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與外星人共存?-【創造問答】專欄

有些人說,經上既未明言外星人不存在,那麼,不排除神也有創造外星人。這等說法,顯然有點牽強。不管如何,我們不應以未見聖經曾否定為由,便推論它默認有外星人存在。再者,在宇宙的某個角落,倘若真的有其他高等智慧生物,如人一般擁有意識、感情和道德判斷力,那麼人類就不是特別地按神形象被造;我們在宇宙中所享的超然地位,亦需重新定義;同時,救贖福音的貴重性於無形中亦大打折扣。

聖經清楚表明,整個受造世界在罪的轄制下,一直嘆息勞苦直到如今。「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羅8:21-22)自從始祖亞當犯罪墮落後,整個宇宙同受咒詛。如果神不是打算毀滅天地一切,神何必特別預備新天新地呢?「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啟21:1)假若世間真有外星人,他們既不是第一個人類亞當的後嗣,卻要同來承擔亞當受咒詛的影響,豈不是對這些外星人很不公平嗎?

基督道成肉身降世,不僅要救贖人類,還要救贖整個受造界。「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歌羅西書1:20)

只不過,基督在各各他捨命救贖的人類對象,乃是基督的「至近親屬」,亦即是屬亞當血緣上的後裔。「必有一位救贖主,來到錫安雅各族中轉離過犯的人那裡,這是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59:20)這些被救贖的對象顯然不包括假想中的任何外星人在內。那麼這些外星人也算是挺無奈的,因著一個不相干的咒詛,竟遭牽連;與此同時,又因他們並非亞當後裔,而被排除在救恩之外?

有人隨即天馬行空地推想,就那些無辜受累的外星人來說,基督會否為著他們的緣故而在其他星球重複犧牲受死呢?但經上曾經多番明言,指出祂的寶貴捨命,只此一次而已:「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著。」(羅馬書6:10)「因基督也曾一次為罪受苦,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彼前3:18)

再者,聖經一貫地強調應奉行一夫一妻制,而普世教會被形容為基督的新婦;基督倘若四出進行代贖,祂在宇宙之間,豈不變成擁有諸多新婦?

聖經清楚明言,基督的捨身受死,純為人類子孫而設:「他並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希伯來書2:16)救贖計劃既連墮落天使也不包括在內,遑論其他莫名其妙的外星生物。


「創造問答」為常見的關於創造的問題提供解答,分享最新的創造科學資訊,見證聖經是創造者真實可靠的話語。歡迎電郵發問ask@creation.hk,或瀏覽香港創造科學資源事工網站

 

 

(十五)國度企業——榮耀的領域 -【無限商機】專欄

身為商業界的一份子,這世界是向我們敞開的,我相信在耶穌基督再來以前,神要在各行各業中見證祂自己。耶穌的寶血必要深深地穿透人類生活的每個層面,正如罪已滲透了這世界一般。基督的救贖包含了一切,連企業金融也在其中!

國度企業與世俗企業之間的主要差異是什麼呢?首先,企業需要建立在基督,也就是磐石上,即是企業界也與基督和好了。因此,一個與基督和好的企業在神的國度裡是有一席之地的。透過耶穌所流的寶血,它也蒙了救贖,但這只能因著對祂的信心才得以進入。職場是一個國家的命脈,由神所造,為了它的維持與成長。工作理當要充滿喜樂、創造力,並且是豐盛多產的!

然而,還有另一方面能區分國度企業與世俗企業的不同,那就是榮耀的領域!這個層次對基督徒企業家來說,應當要視為平常,我需要學會這件事,因為主在我們的公司「亞法培」帶領我們歷經了各樣的狀況。

我們公司屬於塑膠工業,生產大型儲物袋。我們引進了這款儲藏青貯飼料的方法,立刻就主導了整個市場。然而有一年我們經歷了一個極大的問題。產品從12月開始生產,將近4月底的時候,我們已經生產數十萬個儲物袋了,價值數百萬元。現在這批貨正準備要運出去,我弟弟卻跑來找我,當時他是公司的總經理。他面帶憂色:「剛納,我想我們『亞法培』已經走到窮途末路了。」

他解釋過去這5個月來所生產的袋子,全都出了毛病。在加工生產的過程中,塑膠分子發生問題,結果並非製造出兩頁塑膠片的袋子,而是砌在一起形成單頁的塑膠片。直到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我們有超過一千個貨盤準備出貨,卻沒有一個是能夠使用的!那一週來自全歐洲的專家都被找來了,可是沒有人想得出辦法來。我們的產品全數成了廢物,這些瑕疵袋只能作回收。

