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以非法傳教活動 起訴15名宣教信徒

在2020年1月至7月間,有最少15名基督徒因在俄羅斯境內傳福音受罰。他們因觸犯2016年7月間,通過的《行政法》第5.26條而被起訴,被控「非法從事宣教活動」。

Anatoly Chendemerov在俄羅斯東南部伏爾加聯邦管區派發單張,寫道「你一定要重生!」,他因此被罰款六千盧布,相等於80美元。Sergey Krasnov於南部的Krasnodar市派發基督教報紙及新約聖經,被罰款五千盧布。南韓人Seo Jin Wook在伊熱夫斯克(Izhevsk)的私人住宅中跟約10人聚會,講述耶穌基督的福音,並告訴他們要再來和帶朋友再來。之後,他被罰款三萬盧布,並被驅逐出境。

關注宗教自由的人權組織Forum 18分析了法院紀錄,發現俄羅斯在2020年上半年最少有42項此類起訴,主要為基督徒和穆斯林。被檢控的基督徒大部分為浸信會和五旬宗教會成員,他們大多是因為在街頭派發宗教文獻,或與途人分享信仰,其他則因舉行未獲授權的活動,包括以宗教手法舉辦語言課堂而被起訴。大部分的案件以罰款六千至五萬盧布告終,當中只有3宗被判無罪釋放。被起訴的四名外國人中,有兩名被強行驅逐出境,他們在離境前被送往內政部外國人拘留中心。

禱告:求神打開福音的門戶,賜下禱告與佈道的火。

(來源:Evangelical FocusChristianity Today,2020年8月31和26日,Joshua Chung綜合編譯報導。)

 

 

土耳其迫使外籍基督徒離開 教會發展將受影響

國際無聲者之友 (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 估計,由去年至今,土耳其要求約50名已經在該國落地生根的外國基督新教徒離開或禁止他們離境後重返當地。

據中東關注團體Middle East Concern的研究人員表示,土耳其當局自去年起在一些準備離境的外國基督徒的護照上蓋上「編號N-28」的印章。根據官方解釋,遭蓋章護照的持有人他日若重返土耳其,須經所屬國家的大使館取得特殊許可,但事實上遭蓋章者都未能成功獲得許可,這變相禁止他們踏足土耳其。

受影響的外國基督徒部分已經在土耳其生活十多年,甚至數十年,在當地建立了家庭並置業,且在教會擔綱領導角色。部分人取消出國並向當局申請推翻有關決定,但行政法院不允許他們的代表律師取得土耳其情報部門的報告,他們希望向憲法法院提出上訴,甚至告上歐洲人權法院。

其中一名遭受禁令的基督徒是來自西班牙的Carlos Madrigal,他是伊斯坦堡基督教會基金會(Istanbul Protestant Church Foundation)的領袖,持有神職人員簽證,在當地生活超過19年。去年11月,他在機場準備離開時護照遭蓋章,於是取消行程並申請覆核當局的決定。他在6月接受訪問,指不清楚自己為何遭土耳其政府禁制。

嫁給土耳其人牧師並為其誕下三名子女的美國女子Joy Anna Subasigüller也在6月5日遭當局通知不獲給予家庭簽證。Subasigüller師母已在土耳其居住10年,孩子都是土耳其公民,她相信自己遭下逐客令是因為丈夫的基督教工作。

投身土耳其文化和宗教旅遊行業超過20年的德國人Hans-Jurgen Louven則在去年8月申請居留簽證續期時遭拒絕。他的工作一直獲得地方官員肯定,但在申請簽證續期被拒時同時獲告知須在10日內離開土耳其。

部分基督徒懷疑,當局是在調查美籍牧師布倫森(Andrew Brunson)期間,開始制訂一份外國基督徒黑名單。他們又留意到多名被蓋章基督徒均曾出席三個在當地舉辦的基督徒大會的其中一個,但沒有人因此而被控觸犯任何法例。布倫森被當局誣衊參與恐怖組職活動,在2016至2018年期間遭囚禁。

土耳其人口8千多萬,絕大多數均為伊斯蘭教徒,只有約1萬名基督新教徒和約170所教會,大部分為家庭教會,這些教會需要外國信徒提供正統神學訓練和資助。該國在關注宗教迫害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的2020全球守望名單排第36位。

