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dom LIFE】「宣子」成長路

宣教士子女,簡稱「宣子」,是一個很特別的群體,他們隨父母到陌生的世界生活,成為第三文化孩子。他們是宣教運動的見證者,同時也只是一群面臨文化及身份認同衝擊的普通孩子。2016年,由香港差傳事工聯會出版的《未為人知的故事——亞洲宣子成長路》收集了17個宣子的故事,每個故事都道出了宣子在宣教工場遇到的困惑和掙扎,以及如何以獨特的方式來回應神的呼召,同時承傳屬靈的產業。

宣子缺乏群體支持

本書的其中一位作者Sky Siu(蕭加欣),隨宣教士父母到西非迦納生活了15年,在美國完成第一個學位後返港工作,現時在香港一間為青少年提供預防和治療濫藥及酗酒的服務的本地機構工作。談到神怎樣給她負擔去關心宣教士子女,加欣分享:「這與我個人的親身經歷有很大關係,因為我也是宣子的一員,我明白他們的需要及掙扎。」當時加欣的父母回應神的呼召,被差派到西非迦納宣教,那個年代是沒有短宣這種形式的宣教體驗,所以宣教士都是憑信心去的。加欣的父母在當地沒有一個人認識,而且行李在3個月之後才能到齊,在艱苦的條件下,加欣一家在西非迦納扎根下來。

加欣坦言:「很多時候,當一個家庭去宣教,父母有從神而來的呼召,但小朋友是沒有領受呼召的,只是跟隨父母行動,不是理所當然地對於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在其他人看來,覺得宣子只是去外地生活,但其實有很多文化適應、身分認同及屬靈生命方面的問題。關於跨文化經歷,加欣是屬於比較幸運的,因為只是去了西非迦納這個地方生活,而有些宣教家庭因著事工需要,去過很多地方事奉,有些宣子在很短時間就轉了5、6間學校的情況並不罕見。很多宣子認識朋友很容易,但建立深入的關係卻有一定的困難。而因著跨文化的經歷,引起身份認同的問題,從而影響到宣子的屬靈生命。很多宣子沒有穩定及持續的教會生活,主要依靠父母去認識神,較少有屬靈群體的支持。加欣回港後,也感到適應上有很大壓力。別人會認為宣子一定與神的關係很親密,但其實這並不是必然的。

關心助突破身份障礙

作為香港的教會及信徒,又可以如何去支持這些在外的宣子呢?加欣這樣回應:宣教士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回來述職的,其實教會可以趁這個時間積極去認識宣子,例如帶他們出去玩,和他們建立關係,因為友誼及群體的關心很能幫助他們建立對香港及教會的歸屬感。我以前回來香港1、2天就會很想離開,因為我覺得和這個地方沒有連繫。通常教會及機構對宣教士的事工關心很多,但其實宣教士的家庭狀況都是很需要關心的。另一方面,教會可以鼓勵差遣短宣隊,除了支持宣教事工,同時也關心及支持宣教家庭,可以為宣子舉辦一些活動,例如教讀寫中文等。「我在迦納時,沒有機會學習中文,其實覺得好可惜及遺憾,以致之後回港要很辛苦地學習中文,其實語言是一個很重要的文化連繫。宣教家庭及宣子作為中國人,是需要對自身的文化有一個認同的。」

另外,宣子雖然不經常在香港,但現時網絡科技發展迅速,已經有多種不同方式可以與他們交往。例如將他們放入教會的代禱裡等。宣教士可以分享事工,宣子其實也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及見證,例如安排他們在兒童主日學裡與小朋友分享。「我8歲時隨父母回港述職,有一次我跟隨父母去一個教會分享事工。有一個家庭在崇拜結束後主動來認識我們,並在我們回迦納後開始同我們通訊,還不時送禮物給我們。而我也會回信,透過幾年的信件往來,我們之間就建立了關係。而正是因著他們的緣故,我會開始期待回香港的時間,因為可以與他們見面。這些事情好像很細微,但就好像一條線一樣將我與我的家鄉——香港聯繫了起來。」

因著對宣子的負擔,加欣由10年前回港後,就積極參與宣子的關懷事工。在香港差傳事工聯會轄下有一個關心宣子的委員會,是由一群對宣子很有負擔的弟兄姊妹組成的,而加欣就是最早加入的委員會成員之一。每年的暑假,加欣與其他成員都會舉辦宣子夏令營,而今年已經踏入第10個年頭了,這個夏令營目的是為了幫助那些回到香港的宣子可以認識相同背景的朋友,找到一起同行的屬靈夥伴。

(記者莫嵐報道)

【Kingdom LIFE】李健達 由福音出發 進入大世界

「回家,將傷痛放下,看透俗世謊話……」相信只要看見這句歌詞,大部份基督徒的心中自然就響起旋律。這一首《回家》,是少數能在主流媒體熱播的基督教歌曲,其創作人正是從事流行音樂事業多年、曾演繹及創作不少為人熟悉的流行曲,如《也許不易》、《天若有情》的李健達。今期《Kingdom Life》邀請到最近正在籌備個人演唱會的他,分享信仰與音樂創作上的心路歷程。

將於5月份舉行的《李健達十二門徒演唱會》,李健達將會演唱他創作的多首經典流行曲,並請來多位娛樂圈的好友擔任嘉賓。演唱會以基督教信仰字眼「十二門徒」命名,是否意味著將會是個音樂佈道會?「我不會分『福音』與『非福音』,因我未必是個福音歌手,而是個商業唱作人,然而在我的生命中,無論是每個動作,或是在樂壇中生存,全都在乎神。」他希望,「十二門徒」這字眼能引起非信徒的好奇心,在演唱中不用刻意講福音,只是透過音樂分享自己的生命,能做到「由福音出發,走進大世界」。除了想感動觀眾,他亦會特別邀請多位曾合作的圈中好友、音樂學生,期望透過演唱,把內心說話跟身邊未信的人分享。

曾有一段時間較少露面於本地樂壇的李健達,今次舉辦個人演唱會,可說是重新活躍於幕前的重要一步。談到未來的音樂路向,他期望能寫出對香港有貢獻的歌。事實上,十多年前他所創作的福音歌曲《回家》,也是從普遍人心出發,寫一個疲乏心靈的回轉。「其實那是在寫我自己,當時離開神很遠,因工作而活得像奴隸,生活豐盛,但心靈卻很空虛。我相信,無論什麼年齡的朋友,都有可能經歷這個階段。我希望多寫這樣的歌去鼓勵人,讓人認識神的大愛。」原來,過去初出道時,李健達曾經不敢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其後公開自己信仰,開始創作更多帶有盼望、正面信息的歌曲。

在許多人心目中,基督教歌曲跟商業創作完全是兩回事,李健達卻認為兩者有相通之處,都是在表達生活態度及心聲。「我們是信主的人,每日經歷神的恩典,當我們在寫自己發生的事,必定會牽涉到神。現時,我在音樂上不會將『信仰』及『非信仰』二者分得太開。」他笑言,以往自己曾有一些「小聰明」,把對神的愛慕之情隱藏在情歌之中。的而且確,有些未認識神的人會比較抗拒唱帶有基督教信息的歌曲,而音樂正正是破冰的橋樑。「任何事我都希望可以『撒種』,其餘的事情就交給神。」

