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dom LIFE】年少失足 身陷囹圄 超自然經歷神成Rapper牧師

Bosco現在是溫哥華一間教會的牧師,同時他有另一個特別身份——Rapper(說唱歌手)。從監獄中經歷神超自然的呼召,Bosco現在立志要用音樂服事年青人。近期Bosco再次踏足香港,他感嘆,神要使香港人從屬靈的監牢中得釋放,得著豐盛生命。

夢想走上演藝之路

Bosco在香港出生,12歲隨家人移民溫哥華,中學時《古惑仔》這套電影在華人中很流行,Bosco學校中的黑社會勢力開始成長。「我被這些人影響,在高中開始玩樂的生活態度,食煙飲酒吸大麻『啪丸仔』去rave party(狂野派對),走一條不正經的路。」

在生活無方向的時候,Bosco認識了一些香港藝人的子女,其實他從小就對唱歌演戲很有興趣,他們建議他試下走演藝的道路。「當我開始學習唱歌,鍛煉身體,我的生命是改變了的。那時我還未信主,但有一個很強的信念,我的房間有支『咪』,當我不想去鍛煉身體時,我看著那支『咪』,就記得自己有夢想,於是就算下大雨都會出去跑步。」2002年,在溫哥華舉辦的一個hip hop(嘻哈)大格鬥中,Bosco以一首原創歌曲贏得冠軍。後來他組成了自己的樂隊,由於當時在華人中沒有太多hip hop音樂,他們的樂隊在亞洲市場是很新鮮的嘗試,更有台灣的唱片公司想與他們簽約。然而就在這段時間,Bosco做了人生一個很錯的決定。

.Bosco以一首原創歌曲贏得冠軍
.Bosco以一首原創歌曲贏得冠軍

失足面臨牢獄之災

Bosco將父母的房子借給以前的黑社會朋友使用,而他們利用這間屋製造了一單綁架案。那時候Bosco全心想著做音樂的事,並沒有太注意這些朋友用他的房子做什麼,但萬萬沒有料到後來演變成涉及人命的罪案。「我開始並不知道這件事很嚴重,直到我被警察拘捕,受到起訴,才知道我做了一個這麼錯的決定,將我的整個人生都改變了。」

Bosco經歷了2年9個月的官司,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最後結果卻是敗訴。「我非常清楚記得當日情形,法官敲錘宣布,你未必是主謀,但因為你不為正義站出來以及向犯罪說不,將房子借給人,讓整件事得以發生,所以你要擔當與他們同樣甚至是更高的懲罰。」法官宣判Bosco的刑期是12年,而同犯是6年。「那一刻我是呆掉了,如同拍戲一樣,敲錘之後我周圍空間都變成慢動作,接著我不斷出冷汗,我的頭慢動作地轉向後面,看到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驚呼。那一刻,我知道我將要進入一個不同的世界」。

監獄生活非常辛苦,充斥著負能量、怒氣、憎恨、打架,甚至毒品,Bosco在這樣的環境覺得很不平安。監獄中有一間很小的教會,Bosco開始嘗試在教會中尋求信仰,讀聖經。然而他在監獄度過的第一個生日,卻發現了當時的女朋友有外遇。「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因為我事業,自由,金錢和朋友都沒有了,我當時唯一抓住的就是與這個女朋友的關係。」Bosco的內心世界崩潰了,他進入了一個抑鬱狀態,不吃飯不出房門。

獄中與神超自然相遇

在Bosco人生最低潮時,一個夏天的夜晚,發生了一件事,完全改變他的生命。當時天氣很熱,在監獄操場周圍很多蚊子和青蛙在叫,很多人在講粗口,Bosco心情很煩躁。他的獄中朋友來探望他,邀請他一起坐在操場旁邊的木凳閉眼禱告。開始時Bosco都是心不在焉,但5-10分鐘後,Bosco突然有感動在心中對神說,好,我順服,我知道人生中想控制的事情都沒有成功的,我交給你。