禱告:願主在土耳其為信徒開道路,在壓迫中存堅忍和盼望。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20年8月2日,文奴編譯報導)

 

 

蘇丹廢除伊斯蘭叛教法

非洲伊斯蘭教國家蘇丹近日廢除生效卅餘載的叛教罪,受當地基督徒和國際社會歡迎,但同時引起國內極端穆斯林的抨擊和反彈。

叛教法於上世紀80年代隨伊斯蘭教法實施,任何離棄伊斯蘭教甚至改信別教的人,均可能遭判以石刑處死。一名懷孕女子Meriam Yahi Ibrahim曾在2014年被指叛教改信基督教,因而被判死刑,事件最終鬧至國際層面,才令她得以逃出生天。隨著極權的前總統巴希爾在去年因全國示威而倒台,新過渡政府矢言杜絕根深柢固的貪污問題,同時希望將蘇丹變成民主國家,廢除歧視婦孺和其他宗教的法例和處事方式。這項在上月中生效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法案》除了以禁止仇恨言論法取代叛教法外,也帶來其他改革,包括取消鞭笞、禁止對女性行割禮、容許非穆斯林喝酒,以及廢除女性要取得男性監護人同意才可帶同子女到外國的法規。

當地基督教界認為廢除有關法例是正面的一步,但表示基督徒仍然等待當局發還遭前任政府充公的財產。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副主席Anurima Bhargava讚揚蘇丹踏出重要和歷史性的步伐,同時促請當局繼續進行所需的立法改革,包括廢除褻瀆法和確保監管仇恨言論的法律符合國際人權標準,不損害宗教或信仰自由。激進穆斯林則在社交網站上撻伐政府,甚至呼籲對摒棄伊斯蘭教法的政府發動聖戰。在首都喀土穆、北喀土穆和恩圖曼等城市都有零星示威,示威者高叫和高舉「無教法,毋寧死」、「向世俗化說不」等口號。

南蘇丹在2011年從蘇丹共和國分裂出去後,蘇丹在巴希爾治下以更嚴厲方式解讀伊斯蘭教法,並只認可伊斯蘭文化和阿拉伯語言。此後,蘇丹政府騷擾當地基督徒的事情無日無之,包括拆毀教堂和充公用地,限制基督教文學和搜查書室,並拘捕基督徒以及驅逐外國信徒,甚至威脅他們的人身安全。關注基督徒受迫害情況的國際組織「敞開的門」曾將蘇丹評為世界上當基督徒最困難的國家第七位;美國國務院自1999年起將蘇丹列入特別關注國名單,指控其參與或容忍有系統、持續和惡劣的侵犯宗教自由行為,但已於去年底改列程度較為輕微的觀察名單。

禱告:願神掌管政府改革過程,除去信仰群體之間的仇恨。

 

(來源:CBN NewsMorning Star News,7月22和17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經歷伊斯蘭國佔領摧殘 伊拉克基督教城鎮現重建曙光

經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聖戰士大規模摧毀,伊拉克一個基督教小村莊終於踏上重建之路。

當伊斯蘭國聖戰士到達伊拉克北部的巴特亞那(Batnaya)時,基督教歷史遺跡讓他們感到異常憤怒。他們塗污教堂,砍掉雕像的頭,並砸碎所有宗教的象徵,執意剷除亞述王國時代的遺跡。

武裝分子在一座教堂寫上 :「十字架的奴隸,我們要殺絕你們。這是伊斯蘭的地土,你們不屬於這裡。」

伊斯蘭國被擊敗三年後,由基督教慈善組織Aid to the Church in Need(ACN)援助的大規模重建計劃將給巴特亞那帶來希望。

ACN將修復St Kyriakos教區教堂及毗鄰的聖母無原罪教堂(Chape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並會重建被夷平的St Oraha Dominican修道院和幼稚園。日間托兒中心將再次全面投入服務,照顧約125名兒童。

重建計劃還包括尼尼微省(Nineveh)平原約13個曾被伊斯蘭國佔領的基督教城鎮和村莊。ACN中東項目主任Andrzej Halemba神父稱該計劃是「為保障巴特亞那的未來而勇敢邁開的一步」。