除了表演及創作,李健達亦會從事教學工作,培訓年青音樂人。他觀察到,現今愈來愈多年青人喜歡音樂,只是未找到方向。「我鼓勵年青人追隨自己的夢想﹗一生人有多少時間?不去追夢是多麼浪費﹗」他認為,現時年青人對音樂、創作的心態、熱誠比過往更為健康,不只求做歌手,更不求大紅大紫,反而願意下功夫去學習樂器。「音樂其實是一種藝術,是表達心聲的好媒介,只是總是被商品化罷了。」今日很多人說,香港樂壇「已死」,但李健達認為,音樂是永遠不死的。「我追隨音樂,就像追隨神一樣,是不離不棄的﹗

李健達又說,音樂能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彼此互相分享生命。「音樂真的是從神而來的,不是我們有什麼能力,而是神給我們的禮物。」他說,創作出《回家》這首大熱福音歌,也不是靠自己能力,只是神揀選了他,讓他從神「下載」這首歌。「無論你信不信,人的所有才華,甚至是一呼一吸,都是從神而來的。」

(記者陳淑安報道)

【Kingdom LIFE】《鋼鋸嶺》——持守召命比持槍殺敵更勇敢

「主啊!請給我多救一個……多救一個!」

歷年來荷里活出產的戰爭電影不計其數當中不乏經典之作主角都是英勇善戰的強者但《鋼鋸嶺》卻一改往日戰爭英雄的舊有形象以一個拒絕持槍堅持不殺戮的美軍軍醫故事講述了比殺敵更需勇氣的行為——持守上帝呼召專注救人感動了無數觀眾……

krt_303-13a

堅拒持槍的二戰英雄

故事改編自美國陸軍軍醫戴斯蒙·杜斯(Desmond. Doss)的真人真事。戴斯蒙因信仰拒絕攜帶武器,堅持不殺人只救人的信念,在二戰期間沖繩島鋼鋸嶺戰役中,無懼槍林彈雨,誓死拯救即使僅有一息尚存的戰友。在傷亡慘重久攻不下的戰場上,儘管美軍經已撤出鋼鋸嶺,但他孤身重返戰場,靠著祈禱盡再救一人,最終拯救了75名受傷戰友的生命。二戰結束後,戴斯蒙得到杜魯門總統授予榮譽勳章,成為第一個得到此殊榮的「良心反戰者」。

本片由過去曾拍出《驚世未了緣》及《受難曲》等經典作品的金像導演米路吉遜(Mel Gibson)執導。其實戴斯蒙·杜斯的故事在二戰結束後,便有人想搬上銀幕,但因各種原因而一直未能成事。而米路吉遜在拍了《驚世未了緣》後曾被邀執導,但當時他拒絕了,直到20年後才回心轉意。由於他和這題材都不被荷里活看好,因此米路吉遜在澳洲當局的資助下完成電影拍攝工作。結果《鋼鋸嶺》拍出水準,米路吉遜利用先進的特效裝置技術,生動地向觀眾呈現出戰場慘烈及可怕的場面,而男主角的演技也備受肯定,從開始的溫柔笨拙的鄉村男孩,經歷各種考驗,脫變成一名眼神堅定的勇敢戰士,電影在各影展都得到高度評價。

 krt_303-13e

忠於信仰活出召命

電影從戴斯蒙面對生命中遇到的各種難關所作出的選擇,來描述他的掙扎與成長。如經歷一戰痛失摯友後終日酗酒的暴力父親,與在教會熱心事奉慈愛的母親之間的爭執,令戴斯蒙學習在仇恨中選擇順服神並立志不殺人。在軍營中,即使面對戰友的敵對及欺凌,教官的命令及懲罰,甚至是坐監的威脅,戴斯蒙始終堅持不拿槍,不指控不還擊別人,即使在監牢中有過軟弱的時刻,但最終在軍事法庭上面對指控,仍然堅持信念。他曾這樣對未婚妻桃麗絲說﹕「我不知道以後如何活下去如果我不持守我所相信的。」

戴斯蒙一生最大的選擇,出現在攻佔鋼鋸嶺的第二天夜裡。當時他們面對日軍的猛烈還擊而不得不撤退,只能撇下遺留戰場上數以百計的受傷戰友。戴斯蒙拼死救出一名戰友,卻眼睜睜看著他死去。那一刻,他非常迷茫﹕「袮想我怎麼做?神啊,我聽不到你的聲音!」「救命!」他聽到了硝煙中的絕望呼喊,神透過這傷兵的呼聲回應了戴斯蒙的祈禱。這一刻,在所有戰友都已經撤退下懸崖的時候,戴斯蒙的眼神恢復堅定,重新戴起頭盔衝入一片未知的漆黑中……他的選擇,拯救了75條生命。

電影中未婚妻桃麗絲在戴斯蒙上戰場前贈送聖經給他。
電影中未婚妻桃麗絲在戴斯蒙上戰場前贈送聖經給他。

 

比電影更神蹟的真實歷史

相信看過本片的觀眾,即使知道電影真有其事,仍不禁感嘆戴斯蒙故事的神奇。但如有人耐心翻閱歷史資料,就會發現,當時的真實故事遠比電影情節更為精彩!原來真實的戴斯蒙在獨自救人的那個夜晚,並不是沒有被敵方發現。據一位當時在場的日本士兵回憶,那個夜晚,他很清晰地看見了戴斯蒙。「當我每次用槍瞄準他,開槍時都發現槍被卡住了。」他這樣憶述。

另外一個經歷是,當戴斯蒙被炸彈所傷後,其實並不如電影中立刻被安全送下懸崖。相反,當他受傷後等待了5個小時才獲救,而他在回程中遇到一位受傷戰友後,主動讓出了自己的擔架。之後戴斯蒙左手又中槍受傷,並在猛烈的戰火之下獨自爬行300碼抵達救援站獲救。顯然,導演也認為這些歷史細節太過神蹟,反而會令觀眾難以接受而沒有拍進電影。戴斯蒙的種種真實經歷不得不讓人驚嘆神的奇妙大能,並將榮耀歸給祂!

krt_303-13c
(左)真實的戴斯蒙與桃麗絲於1942年8月17日結婚。(右)電影中由安德魯•加菲爾德及泰瑞莎•帕瑪飾演。

(記者莫嵐報道)

真實的戴斯蒙站在鋼鋸嶺的懸崖上
真實的戴斯蒙站在鋼鋸嶺的懸崖上

(參考資料:The Conscientious Objector Documentary)

【Kingdom LIFE】「與失智共舞」—— 記憶褪色,愛卻永存

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 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詩7326

不知你有否看過9月上映的幸運是我這部電影?無家可歸的青年與舉目無親的獨居婦人在機緣巧合下發展出一段仿如親人的關懷各自溫暖對方的孤寂,而這位獨居婦人是一名腦退化症患者其實腦退化症並非老年人獨有但現時社會對這個病依然缺乏認識近期由台北靈糧堂潘秀霞牧師撰寫的「與失智共舞」以誠懇及樸直的文字記述了照顧患腦退化症母親所經歷的無助失望以及跌碰,如何的恩典之中,以愛和尊重對待患病的母親雙方都更深經歷了神的愛與同在生命得著釋放。