「亞法培」無法承受這樣大的損失,且也絕無法再重回市場。我召集全家人,將這消息告知大家。接著我們決定藉著禱告把目前的處境呈到主面前,然後聆聽聖靈的聲音。雅斯特說:「假如耶穌能把水變為酒,那麼塑膠袋不成問題的!」我認為如果我們擁有芥菜種那樣大的信心,就能夠命令這座困難的山自己舉起,並且投入海裡。因此我們都同意了,我們不接受這個難題,即便它是個事實。我們要接受解決辦法。

就在我們結束的時候,電話響了。有人從倫敦打來。「聽著,」他說道,「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有話要給你。你必須向那看不見的發話。」他的話真是給了我一擊。我們大大地讚美主,感謝祂垂聽了我們禱告!那通電話再次向我們保證了祂的慈愛,我感受到肉體承受重擔的壓力離去了。

我們一致同意經我們禱告以後,連一小片被封住的塑膠片都不容許存留。第二天晚上,當我們手牽著手站在工場上時,貨盤占滿了整個場地!從自然界的眼睛看來,那真是令人無法承受。有一會兒,我們站立,為了主的信實和憐憫讚美祂。接著我用最大的聲音呼喊:「天和地啊,你們聽著!誰是『亞法培』的主呢?祂的名是耶穌!奉耶穌的名,我命令所有的塑膠分子都恢復原狀!」我們一邊方言禱告,一邊按手在每一個貨盤上,三個小時後我們結束了。於是我們回家,工作已經結束了。

星期一早上,我弟弟交代工廠全體員工打開所有箱子,察看裡頭的貨品。榮耀歸與神,沒有一個袋子是被封住的!我們所事奉的真是一位全能神!當我們將生命的每一方面都交給祂時,這就是不可見變為可見的榮耀因素。我們與祂同行時,會有一種喜樂帶領我們走過,而祂在所行的每一件事上都是卓越非凡的,那就是世俗企業與獻給主的企業之間的差異。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

神的拯救藍圖:外邦人令猶太人歸主

已成立逾200年的基督徒關懷猶太人使團的香港分會(CMJ HK)於2月13日假香港城市大學田家炳演講廳舉辦「直到主來:猶太人歸主與教會復興」講座,由夏達華研道中心總幹事黃德光傳道、以色列CMJ歷史傳承中心總監艾亞倫牧師(Rev Aaron Eime)和以色列CMJ負責人Garth Gilmour博士分享,從考古、希伯來文學及猶太歷史角度剖析聖經羅馬書11章12-15節,提醒會眾作為外邦人信徒的最終目標,是將神的福音傳回以色列。

黃德光傳道透過展示位於希臘、羅馬及耶路撒冷等地的歷史古蹟照片,引導會眾再思使徒保羅的生平。保羅明白許多神的計劃與奧秘,其中有些甚至無法用言語表述(哥林多後書12:7-8)。「例如按着神的時間,若司提反不是在保羅蒙召前殉道,保羅便不會深切反省自己,甚至自稱是『罪人中的罪魁』(提摩太前書1:15)。」講座的中心經文(羅馬書11:12-15)正是由使徒保羅所寫,保羅的生平和洞見,或者有助我們了解神拯救世人的策略 —— 讓外邦人和猶太人一同歸主經歷復興。

艾亞倫牧師以2月舉辦的南韓冬季奧運會作引言,指出保羅在羅馬書亦以運動為喻:「他們(猶太人)失腳是要他們(外邦人)跌倒嗎?斷乎不是!」(羅馬書11:11)這節經文加入了賽跑的意境,可以想像有人在賽跑時跌倒後,不會就此停下,但會繼續跌跌撞撞地緩緩前進。艾亞倫接着解釋:「神仍在工作,猶太人並未被棄絕(羅馬書11:1),只是他們跌倒了,便走得比較慢。」猶太人失腳跌倒,使外邦人從猶太人手上傳承了聖經律法、宗教傳統和神的祝福,艾亞倫提議會眾也不要放棄這場信心賽跑,好讓福音最終能有機會再次由外邦人傳到猶太人中間。

Garth Gilmour博士再次引用羅馬書11:11,解釋保羅當時書寫的歷史背景。當時尼祿王將所有猶太人趕離羅馬,羅馬教會變成了只有外邦人的教會。於是羅馬教會的人們便遇到試探,以為神已放棄了猶太人,教會不再需要猶太人。所以保羅需要記下這節經文以正視聽。因著猶太人的過犯,救恩反而臨到外邦人,為要激動猶太人發奮。「若他們(猶太人)被丟棄,天下(外邦人)就得與神和好;他們(猶太人)被收納,豈不是死而復生嗎?」(羅馬書11:15)這節經文明確反映保羅並未放棄猶太人,而且他看見神對這個世界的救贖計劃包括猶太人在內,當猶太人得着救恩(「被收納」),對全世界而言正好代表着「死而復生」——因為福音遍傳「先是猶太人」,然後才到外邦人。Dr. Gilmour向會眾呼籲,「若大家想看到自己的國家,甚至全世界復興,便應向神呼求拯救猶太人。我希望看到這一天來到。」事實上這事已經正在發生:他觀察到自1948年以色列復國後,世界各地猶太人信主人數急劇增長,以色列境內在1948年只有4個猶太基督徒團契,今天這個數字已經增至265個。