他補充說:「即使形勢不太明朗,我們決心在當地注入希望,幫助基督徒留下來。我們的任務是隨時援助那些想重返家園的人。」

在重建鎮內公共設施的8個月期間,已經有約300人重返家園。教會領袖估計,將有數百名於過去幾年逃到鄰近市鎮和村落的民眾陸續歸回。

然而,由於這些村莊位於伊斯蘭國和聯軍交戰的前線,重建過程並不簡單。ACN表示:「那地滿布地雷,在開始重建前要進行大規模掃雷工作,因而延誤了進度。另外,伊斯蘭國的俘虜為了逃避轟炸,在地下大量挖掘隧道,這進一步妨礙了重建工作。」

設施的修復不容易,但對當地許多居民來說,要克服伊斯蘭國這些年來造成的精神創傷更不容易。「對許多基督徒來說,回歸意味著要克服被伊斯蘭國塗污基督徒房屋及強徵保護稅,被迫改信伊斯蘭教或命喪刀下等記憶。」

然而,隨著日子過去,相信計劃會吸引當地人重返家園。重新安置當地居民對恢復尼尼微省平原基督教的傳統尤關重要。

禱告:求主保守重建計劃,保護和醫治重返家園的居民。神是他們的保障、安慰與盼望!

(來源:CBN News,2020年2月28日, 林國祥編譯報導。)

 

 

2020年《全球守望名單》發佈 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面臨逼迫

每年1月下旬由敞開的門(Open Doors)發佈的「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簡稱WWL)列出全球受逼迫前50個最嚴峻的國家。與2019相比,前10名國家的唯一變化是蘇丹和厄立特里亞互換了第6和第7位。在蘇丹,儘管擔任了30多年的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被罷免,但到目前為止,全國基督徒的情况幾乎沒有改變。

73個國家顯示「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在全世界,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被衡量為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逼迫。綜觀前50個國家,壓力正在上升。有34個國家的逼迫水平達「甚高」,有2.6億基督徒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去年(2019)是29個國家。據估計,在23個未列入前50名的國家中,至少還有5,000萬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狀況。

WWL的制定是基於廣泛的調查和專家訪談,以及全球頭條事件人物的遭遇,例如巴基斯坦的Asia Bibi,終於擺脫了死亡威脅,於2019年5月在加拿大開始了新生活。

世界上兩個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國家,一個是印度,另一個是中國,分別面臨著「極度」和「甚高」逼迫,儘管呈現方式非常不同。

印度於去年首次進入前10名,今年仍不變。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的人民黨政府在2019年5月連任第二屆任期後,極端的印度民族主義有所增長。WWL的分析師今年至少記錄了447宗事件,而被殺基督徒比2019年少。

中國從去年的第27位上升到今年第23位。隨著新的法規在全國推行,不僅限制地下家庭教會,還限制國家認可的三自愛國運動和中國天主教愛國協會的教會。因為公共領域禁止宗教,使得一些老師和醫務人員受到壓力要簽署文件說他們沒有宗教信仰。在某些地區,老年人被告知,如果他們不放棄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他們的養老金將被削減。這一切都是在通過人臉識別和其他技術進行越來越普遍的監控背景下發生的。

在某些國家是政府給基督徒施加壓力,有時還施加暴力。在中東、東南亞、東非和薩赫勒地區,是其他勢力使基督徒的生命沒有保障。特別是在薩赫勒地區,伊斯蘭激進分子的崛起不僅對基督徒,而且對該地區的國家和政府的存在,甚至對世界其他地區都構成了挑戰。

敞開的門國際行政總裁Dan Ole Shani說:「自1992年,敞開的門一直關注世界各地因信仰而遭受逼迫的基督徒困境。從2002年的WWL開始,北韓一直被列為最惡劣的國家。今年阿富汗是緊隨其後的第2名,然後是索馬里。今年前10位的變化不大,包括利比亞和葉門等受衝突困擾的國家。另外,由於來自家庭、同事、社區、警察、法律制度和國家結構的壓力和暴力加劇,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的國家數目有所增加。」

至於第6位的厄立特里亞,因為「宗教自由繼續被剝奪」,聯合國於2019年5月聽說有數百名基督徒面臨拘留。6月,政府突然關閉了全部22所天主教經營的診所,並逮捕了5名東正教神父。8月,厄立特里亞的東正教宗主教(於2007年被政府軟禁)被親政府的主教指控為異端而被逐出自己的教會。