及早認識 及時治療

「腦退化症」,即「認知障礙症」,佔「失智症」中六到七成的成因。據估計,在香港65歲以上的長者中100人便約有58人患有腦退化症80歲以上更有近2成至3成人患上不同程度的腦退化症。可見,這種病在我們的生活中其實並不陌生,但所知卻仍然有限。很多人以為腦退化症只是單純的老化現象,忽略對患者的照顧,耽誤了最佳的治療時間。

在「與失智共舞」這本書中,作者的母親在確診前,其實已出現不少跡象,例如妄想有人要害她,重複購買相同的東西,情緒不穩定,在熟悉的地方迷路等等。由於對腦退化症的無知,作者直到母親反鎖自己在家並且神志不清時,才驚覺她患病的事實。這時候,她的母親已被確診腦退化症中期,不能獨自生活了。

根據研究顯示,腦退化症在症狀出現的25年前就已經開始潛伏科學家認為若能在發病25年前就偵測到腦退化症及早治療成功的機率將會大大提升因此,處於20、30歲的年青人,現在就需要去了解及預防腦退化症,不只是為照顧別人,也是為了自己未來健康著想。

 

愛的聆聽帶來醫治與釋放

要照顧好一名腦退化症患者,其實並非想像中那麼簡單。作者的母親在病中的情緒與想法變幻無常,並且因為缺乏安全感,把作者的先生及女兒當成假想的敵人對待,將所有積蓄帶在身上從不離開視線等等,都讓作者一家在照顧上倍感疲乏及無助。不過,因為一件偶然的事件,讓他們看見了神的恩典與醫治的能力。

作者母親常常因著同樣的話題及抱怨對象,一整天叨唸不止,不斷重複。作者聽多了以後,由於無法辨識媽媽說話真假,以為只要有她在旁邊陪伴就足夠了,於是都以「嗯、是」等隨便回應。例如媽媽經常講到外公外婆欠她一頭牛的故事。神透過一位姊妹去提醒她,應該正視媽媽的問題。因著聖靈的感動,作者心裡湧現出對媽媽很深的憐憫,體會到媽媽的心被無形的繩索捆綁。幾天之後,當媽媽又提起牛的故事,作者很認真地邀請媽媽將牛的故事講給神聽。媽媽乾脆的同意了,作者便帶領著媽媽一齊祈禱。在禱告過程中每當媽媽講完一段作者就跟著重複一遍,並詢問媽媽是否正確那時媽媽的眼淚就流下來了與之前憤怒的樣子完全不同那天的祈禱持續了3個多小時作者看見了神的工作媽媽「與神相遇」了!從第二日開始,媽媽再也沒有提過那頭牛,也再沒有說起任何一件她向神傾吐的往事!

因著作者願意用愛回應媽媽,神就讓她看見媽媽內心的傷口,讓她可以透過神的能力,解開媽媽心中的死結,使她獲得了解脫和新生。

 

我要住在你心裡

照顧患病的媽媽除了要付出巨大的精力及愛之外,作者也看見神如何祝福整個家庭,看見兒女學習謙卑服事的態度。作者媽媽對女兒有敵意,女兒反而學習不去計較,轉而投其所好,為阿嬤買喜歡的食物,為她打扮搽指甲油來討她歡心。而兒子雖然以前從來未跟長輩同住過,但卻比父母更懂與阿嬤相處,安排日常事情。兒子時常抱著阿嬤說「阿嬤我愛你。」還要求阿嬤回答同樣的話然後再跟阿嬤說「阿嬤我要住在您心內。」同樣也要求阿嬤回答同樣的話

從神而來的愛改變了這個家庭。兒子每天用愛的擁抱及話語與阿嬤互動,每一天用實際行動尊榮她,影響到作者及先生還有女兒都跟著這麼做。經過幾年的相處,也改變這位80多歲老人的心。作者母親願意打破過去的傳統,輕易地對家人說出愛了。這是一段令人辛勞卻令人歡喜的過程,同時也是一段磨合與修復的心靈之旅。

腦退化症是不可違逆的,不會有康復的一天,患者在時間的流逝中逐漸地消失。而作者在與母親相處的這段日子裡,用神的愛解開她的心,彌補過去錯失的相處時光,甚至是「化詛咒為祝福」,使這段有限的時光變得無限的珍貴。正如作者自己所講﹕「我深信一個人心裡面如果真的有很深的愛神就會給他很多正確的方式去愛他人

brain3

「與失智共舞」
認識失智症分享會暨新書簽名會

日期:1月6日(五)
教牧同工聚會

時間:下午2:30 – 4:30
地點:國度事奉中心(九龍灣啟祥道22號開達大廈7A)
公開聚會
時間:下午7:30-9:30
地點:禧福協會(九龍佐敦道23-27號新寶廣場16樓)

查詢:[email protected]com/ 2235 5223
主辦:國度事奉中心 禧福協會 以琳書房

報名:立即報名

【Kingdom LIFE】愛心社企 創出「希望」的味道

對一般人而言,飲食除了維持生命基本需要,就是味覺上的享受,但原來對某些人來說,還有更深一層價值,能賦予別人盼望與人生方向﹗

基督徒關愛弱勢社群,在生活中實踐「愛鄰舍」的聖經教導,固然是應當的。值得討論的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將資源更有智慧地運用,以達到最佳果效,令最多人得到最好的幫助。「2016使命商道論壇」便是以「愛鄰『社』——我當作什麼?」為主題,探討可行的踐信方向,更請來不同界別人士分享,藉以啟發信徒多角度思考,探索適切的社關行動,而其中兩位的經歷都與飲食業有關﹗

「四無」人士  烘出希望明天 

現時在社企餅店Le Fournil Boulangerie Et Patisserie Ltd.任職的鍾志謙(Paul),分享時臉上掛著陽光笑容,與他述說的黑暗往事成強烈對比。他曾在電視訪問上向觀眾談及過去,表示自己年輕時沒有從事過正當職業,更曾加入黑社會,因販賣毒品而在泰國被判終身監禁。「人生完全是絕望了﹗」在泰國服刑19年後,得以返回香港繼續服刑,兩年後終於重獲自由。Paul在獄中信主,重踏社會之後獲更新會收納為阿尼西母訓練計劃學員,更於2014年回到泰國宣教一年,參與當地監獄事工,服侍在囚人士。

縱然誠心悔過及改變,但由於更新人士的身份,以及缺乏工作經驗及學歷,Paul的生活仍然艱難,只能從事搬運及清潔等工作。2015年,Paul透過更新會介紹加入Le Fournil成為曲奇學徒,學習專門的手藝。「我本來不懂煮食,也沒有興趣,甚至對『烘焙』二字非常陌生,但神讓我在這間公司中由零開始,學會做曲奇。」他承認,要重新學習新技能確實非常困難,然而他亦明白這是必經的階段。

Le Fournil創辦人Rebekah擁有豐富的飲食業經驗,特別在甜品方面。她曾在監獄探訪中接觸到一些囚友,覺得他們都有悔過的心,卻因為背景而難以找到工作,十分可惜,於是決定用自己的專業用來幫助他們。Le Fournil所聘請的員工都是「四無」的,就是無學歷、無經驗、無相關技能、無社會接納的人。公司除了給予工作機會,更會資助員工參加培訓課程,甚至贊助他們出國參與國際飲食比賽。