(記者潘意韻報道)

(四)個人命定與民族命定的相遇 -【荒年中的恩寵-在關鍵時代重讀約瑟故事】專欄

這本書是有關約瑟的故事,可能這時你會問:為什麼將他的故事與神的立約扯上關係呢?甚至扯到復活!是不是偏離了主題?我認為當你明白亞伯拉罕之約,才會更深明白約瑟的故事,而不是僅視之為職場見證,夢想家的迂迴曲折人生,悲歡離合的家族恩怨史,或充滿戲劇張力的成功人物傳記。

我們的信仰很多時候是以個人屬靈生命和道德倫理為重心,閱讀聖經時,容易傾向從故事中找出相關的教訓,於是讀到約瑟的故事時,較為注重他的生命素質,例如:怎樣抗拒主母的誘惑,怎樣盡忠職守,怎樣寬恕哥哥。約瑟無疑是聖徒的典範,這都不是錯的,但欠缺了宏觀,約瑟的故事僅僅是一個古代以色列青年的生平傳記,卻沒超越他的個人故事,看出一個宏大的故事。

今時今日,人們不多思想世界大事,對了解大圖畫感到不耐煩,因為這需要專注力去理解和消化,而那些事件與自己的世界相距太遠,好像沒有關係,對自己又有何好處呢?相反,對人物的故事卻很有閱讀胃口,不費精神,饒有趣味,甚至容易消化,某程度上能幫助自己反思自己的人生和生活。不要誤會我反對個人經歷,我自己就很喜歡讀和寫個人故事。但我們唯有看到世界的大圖畫,才更明白自己的當前處境。同樣地,讀約瑟的故事,不僅要看到他的為人和遭遇,更要從經文裡發現他的人生在神對萬民的計劃中如何起關鍵作用。沒有大圖畫,你仍可從他的故事裡找到很好的屬靈教訓,但深度不夠,以致錯過了更重要的啟示。

在神的計劃裡,約瑟不是為救自己,也是為救家族;但又不只是為救家族,也是為了一個民族的存留;但又不只是為一個民族,也是為世人,因為耶穌是從雅各的兒子猶大的家族而出的。如何進入個人命定,這是今天很熱門的話題,神的救贖計劃雖然從個人開始,但不強調這是個人的事情,個人的遭遇在救恩的歷史長河裡都有其獨特位置。個人的命定,是與家族、國家、民族、世人的命定互相扣著。你想知道自己的命定,就要知道家族、國家、民族、世人的命定,沒有大圖畫,你如何知道自己當站在哪裡呢?別以為有了呼召便可,有了使命便可,有了人生目標便可,你如何走這旅程,如何在每個決定上都是與主同行,而不是只做好自己的事,很在乎你心中有沒有神的大圖畫。特別是未來的日子,我相信整個世界的震動會異常劇烈,神的僕人再不能只關注自己的使命,而不去求問神對列國的心意,因為沒有大圖畫,「天路」是會走偏的。

人若只想著自己,遭遇任何事都是想到自己的禍福,那麼面對苦難時,就看不出超越性的意義。這樣的人到了自身的力量不能支持他求生時,就會輕易放棄自己的使命,甚至是生命。為什麼神會容許苦難發生,或是讓義人受苦?這問題在聖經裡沒有明確的簡單答案。但約瑟的故事透露了受苦的意義,他沒有因悲慘遭遇而怨天尤人,反而得醫治,在他命定的位置上,承受雙份的福。他知道,雖然人的意思是害他,但神的意思是藉他使家族得以存留。雖然個人受了不該受的苦,但試驗過後,整個家族因他配合神的計劃而得以存活下去,下到埃及時是七十人,四百多年後出埃及時,已是幾百萬人口的民族,到外邦人因信而進入神的國的時期,有數之不盡的人得了新的生命。

這驚世的救恩計劃,其中一個關鍵進程,就是在約瑟的人生中發生的。他未必預計到二十一世紀的福音爆炸 但因相信神的應許,在苦難中找到值得活下去的原因。神要藉他救很多人,而他要在神所命定的時間,進入命定的位置,以致在荒年得恩寵,能夠完成神的計劃。恩寵不是為自己,而是為神的榮耀計劃。未來的日子肯定有苦難,我們需要比幸福人生、財務富足等更大的應許才能走下去,所以在細說約瑟的生平故事前,我首先要提到復活的應許,即使很多人認為不太有趣,又沒實際建議。但記住,到了最艱難的日子,只有完全相信神的應許,才能保守你的生命。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