從撒哈拉以南非洲到斯里蘭卡,基督徒承受著高度壓力:

  • 斯里蘭卡在復活節主日有三座教堂和旅館遭受襲擊,釀成250多人喪生,其中包括45名兒童;超過500人受傷。
  • 在菲律賓南部霍洛島一個村莊的天主堂,20人遭炸彈炸死。
  • 在中國,國家認可的和「地下」教會至少在23個省受到侵擾或關閉。在新疆,已知至少有一所國家認可的教會,要求聚會者排隊進行人臉識別檢查。
  • 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暴力的伊斯蘭激進分子殺害了教會領袖,綁架家人以勒索贖金,並燒毀了教堂和學校。
  • 在埃及,恐怖分子襲擊了一輛前往參觀修道院的公共汽車,造成7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襲擊發生的同一地點,約近18個月前,有28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當時蒙面槍手向他們的車輛開火。
  • 在伊朗,有194名基督徒被捕,其中114人在2018年聖誕節前一週被捕;9個城市的幾個家庭教會遭突襲搜查。

 

(KRT訊)

新聞來源:敞開的門

禱告:求主為受逼迫的信徒開道路,轉化當地屬靈氛圍;願信徒在患難中持守信心和盼望,見證主的慈愛和美善。

 

 

 

逾百所教會2018年被關閉 51所經調查後獲准重開

在緬甸,佤邦聯合軍(UWSA)2018年9月關閉東部逾百所教會,當時有至少10座教堂建築物遭毀壞,200多名基督徒被扣押,經審問後獲釋 。在調查教會信眾及聚會內容14 個月後,聯合軍於2019年12月宣布允許位於撣邦北部51所浸信會教會重開。重新開放的教會位於Panghsang、Hopang和Namphan等鎮。有關官員表示,其他教會的審查工作仍在進行中。

撣邦北部城鎮臘戍(Lashio)的佤邦聯合軍聯絡處負責人Nyi Rang受訪時表示:「我們關閉教會是因為裡面一些工作人員是極端分子。另外,在一些只有幾座民房的地方,卻建有很多教堂,引起了當地族裔社羣之間的分爭。」

拉祜浸信會秘書長Lazarus牧師表示,教會人士並非「極端分子」。他說:「我不認為教會和宗教活動會造成問題和分裂,因為我們有不同族裔的教會,有佤族、克欽族、拉祜族、阿赫卡族和傈僳族等。聯合軍關閉教會或許另有原因。」

與中國接壤的佤族地區,大多數居民敬拜名為Nats的偶像,但拉祜族、阿赫卡族、克欽族、傈僳族和一些佤族人都是信奉基督,該區也有一些佛教徒。

佤族聯合軍是緬甸最大的民族武裝組織,估計有3萬名軍人。領導者接受共產主義思想,這與長期身處中國邊境有關。

Lazarus表示:「我們很高興,並很感謝佤族聯合軍讓教會重開,希望仍被關閉的教會也得以重新開放。」

拉祜浸信會在2018年9月25日發表聲明,證實月初有至少10所教會被關閉,其中6所隸屬克欽浸信會,並指一些遭佤族聯合軍拘留的學生被迫加入軍隊。

佤族聯合軍在2018年9月13日發表的新聞稿中表示,1992年後興建的教堂並未獲領導者許可,因此會被關閉或拆毀。聯合軍亦在其電視節目中表示,一些宗教領袖因違反「禁止外國人於佤族管轄區域擔任宗教領袖」的法規而遭逮捕和審問。

基督教領袖表示武裝分子大多信奉部落宗教,他們試圖阻礙基督教的傳播。

緬甸有八成人口為佛教徒,一成基督徒。在「敞開的門」(Open Doors) 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中排名第18位。

禱告:願神堅固緬甸教會的信心,在壓迫中持守堅忍和良善,見證神的信實和大能。

(來源: Morning Star News, 2019年12月20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印度查謨和克什米爾邦失自治權 基督徒大受壓迫

8月5日,印度政府廢除了自1949年授予查謨(Jammu)和克什米爾邦(Kashmir)特殊地位的憲法第370條和第35A條。在取消該地區自治權後,政府採取的保安措施使基督教群體幾乎無法聚會。