Paul在Le Fournil工作的過去一年間,見證公司曾聘請11名更新人士,其中曾有5位同時共事。

「我們這些曾經犯事的人,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但神在職場帶領我,讓我可以再次抬起頭來﹗」

他由衷地說。「原來我是可以學到一門專業技能的﹗」他體會到人生的基本需要,因為能用勞力來賺取每月收入,不需再想犯法的事,已十分滿足。如今,他的生命充滿動力,對將來抱有希望,期望有天可以建立自己的餅店,正繼續努力學習,打好基礎。Paul期望,他的故事能鼓勵更多基督徒商人,願意幫助更新人士,並給予他們機會。

 

印度廚藝老師  放送「希望之味」

另一位分享者、印度籍的Kaushic Biswas是一位專業廚師,多年前來到香港,後來成為基督徒,並且領受呼召全職服侍,開始在重慶大廈展開事工。其後他建立烹飪學校Taste of Hope,為貧困及受歧視的南亞少數族裔提供烹飪技能的職業培訓。他跟Harmony Baptist Church合作,借用他們的廚房,服務對像除了定居香港的少數族裔,還包括難民和家庭傭工。他們會在教學的過程中分享福音,當中有不少學員因而信主。曾有一名尼泊爾少女,因為生命沒有方向而迷失自己,甚至開始吸毒,後來參加了Taste of Hope的職業訓練,在餐廳找到工作,生活安穩下來。

Kaushic Biswas坦言,少數族裔中不少是穆斯林或是來自其他宗教背景的,跟他們分享福音有一定困難。他會嘗試打破對方的思維及律法思想,例如在他們的文化中,對老師的尊重非常重要,而他作為學員的導師,卻會請學員稱他為「兄弟」而非“sir”,強調他們是「一家人」。事實上,他自己亦在印度教家庭長大,後來成為基督徒,要面對的挑戰亦不少,而他亦會將這些挑戰跟學員坦承分享。

另外,Taste of Hope之所以重視難民的服侍工作,因為難民在港不能工作,即使他們想參與沒有支薪的義務工作,有關單位又可能會被視為「剝削」他們。因此,難民在港停留期間,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不用付款的培訓。事實上,許多幫助難民的機構主要集中於提供法律援助,而Taste of Hope則可以填補這個空缺,為難民提供培訓活動。

此外,Taste of Hope亦會為一些企業辦團隊建立活動,有些活動更會開放讓少數族裔與本地人一起進行,令他們在輕鬆的環境與氣氛下接觸及交流,而這種機會在這城市中是少有的,卻可以加深彼此的了解,消除偏見與歧視。

(記者陳淑安報道)

【Kingdom LIFE】網絡紅人 為青年築夢

正當各個界別都被神恢復,成為祂所使用的器皿,擴張祂的國度時,玩電子遊戲這個被視為「宅男」的嗜好,也被復興過來為神所用﹗因在YouTube拍片「教打機」而成名的網絡紅人Andrew,運用知名度成立「網‧想‧正」(Fantastic Dream)平台,在網上接觸年青人,將福音與夢想帶給他們﹗

成名自有祂旨意

Andrew自小喜歡玩電子遊戲,3年前愛上了一隻手機遊戲,於是花心機去研究,也加入了網上的討論群組。後來,他開始拍片發佈遊戲攻略,放在YouTube上。兩年之內,他的YouTube頻道,竟有十萬個「跟隨者」﹗「由開始至今,這頻道的總點擊人數,接近三千七百萬人﹗」

成為網絡紅人,不同的遊戲公司開始邀請Andrew擔任活動主持,更請他到台灣參加打碟比賽。「當時都有點掙扎,因為普遍教會都不贊成孩子們玩手機遊戲,覺得這代表不專注學業。」然而,他覺得自己無端得到知名度,必定有些原因,也許跟神在他身上的計劃有關。Andrew於是尋求牧者的意見,得到鼓勵及啟發,想到不同界別都可以榮耀神。

透過網上平台,Andrew經常會接觸到香港及台灣的年青人,跟他們在網絡中閒聊。曾經有名台灣少年,在傾談時竟哭了出來,原因是「打機打不贏」。他更跟Andrew說﹕「為什麼那麼多人可以『出名』,而我卻不可以呢?」那一刻令Andrew感到,自己在網絡這平台上是有使命的。2015年,他舉行了三次佈道會,在網上召集年青人參加,向他們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第一次約有400人參加,第二、三次則聯同另一位基督徒YouTuber合作,前後共有約1600人參加,約100人決志信主。

激勵年青人尋夢

藉著網絡接觸年青人,Andrew了解到他們的現況及需要。「他們大多沒有自信、沒信心,渴望尋找朋友。」不少年青人花很多時間在手機、網絡世界中,缺少與人交往的經驗。曾有中學老師邀請Andrew到學校分享「生涯規劃」,期間有學生表示自己將來想當「物理學家」,卻似乎對如何達到目標沒有頭緒。「年青人有夢想,但中間卻似是『留空』了,即是『今天的我』與『未來的我』中間有缺席的地方。」

為了讓年青人重拾夢想,Andrew開設了一個名為「網‧想‧正」的平台,拍攝一系列影片介紹不同的職業。年青人觀看影片之後,若對某些職業有興趣,可以參加這平台舉辦的活動,進一步認識相關職業。影片介紹的職業大多是Andrew較為熟悉的工作,包括剪片、遊戲設計、畫師等等。「希望能刺激他們對自己的將來有多些想法﹗」

傳福音要講關係

有這概念之初,Andrew也感到難以實行,然而卻在整個預備過程中看見神的帶領及幫助。例如他曾經說過希望能認識一位運動員,後來竟在朋友的婚宴上遇上一名籃球員,能與他合作,在未來的日子拍攝對方的故事。此外,他在尋問神如何取得資源去支持這項計劃時,恰好政府開設了「社創基金」。「網‧想‧正」於是成為首批成功申請基金的項目,獲得10萬元資助,作為拍攝影片及舉辦活動的經費。

Andrew本身有一份全職工作,幾乎所有工餘時間都用來拍片、辦活動、跟年青人交流。「傳福音有時要講關係﹗」事實上,有部份年青人對信仰會有抗拒,因此「網‧想‧正」強調夢想,以這個向度跟年青人對話。談到與年青人溝通的心得,Andrew說﹕「不要抗拒走入年青人的世界,例如看見他們玩手機,別急著說這是『魔鬼的作為』、『沉迷』。想一想,很多基督徒也一樣會因為賺錢而迷失自己,只不過比較『正面』的是『有錢落袋』,而打機卻似乎沒有得著。走入年青人的世界,就是要去明白他們在玩什麼。純粹不讓他們玩是沒有用的,反而要去擁抱他們﹗」

現時,「網‧想‧正」已起步一年,招聚了共八位義工,期望將來能發展成為造就年青人的機構。「年青人很需要被建造,除了認識耶穌之外,亦要認識自己,並認識自己將來在社會的角色,知道自己是『有可能』的﹗」他直言,自己只是做了第一步,去接觸年青人,還需要教會、學校支持,做一些「補底」的工作。有新的年青朋友返教會時,需要其他弟兄姊姊跟他們溝通。

 

(記者陳淑安報道)

