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對講 (3) 敬拜的不同形式與表達

+按圖放大

為探討年青人與上一代的想法差異,促進兩代間的理解和溝通,我們透過不同年齡信徒對同一議題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不同世代的心聲得以向信徒群體傳遞。

  1. 曾經在一次敬拜讚美聚會中,有兩位參與者在座位上翹著腳,喝著咖啡享受敬拜,大會的領袖看到,即時上前指正他們,問他們在做什麼,吩咐他們放下手中的咖啡。雖然當時兩位參與者感到錯愕,但也按指示放下了咖啡。對於這事,你有何看法?
上一代 對於敬拜,很多時候我們會有一個既定模式,認為需要有特定的表現,但敬拜在乎的是關係。如果那兩位與會者與神有親密的關係,那杯咖啡可以是他們享受神同在的流露。

 

在聖靈感動之下,各人或許會有不同的表現,但不可以離開聖經的真道,就是我們要合一。如果事前有足夠的溝通,帶領者和會眾能彼此尊榮和順服,在權柄的遮蓋下一同辨別,就可以避免一些因著個人領受所產生的混亂。

我會先了解這些舉動背後的原因,舉例說,與會者在敬拜時使用手機,或許他是在看歌詞,但如果他是在通訊,我會勸他先放下,因為這反映他不想專注去投入敬拜,也阻礙他以全人來回應,除非他真的認為手中的飲品或手機等無阻自己敬拜神。而從整體群眾角度來說,我也不希望他人會受到影響。 個人經驗來說,有時候喝東西或是做一些其他事情不會妨礙我來到神面前敬拜,除非那杯飲品成了自己的偶像,又或那姿勢動作不合乎聖經真理,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心態。倘若那敬拜的群體已有既定的文化、秩序或界線,我們就需要一起遵守,那是群體之間彼此的尊重。
下一代 我會接受和尊重那群體訂立的規矩,而個人來講,我會在敬拜時把飲品放下,讓自己可以更自由地去敬拜。 每個人對敬拜的表達方式都不同,而我認為那位領袖可以在事後才糾正,因為兩位與會者的舉動並不是犯罪或輸出錯誤的真理,當場的指責可能會帶來拆毀,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雙方之間的溝通。 從帶領敬拜的角度來看,我會思想如何釋放一個神同在的敬拜。當神的同在臨到時,相信人會自然地在神面前放下一切自己當下看為重要的事。但是如果那舉動破壞到群體的文化或氛圍,我們就需要處理。或許會以敬拜的互動,如兩個一組代禱,帶領他們投入敬拜。

 

  1. 在現時教會的崇拜或敬拜,你有什麼從神而來的不滿足?你認為有什麼必須保留,有什麼需要更新?
上一代 敬拜的豐富在於以音樂的恩賜去表達對神的渴想。帶領者應該先察驗自己的領受,避免把個人或未處理好的狀況帶到集體的敬拜,站在代表會眾的位置,卻在述說自己的事和需要。 教會的崇拜經過不同年代的演進,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要互相排擠。無論是傳統或是更新的敬拜,只要不偏離聖經,以心靈誠實敬拜,任何方式都可以敬拜神。曾經見到來自國外的弟兄姊妹並不懂當時敬拜的語言,卻能踴躍和熱情地回應。 我個人認為最理想的是融合傳統與當代,以及不同藝術元素的敬拜,可以有管弦樂團,有現代的樂隊,甚至融合不同時期的曲風。但現實環境和能力往往有限制,因此最重要的不是形式上的最好,而是我們對神的渴慕能否超越一切限制、喜好和執著,即使音響出問題、語言不通、音樂走拍,也能獻上靈裡合一的敬拜。

 