政府切斷了所有通訊和互聯網網絡,更實施宵禁以防止反對該措施的示威行動。當局頒佈的《刑事訴訟法》第144條,從8月5日起於查謨和克什米爾首府斯利那加(Srinigar)正式生效,並從11月9日起於查謨實施,禁止任何4人或以上的集會,違例者將以暴亂罪檢控。

消息人士指,除了數千名被派往該區的警衛部隊,印度教極端分子也利用該條例阻止基督徒聚集敬拜。11月10日,查謨Ranbir SinghPora地區的牧師Mohan Lal Kaith在一名會眾家中主持崇拜時,被警方根據第144條例拘留。他指在11月10-11日被拘留期間,警方於日間威脅和恐嚇他,每天晚上6時把他釋放。

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前查謨和克什米爾邦的基督徒人口為0.28%,穆斯林佔68.3%,印度教徒佔1,250萬總人口的28.4%。自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政府廢除查謨和克什米爾邦的自治地位以來,該區被劃分為兩個聯合領土——西部的查謨和克什米爾,以及東部的拉達克(從10月31日起生效)。

旁遮普邦(Punjab)的牧師Vishnu Dev向晨星新聞透露:「眾宣教士和牧師在查謨和克什米爾地區的服侍一直很困難,但政府廢除第370條這最新舉動激起了伊斯蘭社群的憤怒。消息人士指,伊斯蘭克什米爾分離主義分子及其他伊斯蘭極端分子威嚇和攻擊平民,希望以製造混亂來回應聯邦政府的鎮壓,基督徒正被暴力引起的恐懼籠罩。」

政府切斷所有通訊線路,並軟禁政治領導人,試圖阻止反對派不時爆發的抗議活動。該區的互聯網服務已中斷超過105天。在斯利那加的湯瑪斯牧師說,他的電話號碼被政府官員竊聽。「我現在不能作太多電話通訊,加上互聯網絡受限制,電郵通訊也很困難,因為只有一個政府網吧開放。」

10月6日,在查謨的朱厄爾地區(Jewel),牧師Packiya Raj於家庭教會的禮拜儀式中被兩名印度教民族主義者捉走並帶到鄰近村莊,被查問及毆打,造成耳膜破損。Raj說:「 他們反覆向我提問:『在查謨還有多少像你這樣的人?你在這裡有多少信徒?你在印度教徒的屋裡幹什麼?你的信徒和牧師在哪裡?告訴我們他們的地址。』他們一邊問一邊打我,之後把我留在Domala警察局……警員沒有幫助我,他們說祈禱應該在教堂進行,而不應在家裡。還說這是我的錯,因為我到了別人家,惹怒當地的人。」

據信仰自由監察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印度排名第10位。該國2013年的排名為第31位,但自2014年人民黨莫迪執政以來,基督徒信仰自由每況愈下。

(來源: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11月2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萬軍耶和華在印度為信徒開道路,伸手顯大能;信徒在患難中仍堅心倚靠祂而行善,拓展神國。

 

 

墨西哥牧師在講壇上 被近距離槍擊身亡

在墨西哥針對信仰領袖的暴力陰霾籠罩下中,牧師Alfrery Líctor Cruz Canseco在主日崇拜中被槍殺。他當時於瓦哈卡市的Tlalixtac de Cabrera鎮Fraternidad Cristiana教會講道。據《基督郵報》報導,他被近距離槍擊,隨後死亡。

監察組織國際無聲者之友(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簡稱CSW)主席Merwyn Thomas說:「我們向Cruz Canseco牧師的家庭和會眾致以深切慰問。他在講壇被瞄準擊殺,實在令人震驚。」

該名攻擊者並無企圖向其他人開槍,會眾亦成功阻止他逃脫,使其最後被捕。牧師在送往醫院途中證實不治,遺下妻子及兒女。Canseco牧師離世前,該區已有幾位信仰領袖受襲。曾經營古巴移民庇護所的Aarón Méndez Ruiz牧師,在月初被劫持。Thomas說:「我們持續關注Méndez Ruiz牧師的狀況,並促請墨西哥政府竭盡全力確保他能安全歸回,調查所有同類案件及拘捕有關人等。」