鳴謝﹕豐盛社企學會轉介訪問

【Kingdom LIFE】吹角宣告醫治 癱瘓病人再次行走

耶穌在地上從不拒絕病人的請求,總是充滿憐憫的心,向每個有需要的人伸出醫治之手。今時今日,祂仍然願意如此憐恤我們,並向這世代發出呼喚,邀請我們相信祂的愛與能力。在這個看似信心沙漠的城市,得勝的號角要再次吹起,就像以下這位弟兄Man Wong親述母親得醫治的見證般,不可能的事都要成就,神蹟醫治必陸續發生﹗

2014年4月的一個早上,我的七十多歲母親在公園晨運時突然暈倒,後腦撞在地上,頭部受傷被送往醫院。首次電腦掃瞄顯示媽媽只有輕微腦部出血,不用做手術。正當我們以為媽媽很快可以出院回家,沒有甚麼大礙,可以鬆一口氣時,她往後數天的情況卻漸漸地轉差,行動及排尿竟開始出現困難。第二次腦部掃瞄發現,她的腦部瘀血非但沒有減少,還在增加,並且有引致腦內壓上升的跡象,需動手術在頭部鑽孔放血減壓﹗

5月1日,媽媽進行了第一次手術,在她頭部鑽開了兩個孔,引流出腦內的積血。然而,本來預計只會持續數天的引流過程似乎一發難收,引流出來的腦血水每天仍然很多。就在手術後的第五天,併發症發生了﹗媽媽出現嚴重肺炎,血液含氧量急劇下降,進入昏迷狀態,命懸一線。醫生唯有立即移除腦部引流管,減少進一步感染風險,同時亦希望腦部出血情況自行停止。經醫護人員努力搶救下,約過了2星期後,肺炎有明顯改善,但媽媽神智仍然呆滯,缺乏反應,手腳不靈,不能自行進食和排尿,需要依賴喉管幫助。

經過一個月治療,媽媽神智反應有輕微改善,我們決定讓她出院回家休養,希望今次她可以慢慢康復。可是,回家後一個月,媽媽情況再次轉差,需再度送院。這次的腦部掃瞄發現,腦部已經嚴重積水,漲大的腦室壓著正常腦組織,令媽媽陷入半昏迷狀態。腦科醫生診斷後,認為必須做第二次手術從腦室植入引流管,把腦液長期引流到腹部。

由於第一次手術的陰影,我們始終對手術之後的情況不敢太樂觀,擔心嚴重併發症會再次出現,又因為知道媽媽在跌倒前已決志相信耶穌,就憑信心安排她在手術前一日為她進行了基督教的灑水禮,讓她正式歸入基督。

第二次手術成功地在媽媽腦部植入了引流管,把腦液從腦室引流到腹部。手術過程很順利,而且沒有出現肺炎的症狀。故此,我們都感到很高興並且期待她今次應該可以很快便康復出院。可是事與願違,手術之後的兩個月,媽媽的情況竟然沒有多大改善,康復進度差強人意,腦部積水絲毫沒有減退的跡象。

媽媽仍然神智模糊,只會間中偶然張開眼睛,但眼神並沒有焦點,對外界完全沒有反應,基本上跟一個植物人沒有兩樣。我們詢問主診醫生,他亦無法解釋為甚麼手術成功,但腦部積水仍然絲毫沒有減少。更令人失望的是,醫生說在這情況下,在醫學上已沒有進一步的治療辦法了﹗

面對這壞消息,我們家人的心情固然掉進谷底,但同時心想,我們既然是基督徒,應該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既然醫學上再沒有甚麼可作,也基於方便照顧,我們就決定讓媽媽出院回家,專心等候尋求神的醫治。事實上,她的情況就像植物人一樣,全身無力,就算坐在梳化上,因為頸部乏力,垂下的頭部,眼睛只可望向地下,亦因為腰椎無力,就算坐下,身體也會自然向前,向後或向左右傾側,容易跌倒,非常危險。

這段日子,我們雖是難過,但仍然對神充滿信心和盼望。我們沒有為媽媽做什麼治療,只安排她參加祈禱聚會,而且每天為她祈禱。我們的神,是信實和聽禱告的神,但很多時候我們仍然會問,為什麼神沒有應允我們的禱告?為什麼手術成功,康復進度不是我們所料的結果?但我們突然想起耶穌醫治好瞎子的故事,就是約翰福音九章,耶穌回答門徒指,不是這瞎子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有一天,神竟然感動一位不懂吹角的姊妹去買號角,而且還要是較難吹的短角。神要那位姊妹到我媽媽家中作祈禱醫治,並且要吹角宣告神的大能臨在。那是我首次接觸號角,其後翻查聖經,原來吹角是宣告神的臨在。祂是大而可畏的,吹角亦可以用於敬拜讚美、醫治、屬靈爭戰、粉碎一切攔阻神的敵對勢力、打破仇敵的轄制等。

過了不久,媽媽的康復果然情況一天比一天進步,連腦外科醫生都無法解釋﹗我們親眼見證到神使媽媽的身體機能經歷好像嬰孩一樣的變化。嬰孩成長是怎樣的呢?就是由只懂躺臥,變成可自行轉身,進而坐起身來,學企,學行;從開始吃流質,到吃粥,直到其後可以自行進食和排尿,甚至執筆寫字,講說話,跟我們傾談等。唯一和嬰孩不同的,就是媽媽的智慧和身體康復比嬰孩成長快數百倍。不足兩個月間,她就從植物人的狀態,變為差不多完全康復的正常人,胃喉、學行架、輪椅,全部都不需要了。哈利路亞! 媽媽極速的康復進度,相信只有神才能做到,將榮耀頌讚歸於我們的父神。

2014年10月,主診醫生為媽媽再做腦部掃瞄,結果顯示腦積水大幅減少!翌年暑假,我們和爸爸媽媽大夥兒去了日本旅行,旅行期間,媽媽走路比爸爸還要快呢﹗


文@ Man Wong

【Kingdom LIFE】《賓虛》2016 面對面遇見耶穌

荷里活今年繼續推出有基督教信息的電影﹗今次的題材既不是聖經故事,也不是現代生活,而是描述羅馬帝國時代的經典故事——《賓虛》﹗

一代經典重現

提起這部電影,年輕一代也許從未聽過,但50後、60後一輩,卻絕對不會感到陌生,皆因在1959年上映的同名電影,曾是廣受讚賞的一代經典。當年的《賓虛》(英Ben-Hur),副標題「基督故事」(A tale of the Christ)共獲得11項奧斯卡大獎,此項紀錄保持長達40年後才被《鐵達尼號》、《魔戒》追平。2016年推出的《賓虛》與50年代末的經典,故事同樣是改篇自盧‧華萊士(Lew Wallace)1880年出版的同名原著小說。事實上,這個故事自1907年至今已第四次被拍成電影,可見其可觀性確是歷久不衰。

2016年的《賓虛》耗資1億美元製作,於意大利羅馬拍攝。劇情講述與耶穌生於同一年代的猶太裔貴族猶大‧賓虛,被任職羅馬軍官的義兄馬生拉出賣,遭受抄家之災,失去貴族身份,更被流放作奴隸,與家人及妻子以斯帖分離。經過多年在海上的艱苦生活,賓虛在絕境中倖存,在富有酋長的協助下,回到故鄉一心復仇,誓要在寶馬競技中擊敗馬生拉。然而,前後多次面對面遇上耶穌的賓虛,在親眼見證耶穌被釘十架的那刻,生命及家庭都被奇蹟地翻轉……