「突然之間,我聽到身邊所有聲音都消失了,青蛙,蚊子的叫聲,人聲全都靜了。我覺得很奇怪,一睜開眼就看見天上有一道光,那道光越來越近,『砰』一聲落在我面前。那一刻我想尖叫,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是UFO嗎?但我不能叫不能動,那道光又『砰』一下進入了我的身體,我有少少觸電的感覺。然後我閉上了眼,我感覺自己漂浮在太空,身後有人抱著我。然後我聽到一把聲音對我說:『Do not be afraid, I am your Lord, and I will rescue you.』 聲音很安詳,當時我立刻就相信了他,突然心中有種平安湧出,散發到全身,我一生從未試過這樣的平安。我感覺身體慢慢飄下來,就睜開眼,全部東西都變回正常,所有聲音重新出現。」Bosco的朋友這時剛好結束禱告。在Bosco開口之前,他說:「嘩,Bos, 你感覺到剛剛發生什麼事嗎?耶穌好像就在我們面前。」Bosco聽到後很震驚,原來不是自己瘋了,剛剛發生的事情是真實的!「我的生命從那一刻開始改變了。」Bosco說。

.Bosco Poon(B.O.Z)
.Bosco Poon(B.O.Z)

獄中成為神的僕人

雖然監獄的環境還是一樣,Bosco開始慢慢放下執著,真實地尋求與神的關係,他還成為了監獄教會中的員工。「我的工作從洗廁所掃地開始,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轉變,我原本是要做歌手的,我開始在這些經歷中學懂耶穌的教導,他來到世界是為了服事我們。」Bosco又開始讀一個心理輔導課程,為其他囚犯做心理輔導。他發現原來不止自己,很多年輕人進到監獄後,女朋友老婆都曾經背叛他們。因為自身的經歷,Bosco可以幫助他們。慢慢地,Bosco得到監獄中工作人員、獄警對他的信任,他甚至可以去『獄中獄』探訪犯人。(註:「獄中獄」是為監獄中犯事的犯人而設的,其中的犯人基本上全日被鎖住。)「每次去探訪,我都要除盡身上的衣服,被人搜身,這是一個有些羞辱的過程,沒有人喜歡。之後獄警還會問長問短,例如問我是否帶毒品進去。」Bosco回憶,有幾次去見囚犯,他們都用懷疑的眼光看他,以為他是警察假扮的,想去盤問他們拿證供。「有個囚犯曾問我,你做這件事得到什麼好處?為何要為我禱告?你一定是內鬼。我怎麼解釋都沒有用,後來他還趕我走。當門關上一刻,我火氣就上來了,我經過這麼多屈辱來見你,你竟然這麼對我,後面兩個獄警也拿著槍對著我。那一刻,我明白了原來這就是耶穌的感受。他來到世界是為了拯救世人,怎知所有人不喜歡他,指責他,釘他十字架。我開始明白,原來跟隨耶穌走的路是這樣的。當晚回到我的房間,我問自己,我能否每日背起十架跟隨耶穌?掙扎了一晚後,我回應神說,我要跟從祂。」

.Bosco為年青人施洗
.Bosco為年青人施洗

走入更深的呼召

經歷了4年的監獄生活,Bosco因為表現良好,得到了日間假釋,可以在外面繼續完成餘下8年的刑期。「我剛出來時很有抱負,我有4年的鍛煉,現在可以出來闖天下了。神就用接下來的4年繼續打磨我。」Bosco嘗試去不同夜總會和酒吧服事人,但他發覺自己未夠強壯,其中有很多誘惑,於是他停止服事,神就叫他回到教會做傳道、管理教會的工作。他相信神的訓練是有原因的,從小他對樂壇和演藝都有很強烈的熱忱。在這個領域,一定有不少黑暗力量和引誘,神就訓練他,預備將來可以在藝人的競技場將祂的光散發出來。「我對年青人特別有負擔,尤其是亞洲人。神呼召我用音樂和創意的方式去將神的話語和文化帶給更多人。最近神也不斷催促我創作更多中文音樂,我相信是神在一步步帶領我走這方向。」

.Bosco最新廣東作品《飛》
.Bosco最新廣東作品《飛》

(記者莫嵐報導)

比爾‧海波斯不當行為指控可信 教會宜訂立新政策阻不當行為

美國芝加哥柳溪社區教會前主任牧師比爾‧海波斯(Bill Hybels)去年三月被媒體揭發有性騷擾及不當行為後提早退休,教會委任獨立諮詢小組開始調查。最近,調查得出的結論,認為針對海波斯的指控是可信的,並建議柳溪社區教會訂立書面政策及程序解決不當行為。