CSW相信這幾次的襲擊由犯罪組織在背後策劃,其動機未明。墨西哥天主教多媒體中心主任Sergio Omar Sotelo Aguilar向《今日美國報》表示:「即使沒有戰爭在我國發生,我們卻是有著最多神職人員被謀殺的國家。」自2012年以來,墨西哥最少有26名神父被殺。很多人認為在墨西哥當天主教神職人員是世上最危險的工作。

Thomas說:「我們呼籲國際團體聯繫墨西哥政府,共同處理相關問題,並認可宗教領袖的角色,不僅視他們為提倡和平、公義、正直而發聲的一群,更視他們為人權擁護者。」

墨西哥因暴力事件多發而聞名,在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 USA)全球守望名單排第39位。敞開的門說:「由於政府未能有效打擊暴力問題,部份基督徒迫不得已自行採取安全策略,以保護自己免受逼害,包括連繫犯罪組織的領袖。」

「有組織罪案主要以神父及牧師為目標,而當地當權者透過罰款、剝奪基本社會服務及監禁來逼害基督徒。格雷羅州檢察長曾錯誤地暗指神職人員參與犯罪活動,導致宗教張力升溫。」

(來源: ChristianHeadlines,2019年8月21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的公義在墨西哥彰顯,粉碎當地的黑暗勢力,轉化屬靈氛圍。

 

 

美研究中心十年分析報告指出 全球宗教自由持續惡化

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的一份十年分析報告指出:由中國至歐洲,中東至美國,宗教迫害正在攀升並且變得普遍,尤其針對世上最常被攻擊的宗教群體——基督徒。這是全球信仰領袖已知的事實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發放的一份全面分析報告,對少數宗教群體的敵意橫跨歷史長久的戰爭之地中東、北非至歐洲及美洲。研究人員指出,由2007至2017年,基督徒群體每年所承受的敵擋比其他信仰群體為多。2017年,基督徒在143個國家遭受侵擾,雖然情況較2016年少,卻明顯高過以往的記錄。

基於以往的報告,研究中心分析了每年的轉變,近期報告提供了一幅全球宗教自由在十年間下降的圖畫,說明需要更強的政治行動去抑制下跌的趨勢。

穆斯林是第二大受迫害的信仰群體,在2017年於140個國家中受政治或社會迫害。雖然猶太教徒人口(1400萬)明顯比基督教(23億人)及穆斯林(18億人)少,卻於87個國家受迫害,成為第三大受迫害群體。

研究人員說:「在2007至2017過去10年,全世界的政府在宗教上實施的限制都顯著增加了,包括法律規條、政策、國家官員的行動,以限制宗教思想及信仰實踐。而社會上敵視宗教的行為,包括暴力及個人、組織或群體作出的侵擾,自2007年起都有所增加。」最近的數據指出,有52個政府,高於每4個就有1個,實施「強力」或「非常強力」的宗教限制,這數字在2007年為40個。

一些人口多的國家如中國、印尼及俄羅斯的受迫害情況最為嚴重,而基督徒是最大的目標。以中國為例,現已加緊實施拘留及驅逐基督徒宣教士出境。在剛過去一年,美國國務院、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及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均指出,中國侵犯宗教自由的種種行動,由關閉數百間教會,禁止網上購買聖經,以至拘禁二百萬維吾爾族穆斯林。

對宗教的限制及侵擾等情況,處處都在攀升。當中以歐洲的升幅最大,在過去十年間增加了一倍,如禁止傳教,領人改變宗教,行割禮等。在2007年,歐洲有5個國家對穿著宗教服飾及佩戴宗教象徵物實施限制。十年後,20個歐洲國家已立法限制。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Sam Brownback於7月15日在華府舉辦了第二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以強化國際間對維護宗教自由的承諾。Brownback表示:「我們希望看見一個全球草根階層的宗教自由運動。我們期望不同的信仰群體能團結起來並支持彼此的宗教自由。」

研究顯示,美國在所有範疇中對宗教的限制和迫害是最少的。儘管如此,在2007年至2017年間,美國對宗教活動的限制及個人或社會組織對宗教的敵視亦大大增加。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7月15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的靈與道剛強受迫害的信徒;在患難中仍能持守信仰,活出美好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