饒恕代替報復

新版《賓虛》的劇本及信息更貼近原著小說,由憑《被奪走的12年》獲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的約翰‧雷利改編,並由馬克‧伯內特(Mark Burnett)和他的妻子羅馬‧唐尼(Roma Downey)擔任執行製作人。馬克及羅馬就是美國劇集《聖經故事》(The Bible)及電影《上帝之子》(Son of God)的製者人,他們接受JoBlo Movie網站訪問時曾表示,新一代對《賓虛》認識不多,現在是時候讓他們再次接觸到這個偉大的故事。他們指,1959年的經典版本較著重描述「報仇」,而2016年的新版則更多將重點放於復和、饒恕。「我們嘗試更深入探索信仰與盼望的意思,『復仇』並不是出路,只有饒恕才是。今日我們生存的世界是那麼多危險及不穩定,正正是最需要這信息的時候。」

另一個跟1959年版本有所不同的地方,就是耶穌的臉會正面出現在新版之中,與主角有對話。個人生命經驗極大掙扎,且帶有強烈情緒、人性的故事人物,與耶穌面對面「遇見」,被其言行震撼,以致價值觀及人生被改變。這種具體將信息呈現的方式,必定可以令面對每天生活困難、煩憂的觀眾們,容易代入其中,有更深刻的體會。

新版《賓虛》的主角雖非巨星,但當中卻有金像演員摩根‧費曼(Morgan Freeman)的演出。
新版《賓虛》的主角雖非巨星,但當中卻有金像演員摩根‧費曼(Morgan Freeman)的演出。

 

賽馬競技場面震撼

本片俄籍導演提默‧貝克曼比托夫(Timur Bekmambetov)擅長拍攝動作及特技電影。1959年的《賓虛》以其戰駒競技場面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而今次重拍,除了用上電腦特技,演員們更會親自騎上32匹馬作實景拍攝,其效果必定更加震撼。

電影已於8月18日上映,美國傳媒基於開映前的預售票房預測,開資龐大的新版《賓虛》有面臨虧蝕的危機,關鍵在於它是否能獲得普遍教會及信徒的支持。

(記者陳淑安報道)

【Kingdom LIFE】二手書包 贈山區貧困學童

不經不覺,暑假已經過了一半,不少家長都開始為子女的新學年作準備,包括購買新的文具及書包。當幸福的香港孩子挑選自己喜愛的新書包時,大概未有想過身處某些地方的小朋友,不但負擔不起一個書包,就連到學校上課亦非必然。由雲彩行動主辦的「二手書包徵集計劃」(Give my bag Program),不但培養香港學童資源共享,惜物環保的美德,更能讓廣西山區貧困學童受惠。

雲彩行動一直致力服務國內廣西山區的貧困學童、孤兒及殘障孩子。過去兩年開始於各學校、商舖回收整潔的二手書包,轉贈廣西山區貧困學童。總經理蔡溢菁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廣西山區土壤貧瘠,農作物收成有限,導致當地人民難以脫貧。孩子們住在偏遠山區,最少需要走一、二小時的山路才可以上學。「他們不會有袋或書包,只是提著殘破的膠袋上學去。」孩子們的書本雖然不多,但由於他們要在學校寄宿,每星期往返山區的路上,都要徒手拿著許多個人物品。

「孩子的家人多數不在家中,已出外打工,且多有農村觀念,期望小孩子到一定年齡便要打工養家,事實上他們才不過是小學生﹗」蔡解釋,雲彩行動資助並鼓勵孩子們繼續讀書,教育他們認識其他出路。「他們對外界接觸不多,也對將來沒太多希望。因此,舉辦捐贈書包這類活動,亦是想讓他們知道,外面的人會關心他們,而他們只要努力讀書,亦可以擁有不一樣的將來﹗」一個從遠方而來的書包,對孩子們來說,不只是解決生活上的需要,更是對外界關懷的體驗,甚至是繼續求學的動力。

過去兩年,「二手書包徵集計劃」(Give my bag Program)總共收到近3,000個書包,全部已派發山區學童。他們的損耗十分厲害,由於天雨及山路長途,去年拿到的書包很快已經變得殘舊,再需要另一批新捐贈的。今年暑假,雲彩行動再次舉辦徵集計劃,目標是3,000個書包。首輪的書包回收活動已於六月啟動,得到各學校的老師及同學支持,當中包括港大同學會小學、滙基書院、香島中學、保良局蔡繼有學校、撒母耳學校、東涌靈糧堂秀德小學、堅樂中學,及香港紅十字會甘迺迪中心等,已收到300多個書包,亦有其他學校將於九月開學後鼓勵師生支持書包回收活動。

公眾回收會於7月28日至9月11日在香港、九龍及新界多個不同的回收點進行 (回收時段及地點詳情見附表一)。收到書包之後,會由義工整理、分類、進行簡單消毒,最後包裝及運送到山區轉贈學童。雲彩行動鼓勵大家踴躍捐出二手書包之餘,更可捐款支持二手書包的運費(港幣50元大概可以資助5個書包的運費) 。「過去兩年都有些有心人幫助運送書包往廣西,今年卻還未有,所以我們亦希望有心人提供物流上的援助。」

是次活動,雲彩行動更邀請了「我是一個大書包」的原唱人陳敏婷小姐,以及一班熊熊兒童合唱團的小朋友,重新演繹這首經典兒歌金曲,透過集體回憶喚起各界關注。填詞人祖詩(熊熊兒童合唱團音樂總監)認為小朋友也可以用他們的方法去回饋社會,例如將自己的舊書包轉贈給有需要的人。此外,一班藝人,包括李璧琦、張致恆、及唱作人徐偉賢均表示全力支持二手書包徵集計劃,透過「徒手體驗挑戰」徒手拾起所有物件,跳三下,體驗山區孩子沒有書包的困難。大會歡迎各界人士分享「Givemybag 雲彩行動二手書包徵集計劃」Facebook 專頁中的歌曲、短片,鼓勵身邊朋友參與活動,齊齊幫助廣西山區貧困學童。

回收書包計劃完成後,雲彩行動將後續舉行步行籌款活動。響應國際消除貧窮日(10 月17日),機構將於 10 月16日在香港仔水塘舉行「咩咩咩咩咩書包」山路慈善行,延續關愛山區孩子的行動, 為廣西貧困學生及留守兒童的工作項目籌款。所有活動詳情或捐款資料可瀏覽www.givemybag.com 致電雲彩行動熱線3488 4395查詢。

(記者陳淑安報道)

 

捐贈書包須知:

  1. 兩肩背帶款式
  2. 必須整潔及沒有損壞,九成新為佳
  3. 避免有金屬板的護脊書包及拉桿書包
  4. 適合小學生使用
  5. 凡印有任何學校或機構名字均不適合

 

 

收集地點

收集日期
Laurence Lai Gallery

香港中環天星碼頭一樓 1-1號舖 (近7號碼頭)

日期:28/7 – 8/8

時間:1pm – 6pm

 

新都會廣場辦公大樓

新都會廣場1座辦公大樓2樓大堂接代處

(港鐵葵芳站,商場二樓奇華餅家附近入口)

日期:28/7 – 11/9

時間:9am – 8pm

 

沙田廣源商場  回收箱

廣源邨街市(工商銀行櫃員機旁設置回收箱)