下一代 感覺敬拜中會眾的回應比較冷淡,弟兄姊妹或許缺乏個人的敬拜生活,以致在集體敬拜時看很多事為阻礙,例如不熟悉的詩歌,非廣東話詩歌等;崇拜中敬拜的方式,以及事奉人員的要求都有既定的模式,缺乏改變空間;敬拜彷彿只為了鋪墊崇拜講道,但敬拜其實很豐富,並關乎當下,可以有醫治、有爭戰,並不是單次的任務。 很多時候教會的敬拜會流於滿足人的需要,容讓會眾隨著自己的感受和狀況去選擇如何敬拜神。我們是要真實地面對神,但在敬拜裡我們要專注於神的屬性,不是自己的軟弱和不足。我們需要學習得時不得時,都選擇來敬拜讚美主,並且學習先求神的國和義,就能在敬拜中轉向神,經歷改變與更新。 我覺得台上和台下很有距離,彷彿隔著鴻溝。敬拜是要大家一起,只有當大家同心同行的時候,互相連結,才能夠發出敬拜的力量。

受訪對象:Andy傳道、Agnes、阿輝、榮傳道、Samuel傳道、阿慧

 

 

【兩代對講】(2)靈活佈道

「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林前9:22 

為探討年青人與上一代的想法差異,促進兩代間的理解和溝通,我們透過不同年齡信徒對同一議題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不同世代的心聲得以向信徒群體傳遞。

受訪單位:Jubilee Lo、波阿斯、淑娟傳道、柳牧師、阿儀

上一代

興起兒童佈道

針對問題:成年信徒不易與陌生人打開話題,孩子是很好的幫手,能夠用簡單的話語引起大人的注意。

在我們的群體,最小的孩子3、4歲就會一起出隊,雖然說話不太清楚,但他們能夠用簡單幾句說話,傳講福音的內容。我們逢星期三、五出去派飯後,就會帶同孩子出去傳福音1小時。有時商場生意不好,孩子打開話題後,我們甚至能與對方交談很久。

婦女群組

針對問題:新移民婦女同鄉之間的凝聚力很高,能夠互相理解和支持,並且容易接觸未信的朋友。

雖然教會的新移民姊妹廣東話說得不標準,但她服事新移民群體非常有恩賜,甚至比同工做得更好。通常新移民婦女信主一兩年就能自己帶Alpha Course小組。她們以地域分組,例如海南組,四川組等,在小組中以母語交流。10堂Alpha Course結束之後,她們自己能找到新人,繼續發展下去。

派發物資

針對問題:長者需要相對較多生活和心靈的關懷,讓他們能得到穩定的支持和牧養。

我們的教會服事社區的長者已有7年,我們透過食物銀行,穩定向他們派發7日每天3餐的膳食。同工在派飯中與他們建立關係,這樣不但令他們在飲食上有充足供應,也使他們有安全感,不再周圍去各個教會機構拿食物,能進一步透過教會的服事和關懷認識神的愛。

一分鐘佈道法

針對問題:香港人生活節奏繁忙,街頭佈道講求效率和把握機會,用簡短的傳講福音方法能夠收割預備好的莊稼。

最近兩年,我們的佈道隊出去傳福音的果效比以往都要好,疫情是神給予我們的機會,去釋放平安的信息。我們的策略是在1分鐘內講解福音然後邀請人決志。有些隊員甚至在過馬路的短短路程中,就已經能帶領人歸主。

門徒訓練計劃

DMM, discipleship making movement

針對問題:對於其他宗教信仰族裔,如果太心急分享福音容易被拒絕和帶來反感,需要尋找突破位置,一步步帶領他們認識耶穌和福音。

現時中東最復興的傳福音方法,就是根據耶穌所說,使萬民作門徒。 DMM過程:開始先聊天,關於日常的話題,如有平安的信號,進入第二步談論心靈層次的話題,如有平安信號,進入第三步談論屬靈層次的話題。如果他也願意開門,就是平安人的信號,就邀請他了解真理,認識一些普遍的重要價值觀。DMM精神:無論他們是否相信,一開始接觸就用神的真理教導和門訓他們,直到某一個時刻,他們自己願意信耶穌,那時他們的信仰根基就會很紮實。

下一代

突擊接觸

針對問題:年青人喜歡在上網,追蹤不同的youtubers,以網上流行的突擊方式與他們互動,能夠引起他們的興趣。

在行人專用區或公園等地方,突擊邀請路人接受訪問,問問他們關於近期熱門話題的意見,藉此打開談話的大門。我們曾和中學生一起出隊,訪問中學生,他們也願意分享自己的狀態,以及對於信仰的看法。另外也可以舉對話貼紙板(conversation sticker),好像free hug(自由擁抱)運動一般,有人感興趣走過來,就可以和他們聊聊天。