獨立調查為期六個月,根據對海波斯、柳溪社區教會和柳溪協會(Willow Creek Association)提出的指控作出調查,今年二月底發表長達17頁的報告。四人獨立諮詢小組進行訪談、約談和資訊科技取證後,發現對海波斯「言語性騷擾及不當行為的指控」的「集體證供」是可信的。若他尚未離開教堂,這些將是教會紀律處分的充分理由。海波斯「在口頭和情感上恐嚇」女性和男性員工,而教會董事會成員「無法提供有效的監督」令他受制。該報告認同,海波斯的管理風格是教會和協會的「增長和全球影響力的泉源」,但它亦指出「負面地運用權力、影響力和管理方式破壞了這些組織在持續實施政策,管理人力和應對意外危機方面的能力。」

報告將此類事件的責任歸咎海波斯本人,而不是任何一個組織的更廣泛的文化:「文化問題主要與海波斯的存在和領導有關,並不一定在教會和協會的未來普遍存在。」小組建議,柳溪社區教會和柳溪協會宜汲取經驗,在建立不尋常的結構和對未來教會牧師和長老的限制時要謹慎行事。未來的領導者不應因為過去教會不涉及他們的事件而受到限制,紀律處分或不信任。報告又建議教會建立書面政策及程序,以處理員工的犯罪行為、領導的紀律問題和恢復的要求,高級職員的外部調查,以及「同工及義工關於恰當和不恰當、語言、笑話、關係和酒精使用的標準」。

儘管柳溪社區教會不再對海波斯有紀律處分權,但小組成員建議他自行尋求輔導。他們還建議教會向「海波斯言行受害者」提供經濟援助,以支付他們的輔導費用。

報告總結:「我們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悲痛,祈求寬恕,並致力於尋求醫治與和解。」

(來源:《今日基督教》,2019年2月28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教會要訂立書面程序制衡領袖濫權。

堪薩斯先知甘保羅逝世

一代神國將領甘保羅(Paul Cain)2月12日逝世,享年89歲。根據甘保羅的事工網站資料,他在76年前開始服事,行過許多神蹟奇事和醫治。

甘保羅是1940年間的醫治復興運動中最年輕的講員。他跟同期的葛培理(Billy Graham)和奧羅爾羅伯茨(Oral Roberts)一樣,在大帳篷裡領會。他有出眾的預言恩賜,常常從群眾中召人出來,並詳細地述說他們的生命的事情,如地址、孩子的生日及同事的姓名等等。

到了1950年間,甘保羅到各國服事,他在瑞士和德國舉辦的帳篷特會吸引了多達30,000人參與,但知名度卻導致他出現不道德的生活方式。他持續同性戀和酗酒的行為一段長時間,並沒有再公開事奉。

直到1980年間,甘保羅與鮑勃•瓊斯(Bob Jones)訓練出稱為堪薩斯先知群的領袖,如約翰.保羅.傑克遜(John Paul Jackson)、吉姆.歌耳(Jim W. Goll)等等。他們影響了葡萄園教會運動,陳仲輝牧師、劉竹村牧師、郭美江牧師,甚至台北以琳書房,都出自這股水流。他又與鮑勃•瓊斯一起幫助畢邁可(Mike Bickle)建立堪薩斯市團契。

2005年,甘保羅在自己的公開道歉信中說:「我現在要承認以下事情:長久以來,我都在同性戀和酗酒中掙扎。我當時應該立刻認罪,但我卻否認真相,我為此道歉……」雷克.喬納(Rick Joyner)、畢邁可及傑克.戴雅(Jack Deere)當時曾公開指責他,並要求他參與一個恢復旅程。他們又為「看見甘保羅生命的問題的同時,仍然支持他的事工」道歉。

他的屬靈遺產之一是他對將臨復興的異象,他曾預言:「將有一種比潮汐更大的東西——一場巨大的屬靈地震來到……神將再次震動地……祂的榮耀將會被揭示。一個「沒有面孔」(Faceless)的一代……人數眾多……有報導會說整個世界都在為耶穌瘋狂……體育場館充斥著滿溢的復活和醫治的神蹟。」