日期:28/7 – 11/9

 

屯門H.A.N.D.S商場  回收箱

屯門安定邨定祥樓(停車場入口Killiney Cafe對面設置回收箱)

日期:28/7 – 11/9
LUSH 嵐舒  香港門市

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店(港鐵D3出口)

尖沙咀加連威老道24A號店(港鐵B1出口)

銅鑼灣駱克道492號順禧銅鑼灣中心3-7號店(港鐵C出口)

中環擺花街21號Soho Square地下(港鐵D2出口)

日期: 14/8, 21/8, 28/8, 4/9 (星期日)

時間: 12pm – 7pm

 

 

【Kingdom LIFE】星級導師裝備參賽 藉音樂思考生存意義

音樂、影像是表達思想、價值、情感的重要媒介,不論是旋律、歌詞,甚至是演繹技巧與方式,都是表演者跟外界的溝通。透過學習及集體創作,導師與學生之間、創作團隊之間,不自覺會交換想法,產生生命與生命的交流及影響。「飛Club」今年舉辦青年音樂比賽,正是希望藉此平台,與年青人的生命對話。

「生存‧為什麼」

「飛Club」是由禧福協會轄下的「M9事工」三年前所創立的,以不同類型的比賽、工作坊,接觸更多年青人。過往,「M9事工」的服侍對象是邊緣青年,模式以一對一的生命指導為主,後來希望擴闊境界,以年青人有興趣的事物、與他們的夢想有關的東西,吸引及接觸他們,於是成立了「飛Club」,每年都主力推動一項比賽,配合具社會性的主題。第一年,舉辦了以「反援交」為主題的T-shirt設計比賽;第二年是短片拍攝比賽,分別有三個主題,就是反欺凌、港式人情味,及父子溝通。今年是第三年,將舉辦音樂比賽,主題為「生存‧為什麼」,用意是激發年青人思考生命的意義。

「我們總是以家長、老師、導師身份跟年青人說,但如果由年青人自己跟年青人說呢?例如他們拍攝了有關反欺凌的短片,可以讓朋友知道他們的立場是反欺凌的。」「飛Club」負責人阿Lem說。今年主題定為「生存‧為什麼」,正是因他眼見現今年青人自殺率高,對人生感到迷茫。「只有來自神的盼望才不會喪失﹗年青人往往把盼望放在錯的地方,例如考DSE,考不到就自殺,又例如是愛情,失去了就好像失去了人生意義。」如果他們明白到人生的真正價值,知道神愛他們、要使用他們,即使他們不適切於香港考試制度,或是任何群體之中,在神面前仍然有穩妥的安全感。

香港年青人困惑多

原來,阿Lem在美國長大,自己也曾經是邊青,生命陷入谷底之中,後來回轉向神,然後開始在教會服侍。「所以我比較明白邊青,明白他們跌倒之後其實有很多綑綁,知道他們的難處。不是說『壞』過可以就算,有時候『壞』了之後,會有很多包袱的。」他認為,年青人之所以做「邊青」,是因為覺得沒有希望。

其實香港年青人很難做,因為他們受東西文化影響,令他們非常困惑。西方社會的年青人很獨立,但中國人父母卻要求子女顧家。香港年青人受西方教育,接觸西方哲學,但回到家中卻被父母怪責不負責任。」年青人自己本身內心面對極大矛盾,常常感到無所適從。因此,比賽題目「生存‧為什麼」正正可以帶他們重尋生命價值。

星級導師親授工作坊

是次音樂比賽共有四個項目,包括歌唱、歌曲創作、MV拍攝、樂隊比賽四方面,同時會舉辦音樂、拍攝、現場製作的工作坊,並請來多位國際級或本地星級導師。當中包括曾在荷里活工作,並為多名本地歌手拍攝MV的攝影師Tim Richardson;香港著名音樂監製、作曲及編曲人Johnny Yim;本地知名舞台劇演員蘇玉華等等。「我們不止想辦一個比賽,還要提供相關訓練,令他們更上一層樓。」比賽於7月底截止報名,8月完成訓練之後,「飛Club」會繼續與參賽的年青人同行,支持他們遞交作品,並會在下年1月舉辦最後階段的比賽。

為什麼流行曲必定是非基督徒所作?教會的作曲團隊,可以寫出一首歌,不一定用『神』這個字,卻是講述神的恩寵、盼望﹗」阿Lem表示,有時候歌曲能進入的地方,教會不能進入。年青人可以聽自己喜歡的歌,那麼為什麼不可以聽基督徒作的流行歌,當中有神的價值、意味?「贏了的作品,我們會拍攝MV,放在YouTube之上,然後嘗試催谷點擊率,讓年青人看見生命有盼望、生活有意義。」

(記者陳淑安報道)

【Kingdom LIFE】「尋人啟示」Card Game 建立團隊創意佈道

暑假是教會、校園團契舉辦青年活動、營會的黃金期,籌辦人往往要攪盡腦汁創作既能帶來歡樂氣氛,又具有意義,甚至是有外展功能的遊戲。燊火青年網絡(U Fire Networks)結集過往帶領活動的經驗,研發了一套「尋人啟示」遊戲卡(Card Game),有齊以上元素,讓參與者隨時隨地以輕鬆方式重溫聖經教導,並接觸身邊的人。

燊火青年網絡總幹事胡裕勇向本報表示,「尋人啟示」遊戲卡目標是鼓勵年青人以創意方式接觸身邊的人,既可以建立團隊,也可以作外展佈道。遊戲強調隊員的溝通,以及彼此相愛的氛圍,如此才可以感染身邊的人。參與遊戲者的年齡層橫跨12至65歲,甚至在家長帶領下,小孩子都可以參與。

遊戲卡由多種不同功能的卡組成,當中有清晰的活動指引,因此即使從未接觸此遊戲的人,都可以自行組隊玩。時間約一小時,以小組形式進行,參加人數為3至5人。在遊戲開始之先,建議參加者先同心祈禱、敬拜,預備好與神同行的心。接著,每人抽一張「角色牌」,以牌上描述的角色身份特徵及職責進行活動,當中包括使徒、先知、傳福音、牧師、教師五個角色。例如教師的特徵是「熱衷於發展有成效的教材,組織、系統、架構,好讓信徒得到長期適切的教導」,在活動之中的職責就是「文字與圖像記錄、計時、理解和解釋任務」。「每個角色都有不同恩賜,如何彼此配搭,正是希望參加者學到的。」

分配角色之後,教師會先讀出遊戲的「故事背景」,也就是基督信仰的基本背景,然後再由使徒帶領大家讀出「團隊宣言」,宣告相信靠著神的愛,可以祝福身邊的人及整個城市。接下來活動正式開始,抽取「天國八福」任務卡,比如抽到「憐恤卡」,上面寫著負責角色為牧師,就由牧師讀出經文﹕「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馬5﹕7)而這卡要執行的任務是全組人互相按摩,彼此分享身心靈及代禱。「在校園或街上這樣做,正是表達我們如何彼此相愛。」事實上,「天國八福」任務卡,內容大都是團隊內部的熱身活動,大約進行兩項任務就可以了。