城市獵人(city hunt

針對問題:向陌生人傳福音對年青信徒是一項挑戰,以遊戲形式進行,讓年青人更能投入其中,也是一種校園文化,讓被接觸者更易於接受。

每次出隊之前,我們先祈禱領受要接觸的人的特徵,然後在街上尋找有類似特徵的人。我們會告訴他,我們在玩一個遊戲,要尋找有這些特徵的人聊天⋯⋯如此去開始一個對話。通常有特徵的人停下聊天的時間相對長些,分享的東西也會多些。對於年青人來說,有時傳福音過於嚴肅正經,難以讓他們投入參與,如果以遊戲形式,心理障礙就會小很多,讓第一次參與傳福音的年青人有好的體驗。

野餐派對

針對問題:以往在街上行走幾個小時傳福音,讓年青人感覺疲累之餘又容易被人拒絕,以群體活動形式進行,青年既能自娛自樂,也能自然地接觸未信群體。

週末我們會去公園野餐,附近有很多工人姐姐停留。我們和她們交換食物,聊天,唱歌跳舞,拍片,以類似開party的形式,接觸她們。

藝術佈道(art jamming

針對問題:因應疫情關係,學生基督徒沒有太多機會認識未信朋友。而對於未信同學來說,整天獨自看著電腦,都會感到疲累和鬱悶,加上社會運動的影響,年青人心理有不同的情緒。

藝術佈道是透過畫畫療癒心靈,過程中與參與的同學分享感受、看法和信仰。我們曾經嘗試舉辦和諧粉彩、水彩、網上繪畫和口罩繪畫等工作坊。完成畫作後,以小組形式分享,讓基督徒聆聽未信者的故事,以及分享自己的畫作引入福音。

網絡媒體分享信仰

針對問題:學校因為疫情的關係停課,校園佈道行動都轉為網上進行,年青人透過社交媒體平台,分享信仰及關心身邊的人,使他們能做自己熱愛的事情,同時注入信仰元素。

我喜歡美食,所以我在IG上開始美食專頁(foodie),在分享美食之餘,與人討論信仰,我發現關注我專頁的人,不少都對不同宗教有認識,也很樂意分享,其實分享信仰可以很生活化,我鼓勵年青人從自己感興趣的領域,開始發掘創新的佈道方式。

 

【兩代對講】(1) 屬靈父母和屬靈的家

+按圖放大

為探討年青人與上一代的想法差異,促進兩代間的理解和溝通,我們透過不同年齡信徒對同一議題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不同世代的心聲得以向信徒群體傳遞。本次參與主題討論的信徒為黃傳道、薛傳道、豪仔和曉娟。

Q對於屬靈父母,你有何看法?

上一代:

回答一:

對於屬靈父母,我有兩個層面的認知:1、我是否認出他們是城市的父輩;2、他們是否我個人的屬靈父親或母親。站在這一代,其實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尊榮屬靈的上一代,這不是關乎他們是否想要「屬靈父母」這個名銜,而是我是否尊榮某些人是主所揀選去守護城市的父老。若我在靈裡認出他們,我很自然會稱呼他們為父母。對我個人來說,我也有自己的屬靈父母,那麼他們就不單單是城市的父母親,而是我個人的父母。這兩個層次是有分別的。

回答二:

對於屬靈父母這個稱呼,我感覺是沈重的,教會有弟兄姊妹會叫我媽媽,但他們未必真的聽我的教導,尊重我在他們生命中的位置,一起尋求神的心意。甚至有肢體在移民前一週才通知我他們要離開,因為我是他們的「屬靈媽媽」。

另一方面,屬靈父母是神的揀選,教會中我是很多人的媽媽。例如我帶人信主,在小組中培養他們成長,為他們祈禱,而他們也會聽從我的意見。反而在這些服事中,我會享受作屬靈媽媽。神揀選人成為屬靈父母,那麼他們就不單是生出孩子,還要養育他們,栽培他們,與他們分享成長的喜樂。

