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球守望名單》公佈 每9名基督徒就有1名受逼迫

各地基督徒受逼迫的情況日益嚴峻,趨勢響起警號。由敞開的門(Open Doors)整理出的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已經發佈,在調查的150個國家之中,有73個國家的逼迫程度分別是「高度」、「甚高」和「極度」逼迫,代表全球每9名基督徒便有1名受到「高度」程度的逼迫。名單列出了全球50個對基督徒最危險的國家——在當地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是一個關乎生死的決定。

名單榜首依舊是自2002年起連續18年排名第一的北韓。雖然北韓於2018年在外交方面有突破性進展,意味對基督徒的鎮壓有可能減輕,但實際上有報告說當地基督徒被搜查和鎮壓的情況反而有所加劇,他們甚或連帶家人一同被抓捕到勞改營,甚至當場被殺害。敞開的門估算現時北韓大約有30萬基督徒,有5萬至7萬名基督徒被關在勞改營之中。

以伊斯蘭教為主要宗教的國家位列名單的高位,第2至第9的國家依序為阿富汗、索馬里、利比亞、巴基斯坦、蘇丹、厄立特里亞、也門和伊朗。當中的穆斯林視信奉伊斯蘭教以外信仰的人士為叛國。據估計,99%的索馬里人是穆斯林,基督教在當地作為小數宗教,不斷受到嚴重的迫害和威脅。在這些國家,絕大部分被發現或被捕的基督徒的下場都是被殺害,在巴基斯坦甚至有法例可以把基督徒以褻瀆罪判處死刑。

伊斯蘭極端組織對基督徒的威脅十分值得關注。在印尼社會,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氛圍愈來愈盛;在泗水,曾經在一天之內有三間教堂受到自殺式炸彈襲擊;在穆斯林為主的地區,在名單的報告期內最少有5名基督徒在教堂襲擊中被殺。尼日利亞在去年有3,731名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殺,逼迫主要來自穆斯林佔多數的「富拉尼牧民」,以及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根據報告,2019年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殺的有4,136人,單是尼日利亞就佔了大約90%,共3,731人。

印度首次被列入名單頭10名。自從現任執政黨於2014年上任,印度極端主義分子一直對基督教家庭教會進行鎮壓,否認為數不少的基督徒的宗教自由。印度一個激進的印度教團體的領袖甚至揚言,要在2021年年底之前,將基督教趕出印度,在印度29個邦之中,已經有8個邦施行「反改信別教」的法律。

此外,2019年名單顯示,男性所受的逼迫比較「聚焦、嚴重和可見」,而女性所受的逼迫則較為「複雜、暴力和隱蔽」。女性基督徒面對的逼迫,通常是性暴力和逼婚;而男性則很多時都會被當局或極端主義者拘禁而不審訊,甚至殺死。

敞開的門(澳洲)行政總裁戈爾說:「《全球守望名單》顯明了,福音在哪裡被傳開,哪裡就有逼迫。這50個國家榜上有名,是因為這些地方的基督徒,選擇持守他們在耶穌裡的信仰。」

 

(來源:敞開的門,2019年1月16及22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為全球因信耶穌而受逼迫的2.45億基督徒以及教會禱告。

印度引新宗教法拘16信徒

去年引入反改信教法例的印度東部賈坎德邦當局拘捕16名基督徒,指他們誘使他人改變信仰。

事發於7月初,賈坎德邦一條村莊的村主席報警,表示該村來了20多名青年,他們在村內設置擴音器並開始傳教。村民阻止他們並將他們禁錮一晚,警方在第二天早上將他們收押。警方代表指,村民投訴這批青年為數眾多,在晚上進村對村民構成壓力,而且對村民表示「你們的宗教不好」、「撒旦在你們拜神的地方」、「只有改信基督教才對你們有益」等。

「友好宣教祈禱團」的當地宣教士Ramesh Velraj則認為村民的投訴經過修訂,目的是利用新通過的反改教法陷害基督徒。他們的宣教士經過訓練,不會詆毀其他宗教或提及撒旦。這些以宣教為己任的宣教士已到過邦內20個村莊,看到許多靈魂得救。

據報村內唯一一個基督教家庭的女主人Biti Soren表示,這批屬於「友好宣教祈禱團」(Friends Missionary Prayer Band)的青年為她的家庭禱告和唱了幾首詩歌,村主席的支持者就禁止他們繼續。她的丈夫前往錄口供後也被扣留。她帶著孩子逃走,深怕自己也會被拘捕。

賈坎德邦的《宗教自由法案》正式生效後,任何人如強迫未成年人、婦女或指定種姓/部落的人改變信仰,即屬違法,可被判監禁4年和罰款1,500美元,如有人想改教,亦必須事先得到當局批准。賈坎德邦至今已有最少31人被援引新法例起訴。當地基督徒指責,邦政府與原住民團體合謀,阻止基督教對貧窮、偏遠和教育水平不高的原住民宣教,並將醫療衛生和教育等宣教工作視為「誘騙」人改教的手段。賈坎德邦天主教會主教團7月底向政府發出公告,不滿當局在慈善組織仁愛修會爆出涉嫌販賣兒童醜聞後嚴查和打壓所有基督教機構,強調基督教團體是非政府組織,不是非法或恐怖組織