完成「天國八福」之後,組員可以抽取「尋人啟示」任務卡,其中的活動都是對外為主的,任務包括找五個不同姓氏的人,跟他們拍照,然後為對方祈禱;在現場尋找基督徒,為他們祝福祈禱;邀請途人為團隊錄影跳舞敬拜的過程等等。曾有人在校園中玩這個遊戲時,抽到跳舞敬拜的卡,為其錄影的途人被他們所唱的詩歌吸引,向他們查詢信仰的問題。這種接觸人的方式,不會令人感覺「很宗教」,反而會覺得自己在「幫別人完成任務」,更容易打開溝通之門。

 

在執行某些「尋人啟示」任務之前,還需要抽取「對象卡」,例如男或女、不同年齡層、外表特徵等等,既可以增加遊戲的趣味性,又能擴闊參加者接觸其他人的層面,有空間放下自己的想法,讓神介入在接觸人群的過程中。

「尋人啟示」遊戲卡於今年5月推出,隨即在柴灣教會聯合訓練中首次試玩。當時一個團隊按照「對象卡」的指示,接觸到三名少女,剛好下起雨來,便與她們在涼亭中彼此分享,想不到對方竟願意打開心窗,講出自己的憂慮及難過事情,最後團隊為少女祝福祈禱,整個過程大概廿分鐘左右。「『對人』的任務是不需要計時的。」胡裕勇說,「我們會鼓勵他們在過程中心裡禱告,向聖靈開放、保持敏感,全組一起向社區發放祝福。」他提醒參與者,可以帶著金句卡、小禮物去玩,送給接觸到的每個人。

第一批遊戲卡印製了500套,剛推出已收到100個來自不同教會、團體的訂購,可謂非常搶手。「年青人的創作是天馬行空的,而這套遊戲卡的出現,也是因為年青人的彼此同行,一同創作及互相刺激,然後再不斷修改、優化,加上有心人投放資源。遊戲卡成就了青年人的夢想與創意,同時讓上一代參與支持,以至青年人的夢被發掘出來。」胡裕勇引述調查指,教會青年人不斷流失,現在正是檢視如何迎合新世代的需要。「這套遊戲卡可能會在3至5年間被淡忘,但其中的創意、同行、宣教的心仍在﹗」

【Kingdom LIFE】內室爭戰 贏盡荷里活觀眾

以信仰為題的電影《War Room》(中譯﹕《爭戰室》)去年八月在美國上映,全球票房累積高達七千多萬美元。電影展示禱告如何為個人生命、家庭、工作帶來改變,賺盡無數觀眾的熱淚。近日有香港教會計劃辦多場放影會,期望藉這部電影重燃信徒對禱告的熱情。

電影挑旺禱告生活

沒有任何避諱,《War Room》開宗明義便是講祈禱、講信仰。雖然被許多美國傳媒批評,指它「像聖經研習而不像電影」,或是「過於沉重」,但卻受普遍觀眾歡迎。電影於美國開畫第二個星期才登上票房第一位,可見其成功全在乎觀眾之間的口碑。在香港,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主任牧師何志滌亦深受此片感動,計劃於5月27日舉行第一場電影放映會,其後在6月亦會舉辦第二場,並在會上與參加者分享關於祈禱的體會。

《War Room》故事講述一對美國黑人夫婦湯尼與伊莉莎白,生活看似安穩妥當,但婚姻關係卻現暗湧,與女兒的溝通亦一籌莫展。任職房產經紀人的伊莉莎白,一次認識到一名老太太,對方是虔誠的基督徒,經常在家中房間祈禱,尋求神的啟示及幫助。伊莉莎白向老太太學習,開始為自己的家庭祈禱,認真研讀及遵行聖經教導,改變對女兒和丈夫的態度。奇妙的事漸漸發生,湯尼與伊莉莎白經歷到關係修補,而湯尼在工作中,亦與上司彼此饒恕。

電影以貼近現實生活的故事情節,帶出禱告的力量。何志滌牧師直言,自己的祈禱生活亦因這部電影,再次被挑旺起來。他認為作為信徒,應回歸到神所賜最重要的屬靈武器,就是禱告,而這電影正正展示了祈禱的重要性。

祈禱改變人心

調查發現,香港教會最少人出席的聚會就是祈禱會。何牧師觀察到,不少信徒在「有事所求」時才會尋求神,而非讓祈禱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我們要操練禱告,把所有事情都跟神說。」他同時指出,信徒禱告時總是訴說自己的需要,很少聆聽神的帶領。有些信徒對禱告的態度更是「不冷不熱」,甚至懷疑神是否真的會聽禱告。

他認為電影帶出了三個重要信息﹕第一、要不斷的禱告;第二,要有信心,相信神是聽祈禱的;第三,要相信神的回應是最好的。電影中的老太太會在她的祈禱室裡寫下禱告事項,這樣便可以看見神的回應,並且向祂表達感恩。我們對神屬性及與人關係的認識,是否令你信得過祂所給予的永遠是最好?

電影中,女主角開始為家庭祈禱後,自己的心態亦慢慢改變。何牧師認同,祈禱最要緊的不是改變環境,而是改變人心。「不是改變其他人的心境,而是改變自己的心境。」電影中最感動何牧師的部份,正是人與人之間的彼此寬恕,包括男女主角之間,以及男主角與上司之間的寬恕。

祈禱求問製作方向

這部電影的導演Alex Kendrick及Stephen Kendrick兄弟,是美國希爾伍德浸信會(Sherwood Baptist Church)的助理牧師,同時是電影編劇、製作人。約十年前,他們有感於教會的影響力遠不及電影,萌生轉化主流電影的念頭,開始創作帶有基督教信息的電影。

面對負面批評,Kendrick兄弟有否想過改變創作方向,將基督教信息隱藏於電影之中,以致被更多未信者接受?Stephen Kendrick接受《夏洛特觀察報》訪問時曾表示,他們製作電影目的是傳福音,而不是讓那些追求精湛電影創作技藝的影評人驚嘆。「我們可以製作出精妙的藝術電影,把信息植入在內,以致可接觸更多未信者,那是很好的事。然而到目前為止,我們為此祈禱,卻感到神好像吩咐我們要跟隨教會,並且要直截了當的表達信息,也即是製作一些人們從不會接觸的電影。」

事實上,荷里活電影近年常常自聖經取材,如挪亞方舟、出埃及記,甚至耶穌生平等故事。不過,這些耗資鉅大的製作,雖以聖經故事為藍本,情節及表達方式卻不一定完全合乎聖經的描述,有些甚至引起基督徒的懷疑,指其背後帶出與信仰相違的信息。

那麼Kendrick兄弟運用了什麼秘密方程式,以至《War Room》既可以載有信仰意義,又能在主流影業中取得成功。Alex Kendrick回應《荷里活報導》提問時曾表示,他們會在禱告中尋求神的心意,不單是自己祈禱,更請身邊的人也一同祈禱,然後按照神啟示的方向去製作電影。他們的電影不需耗資鉅款,不會用最紅的明星,也不加入眩目的荷里活成功原素,但仍然能夠贏取大眾支持,完全是神的祝福。「我們盡力製作最好的電影,而因為我們尋求神,所以它可以成功﹗」

除了同福堂,香港一些教會近日也舉行《War Room》放映會。以琳書房是這部電影的香港放映權代理,任何教會若有興趣播放,均可以聯絡他們。

以琳書房
電話 : 2838 6652
一般查詢 : [email protected]

(記者陳淑安報道)