下一代

回答一:

我第一次聽到屬靈父母這個詞,是在一個年青人營會中,聚會中有一個環節是邀請上一代作出關懷的行動,例如擁抱。當時我以為關顧我們的人就是屬靈父母,後來我發現,關顧和同行的人也未必是。現在我認為屬靈父母是很認識我們的人,能夠時常提點我們,幫助我們進入命定。我覺得年青人需要有屬靈的家和父母,但兩代之間需要時間磨合,建立真實的關係,以致屬靈父母所講的,我們能憑信心去做。

回答二:

屬靈父母對我來說,需要我們彼此靈裡認出,他們是神委派來帶領我的權柄,是我們能夠跟隨的。屬靈的父母異象或屬靈遺產會傳承給兒女,一方面他們會令你成長,另一方面我們會承接他們的異象,上一代的異夢是會成為我們的異象。

年青人未必信耶穌後就需要有屬靈父母,要看生命的階段,因為神有祂的時間,以我為例,我曾向神求屬靈父母,當時神說暫時不會給我,後來在適當時間神就使我認出屬靈父母。

Q兩代之間如何溝通和同行?

下一代

回答一:

兩代間的溝通和同行是分階段的。第1個階段,當我們還不夠成熟時,我們應該順從屬靈父母的權柄。第二階段,當我們生命足夠成熟,我們應該衡量,如何將神放在我們兩代之間。當我與上一代意見不同,我不是不聽他們的話,而是要相信主在我們中間。我要來到神面前求問,求主去改變和攪動我們,然後我要等候神的時間,使轉變發生。

回答二:

有一定困難,最難拿捏的是父母的看法,他們是否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因此需要同行才能進深真實的關係。某些時候,我也會不明白上一代的想法,但因著同行就會明白他們的深遠用意。

Q香港教會要活出屬靈的家和父母文化,有何難度?

上一代

現在很多年青人在家中嚐不到父母的愛,但若在教會能夠找到屬靈父母,是一個很大的醫治。我發現現在教會很留意行政,建立系統和規矩,但誰願意委身每個星期抽出時間,苦口婆心的教導和牧養?很多人看不到這些的重要,除非他們真的很愛神,才會願意承擔牧養的事奉。

另外,牧者今日作為屬靈父母,他們是否知道求問神,多些得著神牧養,多些聽神聲音。如果牧者不是這樣跟隨神,他們牧養出來的人如何就可想而知。屬靈父母這個話題是很深的,香港教會是否真的明白,還需要進一步求問神。

下一代

當家的概念被帶進年青一代中,就出現了一個試探:年青人想認「很勁」的人做屬靈父母。實際上屬靈父母不關乎「勁不勁」,而是真正能提升你的人。基於香港的文化,很多年青人還不完全明白什麼是屬靈父母,還是有「跟師父」的習慣,只想跟從很厲害的人。

另外,有些年青人認了屬靈父母,但是不跟隨。他們或許因為同輩壓力而認;或許原生家庭問題令他們很需要關愛,以致投射到屬靈父母身上。結果他們認了,卻實質什麼也沒有發生,只是滿足裡面的需要,這樣的「認出」是沒有用的,也得不著家的恩膏。

Q你認為作屬靈父母或兒女的關鍵是什麼?

上一代

兩代要有共同的追求才會有關係,我認為要有祭壇。不是說我們是父母,孩子就一定要聽我們的話,我們能一起祈禱就很不同。祭壇的關係是一起的,神會在祭壇中向我們說話,使大家一同成長。我們要拒絕公式化上教會、祈禱和讀聖經,我們需要健康的生命。例如和下一代一同敬拜,畫畫,創作,一同求問神和追求成長,互相欣賞,就會一同經歷神,脫離沈悶的關係,才是有屬靈關係的兩代。

下一代

最重要相信神給你的屬靈父母,或許有時我們會疑惑,但始終他們有權柄,我會選擇相信我的父母。作為兒女,跟隨很重要,我們不可能完全明白他們的用意,因為總有原因他們比我走得更前,成為我的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