甘保羅在事工網站說:「我堅信,神正在教會內和教會間做一些美妙的事情。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機會的時代,很高興聽到有如此多的教會正在成長並經歷了神聖靈的澆灌。預言服事帶來很大的鼓勵,特別是在逆境中。」他又說:「神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呼召我們,行在聖靈的大能中,以基督的義行出清潔的行為,並且教會會更加合一地執行使命。」

甘保羅又指出聖言與瑞碼(rhema)同樣重要:「我深信,神在今天和世世代代向祂的子民所說的最有力的方式,就是通過聖靈感動,無誤和不變的聖經。而當你看到今天神的教會時,很明顯預言的恩賜已在教會中得到恢復,預言是神與子民自然的溝通方式。我們要有智慧地將每一個啟示或預言與神永恆話語作對照。」

(來源:甘保羅事工網站God TVCharisma News,2019年2月12至13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讓先知恩賜在神的教會廣被恢復的同時,也提醒我們要活出聖潔生命。

美國牧師及神父性醜聞被揭發 受害者呼聲亟待聆聽

早前美國芝加哥柳溪社區教會主任牧師比爾‧海波斯(Bill Hybels)因不當行為指控而提早退休事件中,雖然教會三次調查都沒有發現他有不當行為,但最近一位教會長老Missy Rasmussen表示長執會現在發現調查是「有缺陷的」。她為不當處理指控,向所有站出來的女性及前同工道歉:「即使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確切地知道你們故事的真確性,但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你們。我們很抱歉最初的陳述是如此麻木不仁,防禦性和反射地保護海波斯。」

宗教新聞社(RNS)撰文建議眾教會在此次事件中汲取教訓,並作出3點建議:

  1. 領袖需被問責:教會必須尋找負責任和願意敞開生命的領袖,他必須在多個層面上受無偏見的問責結構監管,至少包括一個非由牧師揀選的老執會、地域性的宗派總會或地區牧者網絡,及一種鼓勵性的環境,讓牧師可以在其中分享他們屬靈成長和挑戰。每個教會聘請牧者前都應該設立問責協議。

 

  1. 剷除濫權者:宗派不適宜將他人生命交在這些人手中。他們大多表現自戀,嫻熟地使用操縱、欺騙以鞏固權力,實現自私目的。宗派應使用心理測試來阻止那些人獲得權力。

 

  1. 賦予被邊緣化群體權力:教會要盡一切努力與沒有權力的人分享權力,包括那些遭受性侵的人。要相信受害人的陳述,並要迅速採取行動,包括法律制裁,糾正傷害他們的不法行為。

另一方面,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一個大陪審團最近發現該州70年來超過3百多名天主教神父性侵兒童,受害人總數超過1千人,而天主教會一直「有系統地」隱瞞神職人員的罪行。

陪審團審查了大約25萬頁的內部教會文件,並估計真正的數字成千上萬。侵犯受害者的方式包括非禮、手淫、肛交、口交和陰道強姦。超過100名神父已經死亡,其他許多已經退休或被免職,或被迫休假。大部分個案發生的時間太久遠,案件無法檢控。大陪審團呼籲修法,廢除侵犯兒童性犯罪的訴訟時效,讓受害者有更多時間提起民事訴訟。

梵蒂岡發言人在兩天後發聲明回應:「關於報告中可怕的罪行,可以用『羞恥和悲傷』兩個詞來表達,教會必須從過去吸取教訓,令施暴者和允許罪惡發生的人負責。」

(來源:Fox News, Christian HeadlinesReligion News Service,2018年8月14至16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的公義叫一切施暴者皆被問責、受害人得到保護。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帕特森 因多年來對女性不當評論被免職

美南浸信聯會屬下西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帕特森(Paige Patterson)由於他過往對女性的評論被免職。

上月,一條2000年的聲帶被曝光,當中帕特森說,他不會建議被丈夫虐待的太太離婚,然後講述他曾告訴一個受虐待的太太在晚上在床邊禱告,並且「盡可能地順從丈夫」,繼續與他同住。

幾段講道錄音也被曝光,其中一段裡,帕特森對一名少女的身體作評論;另一段裡,他批評女修士不夠努力使自己外型出眾。《華盛頓郵報》亦報道帕特森在2003年指示一名聲稱被強姦的女士不要報警,反而鼓勵她原諒施襲者。該女士是神學院學生,其後曾被停學。