(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Vatican News,2018年7月16日及8月2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 願天國的福音在印度無懼打壓快快傳開,復興臨到。

印度基督徒受迫害加劇 教會無怨無悔

印度基督徒現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威脅。根據國際監察組織Open Doors最新公佈的年度觀察報告(2018 Watch List),印度在全球基督徒遭迫害最嚴重的50個國家中排名第11,當地基督徒正遭受至今最嚴重的迫害。

報告指,當地激進印度教組織的發展,加上政府與這些組織站在同一陣線,對肇事者有罪不罰,均導致暴力襲擊以前所未見的程度加劇。

在印度為人權發聲不遺餘力的Joseph D’Souza牧師向媒體表示:「(激進印度教組織)宣傳指基督徒藉信仰與印度對抗,有損國家利益,這顯然並非事實。他們所宣傳的這些危害都不曾發生。他們更說基督徒試圖以不當手段強迫人們改變宗教信仰。肇事者們違法、襲擊小眾卻未受罰,無法無天。」

D’Souza牧師又指,「他們不只針對基督徒,也會針對穆斯林信徒和「賤民」(Dalit)。最近他們連溫和派印度教徒都會攻擊。」其中以賤民遭遇的困境尤其嚴峻,因為印度奉行種姓制度,階級歧視嚴重,賤民在其中地位最低微,被視為「不可觸碰」的階層。牧師認為種姓制度必須廢止:「即使許多賤民已經通過基督教事工、教育和聖靈工作,重新找到自由和尊嚴,但種姓制度問題仍未解決。」

儘管印度教激進分子對溫和派印度教徒、穆斯林信徒、賤民和基督徒的威脅不斷增加,D’Souza牧師相信神仍在印度作工。「這些威脅未能阻止教會增長。事實上,當我們受到襲擊,當我們遭遇迫害,我們都會變得更加堅強。印度眾教會堅定站立,而且無怨無悔。」

(來源:CBN,2018年1月16日,潘意韻編譯報道)

禱告:為印度眾教會和基督徒,尤其賤民禱告,求神對他們的保護臨到。

印度最高法院:與「未成年新娘」性交列為性侵

印度雖然有法例規定女性必須屆滿18歲才能結婚,但在民間童婚習俗非常普遍,最近反童婚倡議者向法院上訴成功,最高法院宣判,即使是在婚姻關係下,與18歲以下的新娘性交將被視為性侵,可處以10年徒刑或終身監禁。

倡議者表示,印度在結束童婚的工作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據「女童非新娘」(Girls Not Brides)報道,印度47%的女性在18歲以前已婚。據CBN新聞報道,一些只有4-5歲的女孩也被迫結婚。家屬為了規避法例,婚禮通常在深夜秘密進行。

(來源:CBN,2017年10月15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祈求印度的婚姻制度及文化被扭轉。

印度青少年自殺率冠全球 八成有高等教育學歷

印度自殺情況十分嚴重,每年有135,000人自殺。全球每年80萬人自殺者當中,五分之一都在印度。

全球自殺率自1980年以來翻了一倍,而印度的情況更明顯,令人憂慮的是,當中不少是青少年。印度自殺個案中,15–29歲的年齡組別佔了34%,為世界上最高,令人震驚。當中的80%有高等教育學歷。

印度大城市艾哈邁達巴德的助理警務處處長Manjita Vanzara,當地生命熱線的總監說:「現今的年輕人會因瑣碎的事情了結自己,我們的輔導員用盡方法把他們從那邊緣拉回來。」印度每小時都有一個沮喪的學生結束自己的生命,大多出於學業和同儕的壓力。青少年面臨巨大的壓力,要在考試或職業生涯中有出色的表現,以滿足他們父母極高的期望,但是如果失敗的話,這些年輕人可能輕生。

有專家認為教育制度的致命缺陷導致這些中產家庭的學生自殺。高中校長Ghanshyam Mirani則認為,父母和老師有必要創造一個環境,幫助充滿憂慮的男女克服壓力。

根據印度精神健康和神經科學研究所的報告,至少有13.7%的印度人口有各種精神疾病,2014年有7,200名這些人士自殺。印度每十萬人只有三位精神科醫生,這個佔世界人口17.5%的國家在精神健康方面的預算只有0.06%,遠低於孟加拉國(0.44 %),比很多發達國家為低(4 %)。

精神科醫生Hansal Bhachech認為印度對心理健康障礙缺乏認識。即使那些關心子女的家長也認為他們的情緒問題是出於邪靈附身,只尋求宗教協助,而不是尋求專業輔導員。

(來源:阿拉伯衛星電視台,2017年9月21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印度人尋求獨一真神的醫治。

印度新宗教法阻福音傳播 改變信仰須經法院許可

印度福音團契(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India)消息指,印度賈坎德邦政府提出「宗教自由法」草案,將要求任何人改變宗教信仰前,必須先獲得法院許可,而這會導致傳福音的基督徒容易被起訴。

