過很多次,對著這班學生,他不知道怎麼教,和同學有很多衝突,很多次他都想過放棄。「剛剛開始做老師時,我不懂怎麼事奉,只是答應了神要陪著祂的羊長大。」之後他就遇到了阿勇,阿勇以前很粗魯和頑皮,會在學校咆哮,惹事打架等,但李認為神就是想將福音帶給這些所謂的壞學生。在他眼中,雖然這群學生不守規矩,很頑皮,但李覺得他們心地善良,只不過不適合坐著讀書而已。「在我的成長經歷裡,我也算是教育制度的失敗者,試過重讀,也是剛好遇到重視我的老師,我才沒有學壞。所以當我在這裡教這些學生時,就想起那些老師。其實對著這些學生是很開心的。別人會說我在幫助他們,其實在服事他們的過程中,我找到從事生命工作的意義。看見他們怎樣認識神,神如何扭轉他們的生命,我深信,這是聖靈自己親自作工。

阿勇憶述當年自己嘗試去變好時,其實很想讀好書,去過一個正常學生的生活。但那些老師對他的印象不好,當阿勇有學習問題請教他們時,其實都不太願意理他。後來遇到李老師,阿勇覺得他很不同。李老師真的願意用心教導他們,即使他們在學校的形象非常差。「當時覺得好開心,自己被人重視,因為從小在家中,因著父母離異,我得不到父親的愛和重視。」而李老師對他的影響非常深,現在阿勇在教會服事,也是立志要將信仰活出來。「現在我主力服事年青人,我不會單單只叫他們去做事,我自己都會落手一起做,與他們同行,這是年青人最需要的。」

神在異夢中的鼓勵

在10年的教學生涯中,李坦言,所受到的衝擊並不少,其中學生的離開對他的打擊最大。在服事的第6年裡,他帶了一群年青人回教會,也信主了,但當找工作或各樣事情受到衝擊時,他們都離開了。那段時間李非常低落和沮喪,他去求問神,我要怎麼做?神回應,你要經歷聖靈。「那一晚,我就跪在神面前祈禱,神啊,求你的靈充滿我,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快要放棄了。而當晚,我就開始發異夢。我平時很少發夢,但這個夢我到現在都記得很清楚。夢中,耶穌安慰我鼓勵我,為我披白袍,還對我說,你要繼續教書。我3點醒了,不斷流淚。神,你是真實的,原來不是那些學生會不會留下的問題,而是這是神的呼召問題。神的呼召,我就不走,我要經過流淚谷,神就應許讓我看見結果。

而阿勇的委身,就是神彰顯的結果。李未曾想到會見這一幕,阿勇順服神的呼召,回到這間學校成為福音幹事,後來更去讀神學。「原來神的靈會工作的,在之前我是看不見,唯有繼續等待,是神讓我看見祂一直在作工,令我有動力繼續前行。」阿勇進來學校服事後,他們的關係從師生變成同事,在事工的配搭中,也會產生摩擦。「開始時我都不知如何繼續牧養他。這也是我的一個新學習,以前他們年紀小,會聽你說話,長大了就會有自己的意見。我自己也在學習欣賞這個年青人在神面前有領受,能夠看見我看不到的事情,以新的眼光看待我們的同行。」

(記者莫嵐報道)

網絡教會 另類神聖社群

崇基神學院於9月13至14日舉辦「第十屆牧養週年研討會2016」,主題為「新.網中人——網絡與牧養」,邀得多名牧者及學者探討網絡牧養的可行性及果效,並分享自身經驗。

9月14日下午場,陳龍斌教授分享到網絡教會可以成為「輔助教會」(parachurch),並不是與教會對立的。在教會人手緊絀的情況下,網上教會能輔助教會提供牧養。此外,網絡是一個匯聚人的好途徑,幫助教會尋找己去的羊或挽回若即若離的羊。當談論到網絡牧養與傳統牧養可如何分工時,陳教授指出網絡可組織一群志同道合者,並提供一個平台讓他們可暢所欲言,例如現時Facebook的專頁或群組。因此,網上教會能發揮「另類教會」(alternative church)之效。

陳教授同時提醒建立個人關係的重要性,不然專頁或群組的會員人數只是數字。他分享個人網絡牧養經驗,例如把會友逐個加為朋友,再與他們發個人信息傾談。那些有回應的,便與他們進一步建立生命的關係,牧養他們。到建立了一定關係,他也會邀請他們來教會。另外,他也分享到如何藉網絡為公義發聲。例如,他曾透過社交網絡接觸到在網絡被欺凌的人,建立群組為他們發聲。最後,他亦指出網絡教會不能全面發揮教會功能。若要發展網絡牧養,很需要有同行者,共在信仰中互相鑑察。

接著,李駿康博士分享到網絡牧養的對象不獨是年青人,也應教長者上網,融入他們。他認為網絡是很好吸引人的工具,進而再面對面牧養。然而網絡牧養亦有其難處,例如一般人不會在網絡公開真正身份,虛實難分;在網絡上「無枉管」,很多人藉此宣揚仇恨;網頁很多時與生意連結。他認為,要有效地做網上牧養,需要認清牧養者與被牧養者是誰。

接著,關瑞文教授指出,媒體正在改變整個世界的結構。社群已不再以面對面定義,社交媒體讓人可以跨時空、跨語言去溝通。但他同時帶出一個問題——沒有「身體」的網上教會是否真的教會?葉菁華教授續從神學角度回應這問題,認為教會是地上的divine community(神聖社群),重要元素包括聖徒相通、聖禮等等。他同意網絡教會具備聖徒相通的元素,但聖禮例如領聖餐方面,會遇到困難,但非不可行。最後,他指出網絡可成為教會的載體,接觸不上教會的人,及牧養不能上教會的人。

(記者陳細細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