網絡對受虐待婦女的評論的回應很快,超過3200名美南浸信會婦女5月初在網上聯署,要求受託人對帕特森採取行動。聯署指出:「美南浸信會公約不能允許聖經的領導觀點被濫用,以致領袖可以抱持不符合聖經的權柄、女性和性別觀點而繼續領導。」受「#MeToo」反性騷擾和反性侵運動影響,不少美南浸信會婦女更使用「#ChurchToo」(教會也一樣)主題標籤,表達憤怒和指責。

經過13小時的會議,神學院的受託人董事會於5月22日發表聲明,感謝帕特森過去的貢獻及服事,表示他已退休並獲得賠償,並沒有提及導致他被撤職的任何不當評論或行為。

帕特森在任內堅決反擊女性主義和女性運動,並致力在婚姻、家庭、性別及女性的角色上恢復聖經字面主義。1998年,帕特森當選為宗派主席,他幫助推動了一項反對任命婦女的決議,又修正了宗派信仰聲明,稱「妻子應該親切地服從丈夫的僕人領導。」

美南浸信會牧者之一J.D. Greear評論指:「教會有責任保護被虐者,並為脆弱者提供一個安全的地方,這一點毫無懸念。虐待絕對不能被容忍、大事化小,隱藏或『內部處理」。領導者若視而不見就是共犯,必須追究其責任。」

其後,帕特森發電郵給神學院學生和工作人員回應說:「我們當然受到傷害,但我們沒有妥協,我們仍然有我們的見證。」他並沒有就事件作出道歉。

曾與帕特森共事的Chris Thompson牧師則認為,追溯他18年前的言論來懲罰他是不公平的。

(來源:Religion News Service,2018年5月23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 女性在教會中得到保護,與男性享有相同的服事機會。

比爾‧海波斯提早退休 否認不當行為指控

美國芝加哥柳溪社區教會主任牧師、推動「全球領袖高峰會」(Global Leadership Summit)的領袖比爾‧海波斯(Bill Hybels)宣佈退任主任牧師一職,他亦不會主持8月份的「全球領袖高峰會」。較早之前,一些前同工對他過往的不當行為作出公開指控,引起爭議。

3月期間,《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及《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報道,幾位柳溪教會前同工控訴海波斯多年來的一些不當行為,包括對女性不恰當的評語,在酒店房間和家中與女性同工私下會面,過分親密的擁抱,甚至一次不必要的吻。海波斯強烈否認,並稱這些指控是「天大的謊言」,是兩位前同工串通要破壞他的聲譽。

4月初,海波斯在柳溪教會的內部聚會中宣佈,他將比預期提早退任,這是他的個人決定。他又再次否認對他的指控:「對我的很多指責,我根本沒有做過。我承認對指控感到憤怒。我真誠地希望我的初步反應是聆聽和謙卑。我向你們道歉。」他為自己產生誤會道歉:「過去我表達的方式令聽到的人產生誤會,甚至令人感到不舒服。我一直沒有發現這種狀態,對此我很抱歉。我把自己置於本可避免的境地,對這些情況所產生的後果沒有經驗,對於我缺乏智慧感到抱歉。我承諾永遠不再陷入類似的情況。」

教會的長老支持海波斯,指出三次調查都沒有發現他有不當行為。教會給會眾的電子郵件更譴責了《芝加哥論壇報》的報道,指有人嘗試破壞教會和牧師的聲譽而作出的虛假指控。

公開指責海波斯的幾名婦女指責教會沒有充分處理針對海波斯的幾項指控,並呼籲進行更徹底的調查。前柳溪教會牧師John Ortberg在網誌中寫道:「女性要講述她們的故事需要很大的勇氣,對方的回應卻不足以給她們公平的審訊。」

海波斯創辦柳溪社區教會,並帶領該教會超過40年。他又自1995年起舉辦「全球領袖高峰會」,是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牧師之一。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8年4月1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柳溪社區教會展開詳細而公正的調查。

京智公開交待個人操守見面會 承認真理教導、性道德及財政問題

3月19日晚,香港數間教會牧者,當中包括基督教復興教會的包德寧牧師、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的John Snelgrove牧師、基督教新曙光教會的石建華牧師及Doxa Sanctuary的Jessica Cheng牧師等,聯合召開了見面會,由「真實的敬拜」(Authentic Worship)事工和MCCC教會(Messianic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的牧師京智,公開交待其個人品行及操守方面的問題。