草案表面上是為防止強迫或不誠實的改教,如使用武力、誘騙或欺詐手段使人改變宗教,將構成刑事犯罪。然而在反改教法已經生效的印度其他五個邦(奧里薩邦、中央邦、恰蒂斯加爾邦、喜馬偕爾邦及古吉拉特邦),傳福音的基督徒經常遭到攻擊和逮捕,因為控告者虛假地聲稱他們試圖強迫或賄賂印度教徒改教。雖然該草案註明要維護每個人選擇宗教的權利,但卻會令真誠改變信仰變得困難。

(來源:Barnabas Fund,2017年8月1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介入反改教法在印度的立法程序,除去傳福音的阻礙。

印度總理歷史性訪問以色列 兩國將加強合作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歷史性訪問以色列,獲得高度的歡迎及接待。莫迪7月4日飛抵以色列,開始為期三天的慶祝耶路撒冷和新德里建交25周年之旅。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及以色列領導層在機場跑道歡迎他。

內塔尼亞胡在歡迎講話中對莫迪說:「總理,我們已經等了70年。為什麼你現在才來?我們愛印度,我們愛你的文化、你的歷史、你的民主。我們志趣相投。」在莫迪訪問以先,內塔尼亞胡非常強調他對印度的重視,他將全程陪伴這位客人。這個榮譽通常僅用於到訪的美國總統。

莫迪之後用希伯來語問候眾人,之後用英文講話。「我很榮幸成為印度第一位到以色列進行突破性訪問的總理。」他決意要建立「與以色列的堅固和持久的夥伴關係」,他表示印度十分欣賞以色列的成就。

兩國領導人承諾,以色列和印度將在水務、農業、安全、能源等許多領域合作。內塔尼亞胡還提到,兩國正在組成一個4000萬美元的創新基金,作為「進一步創新的種子」。

與一般訪問的習俗不同,莫迪在今次行程中沒有會見巴勒斯坦領導人。

在為期三天的旅程中,預計兩國至少簽訂七項合作協議。據報道,國防交易似乎是首要任務。近年來,以色列和印度在反恐和國土安全方面緊密合作。目前,印度是世界領先的國防裝備進口國,越來越多將以色列視為供應商。

(來源:和平之橋,2017年7月5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感恩印度對以色列的支持,禱告印度總理莫迪將繼續與以色列保持友好。

以色列與中印關係升級

以色列正與兩個亞洲國家建立強而有力的聯繫:一方面印度總理歷史性訪問以色列,另外以色列和中國完成自由貿易協定。

印度駐以色列大使卡普爾(Pavan Kapoor)在以色列和印度建交25周年紀念日接受採訪時,宣布印度總理將會歷史性訪問以色列。他的訪問標誌各級關係的提升。

在過去兩年中,兩國官員之間進行了兩次高調訪問。2015年,印度總統慕克吉訪問了以色列。2016年,以色列總統里夫林回訪印度。今年1月,總理莫迪還會見了農業部長,她正在印度完成兩國農業關係升級的協議。

大使卡普爾還談到開辦德里直航特拉維夫的計劃。目前,只有以色列航空經營從特拉維夫到孟買的直航。印度大使館正在與印度航空公司進行談判,以便開展兩國之間的直航。

目前,每年有35,000-40,000名以色列人到訪印度,反之亦然。兩國都有興趣大幅提高每年的遊客人數。

以色列政府近幾個星期討論與印度和中國的關係,以紀念與兩個區域巨頭建交25周年。

外交部亞洲及太平洋副主任索弗和亞洲部副司長沙格里爾向部長們介紹了兩國議程的核心問題。沙格里爾說,中國和以色列政府之間的平台非常好,中國有很大的動力與以色列經商。他還指出,兩國貿易額為110億美元,其中只有30億美元是出口。

(來源:Y Net News,2017年1月31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中國及印度成為物質上及屬靈上都支持以色列的國家。

印度基督徒賤民起革命 爭取平等公民權

印度天主教、新教及正教教會正聯合策劃大型遊行,為賤民爭取平等公民權利。是次遊行將於3月10日在新德里進行,預計會有20,000人參與,主要為基督徒賤民。

「賤民」(Dalit)是指在印度社會中「被踐踏」及「不可接觸」的一群。他們在社會上受嚴重歧視,許多職業受到限制,沒有政治權利及經濟地位。印度約2,500萬名基督徒中,至少有一半是賤民出身。

印度法例限制賤民接受教育及參與政府工作的權利,因此這次遊行其中一個重要目標,是爭取平等公民權利。發起單位宣言「我們有道德責任去對抗不公義。這將會是由印度基督徒賤民發起,有史以來其中一個最大的革命。」

印度全國有29個州政府,其中12個州政府贊成聯邦政府於福利及社會權利上平等對待不同宗教的公民。可是,聯邦政府擔心若給予基督徒賤民同等權利,將會導致大量印度教賤民改變信仰。

(來源:Union of Catholic Asian News,2016年2月,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基督徒賤民能成功爭取同等公民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