見面會一開始由John Snelgrove牧師為本次聚會的流程安排作簡單介紹。包德寧牧師上台作信息分享,他引用多處經文,強調事奉神的人要符合的基本原則,聖潔的品行及依真理行事的重要性。包牧師又提到,幾個星期前,經過幾位牧師與京智牧師的溝通,京智終於承認在3個核心問題上,包括信仰問題、道德問題及財政問題,所犯的罪。幾位牧師同意以符合聖經的方法,根據聖經所提及的程序去挽回及恢復他。

隨後,京智上台,在眾人面前讀出以下的認罪聲明:
「我,拉撒路–京智,在天父、太太、眾教會及朋友的見證下,我來到你們面前悔改,並公開承認我所犯的罪,請求你們在耶穌基督裡的饒恕,透過部分弟兄姊妹、城中牧者的幫助,他們指出,我在生命及事奉當中出現的迷惑,導致以下的事情發生:我部分的教導是錯誤甚至是危險的;我犯過性方面的罪,和太太以外的女人發生性關係;我在財政上的做法出現不當,以致在教會及機構產生很多的混亂。親愛的天父,感謝袮按照袮的話語赦免我,阿門!」

接著,新曙光教會石建華牧師上台表示,為幫助京智進入深層次的悔改,往後將採取行動及步驟,需要至少兩年的恢復時間。幾位牧師對這個恢復過程提出了一些具體的建議,主要包括四個範疇:一、確保他在聖經的知識及正確教義上得到重建,摒棄過往的錯誤教導;二、京智需要暫時離開他的事奉崗位,並在教會裡順服其他牧者的教導和牧養,以致能守望他經過這個恢復過程;三、建議京智接受輔導,拔除一些生命的根源問題,以及屬靈上的釋放,趕走假冒的靈;四、希望提供婚姻輔導幫助京智夫婦渡過這個恢復的過程。數位牧者將會繼續與京智開會,討論一些詳細的安排,並希望在座的弟兄姊妹能作見證及代禱守望。

最後,John Snelgrove牧師邀請在座弟兄姊妹同心為京智舉手禱告之後,有些人上前與京智擁抱鼓勵之時,在場有一名男士提出質問,要求交代京智與某女士所生的私生子應該如何處理及面對。隨後,有一位女士也衝到台前,自稱為受害者的姐姐,大聲向在場牧師詢問,她的妹妹現在身處匈牙利,究竟何時能回家。她亦提到,京智利用教會的存在,騙取她妹妹大量錢財,現留下幾十萬的信用卡欠債,亦令她妹妹懷孕,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獨自留在匈牙利數年,至今不能回家等事情。數位牧師立刻與該女士進行私下交流,以便了解事情經過,在場有不少人士在見面會結束後仍留下觀望,場面一度混亂。

在見面會結束後的3月24日,本報收到發起見面會的牧師們的聯合聲明,表示現時不會啟動恢復程序。以下刊登聲明全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聲 明

本牧師團隊於3月19日為真實的敬拜 (Authentic Worship)負責人──京智牧師 (Rev Laszlo Kincs) 主持了一個公開認罪大會,他在三個主要問題上犯下嚴重錯誤:
1) 教義問題;
2) 婚外情問題;
3) 財務問題。
會後有受害人提供更多受害資料,以致本教牧團決定,暫時不會開展任何恢復他事奉的任何程序,直等他履行他應付的財務責任及與感情受害者和好並負責任,才進入下一步程序。

特此聲明,敬告眾教會弟兄姊妹。

教牧團:
Rev. John Snelgrove (施力高牧師)
Rev. Dennis Balcombe (包德寧牧師)
劉志山牧師 (Rev Samuel Lau)
Rev. Sharon Lau (劉沙崙牧師)
梁宇生牧師 (Rev Matthew Leung)
鄭玉芝牧師 (Rev Jessica Cheng)
石建華牧師 (Rev Gary She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截止3月27日,本報發現「真實的敬拜」網站及臉書專頁,以及京智個人臉書,完全沒有提及京智公開交待的事情,亦沒有表示事工有任何改變。「真實的敬拜」臉書專頁顯示,最後張貼活動的日期是2月23日,內容指2月24日仍有守聖餐的安息日聚會。

關於事件後續發展的進一步消息,本報將會密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